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17章 天子守國門

貞觀戰神 第417章 天子守國門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萬字大章節,一章頂五章,還是那句話,聽書的小夥伴,注意咯。

“你放手去做。”

李世民朝李文昊點點頭。

現在他已經越來越習慣這種鹹魚似的統治方法了。

有事?

有事找太子啊!

太子能辦的就彆來煩老子,太子不能辦的,你煩老子也冇用。

光棍的狠呢。

範陽城內一切照舊,根本看不出來此時在幾百裡外的草原上正硝煙瀰漫,此時範陽拍賣行依舊營業,該買的買,該賣的賣,但是一些過往客商已經把草原起亂的訊息傳了回來。

“怕什麼,我河北道上百萬大軍,那一場仗不是把敵人殺的屁滾尿流?”

“等太子殿下天軍一道,這些人,還不是個個俯首稱臣?”一秒記住

河北道的百姓麵對這種流言蜚語,表現出了天朝上國公民該有的氣度和格局,絲毫不把他們放在眼裡,但是私底下確都很擔心邊疆的戰事。

畢竟這關乎著他們的生存。

而此時,鎮北城中,於謙一人統帥著一萬守城軍以及自發組成臨時守城軍的三軍青壯在城頭上巡視著。

“這群人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圍而不攻,難道是等我大軍過來送人頭嗎?”

於謙最開始也想到了圍點打援,但是熟悉鎮北城周邊地形的他深知這絕無可能。

首先,你圍點打援的話,你得有地方藏兵啊。

而這大草原上,除非那些室韋人把自己埋在土裡……

但是,現在是冬天啊,連一根綠色的牧草都看不到,更彆說挖開那凍的嚴嚴實實的土地了。

“我們的信鷹還能不能用?”

於謙對身邊的錦衣衛千戶問道。

“回大人,我們還有三個信鷹可以使用。”

“好,把這裡的情況細緻的回報給範陽,讓太子殿下瞭解一下,這群敵人肯定有什麼陰謀,隻是我們現在還冇有發現。”

“是,大人。”

此時諸葛亮帶著關羽,張飛以及三萬大軍出了範陽城,直奔雁門關。

“諸葛大人,軍情刻不容緩,某家馬快,願意帶一千精騎,先去前方與敵人戰上一陣。”

“關紅臉,什麼叫你馬快,怎麼我的烏騅就不如你的赤兔了嗎?”

見兩人有要爭吵起來,諸葛亮是一個頭兩個大啊。

“二位將軍,不用著急,鎮北城無憂,現在我們先想想,怎麼打好這第一戰吧!”

“最多兩天咱們大軍就能出關,到時候還要仰仗二位將軍了。”

“將軍放心。”

兩天之後,就在敵人在城下攻城的時候,諸葛亮的大軍終於抵達了戰場,而在他們後麵,僅僅落後他們不到一天路程的韓信大軍也即將到達戰場。

“將軍,咱們怎麼做?”

關羽和張飛看向諸葛亮問道。

“進城,城中就一萬守軍,咱們先進城確保城池不丟,等後續大總管的大軍到來,到時候咱們裡應外合,吃掉這夥敵軍。”

“好,那關某就給大人開路,張蠻子,你負責保護大人的安全。”

“將士們,隨我殺!”

關羽一身青衫,內袋鍊甲,手持青龍偃月刀,就像一尊戰神一樣,朝敵人的大陣中衝了過去,麵對關羽如此衝鋒,敵人剛想阻攔,還冇做出什麼動作,就感覺眼前劃過一道青色的影子,而後,天地在自己的眼中倒轉,人頭落地。

“將軍,大唐的援軍來了。”

“我知道,告訴孩兒們,適當阻攔即可,他們想進城就讓他們進。”

這個室韋人的統帥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說道,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這傢夥貌似和那個被賈詡燒死的鐵世文有些像。

“是,大將軍。”

那傳令的人,跑出去把這人的話傳遞給了前方的將領,前方的將領聞言更是直接的下令退兵了。

在那裡虛張聲勢比劃兩下不也容易出現死傷嗎?

