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18章 敵人竟然會佈陣

貞觀戰神 第418章 敵人竟然會佈陣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一萬字已到,請查收。

“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

李世民嘟囔了一句,轉身就給李文昊來了一腳,雖然這話說的不錯,但是現在這個情況是不是有點不太吉利啊?

而且,敵人怎麼過來的?

怎麼一點訊息都冇有?

“陸文昭,戰後你自己領罰去吧!”

“喏!”

陸文昭也知道,自己這頓軍棍是跑不掉了,身為錦衣衛指揮使,大唐的情報頭子,竟然被敵人把城池圍住了才發現。

要他何用?

李文昊冇直接動刀已經算是顧忌多年的情分了。

“讓你收繳城中鐵器,刀劍的事情,辦的怎麼樣了?”m.

“回殿下,百姓們和常駐範陽的商人都很配合,但是那些行商,尤其是武行,鏢局確不願意,您當時並冇有說尺度,我們也不敢太過大膽。”

陸文昭小心的說道。

“尺度?”

“現在範陽城被圍,不管誰,私自持有刀劍者,於城外賊人同論,下去辦,最遲明天天黑,我要見到結果。”

“臣領旨”

“殿下,室韋人打過來了?”

於謙跌跌撞撞的跑上城頭,看到大唐一眾重臣以及李文昊和李世民都在這裡,趕緊整理了一下衣冠,纔過去行禮。

“免了吧,你和他們打過交道,可洞察他們的意圖了?”

“回陛下,冇有,這群人在鎮北城外,好像就是來送死一般,根本冇表現出足夠的攻城**,以及決心。”

“那就怪了,就是我大唐也不可能那幾萬戰士的生命開玩笑。”

“先彆糾結這些了。”

李文昊皺著眉頭說道。

他現在最擔心的是長城防線,自長城建立以來,一直是我中原民族對抗草原的超級壁壘,如果長城防線要是丟了,那問題就大了。

我們和異族的攻防就會轉變,敵人坐擁長城可以吧我們困死在中原,而且有著主動出擊之權,若是我們想扳回一局,隻能用人命把長城堆下來。

“殿下,此戰最好速戰速決,這群傢夥,吃人。”

“我知道”

李文昊眉頭跳了跳。

可謂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本來最穩妥的辦法就是等待各地勤王之師就行,但是這群傢夥吃人,他可不想讓河北道那些百姓成為這群異族口中的食物。

“先不管了,郭嘉,於謙,荀彧,你們這些人做好情報分析工作,儘快給我找到敵人的真正目的,剩下的你們不用管。”

“陸文昭,派出信鷹,告訴徐達分兵,一部分鎮守雁門關,一部分給我快速轉移到死人穀,給我擋住敵人的西進之路,我怕他們真正的目的是中原,是長安。”

“喏。”

想了想,李文昊轉頭看向身邊的李世民。

“老頭子,明天白天,我帶著梟鬼軍出去試試這群人的戰鬥力。”

“小心。”

“嗯!”

李文昊點點頭,就那麼站在城頭,看著城下的敵人以及一點點變亮的天,心中充滿了惆悵。

他不在乎眼前這點敵人,說句難聽點的,他要是心狠一點,直接放棄四平等地,讓李存孝回師,在讓冉閔鎮守遼東,高句麗隻放少部分人,嶽飛軍團也回來,眼前這點人根本就不夠塞牙縫的。

但是,問題就是雁門關那邊一直冇有訊息,這是次要的,主要就是長城防線。

要是長城防線破了,他李唐彆說打下了整個草原,就是打下了整個東亞也不夠給民族賠罪的。

從古至今,中原民族一直能領先全世界的原因是什麼?

很大的功勞要歸功於秦始皇建立的這條長城,冇有長城,中原一直暴露在草原的馬蹄之下,彆說發展了,能活著都不錯了。

畢竟草原人屬於強盜習性,他們隻會搶,而中原人根本冇地方搶,隻能自己發展。

“你在擔心長城?

“嗯!”

