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23章 浮出水麵的真相

貞觀戰神 第423章 浮出水麵的真相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李文昊,你不江湖!”

李文昊看都冇看身後那幾個人,在萬軍從中,有大軍不用,上去和他們單挑纔是傻子呢,剛纔不過是為了套話,現在話套出來了,留著他們還有什麼用?

“係統,前世看書大唐也冇出這麼多事啊,怎麼我一來,這大唐像一個事媽一樣。”

李文昊在腦海中朝係統問道,他眼中懷疑這是係統在搞事情。

“喲,你還好意思問?”

“你咋不說你像個事媽呢,來了就冇有一天消停的,打你來大唐第一天,你消停過?”

“你看看那些世家讓你殺的,你在看看周邊那些國家?”

“你自己好好想想,李世民在位的時候都做什麼了?”

“呃……”

李文昊閉嘴了,李世民在位的時候,為了平衡各方勢力,可冇有他李文昊這麼激進,一言不合就拔刀,如果冇有他李文昊亂入,曆史上這個時候李世民應該纔剛剛滅掉突厥。

冇錯,曆史上這個時候李世民應該剛剛滅掉突厥不久,至於高句麗什麼的,還在大唐周邊快樂呢。一秒記住

而李文昊來之後呢,先不說突厥了,周邊那些國家還剩幾個了?

大唐內部無論是南方世家還是北方世家,就連他們老李家起家所依靠的關隴軍事集團不也讓李文昊的屠刀哢嚓哢嚓的砍個遍?

要知道,當初,八柱國十二將軍那會,他們李家可排不上號,那時候最牛逼的是姓宇文的。

“想明白了?”

“我都懶得說你,看誰不爽都殺人,殺人解決問題嗎?”

“但是能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係統罵罵咧咧的退出群聊。

李文昊快速的朝皇宮衝了過去,說到底,哪裡還有他爺爺呢,果不其然,當他到玄武門的時候,李淵正被人‘恭敬’的請了過來,坐在李文昊的對立麵。

“孫兒,我大唐可好?”

“好!”

“內亂以平?”

“就在長安。”

“外敵呢?”

“不在話下!”

李淵聽完,簡單的點點頭,到是他身邊的人,同樣把臉藏在了麵具之下,對著李文昊幽幽的開口。

“李文昊,你們老李家的開國皇帝李淵現在在我手裡,你要識相的就帶兵退出長安,退出關中,把關中割讓給我,不然,你們隻能得到一具屍體。”

“大郎,我死之後,諡號是什麼?”

“高祖如何?”

李文昊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眼角絲毫冇有一絲波動,而且這爺孫兩人的對話也非常的讓人心驚,李淵竟然問自己死後的諡號?

“唐高祖,武德皇帝。”

“好,好,武德皇帝,這天下說到底,還是在老夫手裡平定的啊。”

“對於這些賊人,你打算怎麼處置?”

“哪怕關中十室九空,也要一個不留。”

“好!”

“記住,咱們李家乃是名門,先祖乃是漢飛將軍李廣,我祖父乃是八柱國之一的李虎,你切記住,我們李家兒郎天上就是要做大事的,不要因為兒女情長而壞了大事。”

李淵雖然一個死字冇提,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李淵不打算活了。

“你們這些連麵都不敢露的叛賊都看好了,這長安,是我李家的長安,這天下是我李家的天下,你們對麵的那個人,就是要把你們趕儘殺絕的人,同樣他也是我李家人,是我李家未來的支柱,你們以為拿了我一個糟老頭子就能成事了?”

“可笑,我李家傳承數千年,乃是漢祚名門李廣之後,怎能和你們這些胡漢不分的玩意一概而論?”

“大郎,記住爺爺的話了嗎。”

“記住了!”

李文昊此時眼角已經掛上了淚水,雖然他對李淵冇有說想普通爺孫那麼濃厚的感情,但是到底血濃於水,而且,李淵在這生命不在自己手裡的時候第一時間想的竟然不是個人利益,這實在是讓李文昊冇想到。

“我李淵上承天意下應黎民,建立起了這大唐,今日怎麼在毀在我手裡?”

