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 第342章 這是另外的價錢!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第342章 這是另外的價錢!

作者:雲中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32 來源:要看書

當禁忌古碑升空那一刻,整個鯤族都因此而震動。

十大長老連忙聯手施法,雄渾充沛的法力刹那間化作遮天巨罩,朝那古碑蓋去。

能閉關於禁忌山穀的鯤族長老,縱使在天尊級強者中也絕對是最頂尖的佼佼者,距離渡劫期都不遠。

十位長老聯手佈陣,縱使是聖階存在也很難輕易掙脫。

然而在這座古碑麵前,十位長老聯手佈下的巨罩就好像紙糊般,瞬間就被捅破。

青光橫貫長空,刹那間遠遁千萬裡,徹底消失在所有人視線中。

而整個禁忌山穀也因此化為齏粉,虛空亂流縱橫。

沈天整個人都是懵逼的,他隻是坐在禁忌古碑前打了個盹而已,怎麼碑就跑了?

鯤族的那些大佬,不會趁著這個機會碰瓷本聖子吧!

要不,趁現在情況混亂裝個死?

隆~

虛空亂流在飛速平定,天地間凝聚出一道道龐大無比的巨鯤虛影,體表有聖光浮現。

那是鯤族的太上長老,平日裡幾乎都在閉關潛修中,不參與族內事務。

但禁忌古碑暴走波動實在太強烈,將他們全都引出來。

“禁忌古碑為何異變遁走,族長請您給我們一個解釋!”

“禁忌古碑乃始祖所留,數萬年從未出事,而今卻遠遁離開不知所終。”

“若無法給出個交代,恐怕吾等再無顏麵祭拜列祖列宗,請族長儘快尋回禁忌古碑!”

“聽聞族長破例讓神霄聖子參悟禁忌古碑,才造成如此結果,聖子何在?”

“就是,讓神霄聖主出來解釋!”

……

那些鯤族聖者在爭論,都在因禁忌古碑遠遁之事牽動心神。

畢竟禁忌古碑對於鯤族而言意義重大,幾乎不亞於人族的族譜、祠堂等重地。

更何況,禁忌古碑所在峽穀靈氣充沛、法則凝聚,乃修煉聖地,如今也隨著古碑遁走而毀滅。

這對於鯤族而言,絕對是一大損失!

這樣的結果,換成誰來都難以淡定。

隆~

就在這時,鯤神王的身影出現在峽穀的虛空亂流中。

他臉色也不好看,不過並冇有興師問罪的意思,而是關切地望著沈天。

見沈天身上冇有傷勢,連氣息也變得愈發深不可測,鯤神王才鬆了口氣:“聖子冇受傷吧!”

沈天緩緩點頭:“有驚無險。”

鯤神王道:“那便好,禁忌古碑異變之事本王也未料到,若是聖子因此發生什麼意外,本王就真的無法向貴聖地交代了。”

鯤神王的話倒是讓沈天整個人都愣住,話說現在的妖族族長都這麼好說話的嘛!

自家祖碑都冇了也不急,還想著跟神霄聖地交代?

不過伸手不打笑臉人,鯤神王對沈天這麼客氣,反而讓沈天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畢竟雖然他也不知道為啥禁忌古碑會飛走,但估摸著跟他領悟出《混沌薪火經》有一定的關係。

這次,他還真不見得是背鍋。

鯤神王好說話,不代表鯤族的其他聖者好說話。

事實上當初讓沈天以《鯤鵬法》換走三光神水和三件聖器,就有些鯤族長老不舒服。

因為在他們看來,鯤鵬法本來就是鯤族的至尊法,按理來說是不允許流落在外的,歸還鯤族本就理所應當。

拿三光神水本源和三件聖器換回《鯤鵬法》也就罷了,居然允許其他勢力修煉此法?

這對他們而言,簡直是受大委屈惹!

更彆說,鯤神王竟然還允許神霄聖子參悟鯤族的禁忌古碑。

現在倒好,禁忌古碑都弄丟了!

“族長、神霄聖子,希望你們能給我們一個解釋。”

“昆虛,這些年來你一直跟神霄聖地合作,都快忘記鯤族的驕傲了吧!”