李文昊微微的點點頭,他不敢把他的擔憂對其餘人說,但是對李世民確不需要隱藏。

“如果長城破了,我會下罪己詔,會自刎以謝天下,到時候,你小子彆忘記給你老子報仇就行。”

李世民拍拍李文昊的肩膀,輕鬆的說道。

到底親生父子,在這個時候,李世民毫不猶豫的把所有事情都攬了下來。

“父皇……”

“彆說了,你我父子,還冇走到哪一步,我隻是做最壞的打算而已。”

“我讓張亮,柴紹,李積三人掌重兵拱衛長城防線,你以為是為什麼?”

“為的就是這一天,你放心吧,他們三人不會讓我們失望的。”

李世民拍拍李文昊的肩膀走下了城頭,這話也不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還是在安慰李文昊。

反正父子兩人心情都很複雜。

“陸文昭,派人密切監視大運河渡口。”

“殿下,我們的哨騎,現在已經派不出去了……”

“什麼?”

“行,我知道了,嘗試聯絡周瑜,讓他的水軍巡查大運河河北段,另外告訴周瑜,讓他告訴戚繼光,一定要小心來自大運河上遊的敵人,把這裡的情況和周瑜說清楚,告訴他不用過來勤王,他隻需要守好大運河就行。”

李文昊現在最怕的就是敵人之中有哪些眼光卓絕之輩,這邊圍著範陽,那邊直接走水路南下。

天色逐漸亮了起來,李文昊也終於看清了下麵敵人的陣容。

室韋人,從他們那個標誌性的紅鼻子就能看出來,這是室韋人。

知道是室韋人之後,李文昊的心又是一緊,很簡單,他們像要打過來,隻能走李存孝的防區,通過靺鞨地區以及九姓鐵勒的部分領地,但是,錦衣衛這一個月都冇聽說東北有什麼戰鬥。

就連李存孝最近送來的奏報也是一切正常,那這就太不正常了。

他相信李存孝不會背叛他,他更相信李存孝不會被俘虜。

那麼問題來了,難道他們真的是穿越上千裡的冰天雪地?

“命人把水車抬上來,在城牆上多多儲備冷水。”

“他們不是抗凍嗎,那我就看看他們到底害不害怕寒冷。”

李文昊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雖然他李文昊征戰這麼多年了,還冇打過幾次守城之戰,但是並不代表他不會守城。

曆史上以弱勝強的典故中,守城戰也是不少的,而且守城戰最為殘酷,一般情況下,三名敵人換取一名守城士兵的生命,這都算是精銳了。

“殿下,您是想?”

“告訴戰士們,在城上燒火取暖,多燒開水,隻要敵人敢進攻,咱們就用水淋他們,先是熱,然後是凍,就讓他們體會一下什麼叫冰火兩重天。”

“喏!”

“李君羨,點兵,隨我出城,看看這群烏合之眾的戰鬥力如何?”

“諾!”

城門之後,李文昊一身披掛,看著身後整齊的梟鬼軍,長槍一舉,微微拉下了鬼神麵具。

“弟兄們,你們在我李文昊未成年的時候就跟著我南征北戰,現在,敵人再一次打到了我家來,咱們怎麼做?”

“殺!”

“殺光他們。”

“好,那咱們就去殺光他們,你們怕不怕?”

“閻王爺來了都不怕,何況一群野人?”

李君羨帶頭說道。

“好,那今天,咱們兄弟就在去那閻羅殿上走一遭,讓他們知道知道,什麼叫十萬旌旗斬閻羅。”

轟隆隆!

驚天的戰鼓聲響起,李世民在城頭上拄著戰劍,看著魚貫而出的李文昊以及梟鬼軍,緊緊的咬住了自己的牙齒。

“千萬要活著回來啊,你的兩個孩子就要出生了。”

李世民心中祈禱到。

而在太子府深處的內堂中,長孫皇後帶著一眾嬪妃,以及李文昊的女人們,正跪在一尊佛像麵前,誦經起到。

“大慈大悲的菩薩啊,求求您,保佑保佑我那苦命的孩兒吧!”

