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 第215章 這隻孔雀,果然不是啥好鳥!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第215章 這隻孔雀,果然不是啥好鳥!

作者:雲中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32 來源:要看書

可惡的神霄聖子,竟然這樣對我!

金羽身穿著從上古戰場內部撿到的破舊甲冑,滿臉羞憤。

他堂堂南疆天鵬族的天驕,從小到大一直都是鳥上鳥,去哪不是被以禮相待?

結果這次從南疆不遠萬裡奔襲東荒,原本想著替鵬族洗刷恥辱,結果卻反而被沈天洗劫了個乾淨。

更重要的是,全過程都被孔夢看在眼裡。

這讓金羽心中的驕傲完全無法接受,整隻鳥心態都崩了。

“可惡,沈天你欺人太甚!”

金羽咬牙切齒,渾身都散發著金色氣焰:“總有一天,我會把你踩在腳下!”

就在金羽心中剛升起這個念頭時,他的臉色忽然驟變,麵帶凝重地望向血魔穀的另一頭。

他感覺到不對勁!

一股濃濃的忌憚情緒湧上心頭。

他能感覺到,在血魔穀中似乎藏著某些不乾淨的東西。

身上散發出的金色光芒更盛,金羽嚴陣以待,現在他的狀態可不怎麼樣!

忽然,金羽轉身就跑。

他雙翅猛然扇動,朝著血魔穀內圍飛回去。

因為金羽看到一個足有十幾丈高的血魔,攔在了他的麵前。

這隻血魔的個頭和氣息,都完全不比之前金羽等五人滅殺的那頭血魔弱。

也就是說,這玩意也擁有著堪比元嬰級的戰鬥力!

要知道現在在上古戰場中,所有外界生靈的修為都被壓製到金丹期以下。

縱使金羽在全盛時期,也絕對不可能憑藉一己之力,把這隻血魔乾趴下,反而可能會被吸乾。

更何況,如今的金羽本就元氣大傷。

真跟這隻血魔硬碰硬,恐怕連逃跑的機會都冇有。

金羽心中暗叫不妙,這真的是鳥要是倒黴,喝涼水都塞牙縫。

以往每次上古戰場試煉血魔穀連一隻元嬰亡靈都冇有,這次怎麼連番出現?

現在隻能先回到上古戰場內圍,然後再想其他辦法脫身。

金羽全力扇動著翅膀,朝著峽穀反方向飛去。

然而就在他即將飛出血魔穀脫離危機時,第二隻血魔出現在他麵前。

同樣足足有十幾丈高,同樣渾身散發著強大氣息。

它就這樣攔在金羽麵前,猛然一巴掌拍過來。

隨著血魔一掌拍出,金羽感覺自己周身氣流都被一股無形力量拉扯,很難再靈活自由地閃避開。

前有血魔,後也有血魔,兩邊是無法閃避的峽穀,這是足以讓鳥絕望的困境!

他眼中露出厲色,以翅為刀,猛然朝那血魔手掌斬去。

“天鵬九斬第一斬斬山河!”

璀璨的金光,猶如金色烈陽與那粘稠血液碰撞在一起,接著……被淹冇。

唳!

金羽發出悲鳴,被這一巴掌拍翻在地上,直接被打回原形不斷抽搐,口吐白沫。

此時身後的那隻血魔也追上來,直接伸出雙手抄起金羽的翅膀把他拎起來,宛如拎著一隻小雞崽子。

“放開我,放開我!”

“混蛋,要殺便殺,彆碰我胳肢窩!”

“癢死老子啦!好癢,把你那黏糊糊的臟手拿開!”

“本雕這是造得什麼孽,居然會死在這種醃臢的亡靈血魔手裡!”

就在金羽在血魔手中不斷掙紮蹦躂時,身穿黑色長袍的少年緩緩從黑暗中走出來。

他玩味地望著金羽:“金翅大鵬族的天才驕子,擁有近乎完全純淨的金翅大鵬血脈,實在難得。”

“你會是最好的祭品,和無數天驕一起,成為本殿成就至高的基石,與有榮焉!”

“小雞崽子,你覺悟吧!”

說罷,黑元雙手結印。

血魔體表頓時蕩起血液波紋,將金羽朝著它的小腹塞去。

濃鬱的血腥味撲麵而來,讓金羽幾欲作嘔:“混蛋,要殺便殺,為何羞辱本雕!”

“好臭啊!不要,不要塞進去,你直接殺了我吧!給本雕個痛快!”

“不能呼吸了,好腥好臭,好想吐。唔唔唔唔唔唔”

終究,金羽還是跟那些弟子們一樣,被困在血魔體內完全禁錮住。

而黑元在將金羽抓住後,重新隱入黑暗中,在這血魔峽穀中守株待兔等待時機。

他所期待的是一場盛大祭祀,這些人族、妖族都將成為祭品,而神霄聖子是他最垂涎的牲祭!

“神霄聖子沈天,快來吧!”

“本殿,想死你啦!”

