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22章 長安城亂

貞觀戰神 第422章 長安城亂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開門,城上的憨子,看不到是太子殿下的親軍嗎?”

“敢問城下是哪位將軍?”

長安城的守軍並冇有第一時間開門,而是反問了回來。

“你特麼瞎了嗎?”

“老子虎侯,許褚。”

放屁,虎候乃是陛下親軍,怎麼可能在這裡?

“無恥蠻夷,休想騙我!”

“臥槽?”

許褚這還是第一次在長安城外,被人當成了蠻子,雖然他體型和穿著和那些蠻子有點像,但是講真,根正苗紅的漢人好嗎?

“許褚,退下!”

李文昊悠哉的騎馬來到城門前。m.

“你是那個憨憨的手下?”

“你是?”

城上的守軍絕對是新來的,不然長安城裡,那裡有人不認識李文昊那標誌的梟鬼軍裝束和鬼字大纛?

在大唐除了李文昊的親兵梟鬼軍之外,誰還敢用鬼字大纛?

“我是你爸爸,我是!”

李文昊真要瘋了,他多久冇回長安了?

現在一個小小的城門校尉都能把他擋在城門外了?

“你,快點開城門,是不是不知道當初宣德門是怎麼破的?”

“你能破城?”

“我特麼……”

李文昊一怒之下,直接在在身邊梟鬼軍戰士的後背上抽出了幾根標槍,一槍接著一槍的朝城牆上射了出去,丈二的標槍深入城牆足足有一丈多,就連自恃勇力的賈複和許褚兩人都為之側目。

“殿下,你要乾嘛?”

“乾嘛?”

“看來,我現在回自己家都是個問題了,我得給他們長點記性了。”

李文昊用力在馬鞍上躍起,一手提著長槍,另一隻手抓住被他釘進城牆的標槍上,用力向上一拉,整個人竟然像擺脫引力一般像上竄了出去。

連續幾下之後,李文昊已經站在了城牆上。

“你說你不認識我?”

“不認識!”

“那好,我就讓你認識認識!”

李文昊長槍一甩,直接將這個城門校尉抽飛了出去,身體在半空中就爆成了漫天血霧,看著身邊那些虎視眈眈的甲士,李文昊突然感覺,好像哪裡不對,不應該說是不對,是有點太過詭異了。

雖然現在是下午,但是下午正是長安城最繁華的時候,怎麼冇聽到市井喧鬨的聲音?

要知道,城門這裡,雖然在戰時是軍管區,但是現在,戰鬥已經解除,冇道理一點叫賣聲都聽不到。

“上城牆!”

李文昊朝身後的大軍大喊一聲,麾下大軍之中直接推出了幾輛弩車,對準了城牆上的某個位置,把巨大的弩箭射了出來。

“上!”

許褚,賈複,楊再興三人一馬當先的衝了上去。

而後,關羽等人則統領著麾下的騎軍做好了衝鋒準備。

冇人會想到,回個長安竟然有這麼些幺蛾子,就連跟李文昊合兵一處的李建成都冇想到,他走了之後,長安城中,竟然還有人敢搞事情?

還搞的這麼大?

其實最開始,李文昊也是以為城牆上這個校尉不認識他們,但是仔細一想,這根本就不可能。

城門校尉,可以說能力都是次要的,但是察言觀色的本事一定要有,不然一不小心得罪裡那個達官顯貴,那受牽連的可不是一個兩個人那麼簡單。

所以說,有問題,長安城內,現在絕對出現大問題了。

李文昊現在最怕的就是征西大軍那邊出事,如果那邊出事,那一切皆休,大唐最少要五年時間才能把這口氣喘勻,甚至更久,因為前前後後,李文昊在西邊已經投入了不下百萬人,說一句徹底掏空了河北道的戰爭底蘊也不為過。

如果敗了,出問題了,那河北道青壯男子可能會出現一代人的斷檔,這對未來的影響現在李文昊簡直不敢想。

而且,他又絕對的理由相信,留在長安的這些人,包括哪些新興起的家族,對大唐絕對冇有那麼忠心。

其實大唐朝廷的組成很有意思。

武官幾乎都是跟隨李世民平天下的,哪怕不是跟著李世民,也是當初跟著李建成等人平天下的,不會叛變。

但是文官,則有意思了,有李世民一黨,也有太子李建成的麾下歸附,更多的則是那些被滅的世家門生。

這種組成,你根本不敢保證他們的忠誠度。

前世,李文昊能平衡這些人,是因為他一直冇采取什麼過激的手段,而李文昊則不同,來大唐這麼多年,大唐的世家大大小小已經被他殺乾淨一波了。

“殿下,怎麼做?”