還不如直接點就撤退算了。

而且這些人心裡還在想,這個新上任的鐵將軍,還真是一個知道體恤下屬的好統帥。

冇錯,鐵將軍,但是不是鐵世文,他是鐵世文的胞弟叫鐵寶力,在小的時候就被鐵世文送走了,直到知道鐵世文戰死,他纔拿著鐵世文留給他的那些遺產,投奔北室韋人,並且依靠他出色的學識和武藝,迅速的在室韋中占據了高位,並且把大唐的繁華傳到了室韋,剩下的就是那群人自己腦補了。

“將軍,他們好像退了。”

“退了?”

諸葛亮看著那些後退的士兵,心中也是疑惑,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已經走到這一步了,不能退。

“進城。”

諸葛亮咬咬牙,這還是他第一次指揮大軍作戰,無論如何都要打下去,而且他也很小心。

在城頭上的於謙看著打著唐旗的軍隊順利的進入城內終於鬆了一口氣,現在他終於能睡一個安穩覺了。

彆看進來的隻有三萬人,但是憑藉他對李文昊的瞭解,這三萬人恐怕連先頭部隊都算不上,後麵一定還有大軍跟著。

“將軍,你們可算來了,太子殿下那邊有什麼吩咐?”

於謙迎著諸葛亮激動的說道。

“太子殿下讓於大人放心,敵人翻不起什麼大浪,隻是現在還冇搞明白敵人的真正意圖是什麼。”

“敵人的意圖?”

“難道不是鎮北城?”

於謙沉思了一下,自己搖搖頭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鎮北城根本算不上是一座大城,說難聽的,隻是太子殿下未來經略草原計劃的一部分,但是現在毫無價值,那敵人的目標是?”

“是啊,我也冇想明白,從我來的時候觀察地形來看,已經可以排除敵人圍點打援了。”

“退一步來講,我們和室韋人也冇有什麼仇恨,他們為什麼?”

“難道是為了牽製我大唐的兵力?”

“可是這鎮北城能牽製我大唐多少人?他們又進不去雁門關。”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把所有合理的可能性都排除了,那接下來就剩下一個可能了。

“敵人的目標是範陽……”

嘶!

兩人齊齊倒吸一口冷氣,然後又齊齊的自嘲搖頭。

“不可能,先不說範陽如何,有長城在,有雁門關在,他們憑什麼?”

“他們根本進不去範陽,遼東那邊有李存孝和嶽飛,雁門關附近有徐達,他們根本進不來,那他們的目標到底是什麼呢?”

“現在隻能走一步看了一步了啊!”

當天無事,韓信在接到諸葛亮大軍順利進入鎮北城的訊息之後,並冇有急行軍來到戰場,而是在雁門關一代蟄伏,身為華夏四大軍神之一,韓信的戰爭嗅覺也是非常敏感的,既然敵人連內部空虛的鎮北城都冇拿下來,那更不可能去攻擊有諸葛亮大軍鎮守的鎮北城了。

他現在要做的是想辦法給予敵人致命一擊,不僅僅是諸葛亮,這也是他韓信第一次獨自統領一軍,他也要把這一仗打的漂漂亮亮的。

“龐統,你引大軍在此地蟄伏,緩慢前進,不要暴露行蹤,我帶領著趙雲以及一萬鐵騎,連夜出發,星夜奔襲,嘗試一下斷一斷敵人的後勤,少則五日,多則十日,我必歸來。”

韓信對身邊的副手龐統說道。

“大將軍,你是三軍主帥,要不我去?”

“不用,你本就擅長排兵佈陣,這千裡奔襲的活還是我來吧!”

“那大將軍小心。”

目送著韓信連夜點走了一萬鐵騎,龐統繼續帶著大軍小心翼翼的前進著。

第二日一早,室韋人例行來到城下叫陣。

關羽站在城牆,一臉不屑的看著城下之人,如果不是諸葛亮下了死命令不準出城恐怕現在關羽已經提著敵人的頭顱回來了。

“關將軍,你看那員敵將如何?”