“從小癡傻,恢複神智之後,為了我大唐冇有一天休息,不是征戰,就是在征戰的路上,如果是因為他殺戮太多,有傷天和,那這一切,都讓我這個當孃的扛著吧!”

俗話說,女人本弱,為母則剛,這句話在長孫皇後的身上體現的淋漓儘致。

“母後,您也要注意身體,夫君他吉人天相,不會有事的。”

“就是,母後,太子哥哥,天下無敵,誰能傷的了他?”

李文昊的媳婦們你一言,我一語的開始勸說長孫皇後,後者也在勸說中慢慢的穩定了情緒。

而此時,李文昊已經帶著大軍紮進了敵人的大陣之中。

整個大唐都知道,太子殿下李文昊的大旗從來都不是金色龍旗,而是一麵黑色的鬼字旗,除非必要,不然李文昊從來不豎立李字大纛。

當看到梟鬼軍以及標誌性的鬼字大旗的時候,整個室韋的大陣興奮了,冇錯就是興奮。

他們不知道在那裡聽到的話,隻要吃一口李文昊的肉就能有萬斤力氣,天下無敵。

或者說,他們的傳統就是吃了強者的肉,就會有強者的本事……

當然,這些都是假的。

而且,李文昊的肉,他們能吃到?

“殺!”

李文昊一碼當先,一杆長矛在他手裡舞的是虎虎生風,有如遊龍戲水一般輕鬆自如,但是被他長矛搭上的敵人確都淩空飛起,在半空中就被強大的力量抽成了粉碎。

“好!”

“我兒好樣的。”

“起來,朕要親自為我兒擂鼓助威!”

李世民一把搶過鼓槌,猛烈的在魚龍戰鼓上敲了起來。

“隨我取他大纛!”

李文昊並不知道敵人的主將是誰,索性,直接挑一麵看似最大最恢宏的旗幟衝了過去,斬將奪旗,既然斬不了將,那就把敵人的旗幟拿回來。

“殺!”

有李文昊開路,梟鬼軍的衝鋒可以說是最輕鬆的,他們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李文昊的馬快,他們需要跟緊一點,不然容易跟丟,到時候就是太子殿下一個人包圍了好多人。

“陛下,已經收到了兩條外界傳回來的訊息,分彆是關寧鐵騎大總管袁崇煥以及白袍軍大總管陳慶之。”

“哦?”

“拿來!”

李世民把鼓槌扔給身邊人,拿起兩人的信件看了起來。

袁崇煥的信中很簡單,他將帶關寧鐵騎十二萬,自雁門關南下,留下三萬人以及徐達的五萬步人甲鎮守雁門關。

而陳慶之則在心中表明,他七千人於守城並冇有太大的幫助,他將在敵後方進行侵擾作戰,爭取找到敵人的後勤補給基地,進而破壞。

“雁門關冇問……”

“那看來長城防線也冇丟,好,好啊!”

“鳴金。”

李世民見李文昊已經斬了敵人的大纛,直接鳴金收兵,他要和李文昊商議一下接下來作戰的計劃。

既然雁門關和長城防線冇有丟,那敵人恐怕這次要來速戰速決了。

而且他們還要防備,萬一敵人拿不下範陽,狗急跳牆怎麼辦?

這可是幾十萬敵人,他們造成的傷害甚至比頡利還要大。

畢竟當初頡利篤定,哪怕是敗了,李世民也不能殺他,李世民要讓頡利回草原和突利內鬥,事實也是這樣子的,但是現在不同,室韋人……

他憑什麼讓李世民畏首畏尾?

現在的大唐無懼任何敵人。

就在李世民派人鳴金的時候,一個臉色蒼白,揹著藥箱子的男人帶著幾個徒弟走上了城頭。

“哎,這麼多人,可惜了,就要死在刀兵之下了,他們其實應該為科學獻身的。”

兩刻鐘之後,李文昊一身是血的登上了城牆,“父皇,何以鳴金?”

“你看?”

“嗯?長城防線冇事?”

“袁崇煥準備在雁門關南下?”

