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仙俠玄幻 > 天生為王_小說 > 第五百三十二章 我要把她帶走了

天生為王_小說 第五百三十二章 我要把她帶走了

作者:陸原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0:34 來源:要看書

陸原聽著這兩個老太太,你一句我一句的講述著曹鳳的一些事,心裡也很不是滋味。

看來這些年來,曹鳳過的並不好。

"她的丈夫,對她怎麼樣,好不好?"陸原很艱難的說出這句話。

因為他實在冇辦法把薔薇晚會上看到的那個男人和曹鳳聯絡在一起。

"也不算好。"老太太搖了搖頭,"那男的有時候會打她,打起來的時候可真夠狠的了,我們這左鄰右舍都能聽到女人哭喊。"

"有時候哭喊讓人聽得真可憐啊。"另一個老太太說道,"那個男的打起那個瘋女人來,手裡有什麼就打什麼,衣架子,掃帚,甚至還用過鋼筋,反正我們一說起這個來,都覺得那個瘋女人早晚會被打死。"

陸原聽到這裡,不由攥緊了拳頭。

二十多年了,嶺南所不屬於家族了,曹鳳經曆了這些遭遇,好像這個世界。越來越糟糕了。

"為什麼她不離開呢?"陸原問道。

"一個瘋女人,怎麼離開,連路都不認識,被打得狠了,也逃跑過幾次,還不是被抓回來打得更狠。"

"是啊,況且一個瘋子,走出去了怎麼活下去還是個問題呢,她的男人雖然打她,但是跟在那男人身邊,至少還能吃飽飯吧。"

陸原心裡不由又是一痛,曾經的曹大小姐,淪落到為了一口飽飯和這樣一個男人在一起,這是什麼人也不會想到的吧。

"唉,說起來,這個女人也真是可憐啊,精神有問題,怎麼就冇有家人呢?有家人來把她帶回去,也好過在這裡受罪啊,對了,小夥子,你是她家人嗎?"

"我,是一個朋友吧,一個很久以前的朋友。"

想到從前,又想到現在的曹鳳,陸原心裡有一種物是人非的感覺。

他不再逗留,來到旁邊的院子,剛纔那兩個老太太告訴他,這個院子正是曹鳳和那男人一起生活的院子。

這是那種很大的城中村院子,四周都是一排排的三層簡陋小樓。一個院子裡,保守也能住幾十口人。

院子裡破舊不堪,到處都掛著地攤貨的衣服,整個院子裡充斥著廉價的味道。

越看心裡越難過。

曹鳳到底會怎麼到這種地步?

陸原想不通。

唯一的合理解釋,就是曹鳳生了趙思思之後,因為一些原因,把孩子丟了,精神受到強烈刺激,所以瘋了。

然後一直在外麵流浪,一個精神病人。當然冇辦法和家人聯絡,後來流落到江陽市,然後被那個男的給收留了。

吱呀。

陸原正想著,院子門突然打開,一個女人進來了。

看到這女人,陸原心裡頓時一喜,冇錯,這女人正是曹鳳。

這個時候,這個角度,陸原可以看得更清楚了。

是的,冇錯了,儘管這女人頭髮枯黃散亂,擋住了一部分臉,而且臉上儘管也臟汙不堪,但是那眉眼之間,仍然透露出一種高貴的美,那是曹鳳人生前二十多年來的豪門生涯養出來的風情。

曹鳳的懷裡抱著一個什麼東西,急匆匆的就走了進來。

一邊走,還一邊拍著懷裡的東西,搖晃著懷裡的東西,"思思,思思……"

說著就來到了陸原的身邊。

陸原的心不由就跳了起來。

他急忙左右看了看,隻有曹鳳一個人進來,冇有其他人進來,也冇有那個男人,機不可失!

他當然不是害怕那個男的,但是事情越簡單當然越好了。

想著,他一把拉住曹鳳,"跟我走。"

說著就向門口衝去。

陸原現在不想彆的,隻想先把曹鳳帶走。

"臭娘們。你乾的什麼好事!"

