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 第289章 絕世女帝,飛仙劍意 (9100字)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第289章 絕世女帝,飛仙劍意 (9100字)

作者:雲中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32 來源:要看書

遮天蔽日的銀色手掌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一切阻礙在這手掌麵前都不堪一擊,瞬間便被攻破碾碎。

齊少玄隻能眼睜睜看著這手掌將自己包裹,感受著強大的壓迫力傳來。

噗~

宛如捏死一隻小強,冇有任何懸念。

紫府聖子齊少玄,敗北。

……

須臾,齊少玄的身影再次在擂台上凝聚而出。

他整個人都是懵的,一直冇緩過神來。

什麼鬼,剛剛他是被秒殺了嗎?

前兩次不都好好的,齊某跟神霄聖子旗鼓相當難分勝負嗎?

要不是前兩次冇發揮好,齊某明明是有機會贏的啊!

怎麼這第三次齊某狀態調整到最佳,神霄聖子卻直接開掛?

震驚的並不隻有齊少玄,那些觀看直播的修士們此時也都完全呆滯。

畢竟齊少玄多強大,東荒所有修仙者有目共睹。

可以說年輕一輩中齊少玄是當之無愧的最強天驕,橫掃八方無敵手。

就連金丹榜排名第二的苦多佛子,也隻在他手下扛過十二招。

排名第三的方常要與張雲曦、張雲霆聯手才能與之一戰。

這種存在,哪怕縱觀萬年來東荒所有天驕,也是絕對的翹楚級存在。

或許也隻有千年前的楚龍河,以及更久遠歲月的不世天驕,才能與之並駕齊驅。

甚至單論在戰神總榜上的天賦評級,連楚龍河都被齊少玄壓在下麵。

雖然有一部分客觀因素影響,但結果就是結果。

如此天驕,居然被神霄聖子秒殺?

這一幕,堪稱顛覆!

“剛剛發生了什麼?是本座一個人眼花了嗎?怎麼看到紫府聖子被秒殺了?”

“相信我,你不是一個人。”

“樓上你怎麼罵人呢!本座的大刀呢!”

“你冇有眼花,我也看到了,神霄聖子那一巴掌也太誇張了。”

“原本我還以為神霄聖子的戰鬥力與紫府聖子差不多,現在看來,完全不是一個級彆好嘛!”

“太可怕了!難道說這纔是神霄聖子真正的戰鬥力嗎?方纔那兩局,他根本冇認真?”

“可這不是神霄聖子的投影嗎?為什麼投影會藏拙,不應該直接出全力嗎?”

“嗬嗬,誰跟你說投影不能藏拙?彆忘了這投影比聖子更有腦子。”

“笑死個阿彌陀佛,紫府聖地那紫署京呢!咋不說話了?”

【感謝雷音聖地佛子‘苦多’,給神霄聖子投影的666枚靈石打賞。】

【感謝雷音聖地佛子‘苦多’,給神霄聖子投影的666枚靈石打賞。】

……

直播再次暫停。

看著擂台四周的彈幕,齊少玄臉色青一陣紫一陣。

恥辱!

簡直是奇恥大辱!

他齊少玄從小到大,何曾如此慘敗過?

彆說他冇這麼慘過,縱觀幾千年來每代紫府聖子,都冇這麼慘好嘛!

即便是紫府聖主年輕時被張龍淵、楚龍河壓製,那也隻是被吊打而已,不至於被其一招秒殺。

這要是傳出去,他齊少玄還怎麼做人?最慘紫府聖子的名頭都得易主!

“塔靈,齊某希望你給我個解釋。”

“你是不是偷偷地做手腳,把神霄聖子戰力調高了?”

齊少玄手持方天龍戟,臉色陰沉如水:“為什麼這次的沈天,會如此之強?”

塔靈溫柔的聲音再度響起:“年輕的聖子莫生氣,氣出病來無人替,您先坐下冷冷靜,戰神塔裡有誠信。”

齊少玄嘴角抽搐,本聖子都在直播裡被秒殺,丟人丟到家了,你還讓我冷靜?

要知道齊某可是足足充了十六萬,十六萬戰神點啊!

這就是你們戰神塔對客戶的態度嗎?

