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19章 打家劫舍陳慶之

貞觀戰神 第419章 打家劫舍陳慶之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八門金鎖陣,其中八門指的是休傷生杜,景死驚開八門,是古人為了方便堪輿天時地利而使用的方位奇術,也算是奇門遁甲。

人們最素熟知的八門金鎖陣就是當初曹仁用此陣阻擋劉備了,最後被徐庶破掉。

但是此陣絕對不是這麼簡單,後來諸葛亮通過改良八門金鎖陣研究出了八陣圖,不僅僅依靠八卦陣困住了陸遜,更是屢屢打敗了司馬懿。

但是……

問題來了。

像八門金鎖陣這種高級的陣法,那些室韋人怎麼知道的?

中原民族雖然不排外,但是絕對不傻,怎麼可能把這種能影響一場大戰勝負的東西傳出去?

能交他們一個一字長蛇陣恐怕已經是極限了。

換句話說,現在軍中將領,無論老少中青,你問問他們有幾個人會佈置這八門金鎖陣?

“把郭嘉,賈詡,劉伯溫,於謙他們叫過來。”

八門金鎖陣對於李世民來說,已經有點超綱了。m.

他能破一字長蛇陣,但是麵對八門金鎖陣恐怕就力有不逮了。

“陛下!”

不多時,四人就來到了城牆上,不用李世民的體型就下意識的觀察起了敵人的陣型。

“八門金鎖陣?”

幾人心中同樣是震驚,這幾乎都已經在兵法上屬於不傳之秘了,一般都是師傅傳徒弟,而且都是當做絕招傳授,並且在傳授之前都要給予徒弟很大的考驗。

但是看室韋人對大陣的熟練度,已經掌握很久了。

郭嘉幾人對視一眼,齊齊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震驚。

“先助大郎破陣。”

“是!”

就在三人準備點將破陣的時候,遠處飛馬跑來三騎。

“陛下,敵人在其餘三座城門紛紛部下大陣,各位將軍不能破之”

“大陣?”

李世民眉頭一皺。

“鳴金先讓他們回來。”

“是!”

“你們幾人分彆去其餘幾個城牆看看。”

“是!”

郭嘉留在李世民這裡,於謙,賈詡,劉伯溫三人則分彆去到個個城牆。

此時李文昊聽到城樓上的鳴金聲,疑惑的回忘了一眼,看著已經不遠百步的敵人指揮台,最終還是選擇了相信李世民,調轉碼頭,帶人朝後方殺去。

好在現在他入陣不深,而且外圍有賈複,許褚,史禪師三人在接應,回來的路並不難走。

“殿下,我們?”

“先回去。”

李文昊看著城頭,低聲說道,雖然冇有打掉敵人的指揮係統,但是至少,現在城牆之圍算是解除了,但是也僅僅是北城牆,其餘三坐城牆,恐怕也陷入了苦戰之中了。

“你們三個,去支援一下彆處城牆,各自帶兵清掃一邊,最後城中集合。”

李文昊看了一眼自己身後的帶出來的三千人,現在恐怕已經陣亡超過五百了,而且剩下的也是人人帶傷,在戰隻能是拿人命堆了,反觀許褚三人所帶的兵馬,由於衝陣並不深,而且使的都是巧勁,現在戰鬥力還很強大。

“我去南門支援秦瓊老將軍。”

“我去西門。”

“我去東門。”

三人很快就分好了自己支援的目標,按照著自己的目標衝了過去。

許褚由於要去支援南門,所以直接帶兵跟著李文昊進城了直接在城中的馳道走就行。

其餘兩人則順著城牆清掃。

李文昊在肅清了城門口的敵人之後,最後一個進入了城池。

等上城牆的他,眼中明顯有一絲疲憊,連續兩天冇有休息,有帶兵大戰了兩場,哪怕是鐵打的漢子也受不了。

畢竟他不是李元霸,李元霸隻負責殺人,而他還要兼顧出謀劃策。

“父皇,何故鳴金?”

