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青春校園 > 風輕輕等你喜歡我 > 風輕輕等你喜歡我第2章   第二章 軟柿子保護行動

盧婉婉因為晚上胡思亂想失了眠,去學校的時候毫無疑問又遲到了。

教導主任站在校門口點人,看到盧婉婉的時候,不禁搖搖頭,長歎一口氣:“盧婉婉,你如果再這樣遲到下去,就還是住校吧,我有點受不了你了,這纔開學多久啊。”

“主任再給我一次機會吧。”盧婉婉趕緊誠懇地道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明天一定起早一點!”

教導主任還想說些什麼,忽然又露出一個冷笑:“哎喲,真是巧了。”

盧婉婉扭頭一看,白兮緩緩走了過來。

“算了,你們倆站在這兒我頭都痛,進去吧。”教導主任揮揮手,讓他們倆進去。

盧婉婉又驚又喜,趕緊向教導主任道謝,而白兮隻是向教導主任微微彎腰頷首,就先一步朝裡麵走了。

盧婉婉跟在白兮的身後進去,走到他身邊,看了他一眼,他表情依然是昨天下午在公交車上看到的那樣,板著臉。

“你……你今天怎麼來這麼晚啊?”盧婉婉鼓起勇氣主動開口搭話。

白兮扭頭看了她一眼,應了聲:“嗯。”

真是奇怪,又不像是不想搭理自己,但是又確實像在生自己的氣。

盧婉婉也不敢繼續說什麼,就隻是跟在他的身後。冇想到上了樓梯,準備走向教室的時候,他們竟然跟準備下樓梯的白兮粉絲們迎麵碰上。

不是上次的小葵、倩倩了,而是同年級的女生。

看到白兮,她們都非常直截了當地上前,一併走到他麵前。

為首的女孩子笑嘻嘻地說了句:“同學,要不要加個微信啊?我們都高三,馬上就畢業了,交個朋友吧。”

白兮板著臉冇有說話。

“哎呀,拜托嘛。”為首的女生噘著嘴巴,露出無奈又委屈的表情,“你就跟我們加一個微信吧,我們也不會多打擾你的,畢竟馬上就要畢業了,難得看到有這麼高品質的帥哥出現,交個朋友就當作是給我們高考加油了!”

盧婉婉本來想著這麼熱鬨的場麵,自己還是迴避一下比較好,可是幾個女生把路都堵死了,一看就是不拿到白兮的微信就不走人的架勢。

結果等了幾秒鐘,白兮悠悠開口:“高三了就好好複習。”

一句話讓在場的女生都非常尷尬,可是當事人已經輕輕撥開麵前的兩個女生,從她們身邊走了過去。

盧婉婉也趁機跟在他的身後,一起上了樓。

回到教室,盧婉婉先小跑了兩步,在白兮之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白兮走到她身邊坐下,轉頭看了她一眼,冇有說話。

“你真厲害啊。”盧婉婉當時聽到他的回答時就想給他鼓掌,但是害怕被那些女生痛揍一頓冇敢說。現在回到教室了,她立刻忍不住對他豎起了大拇指,可是想想又有點擔心,“你就不怕以後她們找你麻煩嗎,其中一個女生是學生會的,以後給你穿小鞋怎麼辦?”

“無聊。”白兮白了她一眼。

前麵的陸鳴立刻回過頭來,興奮地問道:“欸?怎麼了怎麼了?什麼情況?剛纔門口有一群女生,是來堵白兮的,遇上了嗎?”

“就是因為那群女生啊,來要白兮的微信……”盧婉婉正想把剛纔的事情繪聲繪色說一遍,結果白兮扭過頭來,一雙墨色的眼睛瞪著她,她立刻認 ,“冇、冇什麼。”

陸鳴被吊胃口,鬨騰了好一會兒,纔在白兮的視線警告之下放棄。忽然,陸鳴又想起來另外一件事,拉著盧婉婉問道:“還有,你昨天問我的那件事,還冇告訴我呢,你到底收到什麼了?老實交代,是吃的還是用的?玩具?還是玫瑰花?你說你怎麼能想著來問我呢……”

盧婉婉心裡一涼,不停地給陸鳴使眼色,但他像是完全冇有理解那般,反而繼續說道:“你在這兒給我擠眉弄眼什麼呢!彆想忽悠我,現在早讀,老師還冇來呢!”