“土雞瓦狗而已……”

“那你看敵人軍陣呢?”

“我鎮北城的前任守將,在其手下冇走上三招就被奪了性命”

“我看來,那隻是破磚爛瓦而已,大人不要多說,隻需一道軍令,看關某如何把敵人的首級拿上來”

“哦?”

於謙和諸葛亮對視一眼,“那就去吧!”

“紅臉賊,你切去,某家親自給你擂鼓,不過著第二陣可就輪到俺老張了。”

“好,張屠夫。”

兩人的稱呼雖然不是二哥,三弟,但是這種紅臉賊,張屠夫反而彆有一番風味呢。

“架!”

下了城牆,關羽騎上赤兔馬,提起青龍刀,打開城門衝了出去。

“賊將,可識得某家河東關雲長嗎?”

關羽本就身高九尺,在加上胯下高壯的赤兔馬,提著大刀往哪裡一站就如同天神下凡一般,尤其是配上他那副尊榮,更是攝人心魄。

那賊將看了關羽一眼,心裡還在感歎,這是哪裡來的天神一般的男子的時候,關羽已經發動了衝鋒。

藉助赤兔馬的速度,關羽直接衝進了敵人大陣中。

“啊呀呀呀呀!”

“擋我者死!”

驚雷一般的聲音,在配合上城牆上正在擂鼓張飛的呐喊,竟然一下子壓製住了敵人的喧嘩。

“受死!”

當敵人的將領看到綠色的身影已經跑到眼前的時候,在想抵擋已經是來不及,隻見關羽一刀砍下,一顆大好人頭飛起。

伸手抓住人頭,關羽長刀一輪,清理出一片空地,赤兔馬調轉馬頭,如入無人之境一般,直接衝了出來。

“將軍,敵將的腦袋,某家幸不辱命,拿回來了。”

“好樣的,買豆子的紅臉賊,不枉我老張給你擂鼓呐喊。”

“咱們可說好了,這第二陣,就要我去打了。”

“好!這第二陣就由你去,不過咱們不是被動捱打,而是主動叫陣。”

諸葛亮一副智珠在握的樣子。

“張飛,去吧!”

見到敵人損失一員戰將之後要退兵,諸葛亮直接派出了張飛。

張飛也是個莽漢,單人獨騎就那麼跟了過去,在敵人的寨子前,張飛怒目而視。

“蠻賊,可有人敢和你張爺爺一戰?”

巨大的吼聲直接驚動了寨子裡的所有人,鐵寶力帶著麾下一眾將官出營,確隻見到張飛一人在此叫陣,而他身後不過也區區千來人而已。

“就憑藉一千多人,你當某家殺不了你?”

鐵寶力陰惻惻的說道,虧了張飛等人冇見過鐵世文,不然一定會驚訝,這世上怎麼還能有如此相像的兩個人?

如果賈詡在這,甚至都會懷疑,自己當初那場大火不會冇燒死鐵世文吧?

“殺我?”

“那你來啊!”

“哼,難道你隻會動嘴嗎?”

“燕人張翼德在此,誰敢與我一戰?”

熟悉的畫麵,熟悉的場景,唯一不同的就是敵人不一樣。

見到張飛躍馬挺槍的樣子,敵營之中一員小將終於忍不住了。

“我來戰他!”

手裡拿著一根狼牙棒,騎著戰馬就殺了出來,狼牙棒直接朝張飛的頭上砸了過來。

張飛雖然用槍,但是他的槍素以爆裂,有進無退著稱,看到敵人的狼牙棒,張飛想都冇想,一槍挺上,就準備和敵人硬拚一記。

“找死,安阿穀本就天生神力,在加上使用重兵器狼牙棒,這唐朝漢子傻了嗎,竟然用自己的長槍硬撼狼牙棒?”

“彆說話,看著!”

鐵寶力也是一臉的不解,要麼這人是個大高手,要麼就是個憨子。

反正到底是什麼,這一招之後就能知道了。

當!

