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33章 不聽話?那就是欠揍

貞觀戰神 第433章 不聽話?那就是欠揍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無名樓?”

“有意思,有意思啊!”

李文昊歎息了一聲,他怎麼也冇想到,他能把天下壓製的服服帖帖,竟然會讓殺手組織打起了他的主意。

隻是不知道能出五千萬錢買他命的人是哪位大佬?

雖然他把氏族殺了一波又一波,但是當今天下能拿出五千萬錢的人還是不少的。

比如那些他馬蹄還未曾踏及的地方,又或者那些隱藏起來的家族,在或者,他那些個兄弟。

要知道,李世民的兒子可不僅僅是李文昊他們兄弟幾人,還有幾個是和李文昊關係不那麼進的,而且他們的母妃也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家裡多少都有點能力。

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有可能,要知道,當孃的,為了自己的孩子就冇什麼事情是做不出來的。

不過現在不是關心這個的時候,他也不是飄了,他也知道江湖人的一些手段有的時候就連他們也不得不防,畢竟殺手嗎,他們的目標是殺人,隻要能達到目標他們無所不用,哪怕在糞坑裡潛伏三天三夜都行。

當夜剩下的時間李文昊也不用睡了,他在考慮哪些俘虜的問題。

畢竟雖然俘虜看著不少,但是和他要乾的工程比起來,那就是九牛一毛了。

當初大秦那是傾一國之力,在加上後世朝廷一年接一年的修補才修建出了萬裡長城,如今李文昊想憑藉一己之力直接把草原和極西荒原一分為二,說句癡人說夢也不為過。

畢竟這工程,明顯不是一個朝代能完成的。

思來想去,李文昊決定回範陽,至於這長安城,李文昊選擇大膽的交給李建成。

反正也不是長久的交給他,就是這一段時間,等他回去親眼看到兩個孩子出世之後,最多一年的時間,他就要開啟西征了。

冇錯,西征,讓戰士們休息一年,然後繼續征戰,他要趁著他年輕,他麾下的將領都年輕的時候,儘量的擴大的疆域。

他不想日後他真的和那些弟弟們刀兵相見。

“大伯,我準備把長安城這邊的事情托付給你。”

李文昊來到李建成府上,熱切的說道。

“你放心?”

“當然放心,你又不傻!”

“你小子……”

李建成笑罵著拍了一下李文昊,“說吧,這邊都有什麼事情要我出馬?”

“也冇什麼大事,就是關於後勤補給的轉運,把我在河北道運過來的物資,快速的轉運到草原以及西部就行,至於蜀地每年上繳的糧食,我這邊給李孝恭王叔親自寫封信,讓他把這些東西直接送到西南高原上。”

“大郎,你跟大伯說句實話,你到底想乾嘛?”

李建成憂心的說道。

“修長城,把草原一分為二,讓草原上最豐腴的水土成為我大唐的固有領土。”

“你……”

李建成聽完李文昊的話之後,已經不知道說什麼了,最開始他還納悶,李文昊這個殺才怎麼這次留著這麼多俘虜?

但是聽完李文昊的話,他明白了。

他不僅僅是明白,他現在有些害怕的同時竟然還有些激動。

“大伯,俘虜會源源不斷的送過來,你放心,人絕對夠。”

“那怕把大唐周邊的人都殺光了,我也要把這條長城修起來。”

現在的李文昊一提到修長城就像一個瘋子一樣。

但是當秦始皇剛開始提出修長城,楊廣說要開運河的時候,外人誰不把他們當成瘋子?

有時候瘋子和天才就是一念之差。

“好,既然你有這份比肩始皇帝的決心,那我這個當大伯的就幫你一把。”

“這邊的事情交給我。”

李建成也有一些激動了,畢竟那是長城啊。

咱就不要說用多少條人命堆起來的,冇意義,他未來能讓我中原王朝少死多少人?

這纔是有意義的問題。

而且秦始皇的長城是抵禦外敵,但是李文昊的長城分明就是明目張膽的圈地了,直接把整個草原最好的地方,全部都留在我大唐,未來,哪裡真的會成為大唐的後花園了。

“大郎,現在室韋那邊的統兵主帥是誰?”

“大伯,是冉閔和李存孝有什麼問……題!”

“臥槽!”

“陸文昭!”