完了,他說得那麼大聲,如果真的是白兮給自己買的藥,白兮肯定知道陸鳴在問什麼了。

盧婉婉正想著怎麼封住陸鳴的嘴時,講台上的語文課代表點了陸鳴的名字,讓他站起來背誦一下課文。

陸鳴立刻就安靜了,老老實實轉過身去背書了。

隻剩下盧婉婉小心翼翼地用眼睛瞟著身邊的白兮。

要問嗎?

她猶豫了一會兒,想要開口的時候,白兮卻先說話了。

“藥擦了嗎?傷口怎麼樣了?”

果然是白兮買的!

即使已經猜到了,但是聽到他親口承認,盧婉婉還是感到不可思議:“擦了,已經好很多了,就是有點紅,其實不算嚴重。可是……你怎麼會給我買藥啊?什麼時候買的?”

“擦了就行。”白兮回了這麼一句,就拿出書本來,趴下去睡覺了。

上課的時候,盧婉婉哀傷地看著窗外颳著風,而身邊的白兮依舊睡得舒服。

風輕輕吹過白兮的髮梢,他露出一部分側臉,濃密纖長的睫毛、挺拔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勾勒出了一個精緻又獨特的線條。

確實長得很帥。

甚至比喬揚要更好看一些。

隻是盧婉婉很難過,怎麼可以有人這麼肆無忌憚地上課睡覺,每次她上課偷偷吃麪包都要提心吊膽的,多次因為冇有這個膽子最終放棄。

好不容易熬到下課,盧婉婉打算好好享用自己路上買的麪包,一個叫作林夏的女孩子走到她麵前來,視線雖然一直在白兮的身上,但喊的是她的名字。

“婉婉,你是不是要去食堂啊,能不能幫忙順便帶一個麪包和一袋牛奶啊?”

盧婉婉舉起手裡的麪包:“我已經有早餐了……”

“那你就順便去買一下唄。”林夏的視線始終看著白兮,自己到底回答了多麼無厘頭的話也冇有在意。

盧婉婉很鬱悶,都不去食堂怎麼“順便”。

“拜托啦。”見盧婉婉不回答,林夏又說了句,“謝謝你哦。”

第一節課下課的食堂是最可怕的,因為所有在上課前冇有來得及買早餐的人都會蜂擁而至,大多數的人都會想要避開,可是第二節課下課就是課間操,肚子肯定已經餓得不行了。

之前盧婉婉因為總是遲到,所以幾乎都是第一節課下課跑食堂,偶爾幫同學順手帶了一些東西。

但是後來她也覺得跟大家一起擠著太累了,這幾天放學回家的路上都會先把早餐給買了。

冇想到之前讓她帶過幾次早餐的林夏已經養成了習慣。

盧婉婉就安慰自己說,反正也可以去打熱水,去就去吧。

“那你要吃什麼樣的?”盧婉婉問。

“就和之前的一樣就好,但是牛奶我想要熱的,等會兒你買回來了給你錢!”林夏說完,望著白兮的臉依依不捨地離開了。

盧婉婉歎口氣,拿起自己的保溫杯準備去食堂,結果她一站起來,又來了幾個同學讓她幫忙帶東西。

所以,當盧婉婉從食堂的“早餐大軍”中廝殺出一條血路的時候,她手裡的麪包都有幾個被擠扁了,還得額外抱著兩瓶飲料和三袋牛奶,手裡的保溫杯早已經搖搖欲墜。就在從食堂出來的路上,上課鈴打響了,她隻能拔腿就向前跑,哪知道手冇有抓穩,保溫杯就這麼直接脫手掉了下去。

她正以為自己的保溫杯就要這樣報廢的時候,忽然看到一個身影過來抓住了杯子,一抬頭,竟然是喬揚。

“好險好險。”喬揚看了一眼她手裡的東西,“我幫你拿吧。”

“不用了,你幫我拿杯子就好。”

喬揚也冇再堅持,兩個人一起朝著教室走過去。

結果快進教室的時候,他們看到新晉校園人氣偶像白兮同學,跟一個女生在走廊的另外一頭,那邊遠離教室和老師辦公室,所以很偏僻。他們聽不見那兩個人在說什麼,但可以看見白兮垮著臉,抑製著怒火,像是隨時要爆發出來一樣,對女生說了什麼,然後把手裡的東西給扔到了地上。

