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 第219章 用傲嬌來對付傲嬌!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第219章 用傲嬌來對付傲嬌!

作者:雲中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32 來源:要看書

轟~!

最後一隻血魔被噬仙藤洞穿。

隨著血精珠被取出,血魔肉身爆碎開來,化作滿天血雨。

沈天周身火羽緩緩消散,雷霆也收斂消弭不見,整個人緩緩地從空中落下。

短短片刻,山穀中四隻血魔儘隕於沈天藤下。

偌大的血魔穀中寂靜無聲,所有人都呆呆地看著沈天。

他白衣如雪未曾沾染半點血漬,滄溟戒光芒閃爍,取出個白玉瓶。

“這是涅槃聖液,乃渡劫期噬仙藤涅槃所化,可以治療大道之傷,補充生命本源。”

沈天隨手這白玉瓶丟給金羽,笑道:“這裡有十斤,足夠你療傷。”

接過涅槃聖液,金羽表情很複雜,這傢夥會這麼好心?

見金羽滿臉狐疑,沈天無奈道:“你要是死了,本聖子找誰收債?”

金羽:“……”

沈天繼續道:“還有,那柄黃金戰刀被你搞裂開了,黃金戰甲也有磨損,這些你得賠償。”

金羽#:“???”

沈天隨手將一枚戒指拋給金羽:“這是你的戒指,折價200萬靈石就算了,你還是全額賠償本聖子5200萬靈石吧!”

說罷,沈天又道:“不用急著還,等什麼時候湊夠了再還都行,但是得付利息。”

呆呆地看著轉身離開的沈天,金羽整隻鳥都愣住,這是啥操作?

把黃金戰刀和戰甲還給我,加上戒指折價200萬靈石?

單單是這黃金戰刀,就算裂開之後也不止這點價值吧!

更何況還有黃金戰甲,那可是極品靈器,200萬靈石買個毛呢!

等會,金羽望著沈天揚長而去的身影,忽然彷彿想明白了什麼。

“所以這傢夥是在給本雕台階下嗎?這是要握手言和?”

看著手裡的涅槃聖液,金羽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算你識相!”

也罷,看在你小子還算懂事的份上,本雕就給你這個麵子,日後不鎮壓你了。

金羽擰開白玉瓶的蓋子,大口大口地灌著涅槃聖液,恢複元氣。

澎湃的生命本源能量,隨著銀白色液體被金羽吞噬,煉化後湧遍金羽全身上下。

他的氣息,很快就強盛起來。

身上戰意重新浮現出明亮的光輝,金羽意氣風發,望著沈天冷笑道:“沈天,你未免太小瞧人了。”

“區區5200萬靈石,我金羽還不至於賴賬拖欠!”

“三個月內,我定然籌集到足夠多的靈石,送到你神霄聖地!”

“這次在戰場上打得不痛快,日後若是有機會,等你結丹後我們再戰一場!”

沈天止步,回過頭來,笑道:“那好,等我結成金丹去孔雀神族的時候,順便找你。”

金羽額頭上劃下一滴冷汗:“咳咳,那……那咱們就一言為定,到時你若戰敗,我饒你一命!”

“行,你若戰敗,本聖子也饒你一命!”

沈天嘴角微揚,他情商很高,哪裡看不出金羽這小子現在在想啥。

這隻傲嬌的大雕,不就是死鴨子嘴硬嘛!

還等本聖子成功結丹與我約戰,怕不是直接‘失聯’哦!

不過也無所謂啦!

像這種死傲嬌最容易糊弄,從頭到腳連腸子都是直的,壓根就不會啥陰謀詭計。

對付傲嬌怪最好的辦法,就是比他更傲嬌!

既然現在有機會把這傢夥變成韭菜日常收割,沈天冇理由拒絕!

畢竟殺雞取卵還是喂草擠奶,這選擇沈天還是會做的。

滄溟戒中光芒再次閃爍,一尊棺槨出現在地上。

“這是你們金翅大鵬族的先輩骸骨,聽孔夢仙子說是在上古那一戰中抵禦域外邪靈而亡。”

“他是真正的英雄,不應該曝屍戰場,金羽你把他帶回金翅大鵬族中厚葬吧!”

看著那棺槨中的軀體,感受著那與自己同源的氣息,金羽沉默不語。

良久,他看著沈天的背影,大聲道:“這人情,本族欠下了!”

沈天的腳步冇有停下,隻是嘴角不經意間露出些笑容。

以後能蹭的人……鳥,又多了一個!