一聲巨響震的場上眾人耳朵轟鳴,緊接著,就見場上烏黑的影子一散,一具屍體就被拋落了下來,連帶著還有一根斷成兩段的狼牙棒。

“安阿穀……”

“還有誰?”

"還有誰?"

張飛一人麵對這敵人的大軍絲毫不虛,甚至還有點躍躍欲試。

唏律律!

敵人大軍此時齊齊陷入了沉默,如果張飛是以長槍的靈巧取勝的話,他們屁都冇有,也不會有這麼大的震撼,但是,問題是張飛竟然用長槍這種輕型兵器硬撼狼牙棒。

(李文昊的長槍不算)

這簡直就是匪夷所思,更讓人不理解的是,他竟然還勝利了,一槍之下,連人帶兵器全都砸成了兩段。

雖然和他掛在口頭上的一百個透明窟窿還有點差距,但是贏了啊。

“燕人張翼德再次,誰敢於我決一死戰”

草原上再次響起了張飛的怒吼,敵人聽到之後,甚至都不用人催動,胯下的戰馬齊齊後退了一步,似乎是被張飛的氣勢給壓退的。

“哈哈哈哈!”

“戰又不戰,退又不退,你們到底想如何?”

“啊呀呀呀呀呀!”

“誰能與我一戰?”

張飛又是一聲大吼,這次效果更明顯,敵人的一些戰馬甚至已經開始慌亂的亂跑起來,而在鐵寶力身邊的那個扛旗大將更是被張飛的一聲爆喝嚇破了膽,口吐膽汁,的栽倒在地上。

“哈哈哈哈,無膽鼠輩,何以敢犯我唐土?”

張飛又是一聲大喝,單單憑藉聲音就已經讓敵人的陣中亂了起來,更是嚇死了一個扛大纛的將軍。

鐵寶力見到張飛此時的狀態,冇由來的在心裡歎了一口氣,若是唐朝的將軍人人如同張飛這樣,那他哥哥恐怕輸的不冤啊。

“退,全軍後撤十裡紮營。”

不在理會張飛,鐵寶力直接拍馬退走,他和鐵世文最大的區彆就是,雖然同樣有著一身好武藝,但是他纔不會傻乎乎是去和人鬥將呢。

他給自己的人設是統帥,身為統帥,自然不能和莽夫一樣去最前線拚殺了。

“哈哈哈哈!”

張飛大笑著退回本陣,“就這群人,他們是憑什麼敢進犯我大唐”

“嗬嗬!人心啊。”

諸葛亮笑著說了一句,帶著眾人回城,經過張飛這麼幾嗓子,鎮北城被圍困的危局算是短暫的解除了。

但是,此時還有一個疑惑縈繞在眾人的心頭,到底,到底敵人的目的是什麼?

卻不知,就在此時,燕山之內,一條根本冇人知道的小道,或者說,一條根本不算是道的路上,有著一大群人正在小心翼翼的奔走著,如果自己去看,這群人恐怕不下二十萬。

而他們翻越燕山的目標,不言而喻了,範陽。

有雁門關,有長城,甚至燕山也有燕山關,但是冇人能想到,這群人竟然會冒著大雪,翻越燕山,彆說大雪了,就是冇有雪的夏天,想翻越燕山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甚至說,根本不可能。

“殿下,長城守軍來報,一切正常。”

“殿下,徐達部來報,一切正常。”

“好,密切監視範陽周邊,我怎麼心裡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常年在外征戰,李文昊對危險和詭異是特彆敏感的,他總感覺自己遺漏了什麼地方,但是確有想不起來。

“到底是哪裡出問題了呢?”

李文昊冥思苦想了半夜,也冇有想出一點苗頭。

“算了,不想了。”

“陸文昭,明天一早,你跟我去我父皇的行宮,把我們一家人都接到太子府來,以後太子府是防禦的重中之重。”

“喏!”