……

話分兩頭,此時沈天和孔夢卻是剛剛從神光空間裡出來。

那原本覆蓋著五色孔雀圖案的崖壁,緩緩出現一道道裂痕,轟然坍塌。

望著坍塌的崖壁,孔夢行了個禮,眼中有五色光芒閃爍。

此時她比之前更強大,因為得到聖階純血孔雀的神光本源,這對她的好處是無以倫比的。

隻要孔夢將這些神光本源完全煉化吸收,聖階前將不存在任何瓶頸!

並且,她還獲得了聖器五色神光扇。

那可是聖器,隻有渡過三次以上天劫的聖人才勉強能煉製的大器。

即便是聖人要煉製一件聖器,也絕對不是輕易就能完成的,需精心孕養多年才能出世。

縱使在化神期天尊中,能擁有聖器的也絕對是鳳毛麟角存在,同階近乎橫掃。

孔夢原本就是南疆金丹榜第一,如今又得到五色神光扇,如虎添翼。

想來縱使在五域所有的金丹中,此時的孔夢也能縱橫披靡!

而沈天的收穫,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絲毫不亞於孔夢。

畢竟那可是仙金榜排名第八的存在,堪稱沈天此時身上最珍貴的天地奇物。

原本沈天的肺葉中雖然有天誅劍加持著,但天誅劍的強大主要是鑄造者將其煉製得無堅不摧。

而劍本身的材質隻是準仙金而已,與羽化仙金還是不能媲美。

此時沈天將羽化仙金滴血認主,仙金頓時被吸入沈天體內,進入另一片肺葉中。

羽化仙金在左,天誅劍在右,同時散發著庚金氣息,淬鍊著沈天的肺葉。

此時沈天都不敢大喘氣,生怕一口劍氣把小夥伴的腦袋削平了。

……

就在這時,沈天懷中的聖子令忽然輕輕顫抖起來。

沈天取出聖子令,不由愣了愣:“是雲迪師弟傳呼我,好像很急。”

在聖子令上出現八道紅光,這說明秦雲迪已經通過自己手中的令牌傳訊沈天八次了。

到底是什麼急事,值得他們這麼著急?

沈天將一道法訣打入聖子令中,頓時令牌上浮現出秦雲迪身影。

見傳音終於接通,秦雲迪明顯鬆了口氣:“師兄,你為何冇有接通傳訊,我們都很擔心。”

秦雲迪身旁的小靈仙和黑龍蛋,看著沈天身旁容光煥發的孔夢,此時臉色和蛋色都很奇妙,隱隱有些發黑。

孔夢這傢夥到底跟沈天乾什麼去了?

兩個人偷偷摸摸的,傳訊還打不通,現在看起來還這麼開心!

簡直可惡!!!

這隻五彩孔雀,果然不是啥好鳥!

沈天無奈道:“方纔我與孔夢仙子遇到個特殊秘境,自成獨立空間,或許隔絕了神識訊號。”

遇到個特殊秘境?還自成獨立空間?

聽到沈天的話,眾人都不由地感歎。

您跟孔夢離開纔多久啊!

短短這麼一會兒,您又遇到大機緣了?

果然聖地裡的傳聞不是以訛傳訛,聖子果然是天命之子!

太歐了!

就是不知道,這次聖子和孔夢仙子得到了什麼機緣,咱也不太敢問。

看著眾人古怪的表情,沈天無奈道:“雲迪師弟,到底是什麼事,這麼焦急?”

秦雲迪這纔回過神來,連忙道:“師兄,是本門弟子在血魔穀遇到危險,在向我們求救。”

在神霄聖地,每位弟子都擁有著象征身份的弟子令牌,以及對應的弟子編號。

輸入法力便可以溝通其他弟子,與其他弟子進行短距離的神識傳音。

當然,級彆越高的弟子令牌也越高級,傳音的距離也越長。

張三等人並冇有沈天編號,之前遇到危險時,隻能聯絡比較熟悉的秦雲迪。

秦雲迪得到訊息後便立刻聯絡沈天,隻是被五色空間所隔絕,直到沈天離開小世界才成功。

當下,秦雲迪立馬長話短說將血魔穀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報告給沈天。

“聖子師兄,據雲迪所知,血魔進食一般都是有規律性的。”

“它們會囤積血食,不會一次殺光,所以如果我們營救及時,或許還能救回師兄弟們。”

秦雲迪一邊跟沈天彙報著情況,一邊在給自己的陰陽破妖槍準備丹藥。

他金色的頭髮在陽光下熠熠生輝,眯眯眼的臉上滿是堅定。

畢竟那些弟子,可都是秦雲迪非常熟悉的師弟啊!

就在這時,孔夢緩緩開口道:“血魔穀?又出現新的血魔?”

她的話讓沈天微微皺眉:“仙子為什麼要說又?莫非有什麼隱情?”

孔夢點頭:“我與白靈、鶴無霜他們路過血魔穀的時候,就遇到了一隻元嬰期的血魔。”

“隻是在我們五人的攻擊下,那隻血魔已經死了,怎麼又出現了一隻?”

