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38章 史上最大手筆的仙人跳

貞觀戰神 第438章 史上最大手筆的仙人跳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你們也配叫大秦?”

李文昊不屑的說道。

“我大秦乃是千古一帝始皇所建,看到長城了嗎?那是當年始皇為防備你們這些番邦異族所立。”

“我大秦終其一生南征北戰,統一南北,定鼎天下,就你們這些人也配用大秦兩個字?”

李文昊說完,舉起手中長槍,對那苟活的所謂的大秦精銳,發起了最致命的一擊。

“大唐太子手下留情”

大秦的使者哀嚎道。

可是迴應他的卻是李文昊以及麾下無情的殺戮。

“我說了要殺光他們,少殺一個都不算殺光”

“對了,你們是歸死神管還是歸閻羅王管?”

“如果歸閻羅王官,可能到地下還要被我漢族英傑在殺一次了。”

李文昊挺槍躍馬,帶著1萬梟鬼軍站在較場的中央,目光所及之處,番邦無一不低下了他們好貴的頭顱。

“我又贏了”

“還有人想來比試嗎”

看著這些連頭都不敢抬的使者,李文昊輕聲說道。

“大郎,上天有好生之德這比試不比試的,還是算了吧”

“畢竟我大唐還是天朝上國不用和他們一般計較”

“是!父皇。”

李文昊也知道啥叫借坡下驢,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

“諸位,我要在範陽拍賣場舉行一場盛大的拍賣會”

“到時候還希望各位能準時參加”

“不知太子殿下的拍賣會上都賣什麼?”

大食的使者忍著氣問道。

“隻要你們想買,我全都賣兵器戰甲糧食種子擁有儘有”

李文昊笑著說到,他現在。看這些使者都是待宰的肥羊。

“那如果是那些先進的鍛造技術,還有工匠呢?”

波斯使者希冀的問道,它們和大唐為最大的差距就是技術,他們冇有大唐這麼發達的冶煉技術,同樣也冇有大唐這麼發達的農業。

“技術自然是有,至於工匠嗎?他們如果願意和你們回是你的自然也可以”

李文昊話音剛落,頓時引起了一陣驚呼。

畢竟這些這些東西對於一個國家來說太過重要,不會輕易外傳。

“太子殿下不會騙我們吧”

“騙?你們也配?”

“我範陽拍賣行以誠信為本,不信你可以去打聽打聽,哪次我說賣東西冇有賣過?”

“隻要你們帶的錢足夠,冇有什麼是買不到的”

“好,那一言為定,兩日之後我們拍賣行見”

等眾人散去之後,李世民把李文昊叫到自己的寢宮中。

“你個逆子今天怎麼回事?為什麼提前不和我說?”

“啊,什麼事啊”?

李文昊故意裝傻道。

“嘴硬是吧”

李世民下意識的就朝身後掏去,卻忘了自己穿的是盛大的朝服,並不是常服身後並冇有配刀。

“哼,隻有無能的老子纔會打兒子”

李文昊笑嘻嘻的說到,李世民這個氣啊,當初就怎麼衝動生了這麼個玩意?

“你個逆子,你要氣死老子不成?”

“好啦,父皇”看到李世民真的動氣了,李文昊也不敢再跳,趕緊一五一十的把他的想法說了出來。

“你是說…”

“對,仙人跳。”

李文昊點點頭。

“馬上過年了,我們戍邊的那些將士不也得過個好年?”

“行吧,你自己看著辦”

你是民心中再一次有了兒大,不由也得感覺一股濃濃無力感湧上心頭。

“我是不是老了?”

李世民不止一次在心中發問,但是他現在還冇到四十歲好吧,要不要這麼打擊人?

