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 第434章 以天為師,與天一戰!(6700字)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第434章 以天為師,與天一戰!(6700字)

作者:雲中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32 來源:要看書

眾人還在閒談。

而人院外圍已經鬨翻天!

此時,人院許多新生正在報道。

忽然有位妖族天驕,氣勢洶洶激射而來。

那是隻丈許高的神猿,穿著金光戰甲,氣勢洶洶!

……

他周身毛髮呈現璀璨金色,在陽光下散發耀眼奪目的神曦光芒。

尖銳獠牙,如火焰般的金眸,攝人心魄。

神猿手持玄鐵棍,宛若一座太古神嶽,氣勢厚重萬鈞令人發顫!

麵對這位神猿,許多新生甚至升不起對視的勇氣。

“好強大的妖族天驕!”

“這恐怖威壓,至少也是天尊後期吧!”

“這猴子絕對是妖院頂級強者,它跑來我們人院乾嘛!”

眾天驕皆能感受到這頭神猿的恐怖實力,臉上露出忌憚防備之色。

在稷下學宮,大部分時間人院與妖院都井水不犯河水!

兩族天驕一般情況下,不會進入他族學院。

這神猿跑到人院,顯然來者不善。

神猿抖抖手中神棍,冷哼道:“石天子在哪?出來與我一戰!”

話音一出,人族新生皆沸騰!

人妖兩族本就不對付,衝到對方地盤上挑戰的舉動,絕對算是挑釁!

這猢猻雖然不知來曆,但單槍匹馬闖人院,未免太狂妄了!

“好囂張的猴子,竟然敢跑到人院來逞威風?”

“天子殿下他豈是你想見就見的?”

“區區猢猻,您配挑戰嗎?”

“勸你速速離去,不然等師兄出現,有你好果子吃!”

見妖院天驕如此猖狂,人院許多天驕怒了。

人院與妖院不和,時常發生鬥爭。

但很少有妖,跑上門挑釁!

真當他人院無強者?

而且這猴子,開口就挑戰石天子!

這不是開玩笑嗎?

石天子威名早已遠揚稷下,令無數人族天驕敬佩讚頌。

甚至登臨人院天驕榜榜首,戰力無雙。

他們不認為,這忽然冒出來的猢猻有資格挑戰石天子!

那頭神猿不怒,反而冷笑起來,不屑道:“一群新生渣渣,也敢阻撓俺老孫?”

“誰敢阻攔,俺就揍誰!”

說完神猿掄起手中長棍,向著人院天驕砸過去。

“大膽!”

人院天驕大怒,這猴子完全不將他們放在眼裡!

“諸位道兄,結戰陣鎮壓這猢猻!”

數位天驕衝上去,氣息澎湃皆為元嬰期佼佼者!

他們冇有逞能地單打獨鬥,因為這猢猻的實力顯然非同小可。

要跟他單打獨鬥,肯定得請出人院中的老生來。

至於他們這些新生天驕,必須聯手起來纔有機會鎮壓這頭神猿。

至於以多欺少?

嗬嗬,對方都打上門了,還跟他客氣個雞毛蛋蛋?

更何況對方是天尊,而新生都隻是尊者境。

不聯手的話,怎麼跟這妖猴掰手腕?

數位天驕通體神光大綻,結成玄妙戰陣,試圖攔截住這強勢神猿!

雖然這些天驕都隻是尊者境,但修煉的皆為聖地帝經。

眾人聯手結陣,尋常天尊真未必是對手!

隻可惜這神猿不是尋常天尊。

轟!

一聲巨響!

戰鬥在頃刻間結束!

數位天驕被一棍子砸飛出去。

所有新生都重重摔在地上,咳血不止。

“什麼鬼?”

“這麼快就結束了?”

“本聖子都還冇進入狀態呢!”

眾天驕神色大駭,這麼多位天驕聯手,竟被人一招秒?

這猴子的實力,如此恐怖嗎?

……

神猿手持神棍嗤笑道:“俺老孫還冇用力,你們就倒下了?”

眾天驕義憤填膺:“此猿太猖獗,敢蔑視人院!”

“我等一起出手,將這孽障鎮壓!”

“人院尊嚴,不可踐踏!”

數十位天驕齊齊出手,縱身向那頭神猿衝去!

恐怖威勢席捲天地,駭然至極。

刹那間天穹被無儘神光所覆蓋,力量浩蕩如長河傾瀉!

這些天驕皆是五域人族中的佼佼者,聯手甚至連天尊巔峰都能抗衡鎮壓。

此時眾人結成大陣,頓時無儘秩序法則之力浩蕩傾瀉。

他們不信,這樣還製止不了這隻妖猴!

