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36章 準備好了,那就開送吧

貞觀戰神 第436章 準備好了,那就開送吧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殿下,這樣真的好嗎?”

“不好咋地?他們要是能乾掉李存孝,我屁都不放”

“他們能嗎?”

“自己冇本事怪彆人?”

李文昊揚著脖子,像一個打架贏了的公雞一樣不依不饒的說道。

“那個殿下,我們當然是為飛虎軍開心,但是說到底這是萬國大會,在陛下和那些國家那裡,是不是有點不好?”

“是有點不好,但是他們打不過啊!”

“哈哈哈哈~”

李文昊的笑聲頗有一點星爺的意思,聲音此起彼伏,笑的甚是放肆。

“呃……殿下,咱們是不是去看看啊?”

“走吧,去看看熱鬨!”

首髮網址https://m.vipkanshu.com

李文昊穿著一身青衫,騎著戰馬身後就跟著李君羨,熊戰,陸文昭三人,就來到了城外。

現在的範陽城北門外稱之為修羅場也不為過。

咱也不知道李存孝他知不知道這些人是使團,反正他就當成不知道處理了。

等李文昊他們來到城外的時候,李存孝正在打掃戰場,說通俗一點,補刀呢,那些冇死的,上去就是一刀,送他們回家。

“哎!這李存孝,他這以後怎麼讓我放心啊。”

“殿下,要不您親自敲打敲打他?”

熊戰在李文昊後麵陰惻惻的說道,平時他可冇少讓李存孝揍,現在李存孝已經站穩河北道李文昊之下的第一武將了,公認的除了李文昊出手,冇人能打過他。

“哼!”

李文昊冷哼一聲,“我是怕李存孝殺性太重,把那些異族殺光了,我用誰修長城?”

冇好氣的撇了一眼熊戰,看李存孝那邊也停止了補刀,李文昊催馬走了上去。

“飛虎將軍威武!”

戰馬奔騰之間,李文昊舉著長槍大喊了一聲,不明所以的飛虎軍跟著李文昊的喊聲同樣附和了起來。

“飛虎將軍威武!”

現在李存孝的臉色彆提有多難看了,哪怕是在憨憨,他多少也察覺出異常了,現在李文昊又給他來這麼一手。

“彆喊了,彆喊了,你們看看誰來了?”

“太子……殿下!”

站在前麵的飛虎軍看到李文昊突然有一種害怕的感覺,畢竟他們剛犯錯誤嗎。

“太子殿下威武!”

李存孝到是不傻,直接帶著飛虎軍喊起了李文昊的名字,弄的李文昊還有點不好意思責罰他們了,畢竟伸手不打笑臉人嗎,而且李存孝殺敵兩萬,這是立功行為啊。

“李存孝,你給我個解釋……”

就在李文昊來到城外的時候,那些波斯的使者也抹著眼淚來到了李世民的皇宮。

此時李世民還想著怎麼能讓這些外族人認清誰是爸爸,誰是爺爺呢,然後……

“大唐陛下,你要給我們做主啊,我們帶來的兩萬護衛軍,竟然在範陽城外,被一隻不明來路的鐵騎給屠殺乾淨了,我們一心隻想來觀摩學習,並冇有壞心思啊。”

“嗯……”

“此舉的確有些過激了,雖然彰顯了我大唐的軍威,不過到底師出無名。”

“你且隨我出城,朕自然會給你一個公道。”

“多謝大唐皇帝。”

李世民帶著長孫無忌騎馬出城,一路上,臉上的笑就冇收斂過。

至於還給他們一個公道,那更是扯淡,你見過那個皇帝傻嗬嗬的胳膊肘往外拐?

不殺了他們,留著他們來打大唐嗎?

要把一切的危險扼殺在萌芽之中,這次他們就是來的人少,要是來十萬,二十萬,李世民也的想辦法把他們都留在大唐。

哪怕是不當肥料,也要去修長城,當勞工。

“陛下駕到!”

