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軍事 > 在虐文裡做龍傲天女主 > 在虐文裡做龍傲天女主第3章

在虐文裡做龍傲天女主 在虐文裡做龍傲天女主第3章

作者:舒鳧江雪聲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22:08 來源:站外API

content->《在虐文裡做龍傲天女主》第3章免費試讀

趁著薑家一家三口愣神的功夫,舒鳧步履如風,一路腳不沾地地趕回了薑若水居住的小院。

冇有人阻攔,這也在她的意料之中。

她剛一穿來就發現,薑若水這具身體靈力充盈,身輕如燕,顯然修行資質上佳,而且已經有了幾分修為傍身。如果用修仙小說的“境界”來形容,大約是練氣圓滿,堪堪差一步築基。

縱然拿出去不夠看,但對付楚簫和薑寶珠這兩個漂亮草包,其實早已綽綽有餘。

至於薑浩然,他顧忌族長顏麵,也不會親自與亡妻留下的女兒動手。

換句話說,如果薑若水當真橫下心,撕破臉,薑家根本冇人能把她怎麼樣。

退一萬步講,就算她打不過,薑家人一樣不會攔她——他們早把她當成一個礙眼的擺設,如今她自己提出要走,身份、財物、傳承一樣不要,省得他們挖空心思編織藉口,豈不是求之不得嗎?

正所謂無慾則剛,舒鳧對薑家無慾無求,所以特彆能剛。

所以這一路,她走得暢通無阻,順順噹噹,甚至還有閒心觀賞一番修仙人家的庭院風景。

薑若水在家中不受重視,住處也偏僻,委屈巴巴地擠在東北方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隻有門口一架薔薇開得熱鬨,平添了幾分顏色。

舒鳧還冇踏進院門,就聽見一陣嘈雜的人聲越過圍牆,摻雜著哭鬨聲、嗬斥聲以及男子汙言穢語的調笑,有如無數鋼針,刺得人耳鼓生疼。

“……”

她抬起手來揉了揉太陽穴,覺得空氣中傻逼元素濃度過高,自己好像有點缺氧。要是在這裡多待一天,她可能會被熏成腦死亡。

還是趕快走吧。

結合原劇情和薑若水的記憶來看,眼下大概是這麼個情況。

楚簫買通了薑若水身邊的丫鬟,讓她盜取小姐私物,和薑寶珠的生辰禮一同送給“姦夫”,也就是方纔對話中提及的“高師兄”。

“高師兄”大名叫做高平,是薑家門生中一個又蠢又壞的小人物,貪財好色一樣不落,既拿了楚簫的好處,又想趁機和“失了清白”的薑若水做成好事,堪稱狗膽包天。

接下來就好辦了:隻要薑寶珠假惺惺地喊一聲“哎呀,我東西丟了”,早有準備的楚簫就會查到薑若水頭上;隻要楚簫一問,丫鬟就會哭著交代“是小姐讓我偷的,她拿去送情郎了”;至於“情郎”呢,他就會站出來表明心跡,聲稱自己和薑若水兩情相悅,早已私定終身,兩人愛得天雷地火、不可自拔,薑若水絕對不會嫁去齊家雲雲。

如此一來,人證物證俱在,薑若水就算長了一百張嘴也冇法分辯。

楚簫唯恐分量不夠,順手又給她扣上了偷竊、善妒、陷害姊妹三頂帽子,宅鬥操作一套一套的,不怕壓不死她。

如果是薑若水本人,就算冇被壓死,隻怕也要奄奄一息了。

但舒鳧不一樣。

論路子野,操作騷,她從來冇有在怕的。

這會兒院子裡沸反盈天,一來是楚簫派人搜查,美其名曰“尋找證據”,其實是想趁機奪走薑若水母親留下的遺物;二來,就是高平的一群狐朋狗友找上門來,想要“和嫂子親近親近”了。

舒鳧站在院門口,目光從院落中飛快地一掠而過,看各人神情姿態,內心已經給他們乾脆利落地打上了標簽:

垃圾,垃圾,炮灰,垃圾,惡毒女配,垃圾,垃圾,垃圾……

以下省略垃圾×N。

末了她忍不住慨歎:好一個修仙世家,垃圾含量竟然如此之高,可見內裡早已經腐爛透了。

薑家之所以能在原著中屹立百年不倒,舒鳧能夠想到唯一的理由,就是虐女主大計需要他們,給薑若水添堵的事業少不了他們。禍害活千年,他們的生命力想必十分頑強,就像蟑螂一樣春風吹又生。

這可真是太糟心了。

“小姐,是小姐!大小姐回來了!”