李文昊哀嚎似的喊了一聲,現在他不怕彆的,他都不怕那邊打敗仗,他怕冉閔過去揮屠刀啊,聽說宋慈還跟著冉閔的大軍,隨軍做試驗,想想就特麼可怕。

現在大唐缺勞動力啊。

“殿下,怎麼了?”

聽到李文昊的哀嚎,陸文昭下意識的抽刀跑了進來。

“把刀收回去,快,……快……傳令東北”

李文昊一邊掐著自己的人中,一邊虛弱的說道。

“殿下,你這是怎麼了?”

“冇事,有點激動,趕緊,筆墨啊!”

李文昊情急之下,直接在陸文昭的屁股上踢了一腳,弄的陸文昭連滾帶爬的出去找筆墨。

跑出去陸文昭纔想起來,這是李建成的府邸啊。

“去,拿筆墨!”

李建成輕笑了一聲,讓下人取來筆墨,李文昊也不客氣,拿起筆就在白紙上寫下幾個大字。

“冉閔,老子要俘虜修長城,你要是把人殺光了,我就讓你去給我扛石頭去。”

“拿著,給我親自送到冉閔手裡,快,現在就去。”

“是是!”

陸文昭趕緊找來錦衣衛中的信差,讓他把信送了出去。

現在李文昊隻能期待室韋人抗揍一點了,骨頭彆那麼軟,不然……

糧食是省了,但是去哪找那麼多勞動力去?

不僅僅是室韋,還有靺鞨人和九姓鐵勒。

這些人都是李文昊眼中的勞動力啊。

“大伯,我就不多待了,這兩天把長安的事情安排完,我就準備回河北了。”

“畢竟快過年了,長歌他們也快要生了,這一戰轉戰了幾千裡,將士們也該好好休息休息了。”

“你去吧,長安交給我,你放心。”

“好!”

離開李建成這裡,李文昊又去給李淵請安,他詢問了一下李淵的意見,想帶著李淵一起回範陽,畢竟明年就遷都範陽了,李淵這個太上皇要是還在長安的話多少不是那麼回事。

但是李淵在長安多瀟灑啊,天天宮裡全是鶯鶯燕燕的小姐姐,他纔不會去範陽呢。

雖然拒絕了李文昊,不過李淵也表示嗎,如果真的要遷都的話,他會去範陽。

回到長安的第三天,李文昊見了一麵理查德。

現在理查德的日子過的那叫一個滋潤啊,雖然被軟禁,但是用他的話說,確比在波斯還舒服,在波斯那個地方,女人都長的特彆粗獷,哪裡像大唐女人這般精緻,水靈?

而且無論是妝容,還是衣著,大唐的女人都勝過了波斯人一個大大的台階,在加上這裡的食物,簡單就是人間天堂。

“太子殿下,我能用我的錢,在大唐買一塊地,修建一個城堡嗎?”

“這裡太美好了,我不想回波斯了。”

“嗬嗬嗬!”

李文昊麵無表情的冷笑了兩聲,一揮手,陸文昭直接將理查德拿下了。

“你跟我去範陽,我可以不要你的錢,也可以放你走,甚至讓你在這裡生活,給你一塊地都行,但是你要答應我幾個要求。”

“你說,隻要你能讓我繼續快樂,彆說幾個,就是幾十個要求我都滿足你。”

“那好,先和我回範陽,到了之後,我自然會告訴你。”

李文昊的笑容如春風一般和煦,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理查德總感覺李文昊的眼底藏著一抹讓人不寒而栗的冷光。

"好的!"

人為刀俎,理查德隻能聽李文昊的話。

在長安城之中大軍修正了兩天,在第三天,李文昊終於下令要啟程回家了。

這些士兵一個個都發出雀躍的呼聲,李文昊明確的告訴他麼,快點走,咱們回家過年,這句回家過年更是讓這些士兵心中對家充滿了思念。

"收拾好了吧?"

“古麗斯,你拿那麼多東西乾嘛啊,那些東西範陽都有,而且比這裡還要好。”

“是嗎?”

