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30章 唐朝的天路計劃

貞觀戰神 第430章 唐朝的天路計劃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隨著曹操的聲音,虎豹騎一往無前的衝了出去。

大戰到了這個時刻,冇有什麼花裡花哨了已經,現在就是刀刀入肉的對拚了。

“陛下,殿下,我曹孟德對得起大唐,對得起百姓了,隻是這些兒郎不該埋骨在這荒原啊。”

“這絕對不是我虎豹騎在這個世界上的最後一戰。”

“還好,我虎豹騎還有種子在。”

“我五子良將,還有我曹家黃鬚兒都在,虎豹騎冇有亡”

曹操看著戰場上絞殺在一起的兩方人馬,雙眼毫無波動,在這裡死亡是最平常的事情了,或者說,死亡纔是解脫,隻要不死就要戰鬥。

他麾下的這些士兵雖然精氣神甚至是裝備都比敵人強,但是人數,冷兵器戰爭最重要的原因人數,而且現在曹操麾下並冇有夏侯兄弟,張遼,徐晃,張郃這種能斬將奪旗的大將。

“曹仁,曹洪,曹真,曹休,你們兄弟可怕死?”

“不怕!”

四人看著眼前的戰場虎視眈眈的說道。

“好,既然不怕死,可敢各自領一隻精騎,繞過戰場,直取敵人中軍?”

“喏!”

講道理,現在曹操手下真的冇有大將可用了,除了他視為爪牙的夏侯尚之外,其餘人都已經被他派遣了出去。

“大哥,小心,敵人也有人朝咱們這裡衝過來了!”

就在曹操把曹洪等人派出去不久敵人同樣也派出了一支甲冑分明的隊伍朝曹操這裡殺了過來。

“那我馬槊來,真當我曹孟德是那拿不動槍棒了嗎?”

“大哥,小心!”

夏侯尚提著手裡的長矛,坐在戰馬上看著那支繞路而來的敵軍眼裡充滿了凝重。

在體型上來說,漢人的確不如波斯人長的那般高大,而且由於波斯人生產力的原因,他們穿的都是那種厚厚的重甲。

衝起來的聲勢肯定不弱於具裝甲騎,但是他們也不是冇有弱點。

因為他們體重和戰甲的原因,他們隻能騎乘那些速度比較緩慢但是負重能力確超級強,這種戰馬在大唐就是那種專門用來當苦力的,但是在波斯人眼裡,確已經成為了他們的戰馬。

“大哥,他們馬慢,要不你先撤。”

“撤退?”

“夏侯尚,我曹孟德此時是大唐的征西大將軍,虎豹騎統帥,數萬子弟兵在下麵看著我呢,我不能撤。”

“告訴將士們,一定要挺住,保護住咱們的中軍大纛。”

“是,大哥!”

夏侯尚聽完曹操的這麼一番話也幡然醒悟,現在如果退了,那大軍會以為主帥逃跑了,那就麻煩打了。

要知道主帥的帥旗隻要在戰場上,那將士們就有主心骨。

如果帥旗隨便後退了,將士們就會以為主帥放棄他們逃跑了,士氣自然一瀉千裡。

“殺!”

夏侯尚和曹操兩人各自握著自己手裡的兵器對著衝鋒過來的敵軍殺了過去。

剛一接觸,曹操就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他屬於統帥型的武將,並不是那種猛將型,就連夏侯尚也不稱不上猛將兩個字。

手中的長槊很費力的才破開了敵人的重甲解決了一名敵人,但是緊接著更多的敵人就湧了過來。

“將軍!”

“大哥,小心!”

夏侯尚眼疾手快把長槍伸了過來,替曹操擋下了一次攻擊,但是自己身上卻被敵人戰刀劃開了一道口子,而曹操的頭盔也在接下來的交鋒中被打掉了。

“吾乃大唐的征西大將軍,今日,就和你們這幫無恥蠻夷死戰到底又如何?”

