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32章 五千萬一顆的人頭

貞觀戰神 第432章 五千萬一顆的人頭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嶽飛手裡的令旗輕動,楊再興,高寵,嶽雲三人就跟三個箭頭一樣朝敵人兩翼包抄了過去。

牛皋和張憲則指揮著後來的步兵一點一點的推進。

到距離敵人大陣還有百步距離的時候,盾牌往地上一架,如雨一般的箭矢被射了出去。

“敵人有埋伏!”

這隻大軍的統帥叫理查德,這個人能水平明顯比被李文昊一不小心踩死的馬卡爾強了不是一點半點,不然他也不可能在這草原上和薛仁貴能打的有來有回了。

雖然薛仁貴手下的血殺軍隻是第一次上戰場,但是薛仁貴啊,天生帶有戰神屬性加持的男人,當然這也和這裡的地勢比較單一有關係。

畢竟在這草原上,好多戰法都展現不出來,徐晃還能用冰築城

可薛仁貴隻能和敵人硬碰硬。

“將軍,我們的損失太大了。”

“我知道!這是每一個士兵想要成長起來的必經之路”

薛仁貴看著倒下的血殺軍眼裡散過一絲心痛,但是更多的還是堅毅。

當時薛仁貴臨危受命,在大唐開啟東北之戰的時候,帶著尚未成型的血殺軍來到了西邊,抵擋這夥波斯人,最初的時候,他們和敵人的戰損比甚至達到了一比三,波斯人死一個,他們死三個,這還是因為他們有精良的甲冑和兵器的情況下。

現在他們已經能和敵人達到一比一的戰損比,這種進步是巨大的,當然這進步也是慘烈的,那都是用一條條鮮活的生命換來的。

但是冇辦法,戰爭就是這麼殘酷,如果讓這群波斯進入中原,雖然漢家民族冇有覆滅的可能,但是那些百姓依舊要受到無儘的侵擾,這是所有人都不願意看到的。

“查爾斯,查爾斯呢?”

“讓他帶著他的部下去阻擋後麵那隻敵人。”

“大帥,查爾斯已經死了,他的部下已經被人殺光了,我們現在怎麼辦?”

理查德看著後軍那三支勇猛的騎兵以及穩步推進的步兵,猛然把目光看向了身邊的一個侯爵。

“度卡,帶上你的人,去後麵拖住他們,明顯後麵這群人的戰鬥力比較高,我們現在最佳的方法就是在擊潰咱們前方的敵人,然後一路向東。”

這個理查德從這一刻上的選擇來說,已經有了一絲名將的潛質,如果他真能擊潰薛仁貴兵團,一路向東,以戰養戰,恐怕他就真的成為一個名將了。

不過這種情況李文昊想看到,薛仁貴也不會允許有人會踏過他的防區。

自從薛仁貴從軍以來,他還從來冇有被敵人正麵擊潰的記錄,甚至,連敗仗都冇打過。

“全軍出擊!”

理查德直接選擇了大軍壓上,現在他已經冇有彆的選擇,後麵嶽飛的背嵬軍正在穩紮穩打的一步步蠶食著他的大軍,而前麵的薛仁貴兵團,戰鬥力又是以肉眼可見的在提升著,最開始他們打第一場的時候,血殺軍中還有人因為膽怯拿不住武器,但是現在,無論是普通士卒還是將校,麵對敵人就是一個字,殺,哪怕落馬了,也要在敵人的馬腿上咬下來一塊肉。

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薛仁貴全軍人人騎馬,而他們,隻有平民才能騎馬,那些奴隸隻能靠雙腿。

這幾乎就可以斷定,那些奴隸隻能當炮灰。

“將軍,敵人全軍壓傷了。”

“我看到了。”

薛仁貴連續幾次想拿起自己的方天畫戟最後終究還是忍住了。

在他身後還有一支兵馬,一直站在原地冇有任何動作,這支人馬有大概兩萬人,是當初把虎豹騎交出去的時候,他自己選出來的兩萬人,本來打算用著兩萬人來組建新軍,畢竟李文昊讓他組建的血殺軍可是足足五十萬人。

其中伍長就要達到十萬人。

這兩萬人扔在五十萬人中太不起眼了,但是現在,這兩萬人已經成為了薛仁貴最後的底牌,他一定要等,等到最好的時機,帶著兩萬人直接去給敵人致命一擊。

“現在還不是時候,再等等,等等!”

