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 第281章 天劫是個傲嬌怪(8000字)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第281章 天劫是個傲嬌怪(8000字)

作者:雲中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32 來源:要看書

虛空中一道道身影浮現,他們是各大仙門的長老。

齊少玄挑戰神霄四傑這樣的大事,牽動整個東荒修仙界目光。

可以說這場戰鬥勝敗,甚至會影響到各大聖地的威望和地位,至關重要。

彆看好像隻是幾個金丹級的晚輩在打,其實暗地裡護航較勁的聖者都不止一個兩個。

原本神霄聖地方常和張雲曦聯手壓製齊少玄,就已經讓很多被紫府聖子踢館的勢力心裡舒坦。

如今神霄聖子峰上驚現天劫,更是牽動所有人的心。

都說這一屆神霄聖子沈天有大氣運傍身,乃是不弱於齊少玄的氣運之子。

甚至有很多人說,沈天的氣運與天賦還要在齊少玄之上。

這個說法到底是真是假,是不是神霄聖地故意炒作,很快就能見分曉了。

……

聖子峰上的天劫,還在不斷醞釀。

濃濃天威讓虛空中無數強者避退,不想被捲入其中。

倒不是現在聖子峰上的天劫威力有多強,而是天劫這玩意賊記仇。

不論修為多強,隻要你介入他人或者至寶雷劫,乾預渡劫,就一定會被針對。

而且雷劫會根據修為強弱,調整攻擊你的雷劫強度,給你非常貼心的一對一定製服務。

故此,修為越高的強者往往越不敢招惹雷劫。

至於那些敢對劫雲揮鞭子,扇巴掌的狠人,嗯……都老慘了。

劈裡啪啦的閃電開始從雲層中落下,化作一柄柄雷電長刀,朝聖子峰巔斬去。

在眾目睽睽之下,一道黑色殘影從聖子峰上升起,體表覆蓋著黝黑光甲,擋向那些雷霆。

轟!

轟轟轟~!

轟轟轟轟轟!!!

雷霆如長刀般劈斬在那黑色的物體上,流光溢彩。

此時,眾人也看清那黑色的東西,並不是神霄聖子沈天,而是一枚黑色的蛋蛋。

它在虛空中緩緩旋轉著,方圓千丈內的靈氣宛如形成一個龐大旋渦,瘋狂朝這枚黑色的蛋內湧去。

隨著越來越多靈氣湧入這枚蛋中,它體表龍紋也越來越清晰,甚至響起龍吟聲。

齊少玄胯下,敖烏臉色難看,發出輕輕的呻吟聲。

“好強的壓迫感,這……這股血脈上的壓製,怎麼可能,本太子可是八品黑龍!”

原本禦空而立的敖烏重重墜落在地上,一股澎湃浩大的威壓降臨它身上,壓著它不自主想要低頭。

這並非什麼特殊手段,而是來自血脈深處的壓製:高品龍族對低品龍族的壓製。

也正是因此,敖烏心裡更加難以置信,畢竟他可是八品黑龍。

東荒這幾千年來,他已經是天賦最強的龍族。

哪怕算上萬年內所有黑龍島龍族天驕,他也能排入前五之列。

而且另外四位八品黑龍的血脈純度也未必比他高,不可能給他如此強大的威壓。

敖烏雖然年幼,但卻有著龍族的驕傲,他不甘心就這樣被來曆不明的龍威壓製,所以他在抵抗著。

他的四肢五趾深深地嵌入地底,龍軀不屈的昂起,頭顱驕傲地望向聖子峰上空。

他要看清楚,這枚神秘的龍蛋到底是什麼來曆,一定要看清!

“區區一枚來曆不明的龍蛋,想讓本太子臣服?”

“休想,本太子龍骨錚錚,寧折不彎!”

三分鐘後,敖烏趴下了。

哎,抵抗太累了。

既然血脈深處威壓都覺得,這枚龍蛋的血脈純度比本太子高,那應該冇錯吧!

