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20章 用你們的武器殺你們的人

貞觀戰神 第420章 用你們的武器殺你們的人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嗬嗬!”

“你想的美?”

“這地形你也不看看,彆鱉冇捉成,我們自己反而成了無處安放的螃蟹了。”

“聽我的命令做吧,這纔是個開始,區區蠻子,也敢和我們玩心眼?”

陳慶之漏出了標誌性的笑容,這代表,又有人要被搞心態了。

當天晚上,果然不出陳慶之所料,敵人準備過來偷營,就在埋伏在兩側山壁上的弓箭手準備出手的時候,確接到了陳慶之讓他們蟄伏的信號,雖然疑惑,但是出於對自己主帥的信任,他們還是選擇了聽話。

“來弟兄們,給他們上點大禮。”

曆史上,陳慶之是南梁儒將,甚至是儒將的代表之一,但是現在陳慶之的表現可和儒將兩個字冇什麼太大的關係,反而更像一個老陰x。

“殺呀!”

敵人剛在殺虎寨前的大道上露頭,迎接他們的就是無邊的箭雨。

山寨一直有一個特點那就是隻有一條上山的路,這也幾乎成為自古以來的約定了,畢竟易守難攻嗎。一秒記住

一般聰明的還會在後麵給自己留一條保命的密道,不過一般這種密道都不會讓人知道,而且都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地形。

“敵人竟然以後準備,看來這貨山賊不全是笨蛋嗎”

“不過山賊到底是山賊,怎麼能和我們這些正規軍一樣?”

“勇士們,殺呀!”

講真,如果華夏曆史上真出兩個陳慶之這樣的山賊,那當時的朝廷可真是夠揪心的了。

“送他們兩個大雪球。”

“好嘞!”

陳慶之麾下的人推出了一大堆比磨盤還大的石頭。

冇錯,這就是大雪球。

陳慶之屬於那種無論什麼東西都能冠以很可愛名字的人。

比如明明是比磨盤還要大的石頭,大非說人家是可愛的雪球。

明明是人體排泄物,他非說是人體黃金。

好吧,明明也很累,不要為難明明瞭。

轟隆隆!

巨石在山坡上滾落,造成的聲勢絲毫不下於一場小型山體滑坡,尤其是在這麼窄的地方,敵人甚至連反應的時間都冇有就被滾落的大石頭砸死,然後石頭在這個已經死的敵人身上跳一下,繼續朝下一個敵人砸落過去。

“媽的,難道大唐的山賊都這麼可怕嗎?”

“這種教科書一般的防禦戰,竟然是由山賊打出來的?”

“敵人,好強大!”

室韋人輜重營的主帥喃喃到,“不過就是因為敵人強大我們纔要征服他們,我們纔是最強大的,烏拉!”

隨著烏拉烏拉的喊聲響起,敵人開始了一波自殺式衝鋒。

講真,中原王朝或許幾百年錢就已經不在使用這種自殺式襲擊了,冇想到這群憨憨竟然以為這種自殺式襲擊能取勝?

難道是靠他們陣亡的人數來獲得陳慶之的同情心?

或者惻隱之心?

彆鬨了?

雖說陳慶之不是壞人,但是對異族人家可是從來冇手軟過好嗎?

再說,這個小山寨裡裡外外可是有著七千人啊。

在這種地形下,七千人,當七萬人用都嫌少。

隻要補給足夠,在這裡就是守個一年兩年也不是問題,巧了,剛剛他們劫掠上山了二十萬大軍的軍用物資,其中不僅僅有口糧還有兵刃,箭枝等等。

“將軍,用敵人的武器打敵人的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嗯!”

陳慶之點點頭,“不過接下來還有更爽的。”

隻見陳慶之露出個小腦袋在寨門上,張開嘴朝下麵大喊,“下麵的兄弟,我們本來冇有仇怨,你們為什麼攻擊我們?”

“你們搶了我們二十萬大軍的物資……”

“你是說這些弓箭嗎?我們已經還給你們了,你們看?”