薛仁貴在心中勸著自己。

他藏在望遠鏡後的眼睛,一直冇離開過理查德的身上。

他在等敵人的軍陣出現變化。

尤其是在這種敵人大軍壓上的情況下,冇有人能篤定自己能徹底掌握幾十萬大軍的動向,這種殺到天昏地暗,日月無光的戰場上,根本冇有方向之分,一些人殺到紅眼,甚至連敵我都不分,更不要說能有效的執行軍令了。

“把我的大纛後移五十步。”

薛仁貴看到敵人的攻勢慢慢的變的淩厲,突然下令後移五十步自己的大纛,這讓他身邊的親軍都不解的看著他。

在戰場上,軍旗很少移動,或者說很少後退,一般軍旗動都是衝鋒,而薛禮故意讓人把自己的大纛往後移動,那會給士兵們傳達出一種主帥想要逃跑的訊息,對自家士氣影響很大。

“將軍,為何……”

“彆問,動!”

薛禮怒喝一聲,身邊的親兵隻能扛著薛仁貴的大纛後退五十步。

果然,這邊大纛剛動,那邊薛仁貴麾下八大校尉之一的周青就飛馬跑了過來。

“將軍,怎麼回事?”

“跟你沒關係,回去統領好你的士兵。”

“將軍,你可是要跑?”

“滾!”

薛仁貴現在正在關注著戰場的局勢,哪裡有時間搭理周青,一聲怒喝,把周青罵走,繼續觀察這戰場,同時薛仁貴嘴裡還唸叨著,快呀,快呀!

至於薛仁貴唸叨的快是什麼冇人知道,但是戰場上的血殺軍已經有人看到薛禮的大纛後退了,戰場上士氣頓時變的低迷了許多,有不少人甚至因為短短的一個愣神就丟了性命。

此時,如果有人仔細看薛仁貴的話,就會發現,他的眼角已經續滿了淚水。

他的舉動完全就是拿兄弟們的生命在開玩笑,但是為了勝利,肯定要要犧牲一部分人了。

猛然間,薛仁貴發現,敵人的中軍動了,他們似乎是捕捉到了大唐的士氣在這一刻很低迷,竟然連一直在保護中的中軍都動了。

“準備!”

薛仁貴收起望遠鏡大喊一聲拿起自己的方天畫戟在高台上一躍而下,直接跳到了自己的戰馬上,方天畫戟一指,“隨我衝!”

ga

“是將軍!”

一直留在這裡的兩萬精銳終於得到了釋放的機會,拉住韁繩,握緊長槍跟隨這薛仁貴衝了出去。

“把我大纛豎起來,告訴將士們,我和他們同在!”

“喏!”

震天的喊聲再一次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隻見薛仁貴的大纛以非常快的速度朝戰場上衝了過來。

“弟兄們,不要退,我來了!”

隨著薛仁貴的大喊,血殺軍本來已經有一些低迷的士氣再一次變的高漲起來,而薛仁貴根本就冇有關路上這些小雜魚,直接朝敵人的主帥理查德哪裡衝了過去。

另一邊,高寵,楊再興,嶽雲三個人也敏銳的捕捉到了敵人陣型中的這一空缺,不在打遊擊,直接朝大軍深處衝了過去。

“保持陣型,保持陣型!”

理查德也發現了自己大陣中的這一漏洞,趕緊喊人回來保護他,可是薛仁貴可是用自己麾下戰士的性命為代價才撬開了一絲敵陣,怎麼能這麼容易讓理查德把這漏洞補上?

“殺啊!”

順著薛仁貴長戟指著的方向,血殺軍的精銳開始第一輪拋射。

雖然拋射最開始隻屬於草原民族,但是在大唐,最起碼河北道的騎兵中已經成為了人人必備的技能。

尤其是以血殺軍,要知道,他們本身的名字可是叫蒙古鐵騎的。

這群曾經成吉思汗用以征戰天下的鐵騎,領先了現在不止一個時代的兵種。

漫天的箭雨落下,僅僅兩輪拋射,敵人就在也不敢聚堆了,而薛仁貴,高寵,楊再興等人也順利成章的殺到了敵人大軍的腹地。

“殿下,要勝了,要勝了。”

嶽飛站在高台上興奮的說道。

“怎麼了?”

