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奇幻 > 擁有上進心的我簡直無敵了 > 擁有上進心的我簡直無敵了第3章  第三章:真去跳崖了

林羨透過眼睛看著那千丈高的瀑布,此刻內心是崩潰的。

光看周圍環境,不用猜,他就知道係統接下來將要做一件多麼危險的事。

可他根本控製不了自己的身體。

那奔跑的速度根本不見減少,反而還有點加速的感覺。

“係統大哥!停下!會死人的!真的會死人的!”

雖說吞服了洗髓丹,自己身體素質確實拔高了不少。

可這千丈瀑布與大地的碰撞,還未靠近便是一股讓人窒息的氣勢。

這要是被係統控製躍入瀑布之下,那估計千鶴峰到晚上就要開席了。

看著係統無動於衷,林羨整個人都快裂開了啊:“大哥,我自己練好了吧,我自己練,不用你接管了,你快放開我,我丟,你聽見冇有。”

【叮:強製任務,修煉至鍛骨境三重。】

【叮:係統持續接管中,請宿主耐心等候。】

林羨徹底崩潰了。

等候你姥姥啊。

我現在隻怕是等著被抬走了吧。

這不是坑爹嗎?

他現在已經能預見自己被拍成肉泥的畫麵。

隻是下一刻,他被係統控製飛奔的身體,戛然而止,楞在原地。

林羨:“結束了?”

他的雙手開始脫衣服。

林羨:“??”

他的雙手開始脫褲子。

林羨內心一喜,或許是自己想錯了也不一定,係統可能是想在湍急的水流中修煉吧。

躲在岩石後的姬不惑,此刻捂著嘴,看著脫的隻剩下褲衩的林羨,香肩忍不住的顫抖,她趕緊把頭埋的低低的,冷若冰霜的小臉變的羞紅:“簡直...無恥...可惡!”

強忍著衝出去將這可惡的林羨打死的衝動。

羞憤的她怒力平複了下心情,悄悄探出一個小腦袋想看看這個無恥之人究竟想要乾什麼,隻是下一刻內心止不住的驚呼:“他要乾什麼?找死嗎?”

隻見此時的林羨穿著褲衩,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直直衝向那千丈瀑布。

“誒誒誒淦啊!!係統你不要開玩笑撒…”

這一刻,林羨回想起了這一年被係統支配的恐懼,那種像極了睡覺時的鬼壓床,明明意識都是清醒的,卻無法掌控自己身體的感覺。

他的意識在瘋狂的掙紮,想要擺脫係統的控製,隻是一切都顯的那麼徒勞。

“轟!”

轉眼間**便與千丈瀑布來了個碰撞。

“哢嚓!”

骨頭碎裂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林羨隻感覺全身被千萬馬蹄踏過,劇痛瞬間席捲周身。

【叮:係統強製接管被打斷...】

尤其是胸口火辣辣的疼痛更是劇烈,他知道那是肋骨斷了,嘴角劇烈抽搐:“淦!碎了!碎了!”

好在係統強製接管被打斷了。

他自...自由了!

嗯?

強製任務可以被打斷的嗎?

來不及多想,深吸了一口氣,連滾帶爬的忙向外跑去。

而這一切僅僅發生在一息之間。

姬不惑看著那滑稽的模樣,內心止不住的笑。

千丈瀑布的衝擊,就算自己鍛骨境十重的修為,在毫無準備的情況,冒然衝進瀑佈下也可能會重傷,更何況是你這個十八年毫無修為的廢物。

【叮:強製任務,修煉至鍛骨境三重。】

【叮:係統已強製接管宿主身體。】

此時的林羨,平躺著看著凹陷的胸膛內心直髮怵,還冇來得及慶祝劫後餘生,身體便再次被控製的站了起來。

姬不惑輕微一晃原地消失在了岩石之後,準備過去看看,雖在外人眼中她是冷冰冰的寒霜仙子,可畢竟同屬一門,不知道林羨他為什麼自己找死,但能救就救吧。

隻是剛剛消失在岩石後的她,此刻又詭異的重新出現。

她瞪大眼睛看著前方那胸膛塌陷,此刻卻像冇事人一樣站著的林羨,尤其配上那淡然的表情,顯得無比怪異,彷彿在說這傷根本不是他的。

“怎麼可能!”

姬不惑不由地楞了。

......

與此同時,忘憂峰山頂,一黑一白兩道身影正淩空對峙。

“我說小師妹,關於你我徒兒的事,昨夜不是已經談妥了嗎?你這突然殺個回馬槍,二話不說就要與我動手,算怎麼回事?其他峰隻怕此刻正在一旁看我們的笑話呢。”

忘憂峰峰主宋鐘整理了下淩亂的白衣,苦笑著朝一襲黑裙的楊苗苗道。

楊苗苗對此隻是冷哼一聲:“若不是你那姓姬的妮子,我的傻徒兒怎會今日連我都無視了,他那失魂落魄的樣子,我到現在回想起來還是那樣的揪心。”

宋鐘聞言滿嘴苦澀,這叫林羨的弟子怎麼會如此玻璃心,這點小小的打擊都受不了。

“少廢話,拔刀把,今日你若不給我個交代,老孃掀翻了你這忘憂峰。”

楊苗苗周身靈氣環繞,右臂輕揮,一把軟劍從袖口滑了出來。

“師妹不可胡鬨!”宋鐘皺眉,小師妹的脾氣自己很清楚,因為那林羨不能修煉的事,操勞了十八年,性格越發孤僻,同時變的極為護短。

“胡鬨?我今日就鬨了,你看他們會來攔我嗎?”楊苗苗手腕一抖,軟劍便劃破長空,向宋鐘攻去。

“你!你...唉!”

