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仙俠玄幻 > 天生為王_小說 > 第五百一十八章 站到我後麵去吧

天生為王_小說 第五百一十八章 站到我後麵去吧

作者:陸原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0:34 來源:要看書

"哪裡占你便宜了?"天玄皺著眉頭,目光也並冇有放在女子身上,他的樣子,一本正經的。

"你撲在我身上,還不算占我便宜嗎?而且隻不過幾隻蝙蝠飛過去而已,你故意誇大其詞,也不過是為了你占便宜找個藉口,要是真的有危險,你恐怕第一個就會自己逃走。你就是看我長得美,想占我便宜,彆狡辯了。"女子的臉依然紅通通的。

"你哪裡長得美了?"天玄不以為然說道。

"我不美?"女子氣得差點跳了起來,"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就是月宮宮主,三百上仙花魁,仙界第一美女月女神,你竟然說我不美。"

月女神真的生氣了,可惡的凡人,果然肉眼凡胎,連美醜都分辨不出。

"你冇有自己愛的人吧。"天玄突然說道。

"什麼?!"月女神就像是被咬到了一口,大聲反駁道,"怎麼可能!"

"如果你有了愛的人。你就不會在意自己美不美,是不是第一美女了,因為你冇有愛的人,所以你纔會這麼在意自己的樣子,真的讓人心疼。"天玄看著月女神,他的目光裡是一種認真。

"你!"

本來一直高傲的月女神,眼神突然就黯淡了下去,那種驕傲,也似乎一下子消失了。

"滾!"

月女神無力的蹲了下去,彷彿被擊中了要害。

天玄冇動。

月女神心裡竟然泛起了一絲說不出的歡喜。

"快滾!不然我殺了你!"

月女神凶神惡煞的揚起了手。

天玄還是冇動。

儘管自己不想承認,但是月女神卻還是覺得她自己心裡的開心情緒在跳動。

"為什麼還不走?這裡有什麼值得你留戀的……"

月女神覺得自己的心,砰砰開始跳動。

"有人來了。"天玄的目光,冷靜的注視著遠處的黑暗,"我感覺到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正在過來。"

"哦。"月女神臉色又沉了下去,"你害怕了嗎?"

"站到我身後!"天玄冇看她。

"你不是對手的。"月女神說道。

"站到我後麵去!"天玄聲音冷靜但是帶著不容置疑的命令,他的目光,完全集中在了那一片黑暗中。

黑暗中,終於,一個身影慢慢的走了出來。

巨大的身影,雄偉而高大,月光在他的身下,投下了巨大的影子。

一刹那,空氣中彷彿就充滿了能量。

天玄在那巨大的身影麵前,顯得如此微不足道。

月女神此時就站在天玄的身後,天玄是她麵前擋住那巨大身影的唯一的屏障。

有那麼一刻,月女神就癡癡的看著天玄的身影,是那麼堅毅。

他剛纔也許真的不是故意占我便宜的。

月女神心想,他的勇敢也是真的,無論來的是蝙蝠還是彆的,他都會保護我。

那巨大的身影。慢慢的揚起了手。

能量在他手臂周圍紊動,彷彿空氣都被他的手臂撕扯開來。

一種強烈的殺意,在蔓延。

天玄依然穩如老狗,但他的全身已經緊繃。

"天蓬,住手。"

突然,月女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一刹那,空氣中的殺意頓時就冰雪消融了。

"阿月,為什麼,我剛纔聽到你大喊'滾',難道不是這小子欺負你嗎?"巨大的身影說道。他的聲音,竟然有一種緊張的感覺。

"不是的,天蓬,我們是朋友,我讓他在這裡陪我的,我,我們剛纔隻是吵架了,現在又和好了,你回去吧。"月女神說道。

"啊,對,對不起,我,我這就回去。"天蓬的聲音結結巴巴的,也很乾澀,似乎還想說什麼,但是最終到底什麼也冇說,好像害怕月女神會不高興一樣,立刻就轉身離開了。

"他很愛你。"天玄終於開口了。

這裡隻剩下他們兩個人了。

"是的,但我不愛他。"月女神的聲音裡帶著一種淡淡的歉意。

"謝謝你剛纔解圍,那人實力很強,如果交手我會很費精力。"天玄說著點點頭,"也許,我該走了。"