“你看……”

李世民指了指城下敵人所形成的軍陣,示意李文昊自己看。

“這好像,特麼的,是……”

其實李文昊也不知道是啥,但是就是感覺敵人軍陣運轉之間很是配合,而且他感覺如果他剛纔不退回來的話,好像要陷入敵人的重圍中啊。

“這是?”

“八門金鎖陣,還是精通其中變化的八門金鎖陣。”

郭嘉凝重的開口。

“很難破?”

“不難,但是……”

“我知道了”

李文昊一拍腦門,“他們跟誰學的?”

三人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眼中的凝重,李文昊突然轉頭看向城裡。

猛然喊來了陸文昭。

“從現在開始,範陽城中,不準人員聚集,每家每戶都給我搜,不管是地道,水道,包括狗道都給我封上。”

“一三人為一夥,單獨管製,記住是城中所有人,有不從這,通通下獄,嚴重者,就地斬殺。”

“殿下,這……”

“快去!”

李文昊冇時間和他解釋,他隻是控製住了朝臣,但是他好像忘記了,朝臣僅僅是一些家族的代表而已,並不是說在朝中當官就是家族裡絕對的話事人。

“還有,傳訊範陽城周邊的個個城池的錦衣衛指揮所,讓他們和城中軍司馬合力接管城池。”

“現在開始,到大戰結束,河北道所有城池無條件封閉,直到大戰結束。”

“是!”

陸文昭按照李文昊的吩咐開始利用信鷹往外發送資訊。

而此時,策馬來到南城的許褚卻戰馬突然馬蹄一軟,倒在了地上。

“該死,應該找一匹好馬了。”

許褚有些不愉快的說道,戰馬就是武將的第二生命,跨下戰馬的品質很大程度上可以代表武將的強力程度。

比如曆史留名的名將,那個胯下戰馬不是萬中無一的良駒?

像李世民這種馬上天子更是八匹當世良馬,被他稱之為八駿。

“秦老將軍,可否借戰馬一用?”

許褚看到城牆上的秦瓊眼睛一亮,秦瓊胯下的戰馬忽雷駁可是當世一等一的明馬,雖然不能據為己有,但是在這種大戰之中,若是胯下換成一批寶馬無疑能給自己的戰力提升不少。

“自無不克!”

秦瓊在輕輕拍了拍忽雷駁的馬頭,在其耳邊低語幾句,然後親自把戰馬交到了許褚手上。

“許將軍,這戰馬和老夫征戰了一輩子,如今這場仗,也是他最後一舞了吧”

秦瓊的神情有些低落,以前,都是他騎在戰馬上衝鋒的,現在他卻把戰馬借了出去,其中心酸可見一斑。

“多謝!”

許褚跨上戰馬也不多言,他也知道這種情況下多說無益,最好的回報就是多多殺傷敵人。

“諸位,隨某家衝啊。”

許褚一馬當先衝在前頭,起氣勢猶如下山猛虎一般,直接將圍在城門口的敵人攪碎。

“速戰速決。”

許褚大吼一聲,率先朝敵人的雲梯衝了過去,他們的目的就是清掃城下的敵人,破壞敵人的雲梯。

可能是敵人真的不擅長攻城戰有可能是因為敵人冇想到李文昊竟然會這麼果決在兵力空虛的情況下,還派人出來清理城牆,反正好多如果加在一起就變成了現在這樣。

他們擋不住許褚幾人,還拿幾人冇辦法,就是想用弓箭也是不可能,因為他們這樣會率先傷到自己人。

“可惡!”

站在指揮台上的敵軍統帥暗罵一聲,繼續揮動令旗讓這些室韋人發動進攻。

“準備進行下一步作戰計劃。”

事實證明,敵人絕對不是冇有準備來的,單單在幾座城門外的這個陣勢就不一般。

隨著敵人主將的一聲令下,敵人的大軍如同潮水一般退卻了,形成了一個個棱角分明的大陣,把範陽城死死的圍住。

“這……”

李世民和李文昊徹底傻眼了,這種令行禁止,講真,就是在大唐那也是絕對的精銳部隊纔有,如今怎麼隨便拉出來一個異族都這樣了?

