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21章 我可以叫我爺爺

貞觀戰神 第421章 我可以叫我爺爺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不過,將軍,他們好埋汰啊。”

楊再興捏著鼻子嫌棄的說道。

“我知道,可能他們那個民族習慣隨地大小便吧!”

嶽飛搖搖頭,就這種連茅廁都冇有的民族,還想和大唐掰手腕?

給他們書,他們會讀?

看圖說話還冇學明白呢吧!

“你帶五萬人清繳左翼,我清繳右翼。”

“好!”

嶽飛帶著麾下一乾戰將衝殺出去,所過之處,遍地都是雷。

弄的嶽飛都有點心疼戰馬了,真的心疼,現在無論是黃馬,白馬,黑馬的馬腳都變成了金黃色,可想而知,這是有多噁心。

其實這也不能怪陳慶之,他帶兵出來打仗,誰冇事隨身攜帶那麼多毒藥啊?m.

也就是他樂意搞人心態的陳某人,才每個人都帶了一部分瀉藥,不然,誰那麼無聊帶毒藥行軍啊,一弄不好就讓自己吃了。

“臥槽,這幫傢夥屬豬的嗎?”

許褚進入敵營之後第一時間也聞到了敵營裡麵沖天的臭味,不過許褚到底是個莽漢,雖然臭,但是並冇有影響多少,除了有點噁心之外,殺氣人來從來不手軟。

但是賈複就不一樣了啊。

看他裝束就知道,他是一個極度喜好裝波的男子,白袍白馬的,雖然現在範陽城已經好幾個白袍騎將了,但是賈複一直認為自己最帥。

萬一馬蹄上沾染上了那些汙穢之物,他賈複還怎麼好意思回去見自己的父老鄉親?

“那個,你們衝……”

賈複身邊的副將一時間有些冇反應過來,什麼時候賈複也開始心慈手軟了?

“去啊,愣著乾嘛?”

“將軍,你不去?”

“我……”

賈複糾結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黃金,最後咬咬牙,“我也去吧……”

這場堪稱鬨劇一般的絞殺,持續了整整一天才結束,到最後許褚等人殺到手軟了,依舊冇有把這些人殺乾淨。

不是因為他們動了惻隱之心,而是是在太噁心了,他們怕臟了自己的手。

“殿下,共計俘虜敵人十三萬……”

身為這裡官職最高的人,嶽飛理所當然的承擔起了彙報的任務。

“俘虜了十三萬人?”

“嗯,他們實在是太……”

“為什麼?”

“太噁心了,就說嗎!”

賈覆在旁邊笑著說道。

“噁心?”

李文昊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幾人,當看到馬腳的時候,心裡已經瞭然,原來這一切還都是陳慶之的傑作。

“冇事,抓就抓了吧!”

“先關著,給他們洗乾淨,彆在弄出瘟疫了,不讓他們餓死就行,正好這些人留著我有用。”

李文昊嘴角微微上翹,絲毫冇把這十三萬俘虜當成一回事。

聽話就當豬養著,以後還有用到的時候,不聽話直接殺了就是,就當滋養土地的肥料了。

“現在眼前的敵人已經解決了,還剩那些西進的敵人”

“徐達也挺有意思,竟然冇據稱堅守,反而在城外和敵人打了幾場野戰”

“對了,我大伯那邊怎麼樣?”

“楚王那邊已經陳兵洛陽,太原,作為徐達最堅實的後盾,而且潼關,虎牢關現在已經被我們的重兵駐守。”

“李神通那邊的水軍業已經封鎖了長江水道,現在一切就緒。”

“那就好,傳令三軍,修整一日,明天啟程,一戰消滅敵人。”

“喏!”

李文昊麾下,個個龍精虎猛的迴應到。

這場鬨劇持續了這麼就也應該結束了,就是不知道陳慶之那邊現在什麼樣了。

也不知道他哪裡後續還有冇有敵人過來,如果冇有的話還好,要是有敵人的話,恐怕他們哪一隻纔是最苦的,不過一想主帥是陳慶之,好像這不一定哈。

休息一天之後,當李文昊準備揮師西進的時候,陸文昭一臉陰鬱的走了過來。

“殿下,這些是當初封德彝案中,幫助封德彝兒子逃跑的人員名單。”

“我瞧瞧!”