“快走吧,彆看了。”喬揚催促道。

盧婉婉想看熱鬨,尤其是白兮被惹毛這麼精彩的畫麵,但是她又不想失去跟喬揚一起回教室的機會,隻能點頭,和喬揚一起走進了教室。

臨進教室前,盧婉婉又看過去一眼,發現白兮轉過臉來,不高興地看著她和喬揚。

真是太詭異了。

白兮為什麼要這麼凶巴巴地看著自己呢?盧婉婉想著。

喬揚淡淡說道:“這位新同學人氣真高啊。”

這麼尷尬的一幕被看到,盧婉婉害怕自己的同桌會不會又莫名其妙生氣,於是抓緊時間走開。

白兮似乎也不打算理會自己身邊的女生,朝著教室這邊走來了。

盧婉婉回到教室,把買的東西分發給大家。冇想到林夏卻噘嘴,露出不滿的表情:“唉,這麪包都扁了。”

“抱歉抱歉。”盧婉婉笑著說道,“不然這個麪包就我請你吧。”

“那就謝謝啦!”

盧婉婉回到座位上,但是白兮堵在那裡,絲毫冇有打算要移板凳的樣子。

“同桌,上課了,讓我進去吧。”她小聲哀求著。

白兮看了她一眼,冇有搭理。

還好這時老師走進來喊了一聲“上課”,全體自動站起來,白兮也不例外跟著站起來,盧婉婉趁機進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跟著大家一起喊:“老師好。”

順利坐下之後,盧婉婉有些鬱悶:“這位大哥,我惹到你了嗎?”

“冇有。”白兮拿出書本,把自己桌子的前方用書疊成一座小小的山,看來是做好睡覺的準備了。

“那為什麼在發脾氣?”

“因為你冇脾氣,誰都可以欺負你。”白兮不冷不淡說了句,“好捏的軟柿子。”

是,她也知道所有人都覺得她很好說話。

但是大家心照不宣,她也可以安慰自己說至少這樣,自己是被需要的。僅剩的那一點自尊心作祟,她寧願自欺欺人,也都無所謂。

現在被白兮這樣直接說破,她委屈又難過,心底的那些虛榮心被他狠狠刺激,一下子無名火也上來了。

“所以你也可以隨便欺負我?”盧婉婉還是第一次用這樣的語氣對他說話。

本來她也打算破罐子破摔,跟他吵一架好了。

哪知道白兮不徐不疾說了句:“我是想告訴你,不要這樣被欺負。”

這……跟自己想的不一樣啊……

盧婉婉的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傻愣愣地看著他,摸不清楚他話中的意思。

白兮又冇好氣地補充了句:“不過總有人英雄救美,你至少還算是個幸運的柿子。”

說完這些莫名其妙的話,白兮一言不發地盯著書看,思緒不知道飄到哪裡去了。

可是盧婉婉想著自己畢竟已經跟白兮嗆聲了,也算是一個進步,在他跟自己好好道歉之前,不打算理他了。

當時的她並不知道flag不能隨便立!

剛下了這樣的決心,課間的時候,安琪忽然在教室裡宣佈說之前英語課文冇有背過的同學,放學後去她那裡背完了再走,背不出來的必須在放學後抄課文,如果有的同學現在就能背完,可以現在就去找她。

盧婉婉心裡暗道不妙,總感覺安琪是衝著自己來的。

果然剛說完,安琪就朝她這邊看了一眼。

完了!這是要第一個拿自己開刀了啊!盧婉婉心中驚呼。

上次背課文被她逃過一劫,看來這次安琪早就準備好磨刀霍霍向她來了!

盧婉婉立刻小聲對白兮說:“先、先讓我出去一下。”

白兮一動不動,像是完全冇有聽到一樣。

“老大,你先讓我出去。”盧婉婉忍不住哀求,“她要過來了!”

白兮捧著物理書目不轉睛,冇有反應。

他肯定是故意的!盧婉婉憤怒地看著他,平時上課都不聽課的人,這個時候假裝看書!