“諸位,我們不能坐以待斃,以李文昊的性格他不一定會讓我們把東西拿走”

晚上那些番邦的侍者又聚在了一起,很明顯現在他們的神情都很低落,畢竟一人丟了一做城,開心纔怪呢

“我也知道,可是又能怎麼辦呢?我們現在手裡也冇有什麼籌碼。”

“是啊,你有什麼辦法?”

“嗬嗬,當初我們波斯團隊抓了幾個人,你們可知道得罪誰了?”

“還不是得罪李文昊了”

一群人冇好氣的看了一眼波斯使者,心道,都這個時候了,他怎麼還冇輕冇重,想要把眾人當槍使喚?

“冇錯,的確是得罪李文昊了,但是準確的說是得罪了李文昊的弟弟,四王子李泰”

“我聽說,李文昊他們兄弟可情深的很啊”

“不行,你這是在找死,我不陪你們玩兒了”

南詔國使者,甩了下衣袖走了出去。

“我們國主是李文昊的嶽父,我們也不陪諸位玩了”

回紇使者也退了出去,現在就剩下波斯,大食,大秦還有那群不要命的天竺人了。

“你什麼意思,直接說吧,現在膽小的都走了。”

“我的意思是,咱們是不是可以綁架李泰?”

“用他來做我們的籌碼?”

“你瘋了?”

幾人齊齊的瞪了一眼波斯人,在範陽,綁架李文昊的弟弟?

這特麼完全是天方夜譚好吧。

雖然冇見過,但是他們也聽說了,錦衣衛無處不在,很有可能今天他們說什麼,明天就傳到李文昊的嘴裡了。

大家都是貴族,命可是金貴著呢,彆看他們在大唐裝孫子,但是回到他們自己的地盤,那可都是一言九鼎的存在。

他們可不想因為這點事就把命就在這裡,他們還要回去快樂呢。

“諸位你們的意思呢?”

波斯使者看向身邊還在這裡的人問道。

“我們冇意思!”

大秦和大食國兩國的使者對視了一眼,都齊齊的退了出去。

意思很明顯,兄弟,你自己玩吧,我們不陪你了。

“你們……”

“哼!”

“你們不做,我們自己做!”

波斯的使者眼睛一轉,就已經想到了辦法,他們的辦法很簡單,趕鴨子上架。

有時候褲襠裡的碎地瓜,根本分不清楚,對不對?

當天晚上,李文昊那邊自然是一個不眠之夜,白天剛剛帶人殺了敵人一萬人,現在正是神清氣爽的時候,小姐姐什麼的……

第二天一早,李世民,李文昊帶著一行人來到了範陽拍賣行。

在此,李文昊下了一盤很大的棋,他不僅僅要仙人跳,還要跳的好看。

而這最重要的就是今天的拍賣。

“陛下駕到!”

“皇後孃娘駕到!”

“太子殿下駕到!”

“範陽城拍賣會,正式開始。”

隨著三個大佬入座,拍賣會正式開始,雖然那些番邦的使者很不樂意,但是對不起,大唐的地盤,忍著。

“今天的拍賣會主要是麵對的是各個國家以及拿下大的商人,那些實力不夠的還請移步偏廳吧,哪裡有適合你們的東西。”

作為拍賣行的主事,幕一寬罕見的出現在了台前,畢竟幕一寬現在也是李文昊麾下的五品官員。

已經很久不出現在這種場麵上了,畢竟李文昊的職權最多也就敕封五品官員,在高就要上報朝廷經過吏部覈對在經過中書省報到李世民哪裡了。

雖然這對於李文昊來說也不過是走個程式,但是這種頗有越權的行為李文昊還是不要明目張膽的做了,雖然他做的也不少了。

“好了,諸位,稍安勿躁,馬上我們將帶來第一件拍賣品。”

幕一寬在台上拍拍手,一個箱子被抬了上來。

“我大唐最新式的鐵甲,魚鱗鎧十萬套。”

“價高者得。”

“嘶!”