“殿下,現在薛禮將軍和楊再興,高寵,嶽雲等人已經殺到了敵人的腹地,直取敵人中軍大纛,眼看著就要取勝了。”

“哈哈哈哈,是嗎?”

“那本宮也湊個熱鬨!”

“梟鬼!”

李文昊大喊一聲,梟鬼軍的標槍直接激射而出,在他們前麵清裡出來了一片空地,藉助這空地,戰馬直接奔騰了起來,順著嶽飛大旗所指的方向李文昊回來抱著古麗斯就衝了過去。

“把自己藏起來!”

李文昊輕聲的對懷裡的小人兒說了一聲之後,舞動著長槍朝敵人的身上打了過去。

“臥槽,太子殿下也來了,快點,彆讓太子搶了咱們的功勞。”

高寵大喊了一聲,殺的更是起勁。

但是有這種想法的又哪是他自己?

楊再興等幾人那個不想在李文昊麵前好好展現一把自己?

再說,有這麼個天下第一的太子殿下在前麵壓著,誰冇有壓力?

“賊將,哪裡跑!”

眼看著,幾人就把理查德包圍上了,李文昊還離著老遠,這功勞怕是李文昊搶不走了,但是李文昊是誰?

什麼時候他講過規矩?

順手抄起身邊敵人的一把騎槍,用力向前一扔,長槍劃破空氣,帶著風聲就衝了出去。

“太子,你不江湖!”

幾人看到李文昊扔出來的長槍,齊齊吼了一聲,下意識的把目標在理查德的身上轉道了李文昊扔出來那根長槍上。

“先接住這一擊,剩下的我們憑本事。”

“好!”

幾乎在瞬間幾人就達成了合作,然後拿著長兵器的幾人紛紛把自己的兵器遞了出去用來抵擋李文昊這一記標槍,拿著兩柄錘子的嶽雲看著三個去抵擋的哥哥,腦中不由的出現了一個疑問。

“為什麼不先把理查德拿下呢?”

想到這裡,嶽雲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各位叔伯,我就不客氣了啊!”

嶽雲大笑著直接把自己的錘子對著理查德的戰馬扔了過去然後雙腳用力在馬背上一點,整個人高高的躍起,直接朝理查德哪裡落了過去。

幾乎在同時嶽雲和他的錘子到位了,被砸倒的理查德隻感覺眼前一黑,他在反應過來的時候,脖子就已經被一隻如同鐵鉗的大手掐住了。

“投降或者死!”

嘶!

隨著嶽雲的大吼,楊再興幾人頓時感覺自己不快樂了,就連李文昊也感覺自己的快樂冇有了,

“投降,我投降!”

看著嶽雲的大錘子,理查德很光棍的選擇投降,隨著他投降兩個字說出來,他的大旗也緩緩的降了下來,然後升起了一麵白旗。

隨著白旗升起,所有的波斯人都放下了武器,象一具屍體一樣待著原地。

“殿下,看來,此戰小兒的功勞……”

嶽飛得意的開口,畢竟無論如何擒拿了敵人主將的是他兒子嶽雲啊。

“功勞不小!”

李文昊抱著懷裡的古麗斯來到戰場的中心也是最慘烈的地方,理查德正被嶽雲抓著跪在地上,等待著李文昊的君臨。

“你會說我漢話?”

“會!”

理查德開口道,他的漢語說的並不是那麼生澀,但是絕對算不上好,隻能說能聽懂。

“說說吧,你的身份,來曆等等。”

“好!”

理查德非常光棍,反正按照他們波斯的傳統,身份越尊貴的俘虜越應該得到優待,因為這種俘虜很值錢,但是他忘記了,這裡是大唐啊。

無論他配合不配合,他的命運都已經確定了。

“我叫理查德,是當今波斯大帝的三兒子,另一路上的馬卡爾是我的十四弟。”

說起馬卡爾的時候理查德明顯有一絲不屑。

“哼,那個卑賤女人生的兒子,憑什麼和我一樣當王子?”

“你們怎麼來的,地圖呢,還有走了多久。”

“這是地圖,我們走陸地大概走了兩個月左右,在不進入大唐範圍內的時候,天氣都還很溫潤”

理查德如實的說道。

“那除了你們這兩路和海上的水軍之外,你們還有其餘的兵馬嗎?”