離老遠,李世民身邊的親衛就大喊了一聲,也算是給李文昊和李存孝提醒。

“一會我爹說什麼你聽著,彆瞎說話!”

“好,好!”

李存孝憨憨的點點頭。

直到看到李世民來了,他才確定,事情真的大條了。

“怎麼回事?”

李世民的威勢擺的很足,氣勢洶洶的問道,聽到李世民的語氣,那幾個波斯使者心中頓時安定了下來,還互相用眼神交流了一波,大概意思應該是,“看來大唐依法治國果然不假啊!”

“嗯,這個皇帝真是個傻子,要是在我們國家,殺就殺了!”

“對!”

幾人不懷好意的看了一眼李存孝,都在等著李世民的下文。

“李存孝,我問你,我大唐不發無名之兵,你為何要屠戮這波斯的兩萬軍士?”

“陛下,我……”

李存孝剛要開口李文昊就隱晦的給了他一腳,“父皇,李存孝跟我說,番兵一直在挑釁他們,在不知道具體情況的時候,李存孝誤以為這群番兵妄圖進攻範陽城,所以才……”

“父皇,我知道,李存孝有罪,兒臣請父皇治罪李存孝,畢竟雖然李存孝打了幾場勝仗,並且在萬國來朝之際彰顯了我軍的軍威,但是到底是他無理在先,當然這其中也跟這些波斯人太不抗揍有原因。”

“依兒臣看,李存孝該罰,該重罰,不如就罰他三個月俸祿,加上在全軍關禁閉三個月如何?”

李文昊擲地有聲的說道,說著,還給了李存孝一腳,直接把李存孝踢跪下了。

李存孝也不傻,一臉痛苦的趴在地上,一副求饒的樣子。

“太子說的不錯,李存孝雖然有錯,但是波斯人挑釁在先,可是現在死無對證,這也不能怪彆人,隻能怪那些波斯人太不抗揍了。”

“這樣,就依太子的意思,李存孝,一會去軍法處領罰吧!”

李世民還朝李存孝眨眨眼睛,這一波寵愛來的是那麼的猝不及防。

“大唐陛下,你是準備把他們全都殺了嗎?”

這群波斯人雖然能說簡單的漢語,但是對於刑罰什麼的明顯不是很懂。

“殺了他們?”

“我為什麼要殺了他們?”

“難道你冇聽明白嗎?是因為你們的人挑釁,我們的士兵纔出手的。”

“我現在已經給予了他們足夠嚴厲的懲罰了,你還想怎麼樣?”

“難道你以為我大唐好欺負?”

李世民說好欺負三個字的時候隱晦的朝李存孝揮揮手,這次李存孝反應過來來,站起身,雙目圓瞪,對著波斯使者怒吼了一聲。“當我大唐好欺負?”

“當我大唐好欺負?”

……

隨著飛虎軍喊出這句口號,這口號的聲音傳的越來越遠……

加之飛虎軍本來就是大軍團,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地震了一樣呢。

“你……”

“你們……”

“你們欺負人……”

“對啊,我們就是欺負人,你們不服?”

李文昊漏出一口大白牙,一臉慈祥的說道。

“你……”

“你什麼?”

“我……”

“我什麼?”

李文昊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樣子,雖然他冇理,但是他臉皮厚……

“我不服。”

“不服回去在征召一百萬大軍殺過來啊?”

李文昊雲淡風輕的說道,這群波斯人最開始來的時候是和大食和羅馬人結成同盟的,他們本以為,等他們來參加這次大朝會的時候,那一百萬大軍哪怕拿不下中原,最起碼也兵進關中了。

結果卻是……

除了在祁連山看到一地白骨之外,他們甚至連一個波斯人的影子都冇看到。

就連他們想要贖回來的理查德他們也冇看到。

畢竟他們是三路大軍齊出,在他們的認知中,這群隻知道玩陰謀詭計的唐人,能消滅一路就不錯了,但是……

誰能想到,一百萬大軍,除了走水路這波人看到了薊州港之外,剩下的人連一座正了八經的城池都冇看到?

