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 第191章北鬥聖子……也裂了!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第191章北鬥聖子……也裂了!

作者:雲中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32 來源:要看書

[https:///]

北鬥聖子看到了沈天。https://

此時沈天因為誅殺血蚊尊者,被所有人簇擁著。

周圍的年輕人都望著沈天,眼中滿是崇拜,無數女子含情脈脈目送秋波。

頓時,北鬥聖子酸了。

這榮耀和崇拜,本來是屬於他的待遇啊!

就因為本聖子晚來那麼一會兒,這刷聲望的機會就溜走了?

你神霄聖子不好好待在自己宗門裡修煉,突然跑北鬥聖地統帥領域來乾啥?

一時間,北鬥聖子心中怨念翻滾。

沈天身旁,九兒娥眉微顫:“主人,那位強者身上怨念很重。”

怨念?

沈天望著北鬥聖子,嘴角一抽。

丫開寶馬車撞本聖子的大陣,本聖子冇碰瓷都算不錯了。

你還有怨念?

不過看著北鬥聖子頭頂冒著紅光的金圈,沈天覺得自己應該有點風度,不跟這傢夥計較。

挑釁拉仇恨什麼的,太幼稚。

拿到好處就撤,悄咪咪發育,纔是王道!

現在烏山城危機已經解除,血蚊尊者身上的經書也到手。

沈天正打算離開,忽然目光微凝,看到一道單薄身軀朝北鬥聖子激射而去。

“可惡的混賬,本來危機都已經解除,你非要撞破大陣!無恥逆賊,你丫還我母親命來!”

那是一名築基初期境界的修士,年紀不大。

在烏山城中,也算是百年難得一見的修仙天才了。

天賦,不比沈傲弱多少。

隻可惜在北鬥聖子麵前,區區築基期修士,真的太過渺小!

北鬥聖子眼中露出一縷狠色。

他本就剛剛突破到元嬰期,處於情緒最不穩定的時候。

之前就被沈天狠狠刺激過一次,今日又被沈天搶先刷聲望,還出了車禍。

北鬥聖子心裡,正憋屈不爽著呢!

心魔都快出來了。

這個時候,區區一個築基期修士也敢對他出手,挑釁他?

簡直不知死活,當本聖子不敢殺人嗎?

怒上心頭,北鬥聖子右手緩緩抬起,指向那位青年。

陡時,那原本禦劍激射向北鬥聖子的青年,被一股無形力量鎖定在虛空中。

北鬥聖子淡漠地彈了彈手指,一道星光劍氣陡然射出。

這道劍氣是正對青年丹田而去的,若是射中,縱使能保下一條命,也將丹田破碎徹底淪為廢人。

青年直盯著北鬥聖子,目眥欲裂,絲毫不畏懼死亡。

他與母親相依為命,好不容易尋得機緣踏上修仙之路,眼看著就能讓母親過上好日子。

結果卻遇上血蚊攻城事件,青年之前一直都在城樓上拚命禦劍殺敵。

好不容易熬到仙長抓住血蚊尊者,眼看著危機可以解除了。

結果卻突然冒出這麼個傻缺,硬生生駕車撞破神霄青龍大陣,把那群血蚊都放進來!

青年的母親也在城樓附近,直接便被一隻血蚊吸掉大半精血。

眼看著母親奄奄一息,已經完全無法救回來。

這青年萬念俱灰,哪裡還能忍受?

死就死吧!

隻可惜我梁辰無能,冇能替母親出這口惡氣!

若有來世,我勢報此仇!

梁辰緩緩閉上雙眼,然而預料中的劇痛卻遲遲冇有降臨。

一道金色雷霆在梁辰麵前閃過,將北鬥聖子彈出的那道星辰劍氣震碎。

沈天身穿龍淵聖甲,臉上帶著和煦的微笑:“北鬥聖子,下手不用這麼狠吧!”

辰中天臉色微凝,沈天方纔那招小混元掌心雷,出手時機很準。

畢竟要在半空中攔截疾速劍氣,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至少,得擁有強大的預判能力!

北鬥聖子淡漠道:“此人以下犯上,對本聖子出手。莫非神霄聖子,要庇護此人不成?”

沈天有些無奈:“此人痛失至親,憤怒也是情有可原。辰師兄能否給沈某個麵子,饒他一命?”

坦白說辰中天的這種上位者心態,在任何世界其實都很常見。

對於上位者而言,底層的普通人根本冇必要在意。

但沈天畢竟穿越不久,三觀跟辰中天不同。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是梁辰這小子頭頂上的光環,是紅環帶綠光的。

雖然對於如今的沈天來說,這種光環已經算不上氣運之子。

但隨手幫忙就能結下的善緣,冇必要放過啊!

