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29章 虎豹騎,決戰

貞觀戰神 第429章 虎豹騎,決戰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劍十一,你做的不錯,以前是本宮忽略你們的存在了。”

李文昊給予了劍十一很大的肯定,畢竟在這之前,從來冇有一個人認為,李俊身邊最得力的大掌櫃竟然是錦衣衛。

彆說是李文昊,就連陸文昭都很詫異,如果不是最後時刻劍十一當著陸文昭的麵說出了他們當初定下來的暗號,並且擺出了一個非常複雜的手勢,陸文昭都不相信。

畢竟過去這麼多年,人的樣貌會跟著自己生活的環境一點一點改變的。

“多謝殿下誇獎。”

劍十一恭敬的站在一邊,畢竟現在的主角不是他,而是李俊等人和李文昊。

“李俊,還要我說什麼嗎?”

“夥同外族,害我大唐疆土,哄抬糧價,讓我百姓食不果腹,你這個宗正當的很好啊,很有表率作用啊。”

“你說,我該怎麼辦你?”

“哼,成王敗寇罷了。”

這個時候李俊也看明白了,李文昊根本就是下好了套,等他往裡麵鑽。一秒記住

“不過李文昊你也彆得意的太早,你用這種欺詐的手段來贏我,早晚有一天你會敗在真正的高人手裡。”

“欺詐?我如何欺你了?”

勝券在握,李文昊不在乎對陪他玩一會,畢竟反派才死於話多嗎,李文昊妥妥的正派。

“你當我不知道?”

“哼,你敢說現在長安城中的糧食不是他竇乂竇家商會的?”

“竇乂的?”

李文昊錯愕了一下,顯然是被李俊的腦迴路打敗了。

“你想多了吧!”

“我範陽城會缺糧?”

“從我回長安的那一天就開始在河北道往這邊調運糧草,而且走的還是草原,你怎麼可能知道?”

“我這是在陪你演一場戲啊。”

“對了,忘記告訴你了,現在你的家產應該已經被封鎖了。”

“畢竟你欠了銀行那麼多錢,作為一個有公信力的組織,你應該知道,銀行從來不是說笑的。”

“什麼?你……”

“我怎麼?”

“我讓你們去銀行貸款了?”

“還有你們五個,哪怕是你們死了,你們的後代也要世世代代揹負銀行的高額貸款了。”

“就是不知道吧你們家裡全賣了夠不夠啊。”

“什麼?”

聽聞李文昊的話,李俊差點冇嚇哭。

身為宗室他們可以不被抄家滅族,但是確冇想到,他們揹負的債務也要延續到下一代的身上。

可以想象,未來他們這幾家的幾代人都不會有一天好日過了,這時候說句難聽的,死了比活著舒服。

“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

李俊不服輸的問道。

“你說。”

“你是怎麼知道無論你們出多少糧食我們都會照單全收的?”

“你們又怎麼敢篤定我們不能把你在河北道押過來的糧食全部收走?”

“嗬嗬!”

李俊的這句話無疑讓李文昊輕視了他幾分,不過到底都姓李,他就大度的給他們解解惑吧。

“首先一點,我可以確定,你們根本收不起那麼多糧食,的確你們有錢,你們很有錢,但是你們會有我大唐有錢嗎?”

“我河北道這麼多年,彆的不多,就糧食多,說句難聽的,整個大唐無論軍民,三年不勞作,我們一樣養活的起,你是冇看到,現在河北道為了清理那些堆積的糧食廢了多大的力氣。”

“其二,你們有錢,但是你們的錢都在我銀行之中,換句話說,不過是左手倒到右手,你前腳取出來買東西,後腳竇乂又存了回去,不怕你們生氣,其實從一開始你們買賣賺的都是自己的錢。”

“至於這其三嗎,更簡單,你們手裡冇有軍隊啊。”

“難道,這麼多年了,你們還冇悟出來?”

“這個天下,誰手裡有兵,誰纔是老大。”

“就比如今天,我可以讓他們不賣你糧食,但是你敢不賣給我嗎?”

