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 第271章 阿彌個陀佛,貧僧見鬼了!!!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第271章 阿彌個陀佛,貧僧見鬼了!!!

作者:雲中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32 來源:要看書

看著眼前畫麵,沈天心裡有些發毛。

雖然早在赤蓮天尊機緣畫麵裡,沈天就見過這一幕。

但2d電影和3d電影感覺是不一樣的,3d電影跟vr電影感覺又完全不同。

此時置身於這詭異場域中,沈天隻感覺渾身都升起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覺,彷彿在被窺探。

沈天不動聲色地把聖子令捏在左手,確保隨時都能釋放聖主力量護身。

與此同時,他體內的噬仙藤能量也處於活躍的狀態。

一旦遇到無法抵抗的危險,立馬防禦力疊滿,然後鑽到地底深處去搖人。

彆問赤蓮天尊和丹舞天尊怎麼辦,

人家可是頂尖天尊,聯手連聖人都能擋一會。

沈天要是在旁邊待著,隻會讓她們束手束腳怕誤傷著。

說不定還會被對方針對抓獲,用來威脅赤蓮天尊和白蓮天尊。

不如先脫身等待強援,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

咳咳,當然這不是慫,絕對不是!

當然這也隻是以防萬一的選擇,按道理應該不會這麼倒黴。

畢竟在連番幫人獲得機緣後,此時沈天頭頂上的光環已經處於大紅色,隻剩下些許綠斑。

如今沈天也算是低配版氣運之子,冒險時還是有那麼一丟丟底氣的。

三人沿著這條泥濘的黃泉小路,不斷朝著深處前進。

就在這時,沈天懷中的念珠顫抖起來。

九兒的聲音在沈天腦海中響起,似乎很喜悅:“主人,好精純的陰氣!”

“咦,這是哪~這……這難道是傳說中的黃泉路,彼岸花?嗚嗚,主人難道你也死了嗎?”

沈天:“???”

這憨批女鬼,咋說話的?

不老實呆在念珠裡修煉,出來咒本聖子?

沈天從懷中把九子念珠取出來,狠狠盤起來:“我還活著。”

“這裡是邪靈教裡佈置的特殊場域,可能是用於養靈養鬼的,所以陰氣旺盛。”

邪靈教?

聽到這三個字,九兒的臉色驟變。

她一家老小全都死於邪教之手,與這個勢力之間仇深似海。

如今聽聞此處是邪靈教大本營,頓時怒得臉色通紅,當然也有可能是被盤的原因。

“你放心,邪靈教與聖地同樣勢不兩立,我會替你報仇的。”

沈天一邊盤著九子念珠,一邊行走著。

在沈天的安撫下,九兒身上散發出來的怨念逐漸平息散去。

倒是葉擎蒼玩味的聲音,在沈天腦海中響起:“呦嗬,傻小子還養鬼,挺會玩啊!”

沈天:“葉老你誤會了,她是我之前救……”

葉擎蒼:“不用解釋,懂的懂的,誰年輕時還冇點荒唐事?養養女妖養養鬼,仙妻妖妾鬼情人嘛!”

“乾外公我又不是冇年輕過,嘿嘿,你這小情人倒是挺不錯的,眼光不錯嘛!”

“待會老夫想個辦法,給你這小情人也送一場大造化當見麵禮。”

聽著這老不修自言自語,沈天不由得一陣無奈。

仙界的都這麼會玩的嗎?還養養女妖養養鬼,仙妻妖妾鬼情人?

真的是令人發(xian)指(mu)啊!

……

心裡懷著亂七八糟的心思,沈天跟在赤蓮天尊和丹舞天尊身後。

不知走了多久,三人出現在一個巨大的祭壇前。

這祭壇通體赤紅,高約十丈,其上有九十九個台階,每個台階上都燃燒著熊熊業火。

這種火焰從地底升騰而起,由特殊地脈場域形成,擁有牽動人心惡念、怒火、罪業的力量。

當靠近這祭壇後,沈天隻感覺心中陡然升騰起一股‘憤怒’‘暴躁’‘嗜殺的念頭。

幸虧沈天道心如鐵,堅不可摧,再加上六道輪迴盤的一丟丟幫助。

如此,才硬生生將那股負麵情緒壓製下去。

“好濃鬱的業火之力,”丹舞天尊眸綻金光,“這位場域大師竟然以場域之力硬生生凝聚出地獄業火,鑄成這業火祭壇。”

“有這種祭壇在,邪靈教煉製惡鬼、厲鬼的效率將會提升十倍以上!”

“同時,外來者也很難越過這業火祭壇,繼續前進!”

鏘~!

“既然如此,把這祭壇劈了便是!”

丹舞天尊的話音剛落,赤蓮天尊手中已經出現一柄大關刀。

四十米凝聚到極致的刀罡透體而出,直接朝著這祭壇劈去。

轟!!!

澎湃的爆炸響起,氣浪翻湧。

赤蓮天尊的刀罡重重斬在祭壇上,直接將祭壇劈成兩半。

然而當她的刀罡消散後,那原本劈成兩半轟然坍塌的祭壇,卻又重新複原。

它橫亙在這條黃泉路上,封禁上下四方空間巋然不動。

彷彿從來冇受到過攻擊一般!

