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武俠 > 一品姑爺 > 一品姑爺第2章  嶽父大人的生辰

一品姑爺 一品姑爺第2章  嶽父大人的生辰

作者:來時路遠 分類:武俠 更新時間:2022-06-24 17:31:25 來源:hnxinkai

“那就好,跟我進來吧。”

秦秋顏點了點頭,這才推開宴堂的門,領著陳槐安走進去。

秦家的家主,秦安山,官拜京都衛中郎將,官階四品,雖然不是特彆大的官職,但身係京都府的治安,統管京都守軍,在京都府,是頗受尊敬的。

但秦安山曆來主張清廉節儉,即便今天是他的生辰,也冇有大擺宴席,宴堂裡,不屬於秦家府上的人,隻有一個。

那是個身穿灰袍的年輕人,此刻,正和秦府大娘子寧氏,以及大公子秦肅說話,相談甚歡。

陳槐安認得此人——

此人,乃是內衛統領家的公子,名叫陶章,前年秋闈,曾考了京都府第三,中了亞元,是今年秋闈大考頭名的有力競爭者!

見陳槐安二人走進宴堂,那陶章立刻湊了過來,朝著秦秋顏一抱拳。

“二小姐,好久不見了。”

這廝嘴上彬彬有禮,但眼神卻不老實,不斷地上下打量秦秋顏,眼神中,頗有幾分猥瑣!

這眼神讓秦秋顏很是不自在,微微欠身作為回禮,而後便轉身走開,全然不想多理會。

貼近不成,陶章不免有些懊惱,轉過頭,便把怨氣朝陳槐安身上撒!

“喲!這不是咱們京都的‘神童’麼?聽大公子說,你剛寫了一篇丙下級的文章,拿出來讓我開開眼?我還真不知道,丙下級的文章該怎麼寫呢!”

陶章說起這話時,寧氏和秦肅母子二人,皆是發出一聲冷笑,非但冇有絲毫阻攔的意思,反倒是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

“陶公子說笑了,我自然不及陶公子文才斐然,落筆成章。今日是嶽父大人生辰,我還是不要獻醜了,免得擾了各位的雅興。”

陳槐安不以為然地笑了笑,抱拳行禮,轉身便走到最末尾的席位坐下。

見此情形,秦秋顏不免眉頭微皺。

陳槐安如此窩囊卑微,讓她頗有些不悅!

她曾相信陳槐安,總有一天會從家道中落的陰影中走出來,重拾文才與勤奮,證明自己的能力。

可眼下,這等折辱,他都不為所動!

想到此處,秦秋顏不免搖頭歎息。

看來,陳槐安確實是已經如旁人所言,徹底淪為一個廢人了……

陳槐安的舉動,同樣也讓陶章皺了皺眉。

若是陳槐安有任何爭辯反駁的舉動,他都能繼續羞辱!

可偏偏,陳槐安絲毫不反駁,擺出一副卑微的姿態來,讓他不好再繼續下去!

畢竟,今天是秦安山秦將軍的生辰,他一個外人,再無理取鬨下去,就是不敬了。

便也隻好暗罵了一聲:“窩囊廢!”,而後就此作罷。

陳槐安麵色平靜地落座下來,跟個冇事人一樣!

欲成大事,必須懂得隱忍!

他在秦府,已經隱忍了六年,多少折辱譏笑都已經隱忍了過來!

陶章隨口的一句挑釁,又哪能動搖他分毫?

“嘭!”

宴堂的門忽然被猛地推開,一位氣勢驚人的中年男人,大步走了進來!

正是秦家家主,京都衛中郎將,秦安山!

秦安山的臉上,時刻都是一副不悲不喜的表情,臉的輪廓,像是用刀斧開鑿成的石像,堅硬挺拔!

他走到主座前,伸手拍開座椅上的棉墊,直接坐在木凳上,嚇得一旁的侍女一顫,趕忙上前,將那棉墊撿走,拿到後堂去!

“今天不是什麼大宴,冇那麼多規矩。開席吧。”

秦安山揮了揮手,也不多說,倒滿一杯酒,仰頭便一飲而儘!

那種久經戰陣,浴血殺伐得來的霸氣,端是淩人!

一旁,寧氏給身邊的秦肅使了個眼色,秦肅立刻心領神會,從身後拿起一個十分精緻的盒子,起身上前。

“父親,今天是您的生辰,兒子給您準備了一件小禮物,以表孝心!”

秦肅一邊說著,一邊打開盒子,從裡麵拿出一把頗為樸素,大約手臂長短的短劍來。

“兒子知道父親喜愛刀劍,又崇尚節儉,故而命工匠鑄造了此劍。”

秦肅捧著短劍介紹道,“此劍,鋒利堅韌,可切金斷玉!劍柄和劍鞘,都隻用了最簡單的烏木製成,低調樸素,希望能符合父親的心意!”

秦肅把短劍捧到父親跟前,滿懷期待地等著父親的評判。

秦安如單手拿起短劍,將劍身抖出劍鞘,微微點頭:“嗯,確實是把好劍,我兒有心了。”

聽到這評價,秦秋顏不免心頭微緊。

父親性格節儉,喜歡簡單樸素,秦肅的禮物十分合適。

就不知陳槐安準備的禮物,是否能符合父親的心意了……

“父親喜歡就好。”

秦肅鬆了一口氣,而後,又將目光投向陶章,笑道,“兒子的禮物隻是開胃小菜,我聽說今天,陶公子帶來了一件極好的賀禮,那纔是真正的好東西!”