被打掉了頭盔,徹底激發了曹操的凶性,麵對這群強大的敵人,曹操的長槊再一次解決一人,但是其後背確被敵人的長矛抽了一下,一口鮮血在他的口中噴了出來。

“蠻子,我曹孟德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若是今日有幸生還,日後我曹孟德必定為先鋒,親自踏平你西域波斯。”

曹操的口中噴著鮮血,手中的長槊不停的揮舞著,抵擋著敵人的攻擊。

而他的親兵見到這一幕,都不要命的朝他衝了過來,為了保護帥旗,曹操不得不在這裡選擇固守,不然也不會這麼被動。

“曹公莫慌,龐德來了。”

就在曹操麵對著敵人數杆刺過來的長槍,以為今天要交代在這裡的時候,身邊突然衝過來一白馬騎將,手裡拿著一柄大刀,胯下騎乘著一批白色的戰馬,身高九尺,雙臂猶如兩條蛟龍一般長刀一斬,直接將曹操前麵的這幾個敵人殺退。

“曹公且退,看我殺破敵軍。”

“弟兄們,和我衝啊!”

這白馬將軍身後跟著不下二百人,直接衝進了敵人陣中,這二百人手裡拿的都是戰斧,大刀,錘,狼牙棒這種重型兵器,正好用來對付這些甲冑及其厚重的敵人,尤其是領頭這個叫龐德的人,更是勇猛,在曹操的感官中,恐怕就是他麾下最猛的夏侯兩兄弟最多也就是這個樣子。

“好漢子,你是哪一營的?留下姓名!”

“回曹公,末將乃是第三營第二衛的衛長,西涼龐德是也!”

“快,你們,去往那邊衝殺,幫助龐德。”

曹操記住這個名字之後,快速的做出了最有利現在局勢的選擇。

有龐德這員虎將充當箭頭,他隻要派人在旁邊用以輔助就行,畢竟敵人的戰馬是真的慢,而且靈活性也不高,龐德雖然人少,但是確占據了靈活的優勢,在敵人陣中左衝右突,殺的好不快意。

另一邊,曹操的親衛營,足足分出了一隻兩千人的隊伍,直接朝敵人的兩翼衝了過去,手裡的兵刃也大多數把目標放在了敵人的戰馬上。

“大哥,你冇事吧?”

“冇事,你呢?”

曹操看了一眼身上有傷的夏侯尚問道。

“不礙事,死不了。”

就在兩人說話間,突然颳起了一陣大風,揚起的風沙竟然讓人連前路都看不清楚。

“起風了?”

曹孟德看著風沙將戰場籠罩,心知這場大戰今天不能在繼續了,趕緊趁著還能看清楚一點的時候鳴金收兵,而另一邊敵人同樣也選擇了收兵。

回到大營之後,曹操先是下令麾下快速收攏走散的士兵,醫治那些受傷的,至於重傷不能戰鬥的……

虎豹騎冇有重傷的,重傷的士兵在落馬那一刻就選擇了和敵人同歸於儘,能活下來的都是經過簡單處理就還能上戰場的。

“哈哈哈哈!天不亡我曹孟德啊!”

曹操在軍帳中大笑道。

“明天徐晃等人的援軍就到到了,諸位,看來老天都憐惜我虎豹騎啊。”

“告訴將士們,吃飽睡好,等風沙散了之後,咱們讓他們知道知道虎豹騎的厲害。”

這個時候曹操還冇想到李文昊和韓信等人現在正在飛馬朝他這來支援過來。

如果他知道的話,恐怕就不單單是笑了。

不得不說,大唐或者曹操真的是有天庇佑,這場風沙竟然足足持續了三天,等三天後風沙散去的時候,整個戰場已經變的麵目全非。

由於風沙來得急,兩邊並冇有打掃戰場,,都想著風沙散去之後在把自己兄弟的屍體找回來,但是現在……

戰場上除了一片黃沙之外什麼都冇有。

“大人你看,那是?”

“是援軍?”

果不其然,當來到進前的時候,曹操的心終於放下了。

因為他看到了那麵他朝思暮想的鬼字大旗,這麵旗幟,在大唐隻有李文昊又資格使用。

“殿下,殿下,您來了。”

“嗯,戰場上,怎麼回事?”

“颳了三天風沙,戰場上都被黃沙掩埋了。”

曹操悲慼的說道,這些虎豹騎戰士活著的時候背井離鄉來到了這及西荒原征戰,死後竟然屍骨都被黃沙掩埋了,連家都回不去。

“哎……”

“黃沙百戰穿金甲,不怕波斯誓不還,諸位將士,今天我李文昊將和你們一起,轉戰西域,不滅敵人,誓不還朝廷”

“殺!殺!殺!”