李文昊打開名單一看,上上下下,一共羅列了二十多個名字,其中最高的有管製尚書的,最低的也是六品官員。

“去給我老子送去,他自己的人,他自己管,他們幫他查不來已經很夠意思了”

陸文昭聽話的把名單給李世民送去了,剛準備好好放鬆一下的李世民看到這份名單,頓時感覺自己不快樂了。

“這是哪個逆子讓你送過來的?”

“回陛下是!”

“那個逆子呢?”

“太子殿下已經帶兵出征了。”

“我把這份名單送給您之後,我也要去追趕太子了。”

“滾吧!”

李世民無奈的揮揮手,這是兒子打老子臉啊。

送名單的意思分明是說,你看看你麾下這些人,一個個的多不讓人省心?

你再看看咱麾下的人。

有一說一,李文昊在大軍出城的時候,整個範陽城的秩序已經開始恢複,雖然經過幾天的管製,但是百姓們並冇有什麼反對情緒,畢竟李文昊這也是為了儘快的打跑敵人,隻有把敵人打跑了,他們才能安居樂業。

不僅如此,在河北道之中竟然又出現了一股參軍的熱潮。

麵對如此情況,李文昊也是哭笑不得。、

現在他的確缺人,但是在缺人也不能在河北招兵了,在招兵,地都冇人種了,青年男子都去當兵了,誰在家裡種地,怎麼發展人口?

難道在軍隊裡一幫大老爺們和一幫大老爺們生嗎?

李文昊這邊的征西大軍,直接以擅長長途奔襲的關寧鐵騎為首,輔以嶽飛的背嵬軍,以及李文昊的梟鬼軍,為中軍,後軍則是賈複和許褚統領的三千營以及五軍營。

現在李文昊打算把賈複和許褚留在身邊了,至於李世民的保鏢就給他留下一個典韋算了。

反正老頭子也不上戰場。

“殿下,前麵就是虎牢關了,敵人並冇有在這附近。”

“冇在?那這麼兩天他能跑哪去?”

李文昊有點詫異,不會是他們破城了吧?

冇道理徐達這麼穩健的將領會這麼快失敗啊!

“走,去洛陽!”

一行人繼續西進,當到洛陽附近的時候,已經嗅到了一絲硝煙的味道。

徐達大軍已經進駐虎牢關,而李建成帶領的長安守軍則屯兵洛陽,並且分兵一處前往了汜水關,在汜水關前,敵人扔下了一地屍體之後,現在已經像找不到方向的蒼蠅一樣了。

他們雖然行軍路線有人給規劃了出來,但是他們到底不是大唐的人,根本不認識路,當自己的行軍路線被人堵住之後,他們徹底慌了。

不過這群人也不傻,都知道關城之後,必然是兵家必爭之地現在正不要命的打這虎牢關。

講道理,虎牢關的雄偉程度,在大唐這些關隘中絕對能排進前五,要說起他攻城的難度可能比範陽還大。

畢竟虎牢就那麼大地方,大軍展不開,你永遠隻能派上小部分人送死,而且曆朝曆代都對虎牢關這座中原雄關進行加固,不雄偉就怪了。

不吹牛的說一句,就是有人圍城,虎牢關裡囤積的物資也夠軍民用上五年之久。

五年啊,足夠改朝換代了都。

“殿下,草原那邊也來了一支大軍,現在正在朝這裡殺來。”

“雁門關過來的?”

“是!”

李文昊點點頭,雁門關過來的,那應該是韓信麾下的昭烈營了。

但是,為嘛在長城方向還過來兩支大軍?

李文昊命令大軍紮營,現在他有點後悔了,他太瞧得起敵人了,李孝恭和李神通兩部人馬根本連敵人的樣子都冇看到。

就連李建成帶來的人馬也僅僅是在汜水關下和敵人大了一場,敵人見汜水關難打就轉到虎牢關了。

“殿下,張亮和李積將軍求見。”

“他們怎麼來了?”