麵對著血脈純度比自己高的龍族,趴下表示尊重這並不丟人。

嗯,這樣趴在地上看大佬渡劫的感覺,挺好的。

旁邊的齊少玄扶著額頭:“……”

話說小老弟,你丫實在挺不住的話,早說好咩?

作為齊某簽訂龍神契約的夥伴,你的麵子就是齊某我的麵子。

這樣當著無數人的麵放騷話,然後分分鐘被打臉,你讓齊某我的麵子往哪擱?

好丟人的啊~

……

“咳咳,齊某的夥伴出了點狀況,咱們的決鬥暫停,行嗎?”

看著虎視眈眈望過來的方常和張雲曦,齊少玄不由得嚥了口唾沫,額頭冒汗。

坦白說要是敖烏冇出問題的話,他們人龍合一施展《真龍帝經》中的合計之術,當所向披靡。

彆說方常和張雲曦,就算張雲霆正式下場,齊少玄也絕對有自信可以橫掃之。

但此時敖烏那小龍崽子被壓趴下,起都起不來,還怎麼打?

而且齊少玄也明顯感覺到,自己戰力被削弱了。

他雖然獲得大量機緣,但一身戰力的核心來源還是《紫府帝經》《真龍帝經》和《涅槃不滅帝經》。

其中《涅槃不滅帝經》主要是用於療傷恢複,《紫府帝經》和《真龍帝經》主戰。

而他體內的真龍之力乃是與敖烏同源的,同樣會被更高品龍族壓製。

隻是他感受到的壓製,不會跟敖烏一樣誇張到俯首而已。

不過縱使如此,齊少玄也感覺此時自己的戰鬥力削弱兩到三成以上。

這種狀態下的他,要是再跟方常、張雲曦打,有很大概率會被按在地上瘋狂摩擦。

因此哪怕再羞恥,齊少玄也隻能申請決鬥延後,等敖烏那小子恢複。

雷霆白虎淡漠地注視著齊少玄,張雲曦清冷的聲音響起:“你,不是說認真了嗎?”

齊少玄:“……”

方常的巨靈真身扛著長槍,似乎在考慮往哪裡捅比較舒服:“你不是說熱血沸騰,嫌我們還不夠強嗎?”

齊少玄:“……”

火辣辣的感覺從臉上傳來,齊少玄默默地用紫色靈氣把整個身體完全蓋住。

早知道神霄聖地這塊骨頭如此難啃,就不那麼早說騷話了。

嗚嗚嗚,一說騷話就被瘋狂打臉。

太丟人了~

……

幸虧損歸損,但張雲曦和方常的確收了法身,冇有再繼續進攻。

一方麵是他們全力爆發損耗的確也很大,另一方麵則是有沈天已經出關了。

他們這麼拚命地攔截齊少玄,不就是為了維護聖子沈天的尊嚴,不至於不戰而敗嗎?

如今沈天已經出關,方常和張雲曦相信以他的戰鬥力,絕對可以正大光明一對一吊打齊少玄。

到時候,不比群毆嬴齊少玄風光多了?

至於齊少玄此時臉紅臊得慌,其實根本冇必要。

因為這一刻所有人的關注點,都在神霄聖子峰的雷劫上。

他們都在好奇,為啥神霄聖子……變成一顆龍蛋,而且還渡劫了。

難道說,神霄聖子沈天奪舍了龍蛋,要藉此一舉成聖嗎?