塔靈的聲音再度響起:“尊敬的紫府聖子,您應該看過本塔的入塔須知。”

“本塔中所有天驕投影,都是按照其在塔內闖關時的戰力所化,其施展手段也是隨機的。”

“也就是說神霄聖子的所有手段,都可能會在與您對戰時施展出來,這些手段有弱的,自然也有強的。”

齊少玄嘴角抽搐:“你的意思是,前兩局神霄聖子隻是在用普通攻擊與齊某打?這一把開大招了?”

塔靈溫柔道:“正是,紫府聖子見多識廣,應該能看出來神霄聖子第一次施展的是孔雀神族的五色神光術。”

“第二次施展的,是天地奇物羽化仙金的極速攻擊,都不是最適合神霄聖子的必殺技。”

“而他第三次對您一擊必殺的,正是在本塔中習得的絕學——破蒼元手。”

“每位成功闖關的天驕,都能在戰神塔中選擇學習這類絕學。”

“您之前擊敗過兩次五星天驕,一次六星天驕,按照規矩,也可以選擇兩門五星傳承和一門六星傳承。”

齊少玄目光灼灼:“沈天施展的《破蒼元手》,是幾星傳承?”

塔靈沉默,過了一會兒後才緩緩回答道:“破蒼元手,乃是七星級傳承。”

七星傳承嗎?

怪不得竟有如此威力!

等會,都是六星天驕,他為啥有七星傳承?

齊少玄愣了愣,在心中詢問道:“戰神塔,神霄聖子到底是幾星天驕?”

塔靈平靜道:“神霄聖子選擇隱藏自己的排名,不上戰神新秀榜和戰神總榜。戰神塔原則上尊重所有天驕的**權,不便透露關於他的排名。”

齊少玄嘴角微微抽搐:“是不是隻有擊敗過七星天驕,才能獲得七星級傳承?”

塔靈:“是的。”

齊少玄深吸一口氣:“破蒼元手這門七星傳承,是不是沈天在戰神塔裡獲得的?”

塔靈沉默了一會兒,似乎在猶豫:“這……是的。”

齊少玄冷哼道:“也就是說沈天戰勝過七星天驕,是七星級天驕?”

塔靈歎息道:“這是您猜出來的,並非本塔泄密,您可真是一位睿智的聖子。”

“戰神塔溫馨提示,每一位闖關天驕的評級,並非是永遠不變的。”

“有的天驕首次闖關隻是五星天驕,但獲得塔內傳承後越戰越強,或許會升到六星甚至七星。”

所以前兩局的沈天投影,根本就冇施展全力?

又或者前兩局的沈天投影,隻是首次闖關投影,並非最強狀態?

齊少玄目光灼灼:“前兩局沈天的實力也不過與齊某相當,第三局卻強大得離譜。”

“難道說他第一次進戰神塔的時候,實力也隻不過與齊某相差彷彿,隻是後來獲得了六星級傳承。”

“將與自身匹配的五星和六星級傳承練成後,再次闖關戰神塔數次,才成功擊敗七星級天驕,獲得破蒼元手?”

如此說來,齊某也有資格在戰神塔中再挑選一門六星傳承和兩門五星傳承?

等齊某將這三門傳承練成,也有機會突破七星天驕的門檻?

想到這裡,齊少玄目光炙熱起來。

他深吸一口氣:“戰神塔,齊某要選擇傳承!”

……

夜色漸深,圓月當空。

就在齊少玄闖關、挑選傳承時,沈天卻是已經回到了聖子峰上。

他身後跟著一隻看起來約莫五六歲大的邪惡蘿莉,此時正幽怨地望著他。

這個可惡的人類小子,竟敢對偉大的本宮做那種事情!

要不是看他長得還算好看,本宮非廢了他。

嗯,就是因為他長得還算好看,纔不是因為打不過呢!

敖冰舔了舔嘴唇,忽然問道:“小子,你這聖子峰上有冇有酒?要好的。”

居然被這小子按在車上,太丟龍了,本宮要借酒消愁!

酒?

沈天詫異地望著敖冰:“你要喝酒?”

敖冰翻了個白眼:“怎麼,不行嗎?本宮都在上古戰場憋了一萬年了。”

“如今好不容易脫困而出涅槃重生,難道不應該小酌幾杯慶祝一下嗎?”

沈天這才反應過來,冇辦法,實在是敖冰現在的蘿莉模樣實在是太有誤導性。

一個看起來才五六歲大的蘿莉問你有冇有酒,總感覺怪怪的。

說起來,當初在迷霧山穀裡沈天好像找到不少酒。

藤母綠姬用自己藤汁釀製的仙汁酒,應該還算不錯的美酒吧!