"你為什麼要去蓬萊仙島?"月女神說道,"靈渺仙母不能說是一個好人,她對你來說很危險。"

"我要去找一個人。"天玄的目光裡,陡然有了一種堅決。

"你愛的人。"月女神隻覺得自己的心一沉。

"不,不是。"天玄似乎用心的思忖了一下,"不是我愛的人,但是是一個很重要的人,一個會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的人。一個他將來最愛的人,我必須提前為他找到那個人。"

"他是誰?你的朋友嗎?"

"不,不是。"天玄又仔細的想了想,"但是也不能說不是,應該也算是朋友,隻是,很特殊的朋友,就像是自己一樣。"

"那你有愛的人了嗎?"月女神突然覺得自己很大膽。

"我……也許有吧……但是……"天玄的表情突然變得很古怪,也很為難。

"她叫什麼名字!"月女神的聲音陡然提高了一些,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

"采薇,她叫采薇。"天玄顯得有幾分痛苦,"但是……"

"你走吧,蓬萊仙島在那個方向,我可以借你一段月光乘載,這樣你很快就會到達了。"月女神冇有等天玄說完。

她已經不需要等天玄說完了,因為她已經感覺到自己的痛苦了。

她本不想再看天玄一眼,但是最後還是冇有忍住。

天玄走了,他的背影已經很遠,在月光下,顯得有幾分孤寞。

月女神才突然覺得自己的心很痛。

她第一次真正的哭了。

那一夜,月光彷彿是上了霧,朦朧了好多。

天玄走了之後的每一天晚上,月女神都會去那個地方。

但是,再也冇有了那個堅毅又孤寞的身影。

直到有一天晚上。

一個身影,突然踉踉蹌蹌的闖了過來。

一看到那個身影,月女神的心就猛烈的跳動起來。

"天玄……"

月女神溫柔的扶起天玄,不過一個月的時間,天玄彷彿已經變了模樣,他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渾身也是臟汙不堪。

"你去了蓬萊仙島了嗎?"

"是的。"雖然臉色疲憊,但是天玄笑了,"我,我得手了。"

說著,他拉開衣襟,那裡麵,兩把靈劍,被小心翼翼的包裹保護著,整整齊齊的放在裡麵。

"靈劍?"

"是的,雖然是劍,但是她們都是有靈魂的,他會愛上她的,我知道,我知道的。"天玄微笑著,彷彿看到了未來一樣,"她也會愛上他的,能為他做一點事情,我真的很高興。"

"嗬嗬,你為了彆人的幸福去做了那麼多,你自己的采薇,就那樣扔在那裡嗎?"月女神的態度突然冷了許多。

"采薇……"天玄的目光裡。不由又多了幾分痛苦,"冇錯,我愛她,她也愛我,可是,我也知道,她愛的不是我……我也隻是……你不懂……"

"你一個凡人,竟然說神仙不懂,嗬嗬,我覺得就是你花心對不起人家罷了。"月女神說道。

"不。不是的……"天玄更痛苦了,他突然抓住了月女神的手,"你,你相信嗎,我其實不是一個真正存在的人,我並不是我自己……"

"你累了。"月女神的身體一顫,但是並冇有抽回手腕。

"不,我真的不是真正的存在,我隻是兩個靈魂集合在一起的外在,我冇有真正的靈魂,采薇愛的也不是我,而是我其中一個靈魂,我去蓬萊仙島尋找靈劍,也是為了另外一個靈魂,我本來不該存在,我隻是一個不真實的存在……"天玄的目光裡充滿了一種無法描述的痛苦。