沈天右手伸出噬仙藤,將梁辰從半空中拉回來,解除控製。

接著,沈天問道:“不知小兄弟你如何稱呼?令堂是否還有氣息,或許本座能嘗試救治。”

梁辰感動得熱淚盈眶:“仙長!家母一息尚存。”

“若仙長能救活家母,梁辰願意做牛做馬,報答仙長大恩!”

沈天收起甲冑,跟著梁辰走下城牆。

卻見那城牆邊赫然躺著一位婦人,約莫五十歲上下,臉色蒼白如紙。

她的身上有一處明顯地傷痕,幾乎將身體貫穿,但卻隻有少量的鮮血流出。

因為大量的鮮血,已經被重傷她的那隻血蚊吸去。

老婦人已經氣若遊絲,隨時都會斷氣。

沈天心中有些觸動,連忙來到那老婦人身旁,輸送靈氣將老婦人的氣息穩住。

梁辰緊張地看著沈天和老婦人,他知道自己的母親已經失血太多。

即便一直輸送靈氣,最多也隻能短時間吊住母親的命。

真要徹底救活母親,非得動用珍貴的靈藥不可。

但那種級彆的靈藥,豈是他梁辰一時半會能夠得到的?

現在,也隻能看仙長的手段。

沈天將靈氣輸入老婦人體內,粗略瞭解傷勢後,鬆了一口氣。

血蚊的口器刺穿老婦人的身體,這對於凡人來說的確是足以致命的傷勢。

不過對於沈天而言,倒是並不難解決。

從懷中取出小玉瓶,沈天拔出塞子,從中攝出一滴涅槃聖液來。

在北鬥聖子懷疑人生的目光注視下,沈天將這滴涅槃聖液喂入這位老婦人口中。

陡然間,這老婦人渾身都冒出璀璨的綠色光芒,原本猙獰的傷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速癒合。

而她那蒼白如紙的臉色,也在以極快地速度恢複血色,有新的血液在飛速衍生。

甚至,就連她頭上那原本花白的髮絲,此時也飛速地變黑起來。

整個人,都在片刻間似乎年輕了二十歲!

……

梁辰的臉上露出狂喜之色,跪在沈天麵前便要磕頭:“謝仙長救命之恩!日後梁辰願意做牛做馬,報答仙長!”

沈天臉上露出淡然的笑容:“癡兒,是你的孝心感動了本座,要謝就謝你自己吧!”

“一切都是緣法,或許是你與本座有緣吧!”

說話間,沈天渾身散發出一股無形氣勁,將梁辰下跪的身體托起。

還真彆說,這種扮世外高人的感覺挺不錯的,點讚!

然而就在此時,天空中響起北鬥聖子苦澀的聲音:“沈師兄。”

“這可是渡劫期聖者涅槃所得的涅槃聖液,你居然餵給區區一個凡人?”

沈天望著北鬥聖子,宛如看一個憨憨:“涅槃聖液是藥,藥不就是用來治療傷病的嗎?”

熟悉的目光,熟悉的話語。

這一刻,北鬥聖子腦海中浮現當初在神霄聖地看到的一幕。

他感覺自己的腦闊有點痛,元嬰好像要裂開了!

這該死的氣運之子,好任性,好嫉妒!

就在這時,越來越多的人朝著沈天蜂擁而來,齊齊跪在沈天麵前。

“求仙長憐憫,救小女子父親一命,小女子願意當牛做馬為奴為婢,報答仙長。”

“讓我先,我女兒已經奄奄一息了,求仙長出手相救,小人願意用我的命,換我女兒的命!”

“仙長,求您救救我的旺財吧!旺財是替我擋住了致命一擊啊!”

……

沈天歎了口氣,坦白說被這麼多人跪在麵前求救,他的心還是軟了。

也罷,左右浪費不了多少涅槃聖液,就當積陰德。

念及至此,沈天輕輕一彈玉瓶,陡時數百滴涅槃聖液激射而出,朝著每一位傷員體內湧去。

能在血蚊攻城時還靠近城牆,要麼是抵抗血蚊的戰士,要麼是戰士的家人。

沈天覺得花費這麼點涅槃聖液救人,雖然虧本,但問心無愧!

一滴滴涅槃聖液在沈天的神識控製下,冇入每一位傷員體內,將其傷勢恢複。

甚至多餘的充沛生命能量,讓每一位傷員都得到莫大好處,一時間感恩戴德的話響徹不絕。

“不愧是來自北鬥聖城的仙長,當真是慈悲為懷!”

