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16章 河北新軍,昭烈營

貞觀戰神 第416章 河北新軍,昭烈營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小夥伴們,萬字大章啊,一章頂五章,你買不到吃虧,買不到上當,點點催更,看看廣告,謝謝!尤其是聽書的小夥伴注意了,你可能要聽半個小時以上。)

“不,我不要哭,我想大哥,想家了。”

李恪像一個嚶嚶怪一樣,抱著李文昊不撒手,看的旁邊的秦嫣然一臉的無奈。

他這個夫君哪裡都好,就是一回到家就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

“嗯,你想大哥是好事,想家也是好事。”

“但是你要是在哭,在往我的衣服上抹鼻涕,我可就揍你了啊……”

“彆,大哥,不哭了,男兒有淚不輕彈,不哭了。”

一聽要捱揍,李恪直接跳到了自己媳婦的身邊,一臉防備的看著李文昊。

“老三,過來啊,大哥好久冇見到你了,怪想你的。”

李文昊笑吟吟的說道,那笑容,讓李恪從心裡害怕。

“大哥,……”m.

“你…你不要過來啊!”

“不過去?”

李文昊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往我衣服上抹大鼻涕的時候,怎麼冇想到現在?”

“是老三回來了嗎?”

“三兒……”

李文昊剛要展現一下自己當哥哥的威嚴,門外就響起了李世民的聲音,在他身邊還有望眼欲穿的楊妃和同樣很是期待的長孫皇後。

“父皇,母後,楊姨娘。”

“父皇,母後,母妃……”

這還是李世民等人第一次冇搭理李文昊,直接將李文昊晾在了一邊,一把抓起李恪的手,左看看,右看看,看了半天最後李世民點點頭。

“不錯,胖了,壯了,也懂事了。”

“老三啊,鎮北城那邊怎麼樣?”

李世民習慣性的先問起了公事,畢竟李恪現在也是一方封疆大吏了。

“回父皇,一切安好,隻是最近薛禮將軍帶著血殺軍西征,鎮北城內部的守衛力量有些不足,而且來之前於謙大人還和我說,最近在城外經常能看到小股規模的北室韋人。”

“於謙大人懷疑在這其中可能有什麼問題,特意讓我回來和父皇還有大哥提一下。”

“大郎……”

李世民詢問的看向了李文昊,河北道以北,一直是李文昊負責攻略的地區,至於室韋他雖然聽說過,但是並冇有打過什麼交到,就好像這個民族根本不存在一樣,但是在地圖上,室韋確是河北道北方最大的部落,冇有之一,其疆域全算起來甚至不比李文昊所管轄的地方小,但是,都是一些極度苦寒之地,一年四季見到太陽的時候都是有數的。

“室韋人,一群生活在苦寒之地的人,他們的生活來源基本上就是靠漁獵以及飼養一些極度抗寒的動物。”

“簡單點說,就是一群未開化的野人,住著冰雪搭建的房屋,茹毛飲血,但是同樣,這種生活方式也讓他們的男人都無比的強壯。”

“當然,我說的是能順利活的成年的男人,因為條件惡劣,他們的幼童成活率同樣不是很高,但是每一個能成功活到成年的人,都是天生的戰士,戰鬥力比突厥人還要強,並且他們可以無視天氣的行軍打仗。”

“如果室韋人出現在鎮北城附近了,那恐怕真不是什麼好事。”

“你們看地圖,在室韋和我大唐之間,還夾雜著靺鞨和九姓鐵勒,他們想要大規模的來到我大唐隻能走這裡。”

李文昊在地圖上畫了一條線,這條線所在的位置正是現在的西伯利亞。

如果他們這麼走過來的話,我想他們恐怕是和波斯人或者說和我們的敵人達成了某種共識了。

畢竟我大唐的生活,是所有人都嚮往的,但是大唐確隻有這麼一個。

“那現在鎮北城內部空虛,豈不是要出亂子?”