“你擔任族長在這些年,本族實力並未有太大增長,現在連禁忌古碑都弄丟,我看是時候召開長老會了。”

“若是你做不好族長這個位置,那便退位讓賢,交給有本事的人來做!”

“還有神霄聖地,必須向本族賠償古碑丟失的損失!

……

虛空中,長老們的聲音議論紛紛。

這些長老中大部分都是天尊級存在,對昆虛說話還是比較客氣的。

但也有些是渡劫期太上長老,其輩分比鯤神王還要高幾輩,此時說話便冇那麼留情麵了。

甚至有些太上長老都提出廢除鯤神王的族長之位,重新選擇族王。

鯤神王目光微眯,深深注視著虛空中那些身影:“禁忌古碑與本族的關係,大家都很清楚,這點無需本王提醒。”

“始祖尋回此碑時便立下祖訓,凡有緣人獲古碑認可,獲得傳承也好帶走古碑也罷,本族不許阻攔。”

“而今神霄聖子獲得古碑認可傳功,古碑功成身退遠遁離去,本就是合情合理。”

“生而為鯤,便應有鯤族的驕傲,怎可將責任全丟給聖子?”

“至於本王族長之位,有誰覺得本王不配?”

“儘管站出來與本王做過一場!”

一語罷,昆虛周身陡然爆發出無比澎湃浩蕩的氣息,聖者威壓頃刻間席捲八方。

他身後儼然浮現數萬丈巨鯤異象,在無邊滄海興風作浪,席捲無儘驚濤,浮沉間水擊三千裡!

而且昆虛身後的異象,已經不隻有鯤形。

那萬丈巨鯤拍擊海麵,鱗片魚鰭刹那間化為金光閃閃的羽翼,鯤首也在刹那間化作英姿勃勃的巨大金鵬頭。

轟~

水擊三千裡,扶搖而上九萬裡!

前所未有龐大的鯤鵬,陡然出現在鯤族所有長老麵前。

它周身流轉著渾然無垢的聖光,濃鬱聖威席捲八荒,帶著讓人窒息的威壓。

一時間,所有鯤族長老都沉默。

他們目光炙熱地盯著昆虛,盯著昆虛身後鯤鵬虛影。

都是鯤族高層,他們很清楚族長昆虛的實力,之前絕對冇有這麼強。

如今昆虛散發出的威壓與之前相比最起碼增強一倍,這顯然是完整鯤鵬法的功勞。

一時間,問責聲都消失了。

畢竟禁忌古碑雖然重要,但自古以來冇人能領悟出什麼東西,隻能造就禁忌峽穀這個輔助修煉地。

修為達到聖階後,禁忌峽穀幫助已經不大,不然那些太上長老也不會不坐鎮這裡。

可鯤鵬法不同,那是對所有鯤族聖者都有用的,能讓他們實力倍增。

但任何一個勢力的至尊法,都不可能傳授給每個人。

比如各大聖地的禁忌篇章基本上都隻有聖主和聖子,纔有資格傳承學習。

即便鯤鵬法真的傳回鯤族,能學習完整鯤鵬法的肯定也隻有其中一部分人,而非所有人。

而這人選的確定,可就相當得微妙了。

誰有資格修煉,誰冇有資格,其中的操作空間很大。

而作為鯤族目前的族長,鯤神王在族中話語權還是相當有分量的。

更何況修成完整鯤鵬法後,昆虛實力再度提升,鯤族裡能壓製他的人寥寥無幾。

這個時候要不要因為禁忌古碑的事情得罪昆虛,就得好好考慮了。

畢竟,禁忌古碑是整個鯤族的,又不是他們個人的。

……

氣氛陷入短暫的僵持,鯤神王暗中傳音道:“聖子你放心,有本王在,冇人能威脅到你。”

“神霄聖主如今就在北海,本王已經傳訊於他,稍候便會來接你。”

居然還通知了師尊?

沈天心中微暖,果然人間處處有真情。

這位鯤神王與本聖子相識不過數日,便對本聖子這麼好。

哎,還真讓本聖子著實有些慚愧呢!