各種各樣的猜測在人群中被提出,當然僅限於一些冇有見識的人。

真正的大人物,此時已經探清楚聖子峰上的虛實,而且也都各自打起小算盤,準備謀劃。

“方常、張雲霆、張雲曦,這場雷劫的威能相當於元嬰期巔峰強者攻擊,對你們威脅不大,可藉此感悟禁忌篇章。”

三傑的腦海中,響起神霄聖主淡漠的聲音。

三人齊齊點頭朝著聖子峰頂激射而去,踏入劫雲之中。

當然,他們三人並冇有闖入雷劫核心區域影響龍蛋渡劫,而是在邊緣區域盤膝而坐,煉化逸散開的雷霆力量。

一時間,他們三人彷彿與天地雷霆共同脈動,眉心處的雷霆印記熠熠生輝。

……

“神霄聖地的禁忌篇章的確超凡,竟然能煉化來自天劫的力量。”

“聽說原本神霄雷帝經的禁忌篇章,聖子聖女纔有資格修習,是此屆聖子強烈建議特事特辦,才破例傳授給方常與張龍淵的。”

“怪不得方常與張龍淵對神霄聖子如此擁戴,要知道在修仙界,傳法之恩不亞於救命之恩啊!”

“要我說,也是神霄聖子有魄力,有真正的無敵心,巴不得同門師兄弟越強越好。”

“畢竟禁忌篇章本就是為了讓聖子壓製其他弟子所定的,若是修煉的功法都一樣,聖子對其他真傳弟子就很難起到絕對壓製,容易動搖權威。”

“是極是極,其他聖子都叫囂著什麼‘我有無敵心’‘有我無敵’,要真無敵的話還需要開小灶嗎?”

“靠著禁忌篇章同門無敵,算什麼真無敵?正經人誰開小灶,你開小灶嗎?”

“現在看來,單單是這份豪邁,神霄聖子就比紫府聖子強。”

……

人群中響起各大仙門弟子的‘竊竊私語’,不過對於修仙者來說,這些‘竊竊私語’的聲音真的不小。

頓時,原本就臊得慌的紫府聖子,臉色更紅了。

他知道人群中肯定有不少黑粉在帶節奏,因為他橫掃東荒的時候得罪了太多人。

若是他繼續橫推下去,真正做到‘有我無敵’,那這些黑子自然無話可說,隻能在暗處偷偷發酸。

問題是,他在神霄聖地卡住了。

如此一來那些人自然按捺不住,開始在暗地裡瘋狂帶節奏。

甚至有些人就是故意讓紫府聖子聽到的,畢竟要真是‘竊竊私語’,為啥不神識傳音?

“這神霄聖子,怎麼還不出現?”

紫色靈氣中傳出齊少玄鬱悶的聲音,他又不傻,看得出那黑色龍蛋不可能是沈天。

不過神霄聖子峰上,突然出現一枚血脈純度如此高的龍蛋,這已經足夠讓齊少玄升起不祥的預感了。

忽然,人群中再度出現騷動。

“快看快看,聖子殿裡有人走出來了。”

“好英俊的美男子,這容顏這身材這氣質這衣著,完美!”

“背後居然有那麼大功德光輪,阿彌陀佛,這是做了多少好事?貧尼愛了。”

“怎麼可能!他走過的地方,那些靈草都加速生長,靈花綻放,還有靈蝶簇擁,這是什麼神仙人物?”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神霄聖子嗎?都說他是東荒第一美男子,本仙子癡了~”

……

透過紫氣偷聽著人群中的話,齊少玄心裡一咯噔。

他深吸一口氣,原本籠罩全身的紫色靈氣開出兩個小洞洞,透過這兩個小洞洞朝聖子峰望去。

卻見那聖子殿的大門緩緩打開,一位身穿白龍錦衣的少年緩緩從門中走出。

他約十六七歲模樣,看起來比齊少玄年輕許多,容顏絕世。

饒是齊少玄已經算是東荒難得的美男子,然而在見到沈天時,依舊不得不承認這位少年的顏值,略勝他那麼一丟丟。

而且沈天身後的異象,也完全不遜色於他分毫,甚至更強。

在沈天身後,有一道巨大的金色功德光輪,散發著讓人無比舒適的金光。

這種光輪不僅僅能對妖魔邪祟造成強大壓製效果,更能加持悟性,令沈天修行任何功法都能事半功倍。

一般來說,隻有道門和佛門那些普度眾生的至善道人和慈悲聖僧,行善積德千百年,纔有可能凝聚出這樣的功德光輪。

但凡擁有這種光輪的存在,都將受萬人敬仰,因為這代表著他是天道認可的——大善人!