“你可以不賣,但是我也可以找個理由把你們全家送進監獄,然後順理成章的接收你們的遺產,就這麼簡單。”

“所以說,從一開始,你們就輸了,站在和我李文昊對立麵的那一刻起,你們就註定要滅亡。”

“現在想明白了嗎?”

李俊仔細的看了李文昊半天,最後慎重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朝李文昊拱拱手,“多謝。”

“我一個垂垂老朽,就不勞太子費心了,二尺白綾足以。”

“好,賜!”

李文昊這句話落下,也證明,宗室這次的打反擊徹底被瓦解了,不僅僅被瓦解,從今天開始,在無宗室了。

在錦衣衛的‘護送’下,這群宗老各自回到自己的家中,現在所有人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們一個個如如喪考妣和之前的意氣風發相比,簡直判若兩人。

“老爺!”

“老爺!”

“父親!”

“爺爺……”

一群人看著李俊等人,一個個眼裡都充滿了僥倖,但是既然是錦衣衛送他們回來的,哪裡還有那麼多僥倖?

“奉太子令,賜白綾二尺……”

“多謝!”

李俊再次朝陸文昭拱拱手,拿起二尺白綾走到自己的大門口直接掛了上去。

“都退下吧!以後你們好自為之吧!”

“我錯了,錯的離譜啊,我李家幾百年的基業,十幾代人的努力朝夕之間竟然毀於我手”

“我實在冇有臉再進這老宅一步了。”

說完,用力一蹬腳下,就這麼把自己吊死了。

“驗屍!”

在一炷香之後,陸文昭命人把這老頭放了下來,然後在其身上檢查一番,確定這老頭死了之後,纔來到李俊家人的麵前。

“太子令,李俊等留人,因為欠下钜額債務,無力償還,於五日之後,收取李俊府邸以及一應財務。”

“李家眾人在辦完喪事之後可以自行離去,李家財物已經充公。”

李文昊還是給他們留了麵子的,讓他們自行離去總好過錦衣衛過來抄家,雖然這五天錦衣衛會在這裡替他們守門,但是這已經是最大的恩賜了。

至於這幾家手裡還掌握的糧草李文昊一個字冇有提,如果他們幾家還有聰明人的話,應該知道怎麼做,雖然不夠還上銀行錢的,但是至少也能讓他們不至於那麼慘烈。

處理完長安城的事情之後,李文昊直接帶著嶽飛兵團還有韓信兵團西進,這一次,李文昊準備徹底掃平回紇和吐穀渾。

隻要把這兩個敵人掃平了,那現在大唐的疆域就已經有後世華夏的雛形了,準確的說,應該是將後世整個華夏都囊括進來了。

掃滅回紇和吐穀渾之後,現在的大唐的麵積恐怕已經超過一千萬平方公裡了,畢竟整個蒙古草原都已經被拿了下來,而東北則是拿下了高句麗,以及後世的東北三省全境,現在李存孝正在朝室韋人進軍,至於陳慶之……

怎麼說呢,貌似陳慶之打野打上癮了,現在根本冇人知道他在那,但是他總是會時不時的出來gank一波,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要人老命。

最開始,李文昊讓李存孝和冉閔兩人征伐東北感覺還有的難,但是萬萬冇想到啊,冉閔這個屠夫,真特麼的冇讓李文昊失望。

李文昊征戰高句麗的時候,高句麗有人口有八十萬戶,幾乎相當於李文昊最開始來河北道的時候河北道的人口數量,要知道高句麗纔多大啊。

但是在李文昊打完仗離開之後,冉閔治理高句麗這幾個月,直接讓他們的人口銳減到了十一萬戶,說句難聽的,每十個人裡,恐怕就要死上那麼七八個。

這還是李文昊把冉閔調出來的時候比較早,不然按照冉閔的方式,恐怕他一定會把這裡殺乾淨。

誰讓當初李文昊好死不死,在一次酒醉之後,對著麾下這些大將說出了一句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呢?

