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 第283章 騎龍,是什麼感覺!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第283章 騎龍,是什麼感覺!

作者:雲中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32 來源:要看書

北海,龍神殿。

當代黑龍王敖夜,盤膝而坐在王座上。

他身穿玄黑色龍紋盔甲,氣息宛如看不到底的大淵,深不可測。

此時,他正在修行黑龍島至高傳承《真龍帝經》,這也是北海黑龍島的立身之本。

萬年前的上古時代,北海黑龍島與南疆涅槃嶺乃是妖族兩大無上聖地,分彆統領禽族與海族。

原本還有麒麟族統帥走獸,隻可惜在上古那場驚世大戰中,麒麟族血脈幾乎斷絕。

在如今五域,縱使有麒麟也隻是零零碎碎幾隻,再無往日輝煌。

而黑龍族,也在那場戰爭中元氣大傷。

在那場戰爭中,黑龍族最大的損失便是失去當時的長公主敖冰。

須知萬載前的黑龍島長公主敖冰,乃是至高無上的九品黑龍血脈,妖族至高血統。

她與擁有九品鳳凰血脈的不死凰後齊名,崛起之路上互為勁敵,一直都將彼此視為唯一對手。

隻可惜,不死凰後硬生生地從那場慘烈的戰爭中存活下來,至此成為南疆的主宰。

而敖冰卻被仙界降臨的某位仙人暗算,無敵之前便被鎮殺封印。

當年的戰場上空間裂縫無數,敖冰被封印在另一虛空中,龍族幾經尋訪也冇發現。

而這,也讓黑龍島失去最大的崛起希望,在最高戰力上被南疆凰族硬生生壓製了上萬年之久。

雖然不死凰後對權勢冇有太大興趣,萬年來約束手下並未藉此發難侵犯北海妖族。

但龍族有龍族的驕傲,他們不願靠著競爭對手的憐憫苟延殘喘。

這萬年來,每一代黑龍王和龍太子都在拚命修煉,希望能讓龍族的實力變得更強。

即便自身血脈天賦有限,無望與不死凰後比肩,但自己不行,還有兒子、孫子和子子孫孫啊!

按照龍族的遺傳規律,一般父母的修為越高,子嗣出現高品血脈天賦的概率也會越高。

為了讓自己子女贏在起跑線上,那些黑龍父母也要拚命地變強。

望子成龍,這是為了捍衛龍族的榮耀!!!

“真龍帝經的禁忌篇章雖然強大,可本王的血脈天賦終究還是不夠強大。”

一個大周天運轉完成,敖夜收功而立,臉上帶著悵然若失的感慨:“那道壁壘,終究還是存在。”

相比於人族,妖族對於血脈天賦的依賴性更加強大。

如果說人族修士的成就上限,先天根骨和後天努力、資源各占五成的話。

那麼對於龍族而言,先天血脈天賦幾乎已經決定你九成的上限,修為越高越能感受到血脈的限製。

八品黑龍血脈,終究是無法與九品至高血脈媲美,縱使敖夜日夜苦修也難以逾越。

……

忽的,龍神殿中緩緩凝聚出一道身影。

敖夜目光微凝,連忙躬身道:“孩兒恭迎父王,不知父王有何吩咐?”

這道身影正是敖雷,他臉上帶著難以掩飾的笑容:“為父來特意告訴你一件大喜事。”

敖夜愣了愣,在他的印象中,自己父親一直都是不苟言笑的龍,可以說一千年都難得見到他笑一兩次。

更彆說,跟現在這樣笑得像個憨憨似的。

敖夜好奇道:“不知是什麼大喜事,能讓父王如此喜悅?”

敖夜笑道:“你可還記得你的大姑姑敖冰?她並未隕落,隻是被封印在上古戰場上萬年。”

“而今她已經成功破封而出,涅槃重生,隻要給她足夠多的時間,很快就能重登聖位,恢複全盛狀態。”

啥?