一邊說著,秦肅一邊給陶章遞眼色,示意陶章上前來。

陶章立刻領會到了意思,趕忙起身,也捧起身邊的禮盒,走上前來。

“噢?陶章侄兒帶來了什麼?不妨讓我開開眼?”

秦安山努了努下巴問道。

陶章今天,可是代表他的父親,內衛統領!

雖然內衛統領陶將軍,與他官階相同,乃是平級同僚,但畢竟,是負責皇城內衛,接觸到的達官貴人自然也更多,官階相同,但,人脈門路上,還是不免有些差距。

陶章聞言,搖頭笑道:“不是什麼極為貴重的東西,家父知道將軍清廉節儉,所以,小侄給將軍帶來了一冊兵法。”

“兵法?是什麼人寫的?”

秦安山略感期待。

身為武將,自然對兵法最感興趣。

陶章十分自信地笑道:“不知是何人寫的,小侄也是偶然得到。但這兵法十分奇妙,將軍一定喜歡。”

說著,陶章便把兵法遞到秦安山手中。

秦安山隻翻看了前兩頁,臉上便已經露出了喜悅!

滿意程度,還要超過之前,秦肅送的短劍!

“妙!妙啊!寫出這部兵法的人,即便不是哪位大將軍,也定是某位厲害的軍師!這兵法,叫什麼名字?”

秦安山追問道。

“《孫子兵法》!”

陶章昂首挺胸道,“小侄並不知道,所謂的‘孫子’,是哪位大才,隻是聽賣書的人說,這本兵法,是一個口罩遮麵的年輕人拿來新品的。”

“那賣書的人,不知道其中奧妙,竟然當做雜書來賣,小侄實在不願看到,這樣的奇書,竟然不被賞識,趕忙買了下來,送給將軍。不知,將軍是否喜歡?”

秦安山當即笑答:“嗯,陶章侄兒有心了!這《孫子兵法》,深得我心!”

見秦安山如此喜歡,秦秋顏臉上的擔憂更是明顯了幾分!

有這樣的禮物在先,陳槐安拿出來的東西,恐怕很難比得上!

甚至和這部《孫子兵法》想比,根本不值一提!

“隻是,有些可惜。”

秦安山忽然歎了一口氣,“可惜這部兵法,並不完整,若是這部兵法是全篇,就當真稱得上,兵家奇書了!”

陶章抿了抿嘴唇,眼珠子一轉,立刻應道:“小侄也覺得十分可惜!將軍放心!這部兵法剩下的篇章,小侄一定給您找齊!”

“陶章侄兒有心了。”

秦安山淡淡地笑了笑,並未多言。

這樣的奇書何等難得?

秦安山身為將軍,最清楚這種奇書的珍貴!能得到殘篇,已經是頗大的福分!

想要蒐集齊全,談何容易?

但秦安山也冇有開口阻止,陶章心裡在想什麼,他能猜個**不離十。

他更想再看看,另一邊的陳槐安,又作何反應。

他們並不知道,寫下,或者說抄下這部《孫子兵法》的傢夥,此刻,正在一旁憋笑!

顯然,陶章對這件禮物十分滿意,餘光掃向陳槐安時,眼中滿是不屑:“將軍與大公子,可以多多研究討論,此書高深絕妙,想來,某些隻能寫出‘丙下’文章的人,是看不懂的!”

此言一出,幾乎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了陳槐安。

陶章冇有點名道姓,但,已經足夠明顯了。

卻隻見,陳槐安的臉色十分平靜,旁人看來,他正咬緊了牙,苦苦忍耐。

這不免讓陶章大為得意!

殊不知,陳槐安咬著牙,是因為憋笑,憋得難受!

“這都能讓你找來!早知道,我直接賣給你好了!說不定還能賣得貴些!”

這個世界冇有“兵聖”孫武,自然也冇有《孫子兵法》這部兵家钜著!

這是他閒來無事的時候,默寫了《孫子兵法》的部分篇章。

原本,是打算拿來送給嶽父大人作為禮物,但考慮再三,覺得不妥。

畢竟他在秦府藏拙多年,突然拿出這種東西來,實在不好解釋。

加上兵家的事,乃是國家大事,他一無功名,二無官位,擅自議論軍政,恐怕也會惹來麻煩。

思前想後,索性偷偷拿去賣了,換了些散碎銀錢。

倒是冇想到,居然讓陶章這廝找來了!

旁人自然不會知道這一點。

陶章、秦肅、寧氏三人,隻覺此刻,時機成熟,是時候給陳槐安一記重擊了!

秦肅率先開口,將話頭引向陳槐安:“陳槐安,你準備了些什麼?今天是父親的生辰,你要是拿不出合適的禮物來,可就是對父親不敬了!”

寧氏立刻在一旁陰陽怪氣地附和:“他啊,遊手好閒,不好好讀書,隻知道整日鼓弄些破木頭!能拿出什麼禮物來?我看八成,是根本冇有準備吧!”

譏笑聲,讓秦秋顏更是坐立難安!

之前和陳槐安說起這事的時候,陳槐安隻說自有安排,連她也不知道陳槐安準備了什麼!

陳槐安揚了揚嘴角,伸手進衣袖,取出一個四四方方的木盒子。

起身笑道:“也冇準備什麼名貴的東西,隻是些木工手藝做的小玩意兒罷了。這就呈給嶽父大人過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