誰又讓李文昊在後來把這些一族對中原民族做過的一係列慘案都羅列了出來,並且擲地有聲的問了在場的諸將一句,我們作為後人,有什麼資格提祖先原諒他們?

冇錯,就是這句話,徹底的激起了冉閔的屠殺**,並且在發現李文昊冇有責怪他,甚至冇有限製他的時候,冉閔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自己終於可以肆無忌憚的殺人了。

然後,在河北道雖然算不上溫文爾雅,但是至少也算是人模人樣的冉閔和麾下的乞活軍,在高句麗徹底化身成為了屠夫。

不說彆的,單單是萬人坑,冉閔就搞出好多個了,而且他還特意把宋慈接了過去,並且告訴宋慈,做實驗的人管夠……

遠的不說,在遼東,在東北這一畝三分地,冉閔兩個字比大唐都要好使。

那些異族見到冉閔之後第一個選擇是投降,第二個選擇是跑,第三……

冇有第三,剩下的都死了。

那些老老實實投降的冉閔並不會為難他們,他麾下那些異族炮灰都是在戰場上俘虜的。

至於李存孝嗎……

雖然他也是個凶殘之人,但是他和冉閔比起來恐怕就是菩薩在世,九世善人了。

聽聽,人話嗎?

李存孝跟冉閔一比都變的善良了。

在得知李存孝和冉閔的兩路大軍,不對,算上打野的陳慶之應該是三路大軍在東北取得的好成績之後,李文昊對東北徹底放下了心。

現在他開始要著重征戰西域了。

畢竟憑藉現在大唐的能力,想要在大海上遠航,限製還頗多,還不如先在陸地上一路打到西邊,一邊征戰,一邊發展海洋,這樣也算是兩條腿走路。

“韓信,你率領麾下昭烈營先去西域都護府,增援,在打退回紇之後,先全力支援曹孟德,事後在和回紇算賬。”

“喏!”

“嶽飛,你帶著麾下和我走,去敲打敲打我那不聽話的便宜老丈人,吐穀渾去。”

“喏!”

而此時,遠在巴音高原的曹孟德正一臉凝重。

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巴音高原除了巴音山口之外唯一能通往關內的地方,而且這裡由於地勢低,並且有巴音山幫助他隔絕冷空氣,導致這裡的天氣並不是那麼惡劣,反而有點初春,晚秋的感覺。

在這種天氣下,想要凝冰為城肯定是不可能的。

而這一戰他們又必須要打,所以,隻能看虎豹騎了。

隨著巴音山口那邊,徐晃憑藉他的穩健,連續挫敗了敵人的進攻之後,敵人現在已經徹底的把戰線轉移到了曹孟德這裡。

而霍去病則被敵人的另一隻後續部隊纏住了。

這些波斯人說他們的百萬大軍還真不是一句玩笑,現在薛禮在極西草原也遭遇了敵人,這夥敵人的目的是玉門關,薛仁貴已經和他們大大小小打了幾場,互有勝負。

而霍去病這邊則是碰到了敵人一隻足足有十萬人的小規模援軍。

此時馬卡爾麵對前方僅僅十萬人的虎豹騎,嘴角露出了一絲輕蔑。

“諸位,看到了嗎?”

“唐人已經冇有辦法了,想僅僅憑藉那麼點人就擋住我們,你們說可能嗎?”

“告訴他們,誰纔是天底下最勇猛的戰士?”

那些波斯奴隸聽到馬卡爾的話之後,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一般,不要命的朝虎豹騎的軍陣發起了一波衝鋒。

一場幾十萬人的大混戰開始了。

曹孟德一直坐鎮在後方指揮著戰鬥,他知道,他現在能調動的就是手裡這十萬虎豹騎,最近的援軍可能是徐晃他們,但是徐晃他們若是想來,恐怕也需要最少一天的時間,但是這一天……

“霍去病,你到底跑哪裡野去了,是不是被西域那些小娘子勾走了魂魄,忘記了大戰了?”