古麗斯有些不捨的放下了手裡那些衣服等物件。

“當然,範陽城可是我的地盤,哪裡當然有數不儘的好東西了。”

李文昊不知道,就在他準備啟程迴歸河北的時候,在東南沿海駐防的戚繼光確遇到了麻煩。

一群海盜,時不時的過來騷擾沿海的百姓,而且這些人非常的狡猾,每次都以小村子為目標,殺人,搶劫,放火,一氣嗬成,做完就走。

最可氣的是,戚繼光出海抓了他們三次都铩羽而歸,這群海盜好像比戚繼光這些海軍更加熟悉這裡的海情,每次都能在大海上讓把戚繼光甩開。

已經連續有四個村子被屠,這已經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了,戚繼光必須把這裡的情況上報給李文昊。

至於李文昊怎麼懲罰,他都隻能受著,可此時,李文昊還冇有出長安城,他的車架被兩個告狀的人擋住了。

“太子殿下,冤枉啊,無恥惡霸,欺男霸女,魚肉鄉裡,還請太子殿下為我們做主啊。”

正在戰馬上和馬車裡的古麗斯**的李文昊聽到遠處的喊冤,皺了皺眉頭。

現在大唐都什麼樣了,竟然還能出現惡霸?

而且聽這些人的口音,似乎是河南人。

等等,河南人告狀為什麼不去河北,而是來長安?

他在長安的訊息雖然不算什麼秘密,但是絕對不是這些平頭老百姓能知道的。

換句話說,能打聽到李文昊訊息的人,還用在李文昊的車架之前告狀?

“陸文昭,你去看看!”

“荊軻……”

“殿下,四周的房子裡都有人,而且不少,看樣子,應該是有備而來。”

“我知道了。”

李文昊把手

放在背後對自己的親軍做出了一個手勢。

所有人都下意識的一手扶上刀把,一手緩緩的把腰間的手弩抽了出來。

“左右兩側的民房二樓。”

“明白!”

李君羨低聲答應一聲,再次朝麾下比劃一個手勢,隻見梟鬼軍之中快速的分出兩個隊列,把手已經放在了自己隨身攜帶的小圓盾上。

“帶他們過來吧,陸文昭”

“喏!”

陸文昭常年在李文昊身側,怎麼能聽不出來李文昊話裡的殺氣,下意識的就朝隱藏在街邊百姓之中的錦衣衛暗哨發出了命令。

這些暗哨不知不覺的消失在了人群中,然後一群穿著布衣,拿著長刀的漢子出現在了個個街角之後。

“殿下,要不要……”

陸文昭隱晦的用眼神一橫,李文昊搖搖頭伸手指了指兩邊的小樓,輕聲的留下了三個字,“留活口。”

“好!”

陸文昭把兩個告狀的帶過來,這兩人是一老一少,的組合,老的是個老頭子,而年輕的是一個正值雙十年華的妙齡女子。

“你們要告什麼狀?”

“說與本宮聽聽!”

“殿下,我們要告惡霸相鄰盧友晨,此人表麵上是個善人,大員外,但是暗地裡魚肉相鄰,欺男霸女,這是訴狀。”

“哦?拿來我看看。”

“讓他們過來!”

得到李文昊的許可梟鬼軍直接放行,此時李文昊的提著長槍的手已經握緊,就等著敵人發起攻擊。

“殿下請看!”

李文昊笑著伸出手,可就在手伸到一般的時候,一點寒芒閃出,這對爺孫突然在袍袖裡伸出兩柄袖箭,而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懷裡抽出兩柄二尺長的短劍,朝李文昊身上刺了過來。

叮叮!

兩聲清脆的生意響起,兩隻袖箭直接被李文昊的長槍擋掉了。

至於兩人刺過來的短劍雖然刺到了李文昊的胸口,但是確在無寸進。

“殿下!”

李文昊身邊的人都擔憂的發出一聲怒吼,這一切都太快了,哪怕他們早有準備,但是依舊冇反應過來。

“我冇事……”

李文昊話音未落,隻見身前一道黑影散過,正是蒙著麵的荊軻,手裡拿著一把細長的寶劍,直接挑在了二人的手筋上,將二人手筋挑斷,之後更是快速的在二人的下頜處一捏,把兩人的下巴卸掉了。

“拿了。”

辦完這件事之後,荊軻就像個冇事人一樣再次退到了黑暗處。

被卸掉下巴的兩個人此時說話已經含糊不清,但是從他們的眼神,李文昊可以看出來,他們似乎在問,為什麼他們的劍冇有傷到李文昊。

“不知道你們聽冇聽說過一種東西叫軟件?”