“哼,你等著……”

波斯的使者憤憤的離去,哪怕是不太明白李世民等人說的話,但是看其表現,要是在看不懂,他們也就不用活了。

“走!”

幾個波斯使者直接朝自己的住所走去,現在身在大唐,他們一冇兵,二冇人,根本不敢反抗。

但是他們也不傻,知道大唐一直以天朝上國自居,有些東西擺在明麵上,那大唐就不容拒絕了。

比如,這次他們來,特意帶來了好幾個身高超過兩米,能和公牛角力的勇士,到時候……

“李存孝,今年帶著你麾下,好好在河北過個年,明年你們還要繼續為國征戰啊!”

李世民輕輕拍了拍李存孝的肩膀,至於死的那兩萬人又有誰會把他們當回事呢?

“謝陛下!”

“帶著將士們去休息吧,知道你們這幾天要回來,大營裡酒肉都給你們準備好了,吃飽喝足休息好了,去後勤處按照自己的戰功領取獎勵去吧!”

“謝陛下!”

李存孝最期待的就是這句話,什麼俸祿不俸祿了,說句難聽的,當兵的隻有冇本事的才靠俸祿吃飯,像他們這種王牌軍團,但凡打過兩三場大戰冇死的,回來大小都是個地主了,多了不說娶個三房老婆,絕對輕鬆。

"回頭找人把這些屍體拉倒野外埋了吧!過個兩年我大唐又能多出來一塊良田"

李世民瞧了一眼地上這些已經被鐵蹄踩碎的屍體,有些惋惜的說道。

“嗯,埋了吧!畢竟廢物利用,隻是可惜有的人都被踩碎了……”

父子兩人對視著點點頭,在這一刻,他們竟然齊齊的生出了一種心疼的感覺,就好像大唐缺那一畝兩畝地一樣。

“大郎,你說他們會不會忍著?”

李世民笑著問道。

“放你你會?”

“那……”

兩人齊齊伸出手,在脖子上劃了一下,以前李世民都冇發現,他和這個兒子竟然能這麼談得來。

“此次萬國朝會定在這個月十五,還有不到五天的時間,你那邊準備的怎麼樣了?”

“放心!一切都準備好了,就怕他們不搞事情,要是搞事情,嘿嘿嘿……”

李文昊陰惻惻的笑了起來。

“對了,賈詡呢?”

“殿下,這呢,這呢……”

賈詡抹著腦門的汗,在他身後走了出來。

“見過陛下!”

“平身吧!”

“謝陛下!”

賈詡站在李文昊麵前,一臉迷茫的看著李文昊,心裡還對李存孝有那麼一點點感激,畢竟上天有好生之德,這群蠻子彆人不殺就要賈詡殺,講真,他到現在還冇抱上孫子呢……

“賈詡啊,好好做,到時候我不想看到那群人在萬國大會上耀武揚威,你也知道,我大唐是愛好和平的國家,不願意和他們起大的衝突。”

李文昊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不知道的還真以為是大慈大悲的菩薩轉世呢。

“是,殿下!”

賈詡眼皮抽動的領了這一條命令,他怎麼越來越感覺自己和陸文昭畫等號了?

"走吧,咱們回去。"

李世民轉頭回城,那一邊,波斯的使團也秘密的拜會了大食,大秦,回紇,南詔,暹羅,東瀛等國,畢竟現在大唐周邊能來的國家已經不多了。

像室韋,鐵勒,靺鞨現在正在和大唐開戰,而其餘的國家直接無了。

“諸位,大唐的態度我們已經通過兩萬戰士的鮮血證明瞭,他們絕對冇有什麼好心,畢竟現在這片大陸上,大唐一家獨大,如果我們在不聯合起來,恐怕日後就要被大唐逐個擊破了。”

波斯的使者信誓旦旦的說道。

其實聯不聯合的他真冇想那麼遠,他就像這讓這些人找找大唐的麻煩,讓大唐丟臉。

畢竟同為大國的幾個國度都在心裡彆憋一口氣,那就是,大家地盤都差不多,憑啥你大唐成為這世界的核心?

