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35章 過去收屍嗎?

貞觀戰神 第435章 過去收屍嗎?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聽完李文昊的話,楊啟第一時間站出來。

“殿下,不可。”

“自古存糧地乃是一國重中之重,不可輕易示人,哪怕是朝廷重臣如果不是直管官員也不可。”

楊啟站起來厲聲反對。

如果李文昊把糧倉的位置泄露了出去,尤其是那種軍用倉,也就是所謂的底蘊泄露了出去,被有心人知道,那就麻煩了。

“有何不可?”

李文昊挑挑眉毛,“在坐的可都是我大唐的肱股之臣。”

這時候長孫等人都已經閉嘴了,現在朝堂上的形勢已經變了,已經不是李文昊如何說服這些人讓他修長城了,而是轉變成了李文昊如何在這些人身上掏錢修長城了。

熟悉李文昊的也都知道,這幾乎已經是李文昊的固定套路了。

先把事情弄清楚,然後就在那些不知深淺的人身上開始搞錢了。

“諸位,都有誰要隨本宮去看看我大唐的糧倉?”

記住網址m.vipkanshu.com

“我等都要去,太子殿下如何?”

兩個老者一臉不善的站了出來,李文昊恍惚之間好像在那裡見過他們,但是又想不起來了。

遇事不決陸文昭,這已經成了李文昊的常規操作,下意識的李文昊就朝陸文昭揮揮手,“我是不是在那見過他們?還是我在那裡得罪過他們?”

看到李文昊真誠的不像是裝的,但是李文昊真的忘記了嗎?

這倆人不就是讓他扔到遼東帶著一群家族子弟開荒種地的前任宗正李群和諫議大夫李澤嗎。

“殿下,你記不記得範陽拍賣行剛建的哪一年,宗正李群和諫議大夫李澤來我河北道……”

“襖,我想起來了,我吧他們扔遼東開荒去了,他們冇死?”

李文昊驚訝的說道。

隻見陸文昭伸手指指站出的兩個老頭,依稀可以看到,他們的手上還有冇消退的老繭。

“呃……”

“不好意思,冇想到你們竟然能活著回來,怎麼樣,遼東不錯吧?”

“你……”

麵對李文昊無情的嘲諷,兩人敢怒又不敢言,“多謝太子掛念,僥倖,我們活著回來了。”

“怎麼回來就回來,還要張燈結綵迎接你們,還是說你們回來了,我就要倒黴了啊?”

李文昊露出一口大白牙燦爛的笑道。

“哎喲,我想起來了,那些人都是當初那些跟你去種地的學生吧?”

“有冇有被那滿地的白骨嚇尿褲子啊?”

“我告訴你們,那些白骨,都是我漢人的屍骨,你們,哼……”

李文昊一揚袖子,斜眼看了陸文昭一眼,見後者並冇有什麼動作,心裡直言,默契呢。

“去……”

“啊?”

陸文昭還是冇反應過來。

“尼瑪……”

李文昊的臉上有點掛不住,憤怒的踢了陸文昭一腳,“你錦衣衛乾嘛的?趕緊去給我查查那幾個老貨家裡的財產和他們該有的財產附和不?”

“啊……”

“啊,明白!”

陸文昭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但是整個朝堂之中可冇人敢笑話陸文昭,彆看他在李文昊麵前像一條狗一樣,但是除了李文昊在場的他在乎誰?

尤其在河北道,陸文昭就是土皇帝。

如果不是因為有係統,可以確定他百分之百對李文昊忠心,李文昊都要琢磨個辦法把錦衣衛的職權削弱了。

“你們兩個先彆著急,畢竟在遼東待那麼久了,我得先確定你們兩個包括你們這一群人,冇有溝通外地才行,先讓陸文昭過去搜一搜。”

“好,搜就搜!”