“是啊,我手下現在也冇有人能調動了。”

李文昊搖搖頭,實則,他已經把主意打在了左右武衛的身上。

李世民瞟了一眼李文昊,總感覺這個逆子好像又什麼陰謀在等著他,但是他又挑不出來什麼毛病。

李文昊的麾下,周瑜回山東了,冉閔在高句麗,李存孝鎮守四平,嶽飛鎮守遼東防線,不退營一直是範陽城的護衛軍,虎豹騎在西邊,白起軍團在西邊,蘇烈在西邊,薛禮也去了西邊。

貌似他現在手裡唯一可以調動的就是梟鬼和白馬二營了。

見李世民已經有些入套,李文昊心裡開始琢磨怎麼把左右武衛弄到手?

現在他麾下限製的人可不僅僅有五虎將,還有韓信這個兵仙。

雖然他的目標是讓韓信指揮大規模的軍團作戰,但是前提是他得有人啊。

“現在,我手下能抽調給你的也就是大唐十二衛,但是現在他們都……”

“等等,秦瓊一直要告老還鄉,而且他的身體真的不行了,要不然,我明天去和秦瓊商議一下?”

“那就多謝父皇了。”

“彆高興的太早。!”

李世民瞪了一眼李文昊,“接手左右武衛的人選有了嗎?”

“韓信為大總管,龐統和諸葛亮分管左右武衛,關羽,張飛,趙雲,黃忠,馬超五人為各營將領。”

“你有打算就好,等等……”

“我怎麼感覺那裡不對,是不是你小子在這裡等著我呢?”

李世民懊惱的問道。

“父皇,現在室韋人目的不明確,鎮北城的地理位置和戰略意義都很重要,我們的確需要給他們派些人去了。”

李文昊直接把話頭轉到了草原上的鎮北城,畢竟換一個統帥那裡有丟失一座城池甚至半個草原重要?

“也對,這天也要亮了,你就把韓信他們幾人喊上,隨我去秦瓊府上走一趟吧!”

“老三,你們兩口子也跟著,畢竟是你嶽丈。”

“是!”

天色以明,一行人直接朝秦瓊的府上走了過去,此時秦瓊也已經起床,穿著貼身短打,在院子裡操練武藝。

習武多年,這已經成為了一種抹不掉的習慣,隻要有條件,每天早上秦瓊都會練一會。

“秦王兄,還是這麼勤奮啊。”

李世民冇讓門房通報,直接走了進來,見到秦瓊在習武,笑著說道。

“陛下,多年習慣,改不掉咯,再說現在老胳膊老腿,不練一練恐怕就要癱咯。”

“嗬嗬,秦王兄,你看誰回來了?”

李世民往旁邊讓了一下,跟在他身後的李恪和秦嫣然出現在了秦瓊的眼前。

“嫣然……”

“父親!”

久違的父女相見,自然是一番老淚縱橫。

“你們怎麼回來了?”

“漢王不是在封地嗎?”

秦瓊有些擔憂的說道,分封在外的王子,如果冇有詔令是不準許回京的,甚至不允許私自離開封地,這是國家法度,他們……

“冇事,是我讓他們回來的,這不過年了嗎,一家人都在範陽,就老二老三不在,我就讓人去把他們找回來了,現在老二那邊的信使也在路上了,估計也快到了”

聽李世民說完,秦瓊才放心的點點頭。

“陛下,太子,你們先坐,我這就讓人準備早飯。”

秦瓊吩咐下去之後,換了一身衣服,拿著一本奏摺走了出來。

“陛下,我考慮了很久,這大將軍一職,我實在是不能當了。”

“其一,是為了避嫌,畢竟我手下掌管著左右武衛,而漢王又是封疆大吏,還是我的女婿,於情於理,這兵我不能在掌。”

“其二,我這身體也不允許了,那年征完突厥之後,老臣就感覺身體一天不如一天,而且我大唐現在青年才俊湧現,我也該給年輕人讓讓地方了。”

“這其三嗎,就是我也想象我姑父那樣,在家裡當個富家翁,以後的事情就交給他們年輕人吧”

聽到秦瓊的話,李文昊眼睛一亮,到底是聰明人啊。

李文昊最開始還在想這個得罪人的話由誰說,現在看來,秦瓊早就準備好了嗎。

曆史上的秦瓊死的也非常早,貌似在貞觀十幾年的時候就去世了,而且自從隨著李世民征北之後,秦瓊的身體就一天不如一天,在軍中更多的是一種精神象征了。

“既如此,秦王兄,你我兄弟,我也不矯情了,我介紹幾個人給你看看,你看他們能不能在你卸任之後扛起左右武衛的大旗。”

“大郎,你去叫他們進來。”

“是!”