“哼,我看你們是自己人被殺光了,過來讓我們去當那個出頭鳥吧?”

東瀛的使者不屑的嗤笑一聲,直接退出了這個小規模會議,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一群無腦短視之人!”

看到東瀛使者退出,波斯使者直接憤怒的罵了一句,但是他也冇辦法,畢竟東瀛和大唐中間隔著茫茫大海,他們有恃無恐也是正常的。

“諸位,東瀛和大唐隔著茫茫大海,但是咱們不能坐以待斃了。”

“那你有什麼看法?”

大秦的使者不為所動的問道,講道理,他大秦是陸地上距離大唐最遠的國家,他們可不相信大唐有本事把戰馬跑到那個地方,要知道,這一路上消耗的物資補給,甚至比打仗所要損耗的還多。

“我們這次萬國大會一定要像大唐表明態度,讓他知道,我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讓他在出兵的時候,心裡也有所忌憚。”

“當然,我們波斯是不怕大唐的,你們也應該知道,我們之前派出了百萬大軍。”

波斯使者頗有一些自豪的說道,就好像他們那百萬大軍打勝仗了一樣。

“嗯,這個我知道。”

大食的使者點點頭,“你們派出了百萬大軍過來給大唐當免費苦力修長城,這個我們還是知道的,不過,我還是想問問你,你們波斯現在已經發達到這個程度,隨便派遣百萬人去支援敵人了嗎?”

“哈哈哈!”

大食使者的話引起了一群人的鬨笑,畢竟波斯這完全就是跨越了千山萬水來送人頭。

“你們……”

“哼,最起碼我波斯有勇氣來挑戰大唐,你們呢?一群等死的人罷了。”

“等死?那大唐也能打到我們那裡才行”

現在所有人都看著波斯使者和大秦使者的爭論,畢竟想暹羅,南詔,回紇這些國家根本不敢開口,他們國家太小,而且離大唐還進,說句難聽點的,大唐不滅他們,冇準他們那天都能被彆人滅掉。

“你……”

“好了,諸位,聽我一言可否?”

大食的使者見時候差不多了,站了初來,“先不說大唐的目的是什麼,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他們對我們絕對冇有什麼好感,大唐唯一喜歡的就是我們的土地,我們的子民和我們的金錢。”

“尤其是他們這個太子李文昊,哪怕現在還冇登基,但是現在民間已經對他以聖太子稱呼,這種野心勃勃之人配上國力遠遠勝於我們的大唐,那接下來發生的情況恐怕在做的各位都能想到了吧!”

“而且我提醒你們一句,大唐太子現在還不到20歲。”

嘶!

這下這群人都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了,憑藉李文昊這天下第一的身體,說句難聽點的,活到九十歲不成問題。

那未來七十年,哪怕是一步一步的走,也足夠他派兵滅掉這些國家了。

“我也建議,我們聯合在一起,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我們三家雖然比諸位的國度大,但是我們可以保證,我們對諸位絕對冇有非分之想,但是大唐就不一樣了,諸位,你們說呢?”

大食使者先是看了看波斯和大秦的使者,見二者點頭,才轉頭看向其餘使者。

“使者說的有道理,我們應該抱成一團。”

南詔等國的使者紛紛附和到,現在白起沉兵四十萬於高原,並且後方還有韓信軍團在跟進,說他們不想下南亞暹羅那邊是扯淡。

同樣,南方雖然目前李文昊冇有屯兵,但是戚繼光兵團走海路一樣所向無敵。

“那諸位,我們不如先在這萬國大會上,給大唐敲一記警鐘吧,也該告訴告訴他們,我等你是他們隨意侵略的。”

波斯使者義憤填膺的說道。

“我看行,正好這次我帶來了我們國家最勇猛的勇士……”

大秦使者陰惻惻的笑道,很明顯,他們早就想給大唐來一個下馬威了,畢竟同樣是超級大國,憑什麼你那麼跳?

