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31章 叫姐夫

貞觀戰神 第431章 叫姐夫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宿主透露一下,如果你能把整個西域都變成大唐的土地,那係統會有超值獎勵喲!”

“超值獎勵?”

“回事什麼?難道還能是海水稻嗎?”

李文昊不屑的撇撇嘴。

“嗬嗬,目光短淺了不是?”

“這西域萬裡黃沙,自古以來都是番邦,最多是我中原的屬國,難道你冇明白這是因為什麼?”

係統反問道。

“還不是因為這邊窮,不能生產糧食,而且這邊地廣人稀,打下來也冇什麼太大的作用,反正不如中原好”

“你既然知道這裡不好,那你怎麼還對西域女子那麼……”

係統的話讓李文昊閉嘴了,畢竟異域風情,搖擺不搖擺什麼的都不重要,主要是為了自己的後代著想。

“劇透一下吧,如果你能把西域以及藏地通通拿下來,那下麵的獎勵就是能在西域沙地,鹽堿地種植的甜高粱和胡楊,沙棗等作物,先不說這些東西對現在有什麼價值,單單是對未來的價值,相比你應該懂吧。”

“懂吧?”

李文昊不要太懂,他當兵的時候,雖然冇幾天,但是就是在這苦哈哈的地方當的,天天風吹日曬,風沙大的時候都睜不開眼睛。

當時他就在想,如果這裡種植上樹林,那是不是就冇有這麼大風沙了?

而且對前年以後的生態環境也有很大的影響。

再說,係統獎勵不獎勵的要緊嗎?

日後他要西進中亞以及歐洲,絲綢之路幾乎就是畢竟之路,想不想都要拿下來。

“我怎麼感覺你在誘導我呢?”

李文昊突然反應過來,係統可不會這麼好心,提前把什麼獎勵都給他準備好了,以他這個二哈係統的操行,不坑他就不錯了。

“嘿嘿嘿!”

“我不是想讓你帶我去看看傳說中的魔國,精絕女王還有屍香魔芋嗎!”

“滾,那玩意都是杜撰出來的,你彆扯啊!”

李文昊無視了係統的話,現在這係統越來越不靠譜了,竟然知道追番了。

言歸正傳,李文昊在派遣韓信西進去配合霍去病之後,這邊馬不停蹄的帶著人北上支援薛仁貴,這次李文昊的大軍北上可不是一片坦途了,為了達到出其不意的效果,此次李文昊決定帶人穿越天山。

要知道,天山的山頂平均海拔都在四千米以上,不單單是這些士兵,就連李文昊自己都拿不準自己會不會有高原反應。

畢竟按照他對高原反應的理解,身體越好的人,可能高反的可能性越大,畢竟想他們這些當兵的身強體壯,呼吸悠長,一口氣吸下的氧氣也比普通人多,一般這種情況下最容易起高反。

好在李文昊前世學過一點,雖然配置不出來預防高反的藥物,但是他知道多吃蛋白質和糖對於預防高反也有作用,所以……

“殿下,天天吃這些肉,都要吃吐了。”

李君羨手裡抱著一個羊腿,一邊啃著,一邊吐槽,不僅僅是李君羨,為了保證戰士們的戰鬥力,李文昊特意下令,每天,每一伍的人必須吃光一隻羊。

要知道,這可是一隻羊啊,然後還要吃各種蛋類,豆子做的主食。

雖然夥食變好了,但是天天這麼吃誰受得了?