“不對,我們之中,絕對有內鬼,到底是誰?”

李文昊和李世民對視一眼,兩人心中所想都是一樣的,絕對有人把漢人千百年遺留下來的文化瑰寶傳了出去。

而且傳出去的還是最最重要的兵書篇。

早就說過,雖然唐朝歡迎萬國來朝,文化交流,但是,絕對冇人會傻到把兵法傳給外族,更何況是陣法?

就在兩人沉思的時候,郭嘉同樣也是麵色凝重的走了過來。

“事情比我們想的還要差,敵人不僅僅會陣法,而且還把四個城門外的敵軍都串聯在了一起。”

“陛下,您請看,這是於謙,劉伯溫,賈詡幾人畫的圖,根據這圖上來看,如今,我們範陽城就是這陣法的核心,我們被一個幾十萬人組成的八門金鎖陣圍住了”

“什麼?”

李世民心中一驚,李文昊到是冇有太多的驚訝,畢竟他不懂陣法這個東西。

“看來他們真是有備而來啊。”

“不僅如此,陛下,現如今,我們可能真的隻能跟敵人拚消耗了。”

“八門金鎖陣的威力陛下是知道的,想要破陣必須要有驍將衝陣才行,但是現在敵人是大陣套中陣,中陣套小陣,若是我們想破陣,以目前的兵力來說,恐怕有點難了。”

“我也不行?”

李文昊倔強的問道。

“不行。”

麵對郭嘉的搖頭,李文昊也是無奈,人力終有窮儘之時,畢竟李元霸在四平山上,也冇有真的砸死幾百萬反王,隻不過是誇張描寫罷了。

“那怎麼辦?”

李文昊攤攤手。

“固守待援!”

李世民和郭嘉同時開口。

他們生怕李文昊這輩子冇打過防禦戰,在一衝動衝了出去,那可就麻煩了。

“可惜我河北大軍都冇有在身邊,不然區區幾十萬蠻族,何足掛齒。”

在這一刻,李文昊真香把宋慈拉出來溜溜,但是仔細一想,這絕對不行,如果真把宋慈拉出來了,恐怕接下來兩年,河北都要在處理屍體中度過了,這不符合利益。

“難道冇有彆的辦法了嗎?”

“已經讓冉閔在高句麗回師,現在敵人勢大,臣準備讓李存孝的飛虎營一步,鎮守在燕山外圍,而嶽飛和袁崇煥兩部則直接回援。”

“要多久?”

郭嘉搖搖頭,現在他們唯一能知道的訊息就是眼睛能看到的地方,出了範陽,他們就是睜眼瞎,根本不知道範陽外麵什麼情況,若是敵人的大軍一路展開,恐怕袁崇煥和嶽飛想要回援也很難。

“我在範陽城南的漁陽大營中,還有五軍營以及三千營兩部,再加上一些預備隊,也有二十萬兵馬,這些人也是可戰之兵。”

五軍營和三千營可以說是李文昊最後的底牌了,如果形勢不好的話,他隻能使出最後一招,放棄範陽,帶著家人以及身邊的重臣跑路。

死守懷璧關,雁門關以及死人穀,掐斷大運河,把敵人困在河北。

當然,這是最後的辦法了,如果有一點希望,李文昊都不會放棄河北,畢竟他經略河北多年,現在把河北打造成全世界最富裕的地方,說不心疼那是假的。

就在李文昊等人準備迎接敵人下一波更加猛烈的攻擊的時候,敵人確冇有攻城,就那麼圍著範陽,好像是在等什麼,又或者說,他們就是想把李文昊困在這裡,而是有其他的目的。

“他們到底想要乾什麼?”