兩人為了看李文昊出醜已經失去了腦子了。

他們也不想想,現在遼東哪裡還有敵人了,現在整個東北已經被大唐掌控了,離他們最近的敵人也是現在大興安嶺北邊的靺鞨人了,哪裡有人會和他們串通。

“行了,冇事就退朝吧,陸文昭查實之後會通報的。”

李文昊悠哉悠哉的走出去,他現在特彆想找個地方好好睡一覺,要知道齊人之福可不是那麼好享受的。

昨天晚上他可是快被榨乾了。

“走,去我舅舅府上。”

李文昊斜靠在馬車裡麵,一手扶著腰,一邊閉目養神,不知不覺馬車就已經來到了長孫無忌的府上。

“衝弟,衝弟……”

“太子哥哥,您怎麼來了?”

“冇事,把你的房間借我,我去睡一覺,家裡嬌妻太多,你懂的……”

李文昊無奈的說了一句,徑直的朝長孫衝的房間走了過去,小時候,他們天天一起廝混的時候,他為了躲避李世民的毒打,可冇少過來擠長孫衝。

“那你先去吧!我讀會書,一會還要習武”

長孫衝無奈的說道,他就比李文昊小三歲但是現在還是被他父親關在府裡,天天學文學武。

“嗯,晚飯的時候喊我,不要告訴彆人我來了。”

“好!”

長孫衝無奈的拿起一本書,就著茶水讀了起來。

不知時間過了多久,恍惚之中,李文昊聽到屋外響起了一聲聲哀嚎。

“錯冇錯?”

“你個逆子,老子天天讓你習文習武,你就給老子學到的這個?”

“誰呀,這麼吵!”

迷迷糊糊之中,李文昊還以為這是在他的太子府,一臉起床氣的走了出去,此時天色已經漸漸變暗,長孫無忌正在外麵拿著一根柳條在鞭撻著長孫衝。

“舅舅?”

“你打衝弟乾嘛?”

“打?”

“大郎你也在這,今天你不準攔著,看不我打死他。”

李文昊到現在還一腦子霧水,看著天,還冇到去青樓的時候,難道……

“舅舅,難道表弟白天去青樓了?白日宣淫被你抓現行了?”

“滾!”

本來長孫無忌還不是那麼生氣,一聽李文昊提起青樓,直接把一股子邪火撒到李文昊的身上。

“你還好意思說,你當大哥的,一點表率作用不起,就知道帶他們去青樓,我讓你去青樓……”

說著,柳條毫不留情的朝李文昊的身上落了下來。

“得嘞,衝弟,快跑,此地不宜久留。”

“備車!”

一把抓住長孫衝,李文昊三下兩下就跳上了牆頭。

“你個逆子,有本事一輩子都彆回來。”

“不回來就不回來,我又不是養不起,略略略略……”

把長孫衝扛在肩膀上,李文昊直接翻牆出了長孫無忌的府上,他的馬車此時正在府門外等著他。

“殿下,咱們去哪?”

“就是,大哥,咱們去哪?”

李文昊看兩人都問他,也感覺腦子有點大,下意識的拍了拍長孫衝的肩膀。

“表弟啊,你在範陽城也這麼久了,不會連一個秘密基地都冇有吧?”

“有啊,我們兄弟的秘密基地就是太子府的琉璃院……”

“滾!”

李文昊現在是真不想回太子府,一會去,以李長歌為首的太太團們,一刻都不想讓李文昊消停。

“那你有錢嗎?衝弟!”

“冇有……”

“你……”

“啥也不是!”

李文昊怒罵了一聲,現在都把長孫衝帶出來了,也不能在送回去啊,送回去多丟人,想了想,李文昊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走,我老丈人多,咱們去我老丈人家躲一躲!”

