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 第318章 這天下第一,隻能有一個!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第318章 這天下第一,隻能有一個!

作者:雲中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32 來源:要看書

感受著身後數十隻可怕巨龍氣息,王神虛原本就蒼白的臉,此時更加慘白。

早知道,他就不偷偷跑到混沌海域來湊熱鬨了。

事情是這樣的,幾個月前齊少玄挑戰整個東荒所有的天驕聖子,其中王神虛作為金丹榜第四,是重點針對的對象。

然而王神虛所修煉的《太虛帝經》,是一門氪命的功法。

其中那些粗淺的法術倒也無妨,但高深的殺伐大術,幾乎都要損耗壽元。

尤其是王神虛身具‘虛空神體’,這本就是一門被詛咒的體質,壽元消耗遠比常人更快。

即便他一直以寶藥蘊養自身,也很難活得跟其他修仙者同樣久。

若是再好勇鬥狠跟人血拚,估計活不過50歲。

要知道正常的修仙者,即便是金丹期真人也至少能活五百歲,元嬰期尊者更有千年壽元。

50歲就嗝屁,絕對算是英年早逝了。

因此王神虛毫無節操地留下一份信,接著離宗跑路。

麵子是宗門的,小命是自己的,又不是生死存亡,他纔不會獻身呢!

帶著自己的小金庫和五寶茶,王神虛趁著夜黑風高流出太虛聖地,甚至直接溜出東荒。

在他看來,本聖子跑到北海去兜兜風。

那地方離東荒十萬八千裡,他齊少玄再牛逼,難道還能跑到北海來挑戰本聖子嗎?

溜到北海後,王神虛倒是舒舒服服地過了好些天的悠閒日子。

這裡的空氣很不錯,海風也舒服,蚌精也潤。

王神虛表示,超喜歡這裡的~

……

隻可惜這次離開聖地比較匆忙,王神虛身上帶著的錢不夠多。

瀟灑一段時間後,靈石花得差不多,從東荒帶來的那些五寶茶也喝得差不多。

王神虛覺得,自己應該找個門路弄點錢來花花。

正好聽說北海的‘混沌海域’開放,王神虛思前想後,覺得自己可以偷偷潛進去,弄點寶貝走。

於是王神虛氪了好幾年的命,在混沌海域外佈下一個隨機傳送大陣。

趁著混沌海域開放,王神虛直接催動大陣越過那些北海妖族,穿越虛空來到海域內。

但他怎麼也冇想到自己的大陣一穿,居然直接把他送到混沌海域的深處,而且直接送到島上。

原本這也不算是壞事,畢竟這座島嶼上靈氣還是很充沛的,寶貝也很多。

甚至有不少數千年的血蔘、枸杞、靈棗、黃精,多收集點還能補回些壽元,血賺不虧。

但王神虛怎麼也冇想到,自己的‘宏圖大業’還冇開始,就直接被腰斬。

他才偷偷摘走一株千年何首烏,就被大群巨龍追殺幾千裡。

我說至於嘛!

這座島上到處都是靈藥,給我點咋啦!

這些龍族,也太不好客惹!

一邊心中碎碎念,一邊玩命地逃跑,王神虛感覺自己被掏空。

畢竟天尊級的攻擊豈是那麼容易躲開的?

王神虛的‘虛空遁術’雖然強大無比,甚至堪稱bug,但強大是拿命換來的。

每次施展這種遁術,王神虛都要損耗大量壽元,持續時間短就一年半載,長就三五年。

要是繼續這樣遁逃下去,王神虛感覺群龍殺不死他,他自己都要壽元耗儘了。

“難道本聖子,就要如此屈辱地陰狠在這裡嗎?”

王神虛咬牙切齒,他不甘心啊!

……

就在這時,王神虛瞳孔驟縮。

因為他發現自己腳下地麵下,陡然伸出兩根藤蔓。

這兩根藤蔓顏色猶如翡翠般晶瑩剔透,然而在王神虛眼中卻如同毒蛇。

因為那兩根藤蔓此時正在朝自己的雙腿綁來,而且藤蔓激射而來的速度快得讓人驚駭。

“是可以操控植物的異獸嗎?”

王神虛臉色微變,他毫不懷疑如果此時自己被捆綁住,身後的巨龍們會在一瞬間,將他化為齏粉。

“想抓本聖子?癡人說夢,給我斷!”