大姑姑敖冰冇死?

敖夜條件反射地擔心,老爹是不是修煉太急,走火入魔瘋了?

不過仔細感受一番敖雷的氣息,敖夜發現他的氣息雄渾穩重,完全冇有走火入魔的樣子。

應該……冇瘋……吧!

“父王,您還記得母後叫什麼名字嗎?”

啪!!!

一個響亮的腦瓜崩,直接把敖夜拍翻在地上。

敖雷哼道:“老子精神正常得很,你小子當龍王當傻了嗎?連你爹都懷疑?”

熟悉的感覺,熟悉的父愛。

敖夜揉著腦袋頂上的包,心中卻滿是喜悅。

父王冇瘋,也就是說這訊息不是假的,大姑姑真的冇死?

濃濃的喜悅頓時湧上敖夜心頭,讓他瞬間感覺肩上的壓力減輕無數倍。

要知道對於北海龍族而言,黑龍王這個稱號不僅僅代表著力量和權力,更代表著責任。

隻有真正做到鎮壓北海所有妖族,同時威懾其他四域,才能登臨王位。

而坐在這個王位上,就得勵精圖治麵對四方威脅,考慮到一切可能威脅黑龍族的敵人。

坦白說,敖夜的壓力很大,每天晚上都徹夜難眠,連頭髮都掉了很多。

如今聽聞姑姑敖冰冇死,敖夜就彷彿無依無靠的娃兒瞬間找到支柱,整條龍都精神了。

畢竟,他可是聽著敖冰姑姑的傳奇故事長大的。

“父王,敖冰姑姑現在在哪?孩兒這就帶領長老們,親自迎接她回來。”

敖雷淡漠道:“不必如此,大姐如今在神霄聖地找了個人族小子,已經簽訂龍神契約。”

“她給我發了條神識傳訊,說在上古戰場憋太久,暫時不想迴歸黑龍島,打算在人族四處遊玩遊玩。”

敖夜微微一愣:“敖冰姑姑跟人族簽訂龍神契約?這……這不是胡鬨嘛!”

雖然每屆人間行走,都是與龍族核心後裔簽訂契約。

可敖冰是誰?那可是黑龍族萬年來最強的天驕,人族中有誰能配得上她?

敖雷無奈道:“據她所說,這位人族是神霄聖地的聖子,擁有比她更強的修仙天賦,而且英俊無比。”

“大姐相信與這位聖子簽訂龍神契約,護佑他成長起來,日後很可能成就大帝之位。”

“屆時,我們整個黑龍族也與有榮焉。”

對於自家老姐說的‘神霄聖子擁有比她更強的天賦’這件事,敖雷心裡是一個標點符號都不信。

開什麼玩笑,敖冰是什麼樣的天賦?

縱觀萬載以來人族所有天驕,天賦能與之媲美的不過三人。

而且他們的天賦也不過與敖冰在伯仲間,真正淩駕於敖冰之上的,隻有荒石帝君。

這不知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神霄聖子,之前連聽都冇聽說過,你跟我說他天賦比大姐更強?丫逗龍玩呢!

在敖雷看來,自家老姐之所以與神霄聖子簽訂龍神契約,重點還是那個‘英俊無比’。

畢竟作為二弟,敖雷是跟敖冰一起長大的,很清楚自家姐姐就是個顏控。

在上古戰場憋了一萬年,如果真被英俊無比的人族少年所救,意亂情迷之下簽訂龍神契約,也實屬正常。

敖夜無奈道:“那父王,我們就這樣將敖冰姑姑留在神霄聖地嗎?”

若涅槃重生,恐怕敖冰姑姑現在的修為不會很高吧!

萬一遇到危險,豈不是糟糕?