此時曹操還冇接到霍去病被敵人纏住的訊息,還以為霍去病被異域風情迷住了心神。

“韓信將軍?”

當韓信出現在西域都護府的時候,夏侯淵和夏侯惇兩兄弟都如釋重負,僅僅憑藉手下這點人馬想要擋住回紇的攻擊實在是太難了。

要知道西域都護府雖然是一個府,但是他就是一個小小的府城,至於所謂的防禦力量聊勝於無,畢竟在這個地方想要建立一座城池不是難,那是相當的難。

他們白天詐敗,晚上利用各種方式夜襲,纔沒有讓敵人越過他們的防線,至於西域都護府的駐地,則已經來來回回易手好幾次了,整個府城中滿地都是兩方戰鬥留下來的痕跡,甚至有些地方還藏著回紇的士兵也不一定。

“夏侯將軍,二位辛苦了,這邊的情況,來的時候我已經知道了。”

“我有個不成熟的計劃,二位將軍,看看行不行的通?”

“韓將軍有何妙計?”

夏侯淵和夏侯惇雖然小有才智,但是在韓信麵前還是有些不夠看,尤其是現在臥龍鳳雛以及五虎上將通通歸隊之後。

“我意是,不要暴露援軍到來的訊息,明天繼續按照你們以前的打法,示敵以弱,但是,今晚,我們要在城裡挖一些機關暗道了。”

“明日,我會把我麾下的大軍分成三部,第一部分,諸葛亮帶領,黃忠,馬超隨軍,你們不要管我,在這裡一路南下,直取回紇的鐵胎關,咱們玩一波圍魏救趙,當然,如果能拿下來最好拿下來。”

“第二部分,則是由趙子龍將軍帶領,連夜埋伏在城裡,等大戰在起,咱們來箇中心開花。”

“這第三部分就有我和龐統帶領,我帶著關雲長,龐統帶著張翼德,咱們分彆迂迴到敵人的左右兩翼,待總攻之時,咱們三麵發動攻擊。”

“到時候,敵人若是逃跑,咱們就是四麵合圍。”

“剿滅這股敵軍之後,若是有可能,咱們合兵一處,先把鐵胎關拿下來,這樣,咱們支援曹孟德將軍的路也會近上不少。”

夏侯淵和夏侯惇兩人在沙盤上推演了片刻,眼中全是震驚,“韓信將軍,計策是好計策,隻是,這機關暗道……”

“二位將軍放心,我來的時候就已經觀察夠這一代的地址構造,想必這都護府下麵的土地是鬆軟的泥沙吧?”

“而且這裡還有很多地穴,這些地穴雖然錯綜複雜,但是也不是不能利用,隻要我們在地穴口綁上一根繩子,然後派進去一支人馬,每支人馬都不準出繩子的範圍就行了。”

“明白了。”

夏侯淵點點頭,一臉的興奮,自從統領野戰無敵的虎豹騎以來,他還冇有打過這麼憋屈的仗。

“韓信將軍所言甚是,咱們就這麼辦。”

其實韓信用人也是有講究的。

辦事最穩重的趙子龍獨領一軍,在這裡埋伏,詭計多端,奇謀善戰的諸葛亮帶上了老成持重的黃忠和年少暴躁的馬超,他韓信自然是親自帶著傲氣無雙的關羽了。

至於最為直爽的張飛則是交給了龐統,看似隨意,其實每一步都富有深意。

“諸位,太子殿下說了,西邊亂了太久了,該平定了。”

“是啊,該平定了。”

三個主將把手伸到了一起。

當夜,趙雲等人埋伏好的時候天色已經亮了起來,虧了這裡的地穴也就是溶洞不是那麼潮濕,趙雲直接帶著人在裡麵駐紮了起來,韓信給他的命令是,今天一天都不會有戰鬥,明天纔是他們出手的時候。

而夏侯兩兄弟理所當然的在敵人的猛攻之下丟了府城,不過他們並冇有退的多遠。

至於韓信和龐統等人,早就按照製定好的計劃各自隱藏了起來,隻有諸葛亮這一支,徑直朝著鐵胎關去了。

“二哥,你說這鐵胎關好打嗎?”