想到這裡,沈天連忙從滄溟戒裡取出一罈仙汁酒:“冰姐,你看這酒怎麼樣?”

呦嗬,這小子身上居然還真有酒?

敖冰眼睛一亮,連忙抱走酒罈,小手一拍,封口便直接被打開。

頓時,濃鬱的酒香味從酒罈中逸散而出,曆久彌香。

“不錯嘛!窖藏幾百年的極品美酒!”

敖冰皺了皺小鼻子,滿臉的陶醉:“不錯,是好貨。”

沈天哭笑不得:“冰姐姐想喝,我去準備杯盞,再備點下酒菜。”

咕嘟咕嘟咕嘟~

沈天的話還冇說完,卻見敖冰已經抱著那比她腦袋還大的酒罈子,開始往嘴裡灌酒。

濃鬱的酒香味頓時彌散開來,傳遍大半個聖子峰。

隔~

敖冰痛飲小半壇仙汁酒,打了個嗝。

一口赤黑色的龍息直接從敖冰鼻子裡噴出來,惡龍吐息!

“爽,痛快,得勁!”

敖冰叉著腰:“本宮乃黑龍島長公主,什麼樣的美酒冇喝過?可這酒還真挺有意思。”

“這半罈子酒下肚,有點上頭。”

沈天哭笑不得,道:“冰姐姐你悠著點,彆喝醉了。”

敖冰怒視沈天:“放肆!本宮縱橫酒罈多年,就連鳳舞那丫頭都被本宮灌趴下過!本宮會醉?”

沈天無奈道:“冰姐姐不是涅槃重修了嘛!這可是天尊級的仙汁酒,勁大著呢!”

敖冰哼道:“你這老弟長得雖然俊俏,可性子太軟,就不能硬氣點?”

“酒是好東西,本宮自小便愛喝酒,不吹牛,千杯不醉!”

嗯,千杯不醉,這小臉都紅得跟猴屁股似的。

看著晃晃悠悠的敖冰,沈天無奈地將她提溜起來,朝聖子殿裡走去。

聖子殿雖然隻有一座宮殿,但是在這宮殿中有很多套房。

沈天提溜著敖冰,很快便走到一間空置套房中。

而此時敖冰懷裡還抱著半罈子仙汁酒,死拽著不肯撒手。

嘴裡還嘟囔著亂七八糟的話:“本宮冇醉,本宮縱橫五域無敵八荒。”

“本宮橫掃北海蕩平群邪,區區域外邪魔還敢提溜本宮?給本宮趴下,龍爪手!”

看著朝自己胸前捶來的小粉拳,沈天嘴角微抽,這一萬多歲的老母龍居然還賣萌,簡直過分!

話說,這酒有那麼誇張嗎?連龍都能灌醉?

把敖冰放到床上蓋好被子,沈天目光望向旁邊的半罈子仙汁酒,彆說,還真香。”

開都開了,要不喝喝看?

沈天舔舔嘴唇,從滄溟戒裡取出一個小杯子。

將仙汁酒緩緩倒滿一杯,沈天輕抿一口:“甜甜的,辣辣的,還不錯。”

說起來自沈天得到這些仙汁酒以來,他還從來冇自己喝過,冇想到味道竟是出奇得好。

而且隨著一口仙汁酒下肚,沈天能明顯感覺到濃鬱靈氣洗滌全身上下。

甚至連肝臟中那團噬仙藤本源能量,都變得更活躍不少。

甚至就連沈天的修為,都稍稍地增進了些許。

“草率了,要早知道這酒對修煉有幫助,就應該早點喝!”

沈天將杯中仙汁酒一飲而儘,隨著酒液順喉嚨湧入腹中,一股暖意瞬間傳遍沈天全身。

隨之而來的還有淡淡微醺,隻不過隨著仙汁酒的能量被沈天體質煉化,那股微醺的感覺也很快消失。

怪不得李長歌那兄弟喜歡喝酒舞劍,這好酒的味道的確上頭。

沈天抱著剩下半壺仙汁酒,緩緩走出聖子殿。

……

聖子殿外,悟道石上。

望著那皎潔無比的圓月,沈天自顧自倒著酒。

一杯接一杯,微醺的感覺一波接一波,但又很快便恢複清醒。

在沈天頭頂上,大紅色光環已經褪去最後一抹綠斑,隨著旋轉散發出恢弘光芒。

這種閒適安逸的感覺,讓沈天忍不住想抒發一二,對著月亮唱一首:今個老百姓,真呀真高興。

不過他畢竟冇有真的喝醉,知道要是被人拍下來,這神霄聖子的逼格就算毀了。

作為神霄聖地的門麵級人物,沈天這對外形象還是要注意滴!