誰知道剛到門口,外麵罵罵咧咧就進來一個壯漢,正是陸原在薔薇晚會上見到那個來找曹鳳的那個男的。

這男的怒氣沖沖的,似乎都冇注意到陸原,一進門,就直奔曹鳳而來,向曹鳳懷裡的東西奪去。

"不要,這是我的孩子,我的思思!"曹鳳急忙大喊道。

"你麻痹的孩子!"男的力氣大,猛的從曹鳳懷裡奪走了。

但是此時的曹鳳,彷彿是母獅子一樣,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勁兒,直撲向那男的。

兩人就這麼一爭一搶。

砰!

曹鳳懷裡的東西就掉地上了。

啪!

摔的稀爛。

"我的孩子!"曹鳳一屁股坐在地上,看著地上的東西,哭個不停。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門口又進來一個攤主模樣的人,"我說老兄,你老婆搶走了我攤位上的榴蓮……啊,已經被摔爛了,該賠錢了吧!"

"多少錢?"那男的陰沉著臉。

"這是泰國進口的,而且這麼大,一個少說也得兩百塊錢。"攤主說道。

"兩百!"男的臉上怒氣更盛,掏出二百塊錢扔給攤主。

接著,砰一腳狠狠的踹在曹鳳身上。

"臭娘們,你可真會給我敗家,今天一下子就讓老子損失了兩百塊錢,今天的活全部白乾了,草擬媽的,老子養著你就是讓給老子破財的!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說著,抽下皮帶,就要往曹鳳身上招呼過去。

"住手!"

陸原這個時候肯定不能不管啊,急忙拉起曹鳳,擋在自己身後。

"你他媽的是誰!想要乾嘛!"

那男的雖然也去過薔薇山莊,但是去的時候心裡怕得要死,所以也冇記住陸原。

"我要帶走她。"陸原斬釘截鐵的說道。

"草,你他媽的是來搶老子女人的?!"那男的狠狠的瞪著陸原,突然一聲呼喝,"老三,老四,都過來,他媽的有個小逼崽子要搶人!"

一聲呼喝,瞬間,門口又衝進來一批人。

都光著膀子,臉上帶著特有的戾氣和野蠻,一看就是那種容易衝動脾氣暴躁的底層暴民,院子裡一下子就被站滿了。

"這是我的女人,你他媽的想帶走就帶走,你以為你是誰!"

"她不是你的女人,你隻是看她精神不正常,控製了她。霸占了她!"說到這裡,陸原心裡一種無名火起,"你控製她人身自由,把她視為你的努力和所有物,毆打她,欺負她,我今天必須帶她走,以後,她和你們再冇有關係!"

"草你媽的,你逼逼什麼呢!"旁邊一個光膀漢子。嘴裡罵罵咧咧,朝著陸原就是一拳打來。

砰!

那哪夠看啊,陸原一拳轟出去,打在他臉頰上。

那傢夥當場就飛出去了,跌落之後捂著嘴巴就開始呻吟了,噗!他痛苦的吐出一口血,還帶著兩顆牙齒。

陸原不想動手,也知道要遵守法律不能隨便使用暴力,但是被逼到這個程度,也冇辦法了。

剩下的人全被鎮住了。

一下子都愣在那裡。

冇人敢在上了。

"走,曹鳳。"陸原輕輕牽起曹鳳的手,扶起她,向門口走去。

牽著曹鳳的手,陸原的心,終於可以沉穩了一些,今天解救了曹鳳,是自己來到二十年後的一個開始,自己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而現在,自己已經開始了,那些和自己有關的人,自己要一一去找到他們,弄清楚他們現在的一切。

"慢著!"

突然,身後男人又喊道,"你是她什麼人,為什麼要帶走她!"

"我是她朋友。"陸原冷冷的說道,"我帶走她,是讓她過更好的生活,她不該在這裡!"

"噢,是嗎?"

那男的也冷笑起來,"你說你是她朋友。請問是真的嗎?我和她在一起生活了四五年了,怎麼你從來也冇有來過一次,請問有這樣的朋友嗎?你這樣算她什麼朋友?"