就在此時,院中一個眼尖的丫鬟發現了舒鳧,驚喜交加地喊出聲來,“小姐,您冇事吧?太好了,我還擔心夫人把您……”

舒鳧記得這個丫鬟,她名叫芳菲,是薑若水身邊最忠心的一個。按照原著劇情,她本該在女主受刑之際極力阻止,然後被楚簫故意用烙鐵燙傷,不治身亡,成為女主苦難人生中的第一個炮灰。

舒鳧很同情這個小姑娘,麵向她的語氣也相當和善:“彆怕,我冇事。”

就這麼一問一答的功夫,院中翻箱倒櫃的仆役、撒潑耍賴的青年都注意到了她。他們一心鬨事,大約冇想到此間主人回來得這麼快,一時都怔住了。

“挺熱鬨啊。”

舒鳧懶得與他們廢話,敷衍了事地一抬下巴,“芳菲留下,其他人都滾。”

“…………”

眾人麵麵相覷,一時間都有些茫然,搞不清這位一向和善好拿捏的大小姐吃錯了什麼藥。

“大小姐,您這是哪裡話?”

有個膽大的仆婦上前,仗著自己是楚簫麵前的紅人,陰陽怪氣地撇了撇嘴角,“我們都是夫人的人,哪兒能由著您差遣?如今您做出這種醜事,能不能繼續當這個薑家大小姐,可還說不定哪!”

“不勞費心。我覺得‘薑家大小姐’這個頭銜是一種侮辱,還是留給你家夫人的寶珠比較合適。”

舒鳧客客氣氣地回答,衝她擺了個“請”的手勢,“歡迎你把這句話帶給夫人,現在你可以滾了。”

“你……!!”

那仆婦臉上陣青陣紅,又不敢衝她發作,表情活像吃了蒼蠅一樣難堪,“大小姐,您彆把話說得太滿。先夫人過世多年,您的母家童家早已衰微,放眼天下,您還能倚仗誰去?冇了薑家小姐的名頭,您又憑什麼對我們頤指氣使?”

這話倒是切中要害,舒鳧想。

生母逝世,母族衰微,父親不聞不問,繼母和妹妹虎視眈眈,手下的丫鬟離心離德,隻有芳菲這麼一個憨頭巴腦的實誠人。

都說“人生如棋”,無論怎麼看,薑若水這盤棋的開局都爛透了。

不過,好在也不算一無是處。

“就是啊,你憑什麼!”

那幾個紈絝模樣的年輕人見她沉默不語,不由地氣焰大漲,也一個個湊上前來唾沫橫飛,“我們都聽說了,你和阿平有私情,被夫人抓了個正著是吧?既如此,你就是阿平的人了,我們都該叫你一聲嫂子纔是。”

“恭喜啊,嫂子。”

另一個薑家門生不懷好意地接過話茬,烏溜溜的眼睛裡精光閃爍,“嫂子這般相貌,阿平真是好福氣。往後你過了門,可要與我們多親近親近。”

“不錯。要我說啊,什麼大小姐,呸!真當自己是個稀罕玩意兒,等你嫁了人,就得仰仗阿平的鼻息過活了。”

第三個人搶著道,“都說‘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我們和阿平情同手足,以後該是你討好我們。”

“你們!你們欺人太甚,這群不要臉的下作東西!”

芳菲是個火爆脾氣,轉身就要去牆邊拿笤帚,卻被一個紈絝拉住衣袖,流裡流氣地在她臉上摸了一把,引得其他人鬨堂大笑。

舒鳧麵色一沉,但嘴角仍是抿著一點好脾氣的微笑,對眼前人的惡言惡語恍若未聞。她摩挲了一下指尖,轉向方纔帶頭髮難的仆婦,慢條斯理地開口道:

“你方纔問我,憑什麼對你們頤指氣使,對吧?”

她的神色實在太過平靜,仆婦無端泛起了一點心虛,但還是梗著脖子道:“不錯!如今的薑家,宗主是天,夫人是地,大小姐若是與他們離心,便冇一個人會向著您。”

“放屁,我不算個人嗎!我看你們纔不是人!”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