王神虛雙手結印,刹那間虛空中凝聚出一柄無形之刃,朝著這兩根藤蔓激射而來。

咻~

無形之刃劃破虛空,蘊含著部分虛空之力。

可以說縱使是百鍊精鋼靈鐵,在這虛空之刃斬擊下也會一刀兩斷。

然而王神虛驚駭地發現,當虛空之刃斬在這兩根藤蔓上的時候,隻將其削斷半截。

而且當虛空之刃力量耗儘後,這兩根藤蔓的傷口幾乎瞬間便痊癒。

藤蔓朝他激射而來的速度,並未變慢分毫。

可惡,不氪命還弄不斷你?

王神虛臉色鐵青,雙手飛速結印,刹那間他渾身氣勢大漲,彷彿與虛空融為一體。

身軀似乎已經變成虛幻的,無數烈焰、雷霆、颶風攻擊從他身上肆虐而過,卻冇能帶給他絲毫威脅。

“無知的巨龍,也想破本聖子的虛空神體?簡直癡心妄……嚓!”

王神虛的狠話還冇說完,臉上便被濃濃的驚恐佈滿。

因為他赫然發現那兩根藤蔓居然完全無視自己的虛空神體,硬生生穿透虛空,綁在他的腰上。

這狗屁倒灶的藤蔓,居然擁有穿透虛空的能力!

要知道王神虛的虛空能力,可比大多數尊者所謂的‘穿梭虛空’高明無數倍。

他隱藏在虛空極深處,就連天尊級存在的攻擊撕碎虛空,也無法觸及到那個深度,更無法威脅到他。

但王神虛怎麼也冇想到,這根藤蔓居然能伸進來!

完了,死球了~

……

王神虛之所以能一直跟這些巨龍周旋,靠得就是這些巨龍打不中他。

此時這詭異的藤蔓把他綁住,他還拿什麼跟這些巨龍鬥?

“巨龍大哥饒了我吧!本聖子還是處男呢!”

翡翠色藤蔓綁在王神虛腰上,將他飛速朝著地底下拽去。

王神虛臉色蒼白,拚命施展太虛帝經想要掙脫這根藤蔓,甚至不惜氪命。

然而他絕望地發現無效,這兩根藤蔓赫然擁有著極強的虛空能力,完全限製他的秘法。

“混蛋,是你逼老子發飆的!”

“老子大不了折壽50年,直接剁了你狗頭!”

王神虛清秀俊逸的臉上滿是憤怒,雙手結印的速度陡然加快。

他周身散發的氣息也隨即變得更加可怕,無形的虛空之刃籠罩他全身上下。

王神虛緩緩伸手,無儘虛空之力化作一柄長刀:“歲月如刀斬天驕,老子氪命要你夭!”

這一刀無比可怕!

當它出現時,刀身周圍的虛空都在紊亂。

甚至就連那原本介於虛實之間的噬仙藤上,也出現一道道明顯刀痕。

顯然,王神虛拚起命來的確很凶殘!

然而就在他即將揮出這一刀時,耳邊卻忽然響起好聽的男聲:“兄台莫要誤會,沈某是來幫你的。”

幫我的?

王神虛臉色微變,這才發現藤蔓的另一頭竟然是個身穿白衣的絕世美男子。

臥槽,你丫是來幫我的你不早說?

本聖子這50年陽壽都獻祭完了,現在讓我砍誰去?

蒼白的臉刹那間氣得通紅,王神虛手中抓著那柄虛空之刃直想哭。

要不是眼前這白衣美男子看起來實力不錯,的確能幫忙,王神虛都想直接剁了他。

畢竟,本聖子的壽元不能浪費咯!

……

唳~

就在王神虛和沈天扯皮的時候,身後巨龍也在靠近。

其中尤以一隻風神翼龍速度最快,竟然已經追到王神虛身後數十丈。

彆覺得數十丈有多遠,要知道對於這些天尊級巨龍而言,數十丈也就半個身位而已。

隻要再振振翅膀抖抖腿,可能就直接能把王神虛吞下嘴。

“叫,叫你妹呢!”

王神虛怒了,手上那凝聚50載壽元的可怕虛空之刃,直接朝著那隻風神翼龍劈過去。

刹那間,原本隻有數尺長的虛空之刃迅速變大。

數尺長——數丈長——數十丈長!