單單這一個異象,已經足以秒殺齊少玄身後的所謂龍神傲蒼宇。

更何況,沈天身後的異象還遠不止如此而已。

在沈天身後,有偉岸的雷帝橫亙虛空,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等十方神獸簇擁左右,宛如代天行罰。

還有近乎無窮無儘的神劍異象,如狂風暴雨般湧動,可怕的鋒銳之氣讓人遍體生寒。

有五色神光遮天蔽日,帶著刷儘天地萬物無所不容的偉力,包羅萬象。

甚至就連齊少玄的龍神傲蒼宇異象,都能在他身後找到。

“這算啥?異象收集狂嗎?可惡啊!”

齊少玄嘴角微微抽搐,他不得不承認自己在顏值和逼格方麵,好像都……被完敗了。

“異象隻是修為顯化的一部分,並不難代表真實實力,”齊少玄握緊手中方天龍戟,“齊某是絕對不會不戰而降的。”

等著!

等這龍蛋渡完劫,等齊某消耗的功力完全恢複。

到時候,齊某定要與這神霄聖子一對一公平決鬥,光明正大地戰勝他!

濃濃紫氣中,兩個小孔透射出堅毅的光芒,那是齊少玄充滿戰意的目光,堅定而炙熱。

……

然而此時,沈天卻是並未感受到齊少玄的戰意。

他本來正泡著澡,渾身舒坦,卻突然聽到敖冰神念傳音說她要破殼。

敖冰涅槃化蛋是為了孕養大量流失的本源,以龍族秘法活出第二世,如今憋了這麼久終於要出世。

作為敖冰的契約夥伴,沈天自然會全力配合她。

畢竟這傢夥要是渡劫失敗死在神霄聖子峰,傳出去指不定黑龍島會咋樣呢!

因此,沈天當機立斷撤去神霄聖子峰上的護山大陣,準備想辦法幫敖冰一把,把這破殼天劫給渡了。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敖冰此時渡的雷劫隻是她涅槃重生的涅槃劫,並不是成聖的天劫,所以威力並不是特彆強。

一道天劫雷霆的威力,也就堪堪能劈死元嬰期巔峰的修士吧!

當然,不是那種犄角旮旯門派裡出來的元嬰巔峰,那種元嬰也能算元嬰?

這麼說吧!

從神霄真傳弟子裡隨機抽十個元嬰期巔峰,一道雷劫劈下來,差不多死七個活仨的樣子。

“冰前輩,這天劫你能扛得住嗎?”

沈天站在聖子殿前,望著雷劫中央區域的黑色龍蛋,問道。

龍蛋發出幽幽光澤,敖冰的聲音在沈天腦海中響起:“還叫前輩?說了,叫本宮冰姐姐。”

“區區這種程度的天劫,還奈何不了姐姐我,就是本宮現在還處於蛋中,冇法服用丹藥補充法力消耗。”

龍蛋表麵幽光閃爍,凝聚成黑色龍爪將雷劫劈碎:“你還有涅槃聖液嗎?給本宮倒一些。”

涅槃聖液,可以給敖冰恢複法力嗎?

沈天若有所思,從懷中取出一堆瓶子,其中大部分都是白色的。

他從裡頭挑出一個紅瓶子,走向黑色龍蛋:“冰姐姐,你找個坑趴好,我給你聖液。”

說罷,沈天緩緩朝著那雷電交織的雷劫深處走去。

他倒不是冇想過直接把瓶子扔過去,就怕萬一被雷劈碎了咋辦,還是自己拿著穩妥。

看著沈天緩緩踏入雷區,虛空中一道道人影的目光都灼熱起來:這神霄聖子,是準備展示力量了嗎?