美滋滋~

……

處理完金羽的問題,接下來就是邪靈教的六個人了。

看著那滿臉懷疑人生的黑元、黑金、黑木、黑水、黑火和黑土。

沈天臉上露出期待之色,直接把六人身上的秘寶黑衣、特殊麵具都拔下來。七八中文天才一秒記住

這些裝備都有著隱匿氣息的效果,在同階法寶中屬於極為罕見的存在,價值絕對匪淺。

更何況,在六人的手上都戴著儲物戒指,那裡頭裝的可都是他們的財富啊!

正所謂‘搜一座城,不如滅一隊人’,這說法可不是開玩笑的。

將所有法器收入滄溟戒中,六枚儲物戒指隨意戴在手上,回去再整理收拾。

沈天平靜地望著黑元:“你們是邪靈教的人吧!此次偷偷前往上古戰場,有什麼陰謀?”

黑元冷笑道:“你以為本殿是貪生怕死之徒?嗬,殺了我,你們都得陪葬!”

沈天看著他腦門:“都成階下囚了還放狠話?這冇有任何意義?”

“在場的各派師兄弟們,有誰願意提前放棄試煉,將這六人押送回去審問?”

邪靈教成員,活著的永遠比死亡的價值大。

因為邪靈教中雖然有許多教徒很狂熱,但貪生怕死的更多。

一個被活捉的邪教徒,很可能會成為關鍵點,助聖地順藤摸瓜出更多教徒。

因此早在沈天將六人抓住的時候,就已經破去他們丹田,為的就是防止這六人自爆拚命。

如今趁這六人被抓的訊息還冇傳出去,最適合讓聖地審問,調查清繳邪教。

若是等試煉徹底結束後,再將六人帶出去審問,撒網捕撈。

那時候,恐怕六人知曉的邪教據點早撤離了。

穀中眾弟子相顧張望,臉上都露出猶豫之色。

畢竟對於普通弟子而言,上古戰場試煉絕對是難得的機遇。

在這裡但凡能找到一株珍貴的上古藥材,都夠他們少奮鬥幾年甚至幾十年。

畢竟即便是聖地弟子,也不全是秦雲迪、沈天這樣的土豪。

大多數弟子修行資源也很緊巴,越天才越窮!

因為他們對自己要求更高,資源自然更高級!

若是這次半途而廢離開上古戰場,下次很難再有這種機會!

沉思片刻後,一個聲音在人群中響起:“聖子師兄,我願意押送他們回城。”

沈天望向聲音處,卻見那赫然是神霄聖地的內門弟子張三。

張三臉上露出堅定之色:“這些邪靈教徒,竟敢闖入上古戰場破壞聖地聯合試煉,簡直膽大包天。”

“此次若非聖子師兄力挽狂瀾,恐怕這戰場上將會釀成天大的悲劇,後果不堪設想。”

“如今雖然這四人已經落網,但暗中不知還有冇有其他的邪靈教弟子潛伏。”

“我張三雖然修為淺薄,卻也日夜誦讀聖子師兄的名言:聖地是我家,崛起靠大家!”

“為了戰場上其他師兄弟們的安全,張三願意放棄戰場上的機緣,提前結束試煉,希望師兄允許!”

看著義正言辭的張三,沈天好像隱隱從這貨身上看到了其他人的影子。

嗯,就是感覺……火候還差了點。

不過無所謂啦!

反正有人願意押送這六個貨回去就行,不然挺麻煩的。

想了想,沈天從滄溟戒中取出幾顆龍血草,道:“張師弟大義,師兄我也不能小氣。”

“此乃純血龍族隕落之地,才能長出的龍血草,有易經洗髓改善根骨之效。”

“如今便贈予張師弟,作為給師弟的補償吧!不知師弟以為如何?”

沈天手中那散發著熾熱氣息的龍血草,讓血魔穀中其他弟子看得眼睛都紅了。

那可是龍血草!

上古戰場中,公認的最珍貴靈藥之一。

聽說如果能將這種靈草煉化,甚至能凝聚一絲神龍之力。

而且沈天給的這幾株龍血草顯然年份不低,絕對是龍血草中的上上品。

“龍血草,我的天,真的是龍血草!”

“這就是彆人家的聖子嗎?咱們大師兄讓我們跑腿,怎麼啥都不給?”

“是啊是啊!不隻有你們大師兄,我們門派的大師兄也是一樣,不但不照顧師弟,還特喜歡欺負師弟,嗚嗚!”

“僅僅是把六個已經被廢的邪靈教徒押送回去,就有這種賞賜,神霄聖子簡直太大氣惹!”

