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 第299章 人魚公主的邀請(7000字)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第299章 人魚公主的邀請(7000字)

作者:雲中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32 來源:要看書

極樂之城外。

紫氣漫天,齊少玄傲然而立。

在他對麵是已經重傷的碧玄青,此時喋血。

碧玄青身邊仆從連忙取出療傷大藥,不要錢似的往他嘴裡塞。

對於蛇族來說,蛇膽已經屬於要害部位,碧玄青被刺穿蛇膽,顯然勝負已分。

堂堂涅槃境的天才妖尊,居然被區區金丹期人族擊敗,不得不說這次碧玄青的臉已經丟儘。

而與之相對應的齊少玄,則是出儘了風頭。

海妖族雖然很看臉,但若是實力非常出眾的話,相貌平平也能獲得尊重。

更何況齊少玄的容貌其實非常俊逸英武,不跟沈天比的話,在北海算得上是難得的美男子。

一時間,無數圍觀的海族佳人麵泛紅霞、芳心顫動。

齊少玄用他的實力,證明瞭自己乃是五域最頂級的天驕,沈下無敵!

嗯,這個稱號好像有些怪怪的,應該是天下無敵!

怎麼總感覺,好像還是一個意思。

哦,這甩不掉的心魔!

……

齊少玄一邊運功逼出體內‘碧血照丹青’劍氣,一邊胡思亂想。

他感覺自己現在心態有點不對,太冇出息,怎麼能把目標定在‘沈下無敵’呢!

齊某雖暫時不敵沈兄,但鯤鵬應有淩雲誌,唯有燕雀不上天?

這種心態得擺正,絕不能習慣被沈天強勢壓製的感覺!

不然就真如沈天所言,敗在他手下的人,隻能被他甩得越來越遠。

我,齊少玄,是要追上、超越沈天的男人!

心中戰意沸騰,齊少玄臉色微白,不由得噴出一口逆血。

噗!

碧色血液吐在一塊岩石上,直接將其腐蝕出一個大窟窿。

顯然,碧玄青那一劍的附加劍氣非常難纏,不但如跗骨之蛆般難以驅逐,更附帶劇烈毒性。

縱使齊少玄體質超凡,想要徹底恢複傷勢估計也得靜養多日。

然而碧玄青那邊的天驕顯然冇打算輕易罷手,尤其是在碧玄青落敗之後。

如果他們就這樣離開,那幾個種族的顏麵可就徹底丟乾淨了。

“紫府聖子果然好本事,竟能擊敗碧玄青!”

“不過憑這點實力想來北海耀武揚威,還遠遠不夠。”

“彆說本尊趁人之危,你若能接下本尊十招,今日之事揭過。”

“若是接不下,你們還是離開北海吧!我們北方海域,不歡迎你們人族!”

五大三粗的魁梧大漢上前一步,他人身鱷首,身背大刀,是帝鱷神族的天驕。

這大漢身上散發出的氣息,比之碧玄青還要更加深不可測。

如果說碧玄青的戰鬥力隻有六千的話,那鱷通天的戰鬥力起碼有一萬。

加上帝鱷神族的血脈並不會跟玄蛇神族般,被黑龍族壓製。

真打起來,齊少玄麵對的壓力絕對大得多。

尤其是,齊少玄還受著傷。

鱷通天全力以赴的10招,並冇有那麼好扛,動輒便會慘敗。

一旦十招內落敗,鱷通天不但能徹底挽回顏麵,更能讓齊少玄乃至黑龍島顏麵掃地。

這鱷魚精看著五大三粗鐵憨憨,實則心思活絡,相當會盤算。

他現在出手,時機掌握得簡直完美!

……

“嗬嗬,十招便想敗我?癡人說夢!”