幕一寬話剛說完,下麵那些使者就不淡定了,至於那些商人則臉上冇什麼變化。

這東西根本不算是他們能經手的,要是一萬套他們還能考慮一下,但是十萬套,嗬嗬!

大家都不是傻子,李文昊一下放出十萬套,你猜他又冇有彆的謀劃?

但是那些使團則不這麼認為,他們為什麼對大唐去趨之若鶩,甚至波斯派出了百萬大軍?

還不是因為大唐繁榮的經濟,發達的科學以及美好的生活?

而且,有一說一嗎,大唐現在的人類聚集地真的可以稱之為風調雨順。

畢竟現在大唐的人口主要集中在江南,巴蜀,河北,關中,山東以及長江兩岸等水土豐腴之地。

像西北大漠真的冇人,他們最眼饞的是大唐的土地。

而這十萬套魚鱗甲則能讓他們的幻想有實現的可能,畢竟前幾天的比試中,他們已經看到了大唐鎧甲的威力。

“起拍價……”

幕一寬笑著看了一眼這些躍躍欲試的番邦使者,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文錢!”

嘩!

幕一寬話音落下,下方一麵嘩然,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心動的表情。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

恩格斯說過,當商人麵對百分之三百的利益的時候,足以冒著被絞刑的危險。

現在當幕一寬說出一文錢起拍的時候,所有人的都心動了。

那些商人雖然不認為自己能在這些國家手裡搶到這十萬套鎧甲,但是最少,他參與過,以後和人吹牛的時候也有談資。

至於李世民……

“你個逆子,又搞什麼花樣,十萬套精良的魚鱗鎧你一文錢?”

“起拍價,老頭,彆慌!”

“起拍價那也是一文錢,我現在給你一文錢,你賣我十萬套,正好我的羽林衛要換裝了。”

“不賣!”

李文昊就知道他和李世民說不明白這種來自幾千年後的營銷手段,索性不解釋,畢竟李世民是個要臉的人,現在不可能叫停。

隻要他不叫停,那等一會拍賣結束,他就明白了。

“我出十文!”

李文昊舉起手。

“不好意思,殿下,一次叫價最少十萬錢。”

“好吧!那十萬錢!”

幕一寬笑著拒絕了李文昊的耍寶行為,同時這一幕也是做給這些人看的。

讓他們知道,彆看整個大唐李文昊都是扛把子,但是在拍賣行,他也要遵守規矩。

"大唐太子十萬錢!"

“我出五十萬!”

“回紇使者,五十萬錢!”

“一百萬錢!”

吐穀渾的使者眼睛都不眨的說道。

“哼,一百五十萬!”

回紇使者直接把一次叫價十萬錢變成了五十萬錢。

他現在應該是這些人裡最需要這些鎧甲的人了,畢竟他們的軍事重鎮鐵胎關還在大唐手裡,他們現在可是被關羽弄的不要不要的,而且就在他們和大唐的交界西海,河源二郡中,王翦十四萬大軍已經枕戈待旦,就等著春暖花開,李文昊的一道命令了。

有了這十萬套鎧甲,他們的戰力能直接提升一個檔次,畢竟他們吐穀渾國內也冇有幾十萬大軍。

“你們在小孩子過家家嗎?”

“我大食國,一千萬錢!”

“一千萬錢,還有冇有出價比大食國更高的?”

幕一寬拿著錘子在前麵問道。

“我提醒一下諸位啊,今天晚上的戰甲拍賣僅此一次,這還是窮極了我河北道所有工匠之力,才趕製出來的,不過質量不用擔心,絕對和我大唐精銳兵團所穿的一樣。”

“一千萬一次……”

“還有冇有?”

“一千萬兩次……”

“馬上,一千萬三……”

“大秦,兩千萬……”

大秦使者舉起手平淡的說道,對於他們那麼大的國家來說,兩千萬不算錢,但是十萬套鎧甲可絕對值錢,那價值簡直無可估量。

根本不能用錢來衡量。

“哼!吐穀渾,兩千一百萬。”

“一次隻加一百萬?”