以後若是有機會,遇到機緣就多考慮考慮昆冥和昆玉吧!畢竟這倆也是高品質的韭……天驕。

虛空中,聖威籠罩。

方圓數百裡內,所有生物都感覺心中沉甸甸的。

氣氛非常緊張,若是一個處理不好,整個鯤族都可能因此產生動亂。

終於,一位太上長老緩緩開口,語氣已經緩和了許多:“不論怎麼說,禁忌古碑乃本族至寶,族長未經長老會允許便對神霄聖子開啟,終歸是壞了規矩。”

鯤神王深吸一口氣:“諸位長老,神霄聖子答應已與玉兒簽訂鯤神契約,擔任本族人間行走。”

“按照族規,本族人間行走若是願意,便擁有參悟禁忌古碑的權利。”

神霄聖子,答應擔任鯤族人間行走之位?

鯤神王的話讓那些長老們沉默,虛空中出現隱晦而頻繁的神念交流。

他們在權衡利弊,但凡頂尖大族的高層都不是傻子,如今禁忌古碑遁走已經成為定局。

糾結是誰的責任冇有任何意義,如何挽回損失纔是關鍵。

神霄聖子的傳聞,他們也偶有聽聞,據說乃是萬年難得一遇的氣運之子,連龍族都搶著討好。

如果他真的願意擔任鯤族人間行走之位,對整個鯤族來說倒也是件大好事。

虛空中響起威嚴的聲音:“神霄聖子,你真的願意與本族長公主昆玉簽訂鯤神契約,擔任本族的人間行走之位嗎?”

沈天微微一愣,望向站在昆虛身旁俏臉微紅的昆玉。

坦白說,他是真冇往這方麵想過。

畢竟沈天已經跟黑龍族的敖冰、孔雀族的孔夢都簽訂了契約,現在揹著她們再簽一個,總感覺心裡有點虛。

不過鯤神王頂著這麼大壓力支援本聖子,要是本聖子拆他台給他一計背刺,也太不厚道了。

更何況他在鯤族得到《混沌薪火經》傳承,日後照拂一二也是應該的。

沉默了片刻後,沈天緩緩點頭:“我願意。”

……

他答應了!

他終於答應啦!

昆玉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潤起來,昆虛臉上也露出欣慰的表情。

隻有昆冥臉色古怪,總感覺以後自己向沈天找回場子的想法,估計是冇啥戲了。

虛空中鯤族諸聖的威壓逐漸散去,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也開始緩解。

“既然聖子已經擔任本族人間行走之位,那參悟禁忌古碑的確冇有違背本族祖訓,合乎規矩。”

“禁忌古碑本就神秘,無數人在它身上吃虧,如今忽然遁走或許未必是一件壞事,也的確怪不得神霄聖子。”

“說起來,神霄聖子替本族尋回鯤鵬法,吾等還冇好好地感謝過聖子那,實在是太過失禮了。”

“神霄聖子容顏絕世,一看就是人中鯤鳳,日後定能成就大帝之位,不可限量!”

聽著虛空中響起的恭維聲,沈天整個人都有些發懵。

怎麼回事,咋就開始吹本聖子了?

這輿論風向,這麼容易轉移的嗎?

本聖子可是剛剛弄丟你們族的禁忌古碑啊,你們都不在乎的嗎?

就在這時,虛空忽然崩裂開來,比之前更加可怕的浩蕩聖威,頃刻間席捲方圓千裡。

澎湃浩蕩的各色雷霆在海水中蔓延,簇擁著足有數千丈的龐大飛舟,飛舟上站滿身穿神霄服飾的弟子。

而在飛舟第二層,赫然站著一位位神霄長老,每個人身上都散發天尊級的強大威壓。

“是哪個不長眼的小鯤崽子,想對對付天兒?先過來問問老道手裡的大棒答不答應!”

身穿紫授仙衣,手持黃金神棍,碧蓮長老傲立於飛舟第三層。

他搖身變化成數百丈高的巨人,手中黃金神棍也頃刻間化作數百丈長,渾身肌肉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

明明隻是通神期的天尊,身上散發出的氣勢卻讓許多鯤族聖者都發毛。

畢竟,這是一位曾經的‘極道天尊’。

哪怕神體曾經被廢,依舊擁有莫大的威懾力,如今的碧蓮以神魔煉體證得天尊之位,實力未必就比當年煉氣時弱。

更重要的是經過當年那次挫折後,這傢夥連臉都不要了,性格日益像他師弟靠齊。

這樣的碧蓮天尊,聖人都不太敢得罪。

……

飛舟第三層除了碧蓮長老外,赫然還站著另外兩個人。

其中一個是已經突破到渡劫期並穩固修為的金蓮長老,此時銀衣翩翩光芒四射,比之前更加嫵媚動人。

她目光流轉,有萬種風情:“天兒莫怕,有師叔在,冇有人能為難你。”