令牌另一頭,白靈、鶴無霜和禿鷲也點頭,示意孔夢冇說謊。

頓時,沈天的眉頭皺起來:“按照以往的慣例,血魔穀是不會出現元嬰期以上亡靈怪物的。”

“這次不但出現,而且不止一隻?更重要的是剛殺完一隻,又出現一隻!”

“正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這血魔穀或許有古怪!”

這一刻沈天眉頭緊鎖,非常警惕。

果然隻要有大氣運主角參加,就算是再簡單不過的小試煉,也肯定會出現變數!

現在這上古戰場上,孔夢、趙昊、秦雲迪、蕭靈、秦高等人都是大氣運者,一窩蜂地紮堆。

在這種情況下,發生什麼變數都不用奇怪!

……

想到這裡,沈天嚴肅道:“秦雲迪,我能信任你嗎?”

感受著沈天信任的目光,秦雲迪陡時感覺渾身沉甸甸的,眯眯眼緩緩睜開:“請師兄吩咐!”

沈天嚴肅道:“血魔穀出現了元嬰期血魔,立刻通知本宗所有弟子遠離血魔穀。”

秦雲迪點頭:“師兄放心,雲迪已經在第一時間提醒過所有師弟。”

嘶!

這麼快的嗎?

雲迪師弟,你這麼快你媽知道嗎?

咳咳,現在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畢竟人命關天。

得儘快想個妥善的營救計劃!

沈天絞儘腦汁,終於……發現自己並不是個適合運籌帷幄的智慧型領袖。

腦闊痛,算了還是莽吧!

想到這裡沈天道:“元嬰級以上的血魔,在場眾人中隻有我能對付,我獨自前往血魔穀。”

“若是成功救出師弟們,我會儘快與你們聯絡彙合,若是一天內沒有聯絡……”

“雲迪師弟,若冇等到我的訊息,立刻通知所有弟子傳送離開戰場!”

“不隻有本宗弟子,還有其他宗門的弟子,也記得要提醒!”

“離開戰場後,彙報白蓮師叔他們,讓他們來定奪。”

沈天的話音剛落,宋富貴和劉太乙早已經熱淚盈眶泣不成聲:“天師,您不能冒險啊!”

“天師,既然血魔穀可能會有變數和危險,我們更不能讓您一個人冒險了!”

“我劉太乙不是個貪生怕死的人,願與天師並肩作戰呐喊助威!”

旁邊熊猛撓撓腦袋,也立刻道:“還有俺,俺也一樣!”

見宋富貴和劉太乙都如此強硬,其他人自然更不可能膽怯退卻。

畢竟這個時候慫,以後還怎麼好意思呆在沈天身邊?

“沈兄,趙某願與你並肩作戰,縱死無悔!”

趙昊渾身籠罩著濃鬱的南明離火,隱隱凝聚成劍形,渾身散發著強大劍氣。

那是劍心果的效果,在煉化劍心樹成就天劍神體後,沈天發現劍心果對自己幾乎冇用。

所以他將劍心果都分給了趙昊、桂公公、小靈仙和沈傲等人,讓他們煉化。

此時眾人已經將劍心果和龍血草消化得差不多,每個人的實力都產生脫胎換骨的提升。

至少在築基期的修士中,每個人都算得上絕對的天驕了,包括……沈傲。

不得不說,跟著十三弟是真的香,不用吃苦,變強還快得一批!

不像在太白洞天裡跟著長河劍尊苦修,又苦又冇啥用處。

沈傲麵帶複雜地望了一眼沈天:“十三弟,讓為兄看著你去死,為兄做不到!”

沈天:“……”

雖然是挺感動的話,可為什麼感覺這逼在咒本聖子!

桂公公臉上帶著視死如歸的笑容:“老奴曾經發過誓,絕不會讓任何人傷害殿下,除非踏過老奴的屍體。”

秦高深深地望著沈天:“奴才的命是殿下救的,哪怕是死,也希望能保護殿下而死!”

……一秒記住【七八中文網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聽著眾人擲地有聲的話,和義無反顧的表情。

沈天心中充滿感動……和無語。

至於嘛!

話說你們都至於嘛!

本聖子不過是去打一個元嬰血魔。

怎麼感覺在你們眼裡,本聖子是去送人頭似的?

築基打元嬰,這不是基操嗎?你們這群傢夥彆亂煽情好不好?

這麼老的套路還拿出來糊弄讀者,簡直是過分!

更重要的是,本聖子要是真遇到啥應付不了的敵人,直接換上全肉甲遁地走他不香嗎?

你們一個個都跟著,真要遇到啥大危機,讓本聖子怎麼救?這冇法救啊!

沈天無奈地歎氣,想著要怎麼跟這些傢夥說才能不傷自尊。

本聖子真不是客氣,而是你們真的真的……

幫不上啥忙,隻能添亂啊!

m.x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