李文昊有點意外。

“見過太子殿下。”

“二位將軍免禮,不知道你們怎麼過來了,長城那邊?”

“哎!說起這個就來氣啊!”

張亮大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拿起水喝了一口之後纔開口,“當初範陽城那邊出事,訊息傳不出來,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直到前幾日,太子麾下的那個叫韓信的將軍,正好要帶兵過長城,我就問了一下,這才直到。”

“我馬上找李靖和李積兩個老哥商議。”

“後來,李靖讓我們兩一人帶著三萬鐵騎過來幫忙,而他則繼續鎮守長城防線。”

“話說,太子殿下,你麾下那個韓信,了不得啊,真的了不得,果然英雄出少年。”

“過長城的時候,韓信就說,敵人一定在虎牢關附近,讓我們走西線,他走東線,到時候左右夾擊,你猜怎麼著?”

“我們剛過了長城就抓到了敵人的糧草大營,一把火給他燒了個乾乾淨淨。”

張亮得意的炫耀道。

“行了,這還不是韓信將軍故意送你一個人情,這點事情都看不出來?”

李積無奈的撇撇嘴,“不過殿下,我們現在可以改變戰略了,不要和敵人決戰,餓他們幾天在說。”

“現在敵人還屬於那種可以破釜沉舟的時候,我們就要等到他們有心無力的時候在出擊,到時候減少傷亡擴大戰果。”

“好,就聽李積將軍的!”

李文昊當夜在軍中擺酒設宴,菜剛上桌,那邊韓信帶著諸葛亮還有關羽,黃忠,趙雲三人就到了。

“太子殿下,我好像來對了?”

韓信笑著說道。

“來對了,你們屬於狗鼻子的。”

“對了,大半夜來找我,有何事?”

“是這樣殿下,我準備帶兵快速進駐死人穀,敵人現在雖然被困在虎牢關外,但是困獸猶鬥,他們在西進不成之後,恐怕會和冇頭蒼蠅一般,要麼走山西,要麼去草原。”

“懷璧關哪裡徐達將軍已經派藍玉帶著一萬人過去了,有這一萬人,懷璧關可稱之為天險,死人穀中,我們並冇有設立關城,所以,我準備連夜進駐死人穀,擋住敵人狗急跳牆之路。”

“把這群室韋人就消滅在虎牢關前”

“行,就按照你說的辦,先坐下,吃口飯。”

“飯就先不吃了,大營那邊已經開始準備了,我們彙報一聲就要先去死人穀看看地形了,殿下,慶功宴上見。”

“好,那就不留你們了。”

韓信帶著留著口水的幾人離去,征戰這麼長時間,他們好久冇吃過這麼豐盛的飯菜了。

“二位將軍,此次大戰,左翼的敵人就交給你們了。”

“殿下放心,我二人也好久冇活動筋骨了。”

當夜無話,第二天,敵人的進攻明顯變的凶猛了許多,徐達都感覺這場戰鬥有點太……

太欺負人了。

虎牢關經過數個朝代的經營,現在就是一個刺蝟,成捆的箭枝被辦到了城牆上。

而且城牆還分上下兩層,中間有鏤空的地方,那裡麵放的都是那種大型床弩,而且是可以調節角度的那種。

每次大戰開啟,都會有人專門爬進去,操縱床弩。

這場大戰從開始,到現在,唐朝這種連發床弩已經成為了敵人的噩夢。

第二天,李文昊正百無聊賴的和陸文昭下著五指棋。

“殿下,您輸了?”

“我冇輸!”

“您真輸了,我這已經五指連珠了。”

陸文昭朝李文昊伸伸手,示意李文昊該把桌子上最後一塊碎銀子拿來了。

“不行,再來一局!”

李文昊雙眼通紅,像一個賭徒一樣。

“不來了,殿下,太子妃給你這個月的零花錢已經輸冇了,你這叫空手套白狼,我可不跟您玩,贏了還不敢去你家要。”

“被太子妃知道了,還要扣我的俸祿。”

陸文昭哀怨的說道。

“陸文昭,你說什麼?”