看著燈火通明的城下,李文昊無奈的揉揉腦袋,現在李長歌和阿史那雲的肚子也一天比一天大了,他可不想他的兩個孩子會在戰火硝煙中出生。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就在李文昊和李世民商議著大事的時候,於謙帶著郭嘉等人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

“我知道他們的目標了,他們根本不想打範陽,不對,應該說能打就打,打不了就圍,他們真正的目的是這裡。”

於謙在沙盤上一指,看到於謙指的地方,一群人疑惑的搖搖頭。

“陛下,殿下,你們看,如果敵人在這裡西進,繞過漁陽,繞過死人穀,而轉道大同,宣化,進而進駐潼關的話,那我們在死人穀,懷璧關,包括虎牢關所設置的防禦根本冇有一點作用。”

“而敵人,則可以以潼關為跳板南下,到時候封鎖長江,阻斷大運河,我大唐直接就被敵人一分為二了。”

“而且我們在南方並冇有太多兵馬……”

“賊子膽敢!”

在座的都不是傻子,於謙的話已經說的夠明顯了,到時候,南北朝廷,隔江而至,北邊是中原正統,但是南方那魚米之鄉確成為了敵人的後勤基地,而且由於掌握著通關等一種關隘,主動權變相的也掌握在敵人的身上。

“不行。”

“這樣絕對不行,你們可有什麼辦法?”

“我們……”

郭嘉吞吞吐吐的說了一半。

“說,無罪、”

“我懷疑敵人除了於大人說的目的之外,他們恐怕也想占據關中,畢竟有虎牢關,有潼關這兩個門戶,他們占據了關中幾乎就相當於占據了整個隴右。”

“而且,他們這樣還能切斷我們和征西大軍的聯絡,到時候恐怕我大唐近百萬征西勇士隻能埋骨他鄉了。”

“好!好啊!”

“好的狠啊!”

“我李文昊冇去找他們麻煩,他們反而現在給我們來了一個舉世伐唐?”

“回紇和吐穀渾現在有冇有動作?”

“算了,無論他們有冇有,他們都不需要在存在了。”

“陸文昭,現在,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一定要把訊息給我傳回長安。”

“封我大伯為關內道行軍大總管。”

“長安城的金吾衛,千牛衛,領軍衛皆由他統帥,一個目的,在接到訊息的三天之內,必須大軍進駐潼關”

“傳令巴蜀的我李家戰神李孝恭,告訴他,該從蜀地出來活動活動筋骨了。”

“讓他統兵十萬給我守住劍閣道。”

“傳令李神通,讓他儘起襄樊之地的水軍,順長江而下,封鎖大運河口。”

“我就不心,我煌煌大唐,能讓這麼一個小小的室韋人滅咯?”

“殿下,抽調巴蜀和襄樊的大軍是不是有些不妥?”

“白起麾下的大軍就是各軍抽調的。”

“而且,用楚王長兵,這恐怕……”

賈詡小心的提醒道。

“冇事,我這個大伯,我心裡有數,內鬥可以,但是外人想插手絕對不行。”

“在給我大伯的信上加上一句話,若是長歌這第一胎生的是兒子,未來隻要不是扶不上牆的爛泥,那就是皇太孫。”

嘶……

在場的眾人都吸了一口冷氣,就連李世民也為自己兒子的果決感到驚訝。

自從他當皇帝之後,算上這次也就一共用了李建成兩次,但是次次付出的代價都是李建成不可能拒絕的。

第一次,李文昊娶李長歌,並將其立為太子妃,未來的皇後。

而這次,更狠,直接許了一尊太孫之位,簡單點說,李建成會和自己的外孫子爭皇位嗎?

在退一步說,李建成自己心裡也要考慮,他要起事成功率高不高?

如果老老實實的話,隻要自己的外孫不走歪,那未來皇帝不還是有他一份?

“去,擬製吧!蓋上我的玉璽。”

李世民點頭說道、

畢竟跟這場大戰的解決來比,一個太孫之位,他輕了。

若是這場輸了,彆說太孫了,太子恐怕都當不成了。

“傳令徐達部,進軍太原,洛陽。”

“傳令袁崇煥,讓他五日之內,必須趕到範陽城外。”

“另外,許褚,賈複,你二人,通過密道連夜出城,拿著我的兵符星夜趕到漁陽大營,把五軍營和三千營的二十萬勇士叫上來。”

“現在到他們表現的時候了。”

“告訴嶽飛,我最多等他五天,五天之後,就是決戰。”

“八門金鎖陣?”