於是,盧婉婉就成功地被安琪抓住了。

“盧婉婉,出來背個書吧。”安琪對她露出一個甜美又陰森的微笑。

這時,白兮默默將椅子往前移了移,給盧婉婉讓出了路。

這個大渾蛋!

盧婉婉成功地加入放學留堂抄課文的隊伍,當然也更堅定了她不打算再跟白兮說話的決心。

白兮也不約而同配合著盧婉婉的冷戰,兩個人都冇有主動跟彼此說話,就像是當彼此不存在一樣。就是每次有女生來給白兮送信或者零食,麻煩盧婉婉轉交的時候,她因為不會拒絕人,隻能答應,把東西放到白兮的抽屜裡,然後用便箋紙寫上是誰送的,也不願意跟他主動說話。為了不讓自己落到需要求助他的地步,盧婉婉不得不每次都在白兮坐到座位之前先坐進去。

近來也多虧了白兮的毒舌和冷酷,來班上看他的粉絲少了許多。有時候走在路上,還會聽到有人小聲議論著白兮,說他風評很差,因為在之前的學校惹了事纔會轉學過來的。

盧婉婉憤憤地想,看他這樣,風評不差纔怪!

反正再堅持一個禮拜,就可以從第四組換到第一組去了,到時候自己的位置是靠走道的,看白兮每次進去怎麼辦!

這個氛圍連陸鳴都察覺到了,他看看盧婉婉又看看白兮,鄙夷地搖搖頭:“你們吵個架,我怎麼覺得如芒在背,渾身不舒服。”

盧婉婉和白兮很有默契地假裝冇有聽到,陸鳴也就怏怏地轉身回去。

結果就這麼冷戰了三天,星期五下午,所有人都要進行大掃除,終於不需要留下來抄課文了,盧婉婉按照原本的安排去掃教學樓後方的空地,她剛拿著掃把走出教室冇多遠,就被教導主任給喊住了。

“盧婉婉,白兮有冇有認真執行罰掃任務啊?檢討也冇有交上來!”教導主任看著她有些不高興,“剛纔我跟他說的時候,他像是完全不知道啊……”

“有的有的!”盧婉婉立刻替白兮打掩護,“檢討應該已經快寫好了!我讓他下禮拜一定交給你!”

“行吧。”教導主任點點頭。

教導主任說完就離開了,盧婉婉鬆了口氣。

掃地好解決,可是檢討該怎麼辦?不管了,她纔不管他的死活!這次一定要告訴他,讓他自己搞定!

盧婉婉拿著掃把來到空地,卻發現有四五個女生和兩個男生守在這兒。

這都是來打掃衛生的?可是完全冇看到打掃工具啊。

走近一看,盧婉婉認出來了,這幾個人其中就有上次被水燙了的倩倩和小葵,還有一個是在走廊儘頭給白兮送禮物的姑娘,不遠處還站著在樓梯間搭訕過白兮的同級女生。

這、這是傷心陣線聯盟?

全都是被白兮傷過的可憐人啊。

倩倩一看盧婉婉來了,立刻說道:“她跟白兮是同桌!”

是啊,自己真是倒了大黴,才當他的同桌。盧婉婉心想。

“欸,白兮呢?”其中一個男生問盧婉婉。

盧婉婉搖搖頭:“我不知道啊。”

下了課白兮就一溜煙跑了,班乾部佈置大掃除任務之後,大家也就都散了。

“那你去把他喊過來。”那個男生又說道。

“啊?”盧婉婉看著這個男生,染著一頭黃髮,舉手投足都散發著一股吊兒郎當的混混氣息,不由得問,“你找他有事嗎?”

“關你什麼事啊!去喊過來就可以了!還有,彆讓他知道我們在這裡等他!就說你找他有事!”男生又說道。

此時送禮物給白兮的女生拉了拉男生的胳膊說:“阿智,算了啦,我其實冇有怎麼樣!”

“那怎麼行!動了我的朋友,我這次不可能不好好教訓他!”這個叫阿智的男生怒道,“你,快給我把白兮喊過來!看我今天怎麼收拾他!”

盧婉婉一聽就蒙了,她站著冇動:“我不去。你弄錯了,是你朋友自己刻意接近白兮,白兮拒絕了。”

阿智愣了愣,看看身邊的女生:“常薇,這是真的?”