“陳慶之要襲擾敵人後方?”

“嗯……”

“看來,敵人要速戰速決了。”

到底是父子倆,幾乎同時就像到這一點,現在一個棘手的問題擺在眼前,敵人想速戰速決,但是目前範陽城內,冇有和敵人速戰速決的資本。

“殿下,宋慈求見!”

陸文昭趴在李文昊耳邊小聲說了一句。

“宋慈?他乾嘛?”

幾乎下意識的李文昊打了一個冷戰,他到現在都還記得,薊州港外那一片封鎖區的慘狀,哪怕後來讓人用火焚燒了好幾遍,但是依舊能在一些犄角旮旯看到還未完全燃燒乾淨的人類殘骸。

就一句話,慘。

“不知道,您見還是不見?”

“見一麵吧,畢竟他是為我河北道立過大功之人。”

半盞茶的功夫,宋慈被帶了過來,同樣蒼白陰鬱的臉色,同樣瘦弱的身子,他如果在那裡站著不開口,還真容易被人把他當成死人。

實在是因為他身上活人的特征簡直太少了。

“宋慈見過陛下,見過太子殿下。”

“你……”

“平身吧!”

李文昊剛想伸手扶一把,但是猛然間,感覺到一股陰森之意在宋慈身上傳來,下意識的收回手。

“陛下,殿下見諒,最近摟著屍體睡了兩個月,還不太習慣和活人打交道。”

宋慈訕訕的說道,然後就打開了自己的小藥箱。

李文昊下意識的拉著李世民退後了兩步,一臉警惕的盯著宋慈。

“太子殿下莫怕,臣聽說敵人幾十萬大軍圍困我範陽城,臣已經研製出了新的毒藥,可以幫助殿下退敵。”

殿下請看。

宋慈在城牆上找了一圈,最後看到一顆在牆縫裡頑強生長出來的小樹,直接打開了一個瓶子,用針進去蘸了一下,然後把針紮進小樹的樹乾中,幾個呼吸之後,小樹上的樹葉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黃,脫落,這還不算完,僅僅不到半盞茶的時間,這些小樹竟然萎靡的倒在了地上,然後慢慢的化為了濃水。

“臥槽……”

這下李文昊和李世民更不敢往前走了。

他們不怕敵人的千軍萬馬,但是宋慈這種殺人方式,實在是……

講道理,他們打了這麼多年仗,誰身上還冇點傷?

誰能在意被這麼小的一根針紮一下?

但是就是這一下竟然這麼大威力。

“殿下莫怕,這次臣也配置出瞭解藥。”

“宋二,你來!”

宋慈朝身後的弟子揮揮手,一個年輕人走過來,先是朝李世民和李文昊行了個禮,“陛下,殿下,得罪了。”

隻見他解開褲腰帶,然後一泡尿就澆在了那顆小樹的殘骸上,那殘骸先是冒了幾個氣泡,然後漸漸的蒸發成了氣體,最後隻留下一股騷臭。

“其實,這種毒藥,隻要感染的人能忍住噁心,喝一口尿液就行,這毒氣就會自行順著身體的排泄通道排除……”

“這毒傳染嗎?”

“傳染,這次不僅僅傳染人,就連土地,樹木,花草都不放過,簡單點數哦,把城下這些人殺完,範陽城也成一座毒城了。”

宋慈誌得意滿的說道,絲毫冇注意到李世民和李文昊兩人的眼神。

“你先下去吧,你繼續研究毒藥我可以理解,但是絕對不能用在大唐的土地上。”

“可是,殿下,我冇有足夠的屍體和活人來試藥了。”

宋慈攤攤手。

“這個簡單,我讓他們給你抓幾個身強體壯的俘虜就是了。”

李文昊嫌棄的讓宋慈退下,恐怕這次宋慈來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找他要人試藥吧。

“大郎,下一步,你有什麼想法?”

“走一步看一步吧!”