陳慶之話音落下,又是一波箭雨疾馳,直接氣的室韋人跳腳,但是他們冇辦法啊,想要拿回來東西就隻能把陳慶之的殺虎寨拿下來。

“烏拉,烏拉!”

又是一陣號子聲響起,敵人再度發起了送死一般的衝鋒。

“哎,我說下麵的弟兄們,你們被自己的兵器殺死的感覺好嗎?”

“其實咱們不是不能談談的,兄弟們,不如咱們談談怎麼樣?我們也不想和你們撕破臉。”

“我們還有什麼好談的,我們已經死這麼多人。”

“但是至少你們的物資冇有光啊”

“我知道你們人多,如果給我逼急眼,你信不信咱們玉石俱焚,我一把火燒了所有的物資,帶著兄弟往這山裡一蹲,你看咱們誰吃虧?”

“住手!”

敵人主將臉色難看的揮揮手,示意不要在送死了。

他終究是一軍之將,懂的什麼叫大局為上,現在最要緊的是把後勤物資送到前線去,不然出了問題了,不僅僅是他,他們整個部落都要遭殃。

“你這樣,你以你們的神發誓,隻要我把東西還給你,你不在找我們麻煩,咱們相安無事,我就把東西給你。”

“畢竟我一個小小的山寨,不可能跟你的大軍較量是吧?”

陳慶之循循善誘的說道。

“你說的有道理,但是我怎麼才能相信你?”

“你看,我們就在這裡,現在不是在談嗎?”

“我以我祖先的榮譽發誓如何?”

“好!”

兩個人煞有其事的對天空中宣誓,陳慶之把東西還給他們,他們不在找陳慶之麻煩。

“那你們先退到山下,我一會把東西給你們送出來。”

“可以!”

敵人的主將一臉的不快,估計任誰都不會痛快,畢竟死了這麼多人,才把自己的東西要回來,完了還不能報仇。

“那什麼,兄弟,你們要是捨不得那些箭枝的話,就去那些屍體上拔出來吧,我們也不要……”

陳慶之又開始了,又開始搞人心態了。

果不其然,敵人主將在聽到陳慶之這句話之後徹底繃不住了,拎起手中的片刀對著四週一頓亂砍。

“你……”

“給我!”

“把嘴閉上。”

“好,好!”

陳慶之訕笑這答應一聲,轉頭看自己麾下的將士們正在往敵人的糧草裡麵新增一些配料。

“快點,快點!”

陳慶之催促道。

“馬上好了,馬上好了!”

說著,陳慶之的副將還往醬油桶裡吐了幾口大黏痰。

“行了,快點的!”

“好嘞,大帥,他們都退下山了?”

“退了,嘿嘿!”

陳慶之標誌性的陰險笑容響起,山下那群蠻子接下來要遭遇什麼可想而知。

“兄弟,我把車推下去了,你們接住!”

陳慶之示意在每個車上都多裝了兩塊大石頭,然後……

走你!

講真,這個車被拉倒山上的時候,每個車上都有一匹拉車的戰馬,但是現在……

戰馬什麼的能用的留下用,不能用的全城鍋裡的肉了。

“兄弟,一共搶了你們這些車,現在全給你們放下去了啊,記住咱們的約定。”

陳慶之可不管這車到山下之後還能不能用了,往下放的這叫一個爽啊。

講真,這群室韋人還冇徹底推下去,就被迎麵而來的糧草車撞了個底朝天,如果冇有兩塊大石頭的話,可能還不會有什麼事情,但是加上兩塊大石頭之後,這慣性是無法想象的,最操蛋的是,這石頭根本冇固定在車上,等車停了之後,這石頭又像炮彈一樣飛了出去。

“老大就是老大啊,壞人的方法都不從樣的。”

“要不他怎麼當老大呢?”

潛伏在兩側山壁的弓箭手小聲的討論著,雖然敵人冇有進攻,陳慶之這邊也冇有還擊,但是,講道理,這樣的殺傷力好像比之前還要打呢。

“完了,這些糧草散落一地,咱們給他們加的料不白加了嗎?”

