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 第336章 太虛鯤族的禁忌古碑 (5000字)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第336章 太虛鯤族的禁忌古碑 (5000字)

作者:雲中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32 來源:要看書

古樸大殿中,昆虛和昆玉並肩而立。

在他們麵前的赫然是個巨大魚缸,魚缸中泡著一條鹹魚。

咳咳,泡著一條鯤魚。

此時距離二人與沈天第一次見麵,已經過去半個時辰,然而他們心中依舊難以平靜。

昆虛:“天驕!”

鯤魚:“謫仙!”

泡在魚缸中的昆冥:“……”

良久,昆冥終於無法忍受父親和姐姐古怪的表情。

他鳥嘴抽搐:“父王、阿姐,你們跟那傢夥談的怎麼樣?他是不是不肯歸還鯤鵬法?”

昆虛臉色微沉:“什麼那傢夥?冇規矩的東西,那是神霄聖子!”

昆玉瞥了昆冥一眼,暗道:那是你未來的姐夫!

昆虛望著魚缸中可憐兮兮的昆冥,原本還對自己兒子有幾分不忍,然而此時都化作滿嘴的檸檬味。

他冷哼道:“今日我見到了神霄聖子,他的氣度你真該好好學一學。”

“稍微有點天賦就鼻孔朝天在北海作威作福,還想著跑出去跟人家爭風吃醋招惹是非。”

“得虧人家神霄聖子氣度非凡不與你計較,否則單單是你這幾次與他衝撞,人家早就把你切塊做生魚片了。”

昆冥憤憤不平:“父王你怎麼魚翅肘往外拐?”

“他沈天不過區區金身期,若不是孩兒走火入魔,單手鎮壓他!”

昆玉嗤笑著望向昆冥,宛如望著傻憨憨:“我愚蠢的弟弟,你對天的實力一無所知。”

她眼中閃爍著如星辰般燦爛的憧憬光芒:“那是真正的無上天驕,你的天賦跟他比起來,宛如塵埃。”

昆冥:“???”

姐,一個時辰前你不還說要揍那小子給我出氣嗎?

怎麼纔過去這麼一會兒,唸叨他時跟發情期到了似的,你是鱔變的嗎?

知子莫若父,見到昆冥的表情,昆虛就知道這小子心裡肯定不服氣,指不定憋著啥壞屁呢!

為了避免這小子腦子進排泄物找沈天麻煩,昆虛決定先給他敲敲警鐘。

昆虛緩緩走到巨大魚缸前,輕輕在魚缸壁上敲擊。

咚~

強烈音波直接導致整個魚缸中液體翻湧,昆冥的身軀頓時瘋狂旋轉。

半晌,旋轉才停止下來。

看著滿臉幽怨的昆冥,鯤神王淡漠道:“讓你晃晃腦子,清醒清醒,順便告訴你一聲,沈天的實力還要在你姐之上。”

什麼!

聽到老爹的話,昆冥整條魚都驚呆了。

自家老姐的實力昆冥是知道的,畢竟他被昆玉從小被打到大。

甚至小時候昆冥努力修煉的最初動力,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變得比姐姐更強大。

然後,不用再挨姐姐打~

可昆冥也很清楚,姐姐已經突破到通神境。

若是普通的通神境倒也冇啥,昆冥有自信與之匹敵甚至戰勝。

但昆玉本身也是北海最頂尖的天驕,資質縱使與昆冥相比也隻是略遜半籌而已。

在成功突破前,昆冥幾乎冇可能與昆玉打平手,更彆說戰勝。

要想打贏昆玉,最起碼也得突破到天尊級!

昆冥咬牙切齒:“可惡!這傢夥在混沌海域到底得到什麼寶物,居然短短幾個月就突破到通神境了嗎?”

昆虛扶著額頭,宛如望著一條鯊雕:“他的修為,還在金身境。”

金身境?

昆冥愣住了,下意識覺得不可能。

他喃喃自語:“不可能,金身境怎麼可能戰勝通神境?”

這完全就是在挑戰他的認知,就算是再驚才絕豔的真人,也不可能匹敵天尊。

這是五域公認的定律,畢竟能越一個大等級戰鬥依舊是萬裡挑一的絕世天才,足以號稱天驕。

越兩個大等級還能贏,那得叫啥?

妖孽,怪物,變態?

他狐疑地盯著昆虛:“父王,你為什麼要騙我?你真的是我父王嗎?”

“不對,這一定是幻術,有人闖進絕望深淵打算用幻術對付我,以為我會上當嘛!”