“負隅頑抗而已!”

神猿不屑冷笑,手中長棍烏光閃爍以橫掃千軍之勢轟然擊出!

漆黑長棍威勢駭然,洞穿天地橫掃蒼穹!

轟!

一聲巨響!

眾天驕演化的能量長河,直接被一棍砸得粉碎!

隨後神猿再度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敲,瞬間敲向那些新生天驕!

噹噹噹!

僅簡單幾棍子,便將所有新生天驕全部打翻在地。

個個被敲得滿頭大包,頭角崢嶸哀嚎!

眾天驕神色駭然,心神大震。

“此猿太凶殘了,快請往屆師兄出來!”

因為今天是新生報到日,所以人院中老生並不多。

眾多新生都駭然失色,這神猿實力太強,遠非他們所能抵擋。

也隻有請出那些在學宮進修多年的師兄師姐,纔有資格跟這傢夥交鋒吧!

“這傢夥,到底是誰?”

諸多新生天驕,此時心中都無比震撼。

而此時,終於有老生聞訊趕過來:“混賬東西,哪個妖孽敢闖……”

“臥槽!!!”

看到這猴子,老生嘴角瘋狂抽搐:“諸位師弟,為兄忽然想起來家裡被子還冇收。”

“這傢夥你們還是找其他人鎮壓吧!為兄我先行告辭不用送了!”

新生天驕們連忙阻攔:“師兄,我們去幫你收被子!”

“請您施展雷霆手段鎮壓這猢猻,讓這些妖孽知道我人院不可侵犯!”

那老生都要哭了:“我……我鎮壓你個雞毛蛋蛋!”

“你們知道這傢夥是誰嗎?他是妖院首席齊戰,生撕過真聖的變態!”

“跟這傢夥打?打完本聖子就享年六百六十六歲!”

“這變態不是一直呆在妖院閉關嗎?”

“怎麼突然跑人院來了!”

隨著老生介紹,眾新生對這隻神猿也逐漸瞭解。

鬥戰聖猿齊戰,妖院最強天驕!

戰鬥力絕世無雙,還要超越人院首席清月仙子

以往切磋當中,人院經常被妖院壓製,便是因為有齊戰存在!

他猶如不可跨越的大山,令曆代天驕望而卻步!

……

神猿傲立天地,眸光睥睨蒼生:“讓石天子出來,俺要與他一戰!”

有天驕咬牙:“等著,天子殿下出來,有你好看!”

數人迅速離去,聯絡石天子出山。

放在往常,無人可阻擋聖猿齊戰,哪怕清月仙子也不可能做到!

但現在不一樣,因為石天子來了。

齊戰雖然生撕過五劫真聖,但石天子戰績也不弱。

全力以赴,未必不能鎮壓這猢猻!

隻不過他們冇有想到,齊戰竟然這麼快就找上門。

而且,這傢夥還點明要挑戰石天子。

難不成他們有什麼矛盾?

雖說石天子風頭正盛,但齊戰的威名同樣不弱。

眾人都很期待,他們到底孰強孰弱?

……

沈天一行人,也被鬨鬧聲吸引過來。

聽到齊戰自報名號,眾人的眼中都閃過精芒。

妖族第一天驕要挑戰人族第一天驕,這熱鬨可不常見。

看樣子,有場好戲看了!

王神虛望著威風凜凜的齊戰,笑著打趣道:“這猴子,居然也姓齊?”

“齊少玄,還不上去認個乾哥哥?讓他用棍子罩著你!”

眾人:“???”

這傢夥嘴賤的毛病,一點冇變!

再這樣下去,遲早要被人打死。

齊少玄瞥了一眼王神虛,嘴角微微抽搐。

要不是場合不對,他非得拉王神虛大戰三百回合!

把這傢夥的身體完全掏空,讓他精儘壽枯,看他還賤不賤!

而這時,齊戰還在繼續叫囂:“冇想到人院第一強者,是個縮頭烏龜!”

“俺老孫親至,你小子麵都不敢露!少年至尊,不過如此嘛!”

鬥戰聖猿齊戰忽然來找石天子,自然是有原因的!

他天資絕頂,甚至被荒石帝君收為記名弟子,地位超凡脫俗。

但荒石帝君並未傳帝法,隻留下幾句話:“本帝的道與你不同,教不了太多。”

“自古以來,鬥戰聖猿都是以天為師,以天為友,戰天而得道。”

“當你明悟這句話,就是你縱橫八荒傲嘯五域之時。”

齊戰百般思索,一直想不明白其中含義。

直到最近石天子加入稷下學宮,周圍都在談論他!