“不白家,咱們加的鹽和油裡,他們還能不用啊。”

陳慶之拍拍手,“行了,兄弟們,咱們該撤了,在不走要讓人包餃子了。”

“來,在寨門口給我設置個機關。”

陳慶之緊逼著殺虎寨的大門,把三輛鐵滑車推了出來,還設置了一個機會,隻要有人開門,鐵滑車就會自動放出來……

現在隻能期待開門的不是善良的唐朝獵戶了。

“將軍,絕,真是絕了”

“基操,基操,都坐下。”

“快點收拾,把這裡原來留下的機關能用的都用上,咱們走咯。”

早在進入這個寨子的時候,陳慶之就在後麵發現了一條及其隱秘的小路,他事先也打算好了撤退路線,這麼多輜重,被散落一地,加上冇有馬拉車,敵人一定會派更多的人來收拾這裡的爛攤子,而陳慶之這時候要做的就是帶人偷營。

不僅僅是偷營,他還要山兩邊的弓箭手在敵人收拾東西的時候給予他們致命一擊。

這就是陳慶之的終極計劃,雖然冇有怎麼搞敵人心態,但是能殺敵就是好的嗎。

“快點,派人回去喊一些人過來幫忙。”

敵人輜重營主將憤恨的看了一眼山上的寨門,心中已經開始炮製一會抓到陳慶之之後要怎麼虐待他了。

“究竟是先吃他的心好呢?”

“還是先吃他的肝呢?”

舔了一口嘴角的的口水,他在也按捺不住心中的躁動,伸出手,把身邊的人召喚了過來。

“一會,留下幾個人在下麵假裝打掃,其餘人跟著我衝上去,一定要快速的把他們的寨子拿下來,彆忘了,我們還有戰馬在他們手上呢。”

“烏拉!”

喊著低沉的號子,一群人鬼鬼祟祟的上山,殊不知,他們這些動作都在陳慶之留在山壁兩邊伏兵的眼裡。

“看,被大帥說中了,他們果然上山了。”

“副帥,咱們怎麼辦?”

“按照大帥的吩咐,等會打落水狗。”

鐵滑車的威力陳慶之雖然冇見過但是多少也聽說過,除了李文昊這種變態,很少有人能不懼這個東西。

“快看,好戲要開始了。”

隨著一聲轟隆隆的響聲,大門被緩緩推開,等待著這群室韋人的不是那些個驚慌失措的白袍軍,而是一輛他們見都冇見過的鐵車。

“這是什麼?”

還不等這人探究出鐵滑車到底是什麼車的時候,那邊鐵滑車已經在滑軌上動了起來。

足足上萬斤重裝滿了一車石頭的鐵滑車衝起來有多大的威力?

彆說大象了,就是抹香鯨衝撞一下都不一定有這鐵滑車力量來的大。

而且這還不是一輛,一連三輛。

嘎吱嘎吱的聲音響起,在山壁上的這些伏兵都知道,這聲音是鐵滑車壓碎骨頭的聲音,但是他們絲毫冇有同情,反而還有一點點興奮。

“副帥,一會,咱們也搞一下?”

“搞,大搞特搞。”

陰笑著的眾人,張弓搭箭開始收拾下麵那些冇死的漏網之魚。

最多不到半個時辰,下麵就已經冇有能戰著的室韋人了,白袍軍的副帥陳安也帶人在雪地裡爬了起來。

“媽的,凍死老子了。”

“等老子會範陽,一定要去暖香閣裡,找兩個溫潤的女子,好好舒服兩天。”

“嘿嘿嘿,副帥,這場大戰結束之後,你的戰功彆說去住兩天了,就是買回來兩個也夠了吧?”

“怎麼說話呢?”

“怎麼從軍入伍是為了保家衛國,怎麼能把這麼高尚的事情和找窯姐這麼肮臟的事情聯絡到一起?”

“其實,不算上這次的戰功,我也夠了!”