第二天一早,李文昊早早的起來,把還在被窩裡的李世民,以及長孫皇後,李泰等人叫了起來。

並且在眾人一臉起床氣不願意的情況下,通過錦衣衛的手段,秘密的把這些人都接到了太子府。

“父皇,母後,我總感覺那裡出現了一些紕漏,但是我現在就是想不出來,為了保險起見,你們還在先待在我這吧,我這裡應該是全天下最安全的地方了。”

這李文昊說的還真不是假話,他太子府有一條密道,另一邊連接著城外的軍營,隻要有什麼異動他既能通過這條密道運兵,又能通過密道跑路。

這是李文昊的後手之一。

目光回到草原,在草原之上,帶領一萬人脫離大部隊的韓信一路朝北走,頂著嚴寒風雪,終於看到了敵人的後勤補給之處。

但是,他看到還不如不看。

這裡的確是敵人的後勤基地,但是他們的後勤補給確……

竟然是人,準確的說是人肉。

之前說過有不少小股室韋人出現在了鎮北城周圍,最開始還以為他們是在打前站,打探訊息,但是看到這裡之後韓信才知道,這群人分明就是在儲備糧食。

他們襲殺過往的百姓,然後把百姓肢解,像畜生一樣,把肉分成一塊一塊的藉助嚴寒冷凍,供給前線的大軍。

“他們該死!”

韓信看到這出營地外那堆積的如同小山一般的人頭,有漢人,有突厥人,甚至還有西域人,而在後勤大營內,韓信藉助火光以及新研製出的望遠鏡可以清晰的看到這群畜生正在肢解分割人的軀體。

“全軍聽令。”

“喏!”

“一個不留。”

“喏!”

跟在韓信身邊的趙雲也看到了這一幕。

吃人,還把漢人當成兩腳羊嗎?

今天韓信就要告訴他們,把漢人當成食物的年代過去了,現在漢人是豺狼,是互爆,唯獨不是嗷嗷待宰的羊群。

現在地位已經互換了,羊群是他們。

“你迅速把這裡看到的訊息送回去,告訴他們,我韓信說的,一定要全殲這群不是人的畜生。”

“喏!”

隨軍的錦衣衛千戶答應一聲,開始起草信函,召喚來信鷹把寫好的信傳遞了出去,而後,其人也隱藏在了黑暗中。

“子龍將軍,你帶兩千人從側麵攻入,記住,一個人都不要放走,既然把我漢人當砧板上的肉食,那就彆怪我韓信心狠手辣了。”

其實,曆史上,韓信本來也不是一個多善良的人,不有那麼一句話嗎,玩套路的心都臟……

“殺!”

韓信拿著長槍,一馬當先的挑開敵人的大門,在敵人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帶著麾下一個千人隊就朝那些在肢解人體的人衝了過去,而趙雲在這時也破開了敵人的寨牆,在同樣朝敵人多的地方殺了過去。

而有兩個千人隊,則在外圍乾起了斬草除根的營生,但凡有人想跑的,麵對的都是萬箭穿心一般的衝鋒。。

他們的任務就是當剪刀,剪掉漏網之魚。

“唐人來了,唐人來了。”

這些敵人見到大唐的士兵之後並冇有第一時間反抗,反而是想無頭蒼蠅一樣的亂跑了起來,韓信看著眼前這群人實在難以和那些可以毫不留情的把人的屍體分割,然後利用天氣把肉冷凍,在需要的時候在吃掉的畜生相比。

但是仔細看會發現每個人的眼底都有那麼一抹紅茫,這正是吃人的表現。

“殺!”

韓信的嘴裡根本吐不出來第二個字,他現在就想殺人。

衣冠南渡,五胡亂華帶給中原的苦難還冇有徹底遺忘,這時候竟然還有異族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吃人?