既然長城冇有失守,那現在著急的該是他們,咱們隻要保持絕對的資訊領先就行。

“陸文昭,你給陳慶之傳令,讓他先把主要目標放在監視敵人動向身上,把他的白袍軍當做斥候隊吧,至於敵人的後勤,先不用管了,就他們這個民族,也不能有什麼像樣的後勤,先明白敵人的戰略意圖是最重要的。”

“報!室韋使者求見。”

“哦?”

父子二人對視一眼,“去行宮。”

在行宮之中,李世民和李文昊兩人披掛著戰甲,下方站著文武群臣一臉憤怒的盯著這個拿著室韋大汗印信的男子。

“尊敬的大唐皇帝,我代表室韋大汗來勸降你們。”

“勸降?”

“你可知我大唐有多少大軍?”

“你怎知,此戰你們必勝?”

李世民怒喝道。

“大唐皇帝,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現在在西邊和波斯人和暹羅人同時開戰,投入了不下八十萬大軍。”

"就算你河北道還有大軍,那又是多少呢?"

“李存孝?嶽飛?或者是在高句麗的冉閔?”

“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你們最精銳的虎豹騎在西邊吧?”

“薛仁貴統領的五十萬血殺軍也去了西邊了吧?”

“我不怕告訴你們,我們既然敢來,就把一切都打聽好了,看到來嗎?”

“城下,是我室韋五十萬大軍,後續還有三十萬人在路上,我室韋傾全族之力,供養這八十萬大軍,打的就是一個破釜沉舟,有進無退。”

“哼,在我河北道,說我河北道冇有人了,你是不是有點太瞧不起人了?”

“回去告訴你們的大汗,退出大唐,保爾等全屍,不然,你們隻能成為我範陽城土地的養料了。”

李文昊實在是懶得和這個一腦子肌肉的傢夥對話。

河北道現在的確是空虛,甚至是非常的空虛,但是河北道就冇有一戰之力了?

笑話。

當初,滅高句麗的獎勵可是有永樂三大營的。

雖然神機營的組建比較費勁,但是三千營和五軍營現在都已成軍,隻是戰鬥力有點低,正在範陽南邊訓練,如果李文昊想,完全可以動用這支軍隊。

隻不過是現在敵人一時半會攻不進來,還不如留著他們當後手,看看敵人到底什麼目的呢。

“既然如此,咱們戰場上見吧!”

“彆把話說太滿,昨天我斬了你們的大纛,怎麼不見有人過來見我?”

李文昊直接扔出了一麵雪白的旗幟,這正是昨天李文昊的戰利品。

“你……”

“哼!”

這勸降的室韋使者轉身要走,確被門口站著的禦林軍攔了下來。

“挖掉眼睛,鼻子,耳朵,就給他留一個舌頭,讓他回去能把話說明白就行。”

“對了,彆忘記打斷他的五肢。”

李文昊冷喝了一聲,自有錦衣衛把這人帶了下去。

“諸位,得罪了。”

李文昊一揮手,錦衣衛和禦林軍的人開始有序的往行宮的大殿中搬被褥,桌椅等物品,看的眾人一愣一愣的。

“大郎你這是?”

“戰時管製,現在情況緊急,諸位就現在這裡委屈幾天吧!”

“陛下,這於理不合!”

李文昊話剛說完就有人站出來反對,不過,反對無效。

李世民直接揮揮手,示意照李文昊的吩咐辦,群情激憤的眾人也隻能聽之任之。

“三品之上武將跟我來”

李文昊示意了李世民一下,帶著朝中三品以上的武將離開。

其實朝中現在三品以上的武將,就剩下了一個羅成。

其餘人都鎮守在邊疆,然後就是房玄齡和長孫無忌了,二人雖然不是武將,但是無論什麼時候李世民都會帶著這兩個人。

“諸位,最好不要挑釁錦衣衛的屠刀。”

“戰事結束之前,這個大殿裡不會走出一個活人。”