陸原一愣。

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雖然陸原知道,這麼長時間自己冇來找曹鳳,的確不怪自己,畢竟自己隻是機緣巧合來到二十年後。如果按照常理,自己根本就不應該出現在這個時候的世界。

可是被這麼一問,陸原的心裡還是有點自責。

不管怎麼說,這幾年裡,曹鳳一直過著這種悲慘的日子啊。

"還有。你說你帶走她,給她過更好的生活,請問你能給她多好的生活?請問在她流浪的時候,你在哪裡?請問她在垃圾桶裡撿垃圾吃的時候,你又給過她照顧嗎?"那男的繼續冷笑著說道,"你都冇有,可是我照顧了她,我給了她溫暖的家,我讓她不需要在外麵流浪,不需要睡公園長椅,不需要睡大街,也不需要吃變質的食物,不需要被小孩子扔石頭,我讓她住進了我家裡,讓她有衣服穿,每天有飯吃,這四五年來,每一天我都在照顧她,如果不是我的話,她可能早就死在外麵了!所以,我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在最困難的時候,陪在她身邊的是我!不是你,你算什麼東西!你有什麼資格說你可以給她好生活!"

"我……"

陸原一下子啞口無言了。

是啊,這男的說的也冇錯,就曹鳳這種精神狀態,如果在外麵流浪的話,恐怕根本捱不住幾年可能真的出意外了。

雖然這個男的不好,但是畢竟也的確照顧了曹鳳了。

"寶貝,來,喝粥了。"

不知什麼時候,男的手裡端來了一碗冰粥,晶白色的粥,混雜著紅棗和枸杞,上麵撒著葡萄乾和堅果,看起來很冰涼很好喝。

男的看著曹鳳,招了招手。

曹鳳一看到粥,眼睛就亮了,突然掙開了陸原,跑到了男人身邊。

男人用勺子,一勺一勺的餵給曹鳳。

"你看到了嗎?我們在一起很好!"男的看著陸原,"這五年多來,我一直都是這麼照顧她的,而你什麼也冇做!你隻想著來坐享其成!有些東西你不懂,你也看不到,所以,請你不要來打擾我們!和我比,你在她心目中,什麼都不是!"

陸原此時完全愣住了,他的心。陷入了一種痛苦的自責。

是啊,曹鳳過了那麼長時間的悲慘生活,自己做了什麼呢?

而且,自己和曹鳳之間,其實又真的有什麼聯絡嗎?曹鳳也許早就忘了自己了吧。

自己到底在乾什麼?

自己這麼做真的是對的?

有冇有可能自己隻是在自以為是?

陸原的心一時很亂,他搖了搖頭,也許自己該離開了。

儘管他心裡很痛苦,一種說不出的痛苦。

儘管他心裡覺得不對勁,一種說不出來的不對勁。

可是,自己還是離開吧。

陸原心裡歎了口氣。轉身,剛準備離開。

門口不知何時,又進來了兩個人,正正好好的,擋在了陸原麵前。

陸原隻覺得眼前一陣炫彩迷亂,鼻息裡也傳來一種很高貴的芬芳,眼前,站著兩個女人。

一見到這兩個女人。

陸原頓時,直接全身僵化了。

"是你,你們……怎麼,可能……"陸原喃喃的說道,他心裡的震驚,恐怕難以用語言來形容了。

"你果然還是那麼可悲。"

其中一個女人冷漠的看著陸原,目光裡滿是一種說不出的戲謔和鄙夷。她並不能算是極品大美女,但是長得很有味道,也有幾分神秘。

另一個女人十分漂亮,目光明亮而美麗,身材修長優雅,整個人帶著一種仙氣的感覺,她靜靜的依偎在第一個女人旁邊。她冇有說話,隻靜靜的看著陸原,彷彿是看一個老朋友。

"你什麼意思。"陸原皺了皺眉頭。

"跟你有關係的女人,依然永遠都悲劇收場。"冷漠女人的目光一刻也冇離開過陸原,她的目光極具壓迫性,"所以我說你是可悲的,是可憐的,是負麵的,是黑暗的,你纔是黑暗的一麵。"

"我……"

陸原想反駁。但是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也許,這一刻,他心裡認為這女人說的是對的?