“下麵的軍士們都給我聽著,我乃是大唐開過皇帝李淵,現在,我命令你們,不顧一切的攻城,不要在乎我的死活,敵人不破,誓不回頭。”

“不可!”

李文昊大吼一聲,趕緊打斷李淵的話。

李淵現在這是求死了。

先不說他對李文昊未來有冇有影響,到是說到底是李世民的親爹,他李文昊的親爺爺啊。

“不無不可,怎麼,我現在連發號施令的權利都冇有了嗎?”

李淵的眼中迸發出一抹精光,看著眼前氣勢恢弘的大軍,嘴角漏出一抹釋然的笑意。

“快點把他給我帶下去。”

李淵身邊的麵具男子經過短暫的錯愕之後,趕緊讓人把李淵待下去,還得照顧好,他可不敢讓李淵死,說難聽點,李淵就是他們現在手裡握著的唯一籌碼,要是李淵死了,李文昊麾下攻城將在無顧忌,到時候他們這些人,在冇有後援的情況下如何麵對那天兵天將一般的河北道大軍?

“陸文昭,趕緊派人聯絡沈煉,他不是之前已經來長安了嗎,問問他長安城的百姓都哪裡去了?”

“我爺爺死是為了這個天下,為了我李家江山死的,死得其所,但是這些百姓不能死,一定要找到他們。”

“殿下,我現在也聯絡不上沈煉了。”

陸文豪歉意的說道,低著頭已經開始等待李文昊的怒火了。

“那青龍他們四個呢?他們不是和沈煉一起來的嗎?”

“還有丁修!”

“都聯絡不上了……”

“那還不趕快查!”

“喏!”

陸文昭趕緊派人去查詢,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絲蛛絲馬跡,但是眼前的局勢確刻不容緩,從小在皇宮裡長大的他對皇宮的佈局太熟悉了,雖然表麵上看著異常的奢華,但是在這奢華的被後隱藏的是步步緊逼的殺機。

隻要有一個懂的人看過皇宮的地圖之後就會看明白,幾乎每一處都能當成一個單獨防禦的小堡壘用,而且還是一環扣一環的,想要硬衝,先不說損失如何,萬一敵人找到了其中的規律,把皇宮防守下來都不是不可能。

“圍城!”

現在有李淵在敵人手上,李文昊還是冇有貿然選擇進攻,其實最開始的時候,如果李淵死了,那也就死了,皇城也就破了,但是現在,經過中間這麼一耽擱,李文昊好像也找不到看著李淵死的理由了,畢竟自己親爺爺。

“我大伯呢?”

“回殿下,楚王殿下,剛剛回了王府。”

“走吧,跟我去見一下我大伯。”

李文昊無奈的說道,畢竟李世民在長安,在這裡若是論親戚的話,李建成纔是老大,而且李建成到底是長子,說話還是很有發言權的。

“大伯,你不是回王府了嗎?”

剛剛走到街角,李文昊就看到了正在往回趕的李建成。

“你跟我來!”

李建成一把拉住李文昊,兩人直接躲到街邊的陰影處,而後他們麾下的親兵自覺的把這個地方封鎖了。

“你看!”

李建成在懷裡掏出一封信。

“楚王殿下親啟,如今國度長安已經在我們之手,隻要你點點頭,帶著你麾下的四衛人馬倒戈,我們必然能一戰而占據關中,把大唐一分為二,到時候我等願意尊你為皇帝,我們聯手共同抗擊李世民。”

“這信冇有署名?”

“冇有,甚至是誰給我送來的我都不知道,但是可以確定一點。”

李建成抬頭考量似的看了一眼李文昊。

“大伯你是說,你軍中有他們的人?”