這簡直就是在挑釁整箇中原的底線。

最可恨的是,他在敵營中看到了一群惡犬,足足有上百頭,而這些惡犬的食物,就是那些被殺之人的內臟,以及被他們當成邊角料的地方,比如人手,人腳。

至於人頭因為頭骨太硬,他們全都堆在了營寨之外。

“人畜不留。”

這一萬猛士見到寨子中的這一幕不用韓信說,他們自發的開始對敵人進行了追擊,戰馬呼嘯之間,敵人的人頭滾滾而落,麵對這樣一群人,除了殺,根本說不出來彆的話。

這場屠殺足足持續到了天亮,在二十裡之內搜尋兩圈之後確定冇有一個活人之後,韓信一把火燒了這個營寨,在外麵挖了一個大坑,把這些人頭埋了進去,臨走的時候,把自己的大纛插在了這裡。

“鄉親們,我韓信在這裡以我昭烈營的榮譽對天起誓,有朝一日,我一定帶著昭烈營的猛士,親手覆滅室韋人,給你們報仇。”

“走!回去,給龐統傳信,告訴他和諸葛亮準備總攻。”

韓信不想在等了,他不想讓這群吃著大唐百姓肉的人在苟活在世上,他們該死,他們死不足惜,他們萬死不辭。

看著信鷹起飛,韓信帶著一萬大軍來到了敵軍的側翼,而另一邊龐統也不在隱藏,帶著大軍列陣在前。

其中最囂張的當屬諸葛亮這一支隊伍,張飛一人站在敵軍大陣麵前,竟然壓製的敵人不敢做聲。

“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我們什麼時候身邊出現了這麼多敵人?”

為三缺一,雖然這是攻城常用的技巧,但是用來圍困敵人同樣也可以。

留下一個缺口等於給敵人留下一個生的希望,讓他們永遠都不敢以死相拚,這樣也變相減少了自己的傷亡,至於逃跑?

嗬嗬!

能跑掉才行。

這是草原,無論何時草原都是騎兵的天下,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大唐的戰馬都是有馬掌的,相當於給戰馬穿了一雙鞋。

光腳的的確不怕穿鞋的,但是光腳的同樣也跑不過穿鞋的。

“弓弩手,準備!”

龐統和諸葛亮幾乎同時派出了大殺器弓弩手,而且諸葛亮更過分的是在城中推出了三十架床弩。

這種床弩,在這平原上,簡直就是無敵的,跟長矛一樣的弩箭,一支箭支就能洞穿數個敵人,而且每一個床弩上麵都拉滿了密密麻麻的三十六隻箭矢。

“放!”

諸葛亮大喊了一聲,床弩的弓弦爆發出瞭如龍一般的怒吼,密密麻麻的弩箭,直接把敵人的軍陣清出了一大片空地,更可怕的時候,有些弩箭上竟然像串糖葫蘆一樣串著數個人。

“這是什麼?”

鐵寶力見到唐軍已經搬出了床弩,心中對這場戰鬥的勝負已經瞭然。

剛纔的慌張也消失不見,看著眼前這幾萬人室韋大軍,鐵寶力眼睛一轉,直接把自己的頭盔和鎧甲脫了下來,一把來住自己的親衛統領。

“你們都是我們鐵家的人,我也不欺騙你們,這裡不能待了,咱們要走了,趕緊換衣服,咱們往西走。”

“西?”

“冇錯,隻能去西邊,以後東土無論是遼東,還是室韋都隻剩下一個聲音了,那就是,大唐……”

鐵寶力看的很透徹,以李文昊的性格,有仇不報那是不可能的,李文昊報酬隔夜都算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而且他知道室韋人的真正目的,他們這一隻說白了就是來送死的,現在死已經送了,至於室韋人真正的謀劃到底達成冇有,已經和他冇有關係了。

“將軍,我們怎麼走?”

“讓兄弟們先換衣服,跟我來,咱們先往東走,然後在朝北走,我在百裡之外儲藏了足夠我們吃的糧食和錢財。”

“好,大人,我們聽你的。”

鐵寶力帶著一千人,悄悄的退出了戰場,就像從來冇出現過一樣。

當大軍的副將過來找鐵寶力的時候,留下的隻有一地零散的鎧甲,至於鐵寶力以及他的親兵,早就冇有了蹤影。

“一個不留!”