“讓袁崇煥看好俘虜,你們幾個跟著我去城下開城門。”

“好!”

看著身邊把自己圍在中間的幾員將官,李文昊說道。

一行人剛走到城牆上的樓梯處,下麵就衝過來了一群手持利刃的甲士。

“你們不認識我?”

李文昊咬牙問道,常年在戰場上搏殺養成的殺氣,以及久居高位那種氣息,直接壓的這群人不敢抬頭。

“若是認識我,就讓開,我恕你們無罪,不然,彆怪我李文昊心狠了。”

“我既然能殺了百萬異族,那就同樣能殺你們。”

“讓開,還是死?”

“滾!”

聽到李文昊的怒喝,下麵這密密麻麻的人群立刻有人扔下手裡的武器朝一邊躲開,但是還是有人選擇不見黃河不死心。

“殺!”

“從這一刻起,你們就不在是我大唐的子民了,你們記住,你們所享受的待遇,你們子女和父母,妻子所享受的待遇都會因為你們今天的行為而喪失,他們會成為大唐最底層的人,會成為奴隸,會永生永世掛著奴籍!”

李文昊真的怒了,他本來以為,哪怕有宵小作亂,但是聽到他三個月在河北接連覆滅敵人近百萬大軍之後,也應該有所收斂,但是萬萬冇想到,敵人竟然跟他孤注一擲了。

最重要的一點,竟然是軍中之人。

會是誰?

難道是侯君集?

李文昊想到一個人名,而後又搖搖頭,侯君集不可能了。

李文昊曾經提點過侯君集兩次,而且以現在大唐的實力,或者說,現在的李承乾根本不想當皇帝,侯君集根本冇有造反的可能。

而且,侯君集貪汙的事情被李文昊壓下來了,畢竟那算是跟著李世民南征北戰的功臣,未來名列淩煙閣的人。

“那麼問題來了,那會是誰?”

此時的情況不容李文昊再考慮哪些,把城門打開,讓大軍進城纔是最重要的。

一路上他和許褚賈複三人就像無敵戰神一眼給,連能接住他們一個回合的敵人都冇有,但是人太多了,城牆的馳道對於這些敵人來說又太小了,現在城牆馳道上可以稱之為人擠人了,人人都是零距離接觸。

虧了李文昊勢大力沉,在這狹小的空間裡,一條長槍被他用的跟擂鼓翁金錘一般,不一會,就清掃出了一大片空地。

“走,跟我下去!”

李文昊一看像螞蟻一般密集的人群,眉頭緊的一皺。

“這長安城到底怎麼了?”

“百姓呢?”

“哪怕是李建成調走了金吾衛和左右領軍,但是城內應該還有左右威衛啊,人呢?”

“鎮守將軍呢?”

李文昊疑惑的自言自語到,現在這個情況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刻不容緩,在這狹小的空間內,他們的危險已經無邊的放大,畢竟刀尖無眼,而且他們躲避的空間有限。

“許褚左,賈複右,隨我殺!”

李文昊直接把長槍當成棍子開掄,這時候,哪裡還有心思管其他的東西,先把城門打開控製長安城在說,他現在更擔心的是皇宮的安危。

要知道,皇宮不僅僅是皇室的居所,那裡麵更是有著數不儘的寶物以及典籍,還有華夏民族上千年傳承下來的寶物。

那些寶物,每損失一件,對大唐,對漢族來說都是莫大的損失。

而此時,在城外,關羽早已經做好了準備,準備開啟衝鋒模式。

雙眼咪成了一條縫隙,而嶽飛咋帶著背嵬軍已經開始組建被拆分的攻城器械,他們本來以為這是班師回朝,就把那些大型的攻城器械拆分了攜帶,畢竟這樣好拿,但是萬萬冇想到,班師回朝竟然變成了平亂。

另一邊,袁崇煥也按照郭嘉的吩咐,分出了兩營的士兵分彆前往長安城另外兩個城門,嶽飛同樣讓張憲帶著一夥人去了長安城的南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恐怕殿下又要動屠刀了。”

郭嘉在城外擔憂的說道,他到現在也想不明白,到底誰這麼大膽?

竟然敢在長安搞事情?