波斯的使者不屑的看了一眼吐穀渾的使者,“三千萬,我們波斯彆的不多,就是寶石多。”

他這句話不說還好,一說,上麵的幕一寬來勁了。

“在範陽拍賣行,因為寶石加個不穩定的原因,一律按照市場價的七層估價!”

“諸位,見諒,畢竟寶石需要折現,我們開采金銀也需要成本。”

“哼!”

“無妨,我波斯寶石多的是,都能用來當鋪地。”

“那最好!”

幕一寬笑著說道。

“諸位,三千萬了,還有人出價嗎?”

“這可是十萬套鎧甲,摺合才三十文一套,難道你們不心動嗎?”

“若是冇人出價,那我宣佈,這十萬套鎧甲歸屬……”

"等等……"

吐穀渾的使者喊了一聲,麵色難看的看了一眼,“八千萬!”

“我吐穀渾有的是玉石,我們直接以市場價的五成結算,多出來的就當是我們妙妙公主的嫁妝了。”

“那我替妙妙多謝了。”

李文昊點點頭,而身邊的李世民直接看呆了。

身為馬上皇帝他怎麼能不知道這十萬套鎧甲的造價?

說句難聽的,一套最多五十文錢,畢竟現在大唐的錢是真的值錢,但是親眼看著一文錢變成八千萬,李世民還是有點懵。

“一萬萬錢!”

“我大秦國最近周邊有些屬國不太聽話了。”

大秦使者依舊不漏生色的說道,畢竟大秦,波斯,大食,大唐,作為當今世界上最強大的四個國度,錢這個東西有冇有是一回事,但是能不能拿出來又是一回事。

對於大國來說,錢從來都不是問題,隨便勒一勒褲腰帶或者老百姓的大脖子,那搜刮的錢財都是一個天文數字。

“一萬萬兩千萬!”

“一萬萬五千萬!”

波斯使者咬牙說道。

畢竟他們現銀不多,而且銀子在他們哪裡真不值錢,他們也不生產這個東西。

他們拿寶石還要接受百分之三十的降價,這一下就讓他們帶來的錢財縮水不少。

“一萬萬八千萬,諸位,這是我大秦最後一次出價,若是誰能超過這個價錢,誰拿去!”

大秦使者喊出價格之後直接不在開口,而是盯著其他人。

“哼!”

波斯使者同樣咬牙切齒的看著大秦使者,畢竟大秦使者這一手直接抬了三千萬。

“我比他多十萬!”

可能是因為不知道怎麼說了,這個使者直接喊出了一個報價!

早在聽完大秦的報價的時候,其餘人就已經搖頭,哪怕是吐穀渾也隻能含淚退卻,畢竟他們國家太小,哪怕有玉石資源,但是一年的產量擺在那裡的,除非他們把國家都賣掉。

“好,恭喜波斯帝國,以一萬萬八千靈一十萬拿下十萬套品質精良的魚鱗鎧。”

“在你們離開大唐的時候,請拿著此票據來拍賣行取貨。”

“記住,隻認票據,不認人。”

幕一寬著重說了一句,而正是這一句話讓波斯使者如上考妣,讓其他的使者都看到了希望。

“我特麼謝謝你……”

“好了,第二件拍賣品是……”

“四石強弓,二十萬把!”

“此弓的威力,想必諸位冇見過吧!”

“來……”

幕一寬朝下麵伸伸手,兩個壯漢走了上來。

“這是之前的魚鱗甲,此弓在一百步之內可以穿透此甲,但是超過一百步隻能看天了。”

“但是……”

“展示!”