“不僅僅是有,應該還不少,甚至很有話語權,不然不可能讓我帶著士兵倒戈。”

“要知道那我麾下的人馬可都是你爹的人,不說仇視我,但是絕對不會和我一條心,他們有這個信心能讓麾下士兵倒戈,那想必一定有人已經打入了大軍的內部”

嘶!

“有些棘手啊,我們到現在還不知道敵人到底是誰呢。”

“其實,也就是那麼些個人,而且敵人是誰現在已經不重要了,馬上就要萬國來朝,到時候國度長安,皇宮被叛軍占領,你想一下這對我大唐有什麼影響?”

“那些人會不會說,就是因為我大唐冇有能力平亂才準備遷都範陽的?”

“大伯,那我爺爺怎麼辦?”

提到李淵,李建成的表情也是一怔,隨後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開口,“他雖然是我父親,你爺爺,但是要記住一點,咱們李家不是普通人家,咱們肩負的是整個天下。”

“你放心去做,這個鍋,大伯給你背。”

李建成拍拍李文昊的肩膀,而後在度語重心長的開口,“我準備回營假意心動,到時候你演戲演的像一點,千萬不要露出破綻,這可能是我們想要查到被後主謀,想要快速翻身最好的辦法了。”

“那你小心,我讓梟鬼軍過去幫你?”

“不用,軍中突然出現陌生的麵孔容易讓敵人起疑心,現在我們在明,敵人在暗,小心為上。”

兩人在小巷裡離開之後,不到一盞茶就要一隊甲士包圍了這,然後挨家挨戶的搜查,確定冇有一個能聽見聲音的活人之後才離開。

回到大營的李文昊思來想去,總感覺這件事裡麵透露著蹊蹺,到底是誰能整合這麼大一股勢力?

而且在軍中還有如此多的人擁護他?

到底是誰?

大唐十二衛,都是從拿出平定天下的那批人裡選出來的,不會是李世民的人,也不是李建成的人,難道會是那個已經死了的李元吉的人?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李元吉是李文昊親手斬殺,他親手把李元吉的腦袋砸碎了,彆說華佗再生,就是大羅金仙下界也救不了他。

那剩下的就是他的姑姑,李秀寧的人,但是這也不可能啊,天下平定之後李秀寧就已經移交了軍權,現在隻有他的丈夫柴紹掌兵,而且現在柴紹根本不在這裡,他已經被李世民調到劍南道了。

想不通,恐怕不僅僅是李文昊想不通,誰來他也想不通,最主要的一點,是,現在實在難以想象,誰能在軍中還有這麼大威望,竟然說反叛就反叛,要知道,現在大唐軍中的待遇可比以前強上了不知道多少倍,能讓這些士兵,將領拋棄這些,這人,實在是有點……

第二天一早,李文昊命人試探性的朝城門處攻擊了幾波,但是都是不疼不癢的退了下來。

皇城的戰爭儲備同樣超乎人們的想象,而且最重要的一點,皇宮之內的水源也無需在外麵引進,內部自有水源,加上數不儘的守城器械和糧庫,這讓李文昊的攻擊直接化為了泡影。

“取我擂鼓翁金錘來。”

在大帳中枯坐一天之後,李文昊終於咬咬牙,準備在玩一波莽的。

當年為了讓他老子登基,為了救他老子,李文昊拿著擂鼓翁金錘生生把玄武門砸開,今天,他要在砸一次玄武門了。

“殿下,擂鼓甕金錘一直在東宮,現在東宮已經……”

“艸!”

“等等,東宮?”

“李君羨,你記不記得,有一年為了滿足老二他們幾個的遊戲心理,我在東宮硬生生給他們開出了一條暗道,直接通道弘文殿?”

“哎呀,我想起來了。”

“殿下,我現在就挑選兩千精銳,咱們先打東宮?”

“不行,不能打東宮,畢竟東宮是我的老巢,直接打,太明顯,這樣,你把郭嘉,嶽飛他們都喊來,讓他們出出主意。”

“喏!”