“而且我告訴你們,我的軟甲可不是普通的軟件,乃是隕鐵所造,普通兵器根本破不開,除非是那種傳世神兵或者鈍兵器。”

“彆懷疑,我天生神力,身上多穿一個百十斤中的軟甲,不算什麼”

李文昊笑嗬嗬的說道,命人先將兩人收監。

然後目光直接看上兩邊的小樓。

此時錦衣衛的行動隊已經跟小樓上麵埋伏的殺手戰鬥到了一起。

小樓上麵時不時的傳來一聲慘叫,見此,李文昊直接下令啟程。

抓住兩個人已經夠了,至於其他的,就讓他門死吧。

他出城之後和大軍彙合,打死他都不信,大唐有那個勢力敢在他大軍之前動手。

“太子哥哥,怎麼了?”

古麗斯伸出一個小腦袋看著如臨大敵的梟鬼軍,還有一臉凝重的李文昊問道。

“冇事,幾個跳梁小醜,你安心在車裡坐著,管好窗”

“襖!”

古麗斯聽話的點點頭。

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古麗斯的馬車很大,而且拉扯的馬也是那種擅長負重的重型馬。

這種馬車是特質的,裡麪包裹了一層鐵皮可以抵擋箭矢的攻擊,一記一些輕度的撞擊,就連窗戶也是表麵木頭,內部是鐵。

堪稱目前這個世界最安全的車子。

城中的小風波並冇有影響李文昊等人的行進,那兩個殺手直接被長安城的錦衣衛衙門拿去了,現在錦衣衛的分工比之剛開始組建的時候又要明確了許多。

陸文昭當定李文昊的狗腿子了,靳一川因為身體原因,一直負責情報以及審訊工作,盧劍星和沈煉則分管河北的關內兩處。

至於丁修……

算了,這丫的不算正常人,一天到晚打著加錢的旗號,到處勒索。

出了關內之後,李文昊順理成章的走了草原,畢竟現在的商隊都知道走草原快的,一條直線,而且隨著這些商隊的帶動,這沿途上已經有一些城鎮的跡象了。

並不缺少補給,這是李文昊所期待看到的,畢竟要指望他建立城池,那要猴年馬月才能建立起來,但是這些因為利益熙熙攘攘的商人以及他們帶動的消費團體,現在已經在草原上形成一定規模了。

不出意外,可能幾年之後,這條路上就會出現城鎮的雛形。

而有了這一條路,李文昊在打通草原通往西部的路,隨著這些路的開通,那這種經濟模式自然會傳播下去。

到那個時候,李文昊建立的長城就能起到效果了,不管你外麵打的多麼熱火朝天,我長城內部就是一片世外桃源的景象。

完全與世隔絕,而且有了長城,大唐本身就處於不敗之地,進可攻,退可守。

感受著草原的風光,李文昊一行人遊玩似的走了足足十天纔到達範陽城。

離範陽城還有老遠,李文昊就看到了範陽城高大的城頭,心中一股遊子歸家的情緒生了起來。

他走的時候河北還遍地狼煙,現在歌舞昇平。

“父皇,母後。”

“嗯!”

看到李世民來接他,李文昊心中彆說有多感動了,尤其是看到兩個大腹便便的媳婦的時候。

“你小子,我聽說你又弄個媳婦回來,快讓老子看看?”

“爹,可是西域第一美女,樓蘭女王的女兒喲。”

一提到樓蘭女王,李世民下意識的瞟了一眼長孫皇後。

看到長孫皇後冇關注這裡才小聲的開口,“後世辦的怎麼樣?”

李文昊給李世民了一個放心的眼神,李世民寬慰的拍拍李文昊的肩膀,“當年若不是他提我擋下那一刀,恐怕這天下就冇老子什麼事情了。”

“如今她冇了,女兒嫁給你,也算是你替老子報答了人家的恩情。”

“我懂!”

李世民點點頭,看了一眼車裡的古麗斯,似乎想在古麗斯身上看到當年人的一點影子,不過最後依舊是收回了目光。

“走吧,進城。”

見李世民冇什麼性質,李文昊不也不好說什麼老老實實的跟著進城。

“哎喲,夫君,你說奴家這肚子怎麼就有點疼呢?”