齊少玄深吸一口氣,倒提方天龍戟,臉色蒼白便要上前。

然而就在此時,一隻手攔在齊少玄身前,沈天平靜的聲音響起:“彆勉強。”

白衣如雪,沈天翩然而立。

他緩緩伸出右手,放在齊少玄肩膀上。

傷口處傳來痛楚,齊少玄本能想反抗,但還是忍住。

因為他覺得沈兄應該不會害他,而且沈天真想害他,他也反抗不了。

六道輪迴盤緩緩旋轉,一團精純的元氣湧入齊少玄體內,刹那間所有蛇毒淨化。

與此同時,齊少玄感覺自己體內那難纏的劍氣,也在瞬間服服帖帖。

短短幾個呼吸的功夫,一道碧色劍氣從齊少玄肩頭激射而出。

百米外,一塊丈許岩石化為兩半,切口處光滑如鏡。

“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逼出來!”

不遠處重傷的碧玄青蛇瞳驟縮,被刺激得又噴出一大口逆血。

要知道,碧海玄蛇族本就是最擅長刺殺的種族,講究的就是一擊遠遁。

大部分情況下,玄蛇族天驕刺中對手後,將劍氣和蛇毒注入獵物體內,即便未擊中要害,也能造成持續傷害。

當蛇毒和劍氣發作時,玄蛇族再發動第二次攻擊,便能輕易將對方性命收割。

即便限於黑龍島人間行走身份,不可能真殺齊少玄,至少也能將其擊敗。

若非齊少玄暴起攻擊將碧玄青一擊重傷,方纔勝負還很難料。

而且縱使碧玄青已經落敗,但也擊傷齊少玄。

在蛇毒、劍氣雙重負麵削弱下,齊少玄真未必能擋下鱷通天十招。

可那位神霄聖子做了什麼?

他僅僅是將手搭在齊少玄肩頭,便瞬間逼出碧玄青的劍氣。

甚至連齊少玄肩頭的血液都恢複紅色,那代表著他所中的蛇毒已經解除。

碧玄青最引以為傲的手段,居然瞬間便被沈天破解!

這,比齊少玄擊敗他還讓他難以接受!

……

“謝過沈兄。”

齊少玄深吸一口氣,平複著心中驚訝。

他雖知道沈天很有手段,卻冇想到沈天手段如此驚人。

居然連碧海玄蛇族天驕最難纏的劇毒劍氣,都能在瞬息間破解化去。

果然,齊某與沈兄之間還是有差距!

“齊兄已經勝過一場,剩下這隻鱷魚,就交給沈某應付吧!”

沈天望著齊少玄的腦門,拍著他的肩膀笑道:“要不然,想必他們也不會認可沈某。”

看著麵帶微笑的沈天,齊少玄微微一愣,感受到莫大的信心。

坦白說齊少玄雖然傲氣沖天,卻也大致清楚自己的實力,並不會盲目自大。

鱷通天修為、戰力、氣勢比碧玄青更強,縱使自己全盛時期也未必能勝得過這鱷魚。

更何況他大傷初愈,法力和元氣都有損耗,完全不在狀態。

即便真的扛過鱷通天十招,但無法獲勝的話又能如何,根本冇法揚眉吐氣。

如果是沈兄的話,應該有機會將這鱷魚精擊敗吧!

想到這裡,齊少玄緩緩地點點頭。

“既然如此,沈兄小心。”

……

“看樣子,你小子比剛纔那傢夥更強?”

“嗯,長得也更好看。可惡,長得好看的小白臉都該打!”

鱷通天打量著沈天,鱷魚腦袋劇烈搖晃,似乎想起了什麼不美好的回憶。

“如果是你的話,十招就不夠了。”

“你太好看,得接我一百招才行,看老子打死你!”

說罷,鱷通天解下背後大刀,刹那間刀罡縱橫數十丈,朝沈天劈來。

濃濃凶厲氣息,宛如一頭洪荒時期的巨鱷迎麵撲來,所過之處山河皆歲,巨浪滔天!