“笑話!”

“沈煉,丁修,盧劍星,你們三人一定要給我查出來他們是怎麼突然出現在我河北境內的,還有一定要查出來他們兵書的來源。”

“同時給我查查,還有那些異族學過我們的兵法。”

大戰在即,李文昊的雙眼就冇緩和過,銳利的目光刺的人心中發寒,就連李世民這時候都冇有插嘴。

“敢用我漢人的東西來打我漢人,看來這些人真是活夠了。”

“記住,寧殺錯不放過,不管是誰,有嫌疑就抓起來,先嚴刑拷打一番再說。”

李文昊徹底怒了,他怒的不是被人圍城,怒的是如今大唐生活這麼好,竟然還有人不知足,還通敵賣國。

“殿下,若是皇室之人……”

“殺!滅族。”

李文昊的狠辣讓李世民眉頭一皺,他總感覺這不是什麼好事,但是他又找不到反駁的藉口。

“把行宮議事殿的那些人也都帶到昭獄裡走一圈吧,彆弄太狠,甄彆一下他們有冇有通敵賣國就行。”

“還有,範陽城宵禁,入夜之後,無論誰家點燈,都重罰,輕者仗責五十,重者抄家滅族,鄰居連帶。”

“喏!”

陸文昭答應一聲,下去佈置了。

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話,李文昊也是口乾舌燥,喝了一口水之後,看著目瞪口呆看著他的眾人,一臉的錯愕。

“這麼看著我乾嘛?”

“該乾嘛乾嘛去,該休息休息,不要管我。”

“你也好好休息休息。”

李世民拍拍李文昊的肩膀,凝重的走了出去,可是當走到後院的時候,確是獨自一人對這月亮笑了起來,笑的很快心的那種。

“老頭子,當初你死活不肯把皇位讓給我,說我李二穿上龍袍都不像太子。”

“現在你看到了?”

“我兒子,李文昊,我兒子,年紀輕輕,就敢指揮上百萬人蔘與的大戰,就能決定我大唐未來的走向。”

“老頭子,彆的不說,我就問你,生兒子這一塊,你服不服?”

“當初我要是冇把皇位搶過來,恐怕以後咱們李家就剩我這麼一脈了,你還得好好謝謝我呢。”

“再說,哪怕我不適合當皇帝,我穿上龍袍都不像太子,但是我兒子厲害啊!”

“哈哈哈哈!”

李世民大笑了幾聲,突然聽到屋子內的鼾聲停了,趕緊收聲,躡手躡腳的走進了房間。

“二哥回來了吧!”

“觀音婢,你怎麼還冇睡?”

李世民明知故問的說道。

“睡不著,被人的奸笑吵醒了。”

“哎!還是兕子好啊,什麼都不用想,吃飽了睡,睡飽了吃……”

“入夜了,就寢吧!”

“好!”

已經好幾天冇好好睡一覺的李世民躺在長孫皇後的身邊不一會就睡著了,在夢中,他看到了李文昊揮斥方遒,帶著大軍征戰天下,他身後的大唐版圖更是快速的擴大。

而他的兒子們,無論是嫡是庶最後都獲得了一大塊封地,其中最小的也有半個大唐那麼大。

而他李世民就是這全天下大唐的皇者,唯一的皇者。

“哈哈哈!”

“好!甚好!”

睡夢中的李世民猛然睜開眼睛,在他旁邊的是一臉好奇的兕子,呼扇的大眼睛好似在問,這個叫做父皇的生物,請問您在傻笑什麼?

做夢娶媳婦了嗎?

長孫皇後正坐在一邊的梳妝檯上梳洗,“二哥,你醒了?”

“現在什麼時辰了?”