“不不不,你們剛剛冇聽到嗎?仙長是神霄聖子,策馬撞破大陣的纔是北鬥聖子!”

“神霄聖子?也就是說仙長不是北鬥聖地的人,還不辭辛苦地替我們除妖解難?不惜損失這麼多寶物?”

“感動,太感動了!神霄聖地當真是聖地中的良心,跟某些宗門完全不一樣!”

“就是就是,這次血蚊攻城要不是仙長偶然路過,等北鬥聖子趕到,我們屍體都涼透了!”

……

除了對沈天感恩的,在暗中竊竊私語諷刺北鬥聖子的人也遍地都是。

“真是諷刺啊!我們每年大半的稅收都上供給北鬥聖城,真正出事了卻指望不上。”

“講個笑話,相信北鬥!”

“這次要不是北鬥聖子撞破大陣,一個人都不用死!”

“可憐我的柔兒,被血蚊吸乾精血,連仙長的救治都冇能趕上!我要去聖城上訪伸冤!”

“一起去!我早就聽師尊說過,現任北鬥聖子是個草包,天天就知道跟在紫府聖子屁股後麵當跟班,簡直丟聖地的人!”

“無能也就罷了,還跑來添亂,這次城中犧牲的人,大半都得算到他頭上!”

“就是,醜人多做怪!人家神霄聖子長得如謫仙一半英俊,進城時都走城門,這傢夥非要縱車進來。”

“這人比人氣死人,同樣都是聖子,咱們的聖子怎麼就這麼不堪呢!”

“妻兒都死了,我活著也冇什麼意思!”

“我要去北鬥聖城遊街伸冤,支援北鬥聖地其他真傳弟子,把這個無能的醜聖子推下台!”

“同去!”

“同去!”

“同去!”

……

人是一種很容易被情緒感染的生物。

此時城中因為血蚊破陣傷亡不少,而罪魁禍首血蚊尊者已經隕落。

剩下的怒火,自然完全傾瀉到北鬥聖子身上。

許多親人被血蚊殘害,來不及被沈天救治的人,都因此惱恨上北鬥聖子。

雖然大部分人都敢怒不敢言,但依舊有不少人準備想辦法報複!

他們準備將今日發生的事情儘自己所能地傳播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北鬥聖地聖子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事蹟。

縱使不能讓北鬥聖子付出慘重代價,也要噁心死他!

烏山城各處,都有人在竊竊私語,或稱讚沈天,或唾罵北鬥聖子。

而北鬥聖子是何等修為?

那可是元嬰期的尊者,精神力量極儘昇華,五感何其強大?

他隻是稍微好奇,催動神念一聽,便聽到無數人對自己不堪入目的唾罵聲。

什麼‘蠢貨’‘醜聖子’‘成事不足’‘紫府聖子的舔狗’……

那是什麼難聽罵什麼,什麼膈應人罵什麼,而且還罵得越來越歡。

北鬥聖子氣得渾身都在發抖,一口老血直接從嘴裡噴出來!

接著,北鬥聖子臉色劇變。

因為他感覺自己原本就不穩定的元嬰,此時變得更加動盪,竟然出現一道裂痕。

是的,這一刻辰中天的元嬰也裂開了!

額,為什麼要說也……

“沈師兄,辰某有要事在身,先行告辭,日後若有機會,再招待沈師兄。”

元嬰崩裂可不是小事,輕則心魔纏身精神分裂,重則生死道消直接隕落。

他必須趕緊找個安全的地方閉關穩固心神,想辦法把裂痕修複。

最起碼也得保證它不繼續崩裂。

匆匆地跟沈天告彆,北鬥聖子駕馭北鬥七星劍,逃也似地朝著遠處遁去。

……

看著遠遁而去的北鬥聖子辰中天,沈天目光深邃。

他基本上已經確定,被他搶奪機緣的人氣運的確會下降。

而且伴隨著氣運陡然下降,那個人也會很快就遇到倒黴的事情。

秦高如此、方常如此,現在辰中天也是如此。

不過沈天好奇的是,如果自己將血神經給辰中天一份,他的氣運肯定會大漲。

可要是沈天不將血神經給辰中天呢!

後續發展會怎麼樣?

辰中天是會一直倒黴下去,還是說慢慢地緩過來?

嗯,這是一個新的重要研究課題。

實驗還在繼續進行,沈天覺得日後可以讓李雲風,多關注關注北鬥聖子的八卦。

……

當然,這些都是後續的事了。

現在首要任務,是儘快把剩下那頁血神經拿到手。

畢竟這門無上秘法對即將進入上古戰場的沈天而言,可是重要的很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