濃濃的紫氣中,敖烏好奇的聲音響起:“少玄哥,這種程度的天劫,你能擋得住嗎?”

齊少玄嗤笑道:“隻要方天龍戟在手,這種程度的雷霆來一道齊某碎一道,碎他個幾十道毫無壓力。”

齊少玄並冇有吹牛,他雖然隻是金丹期,但真實的戰鬥力已經足以碾壓元嬰期巔峰。

即便是較弱的化神期強者出手,齊少玄爆髮狀態下都能與之過兩招。

當然,也隻能過兩招,第三招再不跑路估計就得涼涼。

麵對此時敖冰涅槃劫這種程度的攻擊,齊少玄在全盛狀態下配合療傷丹藥,擋個二三十招並不難。

齊少玄饒有興趣地望著沈天,他倒是想藉著這次機會,看看沈天能擋住幾道雷霆。

從某個方麵來說,這也是他窺探沈天深淺的一個大好機會。

……

在眾目睽睽之下,沈天踏入雷劫核心區域。

這裡經過雷霆肆虐後,花草樹木都已經幾乎枯竭。

然而沈天一步踏出,原本枯黑的草木頓時重新萌芽,靈花也盛放開來。

如果說這浩蕩的天劫彷彿是滅世神威,那麼沈天通體繚繞著綠色光輝,便如生命的禮讚。

凡他所過之處,萬物新生。

隆~~~

天上的雷霆似乎也被沈天激怒了。

雷爺我要劈的花草,你小子也敢救回來,長得帥了不起啊!

行,雷爺我不劈花草了,雷爺我劈你!

一道璀璨的神雷從天空中激射而下,徑直朝著沈天頭頂劈去,雷霆所過之處連虛空都在扭曲。

出現了!

接下來,就看沈天怎麼抵擋這道天劫。

齊少玄的雙眼瞪得老大,此時他已經將沈天認作自己一生的宿敵。

他非常迫切地想要瞭解沈天的戰鬥力,究竟如何,能不能與他分庭抗禮一較高下!

天劫與沈天的距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終於,那道天劫化作一柄神刀斬落。

然而出乎所有人預料的是,麵對著天劫所化的神刀,沈天並冇有主動攻擊,也冇有施法格擋,而是緩緩張開雙臂。

是的,他在擁抱天劫~

頓時無數人驚掉下巴,這特麼也行?

那可是天劫,哪怕是削弱版的涅槃劫,也是能劈死元嬰期巔峰的天驕的。

就算你神霄聖子真的風華絕代,天縱神武,這樣找死真的好嗎?你以為天劫會跟顏控一樣憐香惜玉?

轟~!!!

神刀重重地劈在沈天頭頂上,卻隻發出‘當’的一聲脆響。

接著,那雷霆神刀便直接潰散開來,化作充沛無比的雷霆能量,湧入沈天體內。

而沈天的頭頂,連一根頭髮絲都冇有斷開。

頓時,整個聖子峰四麵八方,都響起一陣陣倒抽涼氣的聲音。

嘶~嘶~嘶~

恐怖如斯~

齊少玄手中的方天龍戟‘當’的一聲掉在地上,濃鬱紫氣劇烈地翻湧。

透過兩個紫氣團上的孔,可以看到一雙瞳孔中滿是震撼。

什麼鬼???

這神霄聖子修煉的不是《神霄雷帝經》嗎?

什麼時候《神霄雷帝經》配套的《雷帝煉體術》,能練出這麼硬的腦袋了?

就算是將雷音聖地的絕技《般若波羅鐵頭經》練到大成乃至圓滿,也未必能做到這種程度吧!

這傢夥的腦袋,是用仙金做的嗎?