宋鐘歎了一口氣,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柄鋒利的長刀,輕而易舉就將襲來的軟劍擊飛了出去。

見攻擊無效,楊苗苗身影一晃飛速逼近,采取近身戰鬥。

看師妹如此,宋鐘一陣頭大,趕忙收了長刀,他可不敢傷了她,逃又逃不掉,隻得迎了上去。

兩人你來我往,浩蕩的靈力波動從忘憂峰山頂向四周蔓延,驚的下麵的弟子還以為有他宗來犯,紛紛跑了出來。

強大的靈力波動,自然是吸引了不少門內高手前來,而其中一位光頭壯漢,見情況不對,帶著強悍的靈力氣息,立刻飛身前來阻止兩位的纏鬥:“快住手!住手!你們這樣打是打不...呸!”

“執法堂!吳熾!”看著來人,楊苗苗冷豔的鳳眸中露出絲絲心虛。

吳熾身形閃爍,瞬間便來到了兩人中間,左右看了兩人一眼:“乾什麼你們?身為峰主,怎可私自內鬥?讓弟子看到成何體統!!”

“吳師兄,你來的太好了,你給評評理,小師妹這不是無理取鬨嗎!!”宋鐘看著吳熾,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連忙將這兩日來的苦水,一股腦的倒了出來。

“感情是因為小輩們的愛恨情仇啊,這我可得說說小師妹你了,小輩的事你跟著瞎摻和什麼,你那叫林羨的弟子這一年的事我也聽說過,此番打擊估計不小,此事你身為師尊,回去多開解開解不就得了。”

吳熾語重心長的看著楊苗苗勸說,楊苗苗聞言低著頭,宋鐘見此也是鬆了口氣。

隻是吳熾話剛說完,突然意識到了什麼,臉色一變的看著楊苗苗說道:“我們狂刀門有幾個叫林羨的!!”

楊苗苗一楞抬起那張精緻的臉:“師兄什麼意思?”

吳熾被那雙鳳眸直勾勾的看著,神色有些尷尬:“剛剛來之前,我門下兩位弟子來報,說是一位叫林羨的弟子往鬼見愁方向去了,隻是不知那位是不是你弟子。”

“什麼!!”楊苗苗聞言眼眸一縮,立刻沉下心,感應了一下先前往林羨身上打下的印記,頓時臉色大變。

自己這個傻徒兒真在鬼見愁那個方向。

他...他跳崖去了??

可為什麼會選擇在鬼見愁?

是怕自己這個師尊,看到千鶴峰下的屍體傷心嗎?

不行!她必須要去阻止!

想罷,楊苗苗隨即身形一躍,理也不理兩人,化作一抹殘影向鬼見愁的方向急速飛去。

宋鐘和吳熾看著楊苗苗突然離去的背影相互對視了一眼。

立馬就知道了那叫林羨的小子就是她從小帶了十八年的弟子,一聯想到鬼見愁那個地方,忍不住嚥了口唾沫,這事似乎鬨大了啊,兩人想也冇想立刻追了過去。

而在忘憂峰上,一群看熱鬨的弟子中不少都修為高深。

隱隱約約聽見了上方三人的談話,捕捉到了幾個關鍵詞:

失魂落魄,鬼見愁,林羨。

稍微聯想了一番,立馬就得出林羨被姬不惑打擊到一蹶不振,現在正前往鬼見愁跳崖的結論。

然後。

這條訊息像一塊巨石丟進了一處小池塘般,徹底炸了。

畢竟,修仙是枯燥寂寞的。

如今門內出現這檔子事,成為不少人茶餘飯後的談資,有期待的,有不屑的,有失落的。

可誰也冇想到,他被打擊到真去跳崖了。

總之林羨的名字已經在狂刀門弟子中,成為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存在。

甚至不少長老和峰主也在討論此事。

......

鬼見愁!

一位全身大部分凹陷的瘦弱身影,此刻正盤坐在地,手拿著一顆黑色的丹藥,想也不想的丟入口中。

鍛骨丹的藥力非常雄厚,短短幾息之間,便充斥到了五臟六腑。

藥力四散開來,不停的沖刷著全身骨骼筋脈。

在這個過程中,那些已經斷掉凹陷的骨頭,此刻也在藥力的作用下漸漸恢複。

並且恢複如初的骨骼與筋脈,變的比之以前更加強硬與堅韌。

“好強的藥力!!”

意識狀態的林羨雖然不能控製自己的身體,但卻能感應到自己身體的變化。

此刻早已經明白了係統的做法,打碎自身骨骼與筋脈,將鍛骨丹的藥力發揮到極限,以此進行修煉。

可就是係統這操作!

太特麼招人恨了!

岩石後的姬不惑全程看著此幕,見到與之傳聞中判若兩人的林羨,本就一心要強修煉的她此刻也是皺起了眉頭。

誰能想到,剛剛那瘦弱的身影是那麼堅毅與決然。

每次衝進去換一身傷,又艱難的爬出來,如此不要命般與千丈瀑布來回數次對撞。

她自問即便是自己如此要強的人,在他這個低修為時期,也做不出此等不要命的操作。

如今林羨已經徹底顛覆了她對其已有的認知。

很好,林羨,你成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再度看了一眼那盤坐的身影,姬不惑不帶任何感情的轉身離去。

她要換個地方重新衝擊淬靈境。

隻是剛走兩步,她的身體一遁,再次回到了岩石之後,美目充滿不解:“怎麼又有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