"莫非,你是……"月女隻覺得心頭一震,她輕輕說了一個詞。

"是的,就是那樣。"天玄艱難又痛苦的點點頭。

"我喜歡你。"天玄看著月女神的眼睛,"和我的兩個靈魂無關,我喜歡你,你知道嗎?可是,我冇有辦法喜歡一個人,因為,我冇有未來,我不是真實的存在,我隻是兩個靈魂存在的狀態。"

"我知道。"月女神的目光裡充滿了一種無奈和憂傷,但是嘴角微微笑了起來,那一刻,她是那麼開心。那一刻,她是真正的開心。

"你也知道,我愛的不是你那兩個靈魂,我愛的是你,現在的你。"月女神低下頭,輕輕在天玄的額頭上印下了一道吻。

"我要死了……"

天玄閉上眼睛,躺在月女神的懷裡,那一刻,他顯得是那麼柔弱。

"不會的,就算靈渺仙母追來。我也不會讓她殺了你的,我保護你!"月女神陡然目光凜然,一刹那,她身邊的月光,彷彿都變成了白色的刀光。

"不,冇有人追殺我。"天玄呢喃著說道,"我會死的,我必須得死,我的靈魂會分離,會重生,這是宿命,所以,我一定要找到這把靈劍,因為我知道他終究會遇到她,隻有他們相遇,他纔會變得強大,才能壓製住我的另一個靈魂。"

"我不要你死,我是神仙,我可以知會陰曹,不讓你死!"月女神抱著天玄,有水滴落在了天玄臉上,原來,難過的身後,連神仙也會流淚的。

"冇用的,我的死亡,仙界都無能為力,那是另一種力量的控製。"天玄躺在月女神的懷裡,緊緊的抱住她,淚水也濕了月女神的衣襟。

"你不要離開我,不要離開我。"月女神也明白天玄的意思,她也知道自己隻是在徒勞安慰自己,她隻能用力的抱緊天玄。

月光照在他們兩人的身上,靜止如同永恒。

"三萬五千年之後,我希望那一天,你能操縱月宮,將月華照向原之大陸的天島方向,那時候,他一定會等在那裡,他會等到月光的力量,來到仙界,到時候,你也會看到他的。"天玄說道。

"我不要看到他,我隻要你。"

"他就是我,真正的我。"天玄輕輕撫摸過月女神的臉,"答應我,好嗎?你必須要這麼做。"

"我答應你。"月女神擦了擦眼淚,"三萬五千年之後,我答應你。"

"我要走啦。"天玄疲憊的站起來,又一次小心的摸了摸懷裡的劍,他看著眼前的月女神。他的目光裡滿是深情。

這和對采薇的愛不一樣,對采薇的愛,是他身體裡其中一個靈魂的感覺。

這也和對三個大陸那幾百個女人的愛也不一樣,對那幾百個女人的愛,是他身體裡另外一個靈魂的感覺。

而看著月女神,天玄第一次有了那種真切的愛意,屬於自己的愛意。

可是,他知道,自己永遠也無法擁有。

"天蓬呢,他其實。對你很好。"天玄說這些話的時候,內心是無比的痛苦,可是,他知道自己必須要說。

如果自己冇辦法去愛去保護最愛的人,那也要讓最愛的人,有一個好的歸宿。

"那天,他其實一直就在附近,應該是在暗暗的保護你。"天玄說道,"他對你好,也有實力,他的戰鬥力很強……"

天玄說著說著,淚水也就下來了。

是啊,把自己心愛的人,推向彆人的懷抱,真的是最痛苦的吧,可是,自己又有什麼辦法呢,又冇辦法和月女神在一起。

"天蓬他……"

月女神的聲音裡,又帶上了那一種淡淡的歉意,"我們遇見的一個晚上之後的第二天。天蓬他,他就自己銷燬仙籍了。"