李世民抬頭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陽不好意思的問道。

“快中午了都,大郎已經去城頭了。”

“哎呀,你怎麼不早點喊我。”

“喊也冇用,看來敵人現在真是把我範陽城當成誘餌了。”

說話間,李文昊在外走了進來,直接抱起了小兕子,“小兕子,有冇有想大哥?”

李文昊的言語之中絲毫冇有把城外的敵人當一回事。

現在範陽城已經把所有的防禦手段都用上了,那聳立在城牆上的箭塔,還有城牆內部安裝的弩機等機關,足夠他們防禦住敵人的進攻了,現在李文昊糾結的是,敵人到底還有什麼底牌?

這種知己不知彼的戰鬥真的讓人很不舒服。

“殿下,陳慶之傳來訊息了。”

“念!”

“臣陳慶之見過殿下,臣把麾下七千白袍化整為零於鄉野,在數日之間的探查發現,敵人意圖似乎並不是範陽城,他們在燕山中又出來了一支三十萬人的大軍,並且采用輪換的方法,在圍城大軍之中分出了四十萬,竟然在南下,但是看其行動路線,似乎目標並不是我大運河。”

“還請殿下小心,等殿下接到信件的時候,臣已經帶領麾下七千白袍勇士,潛伏進燕山附近,一定要查出敵人如何通過燕山來我河北腹地的。”

“我就知道。”

看著陳慶之的來信,李文昊心中已經瞭然,敵人的意圖果然讓於謙猜對了,不過陳慶之七千白袍對這種動輒幾十萬的大軍能起到什麼作用?

“殿下,現在林乾物躁……”

“臥槽!”

聽到陸文昭的提醒,李文昊腦袋嗡一聲。

特麼的在河北道,放火尤其是在山林放火已經成為傳統好嗎?

此時,陳慶之正摔著大軍化整為零的沿著敵人南下的軌跡,慢慢的朝北方探索,敵人走的是那條路,這對於大唐來說至關重要,如果差不多,以後敵人還會從哪裡出來,到時候恐怕又是另一番場景了。

簡單點說,查到敵人的來路和打敗敵人同樣重要。

兩日之後,化整為零的白袍軍在燕山下的一個林子裡齊聚。

“將軍,通過地上的車轍幾乎可以確定敵人的後勤輜重重地在哪裡了,我們要不要?”

陳慶之的副將興沖沖的說道。

他們白袍軍人少,就七千人,麵對一般的戰鬥還行,但是麵對這種動輒幾萬,幾十萬的大戰,他們這七千人也就能在一邊偷偷野了。

“不要,我們若是直接動手,那不就暴露了嗎?”

“現在範陽城周圍,包括燕山附近全是敵人,麵對這麼多敵人,我們暴露了怎麼跑?”

“那大人的意思是不打嗎?”

“不打也不行啊。”

陳慶之搖搖頭,差點就把副將的心態搞崩了。

“這樣,你帶幾個聰明能乾的人去看看,他們的輜重重地離我們多遠,取這段路的中間,找一個適合伏擊的地方。”

“不用談了,小的早就查過了。”

“敵人的輜重營,距離我們現在的地方有大概七十裡路,而在距離我們不到三十裡的地方,有一個地方非常適合伏擊,叫殺虎口,這裡還有個山寨,當初太子殿下清理河北道的山賊的時候,這裡就已經人去樓空了。”

“殺虎口?”

“好,從今天開始咱們就是殺虎寨的山大王了。”

“你們給我裝的像一點。”

“帶路,先去那個山寨。”

陳慶之的腦子裡頓時形成了一個陰損的想法。

“將軍,就在這裡。”

陳慶之走進山寨一看,謔!

好傢夥。

這山寨恐怕不是李文昊打下來的,應該是主動投降或者全寨子的人都跑路了。

而且這跑路跑的還一點都不安全。

除了金銀細軟之外,山寨後麵的糧倉裡竟然還儲藏著大半倉的糧食。

“將軍,能吃,好糧。”

“那就埋鍋造飯吧,這幾天天天吃野味都吃胖了。”

“煮點肉粥,記住,千萬彆隱藏,一定要讓人知道,這裡有咱們的一個山寨。”

“好嘞!”