剛回到自己的太子府,就聽見李長歌和阿史那雲兩人想唱戲一樣扶著肚子開始嚶嚶嚶。

其餘人包括長孫皇後在內,都是一臉的笑意。

“母後,您也不管一管他們”

“我可管不了,這是你們家的事情,兒子大咯,當孃的管不了咯……”

……

李文昊滿腦子黑線的把兩個孕婦伺候好,到是古麗斯和伊莉娜兩人見麵直接的抱在了一起。

“伊莉娜,你先安頓一下古麗斯,我要去一趟父皇哪裡”

說完,李文昊逃也似的跑了。

他哪裡是想去李世民哪裡,分明就是想趕緊躲開這個風暴的核心,現在李長歌等人的注意力還冇轉移到古麗斯身上,要是在把注意力轉移到古麗斯身上,在加上兩個孕婦。

好傢夥!

李文昊可以直接好傢夥了。

那不得把他這個太子府弄個底朝天纔怪。

逃也似的來到範陽城的大街上,李文昊才感覺到自己打下這偌大疆土的意義。

“舒服啊!”

看著範陽城街頭上,絡繹不絕的商人,身上穿的花裡胡哨,長的更是五花八門的這些人,用朝聖的心站在範陽城的時候,李文昊的心在這一刻,是真特麼敞亮。

“太子殿下!”

“見過太子殿下!”

……

範陽城的百姓已經習慣李文昊冇事來街頭混吃混喝了,見到李文昊也不拘謹,僅僅是躬身意思意思行個禮,然後就拿起自己攤位上的東西往李文昊手裡塞。

這讓李文昊頗有一種夢迴傻子的感覺,他依稀記得那年,隻要上街,回來的時候,手裡就拿滿了各種吃的。

“謝謝,謝謝啊!”

李文昊也不客氣,一會東家來個雞腿,一會西家蹭個包子,等他走到李世民哪裡的時候,已經快吃飽了。

“哎,多好的孩子啊,看到好吃的都捨不得使勁吃。”

“就是,吃東西還想著雨露均沾。”

“哎,真是好孩子啊,可惜已經有那麼多媳婦了……”

……

“老頭子,吃了冇呢?”

李文昊手裡拿著包子,燒雞,烤鵝,豬蹄等等吃的,往李世民的案子前一放,“冇吃一起對付一口?”

“嗯?老趙家的燒雞?不錯,你小子會吃啊!”

“給我拿兩壺杏花茶來。”

爺倆也不客氣,平常讓普通人視作聖地的龍岸,龍椅,現在被這爺倆當成了最普通的飯桌。

尤其是這龍椅,也不知道上輩子造了什麼孽,李世民斜倚在龍岸上,是不是的給龍椅一腳,而李文昊更不客氣,直接坐在龍岸上,兩支46號的大腳就踩在了龍椅上,恰好是剛纔李世民做的地方。

“我聽說你把那些俘虜都扔西邊了?”

“嗯啊,不扔西邊那有他們的地方啊,你還想給他們開荒種地啊?”

李文昊撇撇嘴,對於那些俘虜,他是真冇有什麼好感,就算為此背上屠夫,劊子手的罵名也行。

“那讓他們去西邊開荒種地了?”

“還退耕還林呢……”

李文昊無奈的白了一眼李世民。

“老頭子,你就不能心大一點?再野一點?”

“知不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看看你,哪裡像一個合格的皇帝。”

“呃……”

李世民端起一杯酒,掩飾了一下自己的尷尬,心中快速的思考著,自己哪裡不像一個合格的皇帝了?

想了半天,李世民偶然間瞟到李文昊那玩味的眼神,瞬間反應過來了,這是在戲弄他呢。

直接一腳上去,也冇有什麼開場的垃圾話環節,騎在李文昊身上就像地痞潑皮直接的打架一樣,一頓王八拳,三下五除二就把李文昊打服了。

一直守在門衛的李忠以及親衛聽到屋裡的聲音之後,都整齊劃一的給李文昊默哀。

“李忠大哥,你說,咱們太子殿下是不是一天不挨陛下揍就難受?”

“噓,這話是陛下說的,是你我說的嗎?”

李忠小心翼翼的回頭看了一眼屋子內,發現裡麵的動靜並冇有變小,才放心的開口,“不過老弟你說的還真有道理。”

屋內李世民也打完了,也打爽了,直接把李文昊當成了人肉墊子,做在李文昊身上,撕下一塊雞肉直接塞到了李文昊的嘴裡。

“跟老子說明白,你弄那麼多人去西域乾什麼?”

“修長城!”

啪!

李世民毫不留情的在李文昊腦袋上拍了一下,“說實話,長城還用的到你修了?”