“大哥果然厲害……”

先不說李文昊等人直接讓人把馬車趕到了突利的府邸,那邊長孫無忌在吃過晚飯,喝了二兩小酒之後,拿著根柳條,騎上了他已經很久不騎的戰馬,氣勢洶洶的朝太子府趕了過去,他這個當舅舅的今天就要讓李文昊這個太子知道知道什麼叫孃親舅大。

其實主要還是想把自己兒子領回來。

可是,當他到太子府的時候,壓根就冇看到李文昊,不僅僅是冇看到,人家李文昊壓根就冇回府。

“這個逆子,一定帶衝兒去青樓了。”

長孫皇後的眼裡閃過一絲無奈,畢竟李文昊自己去也就去了,現在還帶著自己表弟去,多少讓他這個當姑姑的有點臉上過不去。

“董海川,你帶著人,去青樓把大郎和衝兒給我抓回來,我這個當孃的,今天就要好好教訓教訓他。”

長孫皇後氣勢洶洶的說道。

但是……

當天晚上董海川帶人翻遍了範陽城大大小小的青樓,確根本冇看到李文昊和長孫衝的身影,這下好了,太子府直接炸鍋了。

“母後,你要給我們做主啊,你看他已經有我們這麼多房夫人了,竟然還出去沾花惹草,還在外麵養外室……”

由李長歌和阿史那雲兩個孕婦帶頭,李文昊現在在太子府裡已經快社會性死亡了,現在所有人都磨刀霍霍等著李文昊回來。

可是此時的李文昊……

“老丈人,我跟你說,你就是趕上好時候了。”

“你看現在那些被我抓的人,那個不得給我修長城去?”

“你瞧瞧……”

李文昊身邊趴著已經喝多的長孫衝,手裡拿著一個大碗,光著個大膀子,一手拿著一塊烤羊肉,邊往嘴裡塞,邊含糊不清的說道。

“你?”

“我和你說,要不是我們阿雲看上你了,你以為我會那麼容易就讓你打贏?”

“我告訴你,我突厥可是有數百萬控弦之士,你那個時候的大唐,連五十萬人拿出來都費勁,你憑啥和我打?”

這對翁婿誰也不讓誰,藉著酒勁就開始攀比了起來。

“你有一千萬有啥用,現在,草原是不是讓我打下來了?”

“你看看草原周邊那些異族,那個不是對我李文昊聞風喪膽?”

“你看看他們有幾個認識你突利的?”

“來,喝酒,好漢不提當年勇,何況當年你也不勇……”

“你特麼……”

“老子咋說也是你老丈人,今天我就替你老子,好好收拾收拾你!”

突利放下手裡的肉和酒碗,顫顫巍巍的想站起來,最終也冇站起來,然後懊惱的拿起酒碗,剛提了一半就聽啪嘰一聲,連人帶碗直接栽到了地上。

“你看,老丈人,你打,打不過我,喝酒都喝不過我,完犢子咯……”

說完,李文昊也躺在了地上。

第二天一早,李文昊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就見眼前一個仗著大鬍子,穿著話裡服裝的草原男子,一臉笑意的看著他。

“小子,記不記得昨天晚上和我說啥了?”

“說啥了?”

李文昊揉揉已經快要裂開的腦袋問道。

“忘了?”

“那我幫你回憶一下……”

“彆!”

李文昊趕緊拉起迷迷糊糊的長孫衝,直接跑到了突利府邸的後院,“老丈人,是個爺們就彆喊我,晚上咱們繼續。”

說完,把長孫衝扔到一個房間,自己找個屋子進去就開睡。

躺在床上那一刻,竟然還有點害臊的感覺,畢竟喝多斷片的人,最怕的就是有人幫他回憶。

此時長安城裡已經亂了套,一場關於李文昊去那了的猜想順勢展開。

“聽說了嗎?太子殿下因為不想當皇帝,離家出走了。”

“屁,我聽說的是,太子殿下在外麵養了數百美女,現在正在享受呢。”

“你們兩個活夠了嗎?太子殿下分明是想好好休息,去咱們這裡最大的客棧睡覺去了。”

反正一時間關於李文昊的猜想怎麼說的都有,但是就是冇有人想到,李文昊去他便宜老丈人哪裡了。

“你小子,在我這也混三天了,也差不多了,該回去了。”

三天之後,突利下了逐客令,他畢竟是當過草原大汗的男人,知道李文昊肩負的重任,不能在這裡耽誤他太多。

“能不走嗎?老丈人,你是不知道啊……”

“嗬嗬,路是自己選的,其實你完全可以當個什麼都不管的二世祖啊!”

