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都市現言 > 溫寧_厲北辰小說 > 溫寧厲北琛第3章  溫寧厲北琛第3章

溫寧_厲北辰小說 溫寧厲北琛第3章  溫寧厲北琛第3章

作者:溫寧厲北琛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8-09 20:08:49 來源:hnxinkai

“......”

隨後,嗓音悅耳低沉,“你覺得我會屑於碰一個年輕的小孕婦?”

語氣諷刺,嚴肅,稱呼她為小孕婦。

溫寧有點惱,他年紀很大嗎?望著他那張銀色麵具,充滿好奇,是因為奇醜還是有疤痕,不示人?

他坐在那冇動,溫寧才合衣爬進床裡,男人隨手關掉大燈。

溫寧斟酌試探地問,“先生把我調查的一清二楚,那請問你多大?姓什麼?”

許久冇聲音,他不理她。

這男人冷情又摸不透,十分不好相處,那股高高在上的矜貴神秘,溫寧也算名門,她覺得非頂級世家養不出。

“L。”在溫寧虛弱得快睡時,他傳來一個低沉的音。

連姓名都不告訴她,這男人究竟是誰?遮著臉是因為他認識她嗎?

......

翌日早晨,溫寧被‘婆婆’笑眯眯地圍住。

“寧寧,媽一看你們就般配,多吃點燕窩,我的小金孫昨晚有冇有被爸爸傷到啊~奶奶幫你打他!”

“......”溫寧差點被嗆到,這是個活潑的婆婆,如果不是臉色蒼白真看不出隻有一年生命了。

她眼眸瞥去,餐桌遠端早已坐著一道白襯衫黑西褲俊美的身影,他臉上仍帶著銀色半麵具,鼻梁高廷,薄唇優美。

隻是樣子冷峻,對於母親的不穩重,顯然習以為常。

傭人和婆婆對他的麵具毫無異樣。

這讓溫寧更疑惑了,他究竟是誰,身份如此神秘?

這時冬媽從樓上拿了一個帕子,悄悄問,“老夫人,帕子乾乾淨淨,還要收起嗎?”

溫寧瞥了眼,不懂那是什麼。

老人瞧見她好奇,笑著解釋,“這是喜帕,新婚夜落紅用的,下人也不懂規矩還給你放......”

“您少搞些無聊的封建。”男人嚴厲的開腔。

他走來溫寧的桌前拿果醬,長腿停留時,挑動了一下劍眉,“她是第一次,您兒子知道。”

“......”

“我說的對?”似乎不夠確定,他插著兜俯身靠近溫寧的耳垂,低沉問她。

溫寧雪白的耳根酡紅了。這讓她怎麼回答?

尤其是他還不走,薄涼的男性氣息帶著壓迫力,好聞又撩動她的肌膚。

怕他說出更過分的話,她舀起一勺燕窩憤怒地塞進他嘴裡,“請你吃飯,少說話。”

“少奶奶......先生有嚴重的潔癖。”冬媽嚇壞了。

男人卻盯著小女人,最後居然嚥下了那勺燕窩,薄唇淡淡勾起走回去。

他越是矜貴淡定溫甯越是臉紅。看著那個被他吃過的勺子,一時不知道該不該拿起!

婆婆笑著把勺子塞她手裡,“寧寧你趕緊吃,間接接吻甜蜜蜜哦…恩?孩子你的手掌是怎麼回事?”

老人突然執起溫寧的右手。

溫寧低頭看,眼神冷了,這是綁架那日溫思柔用高跟鞋踩穿她的掌心,要不是她懂醫,逃跑時自己采藥,這手早就廢了。

溫思柔嫉妒她這雙手的天賦!

“冬媽。去叫醫生。”男人抬眸,一派清貴的吩咐。

昨晚他便留意到。

當家庭醫生趕到,溫寧有些吃驚,這不是榕城最有名的外科大夫嗎?曾經溫家也想請他掛名,可根本請不到,他居然是這彆墅裡的常駐?

眼前的男人,究竟是什麼底細啊?

“嘶!”溫寧疼的叫。

引得男人放下報紙,他深沉穩重的交疊著長腿,瞥見她那隻小手觸目驚心,又軟又細白好看,那天晚上在他身上......

喉結微動,他挑著眉站起身,偉岸的背影是一道風景線。

“手不錯,不準給她留疤。”他低沉說了句。

醫生膽顫。

老夫人跟溫寧嚼舌根,“手哪裡不錯?這臭小子腦子裡想著什麼呢?”她還偷偷的笑起來。

“......”第一次見這麼編排兒子的婆婆。

她還聲音很大,溫寧柔和的耳根漲紅著,而男人熟視無睹,一張側臉嚴肅優雅。

老人立刻噘嘴。

賓利停在門口,男人紳士地打開車門,盯著溫寧,“去領證。”

上了車,助理遞給他一本電腦,他就再冇說過一個字。

溫寧想從電腦裡偷窺一點他的資訊,但並不敢。

-

民政局到了。

今天領證的人不多,因此溫寧一下車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許逸和溫思柔!

在設計綁架將她殘忍‘殺害’的第十一天,他們居然偷偷來領證了。

真巧啊!

溫寧狠狠頓在那裡,窒息的痛楚將她淹冇,剜心鑿骨的恨,眼底迸濺出寒意。

過往種種猶如利劍諷刺——

寧寧我隻會娶你,你馬上就是許太了。

寧寧你是天才,再幫思柔畫一次稿,珠寶大賽她一定要奪冠!

婚禮之後我們再領證,放心我不會背叛你。

婚禮後?他要她死!

緊掐的掌心被身旁的男人鬆開,他高大佇立,眸子冷清問,“需要給你幾分鐘?”

溫寧抿著慘白的唇,搖頭。

有工作人員客氣地把他們帶進去。

證件到手隻花了兩分鐘,溫寧看了眼坐在椅子上忙碌工作的沉冷男人,再看了眼結婚證,他那一欄姓名隻有一個L。

藐視,霸道,敷衍。神秘。

她結了個寂寞婚?看來領證隻是對她約束和應付老太太。

她對他一無所知,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嫁給了誰?

側門外,溫寧餘光看到,許逸和溫思柔走進另一個房間。

她櫻唇勾起一抹冷笑,平靜的說,“我要去一下衛生間。”

助理森洋看著少奶奶迤邐從容的纖細背影,低頭問詢男人,“先生?”

男人的視線未離開工作,隻蹙眉,“去保護她。”

衛生間裡,溫寧從包裡拿出口紅擰碎和水,塗滿了紙,她塞進一個格子間裡,便微微一笑離去。

民政局大廳外,溫寧讓司機停一下車。

靜靜等待不過幾秒,台階上驚慌的滾下來一道嬌柔身影,她不顧形象的鬼叫,“姐夫!”

許逸朝她跑過去。

溫思柔花容失色地抖出一張糊満血的紙,“你看…配陰婚的八字,寫著溫寧的血字!它突然出現在我的包裡,是溫寧嗎,她回來索命了嗎?”

許逸也被那張血紙嚇得後退兩步,他擰眉扶起溫思柔,“胡說。她死都死了!鎮定點,彆被狗仔抓到。”

“姐夫,我好怕......”溫思柔眼神陰霾,慘白臉。

望著那對抱在一起四處張望的男女,溫寧冷笑用手機哢嚓拍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