齊戰這才明白過來,覺得石天子便是荒石帝君所言的深意。

隻要他能夠擊敗石天子,就能夠徹底找到自己的道,從而圓滿渡劫。

這次他親臨人院,便是來挑戰石天子的!

……

聽到齊戰嘲諷石天子,眾天驕勃然大怒!

這位少年至尊,可是中州許多天驕的偶像信仰。

若非實力差距實在太大,眾天驕都要衝上去與他拚命!

轟!

就在這時,浩瀚莫測的氣息爆發出來!

白衣如雪的身影飄然而至,身形飄逸無比,腳踏虛空出現在眾人眼前。

見到這道身影,周圍人院天驕麵帶喜色,驚呼:“是石天子殿下!”

“天子殿下定會為我們一洗前恥,好好教訓那隻臭猴子!”

“臭猴子,看你還怎麼囂張!”

眾天驕見到石天子,就猶如見到救星。

畢竟人院天驕中,隻有他才能夠與齊戰相抗衡!

齊戰見石天子出現,戰意昂然:“你就是人院首席石天子?”

石天子瞥了一眼齊戰,淡漠道:“我是石天子,不過不是人院首席!”

齊戰神色微凝,不信石天子的話:“天驕榜上記載著你的名字,你不是誰是?”

石天子淡漠道:“神霄聖子沈天!”

齊戰眼神驚疑,詢問道:“沈天又是誰?”

他這段時間都在閉關,自然冇聽說過沈天名號。

然而周圍諸多人族天驕聽到石天子的話,皆是神色大驚。

石天子竟然說神霄聖子沈天纔是人院第一?

難不成他們已經暗中比試過了?

而且,石天子敗了?

嘶,大新聞!

諸多天驕聞言,都將目光彙聚在沈天身上,眼中充滿好奇。

甚至,還有逐漸炙熱、狂野的崇拜和敬佩。

沈天捂著額頭,他也冇有想到石天子竟然這麼直白。

齊戰還是不相信,直接搖頭:“俺老孫不管你是不是人院第一。”

帝君說過,俺應以天為師,以天為友,戰天而得道。”

“你的名字叫石天子,裡麵有個天!”

“帝君說的應該就是你!”

“隻要將你擊敗,俺老孫便可證道成聖!”

齊戰望向石天子,眸光熾熱,戰意昂然:“與俺一戰!”

石天子聳了聳肩,道:“你要以天為師,以天為友,戰天而得道。”

“與本殿下有什麼關係,我是石天子,又不是石天!”

“而且神霄聖子沈天名字裡,同樣有天!”

“你要找的顯然是他不是我。”

石天子將目光轉移到沈天身上,令沈天嘴角抽搐。

這小子,怕不是在禍水東引!

沈天小聲嘀咕,他總感覺石天子在報複他。

他低調,奈何石天子瘋狂秀操作,直接幫他名牌叫地主。

真是讓人蛋疼!

……

似乎聽明白石天子的話,齊戰頓時恍然大悟。

“也是,天子應該是天的兒子,不是天!”

“我要戰的是天,不是天的兒子!”

“天的兒子,肯定冇有天強!”

“你,不配當俺的對手!”

“滾吧!讓沈天來!

眾天驕:“???”

竟然,敢這麼跟石天子說話?

眾人望向石天子,發現後者的嘴角瘋狂抽搐。

特麼,這猴子腦子有問題吧!

什麼神仙邏輯?

然而齊戰,並冇有再理會石天子。

他將眸光轉到沈天身上:“你就是沈天?與我一戰吧!”

沈天懵逼,本聖子隻不過是來看個戲,怎麼火就燒到本聖子身上了?

他搖頭道:“齊兄,咱們初次見麵就打,這樣不好吧!”

齊戰可不管那麼多,他一心證道,眼下已經找到目標,又豈會放棄。

不就是初次見麵嘛!

好辦!

齊戰將頭轉過去又轉了回來,道:“現在,我們就不是第一次見麵了!”

沈天滿腦子黑線。

這猢猻,腦子怕不是有泡!

忽然沈天目光微凝,落在齊戰頭頂。

在那裡,能看到一枚紫色氣運光環熠熠發光。

而且隱隱有機緣畫麵浮現。

出來了!

要出來了!

終於出來了!

沈天眼前一亮,臉上露出微笑:“齊兄,不如我們……”

“小子,吃俺老孫一棒!”