“赤蓮天尊,你太沖動了!”

丹舞天尊無奈道:“這業火祭壇不是什麼法器靈寶,而是由這整個‘幽冥黃泉域’凝成的。”

“除非將這整個場域破開,否則僅憑普通的手段,無法將這業火祭壇毀滅。”

赤蓮天尊冷哼一聲:“這倒也未必,不就是區區地獄業火嘛!”

她彷彿想到什麼,手中掐動法印,眉心處陡時飛出一朵七品紅蓮,穩穩落在業火祭壇上。

隨著紅蓮出現,那業火祭壇上的業火開始一縷一縷地被紅蓮吸收。

而紅蓮吸收完這些業火後,也彷彿獲得能量,變得愈發璀璨華麗。

一片片花瓣,都猶如火焰在躍動,妖異而美麗。

看著赤蓮天尊的紅蓮,丹舞天尊眼中露出羨慕。

她笑道:“差點忘了,當年楚河師兄帶著各位師兄師姐們冒險,在海外仙島覓得一處蓮池,其中有各色仙蓮數朵。”

“赤蓮師姐你選擇的業火紅蓮,正是這種業火的剋星,能吸收著地獄業火力量加速成長。”

“如此一來,倒是可以吸收不少業火,至少讓這業火台損耗千年底蘊!”

……

天生萬物,一物降一物。

地獄業火對於世間大部分生物而言,都不是啥好東西。

然而對業火紅蓮來說,卻是最好養分,赤蓮天尊能感受到業火紅蓮的喜悅。

就像是小孩,遇到自己喜歡吃的蛋糕般。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身影緩緩踏上了業火祭壇的台階。

赤蓮天尊和丹舞天尊望去,卻見正是沈天!

“沈天,你在乾嘛!不要走上去!”

“快下來,會走火入魔的!”

兩位天尊臉色大變,連忙提示道。

然而,沈天彷彿冇有聽到她們的提示一般。

他一步一步踏上業火台階,任由那妖異的火焰撲上來。

腦海中,響起葉擎蒼的聲音:“冇錯,就是這樣,把它們吸乾。”

沈天緩緩點頭,體內薪火經力量開始以超乎尋常的速度,瘋狂地運轉起來。

一股無比強烈的‘嗔念’湧上沈天心頭,讓他升騰起毀滅眼前所有生物的嗜殺念頭。

不過這股念頭湧上來得快,消退得更快。

沈天體內六道輪迴盤隻是輕輕旋轉,便讓他所有負麵情緒完全消散。

隻留下最純粹的火屬效能量,被沈天肉身瘋狂吸收。

一股全新火屬性力量,湧入沈天心脈之中。

它與南明離火融合在一起,雖然冇有南明離火本源品質高,但另有玄妙。

沈天能隱隱感受到,南明離火發生些許蛻變,自己心臟跳動的力量,也比以前更強了!

……

感受到吸收業火帶來的好處,沈天朝著更高的台階踏去。

每踏上更高的台階,業火濃度都會比之前更高,帶來的爽感也更加強烈。

沈天能感受到自己的肉身在發生蛻變,原本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突破的瓶頸,此時轟然破開。

那層膜,破了!

沈天的體表,散發出璀璨的金色光輝。

金身二轉水到渠成,並且還在以飛快的速度鞏固根基。

十階,二十階,三十階……

七十階,八十階,九十階……

很快,沈天便徹底登上業火祭壇,直接盤坐在這祭壇上。

體內六道輪迴盤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運轉起來,瘋狂吞噬著這祭壇上的業火。

火本生土,尤其業火遇上輪迴土,更如老鼠遇到貓一般。

整個業火祭壇上的火焰,都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瘋狂朝沈天體內湧去。

甚至整個業火祭壇上,都慢慢出現一道道裂紋,並且在以很快的速度蔓延開來,最終……

一道道裂紋擴大到整個祭壇表麵,並且勾連在一起崩裂開來。

整個業火祭壇能量耗儘,化為齏粉。

duang~

沈天此時正沉浸在如浪潮般洶湧的快感中,忽然隻感覺身體一輕。

整個人,直接從十丈高的半空中掉下來,一屁股坐在地上,把地麵砸出個大坑。

“咋回事?怎麼就冇了呢!”

沈天懵逼地睜開眼睛,一臉的意猶未儘。

再來點啊,吃不起是咋滴!

他都觸摸到金身三轉那層膜,隻要再來點業火淬鍊體魄,他感覺自己就能捅過去。

轉過身來,看著第八品花瓣生出大半的業火紅蓮,沈天咧嘴笑道:“小紅花,要不你擠點給我?”

業火紅蓮劇烈顫抖,連忙激射到赤蓮天尊身後,瑟瑟發抖。

什麼鬼,這年輕人也太可怕了!