齊少玄眼中露出凝重之色,坦白說鱷通天的戰鬥力超出他的預料。

這鱷魚看起來像個鐵憨憨,真打起來比碧玄青猛多了。

一柄大刀,竟有種‘以力破萬法’的氣勢。

照齊少玄看來,自己若想戰勝這頭鱷魚精,恐怕得碎丹成嬰才行。

否則,恐怕也是敗多勝少難以抵抗。

數十丈刀罡撕裂空間,虛空中百丈鱷魚異象浮現,恐怖殺機震懾方圓百裡。

海底浪花翻湧,捲起千堆雪。

沈天身體隨水花爆碎,刹那間化作無數殘影。

他背後緩緩浮現出一對黃金羽翼,在水浪衝擊下分外輝煌。

與此同時,右手緩緩浮現出一根翡翠色長鞭,鞭上有紅色彼岸花盛開。

在海水的浸泡下,噬仙藤和彼岸花似乎更加生機勃勃。

躲開了?

鱷通天低吼一聲,整個身軀席捲萬丈驚濤,猛然朝沈天撲去。

手中大刀攜澎湃巨勢劈來,海底虛空崩裂,翻江倒海,千丈之內無人敢靠近。

這幸虧不在極樂之城內,要不然的話罰款能交得鱷通天破產。

“慢,你的攻擊實在太慢了,讓沈某失望。”

金色幻影在虛空中不斷閃爍,宛如一道璀璨流光縱橫四方。

沈天輕鬆談笑聲從四麵八方傳來,讓鱷通天氣得哇哇直叫,也讓其他人驚駭。

快,太快了!

沈天這人族天驕,快得讓人驚駭。

明明隻是金身期的真人,速度卻比碧玄青還要驚人。

要知道碧玄青可是涅槃期的妖尊,而且還是擅長速度的碧海玄蛇族。

結果卻完全比不上沈天!

這種速度,簡直已經先天立於不敗之地。

“有本事跟本尊好好打一場,躲來躲去算什麼本事?”

“縮頭烏龜,給本尊滾出來!”

鱷通天盯著那閃爍的金光,忍不住破口大罵。

與此同時,武公子:“???”

好氣啊!縮頭烏龜怎麼,刨你家鱷魚祖墳了?

要不是本公子打不過這爬蟲,非打出一套霸王神拳,教這貨做人!

……

咻!

就在鱷通天怒火沖天時,一道碧色鞭影朝他當頭劈來。

“可笑的攻擊,隻有這種力度嗎?”

感受著這一擊的力度,鱷通天嗤笑一聲,直接伸手朝噬仙藤抓去。

然而就在此時,那噬仙藤上的紅色彼岸花緩緩轉化為白色,妖異而虛幻。

鱷通天原本即將抓住噬仙藤的左手,直接從藤蔓上穿過。

下一秒,白色的彼岸花重新變成鮮紅色。

而翡翠色的噬仙藤鞭,重重地抽在鱷通天長長的鱷臉上。

啪~!

一道明顯的鞭痕出現在鱷通天臉上,就好像臉被車軋過般,血呼啦疼。

打臉,真打臉!

鱷通天眼睛瞬間就紅了,鱷淚盈眶!

“哇呀呀呀呀,你個混賬人類,膽敢毀我英俊的容顏!”

鱷通天憤怒咆哮一聲,手中大刀再度朝噬仙藤劈去,刀鋒過處虛空崩裂。

噬仙藤並未閃開,被鱷通天的鱷嘴刀直接斬中,然而卻冇有任何斬中實體的感覺。

紅色彼岸花緩緩化為白色,瞬息間激射抽回。

金色流光繞到鱷通天身後數十丈處,翡翠色藤蔓再度抽出。

啪~!

如出一轍的操作,又一道鞭痕在鱷通天臉上出現。

兩道鞭痕一橫一豎,赫然在鱷通天臉上劃出個紅色的‘十’字。

這個猙獰而醜陋的紅‘十’字出現,讓鱷通天怒火中燒,感覺臉都丟儘了。

他咆哮著衝向沈天,想要跟沈天近戰。

然而正如沈天一直信奉的,男人必須要快,快纔是王道!

相比於沈天,鱷通天的速度實在是太慢,被沈天放風箏放得死死的。

啪!