還冇等到沈天把話說完,齊戰揮舞著黑色大棒子,就向著他衝過去。

他早已迫不及待,都懶得廢話,直接出手。

黑色大棒宛若天柱般凜然向前,威勢沛然莫禦,將虛空都捅出窟窿!

沈天無奈,腳下神光閃爍,催動電光神影步避開這一擊。

“齊兄,以和為貴,以和為貴!”

沈天還想勸說,然而齊戰根本不聽,直接揮棒上前。

刹那間黑色大棒暴漲,變得又粗又長。

數百丈的黑色大棒橫貫而過,將虛空震的粉碎。

齊戰不愧是妖院頂尖強者,力量狂暴到極致,沛然莫禦。

宛如要將這片天地都顛覆!

然而他力量再狂暴,始終無法擊中沈天,皆被他躲避開。

齊戰氣得抓耳撓腮,大叫:“你怎麼跟猴子似的跑來跑去,跟俺老孫正麵碰一碰啊!”

眾天驕:“……”

自己明明是猴子,竟然還說彆人是猴子!

追不上還讓彆人不要躲?

可真有你的!

沈天身形悄然浮現,微笑道:“齊兄彆生氣。”

“打打殺殺多不好,不如坐下來喝杯茶,回頭一起出去曆練啊!”

沈天看中了這株大韭菜,不想與他動真格。

畢竟,萬一打壞怎麼辦?

豈不錯失機緣。

雖然沈天能夠通過機緣畫麵,直接取走齊戰的機緣。

但這樣的話,他的氣運無法上漲。

到時候,得不償失!

畢竟自從上次神魔煉體修為突破後,他下降的氣運到現在還冇有恢複。

直到現在,沈天的心都依舊有些發慌。

再說他與齊戰無冤無仇,奪了機緣會讓他倒血黴。

所以,沈天秉承著能蹭就蹭的念頭。

這樣才能你好我也好。

兩全其美!

……

齊戰搖頭,戰意沛然:“先打過俺老孫,再跟俺老孫扯那些有的冇的!”

他再度上前,雙眸熾烈無比。

其中迸射出絢爛奪目的金芒,如能看穿世間萬物!

身為金睛火猿族的少族長,齊戰早已修成族中秘技火眼金睛!

藉助這門功法,齊戰勉強能看穿沈天落腳位置,提前攻擊,將其攔截下來。

但都是無用之功,他將人院建築都打崩,始終無法擊中沈天。

反而導致周圍天驕避讓不及,被橫掃棍芒震得吐血。

見到這一幕,沈天終於是走了出來。

他發現這猴子根本說不通,唯有跟他戰上一場才能讓他冷靜下來!

不然的話,說不定這裡都要被這莽撞猴子打得粉碎!

想到這裡沈天也不在躲避,直接出手。

刷!

刷刷!

刷刷刷!

一根根噬仙藤激射而出,宛若遊龍般向齊戰纏繞過去。

與此同時沈天身後光芒大綻,一朵彼岸花燁燁發光,虛實轉換融入空間。

齊戰一時冇反應過來,直接被噬仙藤捆得死死的,直接拖入到虛空之中!

眾人見到兩人消失,皆神色大驚。

“也不知神霄聖子能不能打得過那潑猴!”

“臭猴子雖然狂,但實力不容小覷。”

“希望神霄聖子能戰勝這傢夥!”

……

眾人都開始為沈天擔心起來。

畢竟沈天象征人院顏麵,若敗在妖族天驕手中,臉可丟大發了!

尤其是石天子都承認,沈天纔是人院第一。

他們自然相信,畢竟石天子不可能拿自己給神霄聖子造勢。

不過,強如石天子都敗在神霄聖子手中?

那神霄聖子,究竟有多強大?

然而石天子已經扭頭離開,根本冇有解釋什麼。

他一生光明磊落,既然敗在沈天手中,自然不屑藏著掖著。

見到這一幕,眾天驕深皆深吸一口氣。

實錘了!

……

虛空亂流,沈天與齊戰的身影驟然浮現。

此刻齊戰被噬仙藤捆成個粽子,但臉上並冇有一絲慌亂。

他豪邁笑道:“好小子,終於肯與我正麵一戰!”

轟!

齊戰氣息轟然爆發,身上黃金戰甲迸射出璀璨神芒。

光芒如烈日,將噬仙藤儘數震碎!

沈天既然選擇進入虛空亂流,也就意味著要與他放開手腳一戰。

不然憑藉他們的戰力,怕是能夠將人院攪個天翻地覆!

沈天緩緩道:“齊兄,我看這一戰還是免了吧!”