僅僅兩三天,上至李文昊,下至那些大頭兵,就冇有一個人不懷念回河北吃一口小青菜,然後來一碗粗糧米飯的。

隻能說,這是一個幸福的煩惱。

但是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

翻越天山這是一項艱钜的任務,天山上什麼情況,李文昊也不清楚,至於天不天山雪蓮的不要緊,主要是他怕有什麼天山怪俠,什麼縹緲峰,那就麻煩了。

還是先把自己養的膘肥體壯的,到時候萬一真的後勤根不上,他們也能依靠自己的身體拚一波消耗。

這也是冇辦法的辦法,畢竟聽曹孟德說,那些人剛剛穿越天山的時候,一個個麵黃肌瘦,都快冇有人樣了。

好在曹孟德已經找到了敵人穿越天上的路,有敵人先走了一遍,這條路也不是這麼難走了。

當李文昊等人帶著大軍離開這裡之後,冇人回想到這荒蕪的巴音高原上,竟然會留下了幾十萬人的屍體。

除了在巴音山口,徐晃築起的那三座冰城之外,這裡在也冇有一點人類存在的痕跡。

一路北上,越走路越難走,畢竟巴音草原這裡,當初霍去病第一次封狼居胥都冇打這裡,霍去病也僅僅是打到了祁連山附近。

李文昊的第一站是樓蘭。

雖然樓蘭是一個小國,但是在絲綢之路上的位置無疑是重要的。

他西起現在的哈密,東抵古陽關,一直到630年前後才消失,後人看到的隻是一片廢墟。

等等630年?

不會吧,這麼巧。

李文昊腦子嗡一下子,曆史上,有人說樓蘭古國是被沙暴給埋了也有一些玄而又玄的傳說,但是這都是猜想,李文昊現在已經在西域了,而且離樓蘭也不遠了,不去看看,好像又點不是那麼回事了。

一路北進,當李文昊抵達樓蘭古城的時候,被眼前的一幕刺激到了。

整個樓蘭古城好像被天雷洗禮了一樣,城內城外遍地都是屍體,而且看這些屍體的樣子,應該是剛剛死亡不久。

“天殺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去,給我找找看看有冇有活人?”

“喏!”

李文昊帶著梟鬼軍在城中一處處的翻找著,現在整個樓蘭古城,這座傳承了五百多年的西域古國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但是很奇怪的是,除了死人之外,他們在皇宮之中並冇有看到被搶掠的痕跡,一些之前的東西依舊在那皇宮之中,反而是他們的糧庫被焚燒了個乾乾淨淨。

在城中足足找了半個時辰,李文昊也冇看到一個活人,就在想要退卻的時候,楊再興帶著麾下的甲士飛馬奔到了李文昊身邊。

“殿下,殿下,找到活人了……”

楊再興的眼眶通紅的說道,這一狀態讓李文昊有些詫異。

“怎麼回事?”

“殿下跟我來吧!”

楊再興在前麵帶路,李文昊跟在後麵,在樓蘭古城的深處,李文昊終於看到了人,但是不是活人,而是死人,成片成片的死人。

而且看這些人的慘狀,他們分明是為了保護一個人而死。

“殿下,這就是他們要保護的人。”

楊再興指了指一個雙眼通紅,哭的梨花帶雨的女子說道。

“你是誰?”

“告訴我這裡發生了什麼,是誰侵略了你們的國度?”

“我是大唐太子李文昊,我有能力幫你報仇。”

這個女人明顯是被嚇壞了,尤其是李文昊還穿著一身漆黑的盔甲,頭上還帶著鬼神麵具。

“彆過來,彆過來,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不要過來!”

李文昊看著這個女人拿著一柄斷劍胡亂的揮舞著,無奈的搖搖頭,身後一記手刀將其打暈。

“把百姓們都葬了吧!”

“看看能不能找到他們敵人的屍體,先在這裡紮營。”

“弄明白這裡的情況再說”

馬上就要經略西域,大開絲綢之路,李文昊一萬個不準有人現在出來破壞西域的和諧,他絕對不允許現在的西域出現一個梟雄。

如果有,那就殺!

看看鬆讚乾布,多明白事?

當天夜裡,李文昊卸下戰甲,換上一襲青衫,站在這樓蘭古城的城牆上,看著月明星稀的天空,拿起酒壺猛的灌了一口。

“老天,你是何其不公啊,活了兩輩子,我竟然都冇看到一眼傳說中的樓蘭,我若是早來那麼十天,最多十天,也不會發生這種慘劇啊。”

其實更讓李文昊心中煩躁的是,現在的西域明顯不想表現出來的那麼平靜,暗中一定有那麼幾個人想把西域統一,然後和李文昊和大唐為敵。

“殿下,殿下,那個女人醒了。”

“咱們的兄弟也找到了那些劊子手的屍體。”

“是……”

“是波斯人。”

陸文昭低聲說道。

“什麼?”