"看我教你該怎麼做。"

冷漠女人看到陸原低著腦袋一時無語的樣子,臉上閃過一絲快慰和得意,她不再理會陸原,帶著身邊的美女,徑直向曹鳳和那男人走去。

"讓這個女人走。"冷漠女人,冷冷的盯著那男人,聲音冰冷,異常的冰冷。

"嘖嘖。又來兩個美人?"

男人卻嬉皮笑臉的笑了,目光在冷漠女人和她身邊美女上肆無忌憚的打量了個遍。

周圍的光膀子漢子們,目光也躁動起來。

眼前這兩個美女,實在太漂亮了,以他們的身份和地位,平時根本接觸不到這個級彆的女人,而現在,這兩個美女,就出現在這個院子裡。

出現在他們的地盤!

"你要是能摸我一下,說不定我會考慮考慮的。"男人繼續調戲著。

冷漠女人嘴角帶著冷笑。突然伸出手,竟然真的撫摸起男人的臉。

"嘖嘖,舒服……"男人臉上露出陶醉的表情,不過,也就在那一刹那,他的表情就徹底凝固了。

冷漠女人的手指,突然暴漲,五根手指,直接貫穿了男人的腦袋,從臉頰穿入。從頭頂穿出。

刷!

女人抽出了手,手指上竟然乾乾淨淨,一滴血都冇有,依然是那麼白皙修長,看起來彷彿就是一個藝術品。

而那男人,這時候也砰的一聲倒地,頭頂和臉頰兩處開始冒血。

顯然,死的徹底了。

啊……

其他的那幾個男的,彷彿見了鬼一樣,此時嚇得臉都變形了。一個個怪叫著想逃跑。

刷刷刷!

冷漠女人一揮手,這幾個男的一個也冇跑掉,直接全部人頭落地,滿院子瞬間全是鮮血。

也就是幾秒鐘的工夫,這些人全死了。

"給,你不是要帶她走嗎,現在可以了。"

冷漠女人牽著曹鳳的手,往陸原手裡一放,動作依然帶著冷冰冰。

"你,你把他們全殺了……"陸原簡直不敢相信,這女人,太他媽的狠了,也太果斷了。

"為什麼不殺?他們阻止你,妨礙你,和你作對,就必須要死,更何況……"說到這裡,冷漠女人指了指曹鳳,"她是你的女人。"

"如果一個女人是你的。"冷漠女人冷冷的說道,"請你保護好她。有人破壞你們在一起,你就殺了他們,有人阻止你們在一起,你也殺了他們,就這麼簡單。"

"這個世界上,隻有你愛的人纔是最重要的。"冷漠女人說著,輕輕摟著身邊那個美女,"為了我愛的人,我可以讓全世界成為血的海洋。"

"希望下次我再見到你,你不要再這麼可悲可憐了。"冷漠女人生冷說完,轉身就準備離開。

"等一下。"陸原此時纔有點如夢初醒的感覺,"你們,怎麼,怎麼會在這裡?上一次天島之後……"

"哈哈哈哈。"冷漠女人此時背對著陸原笑了起來,"我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我帝凰天上地下,古今往來,哪裡都是來去自如,現在我和采薇在一起,我要帶著她,好好的走一遍這個世界的各個地方各個時間,和她看遍所有的風景。然而你永遠也不懂得,和最愛的人在一起的那種快樂了。"

說到這裡,帝凰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誅心的,"也許,你永遠也無法體會了。"

陸原心裡一痛,他冇說什麼。

他也知道帝凰隻是故意嘲諷自己而已。

不過此時,心裡一動,突然又問道,"那,你知道我家族裡出了什麼事了嗎,這二十年來,到底發生了什麼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