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紅“十”字。

紅“木”字。

紅“米”字。

……

齊少玄看得滿臉漲紅,隻感覺揚眉吐氣與有榮焉。

而那些海族的天驕則是滿臉羞憤,都不忍心再看鱷通天那丟人樣。

至於碧玄青,此時再無對齊少玄重傷自己的憤恨,甚至心裡還有些後怕的小感激。

還好還好,還好剛纔碧某挑戰沈天的時候,被齊少玄給攔下來。

雖然他敗給人族天驕,但好歹算是兩敗俱傷。

真傳出去,也不算太過丟人。

可要是跟鱷通天這樣,被人族真人放風箏打臉,那簡直太慘了。

連人家衣袖都冇碰到,就被瘋狂鞭打play。

嘶,看著都疼啊!

甚至碧玄青感覺,有鱷通天墊背自己都不算丟人。

最近北海八卦的主角,恐怕就是鱷通天了。

“混蛋傢夥,是你逼我的!”

鱷通天雙目赤紅,渾身緩緩亮起一顆顆金色光點。

那是他體內被神化的竅穴,也是屬於涅槃期妖尊真正的底蘊力量。

所謂涅槃期,其實還有個彆稱,叫‘神竅’境。

這個境界的修士,講究吞噬海量能量,將體內的竅穴填滿神化。

神化後,每顆竅穴中都蘊含著澎湃無比的生命能量。

若神化竅穴足夠多,不但斷手斷腳可以靠竅穴聯通重新接起。

就算是斷頭腰斬,甚至亂刀分屍也能輕鬆恢複。

甚至相傳有些絕世天驕,神化無儘數竅穴,幾乎不死不滅。

即便隻剩下一塊碎肉一滴精血,都能於虛空中重新衍化真身,涅槃重生。

相比於金丹煉氣體係,肉身被損壞後‘奪舍重修’,神魔煉體修士達到‘涅槃期’後,生命力更加強大。

若是不能將神魂斬滅,很難將其斬殺。

……

鱷通天雖然遠遠做不到滴血重生的程度,但在涅槃境中絕不算弱。

原本他並不打算爆發竅穴力量,因為那樣就算獲勝,麵子上也過不去。

畢竟對方本來就比你低一階,你還爆缸跟人家打,說不過去。

可是現在,鱷通天臉被打得啪啪響,基本上丟儘。

隻要我不要臉,你們就不能說我丟臉!

“鱷神領域,給我凝!”

鱷通天咆哮一聲,刹那間渾身竅穴開始勾連。

那大量竅穴竟隱隱凝聚出一副‘神鱷圖’,對映於虛空中。

隨著神鱷圖浮現,方圓千丈內的虛空刹那間凝實,濃濃威壓披靡而來。

“本尊封鎮周圍虛空,我倒想看看你還能不能再打我……”

啪~!

又一道血痕在鱷通天額頭上出現。

鱷神領域,並冇有什麼卵用。

“欺鱷太甚,欺鱷太甚!”

鱷通天仰天咆哮,那金色神鱷圖刹那間化作一套鎧甲罩在他身上。

尤其是頭部,更完全被甲冑裡三層外三層包裹著。

嗯,甭管有用冇用,鞭痕反正擋住了。

他雙手同樣有竅穴亮起,彷彿有太古神鱷張開血盆大口咬在噬仙藤上。

這次噬仙藤的遁空竟然失效,冇能成功掙脫。

“嘿嘿,總算被本尊抓到了。”

鱷通天怒喝,雙臂刹那間暴漲,將噬仙藤死死拉住。

與此同時,鱷通天的尾巴宛如神鞭般暴漲數百丈,朝著沈天當頭劈來。

……

眼看鱷通天的尾鞭已近在咫尺,沈天臉上露出微笑。

與此同時,鱷通天身後虛空崩裂,又一道翡翠色藤蔓破空而出。

鱷通天那龐大身軀瞬間被重重綁住,被一股沛然大力拉扯著朝沈天飛去。

看起來,似乎再無反抗之力。

贏了?

就這麼輕易地贏了?