這些虎豹騎的勇士都知道,這黃沙下麵,他們接下來的戰場上,掩埋的都是他們兄弟的屍骨,雖然心中不忍,但是為了不讓這些兄弟白白死去,他們隻能踩著兄弟的屍骨繼續征戰。

“殿下,徐晃他們還冇有過來,我們要不要等他們?”

“不等了,現在我們有足夠的人馬去擊敗甚至全殲敵人。”

“曹孟德,你麾下還有多少可戰之人?”

“會殿下,連輕傷者都算上,一共還有五萬可戰之兵,之前這一戰,我們直接戰死了三萬人之多。”

“哎!派人全力尋找吧,恐怕有不少都在風沙中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走到哪裡了,能找到儘量多找回來一些。”

其實李文昊對能找回來多少人並不抱有太大的希望,畢竟這裡哪怕是在後世的華夏也是世界上有名的無人區,地形複雜,環境苛刻,風沙來臨之時,這些戰士都騎在戰馬上,說不準戰馬就跑到哪裡了,而且這裡還有哪些藏在傻子下麵的暗洞,還有流沙,沼澤,可以說這裡壓根就不是人該生存的地方。

“嶽飛,接下來的大戰,你是主力,曹孟德,你的虎豹騎在一旁策應。”

“那殿下您?”

“我……”

李文昊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高寵,楊再興,張憲,嶽雲,你們可敢跟我衝一衝這敵陣,取了敵人的主帥的性命?”

“哈哈哈,我就怕敵人不夠我殺啊!”

嶽雲手裡握著兩柄大錘對撞了一下大笑著說道。

“把你錘子拿來?”

李文昊猛然想到,嶽雲也是八大錘之一,手裡拿著的錘子同樣叫擂鼓翁金錘,但是現在擂鼓翁金錘正放在他東宮呢,那嶽雲那的是什麼?

“好嘞,殿下,您接好,我這玩意可挺沉。”

嶽雲直接把兩柄大錘扔了過來,李文昊輕而易舉的把其藉助,直接品鑒了一番又扔給了嶽雲,“你這錘子有點輕啊……”

“嗯!”

萬萬冇想到嶽雲竟然點頭了,“我這對錘子是仿製當年西府趙王的擂鼓翁金錘,雖然尺寸什麼的都一樣大小,但是我這錘子確足足比擂鼓翁金錘輕了二百斤”

“此戰,你若是打好了,回頭本宮就把擂鼓翁金錘賜予你又如何?”

“真的?”

“本宮何時說過假話?”

“多謝殿下!”

嶽飛直接跪下來道謝,還拉了一把嶽雲,他雖然冇見過,但是也聽說了,太子殿下和西府趙王的感情及其身後,如今能把錘子賜予嶽雲,那是多大的殊榮?

“這錘子我賜予你可以,但是若是讓我知道你有一天墮了這錘子的威名,那就彆怪我小氣了。”

“殿下放心,我嶽雲絕對不會墮了這神兵的威名。”

“好,戰後隨我回長安城去取吧!”

當日上高天的時候,李文昊已經豎起了鬼子大旗,站在兩軍陣前,看著敵人那種一麵鎧,漏出一抹不屑的微笑。

“什麼時候一塊鐵板也能當鎧甲了?”

“他們是不是不會做?”

“哈哈哈哈!”

李文昊的話引起了軍中的一陣鬨笑,也衝散了戰前這種慘淡的氣氛,讓他家多少都放鬆了一點。

“大唐太子李文昊在此,波斯蠻夷,可有人敢和我一戰?”

李文昊的聲音在這空檔的平原裡傳了出去,敵人的主帥馬卡爾一聽,趕緊示意身邊的人迴應。

“誰敢去把他的人頭給我取過來?”

在敵人點將的時候,李文昊的手在身後已經讓梟鬼軍做好了衝鋒的準備。

畢竟這是幾十萬人的大戰,想要一點一點的推進殺到敵人主帥麵前的確有點難了。

但是現在這種鬥將,敵人主帥必然就在兩軍陣前的。

噠噠噠!

敵人陣營之中衝出了一個手裡握著粗大騎槍的戰士,見到敵人上套了,李文昊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放在身後的手往前一揮,嶽雲,高寵兩人直接衝了出來,“我去戰他!”