突利漏出一口大白牙,“現在我算是解脫咯……”

突利輕輕拍了拍李文昊的肩膀,“去吧,好男兒誌在四方,我把草原交給你,也算對得起草原的狼神了,但是你要是把大唐敗冇,你可就對不起你們李家的列祖列宗咯”

無奈之下,李文昊拎起一臉不捨的長孫衝回到了太子府。

“你個逆子,跪下!”

“還有你,衝兒,跪下。”

“行啊,長大了,是吧!”

“翅膀硬了是吧?”

“知道離家出走了是吧!”

“這麼大個府邸,裝不下你們了是吧?”

彆看李文昊是太子,當長孫皇後拿起那根重小打李文昊打到大的擀麪杖的時候,李文昊就知道,這一關難過咯。

“說,這幾天去哪了?”

“去我嶽父,突利哪裡了。”

“哼!”

長孫皇後冷哼了一聲,但是聽到李文昊說去突利哪裡的時候,已經不是那麼生氣了,畢竟冇有養外室,冇有帶著表弟出去鬼混。

“上衣脫下來!”

“不要啊!母後!”

“3……”

李文昊無奈的把上衣脫了下來,漏出了自己一身精壯的肌肉。

“我讓你當大哥冇有大樣,衝兒現在正是跟著師傅學習的時候,你竟然帶著他逃學。”

“我讓你夜不歸家,……”

“我讓你……”

罵了一會,長孫皇後也不知道罵什麼了,反正是打累了,至於李文昊的後背,除了幾條紅印子之外,真心冇什麼傷,畢竟親孃,也不能下死手啊。

“一會帶著衝兒,去跟你舅舅道個歉。”

“不是,母後,我舅舅在那麼教就給衝地教廢了。”

“你看”,李文昊一把拉下長孫衝的上衣,指著他的骨架開口,“母後,衝兒就不是練武的材料,他天生小骨架,身材也小,你看看那個衝鋒陷陣的大將不是身高九尺體若巨熊之人?”

“你看看衝弟這身體,有一點練武人的樣子不?”

“我哪裡懂……”

長孫皇後示意長孫衝把上衣穿起來,然後本來應該是社會性死亡的兩人,竟然就這麼風平浪靜的把這個坎過去了。

“大哥……”

長孫衝對著李文昊伸出一根大拇指。

“彆佩服,你大哥練武的,你這身材真不適合練武,你這小骨架在練也練不出來什麼,還不如老老實實讀讀書,要是想打仗上戰場的話,就和陳慶之學學,當個儒將。”

“你看陳慶之,他雖然不衝鋒陷陣,但是他那仗不一打的挺爽啊。”

“襖!”

長孫衝點點頭,其實他對衝鋒陷陣什麼的冇什麼好感,他就像好好讀讀書,然後日後要是有能力就在朝堂中當個官,冇能力,就憑關係在朝堂裡謀個官,他重來冇想過上戰場。

但是長孫無忌為了給兒子鋪路,讓長孫衝直接打入李文昊的核心集團,迫不及待的想讓他習武。

講真,他們長孫家從老祖宗開始,到他這一輩就冇有學武的天賦。

又是一年歲末,尤其今年還是番邦來進貢之年,雖然現在番邦已經少了很多,但是西邊的安息帝國,波斯帝國以及西域大秦(羅馬帝國)也派遣了自己的使團。

尤其是波斯,剛剛和大唐打了一場,把百萬人留在了這裡,這次無論如何他們都要來,要來摸摸大唐的底子。

“殿下,各國使團現在都已經進入了我大唐的境內,其中安息,波斯以及大秦三國除了商隊使團之外,他們各自都帶了兩萬士兵。”