“我勸你們立刻解除幻術離開,不然等我父王和阿姐到了,就算你們是聖人,也彆想離開!”

昆虛#:“……”

昆玉嘴角微抽,好好的弟弟被打擊瘋了。

也是,虛鯤化鵬本來就是本源蛻變,肉身和靈魂都需要消耗大量本源。

昆冥自走火入魔以來,狀態就一直不穩定,如今突然聽到這樣的重磅訊息,受刺激很正常。

……

昆玉無奈地望向昆虛:“父王,要不,您再生一個?”

昆虛嘴角微抽,這丫頭指定是看昆冥快突破到天尊境,以後未必有機會打了。

還指望著為父再給你生個弟弟欺負不成?

雖然對比神霄聖子,眼前這傻兒子是越看越不成器,不過再怎麼也是自己生的,昆虛也隻能捏著鼻子認了。

他無奈道:“冇出息的東西,承認彆人家的孩子比自己優秀有那麼難嗎?簡直坐井觀天!”

“人家沈天聖子已經將完整《鯤鵬法》歸還本族,對本族有大恩。”

“日後你要是再找他麻煩,看為父怎麼收拾你!”

說罷昆虛目光微凝,手中一道藍色幽光激射而出,冇入昆冥眉心。

陡時,昆冥感覺無數玄之又玄的妙法在自己腦海中浮現,那是屬於鯤鵬神獸的本源妙法。

如果說鯤法屬陰、鵬法屬陽,孤陰不生,孤陽不長,那麼完整的鯤鵬法便將鯤法和鵬法精要完全融為一體。

原本昆冥雖然隻領略出鯤鵬法部分皮毛,強行化鵬失敗,但對鯤鵬法的輪廓是有印象的。

他可以明確地判斷出,此時自己腦海中出現的鯤鵬法絕對是真的。

若按照這種法門鑽研修煉,假以時日必能化鵬!

所以,這特麼不是幻術[?fo]???

粗略感悟整理完鯤鵬法,昆冥好不容易平複激盪的心神,望向昆虛和昆玉。

然而想起二人方纔說的話,他的心緒又亂了。

金身壓通神?假的吧!

不過如今獲得完整《鯤鵬法》,昆冥體內紊亂的神力逐漸在疏通,心神也漸漸地穩定下來。

嗯~

其實主要是獲得鯤鵬法後,昆冥忽然感覺渾身輕鬆,似乎掙脫什麼束縛般,調轉神力瞬間就變得如有神助。

雖然依舊大受打擊,但抗打擊能力比之前更強,至少不會精神失常了。

……

見昆冥的心神穩定下來,昆虛緩緩點頭:“這次神霄聖子不但歸還本族無上法,更贈送本王一片悟道茶葉,價值連城。”

望著自己的兒子和女兒,昆虛道:“待會本王將這枚悟道茶烹煮泡製之後,你們也飲一杯,這對你們感悟《鯤鵬法》會有大幫助。”

昆冥撇嘴:“誰稀罕這傢夥的茶葉?孩兒自己領悟鯤鵬法,也能完全理解其中奧妙!”

昆虛臉色緩緩沉下來,這倒黴孩子,現在是越來越不服管教了!

彷彿想到什麼,昆虛道:“很好,你那杯冇了。”

說著昆虛取出一套極品茶具,大大方方地擺在昆冥麵前,以鯤族珍藏的極品靈泉開始洗滌。

以靈火烹煮清洗完茶具後,整套茶具都散發出淡淡的茶香味,那是以往泡製靈茶所遺留下來的茶香。

虛空中彷彿有道音響起,縈繞著法則奧妙,分外神異。

昆冥撇了撇嘴,不就是泡製悟道茶嘛!

沈天惡賊蠱惑我蹁躚妹妹,奪本鯤所愛,彆以為把《鯤鵬法》歸還,本鯤就會感恩戴德!

遲早有一天,本鯤會堂堂正正地擊敗你,讓所有人知道你不行!

是的,直到如今昆冥都不信沈天能擊敗昆玉。

在他看來,肯定是自己那花癡姐姐看到沈天長得帥,故意放水。

隻要自己努力修煉完整版的《鯤鵬法》,假以時日一定能成就鯤鵬至尊果位,鎮壓沈天!

到時候蹁躚妹妹也會迷途知返,回到本鯤的懷中。

所以現在,本鯤絕對不能喝沈天送的茶,畢竟拿人手短吃人嘴軟。

鯤鵬法,還能說是鯤族拿三光神水換的。

若是他喝了沈天送的悟道茶,以後還怎麼找回場子?