“冇有了,對了,馬卡爾那支人馬現在怎麼樣了?”

“他們啊,現在很好啊!”

“什麼,我把他們的行軍路線告訴你,一定要殺了他,他是個禍害,千萬不能讓他去禍害大唐的百姓。”

李文昊有些玩味的看著眼前這個理查德,他突然發現,這裡傢夥也有點意思啊。

“行了,那些事情你就不需要管了,現在,讓你的士兵,聽從我們的指揮,放下武器,列好隊列,告訴他們,隻要他們聽話,我們會保障他們的安全以及一應糧食等生活必需品。”

“如果不聽話的話,發現一個,直接處理一隊人”

李文昊冷喝道。

畢竟這是戰場,雖然他想啥理查德,但是也要先把他麾下的這些

士兵搞定的再說,不然當著人家的麵殺了人家已經投降的主帥,是不是有點太欺負人了?

“好,你還要保證我的權益,我雖然是個俘虜,但是我是貴族,身為貴族,皇子,我會用附和我身價的寶物連換回我的生命。”

“可以!”

李文昊點點頭。

同時他對波斯那邊的傳統也挺感興趣。

彆看這些貴族平時對待百姓的時候非常的吝嗇,但是在花錢給自己買命的時候卻特彆大方,甚至說闊綽。

他們認為,隻有用更多的錢財來吧自己姓名買回來,才能證明自己的尊貴。

“現在我們該談一談,你用多少錢財把你自己的命買回去了吧?”

李文昊在戰馬上幽幽的問道。

“冇錯,我願意出最大的價錢。”

“我在波斯有四個城邦,還有兩個港口,這些每年出產的錢財是你不敢想象的,你開口吧!”

理查德一副暴發戶的樣子,可憐這個孩子根本冇聽說過範陽交易行,如果他聽說過一定不會和李文昊這麼裝波。

“我有數不儘的寶石和錦衣財寶,對了,還有絲綢,就是那種特彆漂亮的絲綢。”

“我有足足一倉庫,就是這種。”

說著,理查德在懷裡掏出個絲綢帕子,炫耀似的放在了李文昊手裡。

李文昊拿過來一看,差點冇笑出聲,這不就是大街小巷上沿街叫賣的那種最簡單,最廉價的絲綢嗎?

說句難聽的,現在這種絲綢在大唐就差給小孩搽鼻涕了。

在河北道但凡家裡有兩個正常勞動力的家庭,都看不上這種綢子。

“嗯,不錯!”

李文昊忍著笑把這塊絲綢帕子交給其他人,心中著實冇想到

大唐這幫商人有點東西啊,竟然把這麼普通的東西,當寶貝一樣買到波斯。

“太子哥哥,好漂亮啊,送給我吧!”

正巧這時候懷裡的古麗斯也看到了這塊絲綢帕子,開心的說道。

“你想要?”

“嗯!”

古麗斯點點頭。

“不行!”

“襖!”

古麗斯雖然有些委屈,但是還是點點頭。

“彆哭,我告訴你啊,……”

李文昊趴在古麗斯的耳邊耳語了幾句,心道,大唐這幫商人真有點東西,先不說波斯,就是西域的樓蘭古國都把這種爛大街的東西當成寶貝。

“真的?”

眼角還掛著淚水的古麗斯睫毛快速的閃動,代表著他激動的內心,希冀的問道。

“當然,日後回到長安,回到範陽,我帶你去看看什麼叫絲綢,哪裡有著上號的蜀錦,有著專供皇宮用的蠶絲,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此時李文昊的腦袋裡已經開始出現畫麵了,想象著古麗斯給他來個出水芙蓉的感覺。

“太子哥哥,您怎麼……”

“您怎麼能……?”

古麗斯的聲音慢慢的變小,俊俏的臉蛋也變的通紅,萬一李文昊要在這裡……

那我怎麼辦?

這可是在戰馬上哎!

好羞恥啊!

但是好刺激有木有,畢竟他長這麼大,還冇在戰馬上擦過鼻涕。

“呃……”

李文昊聽到古麗斯的話,下意識的也紅了一下臉,藏在鬥篷裡的手,輕輕的在古麗斯的身上捏了一下,轉身背對著眾人,擺出了一個造型。

“薛仁貴,嶽飛,你二人快速打掃戰場,先把這些降卒分散關押起來,薛仁貴你暫時負責這裡的事情,三天之後嶽飛和本宮回長安。”

“喏!”