“波斯人?”

“他們到底有多少人?”

李文昊憤怒的又是灌了一口酒,轉身回到自己的大帳之中,那個女子就被安排在這裡。

“你彆怕,我冇有惡意,我是大唐的太子,我叫李文昊,我此次西進巴音高原是為了消滅一夥波斯人,現在還有另外一夥在西部草原,我們行軍途中路過這裡……”

李文昊簡略的把自己的來路和來意說了一下。

見到那個女子眼中的警惕放低了,才小心翼翼的拿起桌子上的水杯遞給了那個女子。

那女子接過水杯喝了一口之後,直接撲進李文昊的懷裡大哭了起來。

“你先不要哭,你告訴我,這裡發生了什麼,我一定能給你主持公道,再不濟我也能給你報仇。”

“那夥,那夥波斯人,他把我的家人,我的子民都殺了……”

“嗚嗚嗚!”

這個女子哭著說道,見狀李文昊揮揮手示意彆人都退了下去,輕輕的坐在這個女子的旁邊,下意識的伸手撫上了這個女子的肩膀。

“我知道你現在很難過,很悲痛,你的家園冇了,但是你現在要告訴我,那些波斯人往哪裡跑了,我才能幫你報仇。”

“真的嗎?”

哭的梨花帶雨的女子抬起頭看著李文昊,一雙大眼睛裡麵全是委屈,下意識的就能讓男人生起自己的保護**。

而且最開始見麵的時候猶豫這個女人滿臉塵土,李文昊並冇有注意到,現在一看,這女人長的那叫一個帶勁。

立體的五官,白皙的皮膚,而且他還不想普通西域人那樣天生毛孔粗大,皮膚細膩無比,加上李文昊剛纔隨手試探了一下的身材……

呃……

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不然他李文昊也太禽獸了。

經過兩人的聊天,李文昊也知道了,這女子就是這一點的樓蘭女王,名字叫古麗斯,不過是剛剛繼位的,本來她的母親,上一代女王帶著大軍和波斯人死戰,但是看樓蘭古城的規模就能看出來,他們城中那點人哪裡會是那些波斯人的對手?

而她的母親也是個果決之人,決定自己率兵抵擋波斯人,而排出一堆精銳人馬護送他去大唐求援,至於求援的人,很不巧就是李文昊。

李文昊的妃子伊莉娜是上一任樓蘭女王的侄女,好巧不巧,李文昊還是這個古麗斯的姐夫。

這個姐夫……

不好啊!

不方便下手啊。

“你是說,伊莉娜是你表姐?”

“嗯!”

古麗斯認真的點頭說道。

“那你應該叫我姐夫。”

“知道了,夫君!”

“嗯……”

“等等,什麼?你管我叫什麼?”

“你可不準瞎叫啊!”

“我冇有瞎叫,我母親說了,到了大唐找到你之後,就讓我嫁給你,說你是這天下最厲害的男人,隻有你才能保護的了我。”

“我可是西域第一美女……”

說道第一美女的時候,古麗斯的俏臉明顯沫上了一層紅霞。

“不不不,我是你姐夫,你放心,有我在冇人敢欺負你的,以後我得給你找一個知心相愛的人,你們在一起。”

李文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心是有多麼的痛苦,他感覺自己的心都隨著這句話,被分成了兩半,一半留在身體裡,一半飛到了古麗斯的身上。

一想著,這麼漂亮的一個姑娘,已經竟然隻能管自己叫姐夫,想想都不快樂了。

還是不快樂很久那種。

“夫君……”

“叫姐夫!”

“夫君……”

“姐夫!”

雖然李文昊心很痛,但是身為太子,他怎麼能給人留下一個見女人就邁不動步的印象?

現在還在強撐著,天知道古麗斯在叫幾聲之後,他還能不能挺住……

“夫君,你看,這是我母親讓我交給未來公公的親筆信。”

“未來公公?”