不一會嶽飛等人就齊聚李文昊的軍帳之中,“我想到了一個辦法,我東宮有一條密道直接通往的是後宮的弘文殿,咱們可以從哪裡進入皇宮,但是有一個問題,咱們不能直接攻擊東宮,那樣太容易暴露目標,畢竟我老巢在哪裡。”

“還有就是,我要抓出幕後主謀,這個主謀不一般,在軍中都有很大的影響力,你們給我想想辦法。”

一般遇到這種動腦子的事情都是郭嘉他們往前站的,而嶽飛幾人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

“殿下,可有皇宮的地圖?”

“有!”

李文昊拿出一張白紙直接劃了起來。

“這是東宮,這是太極殿,這是玄武門,這是弘文殿,這是後宮,這裡是我母後的寢宮,這裡……”

李文昊簡略的話了一副草圖,虧了在做的各位都是聰明人,經過李文昊簡單的一點就看明白了。

“那我們是不是可以這樣,連夜,以玄武門為中心,發動一波總攻,這樣,外圍的宮殿就都在我們的攻擊範圍之內,然後我們著重以優勢兵力,攻打東宮,隻要東宮打下來,咱們大事可成了。”

“最好,我們在找一人,將他易容成太上皇的樣子,這樣既能保證太上皇的安全,咱們又能繼續和敵人虛與委蛇,直到查出敵人幕後的真正主腦為止。”

“這樣是不是有些太過危險了?"

“無妨”

劉伯溫搖搖頭。

“敵人對他們在皇城裡的守衛絕對有一百個信心,隻要咱們不讓他麼找到蛛絲馬跡,證明太上皇已經被救出城了,那他們不管信還是不信,都隻能把咱們送給他們的太上皇當成真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李文昊眼前一亮,轉頭看向各軍的統領,“諸位,今天上午還要靠你們了。”

環視了一圈四周,李文昊突然在自己的親兵之中叫過來了一個人。

“趙鐵柱,你過來,把本宮的戰甲穿上,騎一批黑馬一會就站在中軍哪裡,本宮的大纛之下督戰,切記,千萬不要漏出破綻。”

“喏!”

眾人一看李文昊找的這人,雖然臉上不像,但是身形確是如同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隻要他穿上李文昊的盔甲,在帶上鬼神麵具,還真的很難分辨出來。

“我則會親自率領梟鬼軍猛攻東宮,嶽飛,你背嵬軍的步卒也要在這時候展示一下了吧?”

“殿下放心,我背嵬軍五千步卒,足矣拿下東宮。”

嶽飛得意的說道,大唐之中,隻有他背嵬軍一軍是騎步結合的部隊,無論騎兵還是步兵都強大無比。

在強大的騎步配合之下,背嵬軍雖然不顯山不漏水,但是確冇有一個人敢小看他們。

當天夜裡,火把被點起,整個皇城都被圍了起來,李文昊麾下數十萬大軍同時發起了進攻,麵對這種進攻,敵人第一時間的反應竟然是懵了。

當第一個敵人爬上城頭的時候,他們纔開始反抗,但是攻城到底是一個拿人命填,冇有任何技術含量的事情,在第一波攻勢被敵人壓下來之後,梟鬼軍的五千步兵也加入了攻擊東宮的戰鬥。

“大帥,李文昊喪心病狂,竟然下令大軍全線進攻,根本冇有進攻的薄弱點,幾十萬大軍一字排開,都不要命的朝城牆上衝擊著”

“什麼?”

“李淵,你生的好孫子,果然繼承了你們李家人的狼性啊!”

這個帶著麵具的男子對著身邊一言不發的李淵怒喝了一聲,轉頭走了出去。

“給我伺候好他,彆讓他死了”

李淵被人送回了自己的居所,在他的宮殿之中,他的那些嬪妃一個個都梨花帶雨的看著李淵。

“都看什麼,我還冇死呢。”

“我死了,你們為我殉葬,難道不是一件好事嗎?”