“小馬兒,怎麼忍不住了?”

“嗯!”

馬超用力的點點頭,“我家就在西域,我想在進入西域之前,先打出一些名頭,省的回去了讓那些叔伯兄弟瞧不起。”

“嗬嗬!”

“小馬兒,你放心吧,一會老夫給你掠陣,你先上去斬了他們幾員戰將在說,怎麼樣?”

黃忠笑著說道。

“真的?”

“那真是太感謝漢升哥哥了。”

看到旁邊的諸葛亮也笑著點頭,馬超心裡充滿了鬥誌,恨不得現在插個翅膀直接飛到鐵胎關上,大殺一氣。

當回紇人打進都護府的府城的時候,一個個的臉上並冇有喜悅,有的是深深的疲憊。

講道理,這麼多天,他們打進來已經七八次了,但是冇有一次能堅守超過一個夜晚,反而是大唐那些人,在退出府城之後,直接消失在了黃沙中,等到晚上的時候這些人又像鬼魅一樣殺了回來。

這麼多天,他們連一個安穩覺都冇睡過,反觀大唐士兵確一個個並冇有受到多大的影響。

他們那裡知道,夏侯兄弟在帶人退出府城之後,直接找個安全的地方就下令全軍休息了,隻是輪流派遣一個千人隊去敵人府城附近騷擾,弄的敵人已為大唐的大部隊就在後麵根本不敢休息。

可是在精疲力儘的守了一天之後,他們卻連敵人大部隊的影子都冇看到,可算到晚上能好好休息了,剛剛睡下,敵人就殺了過來。

如此拉鋸戰,已經持續了好多天了,現在彆說給他們一張床了,就是給他們個大石頭,一根柱子讓他們靠在哪裡,他們都能美美的睡上那麼兩天。

本來以為這次拿下來又要和上次一樣,晚上被打回來呢,可是這日直到深夜也冇看到大唐人的身影,眼看天色就要亮了,他們終於放心的睡覺了,畢竟亮天了,就冇有夜襲的隱蔽性了,而且通過他們對唐軍的瞭解,唐軍幾乎不會在白天的時候攻城,畢竟兩邊巨大的人數差距還是比較直觀的。

這一覺睡的堪稱是天昏地暗,他們已經忘記有多久冇這麼舒服的睡過了。

就在他們酣睡的時候,天空中突然放出了幾顆號炮,緊接著馬蹄聲響了起來,大地劇烈的震動了起來。

正常情況下,這些身經百戰的士兵都能感應到大地上的這股震動,畢竟幾萬匹馬一起跑,其帶來的聲勢絕對是嚇人的。

但是他們太累了,正常人,哪怕三天不睡覺都有猝死的危險,何況是這些士兵他們已經快十天冇有閤眼了。

隨著馬蹄聲越來越近,終於有一些反應敏銳的人跳了出來,但是這種人實在是太少了,一個營帳裡都不見得有一個,就連他們的主帥,聽到馬蹄聲之後也是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當他發出敵襲的信號的時候,關羽和張飛兩人已經衝了進來,關羽更是憑藉胯下赤兔馬的優勢直接朝在在都護府府城之中的敵軍主將殺了過來。

“殺呀!”

震天的喊殺聲終於把這些還在酣睡的人吵醒了,但是終究太晚了,他們醒來的第一個反應是懵,然後是渾身痠麻,連戰刀都拿不起來。

冇錯,就是痠麻,不相信的小夥伴可以試一下,哪怕是穿著鞋子睡覺,當醒來的時候,你都會感覺兩個腳踝不是自己的,更不用說這些帶著全身甲冑的士兵了。

他們想提著戰刀站起來,殺出去,再不濟也能逃跑啊,但是他們全身上下每一處關節都在痠疼,手更是連握刀都費勁,更讓他們絕望的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的軍帳下麵,他們的大營中,他們的四周,竟然出現了一個個大唐士兵,而且竟然是在地底下鑽出來的。

這太聳人聽聞了,他們都知道地下是那根本找不到出口的地穴,難道這群唐人真的是天神不成,連那種地穴都能走明白。

“敵將以死,投降者免死!”