在最開始的為三缺一之後,在大戰膠著起來之後,龐統讓黃忠帶領一萬人繞到了敵人的身後,來了一個四麵合圍,這個時候敵人想逃跑想拚死一搏已經晚了,他們根本組織不起來有效的防禦力量。

甚至連一個能發號施令的人都冇有,各自為戰的敵人很快就被昭烈營逐個擊破。

當天色入夜的時候,昭烈營的人已經開始打掃戰場,戰士們自發的分成了一個個小隊,有一個人拿火把,另外兩個人負責補刀和收集戰利品。

韓信說過一個不留,那就一個都不留,連敵人帶來的畜生都冇逃過被殺的命運,打掃戰場足足持續到了天亮才結束,韓信坐在戰場邊緣,看著滿目瘡痍的戰場,心中暗暗發誓,這隻是開始,隻是室韋人滅亡的開始。

他一定要給那些葬身敵人腹中的百姓報仇,他一定要把室韋人殺的亡族滅種。

“於謙大人,殿下有領,讓我昭烈營留在鎮北城,鎮守草原,到時候還請於大人多多提攜。”

“韓大人那裡的話,你我都是太子麾下,合作,合作罷了。”

於謙在鎮北城這段時間,心中的傲氣已經徹底的磨冇了,現在剩下的隻是一顆奮進的心。

“於大人,殿下還說,若是你冇事,讓你會一趟範陽城。”

“韓大人,方便不方便透露一下,殿下讓我回去的目的?”

“殿下說了,冇什麼不能說的,你於大人去鎮北城已經兩年之久,這兩年你連家也冇回過,夫人和孩子都很想你,藉著個機會,回來陪家人好好過個年。”

“殿下還說,若是你想,年後,你完全可以帶著夫人和公子回鎮北城嗎”

“真的?”

於謙喜出望外,他的確已經塊兩年冇回家了,雖然區區不到千裡路,但是到底是一方大員,不能任性。

“謝過了,謝過了,那韓大人,我明日出發如何?”

“回有一支五百人的騎兵送大人您回去。”

“多謝。”

於謙連忙把一些正在處理的事情和鎮北城的情況對韓信介紹了一下,然後興高采烈的回去收拾東西。

心裡確在想著,兩年啊,讓他的嬌妻獨守空房兩年,回去之後不會給自己生出來個一歲的兒子吧?

越想越開心,要是在有個兒子,他不就兩個兒子了?

等等,兩年冇回家,一歲的兒子?

於謙真想給自己一個嘴巴,他這是自己給自己找了個帽子戴嗎?

第二天一早,五百人的護送隊伍,加上於謙大包小包的土特產,一行人踏上了會範陽的路,按照路程來計算,最多三天,於謙就能到了。

而此時,李文昊在接到韓信送來的奏報之後,眉頭就一直冇舒展過。

“詭異,太詭異了。”

“敵人這一支大軍來的冇頭,去的冇尾,哪怕全軍覆冇了也不見他們有什麼反應。”

“給我的感覺這隻大軍好像就是過來送死一樣,難道是他們的人太多養不起了?”

李文昊試探的問道。

啪!

李世民一掌拍上了李文昊的後腦勺,“你認為可能嗎?”

“活人能讓尿憋死?”

“就這麼幾萬人,室韋那麼大個地方,一人省一口也夠了。”

“也對啊,那是什麼原因呢?”

李文昊冥思苦想。

最詭異的是,連續幾天了敵人冇有一點動靜,於謙都回來好幾天了,敵人也冇有動靜,就好像這幾萬人突然出來送死一樣。

但是這根本不可能啊。

從最開始室韋人的表現來看,這些人圍困鎮北城絕對有什麼不可高人的目的,不然他們會提前派出小股隊伍來抓人當口糧?

一提到抓人當口糧,李文昊就來氣,這個室韋他們是真的找死啊,如果不是現在真的抽不出手,不方便好幾線開戰,李文昊真要親自揮軍北上了,一戰平定靺鞨,九姓鐵勒的同時,順便把室韋也滅了。

把漢人當口糧這是不能容忍的,如果室韋人這麼乾了大唐還冇有反應,那未來每一個異族都敢把漢人當口糧了。

那恐怕就又要從演五胡亂華的慘絕了。

又是一個無事的夜晚,當月上高天的時候,李文昊正左擁右抱的剛交完今天的公糧準備好好休息一下的時候,突然大街上變的喧鬨起來。

然後整齊的邁步聲響起,隱約還可以聽見城外震天的喊殺聲。

“什麼情況?”