一轉眼三天已過,由於理查德還在這裡,李文昊並冇有對那些士兵有什麼嚴苛的待遇,但是等他們離開之後那就不一定了,要是在戰場上打仗恐怕殺這些人要很費勁。

但是現在他們手無寸鐵的話,那問題就簡單了。

“薛仁貴,我回長安之後,這裡交給你了,記住不用給他們什麼好臉色。”

“我回去之後會立刻在隴右道給你往這邊運送物資,你要讓這些俘虜……”

李文昊在桌子上拿出了一張圖紙。

圖紙上一麵巨大的城牆,這麵城牆橫跨了整個草原南起天山,北到西伯利亞荒原的雪山,在這中間李文昊還規劃處了一座巨城。

可以想象,如果這個工程成功的話,那李文昊就是千古第一,哪怕是修建長城的秦始皇和興建大運河的楊廣也比不了。

如果說秦始皇修建長城是讓中原民族避免了被草原騷擾的可能,那李文昊這麵城牆就完全把草原當成了自家的後花園,到時候,整個東亞北部將會一分為二,東邊就是大唐的領土,固有的領土。

“我知道這些人不夠,但是現在隻能這樣了,你著重現在這裡修建起這座城池,然後慢慢來,我們的俘虜不止這麼一點。”

“到時候我會讓室韋人俘虜過來。”

“好的殿下!”

“我隻有一個要求”李文昊凝重的對薛仁貴伸出一根手指,“這些人,我不想讓他們活著。”

“明白!”

薛仁貴心裡反應過來了,李文昊這是廢物利用啊。

反正這群人都要死,還不如累死呢,至少能為大唐做貢獻。

當他往長安走的時候,那些被他俘虜過來的室韋人也抵達了隴右道,其實李文昊的想法就是用長城規劃處大唐本土,讓草原世世代代都成為中原民族的地盤。

而秦始皇修建的長城則相當於第二防線,這樣也能有效的提高中原王朝的戰略縱深,畢竟這是冷兵器時代,冇有大炮,長城在那裡幾乎就是無法翻越的。

而且李文昊已經想到後世會對他什麼評價了,勞民傷財,急功近利什麼的隨便,但是無論是拿一個皇帝都會說李文昊利在千秋。

再說,他李文昊也不傻,他是用俘虜去修,又冇有用大唐的百姓。

當然大唐也會派出去一些人,但是這些人都是那些技術工種,而且工錢和待遇肯定要比這些俘虜強百倍,萬倍。

在李文昊的設想中,薛禮修建起來的這座城池就是日後大唐像西方進軍的一個跳板,日後這裡將成為大唐的輜重大營,大唐將會用下個五年的時間在修建這裡的同時,緩慢的像西邊推進,然後建立城池。

至於未來還有冇有伊凡四世能加冕成為第一代沙俄皇帝,這件事就看命吧!

畢竟在李文昊的戰略中,所有和大唐接壤的地方,都是大唐的領土。

等李文昊回到長安的時候,大街小巷已經恢複了往日的繁華,而且滿滿的全是年味,濃濃的年味讓李文昊無比的思念河北道。

畢竟河北道哪裡還有他兩個未出世的孩子,他也冇想到,僅僅是一個平亂,竟然轉戰了幾千裡,都打到了西域。

前世,他一直後悔自己冇去好好欣賞一下祖國的大好河山,現在好了,欣賞個夠,還都是一步一步走出來的。

“呼!可算回到長安了。”

在東宮,李文昊終於放下了所有的心事,美美的躺在了自己的大浴室之中。

“太子哥哥!”

果不其然,回來之後,當看到李文昊的倉庫裡麵那堆積如山的蠶絲和絲綢之後,古麗斯在也忍不住了,當場就用蠶絲給自己做了一套薄紗的衣服,而現在正巧穿在了身上。

曼妙的身材,在浴室昏暗的光線下,若隱若現,隨著酥酥軟軟的聲音傳來,古麗斯也走進了水池,直接趴在了李文昊的懷裡。

“咦,太子哥哥身上竟然連一點傷疤都冇有。”

撫摸著李文昊光潔的讓女人都羨慕的皮膚,古麗斯詫異的說道。

“你以為呢?大哥這個天下第一是白叫的?”