嶽雲大錘一陣,一錘架住一錘砸,直接將這騎槍砸斷,順手一代,一顆大好頭顱就被砸成了肉糜。

“殺!”

李文昊見時機已經成熟,直接朝敵人衝了出去,而他身後早就準備好的梟鬼軍和背嵬軍的精銳騎兵也跟著衝了出來。

“殺呀!”

大戰一觸即發,那一邊,馬卡爾還在宣揚著他的騎士精神的時候,李文昊已經殺到距離他不足三百步的距離,眼神好一點的甚至都能看到人的眼睫毛了。

“臥槽,你們不講武德!”

“殺!”

馬卡爾可冇有什麼身為秦王的操守,趕緊拽著戰馬往後退。

而他麾下的騎士也習慣了他這一動作,或者在他們的文化裡,下位者就是要保護上位者,上位者在戰場上理所當然的應該站在最後麵。

站在最前麵衝鋒的隻是那些卑賤的奴隸。

他們這些貴族,級彆越高,位置越靠後,越安全,他們這裡奴隸就是奴隸,屬於私產,跟國家冇有關係,他們隻是貴族提升自己地位的一種工具。

這不像大唐,有著出色的文化傳承,有著優秀的文化體係,士兵們當兵都是圍了保家衛國,為了封妻廕子。

在本質上來說,這是文明的差距,說難聽點,這群波斯人現在還冇進化出屬於自己獨立的文化體係呢。

“快擋住他們,這群冇有騎士精神的傢夥,我們一定要拿下大唐,告訴告訴他們,什麼叫騎士精神。”

馬卡爾弱弱的喊道,剛纔嶽雲擊殺那個騎士的手法看的馬卡爾心驚,他從來冇想過笨拙的錘子竟然會有那麼靈巧的用法,竟然輕而易舉的就擊殺了他們的勇士。

“不要管他們,直接跟我殺向中軍。”

李文昊帶著梟鬼軍一馬當先,其中嶽雲幾人更是充當了箭頭作用,在嶽雲和李文昊這群超人的衝鋒下,根本冇有一合之敵,而且這群奴隸也不傻。

雖然他們冇有文化,但是他們不想送死,很明顯李文昊等人的目標不是他們,李文昊的目標是正在往後方退的馬卡爾,跟他們這群炮灰奴隸有什麼關係?

隨著李文昊等人的衝鋒,這些奴隸下意識的給散出了一條路。

對比一下前幾天曹孟德麾下的拚死守護,這下差距又出來了。

“擋住他!”

直到李文昊重到馬卡爾前麵一百步左右的距離的時候,馬卡爾身邊的人才反應過來,纔過來阻擋李文昊等人。

他們都是馬卡爾的親信,親隨,如果馬卡爾死在戰場上,他們這些人也會連同家人被處死。

與其這樣,還不如在戰場上轟轟烈烈的戰死。

“所有人,小心,敵人上來了。”

李文昊的長槍一輪,直接將麵前的兩個人掃飛,而在這種亂戰中,嶽雲纔是那個殺傷力最強的。

看著嶽雲的打法,李文昊終於知道,為啥當初李元霸僅僅就是天生神力就那麼猛了。

大錘子一掄一大片,一掄一大片,根本冇有什麼章法,而且兩柄大錘交替出擊總是有一柄錘子護在胸前。

“媽的,這廝好猛,他是嶽飛兒子?”

李君羨在李文昊身邊歎息道。

“怎麼了?”

“我怎麼感覺他更像是西府趙王的兒子……”

這還是嚴肅的李君羨第一次在戰場上開這種玩笑。

“彆鬨,我四叔他……”

李文昊剛想拒絕,但是腦子裡猛然回憶起了當初他當傻子的時候,那個天天脖子上掛著兩柄大錘子,把他扛在脖子上的人影,慢慢的,竟然有一絲重合。

“如果我四叔還在的話,恐怕比嶽雲要厲害好多吧!”

“係統,我四叔還有複活的可能嗎?”

“理論上有……”

“好吧!”

係統這個理論上有,所要表述的意思不就是基本上冇有嗎?

“%@#%%#…………”

恍然之間,烏龍嗎已經把扶著李文昊衝到了馬卡爾的麵前。

而嶽雲等人也開始對馬卡爾的親兵開始進行屠殺。

冇錯,就是屠殺。

跟隨李文昊衝鋒的這些人,都可以稱之為超人,如果是普通人,麵對這些重甲騎兵可能辦法不多,但是在場的幾人那個不是勢大力沉之輩?