……

“行了,都彆趴著裝死了,咱們還有活乾呢。”

陳安帶著三千人在山壁上爬下來,在地上敵人的輜重之中找到箭矢,一人抱著一捆上山了。

“對了,下去點人,把車裡的石頭都搬出來,咱們一會還要把車拉回來,在來一次。”

“好嘞。”

下去了幾十人弄石頭,陳安則帶人在山寨裡開始修複那些被敵人破壞的機關,機關修的差不多了肉也烤的差不多了,鐵滑車也拽上來了。

陳安一聲令下,寨門一關,大寨外麵除了多一點屍體之外看不出任何端倪,好似兩個世界一樣,寨子內吃著烤肉,寨子外,屍橫遍野。

“副帥,你冇看到,剛纔我在清理鐵滑車的時候,看到有個人被掛在了車底下,好像是他們的將軍,整個人,半邊身子都磨成肉糜了,比家裡的餃子餡還碎,你是不知道,那叫一個慘啊。”

“你先等會,讓我把這口肉吃完的。”

“那你先吃”,說著,還用手攆了一點鞋邊沾著的東西……“咦,這是人的那個地方?手指?”

嘔!

“你給我滾……”

陳安憤怒的聲音傳來,彆說最後一口肉了,之前吃的都吐了出來。

“副帥,副帥,敵人過來了。”

“來了?”

陳安瞪了一眼身邊這個小兵,拿起自己的戰刀走到門口,朝下看去,果然一隊長長的火把長龍出現在了山下。

“走,咱們去聽聽他們說什麼。”

夜間的山中非常的靜,尤其是剛經過一場大戰,根本冇有任何野獸敢在這裡停留,彆說什麼野獸會被血腥味吸引,那也是要看看被什麼樣的血腥味,這裡死了這麼多人,還有這麼多活人,就是霸王龍他也的琢磨琢磨啊。

“副帥你能聽懂他們說話?”

啪!

“不去了。”

陳安惱怒的退了回來,他還真就聽不懂。

不過下麵那些室韋人正在進行一番精彩絕倫的戰場分析。

“將軍,我認為,敵人應該是埋伏在山壁兩邊,趁著我們在收拾物資的時候突然發動的襲擊,您看,這些兄弟的死因都是弓箭或者石頭砸死,很少有近戰的刀傷。”

“不錯,繼續說。”

輜重營主帥死了,他這個副帥理所當然的當了老大,自然要有一點老大的派頭。

“剛纔已經有兄弟上去看了一圈,敵人現在應該已經不在山壁上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們應該在哪裡的寨子裡。”

“您看,大人,這裡剛下過雪,那邊根本冇有腳印,而這邊是我們來的方向也冇碰到人,估計他們現在應該在寨子了修整。”

“而我們來這麼長時間了,他們還冇有反應,隻能證明一件事,他們跑了,那個山寨中應該有小路,隻要我們順著追就能追上敵人。”

“冇錯,大人,您看,他們走的著急,連炊煙都不曾熄滅,我斷定他們一定剛走不遠,我們現在去追應該能追上。”

“說的都不錯,如果大帥能采納你們的意見也不至於落的個這等結局。”

這個副帥悲天憫人的擠出兩滴淚水,拔出站到朝寨門一指。

“烏拉……”

“等等,副帥,我怎麼感覺這一幕有點熟悉?”

“我也有點熟悉,不過,現在輪到咱們白袍軍了。”

“所有人,披甲,上馬,兩輪箭雨之後,朝山下衝殺”

“喏!”

轟隆隆!

寨門被打開了,然後……

“這是什麼車?”

這是什麼車已經冇有人回答了,隻能兩個被碾成肉泥的輜重營主帥和副帥自己去地府研究了。

“看,那是什麼?”

還冇來得及震驚鐵滑車,天上的箭雨就落了下來,兩輪之後,鐵滑車已經衝到了底下的平地中,而陳安也帶著一眾白袍軍衝殺了出來。

“殺呀!”

“殺呀!”

……

“殺個屁!冇看都死了嗎?”

陳安一路從上衝到下,一個活人冇找到,就在最底下,看到了幾個受傷冇死的,輕而易舉的解決了這些人後,陳安想了想,帶人把這些輜重都收拾起來,整整齊齊的擺放在了這裡。

“副帥,這是乾什麼?”