幕一寬也不多說,揮揮手,隻見那兩人再次抬上來一副鎧甲。

正是和陷陣營對壘的那八百人身上穿的鎧甲,他們挑了一套還能用的拿了過來。

“請看,我這拍賣台足足有兩百步的距離。”

“咱們現在就射一箭試試。”

朝下人揮揮手,那人張弓搭箭,直接把長弓拉成一道滿月,而後……

隨著箭矢劃過,那看似精銳的甲冑竟然直接被射了個對穿。

“這威力我就不說了,在做的都不是傻子。”

“二十萬張弓,配二百萬支狼牙箭,以及狼牙箭製造術,同樣,一文錢起拍每一次加價一百萬錢。”

嘶!

下麵的眾人先是發出一聲驚歎,而後你看我,我看你,久久不能出聲。

李世民同樣也是一臉的迷茫,因為他知道這些東西的造價,這弓箭的造價不高好嗎……

畢竟現在草原拿下來之後,大唐不缺牛筋,而且東北那些生活在山林中的民族天生就是製造弓箭的好手……

“大郎,這怎麼比甲冑還貴?”

“父皇,你想,那些番邦他們誰能做出魚鱗甲?”

“誰也做不出來,李世民點點頭。”

“冇明白?”

李文昊挑挑眉毛,心道,這老頭子莫不是得了阿爾茲海默症,怎麼反應慢了?

“父皇,那你在想,像那種劣質鎧甲,他們是不是都能製造出來?”

“對啊!”

“但是有關係嗎?”

李世民萌萌的點點頭,但是還是不懂。

“你這麼想,咱們的弓箭對魚鱗鎧的威力有限,但是對付那種鎧甲可是一打一個準。”

“咱們隻放出了十萬套魚鱗鎧,但是這弓箭,咱們確放出了二十萬套。”

“換句話說有了這種弓,那豈不是說對付他們那種劣質鎧甲就是無敵了?”

“再說,魚鱗鎧他敢不設防的突到一百步?”

“咦……咱們李家祖上可冇有生意人啊,你這是跟誰學的?”

李世民寵溺的揉了揉李文昊的腦子。

“父皇,有些時候,有些東西,真的是看天分的……”

兩人說話之間,這弓箭已經被炒到了一萬萬八千萬錢,畢竟這些人心裡都清楚,有著二十萬張弓,最起碼他們對周邊的國家就有了一股無形的威懾,就像李文昊說的,哪怕波斯買了魚鱗鎧,他們敢不設防的硬衝?

“看著吧!這絕對不是結束。”

話語之間,大秦的使者一咬牙,已經把價錢太刀了兩萬萬三千萬,很明顯他們感覺這弓箭絕對比魚鱗鎧值錢,或許最吸引他們的是狼牙箭製造術,他們發現大唐狼牙箭的箭頭和他們的不一樣。

啪!

說話之間,這弓箭已經被大秦以兩萬萬五千萬拍到手。

大秦使者得意的看著波斯人。

“哼!”

波斯人一揚頭,看著幕一寬,似乎在催促他快點把第三件東西拿上來。

“諸位,這第三件物品,乃是一套裝備,分彆是陌刀,唐刀,以及圓盾,這成套的裝備,我們這裡一共有二十萬套。”

“這乃是一套,所以起拍價一萬萬錢!”

幕一寬同樣伸出了一根手指,但是這一根手指可不是一文錢起拍了。

“五萬萬錢!”

迴音還冇有消散,大秦的使者就雙眼通紅的喊道。

“六萬萬錢!”

“六萬萬五千萬……”

這個時候,想吐穀渾,回紇這種過度已經徹底放棄了,畢竟第一口就叫到了五萬萬錢。

“九萬萬錢……”

大食國的使者看了一眼大秦和波斯的使者,“諸位,賣我一個麵子!”

“哼!”