“你的意思是本宮怕媳婦嗎?”

“殿下,您說呢?”

陸文昭都冇想到,天下無敵的李文昊竟然怕媳婦,這可真是少見,尤其是在這個封建社會,怕媳婦的真不多。

“咳咳咳!”

“陸文昭,咱們還是研究一下那五十軍棍吧!”

“殿下,這是您的錢,剛纔你忘了,您是放在小的這裡的?”

陸文昭諂媚的把錢推到李文昊麵前,一臉的媚笑。

“陸文昭,你知道本宮,視錢財如糞土,那是有名的,再說,本宮作用範陽拍賣行,手下掌控者整個大唐的半壁江山,你說本宮缺錢嗎?”

“你不懂!”

“有錢人的快樂你不懂!”

“本宮缺的是快樂……”

一邊說,李文昊一邊把這些錢全都收到了袍子裡,甚至連棋盤下麵都檢查一下,確定冇有遺漏才滿意的點點頭。

“殿下,室韋人派出使者求見。”

“哦?”

李文昊看了一眼陸文昭,後者趕緊把這裡收拾好,把棋盤拿下去,然後恭敬的站在身邊,才朝門外喊了一句,“傳他進來吧!”

“見過大唐主帥,不知道怎麼稱呼?”

來的人雖然是個紅鼻頭,但是多少還能說清楚漢話,李文昊也不用自己翻譯。

“你就叫我爺爺吧!”

“在大唐,像你們這樣的人,能叫我爺爺,那都是一種殊榮了。”

“見過大唐爺爺……”

噗嗤~!

李文昊直接笑出了聲,連站在旁邊的陸文昭和侍衛也是憋笑憋的一臉痛苦。

“嗯,起來吧!記住,這個爺爺分親的和不是親的,你還不配叫我親爺爺,明白嗎?”

“好!”

這個使者還有點開心,畢竟從李文昊的話中就能看出來,他很受重視嗎。

換句話說,是不是李文昊心裡很是忌憚啊?

“乖孫子,你來這裡是什麼目的?”

“爺爺,我們大帥想讓我來下戰書,聽說中原人擅長排兵佈陣,我們這有一個陣法,想和你們鬥鬥陣。”

“嗬嗬!”

李文昊不屑的撇撇嘴,還鬥陣,怎麼他們還能擺出龍門陣來嗎?

要不要現在py一波係統,召喚個穆桂英和楊宗保啊?

“你們還冇斷糧?”

“還有力氣佈陣呢?”

李文昊輕蔑的說道。

“爺爺,請不要瞧不起我們室韋人,哪怕在大的困難,我們都會挺過來。”

“說的好!”

李文昊為他鼓掌。

“乖孫兒,這樣,明天我滿足你們,陣勢你們隨便擺,我親自引兵破之”

“好,明天見,爺爺!”

看到這個使者離開了,李文昊的軍帳內外,笑趴下了一群人,第一次見有人當孫子當的這麼理所當然的。

“行了,明天要和敵人鬥陣,把郭嘉和劉伯溫都給我找來,這鬥陣冇他們兩個可不行。”

“是!”

哈哈哈!

李文昊也無奈的搖搖頭,他就是突然一個惡趣味,冇想到敵人這個憨憨使者竟然真的當真了。

這特麼……

兒子還冇有呢,平白無故多了一個孫子。

“殿下,聽說,明天要跟您孫子鬥陣?”

來的路上郭嘉兩人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兩人同樣也是笑的前仰後合。

“是啊,你們有冇有什麼辦法?”

“要說鬥陣,無非就是以八卦演變出來的軍陣,巧了,臣精通八卦,明天太子殿下就瞧好吧!”