哪怕破不掉敵人的鎧甲,那反震的力量也足夠把這些敵人震死了。

“跑,快跑!”

看到自己身邊的親衛被人像打蒼蠅一樣掃飛,馬卡爾終於放下了自己屬於貴族的矜持,用力一拉馬韁,轉頭就跑。

但是他好像忘記了一點,他們騎乘的都是重型馬,這些重型馬跑不快的,有力量是有力量,但是他們冇有爆發力。

在戰場上,戰馬的爆發力和持久力是最重要的,至於負重能力……

怎麼說呢?

但凡能稱之為戰馬的,負重能力都差不多,在看看李文昊胯下的寶馬,千八百斤都不在話下。

就在李文昊朝前衝殺的時候,遠處突然發生了一陣陣騷亂,緊接著,一麵徐字大旗就迎風招展,一群虎狼一般的勇士就在敵人的側翼衝殺了進來。

“曹公,徐晃來的不算遲吧?”

“徐晃?”

聽到來人自報姓名,李文昊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五子良將。

“徐晃,張遼,你們五人,帶人隨我直取敵人的中軍。”

李文昊大吼一聲,徐晃順著聲音看去,見到的隻是一群帶著鬼神麵具的鐵騎,並且看到了那麵鬼字大旗,心中已經瞭然,李文昊參戰了。

既然李文昊參戰了,那他徐晃也不能在穩健了,現在可是他表現的時候。

“弟兄們,太子殿下就在前方,咱們殺啊!”

“讓太子殿下看看咱們先鋒營的威力。”

“喝!”

徐晃統領的先鋒營以下山猛虎的架勢撞進了敵陣,而張遼,徐晃,張郃三人直接成為了三個箭頭,徑直的帶著自己的部署衝殺了過來。

從三人衝鋒的方向就能看出來,這三人都是久經戰陣之輩,並冇有帶著麾下聚集在一起,他們跟這些波斯人打了很久的交到,已經瞭解了波斯人的戰法。

大唐騎兵和波斯人戰鬥講究的就是兩個字,快,靈。

他們各自帶著一萬人左右散開衝入敵陣,依靠自己戰馬的優勢以及自己先進的鎧甲所帶來的靈活性讓他們在敵軍之中猶如泥鰍一般。

“虎豹騎先鋒營,張遼,見過殿下!”

離著老遠,張遼就大喊了一聲,現在李文昊這裡留下了一個印象。

徐晃和張郃等人一聽,這不能讓張遼自己占了鼇頭啊,趕緊跟著張遼喊了出來。

“好,今天就讓我看看,你們虎豹騎五子良將,究竟有多大本事。”

說話之間,高寵和嶽雲兩人已經衝到了李文昊的前麵。

“你們兩個,不江湖!”

李文昊現在也無暇他顧,直接衝了出去。

而就在李文昊在衝鋒的時候,另一隻大軍也加入了戰場,隻是這支大軍纔是真的不講武德。

他們竟然直接走的高原,出現了敵人的後方,冇錯,就是韓信的昭烈營。

“翼德,漢升,子龍,孟起,上活!”

韓信嘴角一咧,隻見幾人直接命令自己麾下的士兵解下了腰間的水囊。

“扔!”

一群人呈階梯狀的藉助戰馬的衝勢把手裡的水囊扔了出去。

“準備火箭。”

韓信咧咧嘴,直接讓軍中的步兵,架著盾牌站在了最前排,然後,弓箭手們紛紛點燃了火把,然後把箭支點燃。

“酒?”

“怎麼有這麼濃烈的酒味?”

李文昊等人疑惑的看向身邊的人,聞著味道,這酒分明就是河北道的酒,敵人根本不可能有。

從古至今,中外的酒文化都不一樣,喝的也不是同一種酒。

“殿下,您看?”

眼尖的李君羨指著不遠處的水囊,那正是河北道軍中下發的製式水囊。

“誰用水囊裝酒?”

“不想活了嗎?”

李文昊眉頭一皺,軍中禁酒,這是鐵律,誰敢違反?

“殿下,你看那是什麼?”

“怎麼了?”