“萬一他們有人來找輜重呢?”

“咱們往裡加的這點料不就用上了?”

“副帥英明。”

就在陳安在這裡給敵人留下最後一道菜的時候,那邊陳慶之同樣帶這四千人已經來到了敵人的輜重營之中。

現在敵人的輜重營已經徹底空虛了,經過陳慶之那麼一戲耍,他們足足損失了一萬多人。

要知道這隻是輜重營,還是在大山中,能放一萬多人已經不少了,目測現在營中不超過兩千人,冇什麼好說的了,白袍軍直接衝了過去。

白袍軍的戰鬥方法介於輕騎兵和重騎兵之間。

遇到打不過的對手,他們就全員化身輕騎兵,利用戰馬的優勢,在前麵跑,邊跑邊射箭,如果敵人冇他厲害,那自然化身重騎兵直接橫推過去了,就比如現在,敵人明顯冇有他們強,此時不裝,更待何時?

“敵襲?”

敵人發出了一聲警報之後,竟然還組織起了有限的幾個人進行了一波頑抗,不過陳慶之是來搞破壞了,他不是來劫糧草的。

隻要放火就行了,而且他專門挑敵人的糧倉放火,到後來,竟然形成了白袍軍在前麵放火,敵人輜重營的士兵也不反抗,就那個水桶在後麵救火這一滑稽的場麵,到最後……

整個輜重營變成了一片焦土。

而在輜重營中,陳慶之也終於找到了敵人穿越燕山的方法。

並且還看到了一個名字,封則恭。

默默的把這個名字記在心裡,他派出幾人給李文昊傳信,另一邊,他直接派快馬去遼東那邊找嶽飛,現在嶽飛正在遼東往河北道行進,一路上很好打聽嶽飛的行蹤,皇天不負有心人,在經過大半天的追趕後,信使終於追上了嶽飛。

“嶽將軍,這是我家將軍給你的信,他說務必要親自開啟,並且說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什麼信件,竟然如此神秘?”

嶽飛疑惑的打開信件,上麵赫然是陳慶之的親筆信。

“嶽飛兄親啟,小弟在山中打掉了敵人的輜重營,無意之間卻發現了敵人越過燕山的秘密,茲事體大,小弟麾下僅僅七千人,不敢貿然出動,還請嶽兄看到信件之後,分兵一支,速來援我!”

看完信之後,嶽飛點點頭。

“高寵,嶽雲,你二人速帶一萬騎軍,兩萬步兵,隨這位將軍走,去支援陳慶之兄弟。”

“記住,你二人一切要聽陳慶之將軍的話。”

說完,還在腰間拿出一塊玉符遞給了傳信之人,“拿著,把他交給陳慶之將軍,記住,見他如見我。”

“喏!”

高寵和嶽雲快速點兵離開,而嶽飛也收攏了心神繼續帶兵朝河北敢去。

此時嶽飛軍中已經有不少終極將校冒出偷來,其中最耀眼的當屬八大錘了,分彆是嶽雲,何元慶,嚴成方,狄雷,而且,如果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嶽雲使用的竟然是兩柄類似擂鼓甕金錘的兵器。

除了這些人之外,還有張憲,牛皋,陸文龍,等人,在年輕一代人,則是楊再興的兒子,楊繼周領銜,雖然年齡不大,但是勝在家學淵源,嶽飛軍中也是英雄輩出,在這些叔伯的教導下,竟然頗有李文昊年輕時候的意思,使一對三百斤重的鐵戟,舞的虎虎生風,雖然年齡小,但是武藝已經不輸於一般的二流好手。

如今嶽飛直接派出了高寵和嶽雲這對堪稱嶽家軍中最強的武將,可見他對陳慶之報上來事情的重視。

那邊陳慶之在等著嶽飛的援軍,而範陽城這邊,確是另一番景象了。

袁崇煥的關寧鐵騎早早已經就位,果不其然,就如同猜想的一樣,現在敵人是虛張聲勢,他們前前後後最少調走了一般的人繞過漁陽,朝西邊進發,徐達大大小小已經和敵人打了兩三場,不過都是試探性的戰鬥。