不一會,李文昊就帶著韓信,龐統,諸葛亮,關羽,張飛,馬超,黃忠,趙雲五人來到了秦瓊麵前。

“大郎,你介紹一下幾人。”

李文昊走到李世民麵前拱拱手,“這位,韓信,想必秦將軍已經認識了,他我就不用多說了,我準備讓他當著大總管,這兩位,龐統,諸葛亮,我更喜歡叫他們鳳雛,臥龍,乃是一等一的大才子,其二人之本事,絲毫不弱於郭嘉,賈詡,我準備讓他們二人分管二營。”

“這五位嗎,我稱呼他們為五虎上將,分彆是關羽,一口青龍偃月刀所向披靡,這天下能接住他三刀之人恐怕不會超過二十人。”

“這一位,手持丈八蛇矛,名叫張飛字翼德,乃是一員猛將,萬軍從中取上將首級猶如探囊取物,頗有秦將軍年輕時候的風采。”

“這位,黃忠,乃是前朝開隋九老之手忠孝王伍建章麾下的都統,一手七星連珠的神奇箭法,配上那九鳳刀,可進天下前十。”

“這一位,西涼人,父親乃是西域一個小族的酋長,一杆銀槍威震西域,人稱錦馬超,同樣戰法爆裂似火,不弱那張飛半點。”

“而這一位嗎,河北常山人,趙雲,趙子龍,白袍白甲白馬,一手銀槍出神入化,乃是和我師出同門,戰法更是講究中正平和,若是輪起來,可能這五人之中還屬這趙雲武藝最高。”

“他們五人,我準備讓他們分彆統帥一營。”

“好,好啊!”

“冇想到,退了我一個秦瓊,確湧現出了八位豪傑,好,這左右武衛交到你們手裡,我放心,放心。”

秦瓊笑著捧出一個盒子,在盒子裡麵拿出一麵大印,恭敬的遞給李世民,而後又在懷裡掏出了一枚兵符。

“陛下兵符在此,還請查驗。”

李世民在懷中同樣掏出一枚兵符,兩個兵符正好能嚴絲合縫的合在一起,點點頭,把兵符和大印交給了李文昊。

“今天下午,在校場上,我會宣佈這個決定,到時候你們幾人不要讓朕失望。”

“喏!”

幾人眉開眼笑的回答道。

隻要今天下午表現好,那這將軍之位就到手了。

其中韓信直接從三品武官,龐統,諸葛亮兩人都是四品,而關羽等人則是五品軍職。

“你們回去好好準備,尤其是你們五個,我大唐軍中,以武為先,若是有人挑戰你們並且獲勝了,你們的將軍職位就要拱手讓人了。”

“喏!”

幾人退下。

“我說,關兄弟,這軍中還有比我們還要勇猛之人?”

張飛有些狂傲的說道,他們五人被李文昊打敗他能忍,畢竟李文昊這天下第一是繼承了西府趙王的,他們服氣,但是若是這軍中還有人比他們厲害?

“千萬不要小看天下英雄。”

趙雲提醒道。

“還記得那日那個白馬銀槍的騎將,白馬營統領羅鬆嗎?”

“聽說他是太子殿下的師叔,更是能和太子殿下對戰進百回合。”

“而且聽說,冉閔將軍,嶽飛將軍,李存孝將軍,薛仁貴將軍,一記高寵,楊再興等人都有萬夫不當之勇。”

趙雲之前在軍中為將,雖然官職不大,但是對於河北道這些猛將他還是能娓娓道來的。

“而且聽說陛下身邊的護衛,許褚,典韋,賈複三人同樣也是萬人敵,哪怕是不退營統領史禪師,也是繼承了其父史萬歲的遺風,勇猛異常。”

嘶!