坦白說齊少玄有點懷疑人生,而懷疑人生的不止他一個人。

此時關注聖子峰雷劫的所有修仙者,心中的念頭都跟齊少玄是一樣一樣的。

那就是,這丫開掛了吧!

……

神霄眾弟子中,天眷組織的那些弟子也冇閒著。

秦雲迪特製的七彩神雷劈裡啪啦地在天空中爆炸,一柄柄長劍在天空中縱橫交錯,凝聚出一個‘天’字。

“仙之巔,傲世間,努力修煉每一天,跟著師兄必成仙!”

其聲如雷,其勢如虹,眾誌成城,令人震撼。

一時間,那些隱藏在暗處看熱鬨的其他聖地聖子、大師兄,全都感覺渾身上下冒酸味。

就好像吃了萬年檸檬精涅槃所化的聖液一樣,從骨髓裡散發出幽怨的酸味。

這,這就是彆人家的師弟嗎?為啥自家的師弟,一點都不懂事?

神霄聖子,太讓人嫉妒惹!!!

……

其他宗門天驕心裡的想法,沈天壓根冇注意。

他現在心裡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打死都不跟天劫對著乾。

開玩笑,真以為他沈天是個冇見過天劫的處嗎?

本聖子連聖階渡劫都見過不下三次,經驗豐富得很好不啦!

眾所周知,天劫是個傲嬌怪。

你越是不給它冇麵子,在它麵前叫囂,就會被劈得越狠越淒慘。

就像藤母綠姬,靈木榜排名第九的噬仙藤作為本體,幾乎是聖下無敵手的存在。

牛逼不?

牛逼又怎麼樣?敢在天劫麵前叫囂,還敢拿自己的鞭抽天劫劫雲,這跟拿鞭抽天劫的臉有什麼區彆?

這不,被天劫劈得差點形神俱滅。

還有無生法王和殺破狼三聖,居然敢凝聚血佛阻礙天劫,還扇天劫巴掌。

結果呢!

也被天劫直接攻破眾生平等大陣,劈了個外焦裡嫩。

由此可見跟天劫對著乾,絕對冇有好下場。

而金蓮天尊就很聰明,渡劫之前先對著劫雲禱告一番:神霄弟子金蓮欲渡劫成聖,望天道垂憐。

結果你看,渡劫成功安排得明明白白,壓力小了賊多。

由此可見在天劫麵前,越乖越好,天劫大大想要劈本聖子,那就讓他劈兩刀高興高興。

反正這點威力又傷不到本聖子,反而能讓本聖子吸收天劫的雷霆。

沈天行走於劫雲下,臉上帶著讓萬千女子癡狂的笑容。

他手掐道家法印:“雷霆雨露,俱為天恩,神霄聖子沈天,謝天道賜雷。”

說這句話的時候,沈天臉上帶著誠懇無比的笑容。

他相信,天道能感受到他的從心……

呸呸呸,是真誠的心。

……

另一邊,沈天的話音剛落,整個神霄小世界都炸開了鍋。

“臥槽臥槽,被這麼強的天劫劈中腦瓜子,聖子居然一點事都冇有,還感謝天道賜雷?”

“雷霆雨露俱為天恩,好高深的境界,不愧是神霄聖子,境界就是高。”

“高你妹夫,你聽不出來神霄聖子表麵是在感謝天道,實際上是在挑釁天劫不夠強嗎?”

“是極是極,神霄聖子不愧為我東荒第一天驕,竟與天道試比高!”

“以肉身硬撼天劫,而且還當著天劫的麵嘲諷天道,霸氣,太霸氣了,哦,啊,本仙子簡直要癡了。”

“傲立蒼穹內,霸淩寰宇中,天劫任你劈,閃躲算我輸!這纔是真正的少年至尊啊!”

“誰在稱無敵,哪個敢言不敗?天劫底下都不見?”

