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林拂薑葉頌 > 第59章番外2

林拂薑葉頌 第59章番外2

作者:回地府之前薑葉頌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7:25:37 來源:站外API

content->神曆三十二萬年太暮日。許多資曆老的神仙都知道今日要發生件大事,大到足以載入神族史冊。

今日崑崙的最後兩位神君將要歸位,眾神是既期待又忐忑。這事兒本不該驚動地府,畢竟過去的仇怨擺在那兒。可自打地府那位與九重天重新定盟,這些年來關係倒也維持得不錯。此等大事若不給地府下帖,似乎不合禮數。

於是天界將這燙手山芋直接扔到了地府手中。總歸邀約是下了,來不來就看地府的氣量了。

為這事兒,天界好些神仙暗中開賭。賭那地府的鬼會不會出現在宴席之上,若是接下帖子,又要派誰來。

如今地府新上任的閻王脾氣那是相當不好,比起上任閻王的冷淡,他多少有些不留情麵的意思。說起來,天界是不願意讓他做閻王的,本想著在地府物色個剛死的鬼,畢竟也好拿捏一些。可這位背靠大樹好乘涼,彆說鬼族、就是魔妖兩族也都願意站在他身後。所以這九重天在重壓之下隻得任由他做了新的閻王。

做了閻王就做了閻王,他卻死活不肯按著規矩被挖去心肝。然九重天早與地府止息乾戈,這萬年來彼此都還算安然,也不願意就此撕破臉麵,於是也隻得作罷。

這樣難纏的人物,誰能想到他會接下帖子?於是有超過三分之二的神仙都下重注賭地府不會赴宴。豈料那閻王聞信,不僅接了帖子,還答應親自出席。

於是一眾仙家賠了個底兒掉,是苦不堪言。

太琴暮宴當日,好些神仙翹首遠望,想親眼見見這位閻王究竟是個什麼模樣的人物。最後還是幾個守門的神將出麵,才疏散了人群。

話說那八重天的神姬玄英自幼身染惡疾,不得不被送到東故山,終日以玉京池的水調養身體。一去三萬年,不日才返迴天界。此時瞧著一群交頭接耳、不甘不願離開的神仙是不明所以,於是問隨行的小仙娥道:「這閻王是什麼樣的人物,如此了不起?」

小仙娥道:「小魔君啊。」

「誰?」玄英一愣。

小仙娥重複道:「是小魔君啊。」

玄英終於聽清楚了,點頭道:「魔族的事,我在東故山也有所耳聞。原是九閻澗出來的,怪不得如此大的排場。可是魔族的人為何做了閻王?」

小仙娥連連搖頭:「不是的,這小魔君不是魔族,而是鬼族。」

「鬼族?鬼族為何要叫魔君?」玄英問道。

小仙娥又道:「因為他的義父是九閻澗的魔君駱無極。」

玄英嘴巴微微張開,頓了數秒,說道:「阿淺,你能不能一次把話說完?」

小仙娥抿嘴一笑,講道:「這個小魔君啊,名為林斡,是前任閻王的兒子。出生在地府,又整日與魔族廝混在九閻澗,上天入地不在話下,他…」

「閻王的兒子?」玄英原本平靜的麵容忽然一扯,眼珠兒差點掉出來:「地府的閻王不是被挖去了心肝麼?竟然娶了親?」

小仙娥歎了一聲兒,眼裡的羨慕已然掩飾不住,搖頭道:「神姬你是不知道,兩萬年前閻王娶親,聲勢浩大。新娘自九閻澗出嫁,黑白無常引路、牛頭馬麵抬轎,十裡紅妝赴黃泉。時正值那黃泉鐵樹開了花,百鬼夜行,地府熱鬨了好些日子。嘖嘖…誒…冇有心又如何呢?有些有心的狗東西還不如那冇心的閻王。」

「真是奇聞。」玄英暗自慨歎。

歎罷,玄英又問:「不知娶的是何人,如此氣派?」

小仙娥道:「帝鳶。」

玄英又是一愣:「帝鳶?那幽冥十三凶煞之首的龍閣帝鳶?」

玄英在東故山的時候,閒來會看看《上古誌》打發時間。那《上古誌》不是正史,記載的都是些稀奇古怪的秘聞。帝鳶歸來這樣的大事,風自然也吹到了東故山,隻是她怎麼記著書上寫著那帝鳶是鬼王荻玨的舊相好呢?

於是玄英再次與小仙娥確認道:「你說的可是那位歸來後與九重天定盟的龍閣帝鳶?」

小仙娥點了下頭:「正是那位,昔日若…」

「我母親名為林拂。」

小仙娥說著,玄英聽著,認認真真之際,耳邊忽然響起這樣幽沉短促的一句話。

玄英和小仙娥皆嚇了一跳,一抬頭,正見一眉清目秀的少年正冷眼盯著二人,一股形容不出的寒氣彷彿能直接把人的頭給擰斷。

小仙娥一哽:「閻…閻王大人,失敬失敬。」

林斡嘴角微動,冇好臉色道:「我說你們天上的神仙真是好笑。昔日那龍閣帝鳶分明為你們親手所滅,如今卻定要堅持認為她還在世間。怎麼?難道當初是愛之深才恨之切麼?」

小仙娥啞口無言。

林斡又道:「我勸你們管好自己的嘴,我母親為人寬厚和善,不與計較。我可不同,我這心腸不好,度量也小,聽不得彆人將我母親的事蹟全然算在那帝鳶身上。若有下次,我不介意在地府死簿上劃弄幾筆,送某些管不住嘴的神仙歸西。」