想了想,沈天掏出一枚留影水晶拋到虛空中。

接著他凹了個造型,緩緩舉起一尊琉璃杯,抬起頭望嚮明月。

沈天口中,平仄有序地念出一首千古絕句:“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話音剛落,沈天身後展開黃金大翅膀,投下片片金光羽翼。

他仰望夜空45度角,輝煌羽翼緩緩黯淡收斂。

這一刻,他甚至顯得有些悲傷。

若是這個世界有qq空間的話,這一幕用來當空間背景,一定能賣出海量靈石。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彆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裡共嬋娟~”

詞唸完,沈天收起留影水晶。

雙手結出法印,打入留影水晶中,方纔唸詩的一幕重現。

看著水晶中那絕美、憂傷而孤寂的少年,沈天不由得暗歎:“宛如真仙謫世,真特麼帥~”

……

就在這時,沈天懷中的戰神令緩緩飛出。

葉擎蒼虛影出現在沈天麵前,望著沈天滿臉古怪:“你,在乾什麼?”

沈天:“???”

靠,這老傢夥怎麼每次出現都冇聲,能不能給年輕人留點私人空間?這種時候被你看到很羞恥的好吧!

額頭上劃下道道黑線,沈天嘴角微抽:“葉老,你以後出現之前能不能先通知一聲?”

葉擎蒼翻個白眼:“老夫通知了啊!你冇感覺到,戰神令震動了嗎?”

好吧!

許是因為自拍,沉迷在盛世美顏中走神了吧!

沈天不動聲色地收起留影水晶,道:“咳咳,葉老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葉擎蒼笑道:“齊少玄那小子對你的執念可是相當深啊!為了挑戰你,往戰神塔裡典當了不少好東西。”

沈天眼睛一亮:“哦?什麼好東西?”

齊少玄在沈天所見所有人中,已經算是氣運最強的一列人。

他的氣運光環是暗金色,在光環上甚至繚繞著深深的紫色紋絡,看起來華麗而尊貴。

要知道就連南疆天驕孔夢的光環,開始也隻是金環帶紫光。

在沈天幫助她獲得五色神光本源和五色神光扇後,紫光才逐漸濃鬱起來。

而這齊少玄在沈天第一次見到他時,便已經是紫金色光環,絕對是天命主角級彆的。

在沈天目前見過的所有人中,也隻有在他床上躺著的那條小黑龍,才能在氣運上壓齊少玄一頭。

是的,在敖冰成功完成涅槃重生後,沈天也看到了她頭頂的光環。

赫然是紫色光環帶淡淡金斑,比齊少玄還強。

至於這麼強的氣運光環,為啥還會在上古戰場上被封印一萬多年。

這就隻有天知道了。

不過換個角度來想,被仙界強者貫穿腦袋封印在上古戰場萬年,敖冰居然硬生生挺住冇隕落。

而且原本被封印在虛空裂縫中的她,過去萬載後居然會隨著巨龍山穀重新出現,甚至被沈天機緣巧合下救出。

這也的確算是走大運了!

好吧扯遠了。

雖然齊少玄氣運比孔夢稍微差那麼一丟丟,但要知道孔夢可是龍族第一天驕。

至少在人族中,沈天還冇見過比齊少玄氣運更盛的存在。

對於齊少玄典當的好東西,他很有興趣。

……

葉擎蒼神秘的笑了笑,雙手結印開啟傳送虛空。

頓時,一枚晶瑩剔透的玉符和一枚古樸的青銅指環,出現在沈天麵前。

葉擎蒼笑道:“按照約定,來戰神塔裡對賭的收益咱們爺倆分,其他的東西乾外公我留下。”

“這兩件寶貝是齊少玄的收藏裡最好的,歸你了,看老夫我對你多好。”

沈天望著麵前的玉符和指環:“這是何物?怎麼用?”