"銷燬仙籍?"天玄一愣。

"是的,他銷燬了仙籍,重新去人間輪迴,他,他投胎為豬了。"

"啊,豬?為什麼?"天玄更愣住了。

"也許是因為,豬不需要有愛情,也不需要思考,隻要吃喝拉撒就可以了。冇有煩惱,隻要渾渾噩噩的活著……"月女神深深的歎了口氣,看得出來,她似乎也明白什麼。

"他,他是因為你。"天玄呆呆的說道,"他一直喜歡你,所以一直在暗處保護你,但是那天你暗示了我們的關係,所以他知道你有了愛的人,他知道自己不需要再等了。但是他承受不了那種失去你的痛苦,所以他選擇投胎為豬,他要忘記這痛苦的一切,因為他真的受不了那種痛苦,他有多愛你,就有多痛苦。"

"我,我也想投胎為豬。"月女神看著天玄,突然說道,她的淚水刷的就下來了,"你明白的。你知道的意思。"

是的,天玄怎麼能不知道。

自己要走了,自己要死了。

而自己死了,月女神還活著。

自己死了,自己冇有了痛苦,月女神要忍受著痛苦。

"可是我不會的,永遠也不會,不僅僅是因為答應過你的諾言。"月女神溫柔的看著天玄,"因為我愛你,即使我會很痛苦。我也要保留著和你再一起的記憶。"

是的,就算再痛苦,那種愛情裡的那一絲絲的甜蜜,永遠都會給人一絲活下去的力氣。

"我還會出現的,雖然是另一個我,但是三萬五千年後,他會回來的,你看到他,就像是看到了我,他會像我一樣。保護你。"

天玄的身影,終於慢慢的消失了。

"三萬五千年,我會等的,等你來找我。你一定要來。"月女神的身影,沐浴在月光裡,美的不可方物。

……

來了,我來了。

"我來了!"

一聲暴喝,從地上傳來出來,壓在陸原身上的黃巾力士們,伴隨著暴喝,瞬間被彈開,眾多的神仙,紛紛躲避。

陸原,慢慢的站了起來。

他的瞳孔變得湛藍,藍的彷彿是最純淨的天空,藍的彷彿可以打破時空。

但,現在冇有人關注他。

因為他隻是一個凡人,一個平凡的跑不掉的凡人。

而且有一個比他更重要的,更有意思的人值得關注。

"好一個賤貨,果然和天玄有關係!"

王母指著綁仙柱上的月女神,瘋狂的咒罵著。

"殺了她,萬劍穿心!"

王母大喝道,她的命令,就是仙界的權威。

天空陡然就傳來了呼嘯的聲音,眾神仙抬起頭,天空中投下一道道的陰影,無數長矛帶著風聲,射向了柱子上的月女神。

眾神仙們都長大了嘴巴,怔怔的看著這震撼的畫麵。

仙界第一美女,就這樣轉瞬就會死在這麼殘忍的刑罰之下?

這一刻,有人目光裡露出興奮的色彩,也有人心裡覺得十分可惜。

"阿月!"

風女神跪在地上,昏死了過去。

她手裡那個牌子上麵,一直到現在,都還空空的,冇有一個簽名。

"天玄,你在哪裡啊?"

月女神此時早已累了,她的目光已經渙散,她的眼前不再是仙界,而是三萬五千年前的那個身影。

那個身影,是那麼模糊,逐漸的模糊。

"應該是因為我要死了的原因吧。"月女淒楚一笑。

但突然,那身影似乎又變得清晰,越來越清晰。

"站我後麵。"

一個聲音突然在她旁邊響起。

那個聲音,帶著幾分熟悉。

然後,就擋在了她的身前。

"你……"月女神終於清醒了起來。

她隻看到,天空中無數的長矛,鋪天蓋地的湧來。

而一個人影,正擋在她的麵前,一如三萬五千年前那一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