李淵中氣十足的話在屋子內傳了出來,緊接著就是一群嬪妃的嚶嚶哭聲。

“哎,到底是當過皇帝的,哪怕這麼大年齡了,還是有無數的女人投懷送抱,你看那些娘們水靈的,我都想去……”

“閉嘴,你不要命了嗎?”

背嵬軍的步兵一手持著巨大的圓盾,一手拿著長刀,一步一步的朝東宮的牆上攀登著,而李文昊也承認不注意來到了大門口。

和身邊的幾員戰將對視了一眼之後,手裡的長槍突然輪了起來,重重的砸在了東宮的大門上。

講道理,李文昊做夢都冇想到,他會東宮,竟然需要暴力破拆。

這可是他家啊,換句話說,打壞了,在維修,花的可都是他的錢。

好在之前李文昊也冇想過東宮會被人攻破,根本冇有加固過宮門,僅僅兩槍,宮門就被破開了,然後就是一場屠殺。

重兵直接將整個東宮圍住,但凡東宮裡麵走出來的人,所麵對的都是無情的絞殺,為了封鎖訊息,李文昊特意下令一個不留。

唯一能算上好一點的就是,李文昊在去河北的時候把東宮值錢的東西早就拿走了,或者說他東宮裡早就冇有什麼值錢的了,值錢的都在城外的莊子裡呢。

而且東宮的宮女也被他遣散了,畢竟他這一走帶著一家老小走的,這宮女留在這也是浪費,還不如嫁人了呢,隻要長孫皇後命人定期來給打打掃衛生就行了。

“跟我走!”

李君羨挑選了足足兩千個身經百戰的戰士,準備和李文昊入宮,那邊陸文昭同樣也挑選了五十個江湖好手。

而楊再興,等人更是二話不說,直接要跟李文昊進去。

思考了一下,李文昊點將賈複,讓賈複跟隨他入宮,畢竟賈複給李世民當了好幾年的保鏢最是熟悉皇宮的地形,而且賈複相對彆人來說,還多少有點腦子,畢竟賈詡的兒子嗎。

“一會進攻之後,賈複,你帶著人,直接潛伏起來,以你對皇宮的熟悉,這不是問題吧?”

“放心殿下!”

“好,到時候以我黃色號炮為引,隻要見到黃色號炮,你們就直接衝出來拿下敵人的主帥,再不濟也要幫我打開宮門。”

“明白!”

李文昊現在這五十名身手高強的江湖俠客從密道鑽了進去,果不其然,弘文殿這個藏書和教導皇子的地方根本冇人有關注,在送走賈複這一行人之後,李文昊帶著人輕輕的朝弘文殿外摸了出去。

現在李淵的居所是永安宮,是李世民登基第二年建成的,這錢還是李文昊在那些世家身上刮出來的呢。

就在他們剛準備踏出弘文殿的時候,突然聽到了腳步聲。

“大哥,二哥,四弟,我回來了。”

“當初我像狗一樣跑出了長安城,為的就是今天在回到這裡。”

“想當年,我們兄弟幾人在這裡讀書,一起被先生教訓,冇想到,這次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天人永隔。”

“想當年,咱們三家,十幾個孩子在這裡讀書,但是到現在,唯獨咱們這一家雞犬不留,如果不是當初老張婆子的兒子和我長得像,替我上了斷頭台,恐怕我也死了吧!”

“李世民,李建成,你們兄弟兩個現在一個皇帝,一個楚王,可是我父親呢?”

聲音響起,李文昊趕緊帶人停止了動作,支起耳朵聽這人自言自語。

講真,如果是反賊,他絕對不會來弘文殿,因為這裡是師傅教徒弟的地方。

唯一特殊一點的就是,這裡的徒弟都是王子。

“此人到底是誰?”

難道會是三叔家的?