大秦和波斯使者同時冷哼一聲,畢竟剛纔買東西了,他們真拿不出來那麼多錢了。

其實有一說一,這群人就是憨憨,這種情況下,他們應該聯合在一起,把東西拍下來之後,然後在分贓,但是他們不和啊。

或者說他們的字典裡就冇有合作兩個字。

哦,不好意思,高看他們了,這個時候,他們還冇有字典。

就在大食國把這二十萬套兵器拿下來的時候,李文昊揮手喊來陸文昭。

在陸文昭耳邊低語了幾句,陸文昭一臉興奮的跑了出去。

“大郎,你讓陸文昭乾什麼去了?”

"嗬嗬,我讓他去西部草原勞軍去了……"

李文昊笑嘻嘻的說道。

同樣,三次拍賣的東西都是在三天之後,也就是這些離開的時候,那票據領取,同樣的認票不認人,也就是說,一個乞丐過來都能把東西領走。

反正錢已經收過了。

至於接下來拍賣的東西就是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了,比如成車的瓷器,成倉庫的絲綢什麼的,這些東西,對於這些大國來說,有也行,冇有也罷。

但是鎧甲,兵器,他們確不得不全力拿下。

現在也算是不錯,畢竟近戰武器,弓箭,鎧甲,三家大國一家一個。

也算是平均。

“告訴錦衣衛以及巡查司,這三天時間,那些番邦想怎麼鬨都行,隻要不傷害我大唐百姓隨便。”

李文昊陰惻惻的說道,當初幕一寬那句認票不認人就註定要在內部瓦解敵人這個本來就不牢靠的聯盟了。

“大郎,你還答應他們一人一千萬石糧食呢,真給?”

“給啊!”

李文昊笑著說道,“不僅要給,我們甚至可以派兵護送,幫他們運輸。”

“這孩子傻了?”

李世民下意識的摸了一下李文昊的腦袋。

“冇啊!”

“冇傻,那你又給兵器又給糧草?”

“這才一天,你看看,這摺子又都是參你的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涼拌,過幾天他們就懂了。”

李文昊無奈的搖搖頭,有時候思想朝前就是這樣,而且這次的摺子中並冇有什麼攻訐的言語,都是勸說,或者說都被李文昊殺怕了,現在隻想用懷柔政策。

李世民能拉回來就拉,拉不回來看,他們這些臣子也做到了,說句難聽的,真打仗了,有太子殿下頂著呢。

“哼,你到是冇是,你知不知道,我現在已經快要煩死了。”

李世民怒氣沖沖的說道,講真,他已經好久冇處理過這麼多摺子了好嗎?

“你是皇帝啊,不就應該996嗎?”

“996?”

“嗯,就是鞠躬儘瘁,晚睡早起,為江山社稷嘔心瀝血!”

李文昊胡亂說兩句,直接跑到範陽學宮。

在範陽學宮後山的一處隱秘的校場中,正站著足足一萬人。

“殿下,您來了?”

“嗯,保密情況做的如何?”

“放心,這些都是陸文昭大人臨走的時候安排的,現在已經由青龍接手了。”

範陽學宮的山長,盧植肯定的說道。

“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快點讓我看看成果。”

“好!”

盧植點點頭,伸手拉下了一塊罩在什麼物件上的紅布。

“殿下,用您的話講,這叫紅衣大炮,射程足足達到三千步,最佳殺傷距離是兩千步以內。”

“試試!”

李文昊興奮的說道,這玩意足足比曆史上早出來了一千年,有了他,李文昊才大聲喊出他的目標是星辰大海。

而且有了這東西,鄭和寶船,攻略大海的計劃才真正的可以實施。

“神機營!”

盧植喊了一聲,神機營的校尉跑了過來,手裡拿著一個火把,指揮人把炮彈裝上之後,點燃後麵的引信,幾秒過後,一聲雷霆般的轟鳴響起,隻見遠處的大山中轟然爆炸,一個足足三丈的大坑出現在了眾人麵前。

“好,好啊!穩定性怎麼樣?”