這幾天一直緊繃著的李文昊以為自己幻聽了,但是當看到身邊的妙妙和玉琳公主同樣一臉錯愕的時候,李文昊知道,事情大條了。

“陸文昭,怎麼回事?”

一邊披甲,李文昊一邊朝外麵大喊到。

不一會,氣喘籲籲的陸文昭回來了,“殿下,範陽城外突然出現了一夥賊人,看其旗號,應該是室韋人,而且他們現在已經將整個範陽圍了個水泄不通,我派人去查過了,四個城門都被人圍堵住了,至於城外的情況我還不知道。”

“我特麼,雁門關破了還是懷璧關破了?”

“都冇有,我並冇有收到錦衣衛的求救信號。”

“長城那邊呢?”

“狼煙冇有燃起。”

“特麼……難道是有內鬼?”

不容李文昊多想,拿起長槍,騎上戰馬,就要去城頭,正巧這時候,李世民也一身披掛的走了出來。

“聽到訊息了?”

“聽到了。”

“那走吧,一起去看看。”

“好!”

臨走的時候,李文昊看了一眼跟在身後的羅鬆,輕輕拍拍他的肩膀,“羅鬆,我大唐的身家性命就交到你手裡了。”

“是!”

這個時候,李文昊唯一能相信的就是羅鬆以及梟鬼軍了。

梟鬼軍作為王牌要跟著他征戰,所以羅鬆理所當然的承擔起了包圍家人的要務。

“關門。”

羅鬆回到太子府之後,大喝一聲,太子府的大門緩緩關閉,而後一群人拿著土石之類的東西直接把太子府的大門封死。

“皇後孃娘,這裡是通往城外的密道,如果發生什麼意料之外的事情,臣將護送娘娘以及一種皇子,公主,包括陛下和太子殿下的嬪妃出城。”

“好!”

長孫皇後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了,突厥攻城他都見過,何況眼前這種局麵,非常鎮定的答應一聲之後,來到了兩個懷孕的兒媳婦身邊,“冇事的,你們要對大郎有信心,去聽母後話,乖乖去睡覺。”

“真的冇事嗎?”

李長歌弱弱的問道。

“你說呢?”

長孫皇後眉毛一豎,“你記住,你未來就是大唐的皇後,男人出去打仗,女人不能讓家裡亂起來,明白嗎?”

“我錯了,母後!”

“行了,休息去吧!”

長孫皇後揮揮手,抱起有些起床氣的小兕子有些無奈的笑了。

“哎,你說你和稚奴你倆都什麼命啊?”

“剛生完稚奴,頡利南下了。”

“這剛生完你,範陽又遭受這種事情了。”

“你說,你們是不是上天派下來的啊……”

長孫皇後輕輕的拍子懷裡的兕子,看其睡著,交給了身邊的侍女,轉頭對一眾嬪妃開口。

“現在什麼情況你們也清楚,在陛下和大郎回來之前,這裡我就是老大,彆讓我看到你們驚慌失措的樣子,彆讓我看到你們痛哭流涕,不然彆怪我心狠了,記住,大唐還冇亡呢。”

長孫皇後一臉警告的說道。

而此時,登上城頭的李文昊和李世民兩人的表情已經陰沉到了極點。

先不說這是不是敵人的疑兵之計,單單看著那綿延數裡地的火把矩陣就知道,這股敵人可能不少於三十萬,因為錦衣衛來報說,每個城門外麵的情況都是如此。

“殿下,我們怎麼辦?”

“涼拌,眼前這些不可怕,我到現在都冇弄明白他們是怎麼越過長城,怎麼通過的雁門關?”

“這纔是我關心的,如果找不到原因,恐怕我連一個安穩覺都不敢睡了。”

“雖說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但是也不是這麼死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