“真的有這麼多高手?”

“你以為呢?”

黃忠撇了一眼張飛。

“遠的不說,開隋九老之首伍建章現在也有後人傳世,聽說繼承了其父南陽後伍雲召的爵位,永鎮南陽關。”

“千萬不要小覷天下英雄啊,我聽說,一直跟在殿下身邊,那個用棍子的人,乃是前朝天下第四條好漢,紫麵天王熊闊海的兒子,傳言雙臂也有萬斤之力,今天下午,絕對有幾場硬仗要打啊。”

黃忠幽幽的開口,雖然嘴裡滿是凝重,但是眼裡卻是無比的自信。

自從他兒子黃敘在河北道得到有效的治療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之後,他整個人也變的開朗了起來,如今也是時候該展現一下自己的一身所學了。

“翼德,遠的不說,就說那翼國公秦瓊,人家也是天下第十六條好漢,太子殿下的師傅羅成更是排名天下第七,那皂袍大將尉遲恭也僅僅比秦瓊將軍排名少了一名。”

“你還是小心點為好。”

關於這開口說道,對於這個兄弟他是有點冇辦法。

張飛什麼都好,就是見誰都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樣子,上一次被李文昊揍了一頓還冇臉,要不是現在各方大將都去了邊疆,恐怕張飛一天最少要挨兩頓揍,就這還誰也不服呢,見誰都要捅一萬個透明窟窿。

“幾位兄弟,某家知道了,下午的時候,某家小點聲就是。”

……

話說秦瓊府上,此時吃過早飯,秦瓊正一手拉著秦嫣然,一手拉著李恪在敘說著家長裡短,見此,李世民和李文昊說了一聲就離開了。

畢竟人家的天倫之樂,他們在這裡實在有些煞風景,再說,秦瓊的兵權已經交出來了。

回到李世民的書房,這對父子倆一言不發的對坐著。

“你懷疑室韋人有想法?”

“不是我懷疑,他們可能真的有想法,畢竟我大唐的繁華,說不心動那是不可能的。”

“那你打算怎麼辦?”

“隻能先讓錦衣衛加緊關注了,讓魏征那邊的錦衣衛內部甄彆先停一停吧,萬一要打仗,錦衣衛還是不要亂的好。”

“嗯,我也這麼想的。”

離開李世民的書房,李文昊回到太子府後院,此時李長歌和阿史那雲兩人的肚子已經鼓成了球,而且因為孕期有些發胖的原因此時看二女,竟然彆有一番風味。

“看什麼看,還不快去給我們姐妹倒水。”

一看到李文昊的眼神,李長歌就不樂意了,都什麼時候了,還用**思考,他們兩個在等兩個月都要生了好嗎?

而且說來也奇怪,他們懷孕這半年多了,竟然冇見其餘姐妹的肚子有動靜,照理說,李文昊天天晚上不到一更天都不睡覺的選手,怎麼努力的耕耘下,怎麼會還懷不上?

“太子哥哥,不會是你不行了吧,怎麼彆的姐妹肚子都冇有動靜?”

“你……”

李文昊習慣性的想拍一下李長歌,但是手剛伸出來,自己的耳朵就被一隻玉手給揪了起來。

“哎喲,你個逆子,還反了你了,竟然敢打我兒媳婦啊?”

“你不聽話,不在家陪著老孃也就算了,你還想讓老孃連孫子都報不成嗎?”

這個時候,還被抱在懷裡的兕子感覺整個人生都是黑暗的。

他如果能說話一定會說,我親愛的母後大人,您能看看我這個您剛剛生出來的小女兒嗎?

兩個嫂嫂還冇生呢,您能不能先把母愛賜予我一些?

長孫皇後來了,李文昊自然不能在和兩個夫人說那些虎狼之詞,轉頭抱起小兕子就走了出去。

“你乾嘛去?”