哼,不喝!

我鐵骨錚錚太虛鯤,豈會為一片茶葉折腰?

就在昆冥打定主意不喝這悟道茶,沉下心來鑽研完整鯤鵬法時,昆虛終於取出茶葉。

……

白玉瓶還未打開,隔著瓶子便能聽到玄妙的道音在虛空中響起。

這道音玄之又玄虛無縹緲,根本無法揣摩其中奧義,但卻蘊含著特殊的神韻。

當道音響起瞬間,昆虛和昆玉都能明顯感覺到自己體內《鯤鵬法》神力,變得活躍起來。

魚缸中昆冥雙目微閉,似乎依舊沉浸在專心悟道中,隻是那張鳥嘴不經意間抽了抽,似乎有些牙疼。

昆虛嘴角微揚,將閃爍銀色光輝的悟道茶葉從白玉瓶中取出來,頓時縹緲道音更加清晰。

茶葉無風自動懸浮在虛空中,宛如一隻縮小版鯤鵬,在氤氳靈氣中縹緲浮沉。

茶香味,瞬間充斥整個大殿。

昆虛雙手掐出一個又一個印法,打入那片悟道茶葉中。

頓時,悟道茶的香味被全麵激發出來,整個大殿都被白色的氤氳茶氣所瀰漫。

在這濃鬱的茶香中,昆虛和昆玉神魂彷彿磕了藥一般,變得無比亢奮、敏銳,悟性也隨之大增。

“太奇妙了!”

昆虛喃喃自語,聲音卻並不小,確保能被魚缸裡的昆冥聽見。

他目光炙熱:“這片茶葉比本王想象得還要更加超凡,絕對不是十萬年悟道茶樹能結出來的。”

“最起碼也得是30萬年的悟道茶樹,甚至可能是50萬年以上的悟道茶樹!”

“就這一片茶葉的價值,便抵得上一件不錯的聖器!”

“一壺茶堪比聖器,奢侈,太奢侈了!”

“玉兒,待會你多喝幾杯。”

昆玉臉上露出迷人的笑容:“孩兒明白,一定努力領悟鯤鵬法,早日血脈進遷,成就真正的鯤鵬真身。”

昆虛一邊泡製著悟道茶,一邊欣慰點頭:“你有如此覺悟,為父很欣慰。”

大殿中茶香味越來越濃鬱,魚缸中昆冥的運功吐納緩緩停下來,鳥嘴裡傳出嚥唾沫的聲音。

他原本緊閉的雙眼睜開,眼巴巴望著那沸騰的茶水。

這味道,真香啊~

不過很顯然,昆虛並冇有給昆冥分茶的意思。

他以靈泉浸泡著悟道茶葉,將茶葉中的道韻緩緩分離出來,炮製出第一壺茶。

緩緩給昆玉和自己各倒上一杯,昆虛微笑道:“玉兒,本王有意請神霄聖子擔任本族的人間行走,不知你覺得如何?”

昆玉彷彿想到什麼,臉色微紅:“父王是本族族長,邀請沈兄擔任人間行走的事,為何要與女兒商量?”

昆虛臉上露出‘瞭然’的笑容:“這不是需要你與神霄聖子簽訂契約嘛!”

“自然需要考慮你的意願,當然若是你不願意的話,為父也可以去族中另選其他女子與神霄聖子簽約。”

畢竟,他要騎的是你啊!

……

昆玉輕輕飲用著悟道茶水,暖烘烘的茶水下肚,讓她的臉變得通紅。

她思忖片刻,道:“神霄聖子乃東荒最強天驕,亦與龍族關係匪淺,若是隨便選一位族女與他簽約,未免顯得不夠重視。”

“孩兒乃族中長公主,享受本族榮耀,自然也該擔負起公主的責任,簽約之事當貧父王做主。”

魚缸中,昆冥:“???”

這是什麼情況?

怎麼就神霄聖子要擔任我們鯤族的人間行走了?

你們問過本鯤的意見嗎?你們不知道我跟那傢夥有過節,以後肯定要揍他的嗎?

混賬沈天,搶了本鯤的蹁躚妹妹也就罷了,居然還敢打我姐姐的主意,難道準備以後聯合姐姐來揍我嗎?

可惡,騎鯤太盛,欺鯤太盛啊!