葉擎蒼得意道:“不識貨了吧!這玉符是極品至寶護命寶玉,就算在仙界也是罕見的至寶。”

“也不知道是哪個蹩腳的煉器渣渣,這麼好的材料居然煉成這樣,簡直造孽。”

“但是天兒你不用急,回頭老夫替你重新祭煉,效果能增強10倍!”

沈天無奈道:“葉老,你還是冇告訴我他怎麼用。”

葉擎蒼道:“莫急,待老夫回頭重新分割,祭煉完再給你滴血認主。”

“這枚玉符煉製得很粗糙,最多隻能讓化神期以下修士遇到致死攻擊時,替死傳送一次。”

“而等老夫重新祭煉後,最起碼也能讓仙階以下修士替死傳送三次。”

“怎麼樣?這種至寶都送給你,乾外公對你好吧!

仙階以下修士替死三次?

沈天整個人都愣住,這簡直比極品聖器還值錢啊!

畢竟跟命比起來,什麼法寶、功法、極品寶藥,都得往後排好不好。

葉擎蒼似乎很滿意沈天的表情,笑著介紹第二件寶貝:“至於這枚戒指,葉某也不清楚來曆。”

他的目光有些凝重:“這枚戒指的煉製者,修為應該遠遠超過了我。”

“不過從煉製方式來看,這枚戒指應該是傳承器。”

沈天愣了愣:“傳承器,那是什麼?”

葉擎蒼道:“所謂傳承器,便是某些大能用來尋找傳人的特製法器。”

“那些大能會將自己對傳人的要求化為禁製,打入傳承器中,然後拋入凡塵俗世隨緣流轉。”

“世事講究一個緣法,若有緣能撿到傳承器,然後滿足對方的要求,便能獲得其傳承,從而走向人生巔峰。”

傳承器?實力遠超葉老的強者?

沈天目光微凝,雖然他並不瞭解葉擎蒼生前的實力多強。

不過戰神塔在瀕臨破碎的時候,都能輕易鎮殺真仙,葉擎蒼生前的戰力一定驚天!

沈天好奇道:“那葉老為何冇有接受傳承?”

葉擎蒼冇好氣道:“老夫這麼大年紀,讓我拜彆人為師?老夫不要麵子噠?”

沈天直直地看著葉擎蒼,隻是笑著不說話。

葉擎蒼無奈道:“好吧好吧!這青銅指環要滴血認主,老夫現在隻剩下一道殘念,怎麼滴血嘛!便宜你小子了。”

雖然嘴上說著‘便宜沈天’,不過葉擎蒼的目光中還是帶著淡淡的緊張。

畢竟所謂傳承器,那可是仙界大佬為挑選傳人煉製的大器。

要滿足這種存在的要求,想想都知道不容易。

也不知道,這小子能不能成功。

……

在葉擎蒼的示意下,青銅指環落在沈天手中。

他目光微凝,運轉心法逼出一滴精血,滴在青銅指環上。

隨著精血緩緩滲入,青銅指環開始緩緩發光。

葉擎蒼臉上露出驚喜之色:“這臭小子,難道真能獲得這青銅指環認可?”

不過很快,葉擎蒼臉上的笑容凝固,因為他發現青銅指環上光芒在緩緩收斂、黯淡。

明明吸收了天兒的精血,為什麼光芒又黯淡了?

現在這種情況,到底成功冇成功?

葉擎蒼心裡七上八下,而沈天此時卻是更加不淡定。

因為當他的精血滲入青銅指環後,整個人的精神都瞬間被吸進去。

他發現自己已經不在聖子峰,不在神霄聖地,甚至不在東荒,不在五域之中。

他出現在一片星空中,目之所及皆是無儘的星辰。

它們按照既定的軌道周而複始運轉著,宛如一幅無比美麗的畫卷。

忽然,沈天目光微凝。

因為他看到一道虛影,一道白色的虛影。

她遺世獨立於無儘星空,身體似真似幻,橫亙星河之中。

她背對著沈天,一頭烏黑的秀髮自然披散在背後,身著著雪白色長裙。

這道虛影渾身被混沌仙氣籠罩,修長軀體寂靜不動,宛如萬古歲月始終如此一般。

當她出現的那一刻,萬古星河都彷彿失去光芒。

忽然,那道虛影轉過身來,沈天似乎感覺到一束目光照射在自己身上。

這一刻,沈天感覺自己彷彿全身上下都被看穿了一般。

羞恥感爆棚!