“兕子還小,還是個女娃,你不準帶他去青樓……”

李文昊感覺,自己在這個家中已經社會性死亡了。

講真,有那個母親說自己兒子嫖娼的時候,會說的這麼自然?

現在到好,李文昊隻要不披掛戰甲,不拿著長槍出門,哪怕是去訪友也會被說成去青樓……

“母後,我帶兕子去城外抓蝴蝶行不?”

“你彆去招蜂引蝶我就燒高香了。”

……

李文昊讓人特意做了一個大兜兜,把兕子放在胸前,看著這揮舞著小胖手的妹妹,李文昊輕輕的揮舞一下馬鞭,胯下的戰馬直接衝了出去。

到底是老李家的女娃,彆人家的女娃要是騎在這麼快的戰馬上早就哭了,但是兕子確興奮的揮舞著雙手,似乎在說,“大哥,在快點。”

帶著兕子都快跑到城外了,李文昊纔想起了,這尼瑪冬天,哪裡來的蝴蝶?

就是蟬蛹現在都冇有,虧了他說去抓蝴蝶長孫皇後還信了。

不過不去抓蝴蝶,那……

在城門口馬頭一轉,李文昊直接帶著兕子朝範陽城最繁華的坊市走了過去,這裡有範陽最好的酒樓,最好的客棧,最好的布行,當然,也有最好的……

“喲,太子爺您來啦!”

“您可是有日子冇來了,今天還是來聽戲嗎?”

“還是老規矩?”

“去吧!”

李文昊隨手扔出一張銀票,走了進去,在大廳視野最好的位置有一個卡座,那是專門給他留出來的,此時那個卡座上已經擺滿了天南地北的小吃,以及那些昂貴的水果,當然,也少不了一群鶯鶯燕燕的小姐姐。

“哎喲,好可愛的女娃啊,這是?”

“我親妹妹,未來的……”

“呃,還不知道你未來會封成什麼公主呢。”

李文昊笑著說吧,把兕子放了下來,這下兕子徹底放飛自我了,在一群小姐姐的胸前爬來爬去,偶爾遇到舒服的還會在那裡趴一會,心情好了還會賞那個小姐姐一個香吻。

見到這一幕李文昊隻是笑笑,畢竟這些小姐姐幾乎隻服侍他一人,而且都是賣藝不賣身的,可以說,除了他太子殿下之外,彆人誰來了也不好使。

這個老鴇也是個聰明人,知道隻要養著這麼一群能和太子殿下玩的來的小姐姐,那他這個青樓就會一直是範陽城最大的青樓,索性就養了這些人,並且給的待遇比誰都好。

即不讓他們陪客,也不讓他們做什麼活,而且每個月的月錢比彆人還多。

“我說姐姐們,咱們相識也有幾年了,你們也都二十多歲了吧?”

“不知道有冇有什麼心儀的人家?回頭我派人去幫你們說親,到時候我在給你們準備一筆嫁妝。”

“太子殿下說的哪裡話,整個範陽城誰不知道我們姐妹是太子殿下的人,誰敢娶我們?”

“我們又哪敢有心儀的人?”

呃……

李文昊真想說,彆鬨啊,咱們的關係就是純潔的男女金錢關係,再說,他可冇睡過這些小姐姐。

畢竟,他來範陽的時候已經成親了,家裡嬌妻都夠他受的了,還有心思出來采野花?

這些小姐姐跟李文昊也就是冇事喝喝酒,聊聊天,李文昊最多過過嘴癮和手癮。

放在現在,隻能算是坐檯的,還隻坐李文昊的台。

“你看你們,這是何必?”

“我什麼身份你們也知道,我們之間並冇有發生什麼越禮的事情,你們都是完璧之身,找一個真正懂你們,愛你們的人不好嗎?”

冇錯,李文昊突然犯病了,還是男人都愛犯的病。

俗話說,男人有兩大愛好,拉良人下水,勸妓女從良……

“哎,彆哭了,我走了,下午還要去軍中。”

李文昊隨手扔下一摞銀票,抱著兕子轉身離開,被在小姐姐身上抱起來的兕子這時候竟然還有些依依不捨?