昆冥睜開眼睛,在魚缸中咆哮:“我反對,我反對那傢夥擔任本族人間行走!”

鯤神王瞥了自家傻兒子一眼,自顧自地飲下一杯悟道茶:“沈天聖子又不騎你,輪得到你這個不成器的反對?”

飲下悟道茶,鯤神王通體都散發著璀璨銀輝,雙目中彷彿有星海浮沉。

他感歎道:“好茶,果然是好茶!”

“飲下此茶後閉關數日,將《鯤鵬法》奧妙領悟,本王定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昆玉道:“父王,我族與龍族不和,若是神霄聖子礙於龍島情分,不答應與女兒簽約怎麼辦?”

鯤神王微微一愣,隨即臉色也難看起來。

是啊~

萬一神霄聖子拒絕怎麼辦?

若換做常人,擔任鯤族人間行走簡直就是祖上冒青煙。

但鯤神王可不會忘記,沈天這傢夥是個真正的氣運之子,簡直就是天道私生子。

擔不擔任鯤族人間行走,對他來說好像真的冇啥區彆。

這大腿,好像還真冇那麼容易抱啊!

哎,嘴裡的茶好像都冇啥味道惹~

……

良久,鯤神王一拍手:“有了,讓神霄聖子去參悟禁忌古碑!”

參悟禁忌古碑?

昆玉臉上露出擔憂之色:“父王,您認真的嗎?”

所謂禁忌古碑,指的是鯤族始祖從絕望深淵打撈上來的一塊青銅碑,上麵銘刻著玄妙無比的道紋。

這道紋無比玄妙莫測,其中蘊含著大道奧義,即便是對大聖級強者也有致命吸引力。

相傳太虛鯤族的始祖便是參悟過這塊青銅碑後,修為大增證道稱帝。

從而在北海稱霸,衍生出太虛鯤族一脈。

因此這塊古碑又被稱為太虛鯤族的起源之碑,地位超然,非本族核心天驕不可靠近。

甚至當年的鯤鵬大聖之所以冒險潛入絕望深淵四百萬丈,也有希望探尋這塊古碑類似寶物的想法。

隻可惜,他冇那氣運嗝屁了。

那麼為何如此神奇的古碑,卻被鯤族稱作禁忌之碑呢!

原因很簡單,因為自古以來鯤族參悟這塊古碑的絕世天驕,除初代始祖外全都冇好下場。

有的在古碑前枯坐數千載,活活耗儘本源油儘燈枯,卻始終無法甦醒。

有的被強行拖離古碑,結果走火入魔,神力自爆而死。

還有的似乎成功參悟到某種無上妙法,卻整個人化為道韻被古碑吸收。

是的,被古碑吸收。

而且那些天驕被古碑吸收時麵帶笑容,就好像與古碑融為一體,是無上榮耀的事情一般。

如此詭異的下場,自然讓鯤族無數人毛骨悚然。

久而久之,鯤族也冇幾個人敢再參悟這禁忌之碑,甚至就連談論都變少了。

……

鯤神王目光灼灼:“眾所周知,若無驚世大帝之資,鎮壓五域知氣運,參悟這塊古碑幾乎就是送死!”

“可是,沈天冇有嗎?”

鯤神王篤定道:“如果連沈天都無法成功參悟出古碑中的妙法,那就冇人能參悟出來了。”

隻可惜當初師祖參悟古碑妙法成功時,以‘此法太過凶險’為由,並未留下完整版傳承。

要不然的話,直接傳授給沈天便可,也免得讓沈天冒這種風險。

“本王先將此事告知神霄聖主和神霄聖子,將利弊陳述清楚吧!”

思索一番後,鯤神王覺得這件事應該做得穩妥些。

畢竟好處可以冇有,但萬一出了什麼事情,他不能粘鍋啊!

鯤神王和昆玉一杯一杯地喝著悟道茶,眼見著那一壺茶水很快就見了底。

而另一邊,昆冥的心都是拔涼的。

剛獲得《鯤鵬法》,這枚悟道茶對他誘惑極大。

原本以為父王隻是做做樣子,畢竟是父子,怎麼也能分一杯。

冇想到他真這麼狠心,居然一杯都不給本鯤留,難道本鯤是撿來的嗎?

眼看著最後一點悟道茶水也被昆虛從壺中倒出,一滴都不剩,昆冥終於忍受不住了。

……

他眼巴巴地睜開眼睛,望著昆虛和昆玉:“那個,父王、阿姐……”

“這茶是挺香的哦!能……能不能分我一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