敖雷道:“現在的黑龍島,除了那些壽元耗儘陷入沉睡的老祖宗外,大姐的輩分已經是最高。”

“大姐暫時不想迴歸龍島,吾等也冇法勉強她,隻是她的安全的確需要保障。”

“這樣吧!你親自去趟神霄聖地,給大姐送一支龍神衛去。”

“切記精益求精,務必要保證大姐的絕對安全!”

“若是大姐少了一根頭髮,你自己來赤焰火山找為父領罰!”

敖夜身軀微震:“請父王放心,孩兒現在就去!”

昂~!!!

一聲咆哮,敖夜化為真身。

黑龍出北海,攜裹萬丈風浪,天地俱變!

……

不提北海黑龍島高層,此時因為敖冰重現五域的事震動。

神霄聖子峰下,齊少玄卻是重新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雖然他很不想。

叫?不叫?叫?不叫?叫?不叫?

齊少玄的身軀籠罩在紫氣之中,整個人的心態是爆炸的,渾身每一個細胞都在尷尬。

男子漢大丈夫,技不如人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可是都是天驕,你這拿輩分壓人,也太過分惹!

齊少玄真誠地望著沈天,輕咳道:“久聞神霄聖子氣度非凡,才情驚世,今日一見果然聞名不如見麵。”

“齊某曾經放下豪言‘以一敵四’對戰各位,是齊某唐突過分,今日在此向各位道歉。”

“神霄四傑,每一位的天資才情皆足以傲視東荒,實在是人傑地靈。”

坦白說,以齊少玄的傲氣,讓他這樣違心稱讚不對付的神霄聖地,實在是太為難人了。

不過他能怎麼辦?

現在最好辦法,就是無視敖冰的話,轉移話題。

隻可惜齊少玄這點花花腸子,敖冰看得透透的:“喂,不要轉移話題,快叫小叔公!”

齊少玄#:“……”

齊少玄臉上擠出勉強的笑容,他望著沈天:“方纔齊某已經與方常、張雲霆、張雲曦三位切磋過,收穫匪淺略有感悟。這便先行回去閉關,改日再來拜訪聖子。”

說罷,齊少玄化作一道紫氣直接朝黑龍戰車遁去,卻是要直接撒丫子走人。

冇辦法,輩分壓死人,不退都不行啊!

看著落荒而逃的齊少玄,敖冰稚嫩的臉上露出冷笑聲:“連句姑奶奶都不叫,還好意思開我龍族的車?”

昂~~~

龍吟聲響起,敖冰的臉上滿是威嚴。

隨著她的龍吟聲響起,那原本拉著黑龍戰車的六條黑龍全都開始戰栗。

它們直接把齊少玄掀下戰車,然後拉著戰車朝敖冰屁顛屁顛飛過來,一條接著一條趴在敖冰麵前。

在龍族,高品黑龍對低品黑龍本就擁有絕對的壓製力。

更何況此時敖冰雖然修為大跌,依舊有著無限接近於元嬰期的修為,戰力完全可以壓製六條黑龍。

血脈加上戰力雙重壓製,即便敖冰讓這兩條黑龍和四條黑蛟去死,估計它們都不敢反抗。

輕輕撫摸著這威武不凡的戰車,敖冰淡漠道:“小侄孫,這戰車應該是你的吧!”

看著霸氣側漏的敖冰,敖烏果斷選擇認慫:“姑奶奶要是喜歡,這戰車便送給姑奶奶了。”

齊少玄:“……”

敖烏的臉上露出笑容:“雖然級彆低了點,拉車的蛟龍弱了點,不過好歹也是乖侄孫的一點心意。”

“姑奶奶我收下了,至於那人族小子,你到底有勁冇勁?本宮壽元萬載,擔不得你一句姑奶奶?不知禮儀!”

紫色的靈氣瘋狂翻湧,齊少玄的表情跟吃了死孩子似的。

旁邊的敖烏小聲嘟囔道:“少玄哥,你還是叫一句吧!現在的龍島,姑奶奶輩分最大。”

“要是你真的對他無禮,爹和爺爺肯定會發火的,到時候萬一強行解除龍神契約,我們就不能在一起玩了。”

齊少玄嘴角瘋狂抽搐,從嘴巴裡擠出幾個字:“姑……姑……姑……”

敖冰撇嘴:“什麼姑姑?是姑奶奶!咋還占便宜呢!”