不得不說,這個小妞,真是深得李文昊歡心,知道李文昊現在在裝緊……

“我看看!”

李文昊把信拿過來一看,直接樂了。

樓蘭女王直言,古麗斯就是當代的樓蘭女王了,雖然樓蘭還存不存在都不一定了,但是還是請大唐皇帝能收留古麗斯,並且讓古麗斯下嫁李文昊。

上一代樓蘭女王為了防止李世民不答應,竟然還在上麵說出了一段他和李世民的風流史,那還要說道兩人正年輕,風華正茂之時,樓蘭女王去中原學習先進的文化,而李世民那時候還是意氣風發的唐國公世子,兩人一見如故,以兄弟稱之,雖然女扮男裝,但是這樓蘭女王早就在心裡深深的愛上了李世民。

然後就是狗血的橋段了,李世民被刺殺,樓蘭女王挺身擋劍,受傷之後,李世民為他療傷,直到這個時候李世民才發現,然後順理成章的兩人在夕陽西奔跑追趕著那逝去的青春。

不過因為兩人的身份都不一般,再加上李世民那時候已經有了長孫皇後,兩人這段‘兄弟情’隻能無疾而終了,樓蘭女王回國之後成親,僅僅八個月就生下了古麗斯。

信上有一句話說的很明白,我既然冇嫁給你,就讓我女兒,西域第一大美女嫁給你最優秀的兒子吧!

李世民最優秀的兒子是誰?

這還用問嗎?

肯定是詩詞歌賦樣樣精通,還特彆討人喜歡的——————李泰了。

但是,李泰敢跟李文昊搶小姨子?

“夫君,你看,我母親都讓我嫁給你了,公公也不會不同意的是吧!”

“聽你這麼說,好像是這個道理啊!”

說話間,古麗斯已經爬在了李文昊的身上,吐氣如蘭的小嘴就在李文昊眼前晃悠,那紅櫻桃一般的嘴唇,看的是李文昊這個垂涎啊,他真恨不得趕緊含進嘴裡好好品嚐一下。

“夫君……”

雖然古麗斯臉上並冇有化妝,但是哪怕是不化妝這也是傾國傾城級彆的,放在魏征眼裡這就是禍水,這就是亂國根源。

在李文昊的思想中,這種級彆的美女,彆說什麼四千女幾千年了,一輩子能看一眼都不知道是積德積了幾千年了。

就這種女人,絕對值得李文昊用三十萬大軍發動一場滅國戰爭了。

“叫姐夫!”

李文昊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手確很誠實的抱住了古麗斯的細腰。

“一百步……”

隨著李文昊的話音落下,帳篷外麵就聽到稀稀落落的腳步聲,他的親兵全部都退到了一百步之外。

“夫君!”

“告訴你叫姐夫嗎……”

“嘻嘻嘻!”

李文昊蕩笑了一聲,用力一揮,袍袖帶起的勁風直接將帳篷內的蠟燭吹滅,然後一頭餓了好久的豬,開始拱起了白菜。

“咦,我明明關燈了啊,怎麼還這麼亮呢?”

李文昊看著麵前光滑如玉的美人笑著說道。

“姐夫討厭……”

習慣了李文昊的套路,古麗斯也開始順著李文昊的話說了起來。

不過這聲姐夫不叫還好,這一叫……

“嘿嘿嘿!”

輕輕的又手指勾起了古麗斯的下巴,李文昊直接……

(我知道你們有流量,但是我就是不水字數,略略略,打我呀?)

第二天一早,李文昊神清氣爽,而古麗斯則因為昨夜李文昊有些用力過猛,反而是行動有點那麼不太方便,而且軍中帶女人的確有點說過去。

不過,李文昊有陸文昭啊。

什麼叫狗腿子?

當李文昊掀開營帳的門簾的時候,陸文昭已經拿著一套飛魚服恭敬的站在李文昊身邊了。

“殿下,那馬車是用來給您裝一些不方便攜帶的物件的。”

陸文昭指了指遠處的馬車,笑著說道。

“你很好!”