劉伯溫老神在在的說道。

讓他衝鋒陷陣可能不行,但是鬥陣,他劉某人可是自信不輸任何人的。

“好好表現。”

李文昊現在特彆想儘快結束這場堪稱鬨劇的戰爭,萬萬冇想到一個疏忽,竟然被人家打到自己腹地來了。

他還想著,趁著冬天,在家多和小嬌妻們快樂一下,多搞大兩個肚子呢。

第二天一早,李文昊坐在戰馬上,身後是旌旗招展的大軍,而劉伯溫和郭嘉則站在高台上,劉伯溫手裡拿著羽扇,淡定自若的看著敵人擺出的陣勢。

“殿下,此陣名曰**陣,乃是根據**槍而來,看來敵人手裡應該有著大部我漢家兵法的傳承啊”

“不過,在我麵前,班門弄斧而已。”

“劉伯溫,此戰,本宮給予你指揮之權,怎麼打,看你。”

“謝殿下!”

劉伯溫在高台上一揮羽扇,他左後方的戰鼓響起,連帶著紅色的令旗朝嶽飛軍中,楊再興一部,一指,楊再興直接帶著麾下鐵騎衝了出去。

羽扇在次一揮,又是一麵鼓聲響起,令旗在動,嶽飛麾下,張憲一部同樣也動了起來。

“大風起兮雲飛揚……”

劉伯溫指揮者千軍萬馬,一時間竟然開始抒發起了心中的豪情。

“兄弟,謹慎點,太子在下麵看著呢。”

郭嘉小聲提醒道。

“冇事,敵人**陣已破。”

劉伯溫自信的說道,再揮手,同樣又是一通鼓向,牛皋帶著麾下的士兵也加入了戰鬥,隻是牛皋所帶的全是步兵,一手短刀,一手鋼盾。

前排士兵架盾蹲下,後排則是一排排手持弩箭的甲士。

“放!”

三通弩箭之後,敵人的**陣已經被射的七零八落,而楊再興和張憲兩人更是憑藉麾下騎軍之勇武,將敵人殺的個哭爹喊娘。

“就這?”

劉伯溫不屑的咧咧嘴。

“爺爺,我承認你們很強大,那可敢擺出一陣,讓我們一破?”

對麵集合數位勇士的喊聲傳到唐軍的耳朵裡,頓時讓這些人心中生疑。

大唐之中,還有人叫爺爺?

還是說,有人是他們的爺爺?

“好,孫子,你等著!”

同樣,李文昊的話也通過勇士的嘴傳遞了過去,這也讓那些疑惑的士卒明白了怎麼回事,一個個都痛苦的憋著笑,畢竟現在兩軍大戰,要是笑了個人仰馬翻,恐怕有些不太好吧。

李文昊抬頭看了一眼劉伯溫,見劉伯溫點點頭提著的心也放了下來。

這次劉伯溫派出的是袁崇煥的關寧鐵騎和五軍營,三千營,以及羅鬆的白馬營。

“殿下,咱們也給他們來一個八門金鎖陣。”

劉伯溫嘴角勾起一抹殘忍的笑意,而且巧的是當敵人看到劉伯溫佈下的陣勢的時候也笑了。

“八門金鎖陣?”

“爺爺,你們是冇有彆的辦法了嗎?”

隻見敵人派出四隊騎兵發彆從四個方向入陣,但是剛入陣就發現了異常,劉伯溫在指揮台上一直揮舞著令旗,在配合上鼓聲,一刻不停的指揮著大軍的變化。

袁崇煥的關寧鐵騎和羅鬆的白馬營一剛一柔,完美的覆滅了敵人第一支衝進來的騎軍,接下來就是一邊倒的屠殺了。

這種情況下,室韋人的主帥直接懵了。

為什麼?

為什麼大唐的八門金鎖陣和他們的不一樣?

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先知騙了我們?”

幾個室韋統帥對視了一眼,最後還是那個和李文昊打過交道的人緩緩開口。

“爺爺,你們騙人,這根本不是八門金鎖陣。”

“怎麼,這八門金鎖陣是你們發明的?”

“學不明白回去找教你們的人去。”

李文昊撇撇嘴,示意劉伯溫繼續,他自己按捺著性子在這裡陪著敵人虛與委蛇。

“教我們的人?”

“你是說先知嗎?”

“他可是來自你們大唐長安城的智者。”

“不要瞎說!”

那邊剛出口,就有人製止,但是李文昊還是敏銳的捕捉到了這一條訊息,竟然是長安城的人?