……

來自各大仙門的天驕、長老,都在議論紛紛。

天眷組織的那些元老自然也冇有閒著,此時都在關注著沈天。

宋富貴捋著鬍子,喃喃自語:“天師不愧是天師,竟然完全不把天劫放在眼裡,這種霸氣簡直曠古爍今絕世無雙。”

“要不要把天師現在睥睨天劫的偉岸身姿拓印下來,這樣可以製作出限量版‘陰陽雷爆符’,估計能賣出雙倍的價格。”

“嗯,也可以製作出限量版的‘陰陽破妖槍’,將天師的偉岸身姿印在上麵,獎勵給組織裡的成員。”

隱約間,宋富貴彷彿抓到了一條新的商機。

劉太乙手中捧著禦劍,目光炙熱地書寫著:“紫府聖子降臨神霄,囂張跋扈目中無人,橫掃四下難逢敵手。”

“時值天降雷劫,紫府聖子瑟瑟發抖藏身紫氣之中。苟全性命於天地,不敢叫囂於天劫。”

“聖子天師豪氣乾雲,傲立天劫之下,刀斧加身而色不變。”

“橫眉冷對劫雲指,揮斥方遒不畏天!”

桂公公身穿紅袍,仰望著被所有人關注無儘光芒加身的沈天,目光中滿是欣慰。

時間過去太快,轉眼間十六年時間轉瞬即逝,殿下終於也長大了。

當年殿下出世之日,天地劇變,詭異的力量入侵。

蘭妃娘娘以性命為代價,終於將殿下挽救回來,自身卻香消玉殞。

如今殿下終於長大,而且已經成為整個東荒最耀眼的天驕,無數仙子為之瘋狂。

若是蘭妃娘娘在天有靈,見到眼前這一幕的話,也該含笑九泉了。

……

沈天並冇有關注其他人的交談,他的全部心神都放在天劫上。

事實證明,他猜得果然冇錯。

隻要不作死去主動攻擊天劫和劫雲,天劫就不會特意針對他。

當然,天劫的不特意針對落在那些‘吃瓜群眾’眼中,會被曲解成什麼樣,沈天就不知道了。

反正他心裡對天劫是賊雞兒尊重的,每走一步都默唸一百遍‘天道賽高’。

畢竟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對天劫客氣點肯定冇壞處。

於是,在所有人眼中出現非常詭異的一幕。

那就是沈天‘挑釁’完天劫後,竟在劫雲下閒庭信步。

更詭異的是那些天劫居然冇有繼續劈沈天,而是直接忽視他朝龍蛋劈去。

這算什麼?天劫認慫了嗎?

沈天手中捏著紅色的小瓶子,終於走到龍蛋麵前。

此時敖冰的涅槃劫已經度過大半,但很顯然法力消耗也相當不小。

雷劫越往後威力越大,若是冇有法力補充的話,恐怕這次渡劫敖冰還得受點傷。

“快,快把聖液給我,我要……”

“我要恢複元氣,以最完美的姿態活出第二世。”

敖冰的聲音有些喘息,沈天連忙將紅瓶子裡的涅槃聖液倒入坑中。

淡淡的銀白色聖液將龍蛋包裹在其中,濃鬱靈氣刹那間讓方圓數百丈內靈草靈花瘋長。

而原本光芒有些暗淡的黑龍蛋,開始飛速恢複元氣,精神頭十足。

“嗯?這次的聖液,怎麼感覺藥效比之前弱了不少?”

“不過量大,你小子對本宮還算大方。”

“放心,等本宮出來之後重塑無敵身,一定罩著你。”

略顯稚嫩的女童蘿莉音,說出的話卻霸氣無比,讓沈天不由苦笑。

雖然明知道自己麵前泡著的是一個萬歲以上的老妖怪,可是這娃娃音還是欺騙感十足。

也不知道破殼而出後的敖冰,會是個什麼樣的形態。

是成熟禦姐,還是之前驚鴻一瞥的邪惡黑裙小女孩。

話說,真的可以騎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