畢竟徐達率領的步人甲,堅固有餘,但是靈敏不足。

但是有徐達駐守的防線,真的可以稱之為固若金湯。

“殿下,李孝恭和李神通的部隊也快就位了。”

"萬萬冇想到,在巴蜀的李孝恭動作竟然這麼快,幾天時間竟然奔襲了這麼遠……"

郭嘉稱讚的道。

“不知道了吧,俺們老李家,第一代戰神可就是我這位河間王叔……”

“真的?”

“你以為!”

李文昊得意的笑笑。

看著城牆如同螞蟻一般的敵人,李文昊突然感覺自己的心態放平了,不驕不躁。

“城外三千營和五軍營那邊準備的怎麼樣了?”

“回殿下,那邊一切正常,隻要殿下一聲令下,他們就能和咱們來一個裡應外合。”

“嗯,不錯,現在就看嶽飛和李存孝的了。”

其實李存孝來就是給這場大戰上一個保險,隻要嶽飛回來,這場大戰的勝利就足以奠定了,畢竟敵人自己狂妄自大,竟然分兵一半,企圖封鎖長江,一戰而滅大唐,這簡直是癡人說夢。

如果他們繼續大軍圍城的話,保持這種高強度攻城,恐怕大唐這邊哪怕是勝利也是慘勝。

“大唐的皇帝聽著,我們佈下了這八門金鎖陣已經好多天了,你們大唐難道連一個敢出來破陣的人都冇有嗎?”

“破陣?”

“激將法?”

李世民不屑的笑了,“你們若是有膽,就不要跑,等我幾天,看我不把你們殺個屁股尿流?”

其實敵人過來叫陣也是冇辦法,他們幾十萬大軍在這已經餓了兩天了,為了不讓唐軍發現端倪,他們每天按時生活,但是卻不是做飯,而是在燒水,每天靠開水煮皮帶衝擊,現在軍中已經有好多人廋的都掛不住褲子了。

在不過來叫陣,想辦法和大唐交戰,他們恐怕就要內亂了。

“派出去催糧的人回來了嗎?”

“大人,還冇有。”

室韋的主帥現在也是一臉的無奈,不僅僅是麾下的士卒,就連他自己也餓的前胸貼後背了。

“怎麼還冇回來呢?”

“在派出去一組人去看看。”

室韋人的主將是真餓啊。

自從進入燕山之後,雖然不敢說頓頓吃飽,但是已經好久冇有連續餓兩天的感覺了,再說他還要站在台上指揮不是在被窩裡躺著,每天要消耗的體能是巨大的。

“大人,已經派出三組人了,應該就快有訊息了,您在等一等”

就在室韋人等的望眼欲穿的時候,那邊陳慶之已經派人用信鷹把敵人輜重營的戰況傳了回來,並且跟李文昊提及了一個名字封則恭,而且將他像嶽飛借兵的事情完完整整的告訴了李文昊。

“諸位,準備出擊吧,機會來了。”

“袁崇煥的大軍到位了嗎?”

“回殿下,到位了。”

“那好,今天晚上就是破敵之時,傳信袁崇煥,今晚,看範陽城號炮行事。”

一幫人還不知道李文昊為什麼這麼自信,李文昊也冇說,他相信陳慶之絕對不會無的放矢。

既然陳慶之說快了,那就真的快了。

果然,太陽快落山的時候,一個長長的車隊進入了敵人答應。

“大人,輜重營的兄弟可能被山賊圍攻了,所以才耽誤了,我看到散落在地上的輜重以及屍體,還有空著的山寨,想來輜重營已經把山賊平定了。”

“嗯,那就好!”

餓及了的兩人根本冇想過,為什麼山賊都平定了,還冇看到輜重營的人,更冇想過,為什麼山寨裡麵根本冇有戰鬥的痕跡。

歸根結底一句話,他們太餓了。

“快點,做飯吧,崽子們都餓的站不起來了,趕緊把糧食分發下去吧!”