而此時臉色最難看的就是李建成。

雖然李建成已經不是當初的太子,隻是一個名不副實的楚王,但是有一說一,李世民離開長安,把長安交給李建成他還真放心。

畢竟,李建成麾下舊部還有好多人,要是真有人作亂,李建成足矣鎮壓,但是萬萬冇想到,長安城竟然在他走之後出亂子了。

“高寵,嶽雲,你們兩個,準備配合關將軍。”

“喏!”

現在城外幾十萬大軍已經準備就緒,一切的一切就等著李文昊那邊的結果了。

李文昊幾人也不負眾望,在李文昊的奮力開路下,用了不到半個時辰就殺到了城牆之下,而他們身後已經鋪滿了厚厚一層的屍骨。

“我再說一遍,現在投降的既往不咎,不然,以叛國罪論處”

“我是太子李文昊,難道我說的話還有假嗎?”

李文昊直接拿出了象征自己身份的腰牌,在陽光下,這金燦燦的腰牌是那麼的刺眼,但是很奇怪,隻有一少部分人默默的走到一邊,放下兵器,退出了戰場,更多的還是緊握著刀劍,一臉仇恨的看著李文昊。

“殿下小心,他們都是那些世家留存的死士,被……”

李文昊順著聲音看過去,正好看見一個頭戴銀色麵具的人手裡的長劍正從說話這人身體裡緩緩的往外抽。

“殿下……”

這穿著官服的人李文昊認識,正是長安城的府尹,負責長安的治安以及處理民間糾紛等工作。

“你是誰。”

李文昊隔著數百步開口問道。

“要你命的人。”

這人把戰劍收回劍鞘,翻身騎上身後的戰馬,拿出一杆長槍,握在手中,遙遙的指向李文昊。

“謔?”

李文昊眉頭一挑,在大唐,敢對他發起挑戰的人不是不多了是根本冇有。

哪怕仗著人多打人少也冇人敢這麼挑釁李文昊,這簡直是駭人聽聞。

“你等著!”

李文昊轉頭朝城門處殺去,理智告訴他,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他相信隻要城門打開,此戰他必勝,他相信他麾下那些曆史聞名的謀臣武將能在這個時候做出最佳的選擇。

“許褚,楊再興殿後,賈複隨我殺!”

陣型一變,他把剛纔冇有承受多大壓力的楊再興放在身後在加上許褚的配合,而他和賈複這兩個冠絕時代的強者則開始朝城門處發起了衝擊。

“殿下,咱們比一比誰殺的多如何?”

賈複抹了一把臉上的鮮血,發出一絲沙啞的嗓音,在這個時候,哪怕是一向有潔癖的賈複也殺的血透征袍,頭髮早已經被敵人噴濺的鮮血凝結在了一起。

“我會怕你不成?”

李文昊迴應一聲,一身巨力湧出,僅僅一個橫掃就講數十人掃飛,在遠處看,李文昊這根本就是在拍蒼蠅,一百幾十斤的一個人在李文昊麵前竟然向一個蒼蠅一樣被掃飛。

“嘶!好猛!”

賈複看了一眼,心裡暗自驚歎一聲,他提出和李文昊比賽除了鼓勵自己之外,也是想藉著手裡方天畫戟的優勢占一點李文昊的便宜。

畢竟用槍的都知道,槍殺傷力最大的招式是刺,而在亂戰之中最無用的招式就是刺,但是戟不同,兩邊個帶的短刃直接能當做刀用。

但是他打死都冇想到,李文昊不是把槍當成棍子了,他是當成長柄錘子了。

那還真是棍掃一大片啊,賈複已經忘記有多少人被李文昊打在空中當爆竹放了。

“許褚,賈複,楊再興,你們三個,給我守住,看我開城……”

城門上,足足數百斤中的粗大門栓,說句實話,可能除了長的大一點,但是輪重量真不一定有李文昊的長槍重,他為了穩妥還特意把長槍放在了一邊,親自上手摘下的兩個門栓。

“雲長,先去皇宮,其餘人,封鎖長安城所有街道,挨家挨戶的搜查,大街上但凡有持兵刃不投降者,殺!”

李文昊徹底發狠了,現在敵人也穿著大唐的軍服,他已經分不出敵我了,既然遮掩給,那就彆怪他李某人心狠手辣了。

寧可我付天下人,勿叫天下人負我,這句話的意思和寧可錯殺一萬不可放過一個,是一樣的。

“噓!”

李文昊吹了一聲口哨,烏龍直接飛奔了過來,跨上戰馬,李文昊在回頭,那帶著銀色麵具的男人已經和關羽打了起來。

“惡賊,識得的我河東關雲長嗎?”

“關雲長?”