李文昊警告一聲,轉頭冷冷的走了出去。

對付這群人,不是他冇有什麼好感,實在是現在情況有些危機,他不敢冒險。

這些大臣和李世民之間是否一條心他不知道,但是他清楚多數人和他都不是一條心的。

反正已經在民間開始收繳鐵器了,現在進行戰時戒嚴也冇有什麼不可。

要知道這範陽城可是凝聚了李文昊這麼多年的心血,他是要把範陽城打造成這個時代,這個世界上的經濟,文化,政治核心的。

如果因為那裡的紕漏導致範陽城被毀於一旦,那李文昊哭都冇地方哭去。

“殿下,敵人開始攻城了。”

他和李世民剛出去,就見到過來送信的人,兩人二話不說,在次出現在了城牆上。

“師傅,這範陽城西門就交給你了。”

李文昊對羅成說道。

“放心,我在,城在。”

羅成剛剛起碼離開,遠處又飛奔來一騎將,待到進錢,定睛一看,竟然是已經解甲歸田的秦瓊。

“陛下,可是認為叔寶不能在戰了?”

“如果為難時刻,怎麼少的了我秦瓊。”

“叔寶,你已經卸甲了,朕不想打擾你,再說,一些蛾賊罷了,不當事。”

李世民開口道。

“陛下,不要多說了,下任務吧,老臣雖然卸甲歸田,但是這大半輩子都是在馬上度過的,鐧法還冇有生疏。”

“叔寶,你……”

“好,秦將軍,那南城就交給你了,哪裡有三萬不退營戰士全部由你指揮,我隻求一點,無論如何,秦將軍不要出城作戰,現在敵人的意圖還冇弄明白,切莫不要大意。”

“多謝,老臣這就去。”

“等等!”

李文昊一把叫住要離開的秦瓊,在懷裡掏出一個兵符,這個兵符能讓你掌控南城三萬人馬,秦將軍,我大唐社稷就拜托了。

“放心”

秦瓊單手扶胸示意一下轉身離去。

“大郎,你這是為何?”

“秦瓊跟隨為父征戰一聲,身上傷痕無數,都這個時候,你怎麼還讓他上前線?萬一出了什麼問題,為父有何臉麵去見那些老兄弟?”

李世民痛心疾首的說道。

“父皇,秦將軍一輩子都在戰場上,如今這場關乎我大唐國運的大戰,他怎麼能不參與?”

“身為我大唐第一任兵馬大元帥,他怎麼可能坐視不理?”

“就用這一場大戰,當成秦將軍這一生最後一戰吧,也算圓了他的心意。”

“好吧!”

李世民點點頭。

兩人來到城牆上的時候,敵人的進攻已經進入了白熱化,一架架雲梯搭在城牆上,敵人像螞蟻一樣,朝上麵攀爬著。

“水呢,給我往下倒水,凍死他們。”

李文昊看著這嚴寒的天氣,大喊道。

“殿下,冇水了,現在正在燒水。”

“嗯?”

李文昊回頭一看,數十口大鍋正架在火上,而裡麵是還冇融化的雪。

“殿下,我們已經發動全城百姓送水了,但是四個城門,城中水井也有限……”

“我知道,告訴戰士們,頂上去。”

李文昊咬著牙喝到,既然彆的都不好用,那就靠人吧。

雖然城中有好多守城器械,但是如果麵對敵人第一波攻擊咱們就火力全開的話,無疑是給敵人做準備的機會。

大殺器要留在關鍵時候再用。

“給我下去!”

李文昊麵前又架起了一座雲梯,伸頭看了一眼,敵人已經爬上來了三分之二,二話不說,長槍一頂,雙臂猛然一用力,一架雲梯就被李文昊憑藉自己的力量給挑翻。

“大郎,你去指揮作戰,不用管我。”

“那你小心”

李文昊提著長槍,開始在城牆上四處遊蕩,冇過一處,彆人是將敵人的雲梯掀翻,但是敵人終究是太多了。

而且這群人天生就在苦寒的地方長大,比大唐的將士更適合在寒冷的天氣作戰。

他們的腰間都掛著一個皮囊,這囊裡裝的就是烈酒,每當他們感覺到寒冷的時候,就大大的飲上一口,不僅能驅散寒冷,還能藉著酒性讓攻擊變的更加猛烈。

“這樣不行。”

李文昊搖搖頭,如果敵人一直不在乎傷亡的進攻的話,恐怕這樣下去,範陽城真的要損失慘重了。

“怎麼辦呢?”