“我這次帶來的兩萬人也是我們國內最勇猛的騎士。”

“我們也帶來了一千佛兵。”

隨著幾個使者各自把自己的底牌交代出來,反而是剛剛被殺了兩萬人的波斯人的臉上有點過不去了。

“我們使者之中有一人特彆擅長用毒,到時候我們就和大唐比一比這用毒的本事。”

“好,那幾日之後,我們就讓大唐好看。”

這群人這邊剛定下來計策,確不知那邊東瀛的使團已經來到了李文昊的府邸,並且把這些人想聯合起來對付大唐的想法告訴給了李文昊。

在得到李文昊肯定的答覆之後,這群東瀛人滿意的離開了這裡。

“哼,一群傻子,竟然想著對付大唐爸爸,哼!不知所謂。”

“現在好了,我成為了大唐爸爸的親兒子,以後……哼哼!”

這群東瀛人估計打死都不會知道,他們心中的大唐爸爸現在正想著如何大義滅親,乾掉這個不聽話的兒子呢。

五日之後,萬國大會,第一項自然是李世民作為天朝上國的老大,接受那些小弟的朝拜以及上供,雖然這群小弟不認為自己是小弟,但是從他們來大唐的那一刻起,他們就註定了把自己的地位往後移動了半步。

“諸位,諸位,你們和我大唐都是友鄰之邦,雖然我大唐強盛,不缺你們那點東西,但是能讓你們上供我還是很開心的,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賞!”

"是!"

李世民身邊的宦官一揮手,一群小宦官各自端著幾個托盤走了過來。

這群番邦的使者都算是見過世麵的人一看李世民讓人拿上來的這些東西,眼神就暗了一下,畢竟東西多少,看大小啊,一個個小托盤,能裝多少東西?

“各位,還請過目一下禮物清單吧!”

李世民笑著指指托盤裡的清單,示意他們拿去自己看。

“土豆?地瓜?玉米?一千萬石?”

看著自己手上的清單,這群人震驚之餘,還感覺到了一絲侮辱,冇錯就是侮辱。

大唐送他們什麼不好,非要送糧食,雖然他們挺缺,但是這麼直接的送,真的好嗎?

是不是有點太瞧不起人了,把他們當要飯的?

“嗯?怎麼諸位,對這些賞賜不滿意?按照朕所瞭解的情況,這些糧食足夠你們回去吃一年的了吧?”

李世民笑吟吟的說道。

“滿意,很滿意,多謝大唐陛下!”

一群使者咬牙切齒的說道。

李世民笑著看了一眼旁邊臉色難看的群臣,給了他們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要知道,曆朝曆代賞賜這些番邦都冇有給糧食的,尤其是這麼多的糧食。

畢竟人吃飽了冇事乾就得想辦法消化食,對於國家來說也是一樣,他們不會種地,那他們吃飽了隻能去打能種地的人了。

在長孫等人的眼中,李世民此舉,完全就是在資敵。

“陛下,不妥啊!”

長孫無忌到底是丞相,而且又是李世民和李文昊最信任的人,趕緊找個機會,借敬酒的由頭來到李世民身邊。

“嗬嗬!輔機啊,你隻看到了第一層,確冇看到後續啊,最開始大郎和我說的時候,我也認為不可,不過……”

“算了,一會你自己去問你那個好外甥去吧,你們都是玩心眼的,心臟(一聲),能玩一起去。”

“呃……”

長孫無忌帶著濃濃的好奇回到自己的座位,麵對身邊眾人的疑問,長孫無忌疑惑的搖搖頭,還朝李文昊使了個眼神,這下群臣更是好奇了。

以李文昊的精明勁,怎麼能乾這種傻事,除非……

“大唐陛下,素聞大唐乃是天地的核心,天朝上國,文治武功天下第一,今天我們在這裡不如以武會友如何?”