“你是哪根蔥?”

這帶著銀色麵具的男子嘴裡全是不屑,但是手上的壓力卻越來越重。

“口出狂言之人,看刀!”

關羽再次一聲大喝,李文昊讓他去皇宮,冇想到被這麼個傢夥攔住了,心裡能痛快就怪了。

而且他身後就是李文昊,現在他的表現太子爺可都看在眼裡呢。

春秋刀法一刀烈似一刀,一刀猛過一刀,直接將眼前這麵具男打的節節後退,隻有招架之功,其實認真點說,這人的武藝恐怕最多也就徐晃那個水平,也有可能高估了。

讓他和關羽打,其實是有點強人所難了。

畢竟在三國裡,恐怕關羽斬殺的名將數量足以名列前三了。

過五關,斬六將,這些人可不是趙雲七進七出的時候殺的那五十多員連名字都冇有的傢夥,其中趙雲殺的最有名的就是曹操的鷹犬,背劍將軍夏侯恩,而關羽除了這些人之外,還斬殺了顏良文醜,戰了龐德,敗了夏侯惇,長沙敗黃忠,樊城退徐晃。

“大兄救我!”

就在關羽眯起眼,準備來這絕殺的一刀的時候,這麵具男突然喊了一聲,在他身邊的房屋中,突然衝出了同樣帶著麵具的八騎。

“雲長,去皇宮,這裡交給我。”

李文昊慢悠悠的策馬上前,現在他已經知道了郭嘉的部署,長安城四個城門已經層層圍住,皇宮那邊,說實話,最開始他擔心的是有人挾持李淵。

但是到了這一步,他突然想開了,敵人既然有準備,那就準備吧!

哪怕是挾持李淵也無所謂了,大不了就揹負一個惡名唄?

不然呢?

從他們這些皇子皇孫出生的那一刻起,他們所接受的教育就是,自己的生命永遠要給皇族服務,要為天下複出。

如果李淵真的被挾持,他隻能說,會給李淵風光大葬,會把他的仇人做成雕像,長跪在李淵麵前。

天家無親情,這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李文昊小的時候,李淵一次又一次的試探和防備,讓他絲毫冇有在這個偏心的爺爺身上找到一點該有的愛。

“你們幾個應該專門在這裡等我呢吧?”

“隻是冇想到,這傢夥竟然是個銀槍蠟頭,你們一起上吧!”

“我看看,是誰教出的你們。”

麵對九人,李文昊絲毫冇有懼意。

哪怕九人貌似擺出了一個擅長合擊的陣型,他李文昊也依舊冇當成一回事。

“今天,我就讓你們知道知道,什麼叫天下無敵。”

李文昊長槍一挺,率先攻了出去,而李君羨帶著梟鬼軍入城之後,直接把幾人的戰圈圍了起來。

“天下無敵?”

“笑話,趕在我們兄弟救人的合計之法前稱無敵?”

那為首的一人,手裡拿著兩把鐵戟帶頭架住了李文昊的長槍,而他身邊那個手持鐵棍的傢夥,直接一棍朝李文昊的腦袋上砸了下來,幾乎同時,好幾種兵刃都朝李文昊的身上招呼了過來,甚至還有兩人把目標放在了李文昊的戰馬上。

“卑鄙小人,竟然敢壞我坐騎!”

怒喝一聲,李文昊長槍往回一收,把槍桿子收到腰間,在敵人的進攻來臨之際,自上而下畫了一個半圓,正正好好將敵人的攻擊全都給擋了回去。

“難道你們真的以為天下無敵就是力氣大?”

“我告訴你們,力氣大隻是最基本的,我李文昊的槍法同樣也是當世第一。”

手裡幾百斤重的長槍竟然如同柳枝一般,被李文昊舞動的及其靈動,漫天的槍影之中,是李文昊重小到大每天不間斷的一千次紮槍。

發現九人的合計技巧的確有些東西,李文昊也收起了玩的心態,認真的對待起了這場戰鬥,為什麼認真?

當然是心疼戰馬了,萬一一個不小心傷到戰馬,李文昊哭都冇地方哭,要知道,想要和戰馬培養出默契,那可不單單是有一批好馬才行的。

那需要日積月累的磨鍊,當戰馬熟練你的戰術動作的時候,那纔算是徹底的磨合完畢,徹底的把戰馬變成了自己的腿,不然,戰馬終究就是一個馱著你的工具。

認真起來的李文昊有多可怕?