魚群中響起此起彼伏的驚歎聲。

坦白說,沈天表現得太驚豔,讓他們震撼。

這位人族不但容貌絕世,連戰力也強大得匪夷所思。

如果可以的話,真想通知家族,邀請他成為本族的人間行走啊!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這場戰鬥已經塵埃落定,分出勝負時,忽然異變突生。

鱷通天眼中露出一絲狡黠,刹那間仰天咆哮。

前所未有的強大力量,從他龐大的身軀中爆發出來。

原本緊緊捆住他的噬仙藤寸寸斷裂,被神竅之力直接掙斷。

與此同時,鱷通天搖身一變化作百丈黃金巨鱷,直接朝沈天撲去。

它張開血盆大口,似乎鎖定一方空間,將沈天完全籠罩其中。

近在咫尺,根本躲不開!

“沈天哥哥小心,這是鱷族的必殺技——死亡旋轉!”

敖烏的提醒剛剛響起,鱷通天已經衝到沈天眼前,強烈腥臭味撲麵而來。

百丈黃金巨鱷,嘴巴張開足以吞下一棟小房子。

更重要的是,這似乎是鱷族的某種絕技,在刹那間凍結虛空。

大部分遁術閃躲,在這招前都很難奏效。

沈天冇有躲閃,他周身金光閃爍,整個人迎風便漲。

刹那間,竟也化作一位身高近百丈的巨人,宛如黃金雕鑄而成。

他伸出雙手穩穩扣在黃金巨鱷上頜和下頜處,硬生生將撲將而來的鱷通天擋住。

沈天後退幾步。

刹那間,澎湃能量宣泄開來。

百丈內所有礁石瞬間化為齏粉,水浪爆碎。

“竟敢硬接本尊的‘死亡旋轉’?人類你簡直不自量力!”

黃金巨鱷冷笑連連,身軀刹那間劇烈旋轉起來,宛如化作一枚黃金神錐。

沈天的身軀也被這無匹巨力拉扯著旋轉,更有股澎湃神力作用在他雙臂之上撕扯著。

一旦沈天堅持不住鬆手,那巨大的鱷齒會在瞬間將其絞碎。

……

看著鱷通天勝券在握的表情,沈天想起前世看過的百科全書。

眾所周知,鱷魚是一種非常可怕的生物,在咬住獵物同時會快速旋轉。

利用科學的離心力,這種旋轉能將獵物肢體撕開,造成可怕的撕裂流血效果。

冇想到,在這個不科學的修仙世界,帝鱷神族的攻擊方式居然也是轉個圈圈咬死你。

據沈天所知,鱷魚的這招必殺技威力很強。

但破解這招的辦法也很簡單,那就是跟他同方向旋轉。

隻要你旋轉速度比他更快,就能完成反擊,把它的腦袋給揪下來。

這種破解方法,沈天覺得相當有道理。

於是下一秒,黃金神錐的旋轉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甚至,連人影都看不清。

那些圍觀妖族的臉色逐漸凝重:冇想到,鱷通天的修為比以前更強了。

這旋轉速度跟半個月前比,簡直快了不止一倍!

果然是絕世天驕,修為精進如此之快。

鱷彆三日,當刮目相看!

……

望著那疾速旋轉的黃金神錐,敖烏稚嫩的臉上露出擔憂之色。

他冷哼道:“鱷通天,沈天哥哥是我們黑龍族最尊貴的客人,你竟然如此狠辣,要用殺招嗎?”

齊少玄手持方天龍戟,此時渾身法力都已經調集起來。

若是鱷通天再不收手,縱使拚著跟那些海族天驕撕破臉,他也要把二人分開!

甚至不隻是他們這一方的,就連旁邊圍觀的海妖們,此時都有不少臉上露出不忍之色。

畢竟帝鱷神族的‘死亡旋轉’凶名在外,殺傷力太強。

但凡被這招擊中的對手非死即殘,而且血肉模糊的,賊淒慘。

若是長得醜,死了也就死了。

可這位人族天驕如此英俊,要是真被鱷通天給咬死,那也太可惜了。

就在眾人都快看不下去的時候,黃金神錐的旋轉忽然停下來。

百丈長的黃金巨鱷重新出現在眾人麵前,甩飛出去。

它歪著腦袋,踉踉蹌蹌地走出兩步外。

哇的一聲,吐得昏天黑地!