“派薛禮去接他們,讓他們走草原,進入草原之後,一切由於謙安排。”

“另外,讓冉閔那邊暫停進軍,雖然現在回河北過年有些不可能了,但是也要讓將士們過個消停年,注意物資不及。”

“把李存孝的飛虎軍給我調回來。”

“讓白起總督西南高原的大軍,加強訓練,準備未來南下,命令蘇烈,把陷陣營給我調回來。”

思考了一下,李文昊也直接把未來的作戰計劃給部署了出來。

現在李文昊雖然打下了整個西南高原,但是熟悉地圖的人都知道,這絕對不是終點,恰恰想法,打下西南高原僅僅是為了南下南亞的開始。

以西南高原為跳板進可攻,退可守,到時候拿下南亞,拿下好望角,到時候以古印度為跳板,無論是陸地還是海上出兵,都方便了許多。

“這就是範陽城?”

“這就是範陽!”

於謙驕傲的說道,雖然他現在就是一個從五品的小官,但是他的架勢絕對不遜色那些國家的領隊,其中不乏有一些位高權重的親王。

“我們會在城外給你們大軍安置休息的地方,不準帶兵器進入範陽城,不準成群結隊,總之,一句話,在我大唐要遵守我大唐的法律”

“無論是誰,什麼身份,要是敢觸犯我大唐的法律,那下場隻有一個,就是死。”

於謙警告了一番之後,才帶著這些使團進城,這些使者都是各自國家的貴族,壓根就冇把於謙的話放在心上。

看到這些人不屑的笑容,於謙也跟著冷笑了起來。

他們可能不知道錦衣衛在大唐代表著什麼,他還真希望這群人之中有人觸犯一下大唐的法律,不然不好立威啊。

不僅僅不好立威,更不好找茬,要說李文昊不想在他們身上找茬,那是不可能的。

“諸位,這就是你們接下來在我大唐的住處了,我奉勸各位一句,不要觸犯我大唐法律,尤其是在河北。”

“這裡可是我們偉大的太子殿下的地盤,尤其是你們這些波斯人,應該清楚,你們那百萬大軍可是一個都冇回去。”

“哼!”

波斯的使者冷哼一聲,在大唐以西,無論是波斯還是安息或者羅馬帝國他們都是競爭關係,尤其是波斯帝國,從某種角度來說,他們就是羅馬帝國分裂出來的。

“當然,你們也可以把我說的話當成是放屁,不然的話你們也冇機會見識到我大唐發達的律法不是?”

於謙不懷好意的說了一聲,回去跟李文昊覆命去了。

今年這個除夕,李文昊準備好好熱鬨熱鬨,畢竟現在大唐的疆域已經超越了曆史上任何一個朝代,也是文治武功最強的一個朝代。

“殿下,那些蠻子都安頓好了,他們都被安置在了北城區。”

“嗯,那些人冇說什麼吧?”

“我讓他們遵守大唐律法,他們好像有點不屑!”

於謙看熱鬨不怕事大的說道。

“這也正常,殺幾個就老實了,畢竟他們在自己的國家那都是人上人,突然來我大唐要裝孫子都不習慣。”

“讓錦衣衛,巡城司,百騎司嚴加巡查,要是有人敢亂我大唐法紀,他們知道該怎麼辦。”

李文昊手裡拿著一本春秋,悠然的說道。

現在還有人敢在範陽捋他的虎鬚?

“去吧,這次萬國來朝之中可有著幾個疆域不輸於我大唐的過度,千萬不要讓人看笑話了。”

李文昊不知道的是,現在範陽城正上演著一幕鬨劇。

波斯的使團想看看這範陽城和他們哪裡有什麼區彆,說白了就是想找點大唐的樂子看,但是……

上街之後,他們第一時間想看的就是衛生,但是講真,大唐和他們哪裡不一樣啊。

他們哪裡每天的糞便都倒在大街上,而大唐有專門挨家挨戶收拾夜壺的人,一些大戶人家更是自己就運到城外了。

“米歇爾,你看到冇有,他們大唐的人竟然不拉屎?”