這群回紇士兵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就看到自己中軍大營的旗幟倒了,而那個身穿綠袍的長鬚紅臉漢子,正用手裡的大刀挑著一顆人頭大聲的喊話,仔細一看,那顆人頭竟然是他們大將軍的人頭。

“將軍!”

一些聰明的人,趕緊把武器一扔,跪在了一邊,他們敏銳的捕捉到了,今天出現這些人,根本不是前幾日和他們交戰的人,無論是穿的鎧甲樣式,還是軍旗顏色字號都不一樣,腦子一轉就想明白了,大唐來援兵了,這時候不投降的纔是傻子。

而一些腦子不好使的還跟著統領自己的偏將在廝殺著,最後被大唐士兵砍死。

僅僅三個時辰,戰鬥就結束了,這場戰鬥與其說是戰鬥,但是其實就是一邊倒的屠殺。

這些士兵甚至連兵器都冇來得及拿就被殺死了,就如同他們的主帥一樣,根本還冇反應過來,就死了。

現在場中足足跪著三萬多回紇人,剩下的則是朝南邊跑了過去。

“夏侯將軍,太子有令,我就不在這裡多待了,還要去巴音高原支援曹孟德將軍,這些降卒就交給你們了,不過我建議你們……”

韓信趴在夏侯淵的耳邊輕聲耳語了幾句。

夏侯淵臉上的表情連續變幻了數次,最後無奈的點點頭。

在韓信身邊的龐統看到夏侯淵變幻的表情已經把事情猜了個大概,不過他並冇有開口,而是一拉馬韁,跟著隊伍離去了。

當韓信追上來的時候,龐統先是看了一眼眼前這個明顯冇有自己年齡大,恐怕今年也就二十五歲的男子,幽幽的開口,“你還年輕,前途無量,有些事情並不需要親自去做。”

“龐先生,雖然你我官職上我是主,你是次,但是我一直把你當成我的恩師,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還是那句話,這個責任,咱們軍中隻有我能承擔,也隻有我纔夠資格。”

龐統撇了一眼韓信,搖搖頭,“年輕人,……”

韓信和夏侯淵說了什麼?

其實很簡單,韓信告訴夏侯淵此地有三萬俘虜,他們剛剛休息完畢,如果在吃上一點東西,絕對是戰鬥力最強的時候,那時候夏侯淵僅僅憑藉著手下的五萬人想看住這三萬人也是一件難事,還不如先下手為強。

至於怎麼個先下手為強,那就簡單了。

就在飯上做文章,回紇人可不懂得謙讓,那就三萬人隻給一萬人的夥食,他們絕對不會像漢人一樣,每個人吃一點保證自己不餓死,而後把糧食分給彆人,他們最大的可能是爭奪糧食。

到時候夏侯淵再加一把火,自然就做到了讓俘虜自生自滅的目的。

不得不說韓信這一手玩的高明,把那些異族的人性算的透透的,哪怕是這群回紇人讀過孔融讓梨的故事,韓信也給了夏侯淵b計劃,就是找兩個士兵,演一出苦肉計,然後給夏侯淵一個合理的殺人理由罷了,就是這麼簡單。

而夏侯淵也是照著韓信的話做的,並且他還加了一把料,有意無意把存放兵器的幾個帳篷暴露出來了,並且在俘虜營地的外圍不止了層層弓箭手,隻有有人敢跑出來,那麵臨的必然是無情的射殺。

隨著俘虜營中的喊殺聲響起,夏侯淵默默的在心裡開始估算了一下時間,但是他萬萬冇想到,這場暴亂竟然持續了兩個時辰,等他在進入俘虜營的時候,這裡已經遍地都是人的屍體,兩個營帳的戰刀,其實最多也就兩千柄,還都是虎豹騎用壞的,準備送回去維修的,但是就是用這些殘次品,這三萬人竟然自相殘殺到剩下不到兩千人。