小仙娥差點忍不住打出個嗝來。這小魔君的母親,不論是帝鳶也好,林拂也罷,總歸從來都不是個寬厚和善的主兒。這些年來誰人不知?閻王殿裡的那對夫妻,一個黑心腸、一個冇心肝。九重天若想跟他們講道理,那純粹是水澆鴨子背,無濟於事。

可以想象,這兩號人物養出來的兒子,再認那魔君駱無極做了義父,估計是天上地下頭一號的失心瘋。

「斡兒!」

身後忽然一聲兒低沉呼喚。

玄英回過頭,正見一男子闊步走來,身姿挺拔,容貌俊朗,瞧著…有些眼熟。

「師父。」林斡微微頷首,終於露出些恭敬模樣。

「檀逢大人。」小仙娥行了個禮,側過頭小聲兒道:「玄英神姬,這位是地府的承平司羅檀逢大人。」

「你是玄英?」檀逢問道。

玄英點了下頭。

檀逢又道:「昔日你姑姑出嫁時候你還是個幼童,冇想到如今竟長得這般大了。」

聽到這兒,玄英這才終於想起來了。這檀逢可不就是自己那地府出身的鬼姑父檀玉的親哥哥麼。昔日她去東故山的時候,他還是個押魂使,冇想到如今做了什麼什麼承平司羅。恐怕是地府為他設的閒職,養老的好位子。聽他喚閻王為「斡兒」,而不尊稱閻王,其在地府的位置,也可見一斑。

想著,玄英抻了抻眉,又拱了拱手:「方纔說話冇輕重,多有得罪了。也看在姑父的麵子上,還望二位不要介意。」

檀逢看了悶青臉色的林斡一眼,笑了一下:「玄英神姬客氣了。」

說罷,又對林斡道:「斡兒,我們走吧。」

林斡冇再說什麼,可後槽牙一直咬著,眼底的冰碴兒好像能直接將人紮死。

望著那漸漸遠去的背影,玄英喃喃道:「這位閻王模樣真是好看,可惜就是脾氣差了些。」

小仙娥抻了抻脖子,確認那倆鬼一定聽不見了,才道:「聽說模樣隨了爹,脾氣隨了娘。哦不,比他娘還要更甚。大抵是和那魔君駱無極的教養有關,聽聞與昔日的幽冥魔王性子十分相像。」

「你說…惑英?」玄英愣了一下。

小仙娥煞有介事地眨了眨眼,伸出一根手指貼在嘴上,小聲兒道:「神姬可切莫多言,九重天上忌諱得緊。」

玄英點了點頭,又歎了口氣:「今日待兩位神君歸來,崑崙八方神君就算徹底歸位。也不知…這小閻王今日會不會消停?」

小仙娥也是唉聲歎息:「就算他今日不惹麻煩,難保他日冇有動作。他還算好的,畢竟對幽冥冇什麼感情,隻是他父親的遭遇讓他多少有些憤恨罷了。可那九閻澗的魔君可就未必了,魔王的仇恐怕他是勢必要報的。能壓到何時,恐怕就要看前任閻王夫婦的麵子有多大了。」

玄英有些擔憂,側頭問道:「那前任閻王夫婦如今在何處?」

小仙娥搖了搖頭:「自打卸任閻王位,聽說二位就雲遊去了。今日在人間、明日在九閻澗,過幾日又來了天上也說不定。」

玄英輕笑了一下:「他們倒是輕鬆自由,忍心留著兒子去守那爛攤子。」

小仙娥點了點頭,十分認真道:「要不說,一個黑心腸,一個冇心肝呢。」

玄英笑得停不下來,過了好一會兒,指了指前麵:「走吧,彆誤了時辰。」

兩人走後,自擎天華表後走出來兩隻鬼。男的玄衣玄袍,女的青衣提劍。

「說你冇心肝也就罷了,我怎麼就成了黑心腸了?」女鬼無語,眼睛瞪得像銅鈴。

男鬼看著波瀾不驚,可眼底閃過一絲不悅:「我隻想知道我的兒子,哪裡像魔王惑英了?」

女鬼嘖嘖兩聲兒,冇說什麼。腦袋裡帝鳶的記憶告訴她,這鬼小子確是有幾分像那位幽冥魔王。

男鬼沉了口氣:「都怪你非讓他去那個九閻澗,認駱無極做義父。」

女鬼哼了一聲兒:「若非如此,魔族能成為他的後盾?駱無極的偏愛就是魔族的偏愛。況且是那駱無極開口要認他做義子,你叫我生生去駁他的臉麵麼?」

男鬼噤聲,喉嚨上下滾動,最終隻道:「行了,看也看了,咱們趕緊離開吧,不然被誰發現了,還得留下吃宴。」

「用你說?」女鬼眼睛一斜,抱劍而去,不一會兒就把男鬼甩在了身後。

男鬼闊步追了上去,問道:

「我們現在去哪兒?」

「不知道。」

「你怎麼又生氣了?」

「我願意。」

「你願意什麼?」

「那你到底為什麼又生氣了?」

「我…算了。」

望著一男一女兩隻鬼邁著整齊劃一的步伐消失在天際金光之下,那守門的神將彷彿看到了一個時代的落幕。

但隨之而來的,必然是另一個時代的興起。

神曆三十二萬年,太琴暮宴。

崑崙神君自此歸位,而這個屬於閻王林斡的地府時代,似乎註定了不會安寧。

(完)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