一道無形之刃,將整個虛空徹底斬成兩截,並在瞬間出現在那隻風神翼龍麵前。

那隻風神翼龍的臉上,陡時露出無比驚恐的表情。

這一刻,它竟感受到死亡的威脅。

唳~

悲鳴聲中,風神翼龍周身爆射出萬丈青光,身體周圍有無窮無儘的風元素凝聚。

它揮動自己的右翼,宛如揮動一柄百丈巨刃,鋒芒令無數巨龍膽寒。

然而當右翼與那柄虛空之刃碰撞後,卻完全不堪一擊。

瞬間,僅僅是一瞬間,百丈右翼齊肩而斷。

風神翼龍發出悲鳴,血濺長空。

“好東西,彆浪費!”

地麵上陡然間冒出一道身影,刹那間將那百丈長巨翼直接收入囊中。

緊接著,他背後的黃金神翼陡然展開,身軀猶如瞬移般瞬間出現在王神虛身邊。

咻~

兩道身影瞬間遁入地底,接著瞬息間遠遁,短短幾個呼吸間便消失在所有龍族感應範圍外。

嗯,期間自然也有擅長遁地的巨龍想要追殺。

不過在看到那斷了一隻翅膀,慘兮兮的風神翼龍,那些巨龍都非常明智地慫了。

畢竟又不止它們丟了窩裡的寶貝,要拚命一起拚命。

它們可不想自己追上去跟那些人族打得你死我活,然後被其他巨龍撿桃子。

龍島的龍族隻是冇有神識神智,不代表冇有腦子。

……

“不用謝我,大家都是人族。”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這是沈某我應該做的。”

地底,沈天一邊控製著噬仙藤飛速遁地前行,一邊微笑著對王神虛道。

然而王神虛隻是直勾勾地盯著沈天,臉上始終帶著幽怨的表情,彷彿被玩弄的小媳婦般。

王神虛問道:“為什麼這座島上的巨龍,一個個都跟發瘋似的追殺我?”

沈天微微一愣,隨即有些心虛:“咳咳,沈某如何得知?或許是因為這些巨龍很排外吧!”

王神虛的目光愈發幽怨:“可是王某為何覺得,那些巨龍看到沈兄後,好像變得比之前更狂躁了?”

王神虛不是傻子,他早就覺得這座龍島不對勁。

他雖然想過靠著自己的虛空法,偷偷摸摸在這座龍島上撈點外快。

但他明明還冇開始做呢!為啥那些巨龍一個個看到他,都氣得跟老家被人抄了似的。

直到看到沈天出現,王神虛悟了。

合著這座島上不隻有他一個人族,還有其他人。

而且這傢夥也擅長高深虛空類法術,比他更拉這些龍族的仇恨。

綜上所述,王某不會是給這傢夥背了口黑鍋吧!

早知道,那50年大刀就不撤回了!

……

沈天被王神虛那幽怨的目光,盯得也有些發毛。

這傢夥,不會猜出真相了吧!

話說這也不能怪沈某啊!

畢竟誰知道,這座島嶼上還有你這個倒黴蛋呢!

轉移話題!

嗯,現在立刻轉移話題。

沈天想了想,對王神虛拱手道:“在下神霄聖地聖子沈天,不知兄台高姓大名?”

神霄聖子沈天?

那個替神霄聖地找回帝經禁忌篇章的幸運兒?

他不是才拜入神霄聖地冇幾天,修為才築基期嗎?怎麼幾個月功夫,這麼強了!

王神虛半信半疑地望著沈天,坦白說他對沈天的身份有點懷疑。

畢竟他幾個月前就跑到北海來避戰,冇咋回去過。

關於東荒的訊息,的確不怎麼清楚。

總之,這個人身份可疑,不得不防!

見王神虛一言不發,沈天以為他還在生自己的氣。

想了想,沈天從滄溟戒中取出一個小玉瓶:“王兄方纔受傷不輕,這是涅槃聖液,可以讓王兄恢複些許元氣。”

涅槃聖液???

王神虛微微一愣,整個人都懵了。

要知道涅槃聖液是植物類妖獸涅槃重生時,本源的能量所化。

對於燃燒壽命施展禁術的修士而言,涅槃聖液絕對是補充壽元最好的選擇,冇有之一!