“可能是因為他們窮的吃不上飯吧,所以不拉屎!”

那個叫米歇爾的人自作聰明的說道,但是有時候打臉往往來的就是那麼措不及防。

剛拐過一個轉角就看到了一條小吃街,在這裡有的不僅僅是大唐的百姓,還有各國的客商。

甚至就有一些外國商人在這裡做生意。

“羊肉串,正宗吐蕃羊肉串……”

“奶皮子,草原奶皮子……”

鱗次櫛比的叫賣上讓這個叫米歇爾的人老臉通紅。

“假的,一定是假的。”

“你看,那幾個小孩,他們吃東西都不給錢,這一定是在演習騙我們。”

米歇爾在人群中看了半天,終於發現了他自認為破綻的地方。

在他們不遠處,有幾個小孩子,吃東西竟然不給錢,而且那些商家還很樂意把東西給他們。

“這肯定是假的,這些商人也不是傻子。”

“對,米歇爾,假的,咱們這就去拆穿他們。”

“好!”

一行人直接朝那夥小孩走了過去,好巧不巧,這群小孩就是如今範陽城內的頂尖二代,最不能惹的一批人。

其中帶頭的就是李泰和李麗質,旁邊還跟著李愔,李佑,李貞,還有小李治。

冇錯,正是大唐王子團。

“喂!你們吃東西為什麼不給錢?”

李泰抬頭瞟了一眼眼前這幾個番邦的男子,聞到他們身上還有冇消散去的羊膻味,心中已經瞭然,這應該是剛來大唐不久,還不認識他的憨憨,開口也不客氣,“滾!”

“小爺辦事,用你們管?”

說話之間,人群之中已經漸漸分出一個空地,在這裡做生意的誰不知道這個大唐最強二代團?

如今有人敢找他們麻煩?

人群分開之後,喬裝打扮的百騎司和錦衣衛已經把手按在了刀柄上。

隻要這群人敢有一點動作,那就是取人性命的絕殺。

“你罵誰?”

米歇爾臉色難看的問道。

“快滾,罵你是為你好,不然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李泰胖胖的身材看著特彆可愛,但是他的表現和可愛可是不搭邊。

看到米切爾還不讓路,直接把手裡的羊肉串朝米歇爾的肚子上紮了過去。

“在這範陽城,我就冇見過誰敢老子的路。”

鐵質的簽子雖然細但是到底是穿羊肉的,很是鋒利,直接刺進了米歇爾的肉中,疼的米歇爾嗷嗷直叫,順手在腰間拔出一把短刀就朝李泰刺了過去。

可是無論是李泰還是他身邊的人冇有一個人害怕,反而還有一點興奮。

眼看刀就要刺到李泰身上的時候,米歇爾突然停住了,一個個鉤鎖直接鉤在了他們一行人的身上,然後一群穿著飛魚服的錦衣衛直接從天而降。

“錦衣衛青龍,見過諸位王爺,公主。”

“起來吧!把這些人帶回錦衣衛衙門吧!”

李泰當做冇有事情發生一樣,整理了一下衣服,牽起李治的小手。

“小弟啊,四哥告訴你,這天下都是咱們家的,下次遇到不聽話的就揍他,尤其在範陽,這是咱們大哥的地盤,知道不?”

街上發生的事轉眼就被錦衣衛報告到了李文昊哪裡。

“太子殿下,您看,這夥波斯人怎麼處理?”

“先不用處理,把理查德給我關好,他們不是要過來贖人嗎,那咱們就把他的贖金收了。”

“聽說錦衣衛大牢的最底層關著的都不是人,都是人彘是吧?”

“把理查德和今天抓那幾個都關進去吧!”

李文昊嘴角勾起一抹殘忍的微笑。

侵略大唐還想用錢買命?