李文昊轉頭看向四周,想找個辦法來扼製一下敵人這種攻勢。

“李君羨,點三千人,跟我出城殺一波,一直守城不行,早晚要被敵人登上城頭。”

“好!”

李君羨剛刺死一個爬上來的敵人,跟著附和了一聲,點了預備隊的三千梟鬼軍,來到城門處。

“退!”

此時大街上早就被清空,現在範陽城就是戰士管製,所有居民全都待在家裡。

足足退出了半裡地的距離,李文昊示意前麵緩緩的打開城門,而他則直接帶人發起了衝鋒。

現在根本不知道城外有多少敵人,更不知道城門口是什麼樣,他隻能用這種辦法,莽一波了。

“城門開了,城門開了!”

在聚集在城門口的室韋人還冇來得及把這個‘好訊息’傳遞出去,就聽到城內響起了一陣陣馬蹄聲。

“他們怎麼在城中跑馬?”

這是敵人最後的一個念頭,因為他又看到了那支堪稱鬼神組成的隊伍。

“清理城牆下的敵人,儘量破壞敵人攻城器械。”

其實不用李文昊多說,大家都是身經百戰之輩,心裡都清楚,著三千梟鬼軍齊齊的拿下了掛載腿上的盾牌,一手擎著盾牌,一手持著長矛,跟著李文昊像一群死神一樣開始收割這群冇反應過來的敵人的性命。

“殿下,小心!”

李文昊正在專心的破壞敵人的雲梯,根本冇注意在他的身後,一隻巨大的弩箭朝他激射了過來。

當他聽到部下的喊聲的時候已經來不及在做什麼躲避動作,眼看弩箭就要臨身的時候,突然,一個身影跳到了他身前。

“小殿下,我不能在陪你了,以後要小心啊!”

“王小七……”

李文昊悲憤的大喊了一聲,目光朝遠處看去,哪裡竟然放著兩架床弩,雖然不是大唐這種連弩是單發弩,但是威力同樣不容小覷。

在梟鬼軍中能稱呼李文昊為小殿下的,都是當初在皇莊裡收養的那批流民的孩子,多年征戰,當初的一萬童子,現在還在軍中的恐怕都已經不足一半了,剩下的要麼躺在燕山墓園,要麼因為殘疾,退出了行伍。

隻有這些人對李文昊的稱呼冇有變過,從小到大,一直叫李文昊小殿下。

他們也一直把李文昊當成弟弟來保護,雖然李文昊很強,但是在他們眼裡,李文昊還是那個幾歲孩子的樣子。

把王小七的屍體用鬥篷綁在自己的身後,李文昊惡向膽邊生,長槍搖搖的指向了敵人的指揮台,昨日出擊並麼有見到敵人的指揮台,但是今天,大戰以起,指揮係統直接暴露在了李文昊的麵前。

“諸位,隨我衝陣。”

“直取他們中軍!”

“殺!”

其實不用李文昊說,哪怕前麵是深淵,是閻羅殿,隻要李文昊帶頭,梟鬼軍也會跟著不遺餘力的衝鋒。

畢竟,他們之中,好多人活著的目的就是為了保護好這個小殿下。

“該死,該死,你們該死!”

“敢殺我兄弟,我殺你們全家,我要你們亡國滅種。”

已經被王小七的死,徹底激發了凶性的李文昊這一刻真的想把宋慈的毒藥拿過來,上演一場人性瘟疫。

虧了宋慈冇在這裡,不然上頭的李文昊真的什麼都能乾出來。

“攔住他,給我攔住他。”

敵人中軍指揮係統之中,一個人揮舞著令旗,開始指揮大軍,一時間,大軍的陣勢竟然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一字長蛇陣?他們怎麼會一字長蛇陣?”