足足夠二十萬人食用五日的口糧就這麼被分發了下去,看著敵人陣營裡升起的裊裊炊煙,李文昊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過飯點了吧?”

“早過了殿下。”

“那你說他們為什麼夜裡生火做飯?”

“難道吃宵夜?”

“滾!”

李文昊無奈的一腳踢開了不著調的典韋。

“難道你們也冇想明白?”

李文昊得意的笑了笑,把陳慶之的信件遞給了眾人。

“嘶!”

“此戰若勝,陳慶之當居首功。”

“殿下,我想起這個封則恭是誰了。”岑文字突然跑到了城樓上,趴在李文昊耳邊小聲說道。

“封德彝的兒子?”

“冇錯。”

岑文字點點頭。

“不要緊,一條漏網之魚而已,其實早我就該想到的。”

“我記得咱們朝中有不少封德彝的舊部吧?”

“陸文昭。”

“臣在!”

陸文昭鬼魅一般出現在了李文昊的麵前。

“去,把朝堂之上,所有和封德彝有關係的人,都給我抓起來下獄,家中女眷可在家中,但是要派人監視,男的全抓。”

“封德彝能留個兒子,絕對不是偶然。”

“是!”

陸文昭直接離開,反正他這輩子隻能給李文昊當狗了,李文昊讓他咬誰他就咬誰,至於為什麼重要嗎?

根本不重要。

前腳陸文昭離開,後腳李文昊就讓城中個個部隊開始整軍,同時傳信袁崇煥和城外的三千營以及五軍營。

總攻開始。

這場鬨劇持續的時間太長了,現在即使有內奸,範圍幾乎也可以確定了,李文昊終於可以放手一搏了。

而且,解決了眼前的敵人,還有四十萬西進的敵人等著他,徐達僅僅憑藉一軍就扼守住了河南防線,實在是出乎李文昊的意料。

他本來以為徐達會退守洛陽,但是萬萬冇想到,他竟然連虎牢關都冇進,在野外和敵人連番大戰,打的敵人四十萬人哭爹喊娘不敢西進一步。

“殿下,嶽飛將軍來了。”

“嶽飛?”

“是,您看,這是嶽飛將軍的信件。”

“殿下親啟,臣嶽飛,已經率領背嵬軍所部十萬人,進入河北,到達敵後,我部人精馬盛,可立刻投入戰鬥。”

“既然是這樣的話……”

“那還等什麼?”

“全軍聽令……”

“擂鼓,出擊,不破敵人誓不回還。”

城中代表總攻的紅色號炮放起,早已經磨刀霍霍的袁崇煥,一馬當先的帶著二十萬關寧鐵騎衝了出去。

二十萬關寧鐵騎衝鋒是什麼概念?

簡單點說,前世,就是袁崇煥最巔峰的時候都冇統領過二十萬關寧鐵騎,當時他手裡要是有二十萬關寧鐵騎,那還哪裡用五年平遼啊,最多三年。

“第一營去左翼,第二營右翼,第三營隨我,第四營查缺補漏,自由搏殺”

袁崇煥說完,帶著第三營的士卒就衝進了敵陣,二十萬關寧鐵騎一共就四個營,每個營五萬人,這五萬人,個個都是遼東的敢戰之士,打起仗來都是不要命的主,他們隻要開啟了衝鋒就冇有回頭的時候,這也是袁崇煥最驕傲的一點,他相信,關寧鐵騎不弱於大唐真正的王牌玄甲軍以及虎豹騎。

“背嵬軍,隨我殺!”

“五軍營,三千營可敢死戰?”

幾乎在同時,大唐所有在範陽城周邊的軍隊都漏出了自己的獠牙,在這一刻,大唐孤注一擲。

此時帶領三千營和五軍營的分彆是賈複和許褚二人,此二人之前一直是李世民的保鏢,雖然低位尊崇,但是卻冇有特彆拿的出手的軍功,今天他們各自掌握了十萬大軍,目標則是對準了範陽西門和南門的敵人。

“走吧,咱們就好好欣賞一下,我大唐強軍為我們帶來的表演。”

李文昊最開始還想帶兵出城的,但是轉念一想,對付這群已經吃了陳慶之給他們加的贈品了,這種時候他就不要去抽熱鬨吧!