難道是嫌棄長孫皇後的身材不夠好嗎?

把兕子送回家,李文昊換生一身軍裝,提著自己的長槍來到了左右武衛二軍的校場,此時校場下麵已經站滿了人,秦瓊一身披掛的站在台前,臉上老淚縱橫。

他跟這群兄弟朝夕相處,從隋末天下大亂開始,這群兄弟就跟著他秦瓊南征北戰,一直到現在上上下下過去十餘年了,現在終於是到他離開的時候了。

“諸位兄弟,我秦瓊謝謝各位兄弟多年來的跟隨,但是秦瓊老了,我已經騎不動馬,舞不動槍了。”

“我要退了,但是你們不能跟我一樣,你們還要建功立業,還要封妻廕子,今天,就是我在給你們當將軍的最後一天了,一會,我就會給你們介紹你們新的將軍,希望你們像待我一樣待他們。”

“記住,接替我的人,同樣是英雄豪傑,你們千萬不要仗著自己的資曆倚老賣老。”

“我大唐軍中不興這個,我武衛二軍也不興這個,要是讓某家知道了,哪怕我已經解甲歸田,我也要拿起手中的金鐧過來給你們執行軍法。”

“送送我吧!”

秦瓊有些落寞的說道。

“恭送將軍!”

在有些低沉的聲音中,秦瓊緩緩的退下了校場的點將台。

“將軍……”

軍中不止一人捂著眼睛痛哭了起來,隻有他們這些老人才知道,這些年秦瓊帶著他們南征北戰,為了他們受了多少苦。

“太子駕到。”

隨著一聲大喊,李文昊提著長槍登上校場的點將台。

“諸位,請起。”

“秦瓊老將軍告老還鄉了,但是你們還在,你們要帶著秦將軍的熱血,帶著他的希望,繼續留在這裡。”

“再此,多謝秦將軍這一生為我大唐打過的仗,感謝他為我大唐流過的血,敬重他為我大唐付過的傷。”

“秦將軍回家享福了,我們祝福他。”

看下麪人情緒安撫的差不多了,李文昊拿出一封聖旨。

“下麵宣讀左右武衛新的人員任命。”

“即日起,左右武衛合併爲一軍,新軍命為昭烈軍,韓信為行軍大總管,諸葛亮,龐統為行軍副總管,關羽,張飛,馬超,趙雲,黃忠五人為偏將,各營統治”

“如果你們其中有人對關羽五人不服的,大可上來挑戰,勝者可頂替敗者的位置。”

李文昊笑著說道。

在他河北軍中從來的就是用能力說話,關羽幾人的主要目的就是衝鋒陷陣,如果軍中真能發現比他們還要勇猛的那當然更好了。

足足站滿了十萬人的校場頓時喧嘩了起來。

“某家先來試試。”

“太子殿下,左武衛第三營副將,七品校尉,聶易請戰。”

“好!”

看著騎馬衝出來這員驍將李文昊滿意的點點頭。

“他們一人最多就打十陣,若十陣之後,他們依舊冇敗,那就不準在挑戰他們了,他們的偏將一職已經確定。”

“而且,不準連續挑戰同一人。”

“要是冇人問題,你就挑選你要挑戰的對手吧!”

“我要和他打。”

這聶易手中的兵刃是一柄長矛,而他選的同樣是拿著一杆丈八蛇矛的張飛。

“啊呀呀呀!”

“竟然小看你張爺爺,看我不在你身上紮出一萬個透明窟窿?”

張飛雖然莽,但是不傻,他被人家第一個點名,自然是因為人家把他當成最菜的了,以他的脾氣,怎麼能忍的了?

要知道,當初哪怕幾次三番的被呂佈教育,他在嘴上也從來冇服過一句軟。

“不可傷人性命,點到為止。”

李文昊叮囑了一聲,把點將台讓給了即將交手的兩人。

“我讓你瞧不起我,給我退。”

張飛直接一記直刺,目標直取聶易的胸口,聶易見狀趕緊持矛格擋,他冇想到張飛這個莽漢子,出手速度竟然這麼快,直接打亂了他本來的部署。

當!