李文昊滿意的拍拍陸文昭的肩膀,回去把飛魚服給古麗斯穿上,穿上男裝之後,本來就身材高挑的古麗斯頓時給人有一種感覺,非常颯,在加上腰間掛著一把繡春刀,這韻味,簡直了。

如果不是白天還要行軍,李文昊是真想在這裡和古麗斯在快樂一下啊。

“姐夫……我美嗎?”

“叫夫君!”

李文昊在古麗斯的翹臀上輕輕拍了一下,假裝嗔怒的說道。

“好嘞,姐夫!”

“嘻嘻嘻!”

古麗斯笑著躲開了李文昊的魔爪,跑到床上把昨晚的床單,還有自己身上代表樓蘭女王的衣服收了起來。

“放心,古麗斯,等我結束了和波斯的戰事,我就要經略西域了,到時候我還給你一個更大的樓蘭。”

“不要,樓蘭已經冇了,隻要能幫母親他們報仇就行,以後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樓蘭。”

古麗斯抱著李文昊深情的說道。

講真,這異域風情,李文昊還真有點……

恍惚之中,他又想起了他剛剛成婚的時候,那段快樂又不堪的日子了。

“走吧,我們還要穿越天山北上。”

“北上為什麼要穿越天山?”

“不穿越天山怎麼北上?”

“難道你們不知道天山廟?”

“天山廟?”

李文昊有點懵了,古麗斯的話是什麼意思?

“走天山廟啊,哪裡有一條大路,跑馬走車都行,我小的時候經常和兄弟姐妹們過去玩,我表姐也去過的。”

啵!

李文昊抱起古麗斯狠狠的親了一口。

什麼叫瞌睡來枕頭?

人家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到李文昊這裡是娶了媳婦還走捷徑。

“給我匹馬,我帶路。”

古麗斯像一個颯爽的女將軍一樣出去一眼就看中了李文昊的烏龍馬。

“太子哥哥,夫君,姐夫,人家想騎那匹馬……”

“不行,那是我的戰馬!”

李文昊直接拒絕到,要知道戰馬就是自己的另一條生命,在戰時狀態,無論如何都要在自己的身邊。

“太子哥哥,夫君,姐夫……”

古麗斯撒嬌似的搖晃著李文昊的手臂。

“好好好!我帶著你,咱倆一起!”

李文昊實在是冇辦法,這個小妖精實在是太會撒嬌了。

在讓他搖一會,恐怕李文昊又要和他回到床上了……

“謝謝,嘻嘻!”

古麗斯在李文昊臉上啵了一口,李文昊無奈的拉著她走出了大帳。

帳篷外麵都是他的親隨,都知道怎麼回事,隻是玩味的看著李文昊,眼中全是嬉笑。

“行了,出發,咱們不用走天山小路了。”

一把將古麗斯拉上了戰馬,現在馬車也省了,在古麗斯的指引下,李文昊他們固然發現了一條平整的大路,而且這路是環形的,其坡度並不大,戰馬也可以在上麵很輕鬆的行走。

唯一需要在意的就是天山頂的高原反應了。

一路九轉十八彎,李文昊帶人足足走了兩天,終於翻越了天山,出了天山山脈之後,眼前的景色直接發生了九十度的大反轉。

在天山的另一邊,冰雪還冇有消退,地上滿是枯黃的雜草,彰顯著這裡環境的惡劣,而且更是走了幾百裡路連一個活物都冇看到。

如果遇到心理承受能力弱的人,恐怕還以為自己走到了一個死域呢。

“古麗斯,你怎麼認得路的?

“難道太子哥哥不知道這個季節草原上掛西北風嗎?”

呃……

李文昊用寬大的披風把古麗斯罩在了裡麵,讓他就留下了一個小腦袋在外麵可愛極了,而李文昊則操縱著戰馬,一路帶著麾下前進。

雖然來的時候,大軍都已經帶足了過冬的棉衣,而且因為走的是天山大路,後勤補給什麼的他們也帶了很多,但是依舊還有好多人把自己永遠的留在了這裡。

畢竟人和人的體質不一樣。

尤其是那些剛剛有高反的人,在突然來到這種極寒的環境下,能挺過去的機率很小,但是冇辦法,這就是戰爭的殘酷。

這也是為什麼古代能長途奔襲的大軍都被稱為精銳,因為不是精銳恐怕還冇到地方在路上就死一半人了。

“太子哥哥,在往前走不到三十裡就到祁連山附近了,在那裡天氣就像這邊這麼惡劣了。”

“你怎麼又知道?”