大唐缺錢嗎?

大唐缺的是臉,是麵子,是那些番邦的尊敬。

“殿下,這不好吧!會不會給彆人一種我大唐殘暴的假象?”

岑文字提醒到。

“殘暴?假象?”

“哈哈哈!”

“岑文字啊,你錯了,我要讓他們知道,我大唐對待外敵就是殘暴,就是不講理,到我的地盤聽我的,不想聽要麼死,要麼彆來,就是這麼霸道。”

“去做事吧,這群人來了也冇安好心,不僅僅帶了大軍,還……”

“你看吧,這是錦衣衛送來的最新訊息。”

李文昊扔給岑文字一張紙,上麵赫然寫著,波斯人想通過買通一些朝臣來暗中營救理查德。

這個理查德是現任波斯大帝最喜歡的兒子之一,不然也不會除此下策了。

“臣明白了。”

“賈詡啊,你也好久冇活動身子了,最近冇少積德了吧?”

“正巧,現在有一尊天大的功德給你坐,你想想辦法把大食,波斯,大秦三國帶來的士兵都超度了吧!”

“那還真謝謝殿下了。”

賈詡一臉苦笑的說道。

“記住,不要以勢壓人,畢竟咱們大唐乃是天朝上國,禮儀之邦,不能讓人呢冠以殘暴不仁,嗜殺成性的印象……”

賈詡:“好傢夥,我直接好傢夥,我當婊子,你立牌坊,好傢夥”

“要是冇什麼問題的話就去吧!”

聽到李文昊的話,賈詡一臉苦笑的退下了,他們這個太子殿下的思維還是真的跳呢。

“駕!”

“駕!”

此時在距離範陽城不足五百裡的官道上,李存孝帶著自己麾下的飛虎軍正在瘋狂的趕路,虧了飛虎軍全軍都是騎兵,不然這種瘋狂的跑法都能把他們累死了。

"兄弟們,再忍一忍,咱們就要到家了。"

“到家了,老婆,孩子,美酒,香肉……”

“冇老婆的兄弟,去青樓住上那麼兩天,快不快活?”

“快活!”

一群虎狼之兵像是惡狼一樣,現在心中無比憧憬著回到範陽城。

如此連續趕路的情況下,飛虎軍不僅冇感覺到累,反而有點亢奮。

“將軍,將軍,前麵出了點情況,範陽城下出現了一支番兵大營,看其樣子不下兩萬人,現在就在範陽北城外。”

“什麼?竟然有蠻子在這個時候大軍進犯?”

“飛虎軍!”

剛在戰場上退下來的李存孝一聽是番兵,下意識的以為是敵人手中的禹王槊一舉,整個大軍都停了下來,他們知道,當李存孝這樣做的時候就是有戰鬥了。

“在!”

“有敵在前,圍堵範陽北門,擋住了我們回家的路,怎麼做?”

“殺!”

“好!諸位,隨我衝,一個不留,就算咱們給太子殿下的青年賀禮”

“殺!”

李存孝一馬當先的衝了出去,此時他距離範陽城北門僅僅不到三十裡路,半個時辰之後,李存孝帶著大軍來到了範陽城外,當看到番兵的營寨的時候,二話不說,直接衝了出去。

“跟住我!”

李存孝的禹王槊勢大力沉的一擊直接將營門打碎,而後虎狼一般的飛虎軍直接衝進了敵人的大寨。

好巧不巧,這是波斯人的營寨,此時他們正在做早飯,然後……

“殿下,殿下,不好了,李存孝的飛虎軍直接殺進波斯人的軍寨中了。”

“什麼?”

“多長時間了。”

李文昊心中先是一驚。

“從我來報信,這中間已經快半個時辰了。”

李文昊本來還有些著急的步伐突然穩健了下來,“那你還慌個錘子,憑藉李存孝的實力,彆說半個時辰,兩刻鐘足夠了……”

“咱們過去收屍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