此時還在營地中站著的人看到身邊已經冇有在能威脅自己的敵人之後,瘋狂的衝向了放置食物的地方。

講道理,他們不是餓的快死了,但是在危險的時候,人都會激發自己內心中屬於動物的本能。

這時候冇有什麼謙讓,隻有讓自己活下去,更好的活下去,而吃飽,保持充足的體力無疑是活下去的根本。

“殺了吧!”

“他們已經瘋了”

夏侯淵也冇想到韓信出的一條計策竟然這麼狠毒,但是說到底外族人,死就死了,跟他又什麼關係?

彆說什麼殺俘虜不詳,李文昊早就告訴過他們了,這個世界上冇有神明,真正的神明就是自己,隻要懷著慈悲,心有大愛,那就是神明,不然就是惡魔。

李文昊這種說辭很簡單,甚至說服力都很低,但是在這個極度崇拜個人英雄主義的時代,李文昊的話就是最佳的洗腦方式。

府城的戰鬥瞭解,諸葛亮那邊也來到了鐵胎關的外圍,他和馬超、黃忠三人喬裝了一番前去探查,竟然發現偌大的鐵胎關鎮守著西部南北通道的戰略要地,在這種時刻竟然連城門都冇有關。

“走,回去喊人,直接攻城。”

諸葛亮見狀也不猶豫,直接下達了攻城的命令,但是攻城也不能這麼攻擊,他先讓馬超和黃忠各自挑選了五十個軍中的好手,這群人偽裝成了一群過來收貨的西域商人,快馬加鞭的朝城門處跑了過去,當快到城門處的時候,馬超和黃忠兩人直接抽出了兵刃,帶領著這一百人快速的占領了城門,而在其後,纔是大部隊的衝鋒。

其實這個鐵胎關本來是有人鎮守的,但是他們的這個鎮守武將乃是回紇的一個貴族,還跟回紇的大皇子關係匪淺,不然也不能被派來鎮守這麼一個戰略要地,並且在這裡當官也是個肥差,每個來往的客商都要上繳一比買路錢才能重鐵胎關之中通過,不然根本就過不去。

這個守將為了讓自己在多賺一點錢孝敬大皇子,竟然自己在這裡玩起了吃空餉的把戲,本來鐵胎關鎮守人員應該是一萬人的,但是現在隻有老弱殘兵兩千人。

這兩千殘兵可能連馬超和黃忠帶來這百來人都打不過,更甭提他們身後的大部隊了。

僅僅一個衝鋒,鐵胎關破,諸葛亮一邊讓人張貼著安民告示,一邊派人快速的往回傳遞資訊,現在拿下了鐵胎關,大唐有又了在西域南下的資本,這鐵胎關就是一個跳板,敵人肯定也知道這裡的重要性,隻要得到訊息必然會不要命的狂攻,在這裡,還是派上一支勁旅為好。

當正在路上的韓信接到信鷹的報信之後,他自己都有點冇反應過來。

怎麼諸葛亮他們這邊的正麵攻城戰鬥比他們這個偷襲結束的還快?

是時代變了,還是他不行了?

思考了一下,韓信決定讓關羽鎮守鐵胎關。

雖然關羽驕傲,但是說道軍事才能,絕對是五虎將中最平均的,可攻,可守,頗有大將風範。

其餘人馬超太年輕,張飛太容易上頭,黃忠太穩健,而趙雲則是太中庸,他在趙雲和關羽兩人身上衡量了半天,最後選擇了關羽。

“全軍休整一夜,明天一早,咱們直奔巴音高原。”

進入鐵胎關之後,韓信下達了一係列命令之後,自己也去睡覺了。

而另一邊,李文昊直接帶著梟鬼軍以及嶽飛的背嵬軍來來到了吐穀渾的領地。

“告訴伏允,就說我李文昊來了。”

伏允哪裡敢見李文昊?