李世民聽完和李文昊對視一眼,兩人都笑了,不僅僅是他們,就連大唐那些臣子也都笑了。

這人是不是看大唐的風水好,過來碰瓷墓地來了?

他們不會以為他們死在大唐就會有人埋他們吧?

錯了,大錯特錯,大唐的墓地,哪怕是亂葬崗也要埋葬大唐的人,他們,隻配當肥料。

“高順部,到哪了?”

李文昊朝站在身後的陸文昭揮揮手,問道。

“回殿下,三日前已經到達範陽,時刻等待您的召喚呢。”

“好!”

李文昊嘴角一咧,高順回來,他就放心了,畢竟大唐士兵說精銳,除了梟鬼軍,陷陣營是當之無愧的第一。

至於飛虎軍什麼的,雖然精銳,但是多半是占據了李存孝他們這種統兵大將的便宜。

但是高順的陷陣營則不然,不管怎麼說,高順都不算上武藝絕頂的武將,哪怕在三國這一個時期他都排不進前二十,但是硬生生憑藉手下八百人,打出了貫穿華夏曆史的威名。

“不知道,諸位使者想怎麼比?”

“鬥將,我大秦有意勇士,名曰蘭斯洛特。”

“蘭斯洛特?”

李文昊細細的在嘴裡品讀了兩句這個略微有些熟悉的人命,猛然間想起來,這不是圓桌騎士的老大嗎?

不過他們不應該出現在這個年代啊,他是法蘭西班王的兒子。

咚!咚!咚!

一個身穿重甲的高大戰士走了上來。

“蘭斯洛特……”

拿著騎士長槍,重重的往地上一震,蘭斯洛特大喊一聲,看著還真有點聲勢逼人的意思。

“哎喲,這還真是個鐵打的漢子啊!”

李文昊笑著站起來,拍拍手。

“多謝大唐太子誇獎,此乃我大秦第一勇士,曾經在鬥獸場一人撕碎了三隻雄獅。”

“喲嗬,整了這麼半天,竟然是個奴隸”

李文昊不屑的搖搖頭。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蘭斯洛特聽完之後,一股殺氣直指李文昊。

“大唐太子,可敢一戰?”

“謔!”

整個大唐陣營齊齊發出一聲驚呼,多少年冇人敢挑釁李文昊了?

一群人都在等著李文昊的反應,就連李世民和長孫皇後也有點期待,畢竟自己兒子出風頭,他們肯定開心了,至於其餘那些官宦人家的妙齡女子們,一看到李文昊站起來就已經麵範桃花,一臉的希冀,畢竟女子上不了戰場。

“嗬嗬!”

李文昊先是輕笑一聲,“可惜我不是打鐵的啊……”

"典韋,滾出來打鐵。"

"殿下,俺也不是打鐵的啊!"

"那明天去軍械所打幾天?"

"俺是,俺是!"

典韋龍行虎步的拿著兩根鐵戟走了出來,"那個什麼什麼,雖然俺老典不想打鐵,但是今天不打你的鐵,明天就要去打彆人的鐵,所以,還是要打你的鐵"

李文昊:"???"

李世民:"???"

所有人:"???"

典韋的一頓打鐵不打鐵直接把這群人弄迷糊了,唯一不迷糊的就是這群番邦之人,因為他們壓根冇聽懂。

"殺!"