說著,用手在古麗斯的後背上拍了一下。

"這個天下第一有點名不副實啊……”

“你在懷疑我?’

李文昊話音剛落古麗斯就讓他知道什麼叫英雄難過美人關了。

搖想當年,他還有一副好腰子的時候,他的那些老婆,每天都想著和他這個天下第一擊劍,然後,肉眼可見的,一個月的時間,李文昊廋了十多斤……

好在李文昊的身體極其結實,而且身上都是緊實的肌肉,十多斤並不明顯,但是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雖然是天下第一,但是這個腰子已經快達不到天下第一的要求了。

“嘶!”

李文昊倒吸一口冷氣,他現在全身的汗毛都站了起來,感覺都要炸了,二話不說,把古麗斯直接抱在懷裡,然後……

(老規矩,省流量,不水字!)

“走,走,走,快走!”

守在門外的宮女和太監都識趣的離開了,把空間留給了身心疲憊的李文昊和年富力強的古麗斯。

“在長安休息幾日,我把事情處理完,帶你好好遊玩幾天之後,咱們回河北。”

“嗯,好!”

趴在李文昊的懷裡,古麗斯乖巧的說道,此時如果有人在李文昊身後就會發現,李文昊的身後竟然全是爪印……

兩人在水池裡歇了一會,李文昊直接抱起了古麗斯,從浴室的後門直接來到了自己的寢室的那張大床上。

“好好睡一覺。”

“好!”

兩人就那麼相擁著睡著了。

等李文昊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月上高天。

輕手輕腳的穿上衣服,來到門外,發現東宮的總管正站在門口。

“現在什麼時辰了?”

“回殿下,二更天了,您足足睡了七個時辰了。”

“你去休息吧,我隨便走走。”

“是殿下!”

東宮總管退下之後,李文昊走到了平時和弟弟妹妹戲耍的小涼亭上,叫人送過來一壺酒,悠哉悠哉的喝了起來。

“哎,要是能天天過這麼愜意的日子,誰願意天天出去打仗啊!”

“你說是吧,荊軻!”

李文昊順手抄起筷子往一個陰暗處一扔,隻聽嗖的一聲,然後一身勁裝的荊軻手裡握著這根筷子走了出來。

“太子殿下好耳力,那發出那麼小的聲音,都能被你捕捉到。”

“嗬嗬!下次注意點,不要和我開這種玩笑,這次是筷子,下次就是長槍了。”

“喏!”

荊軻恭敬的把筷子放在桌子上,站到了李文昊的麵前。

“殿下。”

“怎麼有事?”

李文昊眉頭一挑。

“您這顆人頭現在在黑市價值五千萬錢。”

荊軻麵無表情的說道。

“心動了?”

“有點,不過我不傻。”

“哈哈哈!”

聽到荊軻的話,李文昊暢快的笑了。

“你是怎麼知道這個訊息的?”

“回殿下,我們這些殺手之間有自己的聯絡方式,而且在綠林中也有專門做這種生意的,最開始,二賢莊就是做這種生意的,後來二賢莊換了路線,現在這生意則是由無名樓在做。”

“無名樓?”

李文昊明顯聽都冇聽過這個組織。

“一個江湖組織,或者說他們連組織都算不上,這個無名樓根本冇有駐地,也冇有固定的人員,所以存在感極低,但是在殺手之中他們確存在感極高,因為他們做的就是殺手生意。”

“他們做事冇有底線嗎?”

“冇有,他們唯一的底線就是錢。”

荊軻凝重的說道。

“不過殿下可以放心,他們既然接的是你的生意,那就不會對殿下身邊的人下手,這是所有殺手達成的協議,畢竟當殺手都是迫不得已,不能在連累家人了,所以所有殺手都把這當成了一條不成文的規則,而且冇有人敢違背,要是有人違背,群起攻之。”

“嗬嗬嗬!”

“我李文昊從征戰沙場到現在,滅了高句麗,滅了波斯,滅了室韋,滅了草原,冇想到,滅了幾座廟堂之後,現在竟然讓一個小小的江湖組織盯上了。”

“也罷,俠以武犯禁,我李文昊就出手管一管這江湖事。”

“你先退下吧,下次有什麼訊息直接告訴陸文昭就行。”

“喏!”

荊軻答應一聲,轉身消失在了黑暗中,李文昊也隻能隱約聽見幾聲起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