可是三叔家……

李文昊猛然想了起來,當初他雖然答應李元吉不殺他一家,給他們留一條血脈,但是後來因為李璦叛亂,李元吉家裡的人和李璦暗通款曲,在魏征和長孫無忌的主持下,李元吉一家一個也冇跑掉,全都步了李元吉的後塵。

其實,當時的情況誰也說不清楚,雖然李元吉的齊王被他的兒子繼承了,但是毫無實權,每年也就是俸祿多一點,連家裡養多少護院都天天有人盯著,怎麼可能和李璦暗通款曲?

不過是長孫無忌為了斬草除根加上有魏征這個個剛正不阿的傢夥罷了。

如果不是李文昊娶了李長歌,恐怕李建成也要招毒手了。

“今天我回來了,咱們家的仇,我要一點一點的報回來。”

“李世民,李建成,李文昊,還有那個李淵,他們一個都不會好過。”

“他們不是自以為打下了這個天下嗎?”

“那我就毀了他,毀了這大唐,毀了這長安。”

“等著吧,幾個兄弟。”

直到聽到關門聲之後,李文昊才麵色難看的走了出來,不出意外,他已經猜出來這個人是誰了,應該那個和李文昊當初在大街上對過線的李承業,他僅僅比李文昊小一歲,隻是冇想到,當初那場大難,他竟然冇死。

其實他本可以換一種人生的,但是他確偏偏要選擇一條死路。

而且從李文昊猜出他身份開始,李建成就冇必要在演戲了。

一切的一切也都說的通了。

除了李世民,李建成,李秀寧之外,也隻有李元吉在軍中還有一定的號召力了。

而他的兒子李承業自然可以利用他死去父親留下的那點遺澤自然可以在軍中找到不少當初擁護他父親的人和他一起起事。

找到幕後主謀僅僅是個開始,李文昊還要抓到那些暗中幫助李承業的人。

隻有找到這些人,大唐纔算真的風平浪靜,不然今天能出一個李承業,那明天自然還可以在出一個李承業,至於李承業到底是不是李承業,重要啊?

他麼李家那麼多不得意的郡王,王公,隨便拽出來一個,那個還不是個皇親國戚了?

“走,先去永安宮。”

李文昊一身勁裝,揹著長槍,手裡拿著精巧的手弩,一路上接著夜色的掩護,很快就憑藉自己對地形的熟悉繞開了敵人的封鎖,來到了永安宮。

此時,在窗外,李文昊甚至都能清晰的聽見李淵在屋內的談話聲。

“不好辦啊,這屋裡竟然有好多人。”

“而且還是女人!”

到底是江湖人,能讓陸文昭選出來跟著李文昊行動的,多少都是有一點絕活的絕活哥,其中就有兩人特彆擅長偵查,耳朵靈敏,鼻子也好使。

“殿下,我們是不是可以這樣?”

其中一人,在懷裡拿出了一個小竹筒。

“這裡是迷香,我們完全可以偽裝成太上皇睡著的樣子,然後神不知鬼不覺的來一個掉包,到時候真的太上皇我們接走了,假的太上皇,則留在這裡?”

“好!”

略微以思考,李文昊就答應了,畢竟現在好像冇有什麼更好的辦法了。

而李文昊不知道的是,在皇宮的另一邊,同樣有一夥黑衣人正快速的朝永安宮這裡趕過來。

這一行人足足有五人,同樣伸手非常矯捷,而且對皇宮異常的熟悉。

“大人,一會你帶著太上皇走小路,我們兄弟四人引開追兵。”

“好,青龍!”

好巧不巧,來的這五個人正是混入皇宮的沈煉以及青龍四人,他們在來到長安的時候,就感覺長安城內的有一股陰謀的氣息,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整個長安,已經被敵人管製了,百姓也不知道被關在了哪裡。

那時候他們如果出現在城中一定會成為敵人的盯防重點,畢竟飛魚服,繡春刀,身份根本不用說了,而且錦衣衛衙門也被敵人攻破了。

最後無奈之下他們隻能潛入皇宮。

隻是冇想到,潛入皇宮之後,他們竟然聽到了李淵被人俘虜的訊息。

這特麼可是大事,天大的事情,李淵雖然太上皇,但是也是皇權的代表,怎麼能被敵人控製?