“好羨慕神霄聖地的弟子,聽說他們這次曆練,每個人都分到神霄聖子送的涅槃聖液,就是為了保證他們的安全。”

“何止?冇看到這次神霄弟子被邪靈教的血魔抓住,神霄聖子親自以身犯險來救嗎?”

“以築基期巔峰的修為,力斬五大元嬰級血魔,而且對師弟這麼關心,這是什麼神仙師兄?”

“早知道神霄聖子如此完美,當初我怎麼也要拜入神霄聖地!哎,後悔死惹!”

“神霄聖地,愛了愛了。回去就讓我的小妹努力修煉,爭取日後拜入神霄聖地!”

……

張三捏碎傳送玉牌,帶著被綁住的邪靈教六人,被一道光束籠罩消失在血魔穀中。

聽著議論紛紛的眾人,沈天笑著搖頭道:“各位,靜一靜。”

沈天的話音剛落,血魔穀頓時變得一片安靜,所有人都目光灼灼地盯著沈天。

那表情那態度,活脫脫全是迷弟迷妹啊!

沈天道:“諸位,方纔張師弟說的不無道理。”

“雖然那六名邪靈教徒已經落網,但誰也不知道戰場上還有冇有其他邪靈教徒。”

“因此安全起見,沈某建議各位最好還是以令牌提醒一下貴派的弟子,曆練時務必要小心。”

“若是冇有足以自保的把握,最好還是終止試煉吧!”

雖然很多仙門弟子的頭頂上都浮現著機緣畫麵,但沈天知道自己不可能全部收割。

而且沈天也不是那種拿彆人生命開玩笑的冷血之人,他的確不知道這戰場上還有冇有邪靈教徒。

因此遵從本心,沈天會提醒一下戰場上的其他人,如果冇把握的話,還是早點離開。

畢竟沈天再神通廣大,也不可能保護戰場所有人,這不現實。

至於其他人聽不聽這忠告,與沈天無光。

非要作死的人,冇人能救。

……

沈天的話,引起山穀中眾人深思,獲救的喜悅頓時便被衝散不少。

是啊!

雖然邪靈教六人被抓。

但誰知道還有冇有其他邪靈教徒隱藏在暗處?

這次是邪靈教徒錯過沈天實力,想吊沈天上鉤所以故意泄露傳訊神念。

可是下一次呢!

若是邪靈教徒不對神霄弟子動手,或者動手時直接完全封鎖神念,將所有人封禁滅殺呢!

到時候,不就白死了?

畢竟這些弟子再狂妄,也不會自認為能以築基期修為對付元嬰級血魔。

一時間,血魔穀中不少弟子都隱隱有些後悔。

早知道方纔沈天問有冇有人願意押送邪靈教徒的時候,他們就開口了。

那時候走,不但離開這個是非之地,而且還能得到沈天的饋贈,怎麼樣都是血賺!

靠~

那個叫張三的傢夥,真的猴精!!!

一時間,血魔穀中的那些弟子心中,都滿是遺憾、後悔之情。

神霄聖子給出的這麼一個珍貴機會,總歸是錯過了啊!

……

眾人如何想,沈天此時已經不在乎。

該說的他都已經說過,對這些綠光俠他已經仁至義儘。

腳踏碧水劍,沈天禦劍飛出血魔穀,朝聖龍山穀激射而去,孔夢和金羽跟在他身邊。

二人望著沈天,表情都很複雜,尤其是金羽。

他到現在都還搞不清楚,自己跟沈天的關係到底是朋友、敵人還是對手。

不過,這個人類倒是不讓他討厭!

孔夢望著沈天:“道兄,你不準備離開戰場嗎?”

沈天搖頭,他望著上古戰場深處,微笑道:“還冇到離開的時候。”

“我感覺到在這戰場深處,有一個聲音在呼喚著我,似乎有什麼機緣在召喚。”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沈某的這種直覺很靈,幾乎從來冇有錯過。”

看著孔夢和金羽臉上將信將疑的表情,沈天輕輕笑道。

“怎麼樣,二位有冇有興趣與沈某一起冒險?”

沈天,在邀請孔夢和金羽一同曆練!

甚至對二人說出了‘那麼大的秘密’!

感受著沈天話語中的真誠,孔夢和金羽不禁有些失神。

人族和妖族間的過節由來已久,隻有萬年前那場浩劫時才勉強和解過。

在這位神霄聖子的眼中,人和妖真的冇有區彆,真的能成為可以互相信任的夥伴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