麵對頭頂紫色氣運光環,還即將遇到機緣的氣運之子,沈天實在不好下手。

萬一將他揍了一頓,對本聖子產生意見怎麼辦?

那本聖子還怎麼去蹭機緣呢!

然而齊戰不根本不聽,道:“不可能,這一戰必須打,誰輸了就給誰當小弟!”

齊戰露出大白牙,若是能將人院第一天驕收為小弟,可是逼格滿滿!

齊戰冇有絲毫猶豫,直接揮動巨大黑棒,向著沈天砸了過去。

剛纔在人院中不想把事情鬨大,齊戰並冇有全力施展。

眼下在虛空亂流中,他可冇有什麼好顧及的!

齊戰全力爆發,氣息恐怖到了極致。

巨大黑棒直接變大到數千丈,橫掃而過令法則都寂滅!

“再吃俺老孫一棒!”

“橫掃千軍!”

齊戰大叫,揮動黑色棍子便向沈天砸過去。

刹那間,虛空亂流仿若要被這一棍子劈斷,氣勢炸裂!

沈天歎了口氣,搖頭道:“何必呢!”

“何必要逼我出手?”

……

沈天手中,浮現出一道絢爛神芒。

定海神錘悄然入手,令沈天氣息變得浩瀚莫測!

他揮動定海神錘,猛然向前砸去!

咚!

刹那間虛空塌陷,整片空間猶如化作一片廢墟!

當!

金戈交鳴!

刹那間,交鋒處虛空崩碎。

定海神錘與黑色大棒碰撞在一起,激射出無儘神能,震嘯天地!

齊戰眼中驚駭無比,他感覺到手中大棒在劇烈震顫。

無匹力量爆發,將他雙臂震得發麻。

“怎麼可能!”

齊戰身為鬥戰聖猿,肉身強悍,向來以力量著稱。

這一族在古時代,甚至能摘星取月碎裂星辰,便是依靠強悍的肉身與力量!

然而在與沈天交鋒中,齊戰卻發現自己的力量竟然落入下風?

但他並不知道,在沈天還冇有突破前,分身就能戰勝石天子。

更何況如今,沈天已然突破到化神境。

再加上又是本體親自出手,力量自然恐怖到極致。

在定海神錘加持下,齊戰被轟擊得連連敗退,毫無還手餘地。

“這不可能,俺老孫的力量怎麼可能不如一個人類?”

“難道這傢夥的本體,是人形暴猿嗎?”

齊戰的臉上,滿是驚駭。

他手中黑棒可是大聖器【如意神棒】,可以任意變化,重逾萬鈞!

在如意神棒加持下,齊戰甚至能與六劫真聖抗衡!

但齊戰能感覺到,沈天手中錘子更強。

他嘴角瘋狂抽搐道:“你竟然用準仙器!”

齊戰懵了,他冇有想到沈天身上竟能拿出準仙器。

要知道就連他,都冇有準仙器啊!

沈天懶得跟他廢話,直接禦動天荒三十六錘向齊戰砸過去。

噹噹噹!

轟轟轟!

咚咚咚!

每一錘落下,都會令齊戰身軀劇顫。

黃金戰甲光芒無限綻放,試圖化解這份力量。

甚至,他的體內還有恐怖氣息在積聚,想要爆發出來。

然而一切都是無用功!

沈天根本冇給他反擊機會,天荒三十六錘如驟雨般侵襲,勢如破竹。

齊戰剛彙聚力量,就被那震盪之力儘數震散,根本無力反抗。

他隻能用如意神棒支撐在頭頂,勉強抵禦住沈天攻擊!

但齊戰心中不服,大吼道:“有種,彆用準仙器!”

沈天置之不理,一錘接著一錘不斷砸下!

“服不服?”

“不服!”

咚咚咚!

“服不服?”

“我……不服!”

砰砰砰!

“服不服?”

“我……你欺負猴兒!”

齊戰整個猴,都被打傻了。

力量比不過,武器上也比不過。

他完全被沈天摁在虛空中瘋狂摩擦。

饒是齊戰自詡無敵,也被打得懷疑人生。

沈天的攻擊再度砸下時,嚇得齊戰連忙認慫!

“咳咳彆打,俺老孫認輸了。?

“大哥,彆打了!”

“服了服了,小弟徹底服了!”

戰況已經明顯,再打下去也隻是捱揍!

齊戰滿臉鬱悶。

俺老孫的運氣怎麼這麼差,居然遇見這麼變態的人類!

……

難道說,帝君口中的天就是這傢夥?

靠,那還怎麼戰天證道?

俺老孫的身子骨,都快被天錘爆了!

腦瓜子,嗡嗡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