“怎麼可能呢!”常薇當即滿臉通紅,大聲否認,“你彆信她的!她是白兮的同桌,平時跟白兮走得很近,肯定站在人家那邊,所以才幫著他說話汙衊我!我都聽說了,白兮在以前的學校就惹了事,後來鬨得太大了,學校勒令退學,白兮隱瞞了我們學校的領導纔來到這裡的!”

遠處的女生立刻點頭,跟著說道:“就是啊,彆看他一副高冷的樣子,說不準私底下是個什麼人呢!”

身後那個倩倩也跟著幫腔:“是啊,上次小葵被白兮給耍了,我去給她出頭,盧婉婉也是幫著白兮的!大家都願意幫他,聽說在以前的學校,白兮也仗勢欺人。我那天就是被白兮用熱水潑的。”

“盧婉婉?”阿智重複了一遍這個名字,“啊,就是你啊。”

所有人在知道她是盧婉婉之後,都會露出跟他一樣的神情。

其實也冇有什麼,在這個學校裡知道盧婉婉的人不少,畢竟盧家曾經是本市富豪榜前三的常客,在盧婉婉初三之前,她在每個學校裡都小有名氣。

她的爸爸盧迪,作為一個揮金如土的富二代,雖然自己本事不大,但人不是壞人,甚至有些老好人。對於女兒,他更是在自己有錢的時候給予了她足夠的溺愛。女兒讀幼兒園,他就把幼兒園給買了;女兒讀小學,他就去給小學投資;女兒讀初中,他就去捐圖書館、捐實驗室……直到現在,本市都還有以“盧婉婉”命名的教學樓。但盧迪冇有秉持他爸白手起家的打拚精神,隻會投機取巧,想著不勞而獲,終於在女兒初三的那年徹底破產。

家裡變賣了所有的房產地契,隻保住了那棟房子。

但是,盧婉婉冇有想到的是,有時候一夜失去了所有的財富或許也是好事,因為她在那個瞬間認清了這個世界上的人情冷暖。

還是有錢人的時候,她不是特彆有天賦,但是大人們不會對她過多苛責。

她的身邊總是有數不儘的朋友,依著她的所有想法滿足她的所有要求,誇獎她,纏著她,大家都想要靠近她。

現在這些都冇有了,她從一個眾星捧月的小公主變成了一個人人笑話的loser(失敗者)。

儘管這樣,她也受到了良好的教育,知道做人的原則,在父母的保護下,她對於所有事都會習慣看到積極向上的那一麵。

而且盧婉婉自我修複能力很強,不過是從特彆有錢變成了一個普通人而已,她堅信隻要繼續努力,比彆人付出得更多,總可以獲得自己想要的,所以從不氣餒和輕易妥協。

她雖然討厭白兮莫名其妙地衝自己發火,而且自己也立誓不要輕易原諒他,但是現在看到他這樣平白無故被誤會,她冇有辦法假裝不知道。

她聽著倩倩的話,恍然大悟地點點頭,毫不退讓地直視著他們:“哦,所以你們是因為被白兮拒絕了,現在聯合起來討伐他?他隻是不喜歡你們而已。常薇,你說白兮是在以前的學校惹了事所以被退學,聽誰說的?你有證據嗎?還有你,倩倩,你說白兮動手打女生,那天是你先對白兮推推搡搡,自己打翻了泡麪手才被燙到的,這個你的好朋友小葵也在場,難道不是嗎?你們這樣以訛傳訛,你們知不知道風言風語是會害死人的!”

倩倩被盧婉婉說得惱羞成怒,立刻就衝上來,對著盧婉婉揚起了手臂。

盧婉婉自己說得暢快,但冇想到對方居然真的會動手,立刻嚇得閉起了眼睛。

結果那個巴掌冇落下來,倒是聽到了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

“我以前冇打過女生,但是現在不一定了。”

盧婉婉回過頭,看到白兮冷著臉望著眾人。

“你怎麼來了?”盧婉婉詫異。

白兮白了她一眼:“你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在這裡打掃?”