王神虛連忙接過小玉瓶,打開瓶塞。

卻見那小玉瓶中,赫然裝著一斤左右的銀色液體。

這液體散發著無比精純的氣息,讓身體被掏空的王神虛無比渴望。

是真的涅槃聖液,而且還是極品中的極品!

就這一斤涅槃聖液的藥效,估計都能頂得上本聖子喝十幾噸八寶茶了!

這位兄台如此仗義疏財,一看就不是壞人!

……

王神虛不動聲色將小玉瓶收起,臉上頓時露出和煦笑容:“沈兄客氣,這怎麼好意思!”

想了想,王神虛又拱手道:“實不相瞞,在下乃太虛聖子王神虛。”

“久聞神霄聖子有謫仙之姿,今日一見果然不虛!”

沈天鬆了口氣,果然成功轉移話題。

本聖子,真是太機智了!

經過非常縝密的判定後,沈天和王神虛都對彼此身份初步認可,也因此建立初步信任。

當然,二人的情商都非常高,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

沈天冇有問王神虛明明不是北海妖族契約對象,為啥能混進混沌海域。

王神虛也冇有問沈天,是不沈天搞得龍神島那些巨龍暴動。

雙方非常默契地維持著和諧的沉默,在地下前行。

很快,沈天便帶著王神虛穿梭數百裡地底,與齊少玄和敖烏倆彙合了。

當見到沈天安全回來時,齊少玄和敖烏鬆了口氣。

不過在見到沈天身邊還有另一個男子後,齊少玄和敖烏眉頭都皺起來。

尤其是齊少玄,目光直直地盯著王神虛,渾身散發著無比澎湃的戰意,似乎隨時會出手。

而王神虛則是嘴角抽搐,整個人都有些抓狂:“我擦,你怎麼也來了?”

“姓齊的你至於這麼不依不饒嘛!不就是個挑戰?”

“王某不應戰,你就當王某認輸了不成?咋還追王某追到北海來了呢!”

坦白說,要不是感受到齊少玄也突破到元嬰期,而且元嬰穩固氣息雄渾,王神虛都想跟他打一架。

橫跨東荒和北海兩大域,億萬裡追擊,太欺負人惹!

齊少玄嘴角微抽,接著淡漠地望向沈天:“這傢夥你是從哪撿來的?”

“太虛聖子王神虛,貪生怕死之輩,隻因不敢接齊某的挑戰,竟不惜萬裡躲到北海。”

“嗬嗬,你覺得齊某是為了追你來北海的嗎?可笑~”

說話間,他身上原本散發的戰意收斂。

似乎這個人已不配讓他在意。

……

王神虛嘴角微抽,氣得跳腳。

他左手拽著沈天袖子,右手直指齊少玄:“混賬,真當王某怕你不成?”

“沈兄你彆拉著我,今日王某非讓這傢夥見識見識,什麼叫虛空一脈不弱於人,十招之內削你狗頭!”

齊少玄淡漠而輕蔑地望著王神虛:“你早已不在齊某眼中,浮雲清風爾。”

王神虛氣得額頭青筋暴露,這姓齊的罵人不帶臟,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要不是他剛剛為躲避那些龍族,已經消耗大量生命本源,連壽元都大損,現在非跟他拚命不可!

呼~

忍住,忍住!

不要為一時之氣,耗自己的命。

王神虛深深望了齊少玄一眼:“看在沈兄的麵子上,王某不與你計較。”

齊少玄瞥了眼王神虛,嗤笑道:“浮雲清風爾~”

王神虛嘴角微抽:“姓齊的,你不能換句詞嗎?”

齊少玄淡漠地望著王神虛,良久緩緩開口:“清風浮雲爾~”

……

眼看著兩個小老弟鬥起嘴來,沈天無奈一笑。

他道:“齊兄莫要小瞧王兄,方纔我見識過王兄實力,相當強大。”

“若全力以赴的話,恐怕戰力未必會在齊兄之下。”

哦?

沈天的話,倒是讓齊少玄目光微寒:“哦?沈兄認為這傢夥的戰力,未必在齊某之下?”

哼!

一語罷,齊少玄眉心處天眼乍開。

方天龍戟席捲萬丈紫氣,刹那間將他烘托得宛如戰神。

他直勾勾地盯著王神虛,戰意沛然:“既然如此,孰強孰弱,一戰便知!”

這天下第一,隻能有一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