猛然間,李文昊看到天上飛起的火箭,幾乎在瞬間,他就明白髮生什麼了,一聲哀嚎直接在李文昊口中響起。

“全軍撤退!”

虧了連續颳了三天風沙,把地上這些乾草都掩埋了,不然這場大火恐怕真就敵我不分了。

聽到李文昊的哀嚎,大唐所有的統帥都開始收攏部下,一點一點的後退,後火箭則毫不留情的落了下來。

“誰這麼大膽?”

李文昊有點生氣的問道,不過當他看到這一波火箭的戰果的時候,直接笑了出來。

雖然他們很狼狽,但是並冇有受到什麼損傷,而且他們造成的戰果還真就比李文昊他們強。

這群敵人還沉迷在濃鬱的酒香中的時候,他們身邊就已經被火箭點燃,然後人為的一場大火迅速燃燒了起來。

“傳令下去,全軍準備,火勢一小,直接發起衝鋒。”

幾乎在同時,韓信和李文昊下達了這一命令。

其實這場火,對於敵人的殺傷力並不是很大,畢竟靠酒讓燃料,這火能燃燒多久?

但是這場火絕對讓敵人軍中出現了很大幅度的騷亂,畢竟他們回去喝的葡萄酒可是點不著的。

“準備吧!”

半刻鐘之後,李文昊見火勢一點點變小,下達了總攻的命令,這一次,敵人不破絕不鳴金。

“哎,上天有好生之德……”

不知道為什麼李文昊突然把賈詡的這句話掛在了嘴邊,然後長槍一挺,一馬當先的衝了出去。

現在敵人的軍陣根本就冇有一點章法可言,畢竟戰馬雖然通人性,但是到底還是畜生,遇到火之後,下意識的就選擇了跑路。

這個時候重型馬的衝擊力就體現出來了,高大的戰馬,加上其體重,雖然爆發力不強,但是絕對不是人力能抵擋的。

看到這一幕,李文昊的嘴角微微的勾了起來。

“結束吧!”

長槍一指,這一次梟鬼軍穩穩的站在了李文昊的身後,根本冇有動,剛纔他已經衝過一次了,也過癮了,現在大唐周邊的敵人越來越少,他麾下的名將越來越多,他不能在和這些將領搶功勞了。

“背嵬軍,結陣,殺!”

“昭烈營……”

“虎豹騎……”

一個個在中原大地上讓人聞風喪膽的名字被大聲吼了出來,甚至都能將這天上的雲霞震散,當整齊劃一的軍陣推進上去的時候,敵人的命運就已經註定了。

現有精銳騎軍過去把敵人本就已經亂成一片的陣營衝的再次大亂,後麵就有哪些架著盾牌,吃著長槍,陌刀,弓弩的步兵推進了過來。

自古以來,騎兵雖然是戰場上最犀利的兵種,但是在大戰中,往往也是騎兵之間的對戰最為慘烈,因為騎兵不像步兵選擇效能多一點。

騎兵隻要落馬,那必死無疑。

“殿下,敵人投降了。”

這場大決戰一直持續到後半夜,李文昊為了一鼓作氣,直接讓人點起了火把挑燈夜戰,在火把之下,這些波斯人終於承受不住被四麵圍攻的巨大壓力,放下武器,投降了。

“降了?”

“他們的主帥呢?”

“在那裡,一直嚷嚷著要見你,要和你決鬥。”

“決鬥?”

不僅僅是李文昊,他身邊所有人都笑了。

見過找死的,見過送死的,但是冇見過即找死又送死的。

“帶他過來,正好我有些事情要問他。”

“喏!”

當馬卡爾被帶過來的時候,在他身上絲毫看不到一點貴族該有的樣子。

一身破破爛爛的布衣,腰間一柄破舊的短劍,雖然一頭金色的長髮,一雙天藍色的瞳孔昭示著他的血統,但是現在這些都已經是過往雲煙了,他是俘虜。

“我願意用我封地的一般資產來換取我的自由。”

李文昊搖搖頭,根本冇搭理他,而是好整以暇的看著馬卡爾。

“你叫什麼?”

“馬卡爾。”

“你是在哪裡知道我們這邊的訊息的?”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馬卡爾像極了那些死硬分子,不過他錯了,麵對李文昊,他這點手段有什麼用?

“行,你不告訴就不告訴了吧!”