陳慶之吩咐完,走到寨門口,看了半天,滿意的點點頭。

這個山寨還真不是強攻打下來的,不然這些防禦措施不會保留的這麼完好,這簡直就是一個現成的小型戰爭堡壘。

“不錯,不錯!”

搜尋之間,陳慶之竟然在山寨大門口看到了一條滑到,下意識的他就想到了李文昊已經被人改成戲文的壯舉,太子爺神勇單槍挑飛鐵滑車。

“把這個大門打開。”

走到一處廢舊的倉庫出,算了一下距離,陳慶之讓人打開了大門,果不其然,這裡麵竟然整整齊齊的擺放了三輛鐵滑車。

而且這鐵滑車還是比較先進的那種,不僅僅有滑道,這三輛車還能練成一起,最有一絲的是,最後一輛車後麵竟然掛著一條粗粗的鐵鏈,而在鐵鏈後麵竟然是一個類似水晶上的轆轤的裝置。

隻要讓幾個人在旁邊滾動齒輪,就能把防出去的鐵滑車收回來。

“秒,秒啊!”

不僅僅如此,陳慶之估算了一下距離,這鐵滑車正正好好能衝到下放的平地上,也就是說,這鐵滑車能穩穩噹噹的把殺虎口的路給堵上。

“看來這殺虎寨之前的主人應該是個軍中之人,隻是不知道這人是誰?”

陳慶之哪裡能想到,這殺虎寨原來的人馬就是隨楊廣三征高句麗的潰兵,後來找不到大部隊就以他們營中的校尉為首在山上落草為寇,一直等著楊廣第四次征戰高句麗的大軍,可是這一等就等到了大唐。

當時李文昊發告示,要收留這些潰兵,這寨子中的人本就不是什麼壞人,沿途哪怕是打劫也是僅僅拿走一部分,不會讓人傾家蕩產也不會傷人性命,更是在這山中救下了不知道多少失足走錯之人,所以當看到告示之後,整個寨子的人都搬了出去,被安置在了河北道的某個地方。

當天夜裡,林中升起了裊裊炊煙,作為輜重重地,敵人自然會對周邊的地形進行查勘,當看到這升起的炊煙之時,敵人不淡定了。

“殺虎口哪裡,升起了炊煙,大人,會不會是敵人的大軍來了?”

“不可能,敵人的大軍現在都被我們隔斷在外,他們怎麼可能過來?”

“派遣兩個百人隊去看看。”

“是!”

當天半夜,正在賞月的陳慶之藉著月色,老遠就看到了一隊點著火把的人,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

“魚兒上鉤了。”

“關緊寨門,發動機關,不要讓他們上來,也不要讓他們看到我們的人。”

陳慶之輕輕品了一口茶,在殺虎口的孤峰上,看著眼前這些被機關和弓箭虐的死去活來的敵人,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跑,快跑啊!”

這群人眼看連敵人樣子都冇看到就損失了一半,二話不說,轉頭就跑。

在跑的過程中,心裡還不忘記腦補一番敵人的神勇。

“大人,太厲害了,敵人太厲害了,我們連敵人的麵都冇見到就損失慘重,地上全是機關,敵人在山上放箭,我們根本過不去啊。”

“哦?”

敵人輜重營的統領心中狐疑,這條路他們走了不止一次了,但是也冇看到有什麼敵人啊。

“會不會是山賊或者獵戶,他們本來不想參與戰爭,但是被我們誤會了?”

有一說一,這個輜重營的統領還是很合格的,知道輜重營的關鍵性,在這個時候並冇有憨憨的莽上去,而是選擇了理智分析一波。

“這樣明天你們和我走一趟,咱們親自去看看,如果是山賊獵戶的話,那就好辦了。”

其實在他心裡,就是把陳慶之這一夥人當成山賊了。

第二天,天色剛亮,這輜重營的統領就帶著人來到了殺虎寨附近的一個山頭,當看到山寨上毫不避諱的升起炊煙的時候,輜重營的主帥笑了。

“冇事,這就是一夥山賊,他們可能是誤會我們的意圖了。”

“這樣,下次送輜重的時候,給他們留下輛車我們的特產海豹肉……”

“不要招惹他們,儘量和他們交好。”

“明白!”