……

“這是啥情況?”

敖烏呆滯地望著慢慢變回原形,吐得稀裡嘩啦的鱷通天。

再看看那緩緩變回正常人大小,周身金光收斂,依舊風度翩翩的沈天。

一時間,敖烏有些懵逼。

沈天哥哥不是中死亡旋轉了嗎?怎麼一點事冇有?

而且從來冇聽說過,帝鱷神族有誰施展‘死亡旋轉’把自己轉吐的啊!

這場戰鬥到底算誰贏誰輸,咋越看越迷呢!

至於沈天,則在心底默默為前世的攻略打了個差評。

神特麼被鱷魚咬住之後,順著旋轉方向旋轉,能把它頭擰斷。

完全就是扯淡。

鱷通天的死亡旋轉是必殺技,速度快得驚人,順著旋轉哪那麼容易反殺?

明明應該逆著旋轉纔對!

沈天緩緩走到鱷通天身邊,拍了拍背:“兄弟,冇事吧!”

鱷通天轉過身來,惡狠狠地盯著沈天:“彆以為你贏了,本尊還冇認輸呢!”

嘔~!!!

話還冇說完,他臉色微變又轉過頭去,吐得昏天黑地。

沈天無奈道:“冇讓你認輸,沈某對通天兄你的‘死亡旋轉’很有興趣,能不能請你再施展一次?”

再施展一次?你這是在羞辱本尊嘛!

鱷通天氣得齜牙咧嘴,這個可惡的人族太狂妄了!

好,既然你如此羞辱本尊,本尊就……接受你的羞辱,嘔~!

旋轉是不可能再用旋轉了,永遠不可能再旋轉了!

再轉下去,嘔!本尊會死亡的!

……

就在鱷通天吐得昏天黑地時,一陣悠揚悅耳的琴音從極樂之城中傳出。

與琴音同時響起的,還有婉轉清靈的歌聲,宛如清泉洗滌著人心,讓人渾身舒暢。

這歌聲是以不知名的古語吟唱的,似乎蘊含著一股玄妙的力量。

隨著歌聲響起,許多人甚至感覺靈力都在加速吸收。

原本心中的負麵情緒,更是在飛速消退。

天籟,此曲可稱得上天籟!

當琴音響起後,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琴音的源頭處。

那裡是天音閣,琴音是從天音閣最高層傳出的,那是人魚公主玉蹁躚的房間。

作為人魚神族數百年來最優秀的公主,玉蹁躚人氣非常高。

縱使在北海各族天驕中,她也不乏狂熱追求者。

不知多少有鉗妖一擲千金,隻為求玉翩躚高歌一曲而不得。

也不知有多少癡情妖在見過玉翩躚一麵後,自此茶飯不思日漸消瘦。

“翩躚姐姐的歌聲,越來越好聽了。”

敖烏眨著大眼睛:“沈天哥哥,我覺得她想勾引你。”

沈天:“……”

齊少玄:“……”

雖然齊某覺得你說的有道理,但是作為齊某的契約夥伴,你小子能不能有點立場?

就不能猜測,這人魚公主是想勾引齊某嗎?難道齊某不配?

好氣啊!齊某可能是假的龍騎士!

……

隨著琴音歌聲響起,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稍緩。

所有人都不想在這時發出聲音,覺得這是對如此美妙歌聲的侮辱。

一位身材曼妙人身魚尾的少女緩緩從天音閣中遊出,手中捧著張金色的請帖。

少女臉上戴著輕紗,單單那雙眸子和若隱若現的容顏,已經足夠美麗。

她遊到沈天麵前,暗送秋波望了沈天一眼,緩緩低頭。

“公主殿下,請聖子賞臉入閣一敘。”

歌聲收尾,而少女方纔的話也清楚地在眾人耳中響起。

頓時一道道羨慕嫉妒恨的目光,刷刷射在沈天身上,空氣中瀰漫酸味。

而沈天眼中卻並未露出意外之色,隻是嘴角微揚。

果然來了嘛!嘿嘿,又可以……

割韭菜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