當初在河源,西海兩地,伏允差點要了羅成的性命,現在李文昊帶著二十多萬大軍來,說要見他,他拿什麼見?

“大唐太子殿下,我們家大王伏允身體有恙不便見客,不知道您帶著麾下大軍進入我吐穀渾國土,侵我王城所謂何事?”

聽到吐穀渾王城上的回話,李文昊不屑的笑了笑,伏允還真是伏跑跑啊,這麼多年了一點長進都冇有,虧了還是他的便宜丈人。

“你們可彆瞎說,我可不是過來打架的,我是要借到吐穀渾去巴音高原,不知道你們借不借?”

“大唐太子,你欺人太甚。”

“若是我們不借又如何?”

所謂借道,就是扯淡,反正在吐穀渾人的理解來看,李文昊這就是過來耀武揚威來了。

“不借那就打仗唄。”

“你……”

就在這使者不知道說什麼的時候,他身後一個把身體藏在眾人後麵的身影急促的開口。“借,都借給他,趕緊把這個瘟神送走,現在我一看到他就渾身難受。”

“呃……”

“好的,大王!”

轉身來到城頭上,看著下麵李文昊的大軍,這個說話的人心中也是一陣害怕,萬一李文昊真要攻城了,他們這小小的王城能擋住嗎?

畢竟當初他們可是被李存孝帶著十八個兄弟就把王城打破了。

“大唐太子你聽著,我們答應你了,你現在趕緊走吧,一路上的關卡都不會為難你的。”

“多謝,日後必有重謝。”

李文昊朝城頭上拱拱手,抱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轉身帶著人馬朝巴音高原趕了過去。

如果不是曹孟德那邊大戰冇有結束,現在李文昊真想直接大軍圍城,先把吐穀渾破了在說,但是做事要有主次,李文昊也不是那分不清主次的人現在巴音高原的大戰纔是最重要的。

就在李文昊和韓信兩人快馬加鞭的朝這邊趕路的時候,那邊曹孟德已經和敵人戰到了一起。

此時曹孟德心中已經做好了殉國的準備,最開始他們的計劃是他正麵進攻,霍去病在剪出了西域諸多小國的威脅之後,直接順路來到敵人身後,但是現在不知道為什麼霍去病一直冇有到位,導致他隻能以虎豹騎一軍麵對敵人。

“將士們,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你們都是我大唐最精銳的戰士,廢話我也不說了,今天,你們就記住,我虎豹騎統帥,征西大將軍曹孟德將與諸位同在,如果諸位戰死,我就是虎豹騎最後一個戰士。”

“我會扛著虎豹騎的旗幟對敵人發起衝鋒。”

“戰鬥吧!為了榮譽!”

“戰鬥吧!為了大唐!”

“殺!”

曹操用力一揮手裡的倚天劍,早已經列陣完畢的虎豹騎直接朝敵人衝了過去。

估計如果這時候李文昊在這的話,恐怕就會想,如果有十挺馬克沁重機槍和無限子彈,還還用衝鋒嗎?

虎豹騎的實力明顯強過敵人,但是虎豹騎的數量也遠遠少於敵人。

麵對這群就會一個直刺的敵人,虎豹騎的戰鬥方式無疑是先進的,但是在絕對的數量壓製麵前,在先進又怎麼樣?

換句話說,哪怕是幾十萬頭豬對著十萬騎兵衝鋒,恐怕都能把這十萬騎兵衝的人仰馬翻,更何況是騎在戰馬上的士兵?

不過也不是冇有好訊息,徐晃的大軍日夜兼程,在天黑的時候能到達,而且敵人因為需要長途跋涉的原因,戰馬配備的並不齊全,也就是說,他們冇有像虎豹騎一樣人人都有馬。

“四百步,拋射!”

隨著一聲令下,虎豹騎的第一波箭雨攻勢襲來,也昭示著這場絞肉磨盤一般的大戰開啟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