被河北道諸多大將圍攻他都能立於不敗之地,甚至還能反敗為勝,更何況是眼前這九個不知道在那個土窪窪裡冒出來的孤魂野鬼。

全力下砸的一槍,在此砸像了那個使用兩把鐵戟的人,這次他冇那麼好運氣了,或者說這次李文昊下殺手了,他根本冇有機會反抗。

架起來的兩把鐵戟直接被砸彎,連帶著他的腦袋也被砸進了胸腔裡,根本不看這個死狀慘烈的敵人,李文昊在馬上長槍左右換手,右手在前,左手在後,直接一個橫掃,那個最開始挑釁李文昊的人趕緊持槍格擋,確非常不巧的被李文昊連槍帶人直接砸成了兩半,僅僅一個回合,九個人就被李文昊斬殺了兩個。

調轉馬頭,看向剩下的七個人,李文昊麵無表情的再次發起了衝鋒。

這次李文昊出手的方式更簡單,但是簡單卻也充滿了凶險,竟然是一記平白無奇的直刺,但是就是這直刺,竟然直接在敵人的鋼刀中刺出一個大洞,長槍直接刺入了敵人的咽喉。

鬆開長槍,李文昊催馬來到敵人身後,握著槍頭部分把長槍在敵人的身體裡抽出來,猛然一擰槍桿,長槍的收尾直接分開,一把長刀和一杆普通大小的長槍分彆出現在了李文昊的兩隻手裡。

“這等微末的武藝,是誰讓你們來的"

幾人看著李文昊都冇有開口,見此,李文昊心中已經瞭然,“既然活著冇有價值,那就死吧!”

這次兩手都有武器,理論上來說,李文昊應該變的更加笨重,但是事實確想法,李文昊在戰馬上反而是異常的靈活。

“敵人力氣大,咱們不能硬拚,遊鬥。”

剩下的六人對視一眼,開始和李文昊纏鬥起來,見此李文昊也不意外,畢竟除了戰場猛將之外,他還有一從身份,那就是武者,巔峰的武者。

一手刀法,一手槍法更是讓他玩的出神入化。

而且,敵人也冇想到,李文昊的馬竟然會那麼快,錯馬之間,隻聽兩聲金鐵交擊的聲音,在仔細一看,兩個和李文昊錯身的敵人一個胸口有一個血洞,一個脖子上有一條血痕,慢慢的血洞開始像噴泉一般噴濺鮮血,而脖子上有血痕那人的腦袋更是直接飛了起來。

“聽聞雲南之南,十萬大山之中,有一種合擊之術,乃是漢末祝融夫人所創,能讓使用者以弱勝強,看來,你們是師從南蠻吧?”

“隻是,哪個蠻子那麼大膽,敢把武藝傳給你們,讓你們和我作對?”

李文昊這本是試探的一句,他也不確定,當初他和紫陽真人探討天下武學,準備集天下武學為一家,創造出他們李家的傳世槍法的時候,紫陽真人曾今提了一嘴,大概原因是當初諸葛亮七擒孟獲讓南蠻丟儘了臉麵,而趙雲更是在這一戰中大顯神威,讓南蠻子看清楚了在本質上的差距,但是要強的祝融夫人確不信邪。

雖然她是女兒身,天生照比男人就有些缺陷,但是他確有著其餘南蠻人冇辦法比擬的武學天賦一記聰明才智,在收集能收集到的所有書籍之後,祝融夫人窮畢生之力終於研究出了這種合擊之法,本來想去找趙雲試試手,結果等他研究出來的時候不僅僅趙雲死了,就連屬國都已經被滅了。

趙雲唯一的傳人薑維也死在了魏軍手中,那時候曹魏勢大,聰明的祝融夫人自然不可能和曹魏作對,所以這套合擊之術也僅僅是在書麵上流傳了下來,也就是紫陽真人博學才知道這些。

剛纔李文昊也是突發奇想想詐一詐敵人,但是冇想到還真讓他猜對了。

冇猜對還好,但是一猜對,李文昊心中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貌似在巴蜀把李孝恭調出來有些草率了啊!

但是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眼前還有幾個敵人冇解決。

“殿下,殿下,太上皇他……”

遠處,一記哨騎飛馬跑了過來,當聽到了李淵的時候,李文昊下意識的怒喝了一聲,“閉嘴!”

隨後陰沉著臉朝那邊走去,至於剩下的這幾個敵人……

圍著他們的梟鬼軍已經抽出了身後的標槍。

ps:小夥伴們,這章八千字啊!

白天有時間就在補兩千。

好不好嗎?

好的!

嚶嚶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