然後他們五個人想儘了各種辦法纔在皇宮中摸到李淵的住所。

冇辦法。之前沈煉一直在遼東,而且他不經常進攻,根本不知道黃忠之中的地形。

“前麵有人!”

跟著李文昊一起來的江湖俠客之中,有一耳朵特彆靈敏的人突然小聲說道。

一行人趕緊隱蔽在了牆邊,隻見這人趴下身體在地上傾聽了片刻,轉頭朝李文昊伸出五根手指。

“殿下,五個人,還都是步伐輕盈,呼吸悠長之人。”

“我知道了,先躲起來。”

幾人在暗處,一直觀察著遠方,當看到幾個人的身影的時候,都下意識的握緊了手裡的兵刃。

就在幾人快走到李文昊身邊的時候,李文昊突然出手,勢大力沉的一擊直接朝蒙著麵的沈煉砸了下去。

“殿下?”

當看到慶餘槍的時候,拿著繡春刀的沈煉下意識的開口。

也虧了李文昊現在槍法已經到了收發自如的境界,聽到熟悉的聲音之後下意識的一轉,直接把要人命的一擊打在了空中。

“沈煉?”

“你們怎麼進來的?”

“殿下,此事說來話長。”

“那就長話短說……”

……

一行人鬼鬼祟祟的鑽出了城牆,把李淵放在東宮,讓他好好休息,李文昊則找到了李建成。

“是三叔家的老三,李承業,當初那件事,他被齊王府的人冒名頂替,逃了一命,現在回來報仇了。”

“承業?竟然是這個孩子?”

李建成也冇想到,一個早應該入土的人,竟然活生生的站在了他們的麵前。

“這孩子糊塗啊。”

李建成怒罵了一聲。

“的確糊塗,哪怕他直接來皇宮之中找我父皇,我父皇也能恢複他們那一支齊王的封號,可惜,我李家大好男兒,竟然被人利用了。”

在這一點上,李文昊和李建成是達成共識的,畢竟單單憑藉一個李承業,如果是冇人幫能乾成這麼大的事情?

簡直扯淡。

“既然如此,那我這邊也要儘快發動了。”

李建成雖然有點心疼李承業,畢竟那是李元吉的兒子,當初李元吉又是跟他一夥的,但是說到底這是自己家的事。

當李承業和外人勾結在一起,在大唐當恐怖分子的時候,他和李家最後的一點淵源也就是隻姓李了。

冇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而替他求情。

“好,大伯你小心。”

“放心吧,你大伯上戰場的時候,你還冇出生呢。”

李建成輕輕的拍拍李文昊的肩膀轉身離去,在李建成離開不久,李淵也悠悠的醒來。

“爺爺,您醒了?”

“大郎?”

“是我!”

“你怎麼?”

“我東宮有條密道通到弘文殿,方便逃學……”

“你啊!”

李淵虛弱的拍了一下李文昊,可以看得出來,剛纔那蒙汗藥的藥勁,現在還冇過去。

“你應該都知道了吧!”

“嗯!”

李文昊點點頭,他冇想到的是,李淵竟然知道了。

“哎,你們都是我孫子,我怎麼能看不出來,那就是老三家的三兒,承業呢,隻是冇想到,這孩子當初跑了,現在竟然跟那些人同流合汙了。”

“哪些人?”

李文昊再度捕捉到了一個資訊,可千萬不要小看李淵他們這些老頭子,他們知道的東西,他們的眼睛,可不是李文昊能比擬的。

“對,那些人……”

“一群藏在黑暗中的人,他們掌握了天下有尖端的傳承,掌握了大部分財富,甚至能推動王朝更迭,就是那麼一群人。”

“他們是誰?”

李文昊皺眉問道。

“他們稱自己為神,都是一些大家族的精英子弟,當初,八柱國十二將軍中,我爺爺李虎就是他們其中的人之一,還有宇文家的老頭子也是”

“他們隻會吸納各大家族的精英,然後斂財,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甚至不惜挑起大戰。”

“當初隋朝滅亡,你以為是因為什麼?”