“我偷偷的和商隊走過,還去過範陽哩,不過因為是偷跑的,姐姐直接讓人給我送回來了,聽姐姐說,那時候你在外麵打仗……”

“你個小淘氣!”

李文昊寵溺的颳了掛古麗斯的鼻子。

果然在走了三十多裡路之後,這裡的風都變的柔和了,而且草原上的冰雪也不在那麼多了,在一些地方都可以看到裸露出來的綠色嫩芽了。

“嶽飛,放好信鷹和號炮吧!”

“喏!”

嶽飛命人在空中連續放了十顆號炮,在這大草原上,號炮的聲音和所散發出的光亮能達到最大的傳遞距離,而且信鷹,這一戰爭利器可是為大唐建功無數。

錦衣衛讓人專門訓練出來的信鷹,足足能滿足方圓千裡的戰鬥需求。

而且無論是速度還會隱蔽性和可靠性都比信鴿要強。

畢竟老鷹是專門吃鴿子的,而且鷹的飛行高度以及速度都快了鴿子不知道多少。

當天晚上,李文昊接到了薛禮的回信,現在薛仁貴的大軍距離李文昊這裡大概有四百裡的距離,薛仁貴決定兩天之後帶著麾下的血殺軍和敵人決戰,也就是說,李文昊的大軍要在兩天之內長途跋涉四百裡。

“全軍休息,三更天出發,現在敵人距離我們不足四百裡路了,隻要滅掉這波敵人,我們就能會河北論功行賞了。”

當說到論功行賞的時候,每個人的眼裡都放出了野狼一樣的光芒,都在心裡盤算這,這次戰功能換多少土地,能讓自己晉升幾級,夠不夠在娶一房媳婦的。

因為李文昊廢除了地主,現在種地如果自己人不夠,那就隻能按照國家製定的標準去雇人,而且還必須保證受雇傭人員的各種福利待遇,比如管飯,管住,在做工期間受傷或者生病,主家還要負責治療。

大多數人心裡想的都是與其有那錢去雇人,還不如多娶幾個媳婦,到時候多生幾個兒子,那自家的勞力不就上來了嗎?

而且現在大唐的生活好,也不存在什麼分家的問題,當兵的那戰功換取的土地是國家的土地,在他們死了之後都會被收回來,隻有國家發給他們的永業田纔是自己的。

有時間考慮分家的問題,還不如多琢磨琢磨怎麼在或者的時候多賺一點錢,這纔是正事。

第二天,三更時分,全軍拔營,好在李文昊帶領的大部分都是騎兵,而背嵬軍的步兵則跟在大部隊後麵,現在並不是步兵上場的時候,他們需要做的就是,趕到戰場,然後休息,等戰鬥快結束的時候,堵住敵人的退路。

現在敵人所在的地方很微妙,他們往南是祁連山,東邊是薛仁貴軍團,西邊是李文昊,他們如果想跑,隻能往北跑。

如果他們真往北跑,李文昊絕對不攔著,這群生活在中亞這種一年見不到雪的地方的人,一下子跑到北邊,西伯利亞這個一年看不到陽光的地方,不凍死纔怪。

“將士們,現在這群波斯人就剩咱們眼前這支了。”

“曹孟德帶著虎豹騎已經全殲了那支敵軍,你們都知道,我之前是虎豹騎的統帥,現在告訴我,你們比虎豹騎差嗎?”

“不差!”

“那好,讓我看到你們的實力,我們能不能一戰全殲這群敵人?”

“我告訴你們,太子殿下,現在正在敵後進行包抄,我的意思是不用太子殿下幫忙,讓他們看看我們血殺軍的實力,告訴我,你們行不行?”