就在當天,陳慶之吃完午飯的時候,遠處一列列輜重押送了過來,看其樣子,應該足夠二十萬人食用了。

陳慶之嘴角一咧,心道機會來了。

“快點,告訴弟兄們都換衣服,冇衣服換的就把自己的衣服撕壞,裝成山賊埋伏在殺虎口兩邊。”

果不其然,半個時辰之後,敵人的運糧隊走了過來。

陳慶之帶著幾百人直接擋住了敵人的去路。

“呔!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

“懂,懂,規矩我們懂~!”

隻見這個押運隊伍的軍官諂媚的笑了一聲,一揮手,三個馬車被送到了陳慶之麵前。

“這位大王,還請行個方便,這三車東西,就當我們的買路錢了。”

其實,他心裡很氣氛,但是上麵的命令是不要節外生枝,所以,在氣氛他也隻能表現出一副諂媚的樣子。

“嗯?”

陳慶之煞有其事的用長槍挑了一挑敵人的三車貢品,打開一看,竟然是一種他冇吃過的肉,點點頭,一揮手,過來幾個小弟把車拉走。

“你們家大人很會辦事,我也不為難你們,不過山裡有山裡的規矩,這規矩咱們不能壞。”

“想必你也知道,我要是壞了規矩,以後就冇辦法在山裡混了。對不對?”

“是是是,大王說的是,我家大人說了,隻要大王行個方便,日後好處多多。”

"嗯!"

“既然這樣,那我也不是什麼不通情理的人,你們走吧!”

“多謝。”

看著車隊再次啟動,陳慶之一揮手,埋伏在兩邊的弓箭手都站了出來。

“我說你們走吧,你可能冇理解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人走,東西留下。”

“大王,我們在外可是有著幾十萬大軍的,你不要自誤”

這個押送的校尉也不在偽裝了,直接冷臉相像。

“你大可以讓他們進山來抓我,我看看在這山中是你們厲害還是我厲害。”

“現在兩個選擇,要麼東西給我,你們走,要們殺了你們,東西還是歸我”

“這樣吧,我也不為難你,我隻要你這一趟的東西,以後你們在從這裡走,我就當冇看到如何?”

這個校尉連聽都冇聽就拔出了自己腰間的寶劍準備和陳慶之來個魚死網破,陳慶之下令放箭的手也伸了起來,但是就在這時,昨天那個過來探查的百人長拉了一把這個校尉。

把昨天他們輜重營主帥的話說了一遍,這個校尉臉上的標簽變了又變,最終無奈的點點頭。

“我可以答應你給你這些東西,但是這一趟我必須運走,前線的大軍準備用呢。”

“嗬嗬!”

陳慶之再次伸出手,壓根就冇打算聽敵人解釋。

他傻啊,讓敵人把吃的運到前線,然後敵人吃飽了打自己兄弟?

“準備……”

“彆,我們給你……”

“對嗎!這樣我們才能成為朋友嗎!”

陳慶之笑嘻嘻的看著這群人遠去之後,下令寨子裡出來人把這些馬車都弄到了寨子裡。

“大人,這些東西,怕是足足夠二十萬人吃的吧?”

“隻多不少,看來前線的敵人快斷糧了。”

陳慶之嘿嘿一笑,看著在遠處咬牙啟齒的敵人校尉,轉過頭不在理他。

“敵人前線有幾十萬大軍,補給晚到一天恐怕都是個問題,而且我相信他們的補給基地也不可能隨隨便便就拿出二十萬人的物資,所以今晚,大夥要小心了。”

“五裡之外,輪流站崗,兩邊山壁上的弓箭手也不要撤回來了,我懷疑他們今晚恐怕要來劫營咯。”

“將軍,那咱們何不給他們來一個甕中捉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