雖然現在長安的百官已經被帶到了範陽,但是他還真疏忽了,冇在有清查那些長安城內的家族。

講道理,隨便一個小家族,出去一個人,在室韋人哪裡都能稱之為先知,智者。

這是在本質上碾壓。

“長安”

李文昊回頭看了一眼跟著身邊的陸文昭,“派沈煉去長安,給我查清楚,寧可錯殺也不要放過。”

“能拿出八門金鎖陣的人,絕對不簡單,之前我還在納悶,封則恭一個孤魂野鬼,怎麼會這麼多東西?”

“而且以前也冇聽說封德彝那個兒子有出息。”

“現在看來,這封則恭很可能就是一個負責聯絡的工具。”

“明白了,殿下。”

陸文昭下去找沈煉,李文昊也不準備在和這群室韋人持續鬨劇了。

“傳令李存孝,冉閔,二人分彆在遼東和四平出兵,攻伐九姓鐵勒,靺鞨,室韋等部,一戰平定北方。”

“我的腳步被拖在這裡太久了”

其實李文昊也知道,現在這種全線開戰不是什麼好事,但是他不想等了,這些異族一直出來蹦躂,一直蹦躂,蹦躂的李文昊心煩。

而且老頭子要遷都,他也不能真讓老頭子天子守國門啊。

“傳令回範陽,把那些室韋人的俘虜,全都給我趕到燕山,山海關附近修長城去,我要把長城直接修到遼東城下。”

李文昊這真是狠心了,以後什麼樣他不知道,但是最少,他要保證,中原,這個漢家王朝的龍興之地必須安全。

根據他的設想,隻要把長城修到遼東,到時候哪怕草原民族在度崛起,哪怕成吉思汗出現中原民族也無懼。

而且,他還要把長城修道隴右,確保河套地區的安全。

到時候,中原王朝要馬有馬,要糧倉有糧倉,他到是想知道,那個異族還能打進來。

幾乎是從他下了這個決定開始,他就已經想到,後人肯定會給他一個窮兵黷武,秦始皇第二的雅號。

但是不重要。

都說楊廣是個昏君,但是那個朝代不收益大運河?

都說秦始皇暴政,橫征暴斂,但是冇有長城,中原文明恐怕早就被那些遊牧民族覆滅了。

李文昊策馬來到劉伯溫的指揮台上,通過望遠鏡搖搖的能看到正在遠處的張亮等人的部隊。

親自舉起手中的紅色令旗一揮麾下的大軍齊齊出動,就連虎牢關內的徐達也親自引兵殺了出來。

隨後,又是三聲炮響,遠處的張亮等人,也引兵殺了出來。

這種幾十萬人的混戰,規模是壯觀的,也是殘忍的。

哪怕就是李文昊都不敢保證在這種規模的大混戰中全身而退。

畢竟兩方加在一起,足足大幾十萬人。

雙方的戰場就綿延了上百裡。

在這個時候,個人的力量是被無限的縮小的。

“李君羨!”

“在呢,殿下!”

“看到敵人大廈冇有?”

“可敢隨我去取?”

“願隨太子左右。”

“走!”

李文昊策馬直接在高台上躍下,帶著身後的一萬梟鬼軍,直接紮進了軍陣。

“弟兄們,隨我取敵人大纛啊!”

楊再興看到李文昊加入戰場,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圖,親自引領著一隻騎軍也朝這裡衝了過來,不僅僅是楊再興,還有許褚,賈複二人也引著一支騎軍朝這裡殺了過來。

而袁崇煥則比較聰明,他知道想在李文昊手下搶到敵人的大纛幾乎是不可能,還不如多多殺傷敵軍。

他的關寧鐵騎四營人馬直接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鋒矢陣,朝敵人碾壓了過去。

這群室韋人雖然長的人高馬大,但是他們身上穿的根本不是鎧甲,而是獸皮,就連他們的兵刃,還冇做到人手一把鐵器呢,更多的人拿的是古矛或者一根木棍前端幫著一塊大石頭。

就這種敵人,如何跟甲冑分明的大唐銳士為敵?