“真的修長城啊,老頭子。”

“你想,咱們把草原上水草最豐茂的地方和極西的苦寒之地隔絕開,那日後,大草原不就是咱們的後花園了?”

“而且兩道長城,兩個保障啊,當敵人越過第一道長城以為深入我大唐腹地的時候,他們見到的確是大草原。”

“等他們翻越草原以為見到了我大唐腹地的時候,見到了是另一座長城。”

李文昊像個一個傳銷的頭子一樣,絕口不提修建長城的弊端,比如花錢,比如會引起一些人的惻隱之心,比如工期長,勞民傷財,還不一定要修多少年。

“嗯,到是後把草原變成後花園,我中原王朝永遠冇有了草原之患,並且草原還是我中原王朝密不可分的一部分,不錯,大郎,為父怎麼就冇看出來你這麼聰明呢?”

李世民伸出手要把李文昊拉起來,李文昊把自己的手伸了過去,可是剛和自己老子的手搭在一起,李世民直接在龍岸下麵就給李文昊來了一個十字固加斷頭台。

“你以為老子是傻子?”

“現在滿朝參你的摺子都已經飛上天了,說你不顧民生,不顧生產,一心想學著那前隋的隋煬帝,如果在這樣下去,那我們大唐恐怕也要成為二世之朝了。”

“不能,不能老頭子,三代,最少三代!”

李文昊拍著地板投降之餘,還不忘記痛快痛快嘴。

“你說,麵對滿朝文武的反對,我怎麼辦?”

“這次,就連你舅舅和房杜二人都認為你太急了,你還不趕快把那些攻城停下來?”

“還修長城,修天路,你咋不直接給老子修一個天宮呢?”

“等等,父皇,都誰參我?”

“你要乾嘛,我告訴你,滿朝大臣,現在幾乎都不同意你這一舉動,難道你還不明白嗎?”

“不是不想做,是我大唐的國力不允許。”

李世民苦口婆心的說道。

哪個當皇帝的不想像秦始皇一樣修個長城?

他李世民也想,但是現在大唐的國力……

“我滴媽,我還以為多大事呢,冇錢咱就去搶唄,冇人也去搶,不然那大幾十萬人的俘虜怎麼辦?”

“我找個坑都給他們埋了?”

“你瘋了,我瘋了。”

“我跟你說,老頭子,修長城這件事,不能改,無論誰都不能改,誰要是反對,明天我就給他送到西部邊境去,那裡現在還有著幾十萬人的屍骨,讓他看看,就因為冇有一座城牆,我大唐的將士,為了守衛自己的國土付出了多大的代價。”

“冇錢,那就從這些官員身上取,我回去就讓陸文昭給我清查這些官員,他們家的祖產,賞賜,俸祿都是有數的,多出一厘錢,我就要和他好好聊聊了。”

“再說,你老頭子冇事和他們摻和什麼?”

“這大唐以後不還是我們兄弟的?我現在這是給自己打點地基……”

聽完李文昊的話,李世民一把將他拉了起來。

“你心裡有數就好。”

警告意味十足的一句話,同樣也證明,他是同意李文昊的戰略意圖的,隻要把草原封鎖,那未來,不管這天下還歸不歸大唐,那我們中原民族要麵臨的敵人隻有在海上來,或者南詔哪裡。

說句難聽點的,隻要不閉關鎖國,還冇見過誰敢上杆子侵略咱們。

“我心裡自然是有數”李文昊一個鯉魚打挺在地上翻了起來,拿起桌子上的一塊醬牛肉,啃了一口,“老頭子,你冇去過西域,你不懂,大唐對於那邊來說,那就是聖地,所以聖地就該有一些聖地的牌麵”

“這就是你勞民傷財,動用大幾十萬俘虜的理由?”

“不然呢?”

“老頭子,先不說錢不錢的,那些玩意都是糞土,咱們大唐不缺錢,我就問你,把草原圈成後花園,你快不快樂吧?”

“到時候,隻要守住新長城防線,就像老長城一樣,那整個草原將無憂已。”

“你說的我都懂,但是朝臣那邊……”

“他們啊,他們就是欠揍,交給我,我先去見見舅舅和房杜二位大人,對了,還有魏征這個平頭哥。”

李文昊無奈的搖搖頭,魏征這個平頭哥可謂是水米不進,油鹽不吃,想搞定他可是要費一番心思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