“陸文昭,到你了。”

“屬下在!”

陸文昭陰惻惻的站了出來,他那笑容讓在場的這些身經百戰的武將都不寒而栗。

“可惜宋慈不在。”

陸文昭有些遺憾的搖搖頭,雖然宋慈是法醫,但是不得不服,宋慈纔是錦衣衛中最適合言行逼供的。

“隻能由下官親自動手了。”

說著,陸文昭解下了腰間的長刀,在彆人的幫助下,帶上來一個白色的圍裙。

“殿下,軍中資源有限,我也隻能用現有的方式來和他玩玩了。”

“你隨意。”

李文昊好整以暇的坐在那裡,看著陸文昭的表演。

隻見陸文昭用刀帶帳篷的支架上削下來了兩根筷子那麼長的木片,並且把其頭部削的及其鋒利。

“在我們大唐,這種刑罰一般是對女人的,但是現在冇辦法,然給你試試吧,放心,不是很疼。”

說完,就有幾個錦衣衛的壯漢把馬卡爾按在了哪裡,然後陸文昭手裡的小木片一點一點的順著馬卡爾的指甲縫一點一點的挑了進去。

“怎麼樣,是不是一點也不疼?”

不得不說,這個馬卡爾還是一個漢字,最開始竟然連一聲痛呼都冇有,但是隨著簽子一點一點的深入,馬卡爾的手指甲也一點一點的被挑飛,最後……

“疼死我了!”

“放過我,我說,我都說。”

啪啪!

李文昊輕輕拍了兩下手掌,陸文豪直接抽出了簽子恭敬的站在一邊。

“你早這麼識趣不就好了,何必現在像一條狗一樣呢?”

李文昊用鞋底踩著馬卡爾白皙的臉蛋,一點一點的移動,每一次移動都疼的馬卡爾發出一聲哀嚎,並且伴隨著哀嚎,還有身體的抖動。

“那你剛纔為什麼不說呢?”

“你說啊?”

“你倒是說啊!”

誰著李文昊腳上的力量慢慢集中,這個馬卡爾的嘴裡已經開始往外吐被踩的脫落的牙齒,但是李文昊並冇有收手的意思。

天知道李文昊對這些人有多憤怒。

這群人,差點,差點就毀了他辛辛苦苦打下來的基業。

現在已經不是讓他們去修長城了,修長城對於他們來說簡直是太仁慈了。

這一戰俘虜的降卒足足有將近二十萬人,而這二十萬人,李文昊準備把他們全部都派到西南高原去修路。

修一條後世的天路一樣的大路。

那種那人命,那白骨堆出來的路。

“在幾百年前,我們的祖先就知道,這裡有一個強大,興盛的民族,而且我的祖爺爺在活著的時候,救過幾個漢人,這幾個人帶給了我們造船術和冶煉術,並且告訴我們通往這裡的路線。”

“嗯?”

李文昊沉思了起來,聽他說的,那時候應該是晉朝末年,五胡亂華的時候,或者在早一點三國時期的時候,那時候的確天下大亂,一些想要明哲保身的家族西遷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以我國所出的地貌,順著絲綢之路往西,也的確是隻有波斯那邊纔算的上是繁華。

在沉思的時候,李文昊不知不覺的腳上加大了力量,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馬卡爾的頭骨已經被他踩碎了……

“啊這!”

“我真不是故意的……”

“拉出去喂狗吧!”

用手巾擦擦手,李文昊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考慮了一下,下達了一係列的命令。

“韓信,你帶著你部,現在押送那些俘虜直接轉道西南高原,我要在成都修建一條到邏些城的路,彆給我找藉口,俘虜我會源源不斷的給你送去。”

“曹孟德,你帶著麾下修整兩日之後西進,接應霍去病,我已經得到訊息,他被一股十餘萬人的敵人纏住了。”

“嶽飛,明天修整一天,後天,你帶著大軍隨我北上,支援薛禮部。”

“韓信,你過來。”

李文昊把韓信叫到耳邊輕聲的耳語了幾句之後,輕輕的拍拍韓信的肩膀,示意眾人都下去休息吧。

至於李文昊和韓信說的什麼,很簡單,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俘虜是異族,那些不服從大唐統治的人也是異族,隻要有人敢阻攔李文昊的修路計劃,那就連坐,一人連一家,一家連一個不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