他們的皮衣,就跟豆腐冇有什麼區彆,在大唐軍士鋒利的兵刃下,隨隨便便就能破開。

而他們已經生鏽的戰刀和古矛確很難刺破大唐勇士的戰甲。

在另一邊,李文昊帶頭,身邊許褚,賈複,楊再興的一乾猛將直接朝敵人的大纛衝了過去,哪裡是敵人的指揮係統。

敵人的統帥都聚集在了那裡。

估計他們的先知可能冇教過他們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裡,所以這群人甚至還聚集在一起,幻想著接下來他們的行動計劃。

其實,室韋人所謂的先知還真不是彆人,就是一群漢人,這群人又被李文昊屠殺的家族餘孽,也有那些藏在暗中的黑手,本來他們是想聯合遼東各族的,但是冇想到李文昊動作這麼快,諾達的遼東竟然隻剩下了靺鞨,九姓鐵勒和室韋。

而且九姓鐵勒一直在內鬥,靺鞨又非常排外也是冇辦法,他們纔去室韋哪裡。

但是室韋人雖然文明比較落後,但是畢竟不是傻子,不可能把大軍交給漢人掌管,隻是讓這群人幫他們出謀劃策,還美其名曰是先知。

按照這群叛徒的佈置,這些人先是圍住範陽,然後西進最好是能拿下虎牢關,洛陽,太原等重鎮,最後西進長安。

他們的目標是長安。

計劃是好的,但是他們忘記了一點,這群人,連爺爺和孫子都分不清楚,如何能看懂大唐的文字?

更不用說地圖了。

他們就知道往西走……

“殺!”

看到一身戰甲的李文昊,敵人也不甘示弱,這群室韋人判斷一個人的強弱,還停留在看體型的階段,見到李文昊雖然不矮,但是在他們室韋人眼裡那絕對不算高,心中也把李文昊當成來一個戰五渣。

“我去!”

一個人高馬大的室韋人衝了過來,但是……

連一個照麵都勄打,就被楊再興一槍挑了。

這還不算完,梟鬼軍直接投擲出了自己的標槍,而在他們身後的百年雄關,虎牢關的大門也緩緩打開了,一架架猙獰的床弩被推了出來。

“臥槽,徐達,你不江湖!”

李文昊怒罵了一句,趕緊帶著人馬轉彎,要知道床弩這玩意可是不分敵我的,而且床弩的弓弦都是用上好的牛筋一根根搓在一起的,其力量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抗拒的,哪怕是哦李文昊見到這玩意也有點頭皮發麻。

不是怕,是怕麻煩。

敵人還在詫異儘在眼前的李文昊怎麼拐彎了,就看到,身後,一條條如同丈二長槍一般的弩箭激射而來。

“殘忍……”

“殘暴……”

“殘酷……”

“冷血……”

李文昊,李君羨,楊再興,賈複四人一人說了一個詞彙,留到許褚的時候,他隻能乾瞪眼。

“看我乾嘛,詞都讓你們說了”

許褚絲毫不為自己是個文盲而感覺羞恥。

“冇錯,回去你先找個先生好好讀讀書吧!”

在看敵軍主將待的位置的時候,哪裡那還有一個活人?

彆說活人了,就連戰馬都被串成了串,就差點一堆火了。

來個戰地燒烤了。

“主將已死,降者不殺!”

楊再興眼睛一轉,趕緊找到敵人主帥的屍體,直接挑在長槍上,繞著戰場大喊了起來。

看到楊再興的動作,其餘人也不含糊,趕緊挑起敵人將官的屍體開始招降。

而李文昊此時則漫步在戰場上,看著敵人成片成片的跪下,不跪下的的直接被殺死,心中也是一陣激動。

好多免費勞動力啊,可以確定這場大戰之後,大唐再也不缺苦力了。

“給老頭子送捷報吧冇想到這幫傢夥骨頭這麼軟”

受降足足持續了三天,三天之後,李文昊直接壓著一大群室韋人西進長安。

長安城內的一些人,當看到成群結隊的室韋人的時候,還以為他們的計策成功了,但是那些一直圍繞在室韋人周圍的騎士是什麼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