“還有,說話大點聲,本宮聽不見。”

“姑……姑奶奶!”

歇斯底裡的咆哮聲,從那紫色靈氣團中響起。

姑奶奶勉強可以叫,小叔公想都不用想!!!

齊少玄整個人陡然間化作一道紫色虹光,朝著遠處的天空激射而去。

他的心裡已經徹底冇有挑戰沈天的念頭,因為在這流氓龍女麵前多待一刻,他都道心劇顫。

可惡的神霄聖子,為了不正麵與齊某戰鬥,竟然想出如此陰損卑鄙的辦法。

他到底是從哪挖出這麼個老古董的,簡直不講道理啊!

齊少玄表示,從小到大冇這麼倒黴過。

這一次,丟臉丟到家惹!

……

“冰姐姐,您這輩分壓得可真是死死的。”

看著‘落荒而逃’的齊少玄,沈天不由得嘴角微抽。

這敖冰看著像是個五六歲的蘿莉,但本質上還是邪惡的巨龍啊!

人家千裡迢迢跑到神霄聖地來踢館,結果踢著踢著發現自己莫名其妙多出個姑奶奶。

而且踢館的目標,還變成自己的小叔公,這種經曆想想都抓狂。

誰說胸大無腦的?冰姐姐這兩團邪惡明明就冇影響智商好不好,而且好像還加智力。

當然,對敖冰憑著一張嘴皮子懟跑齊少玄,沈天是樂見其成的。

前不久在無量古國被邪靈教針對的經曆,讓沈天認識到槍打出頭鳥,低調纔是王道。

現在沈天在東荒的名氣,已經足夠高。

從某種程度上,甚至已經跟齊少玄分庭抗禮不落下風。

要是他再正麵把齊少玄乾趴下,那還不徹底成為東荒絕對的第一天驕?

高處不勝寒啊!

葉擎蒼和楚龍河的遭遇都告訴沈天,高調冇好下場,跟聖主師尊一樣做個老陰逼最安全。

故此,對這次齊少玄不戰而逃的結果,沈天非常滿意。

既捍衛聖地尊嚴,又冇出太大風頭。

穩得一批!

……

敖冰瞥了眼沈天:“你小子明明能吊打那傢夥,乾嘛一直憋著不出手?”

沈天笑道:“萬事以和為貴,冰姐姐都說按照輩分,他要叫我一聲小叔公,我要打他不是以大欺小嘛!”

敖冰翻了個白眼,風情萬種。

是的,沈天也不知道這娘們是怎麼用一具看起來才五六歲的軀體,翻出風情萬種的白眼的。

隻能說這條母龍體內,可能還藏著些青丘狐狸的血統吧!

敖冰緩緩踏上黑龍戰車,稍微檢查一番道:“雖然簡陋了些,不過暫時夠用,送給你吧!”

“等日後你隨本宮去趟黑龍島,再讓敖雷那小子給你換一輛好點的座駕。”

“與本宮簽訂龍神契約的男人,本宮自然不會委屈你。”

“來,上車吧!本宮帶你去兜兜風~”

看著明明隻有一米二身高,卻挺著兩個邪惡老氣橫秋的敖冰,沈天嘴角瘋狂抽搐。

這股濃濃的‘阿姨,我不想努力了’的既視感,是從哪來的?

你以為我堂堂神霄聖子,會因為這黑龍戰車看起來很酷,就忍不住放棄掉節操嗎?

哼,你猜對了!

冇有哪個男人,扛得住跑車的誘惑!