本花吸收業火都得一口口吃,這傢夥吸收業火跟摘下腦袋直接往胃裡倒似的。

不怕吃不消嗎?不怕消化不良嗎?這業火祭壇裡那麼多紅蓮業火,本花吃一兩成都噎著了。

這傢夥倒好,直接把整個祭壇的能量都吸光,現在還意猶未儘冇吃飽?

還想讓本花擠給你?本花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啊!

……

與此同時,無量古國某處。

“無生法王,赤練天尊一行人,已經趕到業火祭壇。”

“無妨,赤蓮天尊雖然有業火紅蓮在手,也隻能吸收兩成業火而已,而且最起碼要消化一個時辰。到時候,貧僧的謀劃早已成功。”

“可是法王,業火祭壇上的業火全冇了,連祭壇都塌了。”

“???!!!”

“冇……冇事,無妨。那件至寶已經被貧僧封印在陣法中,誰也解不開!”

……

將業火祭壇吸乾後,沈天能明顯感覺到自己體內精血的力量更加強大。

如果說南明離火代表著的是陽剛之火,那麼這地獄業火便是陰柔之火,各有玄妙之處。

兩種火影融合在一起,不但冇有產生衝突,反而跟乾柴遇烈火,渣女碰海王般,瞬間勾搭滾到一起。

新生的火焰,似乎變得比以前更強大了!

而沈天的金身也在吸收足夠多能量後,變得更加無垢。

他能感覺到三轉已經不遠,而且自己體內龐大的力量,遠不止三轉程度。

那些還冇被他完全吸收的力量,潛藏在他身體裡,需要日後靜靜地去挖掘、掌控才行。

“乾得不錯!”

葉擎蒼欣慰的聲音在沈天腦海中響起:“繼續走吧!那好東西就快出現了!”

……

沈天點了點頭,跟在赤蓮天尊和丹舞天尊的身後。

三人在沿途給其他仙門修士留下特殊標記後,繼續沿著黃泉路走去。

又奔襲出數百裡,黃泉路終於走到儘頭。

迎麵而來的是無邊無際的彼岸花海,在這花海的最中央區域,赫然是一棟深黑色的宮殿。

這宮殿看起來森然冷厲,大門是赤紅色的,彷彿一張血盆大口,能將所有進殿者吞噬般。

在宮殿的正前方,赫然豎立著一塊古碑,上麵鐫刻著四個大字——小幽冥殿!

“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這座宮殿應該就是幽冥黃泉域的核心區域。”

丹舞天尊目光凝重道:“彆看這宮殿隻有方圓數裡大小,但其中暗含著無數場域變化。”

“或許當我們進入後,會發現裡麵的空間遠比我們想象中的大,潛藏的危機也遠比我們想象得多。”

“此人在場域陣法方麵的造詣,絕對已經達到聖者級彆,本尊遠不如也!”

很顯然,丹舞天尊對這位‘場域聖人’非常忌憚。

她自認為以自己在‘尋靈斷脈’方麵的手段,無法與此人相比。

“我們已經沿途給聖主他們留下記號,還是等他們到了,再探索這個古殿……”

丹舞天尊的話還未說完,便停住。

因為她發現原本站在他身後的沈天,此時赫然又走上前了。

卻見他站在這小幽冥殿前,雙手開始不斷地結印,將一個個玄妙的印法打入虛空中。

丹舞天尊目光微凝,她能看得出來,沈天此時打出的印法都是靈脈師專用的法印,用於操控地脈陣法。

難道神霄聖子沈天想靠自己的尋靈斷脈之術,解開這幽冥殿的陣法?

這未免也太匪夷所思,畢竟那可是陣道聖者啊!

……

更匪夷所思的是,當越來越多印法打入虛空後。

這小幽冥殿居然開始劇烈震動起來,然後從頭到腳緩緩化為齏粉。

是的,它碎了~

這個讓丹舞天尊忌憚無比,由場域陣法聖人靜心佈置陣法凝練而成的小幽冥殿,就這樣碎了!

神霄聖子是怎麼做到的?他在靈脈場域方麵的造詣,難道能比肩聖人不成?

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場域陣法方麵證道成聖,可比修煉成聖更難。

以沈天現在這年齡,怎麼可能做到!

坦白說,丹舞有點懷疑人生。

“成功了!”

丹舞心中的想法,沈天並不知道,也不在意。

他臉上露出微笑,體內緩緩飛出一個銀白色的小瓷盤,朝著四麵八方投射出點點光輝。

隨著銀光普照,那由幽冥殿齏粉形成的濃濃黑霧中,一道紅光激射而出。

當這道紅光出現瞬間,那無儘彼岸花海全都緩緩俯首。

原本盛放的花朵,此時全都收斂成花苞。

彷彿在對那道紅光頂禮朝拜!

……

與此同時,無量古國某處。

左邊僧人打扮,右邊修羅鎧甲的男人原本正念著經。

一個個詭異的符文在他身旁懸浮著,散發著幽幽光澤,蘊含著特殊的玄妙。

驟然間,這奇怪的僧人噴出一口逆血,身旁的符文全部爆碎。

“阿彌個陀佛,貧僧見鬼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