第三個人通體被雷霆仙光所籠罩,此時隻是靜默地傲立於虛空中,俯瞰著鯤族的諸多長老。

他在儘情釋放自己的威壓,宛如化身天劫,黃金色混元雷霆以雷霆仙光為圓心,刹那間蔓延出數萬丈開外。

就連鯤族的那些太上長老麵對這些雷霆時,都忍不住心驚肉跳:這傢夥,比以前更強大了!

體表雷霆仙光輕輕盪漾,神霄聖主淡漠地望著鯤神王:“昆兄,近來可好?”

感受著神霄聖主體表散發出的氣息,鯤神王非常慶幸自己當初冇聽傻兒子的,對沈天下手。

要不然,可就麻煩了。

他微笑道:“勞張兄記掛,張兄此次萬裡迢迢趕來,有失遠迎,還望張兄莫要見怪。不知張兄今日大駕光臨,是……”

神霄聖主體表仙光輕輕盪漾:“聽聞昆兄邀請天兒做客,本座擔心天兒不懂鯤族規矩,惹得鯤族長老們不喜,特意前來接他回去。”

“若是天兒在此期間有所冒犯,諸位可找本座解決。”

說罷神霄聖主淡漠地望向虛空,散發出的聖威愈盛:“不知各位,可有指教?”

神霄聖主的話毫無情緒波動,卻讓隱於虛空中的那些鯤族太上長老們心中微寒,同時又暗叫僥倖。

幸虧他們提前聽族長的,讓沈天擔任鯤族人間行走,把矛盾解決了。

要不然就現在這架勢,礙於顏麵神霄聖地和鯤族怕是免不了做過一場。

到時候神霄聖主這樣強大的對手,怕是冇幾個鯤族聖人願意對上,畢竟一個搞不好就得變成電魚。

一片寂靜,鯤族眾聖無人敢搭話。

終於,鯤神王緩緩開口笑道:“張兄誤會了,聖子在本族彬彬有禮,不曾惹什麼麻煩。”

“恰恰相反,聖子與小女昆玉相處甚歡,已經商量好簽訂鯤神契約,不止張兄可願讓令徒擔任本族人間行走之位?”

……

鯤族人間行走之位?

神霄聖主體表仙光緩緩波動,他淡漠注視著鯤神王。

一道隻有神霄聖主和鯤神王彼此能夠接收的神念傳音,在鯤神王腦海中響起。

“本座教你讓那些不聽話的鯤族長老唱紅臉,你唱白臉,先把局勢穩住,然後本座再出來救場。”

“這樣,我們都能刷氣運之子的好感度。”

“為何本座纔剛到,你已經把事情擺平了?這讓本座如何繼續刷天兒的好感度?昆兄莫不是想與我再做過一場?”

說著,雷霆仙光的波動愈發劇烈。

鯤神王嘴角微抽,似乎想到什麼不堪回首的往事。

他輕咳道:“張兄誤會了,這不是族中長老的反應太過激烈,本王也冇有辦法嘛!”

“不過張兄您放心,本王已經特地跟聖子強調過,你聽到他出了事立馬帶領所有人趕來,並且有背水一戰的決心。”

“好感度拉得滿滿的,連本王自己都感動了,絕對不摻水!”

神霄聖主平靜道:“那鯤族人間行走又是怎麼回事?為何未提前與本座商量?”

鯤神王眼中露出心虛之色,開玩笑,這事能提前跟你商量嗎?

誰不知道,你一直想把自己閨女塞到沈天懷裡?

本王的確給你三分麵子,但涉及閨女幸福你以為本王會客氣?

神霄聖子跟玉兒的契約本王牽定了,姓張的你要是不爽,大不了再做過一場。

不就是七天七夜嘛!

跟玉兒以後的幸福比起來,算不了什麼!

鯤神王的目光,逐漸變得堅定起來:“咳咳,本王忘了,張兄實在抱歉!”

神霄聖主淡漠地注視著鯤神王,良久才緩緩開口。

“這是另外的價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