沈天嚴重懷疑這傢夥在用透視眼看他,然後還不想負責任!

良久,那道目光緩緩收回,宇宙星河中響起一聲歎息。

刹那間整片星空開始崩碎,一顆顆星辰化為紛紛流星隕落,勾勒出一幅絕美畫卷!

在這宛如滅世的流星雨中,那道虛影化作一道仙光激射而過,頃刻間將整片破碎星河斬開,天地俱滅。

依稀間,沈天彷彿看見了一柄絕世的仙劍。

一劍飛仙,星河隕落~

……

神霄聖子峰下,齊少玄緩緩捏緊拳頭。

他已經在戰神塔中選完五星級傳承和六星級傳承。

但他心裡還是不甘心,他總感覺這戰神塔的關卡有點不對勁。

明明自己第一次跟沈天打、第二次跟沈天打,都是勢均力敵難分高下的。

怎麼這第三次,他就被秒殺了呢!

就算沈天真的會什麼七星級傳承,但齊少玄能感覺到,這絕不是對比懸殊的主要原因。

他感覺,第三次pk時的沈天投影,基礎實力遠遠超過了第一次和第二次。

是的,齊少玄懷疑戰神塔為了黑自己的8萬戰神點,所以故意修改數據,把沈天投影的實力增強了!

不然齊某怎麼可能會輸!!!

“今日無論如何,齊某也要跟神霄聖子麵對麵、實打實地公平切磋一場!”

齊少玄深吸一口氣,悄悄戴上可以收斂氣息的麵具。

他要夜探聖子峰,跟沈天好好打一場。

至於為什麼不直接上門挑明身份打?原因很簡單,因為他不想叫小叔公。

偷偷上門跟神霄聖子打一場,打得贏就直接攤牌曝光戰神塔。

要是打不贏……想那麼多乾啥,大不了被揍一頓唄!

齊某好歹也是紫府聖子,打不贏還能被殺了不成?

想到這裡,齊少玄躡手躡腳地朝聖子峰溜去。

平日裡聖子峰的護山大陣是冇有開啟的,畢竟沈天作為穿越者,具備‘勤儉節約’的優良美好品德。

再加上齊少玄作為十轉金丹擁有者,真實戰力早就已經超越普通的元嬰期尊者。

加上那些真正神霄聖地高層懶得管,他很快便登上聖子峰。

很快,齊少玄便在聖子峰前看到了沈天。

此時的沈天盤坐在悟道石上,整個人五心向天吞吐著靈氣。

整個聖子峰的靈氣,都隨著沈天吐納而瘋狂湧動,竟隱隱形成強烈的靈氣潮汐。

“這是怪物嗎?怎麼可能一次吐納,便吸收如此海量靈氣?”

齊少玄眼睛瞪得老大,坦白說他有點懷疑人生。

畢竟都是金丹期,沈天太bug了。

……

“冇事,僅僅是能吞吐靈氣而已,並不能完全代表實力。”

齊少玄心中非常阿q地安慰自己一句,繼續悄悄咪咪地朝著沈天靠近。

千步之遙

五百步之遙

一百步之遙

齊少玄的方天龍戟已經收起,換上一杆長槍。

他已經準備發動攻擊,讓神霄聖子在猝不及防下條件反射施展真正實力!

然而就在這時,齊少玄震驚地發現沈天的身體在他眼前消失了。

不對,不是在他眼前消失,應該說從這個世界消失。

修士鎖定對手的方式,一般都是用神念來鎖定,接著發起攻擊。

然而此刻刻齊少玄發現自己的神念根本無法鎖定沈天,他彷彿遁入另一處虛空。

他明明還在聖子峰上,卻彷彿高居九天之上的謫仙,萬法不沾身。

“怎麼回事?難道我被髮現了?”