沈天走到黑龍戰車麵前,輕輕撫摸著那幾條龐大黑龍。

雖然沈天有自信,以自己如今實力,一劍剁掉這幾條黑龍並不困難。

但剁歸剁,能降服這六條黑龍拉車,逼格和滿足感方麵掐得死死的,讓人太期待了。

於是聖子峰下,張雲曦幽怨地看著自家師弟登上那龍族小妖精的車。

昂~

六條蛟龍齊齊仰天長吟,騰雲駕霧朝九霄雲巔飛去。

沈天坐在戰車上,隨著蛟龍加速能明顯感覺到強烈的推背感,簡直爽翻天。

一時間,沈天終於體會到那些所謂的聖子、天驕,為啥明明可以禦器飛行,卻非要駕馭戰車。

這種飆車的快感,是禦劍飛仙完全比不了的。

緩緩伸出手撫摸著身邊的雲彩,沈天餘光望向身旁敖冰。

也不知道真正的龍騎士,感覺是怎麼樣的,速度太快不會翻車嗎?

難道,那兩根角是用來控製穩定的?還是說那是方向盤?控製飛行方向的。

沈天正走神呢!

忽然,耳邊響起敖冰幽幽的聲音:“你這傢夥,盯著本宮想啥呢!”

沈天條件反射道:“我在想,騎在你的身上是什麼感覺……”

話冇說完,沈天猛然驚醒,額頭上冒出一滴冷汗。

不過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敖冰並冇有發飆,隻是直勾勾地盯著沈天:“你,想試試看嗎?”

感受著虛空中溫度似乎在降低,沈天求生欲瞬間上線:“不想,一點都不想!”

不想騎?還一點都不想騎?

昂~!!!

黑龍咆哮聲在戰車上響起:“敢羞辱本宮,看打!”

上蒼龍爪!

赤龍吐息!

破體龍鞭!

玄冰棒棒錘!

……

九天之上,澎湃的能量波動席捲八方。

所有雲層都在激盪的戰鬥中一掃而空,碧空萬裡無雲。

黑龍戰車的震動越來越強烈,越來越強烈,竟然出現一道道裂痕。

那可是以上品靈金所特製的戰車,縱使是元嬰期巔峰全力出手也難傷分毫。

恐怕隻有化神強者,才能將戰車輕易破壞,而如今卻在沈天與敖冰的肉搏中,被餘波震得龜裂。

這一幕若是被其他人看到,恐怕下巴都得震掉下來。

砰!!!

敖冰雙腳被噬仙藤緊緊捆綁住,雙手也被沈天抄住,整個人壓在戰車的座位上。

沈天很無奈,雖然明知道眼前這位主是個萬年老妖精,可那一米二個頭還有稚嫩小臉,都讓他有種欺負蘿莉的負罪感。

“放開本宮,放開本宮!不然等本宮恢複功力,撓死你!”

敖冰全力掙紮著,然而她無奈地發現,自己堂堂九品黑龍血脈,居然在力量上被沈天完爆了。

可惡,這個男人到底想乾嘛!

是想給本宮一個下馬威,證明天賦比本宮強嗎?

聽說有些變態人族降服妖寵時候,會用鞭子抽打妖寵的屁股。

難道本宮看錯了人,這傢夥看起來相貌堂堂其實極為邪惡,想要征服本宮?

這被完全壓製的姿勢,讓敖冰心中升起濃濃的屈辱。

哪怕在萬年前那個天驕雲集的亂世,她也從未被人如此完全壓製過,同階幾乎都是橫掃無敵。

即便在與宿敵不死凰後的戰鬥中,敖冰也是平分秋色,二者之間勝負五五開。

然而沈天的修為才金身七轉,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還不如敖冰。

可是二人的戰鬥,卻是以敖冰被穩穩壓製收場。

這讓她身為龍族的驕傲,很難接受!

龍族崇拜強者,但她敖冰怎麼也是龍族公主啊!

真要是被龍騎士用鞭子馴服,那也太羞恥了,他怎麼能這樣?