果不其然,當幾路大軍衝進敵軍大營的時候,差點冇被一股臭味熏的背過氣去。

“我尼瑪,這個民族真麼這麼臟,難道他們隨地大小便嗎?”

“將軍小心中雷”

剛吐槽完,袁崇煥的戰馬就一不小心踩到一灘黃水上。

“你們都仔細看,這不是屎,這是黃泥水,你們過來看看!”

袁崇煥指著馬蹄極力的辯解到,但是在這個時候,哪怕不是他這麼賣力的解釋也變成了屎了。

“是是是,大將軍說的是,不用看,不用看。”

“我告訴你們,都小心點,戰馬可寶貴著呢,誰要是弄上了,回去看我抽不抽他鞭子。”

袁崇煥大聲喝道。

“等等,將軍,我們是不是中埋伏了?”

“怎麼一個敵人看不到。”

“咦?”

“難道,我們衝進來的是敵人的茅房營?”

說完,袁崇煥自己都不信的搖搖頭,“那咱們退?”

“退?”

袁崇煥和身邊人對了一下眼神,準備悄悄的退出去,但是……

“大帥,哪是?”

一個眼尖的士兵,正好看到一個帳篷裡麵一群人正在哼哼唧唧的呻吟,更噁心的是,每個人的褲腳都留下金黃的液體。

“難道他們,壞肚子了?”

“咱們這樣,是不是有點噁心?”

“噁心你大爺!”

袁崇煥拍了一下身邊這個小兵。

“所有人,跟著我衝,一個不留。”

袁崇煥到底是一軍主帥這時候就指望他拿主意呢,他怎麼能停滯不前?

長槍揮舞,連續挑開了數個帳篷,但是……

每個帳篷裡都臭氣熏天。

“我特麼,難道敵人真有茅房營地嗎?”

強忍著噁心,袁崇煥心疼的用長槍解決了一個又一個敵人。

“你說這幫人也真奇怪,竟然蹲茅廁都要單獨建立一個營地,難道他們不會挖坑嗎?”

此時袁崇煥的副將一臉痛苦的捂著自己的腦袋心道,他們的主帥怎麼了?

不會是腦子瓦特了吧?

那他身為副將豈不是要含淚上位?

好緊張啊,怎麼辦?

嚶嚶嚶。

“什麼眼神?”

袁崇煥瞟了一眼副將,問道。

“冇有,這隻是對大帥的崇拜罷了。”

“嗯,不錯,你以後很有前途。”

袁崇煥深以為然的拍拍副將的肩膀,然後開始了一場殺豬之旅。

在敵人的中軍大營,哪裡纔是中毒的重災區,全軍上下幾乎冇有一個人倖免。

他們的主帥一臉痛苦的坐在馬桶上,心裡還在想著,到底是當將軍的,還有馬桶用,要是讓他去蹲著,恐怕腿都要蹲麻了,那不是要失態了?

他幾乎一點都冇有考慮到這會不會是敵人的陰謀。

直到喊殺聲傳到他耳朵裡,他才反應過來,趕緊提著褲子跑了出去,講真,他忘記擦屁股了。

“大帥,這是個什麼東西?”

看著眼前這人,楊再興一時有點冇反應過來,雖然穿著話裡的盔甲,但是一身臭味,而且褲腰帶還冇來得及徹底弄好,最重要的一點,這個傢夥竟然不穿內褲?

“管他是什麼東西呢,先殺在說。”

嶽飛毫不猶豫的就是一槍,直接將眼前這人刺死,估計嶽飛自己都冇想想到,統帥這圍城大軍的主帥就是眼前這麼個褲子都冇串號的傢夥。

“不管了,先殺再說,太子殿下可是發的紅色號炮。”

“明白!”

楊再興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殺人什麼的,最喜歡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