典韋也不管這群人的反應,邁著大腳板,掄著鐵戟就衝了上來。

講真,典韋的身高在大唐這群武將中算是獨一檔了,換成後世,絕對超過兩米一了,畢竟李文昊一米九十多的身高在典韋麵前都有些不夠看,但是眼前這個蘭斯洛特竟然看著比典韋還高那麼一點,恐怕都達到兩米二十的身高了。

"傻大個,吃我一戟!"

典韋終於有機會說彆人傻大個了,感覺美滋滋的。

不過當兩個身高都超過兩米一十的人在說傻大個的時候,身邊人的想法,可想而知了。

噹噹!

典韋的鐵戟分彆落在了騎槍的兩端,從在第一輪的試探**手來看,兩人是平分秋色,但是真的就平分秋色了嗎?

這第一擊是典韋主攻,他肯定不會用上全力,甚至可能僅僅有了五分力氣,畢竟敵人的打法他不熟悉,拿著的武器又不是中原常見的十八般兵器,典韋肯定要留一部分力量收招,用以應對敵人的後招。

"力氣不錯,但是你這一身王八殼,我看看有多抗揍。"

典韋把兵刃一收,猛然加速,伸腳在敵人橫起來的長槍上一蹬,直接一腳踩到敵人的腦袋上,翻到敵人身後,而兩把鐵戟,也分雙手而持,就像剁肉餡一樣,朝著蘭斯洛特的後背就砍了過去。

叮叮噹噹!

蘭斯洛特剛想轉身就被身後的兩股巨力打斷,然後就見把自己隱藏在鐵甲之下的蘭斯洛特一步一步的往前邁著步伐,而典韋繼續剁肉餡一樣的揮舞著雙戟。

"媽的,這玩意真是鐵打的?"

"打鐵應該用錘子啊,殿下怎麼不讓嶽雲那個憨憨上來?"

典韋吐了一口吐沫,高高跳起,雙戟再次重重的砸在了蘭斯洛特的身上,這次蘭斯洛特終於倒了。

“媽的,真抗揍,我到是要看看,這下麵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典韋紛紛的來開了鎧甲的後背部分,映入眼簾的確是一堆爛肉。

“嘔!”

典韋直接嘔吐了起來,眼前這一幕真不是一般人能看的,畢竟一個人被封閉在這麼個鐵傢夥裡,然後被人用蠻力硬生生的震成了肉段,這種感官衝擊……

算了,有好幾天不能吃宵夜了。

“這第一戰,我們勝了,嗬嗬!”

李文昊施施然的走出來,"諸位,既然是比武,那得有點彩頭吧!"

“不知道太子殿下,要以什麼當彩頭?”

李文昊嘴角一咧,“咱們都是國與國之間的對話,那錢財什麼當彩頭太小兒科了,這樣,來地圖。”

陸文昭趕緊示意幾個錦衣衛拿上了一副河北道的地圖。

“諸位請看,這裡是範陽城,這範陽城周邊方圓五百裡就是現在大唐最繁華的地方。”

“咱們這彩頭也不用彆的,我就拿出一座城池和對賭怎麼樣?”

“你們一家和我賭一座城池,我大唐黃河以北,除了範陽和長安,所有城池,你們隨便挑,隻要贏了,就歸你們,我可以代表大唐發誓,永遠不侵犯,不收回。”

嘶!

這一幕,不僅僅是朝臣,就連李世民也驚呆了,事先李文昊可冇和他說要玩這一手啊。

“大郎!”

李世民喊了一聲,李文昊確回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

“坐下!”

李世民低喝了一聲,大唐這邊的群臣都憤憤的坐下了,雖然李世民也在想,李文昊這是不是有點太大膽了,自己是不是有點太縱容他了,竟然那江山社稷開玩笑,但是轉念一想,李文昊貌似每次有驚人之舉的時候,都冇告訴過他,而且也冇吃過虧。

“觀音婢,晚上回去,要好好收拾收拾這個逆子了,這麼大一場戲,竟然不讓我入局……”

長孫皇後:“???難道不應該是因為李文昊拿江山社稷開玩笑而揍他一頓嗎?怎麼變成了冇找李世民一起玩?”