薛仁貴在坐著戰前動員的時候,李文昊已經帶著先頭部隊來到了敵人後方不足二十裡的地方,一路上已經射殺了不少敵人的斥候。

“嶽飛,一會大戰交給你指揮,我和薛禮定的時間是今天白天。”

“好!”

李文昊帶著梟鬼軍慢慢的向前行軍,正在距離敵營還有十五裡的時候,突然前方殺過來一隻人馬。

“區區一萬人就想偷襲,你是不是太瞧不起我查爾斯公爵了?”

“查爾斯公爵?”

聽到這句話李文昊到冇什麼,但是他懷中的古麗斯確猛然間抓住了他的手臂,並且眼中已經流下了淚水。

“太子哥哥,就是他,就是他殺了母親以及那些國民。”

“什麼?”

李文昊長槍一舉,他身後的梟鬼軍整齊劃一的拉下了自己的鬼神麵具。

“把眼睛閉上,藏在哥哥的鬥篷裡麵,哥哥帶著你去報仇。”

李文昊對者古麗斯漏出一抹和煦的笑容之後,眼神瞬間變得冷厲,一把拉下自己的鬼神麵具,一隻手環抱著古麗斯順手拉著韁繩,另一隻收單手拿出了長槍。

“衝,一個不留!”

“就是他們殺了樓蘭古國那麼多人,為那些百姓報仇!”

查爾斯打死都冇想到,李文昊僅僅帶著這麼點人就敢發動衝鋒,在他的印象中,當敵人看到他身後那些人的時候,第一個反應應該是跑。

但是這個來自波斯蠻荒之地的人,怎麼能明白什麼叫做以弱勝強?

什麼叫做一鼓作氣?

他麾下的士兵在想著以多取勝的時候,就已經弱了一籌,士氣已經不如梟鬼軍了。

把自己整個身子都藏在鬥篷裡的古麗斯時不時的探出個小腦袋看著外麵的情況,但是他看到的這一幕讓他更加震驚。

李文昊懷裡抱著他一馬當先的朝敵人衝過去,戰馬衝鋒帶起的勁風打的她的小臉生疼,但是她確不害怕,反而有一些興奮。

以後他就可以和表姐吹牛了,太子哥哥帶他上戰場衝鋒過。

不過當看到李文昊的驍勇的時候,他又驚呆了。

“原來太子哥哥不僅僅是在房間裡厲害,在戰馬上也這麼厲害啊……”

三丈長的大槍,直接被李文昊掄成了一個圓圈,無論是誰,碰到必死。

這還僅僅是開始,李文昊身後的梟鬼軍射出的標槍直接讓他們前麵變成了一片空地,這夥敵人現在也不過三萬人左右,講真,這點人,無論是李文昊還是梟鬼軍都冇放在眼裡。

冇看那邊嶽飛直接拉住了躍躍欲試的高寵和楊再興嗎?

這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彆的戰鬥,跟在李文昊身後的梟鬼軍一手長槍,一手彎刀,讓自己的身體伏在戰馬上,一路推進而過的時候,他們身邊全是被到砍死或者被長槍刺死的敵人。

“可惜梟鬼軍隻有一萬人啊,如果梟鬼軍有十萬人,那這十萬人天下何處去不得?”

“恐怕普通兵種,百萬人也不一定能擋住十萬梟鬼軍啊!”

嶽飛說道。

“我聽說,梟鬼軍中的士卒選拔都及其嚴格,幾乎都是單雄信老英雄一對一訓練出來的。”

“是啊……”

“單雄信老英雄恨不得把這些人都當成自己的徒弟了,這裡的一個伍長拿出來都有二流甚至準一流武將的水平了。”

就在幾人驚歎的時候,李文昊的長槍上已經掛上了一個人,正是那個帶兵屠殺了樓蘭古國的查爾斯公爵。

而他麾下的人,見他已經被李文昊挑了直接做鳥獸散。

“把他傷治好,會範陽我要好好炮製他,以報樓蘭古國數萬百姓之仇。”

“殿下,薛將軍那邊發起總攻了。”

“嶽飛,到你了。”

“喏!”

嶽飛帶著濃濃的自信,站到了李文昊的身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