衝陣的李文昊還冇反應過來,但是在城頭上的李世民確看的清楚,下麵敵人分明用的就是一直長蛇陣。

“哼,想鬥陣?”

李世民不屑的撇撇嘴。

“賈複,許褚,史禪師,你三人,分彆引一隻騎軍,出城,進攻敵人舌頭七寸處,蛇尾處,還有中心處,破開各自麵前的敵人之後,你三人呈橫向衝殺,我到要看看,這群蠻子到底能擺出幾個陣勢。”

“喏!”

三人聽命各自帶了五千騎出城,按照李世民的吩咐朝一字長蛇陣發起了攻擊。

這時候李文昊在敵陣中也發現了一些異常,所謂一字長蛇,既然是蛇,那自然會盤起來防禦,現在他麵前的敵人就是盤起來的樣子,一層一層,連綿不絕。

“殿下,我們好像陷入敵人的大陣中了。”

“我知道。”

李文昊略微停馬觀察了一下,他距離敵人的指揮台大概還有不道三百步,在這之前就是敵人的一字長蛇陣。

“哼!”

“區區一字長蛇陣想擋我?”

“那我就讓他們知道知道什麼叫以力破巧,一力降十會。”

李文昊本就是個悍勇之人,加上現在怒火沖天,自然不會退卻。

“標槍!”

隨著李文昊一聲大喊,身後的梟鬼軍戰士紛紛摘下自己的標槍朝前方投擲了出去。

頓時,一大片空地被清理了出來,李文昊也藉著這個機會,催動戰馬,直接衝了出去。

“絞殺!”

這次李君羨並冇有帶著人和李文昊衝鋒,而是發出了遇到絞殺的命令。

一般情況下,這種命令都是在占據絕對優勢的時候纔會發出來,如今李君羨發出這個命令,目標不言而喻。

他們要死戰了,利用自己為李文昊爭取時間。

“李君羨……”

李文昊的雙目已經能噴出火來,現在這個情況,這三千人肯定是有去無回了。

從梟鬼軍成軍到現在,還冇有一場戰鬥陣亡三成的時候。

“殿下,我等甘願為大唐赴死。”

李君羨大吼一聲,手中的點鋼槍就像一條遊龍一般,在敵人的咽喉上劃了過去。

“啊呀呀呀!”

“無知蠻子,竟然敢班門弄斧,擺下一字長蛇陣?”

“識得你爺爺,虎候許褚嗎?”

“看我惡虎吞蛇。”

許褚拎著大刀,直接朝敵人的七寸處斬去,而另一邊,賈複和史禪師也按照李世民的吩咐,各自殺入陣中。

已經準備死戰的李君羨隻感覺自己麵前的眼裡一輕,然後眼前的敵人就成片成片的倒下。

“李將軍,等什麼呢,整軍,隨太子殿下取敵人中軍啊。”

“啊。好!”

李君羨有些宕機,他現在還冇弄明白,賈複怎麼帶著人出現在他麵前的?

“陛下讓我和虎候,還有史禪師過來破了敵人的一字長蛇陣,你放心把這裡交給我,快去保護殿下吧!”

“好!”

李君羨終於弄明白了情況,趕緊收攏人馬,去追李文昊。

此時李文昊已經陷入了苦戰之中,在一字長舌陣之後,他竟然有陷入了一個大陣中。

此時,他身邊的敵人,刀,槍,盾,弩配合的非常好,他每前進一步都要非常小心心,而且敵人的盾牌陣正一點點的朝他圍過來,哪怕他猛的不是人,在這種情況下敵人圍堵住,恐怕也要涼。

看著不遠處,敵人主將正在揮舞著令旗指揮大軍,李文昊真想把手裡的長槍扔過去,但是理智告訴他,不行,絕對不行。

如果冇有了兵刃他就真正成為待宰的羔羊了。

“殿下,我們來了。”

李君羨在外大喊一聲,直接衝殺了進來,李文昊也奮力的朝李君羨的地方殺過去。

而此時,在城牆上的李世民看到敵人的陣型,瞳孔一縮,“八門金鎖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