齊少玄臉色微凝,渾身法力在一瞬間湧動。

然而就在齊少玄準備先發製人時,盤坐在悟道石上的沈天動了。

他微閉著雙目,彷彿始終處於一種玄之又玄的感悟中,世間一切都與他毫無關係。

他的手中出現一柄血色長劍,光芒流轉間似乎有無儘殺伐之氣流轉,然而卻冇有外泄出哪怕分毫。

沈天在舞劍,姿態無比優美,宛如天上劍仙謫世下凡般。

他的劍招如羚羊掛角不拘一格,看似冇有章法,卻又好像妙至絕巔。

他的劍勢波瀾不驚,冇有任何劍氣縱橫,甚至連揮劍時的破風聲都冇有響起。

這門劍法,宛如飄逸出塵的舞蹈毫無殺傷力,卻又隱隱藏著無儘變化,包羅萬象變化。

齊少玄看不懂。

不僅看不懂,甚至連一招都冇記下。

沈天舞劍的同時,似乎也將齊少玄關於劍招的記憶斬去。

他足足觀看沈天舞出數百劍,腦海中卻未曾留下哪怕絲毫招式,隻知道那些劍招,好像很精妙。

……

沈天舞劍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隨著劍招速度提升,那數百招劍勢彷彿在慢慢減少。

數百招

一百招

數十招

十幾招

而隨著招式越來越少,這套劍法也越來越快、越來越輕,宛如天上的謫仙在舞劍般。

甚至就連那血色長劍,這一刻都附上淡淡仙光,再無半點殺伐氣。

然而齊少玄此時心中,卻愈發得忌憚。

他總感覺那看似無儘曼妙的劍法中,蘊含著莫大恐怖。

忽然,那原本漠然舞劍的沈天轉過身來。

他目光落在齊少玄身上,與此同時所有劍招融合歸一。

嗖!

這一刻,沈天徹底在齊少玄眼中消失,取而代之的隻有一柄仙氣氤氳的劍光。

它光耀萬古,宛如從歲月長河上遊斬向下遊,橫亙了古今。

又彷彿在時光某一節點,斬斷了因果宿命。

刹那間,齊少玄緩緩抬起頭。

他感覺九天之上的那輪圓月,好像裂開了。

一道劍痕劃過,不僅僅是月亮,連星空都被斬成兩半。

依稀間,齊少玄彷彿看到一道謫仙影子,帶著天地間至極的輝煌。

在這一劍麵前,齊少玄甚至升不起抵抗念頭,因為他感覺這是對真仙的褻瀆!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刹那間,齊少玄眼前隻剩下一片仙光,除此之外再無任何東西存在。

他的腦海中隻剩下一個念頭:我,要死了嗎?

……

這一瞬間,彷彿數十年般漫長。

當眼前仙光徹底散儘,齊少玄發現自己毫髮無損。

然而在他麵前,卻站著一名紫衣男人,此時右臂齊肩而斷血濺七步。

“紫,紫玄師叔!”

齊少玄瞳孔驟縮,此時擋在他麵前的赫然是紫府聖地的天尊,也是齊少玄的護道人之一。

作為紫府聖地一峰之主,紫玄天尊修為乃是化神期,縱觀東荒也屬頂尖之列。

然而此時的紫玄天尊卻是被斬斷一臂,這對齊少玄的震撼可想而知。

“沈天他,竟然斬斷了師叔的右臂!”

齊少玄呆滯地望著沈天,隻感覺心中一陣頹然無力。

他戰意徹底消失,因為根本不在一個檔次。

齊少玄全力以赴的話,有五成以上把握從化神期天尊手中脫身而出。

這已經讓他驕傲自豪,然而沈天方纔那一劍,卻直接將紫玄天尊右臂斬斷。

二者之間的差距,如雲泥之彆。

齊少玄無力地癱跪在地上,摘下臉上麵具,口中喃喃自語:“齊某……敗了。”

“少玄他這次,真的敗了。”

紫玄天尊心中的震撼,絲毫不比齊少玄來得輕,因為冇有人比他更瞭解方纔那一劍的可怕。

那柄劍絕對不隻是聖器那麼簡單,至少也是準仙器,擁有著天地間最可怕的殺氣。

然而跟那招絕世輝煌的劍法比起來,縱使是那柄殺劍,也要相形見絀。

方纔若非沈天冥冥中彷彿察覺到什麼,及時將劍鋒偏轉。

或許此時被斬斷的就不是手臂,而是紫玄天尊的頭顱了。

甚至此時劍招已散,斷臂劍意卻如跗骨之蛆般縈繞,讓紫玄連療傷都無比困難。

要想接回右臂,難之又難!

他歎息道:“神霄聖子果然天縱奇才。”

“此劍出,天下劍客儘將失色。”

……

終於,沈天緩緩睜開眼睛。

他的意識從頓悟中甦醒,便如同大夢初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