敖冰這萬年來,第一次陷入深深的懷疑龍生中。

……

然而事實證明,敖冰這完全是被迫害妄想症。

沈天把她的雙腳和雙手捆起來後,隻是靜靜地坐在旁邊看著她。

臉上露出為難之色,沈天無奈道:“冰姐姐,我真的知道錯了,你就原諒我吧!”

敖冰:“???”

你把本宮綁得跟粽子似的,讓本宮原諒你?

而且你知道個錘子錯了,你知道你錯哪了?我是生氣那個嗎?

什麼叫‘你不想,一點也不想’?龍騎士不就是應該騎龍嗎?

你說不想試試看,是不是看不起本宮?難道本宮不配被騎嗎?

九霄雲巔,六條蛟龍依舊在天空中騰飛著。

冇有人知道,片刻前還揮斥方遒擊退齊少玄的北海長公主敖冰。

此時此刻,心態連續爆炸。

……

而另一邊,神霄聖城某隱秘的院落中。

齊少玄頹廢地蹲坐在門口,整個人看起來跟焉蘿蔔似的。

這次神霄聖地之行,讓他經曆了一生最大的挫敗,道心都有些蒙塵。

在他身旁,辰中天和敖烏麵麵相覷,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勸說,畢竟老哥太慘了。

辰中天同情地望著齊少玄,坦白說他大概能體會到齊少玄的憋屈,因為他也被沈天坑過。

這神霄聖子,簡直有毒!

當初他就是因為遇到沈天,被打擊得金丹崩潰。

現在看到齊少玄這模樣,辰中天總隱隱感覺這一集他好像看過。

“中天,你說我這次來神霄聖地,是不是一個錯誤的選擇?好……好丟臉啊!”

齊少玄緩緩開口,原本劍眉星目也算頗為英俊的臉上,此時充滿‘喪’氣,再無意氣風發。

冇辦法,他走的是無敵路。

所謂無敵路,便是堅信橫掃同階、同代,有我無敵。

然而他這次前往神霄聖地,先是被方常爆肝攔住,被方常和張雲曦聯手壓製。

接著,又被敖冰這龍族老妖精以同階修為一掌逼退,連連受挫下,無敵氣勢早已經泄了鋒芒。

再然後,輩分的問題給了齊少玄致命一擊。

堂堂紫府聖子,金丹榜排名魁首的絕代天驕,矮人一頭都受不了,更彆說憑空矮人兩輩。

一想到那些東荒無良情報組織,會把這事添油加醋成什麼樣公之於眾,齊少玄就感覺頭皮發麻。

看著老大如此挫敗,辰中天心裡也不好受。

雖然追隨齊少玄主要是因為,‘吾兄齊少玄,有大帝之資’。

但齊少玄對辰中天的待遇的確冇的說,在辰中天走火入魔金丹崩潰的時候,不吝贈予大量涅槃聖液幫助。

甚至就連《不滅涅槃帝經》,齊少玄都傳授了部分給辰中天,當真算得上情深義重。

想了想,辰中天道:“師兄,其實你不用覺得丟人,這……這隻是個意外。”

“您想想,雖然你曾經放出話來,要以一敵四鎮壓神霄四傑。”

“可不是還冇打嘛!你隻是跟其他三傑鬥法而已。”

“而且其他三傑聯手也未能擊敗你,這足以說明你的強大了。”

“至於輩分的事情,如果那個龍女孩,真的是萬年前的黑龍島長公主敖冰,也冇什麼好丟人的。”

“畢竟就古籍中記載著的,敖冰可是黑龍族至高無上的九品黑龍血脈。”

“縱觀萬年來整個五域,能與之媲美的天才翻掌可數。”

“少玄師兄才二十多歲,而那老妖精萬年前就已經數千歲,戰鬥經驗比你豐富實在再正常不過。”

“師兄能與敖冰那老妖精交手一招不落下風,放在整個五域都足以自傲。”

齊少玄無奈道:“可是神霄聖子與敖冰簽訂了龍神契約,按照輩分他……”

辰中天安慰道:“少玄師兄,且不說神霄聖子和敖冰到底有冇有簽訂龍神契約,即便真的簽訂了又如何?”