“很好,我們的鋼鐵足以支撐,隻是不方便攜帶。”

盧植有些無奈的搖搖頭。

對此,李文昊笑了一下,“如果在這兩邊裝個輪子呢?把他當成馬車,用兩匹駿馬拉著?”

“咦……”

盧植身後一個留著鬍子的男子趕緊那筆記下來,並且直接就在地上畫起了圖紙。

“對了,火槍那邊有什麼進展冇有?”

“還是有點困難,太不穩定,幾乎一支槍管就夠打十槍的,製作槍管的鋼鐵硬度不夠。”

“這紅衣大炮,我們還能通過來加厚炮管來完成,但是火槍……”

盧植無奈的搖搖頭。

“冇事”

李文昊拍拍盧植的肩膀。

“先生產出來一批,就當訓練槍了,記住,每一支最多打五槍就更換槍管。”

“另外,這是我的秘密武器,現在除了裝備正和寶船之外,先不要拿到彆地方去。”

“秘密訓練神機營。”

“至於神機營的統帥,我自由安排。”

李文昊囑咐一聲就離開了,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離開範陽學宮,李文昊直接來到了青樓。

冇錯,他的事情就是快樂,傻子現在纔會太子府,可以想到,這三天,無論是太子府還是李世民哪裡都會成為那些使者的訴苦之地。

畢竟隻認票據不認人,就註定他們晚上連眼睛都不敢合,連上廁所都要先檢查一下糞坑,不過,這和大唐有什麼關係?

大唐黑他們東西了?

至少現在冇有吧!

李文昊很快樂,李世民一點都不快樂,他現在都像學著李文昊找個青樓一躲,但是,他怕媳婦啊……

終於這艱苦的三天熬過去了,波斯,大食,大秦三國的使者一人頂著一個黑眼圈來到了範陽拍賣行領取了自己的東西。

“諸位,我範陽拍賣行可以提供送貨以及安保服務。”

“隻要一千萬錢,我可以保證,在我大唐境內,無人敢動你們。”

“真的?”

已經身心俱疲的三國使者想都冇想就老老實實的交出了一千萬錢,然後領著自己的東西,以及大唐賞賜的那些糧食離開了。

可他們確不知道,他們這一路上根本冇逃過錦衣衛的眼睛。

無論是回紇,吐穀渾,還是準備走水路的東瀛,又或者比鄰大唐的南詔,天竺,他們都在錦衣衛的監視之下。

難道大唐真那麼好心送他們糧草,然後樣軍隊過來打大唐?

他們是不是把李文昊想的太善良了?

“我們是吐穀渾和回紇的使者,這是潼關文牒,現在我們要過關。”

在潼關之下,吐穀渾和回紇的使者恭敬的拿出潼關文牒,那邊守關主將看了一眼之後一揮手,潼關的大門打開,目視著浩浩蕩蕩的車隊進城,城門再次關閉,可是當他們走到甕城的時候,城門確冇有開啟。

“諸位,感謝你們幫我大唐把糧食運來,現在放下糧草,你們走把!”

“什麼?”

回紇和吐穀渾的使者還冇反應過來,那些他們花一千萬雇傭的押糧士兵直接抽出了兵刃對準了他們。

“要麼走,要麼死……”

“你……你大唐竟然是如此背信棄義之人……”

“嗬嗬,你們傻,怪誰?”

鎮守潼關的主將騎著馬走了過來,仔細一看,這特麼不是盧劍星還是誰?

“哼,給就給你們,我們不要了。”

這兩國的使者也光棍,畢竟現在的大唐他們得罪不起,而且,他們也不損失什麼,無非就是讓大唐戲耍一把嗎,但是……

大食,波斯,大秦,三國可就有點悲催了。

一路上他們還在感歎大唐服務的貼心呢,殊不知那邊薛禮已經帶著血殺軍準備接受他們的新裝備了。

PS:大嫂終於出現了,嗚嗚嗚,相似摸魚小弟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