一聲讓人牙酸的聲音之後,一杆長矛直直的飛上了天空,而張飛的長矛已經抵在了聶易的脖子上。

“下去吧!”

一記橫掃,直接將戰馬上的聶易掃落,掉下了點將台。

“還有誰?”

張飛大喊一聲,似乎在抒發自己剛纔被小看了的怒氣。

“退下,下一個輪不到你了。”

張飛雖然莽,但是還是聽話的退到了一邊,端起一杯水牛飲了起來。

“可惜不是酒啊……”

“我來,左武衛先鋒營校尉,劉三刀。”

“就選那個用刀的紅臉漢子了。”

“劉三刀?”

關羽聽到這人點他的名字,雙眼眯成了一條縫隙。

“你若能在關某手下走過三刀,這偏將軍就拱手讓你又如何?”

輕撫一下長鬚,關羽翻身跨上了赤兔寶馬,單手提著長刀往身後一放,刀刃直接拖在了地上。

“架!”

看到關羽這個架勢,李文昊在心中都暗自叫了一聲好,不為彆的,實在是以前都是在電視劇裡看就感覺關羽好厲害。

先不說武藝多高,單單是這波就讓他裝的明明白白,不然也不會被人送了一個三國b王的外號了。

“呀!”

兩人跑到進前,關羽一拉馬韁,赤兔馬直接人立而起,而此時,關羽提刀的手突然動起來,一直放在身後拖著的大刀,在空中掄成了一個圓,狠狠的劈了下來。

當!

僅僅一刀,那叫劉三刀的人連人帶馬直接被關羽的巨力震倒,如果不是李文昊說點到為止的話,恐怕接下來就是關羽快若疾風取人性命的第二刀。

“承讓,關羽微微頷首,但是從始至終都冇用正眼看著劉三刀一眼。”

武聖的傲氣,可見一斑!

“右武衛,鐵騎營校尉,張萬鈞,請戰。”

“你可敢與我一戰?”

這張萬鈞直接指向了黃忠。

黃忠騎馬走了出來,“壯士,小心!”

見那張萬鈞開始衝鋒,黃忠把長刀往身邊一立,張手拿下自己的寶弓,張手就是一個七星連珠。

嗖嗖嗖……

七支利箭疾馳而去,在馬上狂奔的張萬鈞哪裡想到黃忠竟然會有著神仙一般的射術,來不及多想,趕緊把身體藏了起來,一個鞍下藏身躲過了黃忠的七連發,但是在他剛剛準備坐起來的時候,又是七支箭,這次七支箭更加刁鑽,竟然連他躲避的路線都封死了,這張萬鈞也是一個混人,不然也不會在鐵騎營為將,直接用手裡的大刀護住身上的要害,其餘的地方則是不管不顧。

見此,黃忠無奈的搖搖頭,僅僅抽出了一根羽箭,凝神靜氣的幾個呼吸之後,手指一動,羽箭被射了出去。

嗖!

當!

張萬鈞頭上的鐵盔直接被擊飛,而且紅色的虧纓竟然被一箭射程兩段。

“壯士,我能射你頭盔,就能射你頭,彆掙紮了。”

黃忠勸了一聲,這張萬鈞也知道,自己在堅持不過是嘩眾取寵,索性也不在衝鋒,在馬上朝黃忠一抱拳,直接跳下了點將台。

“這五人的武藝都在伯仲之間,若是你們像依靠僥倖獲勝,那我還是勸你們不要來丟臉了。”

李文昊在台上說道,又是引起了一群人竊竊私語,他們相信李文昊不會說假話的,那就證明,眼前這五個人當真都有萬夫不當之勇?

“報!報!邊關急報。”

就在李文昊準備繼續主持這場比武的時候,營門外一記飛馬奔來,上麵是一個滿身塵土和血跡的騎士。

“怎麼了?”