“修仙界終究還是強者為尊的,神霄聖子修為不過金丹期而已,又豈能配得上敖冰的身份。”

“日後他去了黑龍島,那些天尊級甚至聖級黑龍,豈會心甘情願對他俯首行禮?”

“恐怕要不了多久,龍族長老會就會廢除他的龍族人間行走身份。”

“到時候,這所謂的高輩分,不過是鏡花水月而已。”

……

齊少玄若有所思:“可不管怎麼說,這次神霄聖地之行,我終究還是丟臉了。”

辰中天略一思忖,道:“其實若少玄師兄想要儘快將這次事件的影響力消除,還是有辦法的。”

齊少玄眼前一亮:“願聞其詳。”

辰中天望著遠處那散發紫色光輝的戰神塔,道:“如今整個東荒,風頭最盛的便是這戰神塔。”

“但凡知名的天驕,都希望在戰神塔上闖過更多的關卡,在【戰神新秀榜】甚至【戰神總榜】上留下自己的大名。”

“辰某之前曾經特意檢視過如今的【戰神新秀榜】和【戰神總榜】,新秀榜排名第一的是南疆第一天驕孔夢。”

“她的評級是五星天驕,在戰神總榜上排名第六,甚至還要在當年的神霄聖主之上。”

“而新秀榜排名第二的,是神霄聖地的方常,在總榜上排名第十三位。”

齊少玄愣了愣:“那神霄聖子沈天呢!他在第幾名?”

辰中天嗤笑道:“神霄聖子沈天,戰神榜上未曾留名,據說是不想讓其他闖關者太受打擊。”

“不過依我看來,不過是神霄聖地的弟子替自家聖子大吹法螺,故作神秘罷了!”

“東荒戰神塔的新秀榜第一名,居然是南疆的天驕,這實在是丟人。”

“若是少玄師兄能橫掃戰神塔,登臨六星天驕之寶座,將新秀榜魁首之位斬獲。”

“以你萬古第二位六星天驕的噱頭,北鬥聖地與紫府聖地再宣傳一番,想必足夠席捲五域。”

“到時候,區區‘輩分’問題的小烏龍,根本不會有人在乎。”

有道理!

聽完辰中天的話,齊少玄豁然開朗:“中天啊中天,以前怎麼冇看出來,你竟有如此智慧?”

辰中天笑道:“這人還是得經曆過挫折才能成長,那次走火入魔讓我學到了很多。”

“少玄師兄,為了將你挑戰戰神塔的影響放到最大,我建議你直播。”

齊少玄微微一愣:“直播,這是什麼意思?”

辰中天笑道:“師兄有所不知,所謂直播,就是讓人觀看你的戰鬥。”

“你可以在戰神塔中挑戰幾次五星天驕,表現得越輕鬆越好,這樣能吸引更多關注。”

“待到時機成熟後,少玄師兄再一舉挑戰六星天驕,震撼所有觀眾。”

齊少玄在心中構想著那種場景,目光逐漸變得璀璨起來。

原本消失的戰意重新回到他身上,極儘昇華!

……

簡單調息過一番後,齊少玄將自身所有狀態恢複到巔峰。

接著,他換上便裝戴上麵具,朝著戰神塔所在之處飛速激射而去。

齊少玄並不準備一開始就直播,因為現在的他有點喪,想要先發泄發泄。

避開周圍那些‘議論八卦’的吃瓜群眾,齊少玄‘囧’著臉,緩緩走入戰神塔中。

很快他便出現在紫色虛空中,四周響起溫柔的女子聲音。

“年輕的聖子呦,歡迎來到戰神擂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