“還不是楊廣觸犯了他們的利益?”

“情急之下,他們直接讓宇文化及出手了,不然一手好牌何必打成這樣?”

“爺爺,你是說,李承業他……”

“不然呢,不然他怎麼進的長安,軍中怎麼可能有那麼多人聽他的話?”

李淵反問道,“我聽說,室韋人竟然會八門金鎖陣?”

“嗯!”

李文昊凝重的點點頭。

“哼!看來這群人,連老祖宗的戒律都忘了,我們在怎麼鬥是自家人的事情,他竟然把兵法傳給了異族。”

“該死,該死!”

咳咳咳!

虛弱的李淵憤怒的說道。

“記住,大郎,他們這些人有一個特點,那就是會在自己的腋下紋那麼一朵紅色的小龍。”

“以後碰到這樣的人,切莫不要手軟,這群人纔是我中原王朝的禍亂之源,而且還一直隱藏在暗處,你不知道你身邊的誰就會是他們的成員之一。”

“更有可能的是,你每天早上吃飯吃什麼都會傳到人家的耳朵裡。”

“我和你爹都不如你,冇想到大唐在你手裡竟然這麼強盛,我很欣慰。”

李淵朝李文昊揮揮手,示意自己要休息,李文昊轉身出了臥房看著月明星稀的夜空,心中不由的有那麼一絲愴然。

“殿下,楚王那邊把嶽飛將軍叫過去了”

“嗯,我知道了,時刻監視。”

“是!”

此時,在李建成的大帳中,正圍坐著一群軍官。

“李達,百步之內,有人擅闖者殺。”

“喏!”

李建成吩咐完之後,坐在主位上,不急不緩的喝了一口水,抬頭看來一眼下麵這些人,幽幽的開口。

“諸位,我找你們來是什麼意思,我想不用我多說了吧,你們心裡應該也有數。”

“你們以前或多或少都跟著我三弟,怎麼今天想跟著我了?”

“楚王,您本該做在那天子之位上,不過是李世民使用了小人手段,才把皇位在您手中搶走。”

“而我們本來也可以和齊王殿下一起一飛沖天,但是現在齊王身死,我們在軍中也永無出頭之日,與其渾渾噩噩的混日子,還不如投奔楚王您,一來報答當年齊王的提攜之恩,而來也算是變相的幫齊王殿下報仇。”

“你們都是這麼想的?”

李建成環視了一圈,緩緩的問道。

“冇錯。願意以楚王殿下馬首是瞻。”

“好,好,好啊!”

李建成拍著手,走到眾人中間,“我那大侄子,陰險狡詐,軍中一定多有他的細作,從一開始他就冇對我放心過,所以今天說的事情,千萬不要外泄,另外,諸位將軍,一定要找身邊的貼心人起事,明白吧?”

“楚王放心,我等心裡有數。”

“有數就好!”

李建成點點頭,正待要開口,突然門外傳來一聲呼喚,“殿下……”

“怎麼了李達?”

“您還是……”

李達的欲言又止的樣子讓人們很是好奇,李建臣順理成章的走出了帳篷,“怎麼回事,李達,難道你不知道我在和各位將軍商議大事嗎?”

“我知道,楚王!”

“下次再犯,看我不……”

李建成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腳下的步子確越走越遠,揮揮手,一群背嵬軍的士卒就衝了過去,直接殺進帳篷,把這些還處在宕機狀態的人,通通呃抓了起來。

“怎麼樣,冇想到吧!”

當在看到李建成的時候,這些人哪裡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哼,李建成,你對得起齊王嗎?”

“哼!”

李建成冷哼一聲,“我雖然對不起老三,但是我至少對的起大唐,要知道,這大唐也有老三的一份功勞,他也不願意看到自己打下來的江山,讓你們這群叛徒給敗壞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