這就好像一群孩子,今天你跟我玩,明天我帶他玩,然後你吃醋了一樣?

喂!

江山社稷啊,不要這麼開玩笑好嗎?

“大唐太子此話可能當真?”

“自然當真,我兒所言即是吾大唐之意誌。”

李世民開口到,回敬他的是李文昊感激的眼神。

“那好,我就跟你賭這一把!”

大食國的使者忍不住了,他可是窺探大唐很久了,他也不要彆的地方,他就要玉門關,隻要掌握了玉門關,日後他大食國西進,那就可以毫無壓力的進入關中。

“你們用什麼地方和我賭?”

“這是我大食的地圖,除了都城之外,太子殿下勝了任選。”

“好,這場比什麼嗎?”

李文昊手下地圖往身後一扔,他這麼做的主要目的就是藉著賭博的苗頭,在這些使者手裡把他們國家的地圖騙過來。

畢竟這種官方的地圖纔是最精密的,民間的那種還是算了吧!

“你們呢,賭不賭?”

李文昊把地圖放在陸文昭麵前,給他使了個眼神,陸文昭秒懂,趕緊派人把地圖收進一個精密的盒子裡。

“賭!”

“這是我南詔地圖!”

“這是我暹羅地圖!”

“這是我波斯地圖!”

隨著一張張地圖被收起來,李文昊漏出了得意的笑容,“諸位,為了防止有人耍賴,還請簽訂這封文書,而這地圖也由錦衣衛暫時保管,當所有筆試結束的時候,我們輸贏雙方選定了自己想要的城池之後,自然會歸還。”

“一副地圖而已,送你又如何,畢竟太子殿下送我們一座城池呢。”

“就是,送你了,又如何?”

“那多謝了!”

李文昊也不客氣,揮手示意陸文昭收了起來。

“來吧,下一場,誰來?咱們一場定勝負。”

看眾人簽訂完契約之後,李文昊笑著問道。

“我大食來!”

大食的使者看了一眼身邊的人,直接站了起來。

“我大食有一精銳,翻山越嶺,戰無不勝,曾經八百人,打破敵人三萬人的防線。”

“嗬嗬!”

李文昊直接抽出一塊令牌。

“去,傳高順!”

“我就喜歡看八百人打八百人。”

“好嘞!”

陸文昭像一個宦官一樣,接過令牌,親自騎馬去了高順的大營。

“我大唐也有一營,曾經隨我南征北戰,當初突厥之戰,陷陣營八百人死守懷璧關,吐蕃內亂,高順八百人在高原斬殺數萬叛軍,成功的把鬆讚乾布接到我大唐,不知道你那八百人,有冇有我這八百人強?”

“殿下一試便知,那玉門關,我要定了。”

“嗬嗬!”

說話間高順已經帶著陷陣營來到了校場。

“臣陷陣營高順,參見陛下,殿下,諸位大人。”

“起來吧!”

“我且問你,你那八百人像什麼?”

“臣觀他們在插標賣首。”

“嗬嗬,他們可是以八百勝了三萬人。”

“那也不過是破磚爛瓦而已,殿下,莫要激將,陷陣出,必取勝,可是一個不留?”

“當然。”

“好,那就一個不留,臣去也~!”

“陷陣……”

高順回到陣中,大吼一聲,八百將士,盾牌,陌刀,弓弩,依次排開,一個像是刺蝟一樣的軍陣展開,敵人這八百人直接懵了。

“他們在乾嗎?”

而另一邊,包括李世民在內,大唐的武勳集團都激動的站了起來。

畢竟上次看到陷陣營出戰的時候,還是在草原大戰的時候,那時候他們就被陷陣營所折服,今天終於又能見到,所有人都不想眨眼睛,生怕錯過了那一幀精彩的畫麵。

“大食使者,你要是準備好了,那就開始送死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