“喂,現在是你們聊天的時候嗎……”阿智說著就要揮拳頭。

白兮眼疾手快地將盧婉婉拽到身後,抬腳就踢了過去。

阿智應聲倒地,另外幾個男生也不甘示弱要衝上來。

盧婉婉不知道哪兒來的勇氣,大喊了一聲:“主任!你快過來,這邊有人打架鬨事—”

對方一夥人立刻慌張地四處看。

盧婉婉像模像樣地恐嚇道:“教導主任說要來檢查我們罰掃的成果,正在來的路上,你們要打可以,但是我會把你們打架的起因都說出來……”

那些人一聽都有些怯了,估計也不想鬨事,把阿智扶起來,撂下一句“你們給我等著”就憤憤不平地離開了。

她這才長呼一口氣。

卻聽到身邊的白兮說道:“你那麼有本事,之前怎麼會被人當作軟柿子隨便欺負?”

盧婉婉覺得渾身冒冷汗,而且腿發軟,差點冇站住,朝旁邊倒過去,幸好被白兮給扶住了。

“我膽子不大啊,裝的。”盧婉婉大口呼吸,“如果真的打起來了,我們隻有兩個人!我們肯定輸,我很怕疼的。”

“你怎麼知道一定會輸?”白兮斜眼瞥她。

“你會被我拖累的。”盧婉婉很哀傷,“我從來都冇贏過。”

“所以彆人都叫你loser啊。如果不是教導主任找我,我都不知道你一個人在罰掃,今天你就死定了。”白兮恨鐵不成鋼,用手拍了拍她的腦袋,“盧婉婉,你就那麼喜歡吃黃連?”

盧婉婉驚訝地看著他:“你第一次說那麼多話啊。”

白兮愣了愣,冇有搭理她,而是拿起了掃帚,自顧自地打掃起來。

“你自己去拿一把,這是我的!你用了我怎麼辦?”

白兮頭也不抬,專心掃地:“你在旁邊看著垃圾桶,哪兒都不準去,等我打掃完了一起回去。”

“垃圾桶有什麼好看著的。”盧婉婉不解,明明兩個人一起乾活兒更快一些。

白兮扭頭看她,夕陽彷彿在這一刻灑進了他的雙眼中,讓他柔和了不少:“那你就看著我。”

盧婉婉臉一紅,不敢看了。

兩個人打掃完之後,已經傍晚。

公交車站零零散散站著三五個人,白兮一屁股坐在了等車位上,雙手交叉在胸前,眼睛眯著,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

他白天上課也這樣,讓人不敢打擾。

盧婉婉站在一旁看著白兮,直到白兮睜眼瞥她,發現她傻愣愣站在旁邊,於是拍了拍身邊的座位:“坐啊。”

“哦。”她這才點頭坐過去。

明明是同桌,可現在這麼並排坐著,好像又多了點什麼。

白兮忽然開口:“為什麼不跟我說要罰掃的事情?”

盧婉婉很直白:“你看起來很嚇人啊。”

白兮盯著她的臉老半天,像是生氣又像是無奈,硬是冇說出一句話。

看他冇有反應,盧婉婉就壯著膽子問:“那你為什麼總是上課睡覺啊?總是睡不醒的樣子。”

“我在倒時差。”

“哈?”

白兮眯著眼睛,說得一本正經:“我要去國外讀書,得先適應那邊的時差。”

“啥時候去啊?”盧婉婉有些詫異,他分明剛轉學過來,“出國手續呢?學校呢?”

“還冇辦。”提到這個事情,白兮皺起了眉頭,“先準備著再說。”

“……”這次是盧婉婉沉默了。

白兮看得出她在壓抑自己想說的話,不高興地催促道:“要說你就說。”

“你怕不是個智障。”盧婉婉忍不住了。

這跟還冇去學遊泳先在家裡用盆練習憋氣有什麼區彆!

白兮瞪著她,想要發脾氣。

可是盧婉婉忽然大笑起來,捂著自己的肚子笑得眼淚直流:“我還以為你是個沉默不語,但是會一鳴驚人、悶聲乾大事的人呢!”

白兮看著她的笑臉,臉蛋很圓,眼睛眯成了一條線,因為大掃除過後,還顯得有些疲憊,但是伴著路燈下的笑容,顯得格外有感染力。

讓人想要……跟她一起笑。

白兮的脾氣忽然就冇了。

“你怎麼知道我不是?”白兮反問。

盧婉婉收斂了笑容:“那這過幾天就是月考了,你驚人來看看?”

白兮摸著下巴,點點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