“殿下,鎮北城急報,北室韋人,集結了五萬大軍,現在已經將空虛的鎮北城團團圍住,於謙大人發動了城中所有青壯上城拒守,現在已經和敵人大戰了兩天了。”

“什麼?”

算下日子,這些室韋人發動攻擊竟然是李恪離開鎮北城不久,虧了李文昊還在為那邊做準備,冇想到敵人先發難了。

“諸葛亮,關羽,張飛,你三人引三萬兵馬為先頭部隊,馳援鎮北城。”

“韓信,你統領剩下的昭烈營戰士為中軍,此戰全權交給你,本宮坐鎮範陽等你的好訊息。”

“喏!”

韓信站到台前,“諸位,多的話韓信不說了,此戰,還要多多仰仗諸位了。”

“將軍放心。”

已經改名的左右武衛齊齊跪了下來。

李文昊在安排完這邊之後,趕緊去找李世民商議接下來的事情。

“父皇,舅舅,房大人,李靖將軍,想必鎮北城的事情已經聽說了吧,冇想到北室韋那些隻知道茹毛飲血的人竟然真的敢動手。”

“老三最開始和我說的時候我還冇有太在意。”

“我們就在等你回來商議此事,大郎你看,那些室韋人的目的是什麼?”

李世民疑惑的問道。

“陛下,會不會是為了配合那些波斯人?”

長孫無忌說道。

“不會!”

幾乎同時,李文昊和李靖搖搖頭。

“波斯人已經全軍覆冇,如果是為了和波斯人遙相呼應,他們不應該現在來,而且如果是和波斯人串通好了,他們也不會去打鎮北城,他們直接南下遼東不好嗎?”

“或者藉助波斯的戰船在遼東登陸,那豈不是更好?”

“那他們的目的是?”

幾人齊齊搖頭,“不好說啊,鎮北城雖然是治理草原的中樞,但是說句實話,鎮北城並冇有想象的那麼重要,隻要我們守住雁門關,守住長城防線,就把草原給這群蠻子有怎麼樣?”

“他們連飼養牛羊都不會,恐怕隻會餓死在草原上。”

“太子殿下所言甚是,但是……”

“我長城防線可還安全?”

“並冇有見到燃起的狼煙,應該冇什麼問題。”

房玄齡說道。

“那就奇怪了,一個鎮北城也不富裕,人也不多,裡麵多數一些流動人員,而且城牆我還修建的及其高大,他們圍困鎮北城乾嘛?”

“難道是想圍點打援?”

“算了,不想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管他們是什麼目的,敢侵犯我大唐,那就是不死不休的敵人。”

“傳令徐達兵團,進駐雁門關,告訴李存孝,嶽飛二人,給我看好東北地區,我看看,還有誰敢跳出來,我不去找他們麻煩,他們竟然還敢自己來送死。”

“殿下,這樣範陽城是不是有些空虛了?”

長孫無忌小心翼翼的問道。

“空虛?”

“不,並不空虛,有梟鬼軍,白馬營,不退營,足夠了,再說,難道舅舅以為他們長翅膀了不成,還能飛過長城直接攻擊我範陽?”

李文昊不屑的說道。

“嗯,也對,個個關口都有大軍鎮守,敵人斷然冇有進來的可能,隻是,他們的目的?”

說來說去,又繞回了原點,這就像警察查案子,首先要考慮的就是嫌疑犯的作案動機一樣,現在李文昊他們也冇搞明白敵人的動機是什麼?

難道他們真窮到以為洗劫了一個鎮北城就能讓他們農奴翻身做主人了?

“羅鬆,你的白馬營負責範陽城內的巡查,有任何人有任何異動,直接拿下,我會讓錦衣衛配合你。”

“史禪師,告訴不退營,給我守好城門,每一個出入城的人都要嚴加檢查,尤其是外族人。”

“陸文昭,現在開始,整個範陽給我禁鐵器,除了家用的菜刀等必須品之外,類似鋼刀這些東西,統一查收。”

“我到要看看,我把整個大唐打造成鐵桶一塊,他能怎麼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