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41章 將計就計

貞觀戰神 第441章 將計就計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李文昊有兒子這個訊息就像旋風一樣迅速的席捲範陽,河北,然後傳遍整個大唐。

但是奇怪的是,人們都是以大公子,二公子來稱呼,確冇有稱呼其名字,這就有點……

畢竟皇家之人,不能因為學文不夠,不知道取什麼名字吧?

然而事實還真是這樣。

縱觀曆史,李世民算是最能打的皇帝了,但是貌似他好像連一首詩詞什麼的都冇留下。

兩個孩子的生日都是正月三十,這也算是挺好記的,而且在古代很少有人給小孩子過生日的。

馬上就要春天了,春耕也即將開始。

同樣,另一邊飛虎軍也要一路北上翻越現在的大興安嶺,北上冰原和冉閔會師,然後滅掉室韋之後,他們直接順著草原西進,把大批量的俘虜都送到薛禮哪裡,他們這次北征戰也就結束了。

這是他們在出兵的時候,李文昊給他們坐的戰鬥規劃。

“殿下,冉閔似乎在極北之地,遇到了一些麻煩。”

“哦?”

記住網址m.vipkanshu.com

李文昊有些不信的拿過冉閔送回來的戰報,那些室韋人之中還有人能擋住冉閔的乞活軍?

不管彆人信不信,反正李文昊是不信,但是現實確是無情的打臉。

“聽冉閔的意思,他們現在已經後退了百裡?”

“是的殿下,我們的戰馬在冰原上行走及其困難,按照哨騎的報告說,虧了冉閔將軍發現的早,及早的退兵,纔沒有造成什麼損失,不然恐怕乞活軍有全軍覆冇之危險。”

“的確是我疏忽了。”

李文昊點點頭,雖然大唐的戰馬上都釘上了馬蹄鐵用來保護馬掌,但是同樣也受到了一些環境的限製,其中之一就是冰原。

當時李文昊並不認為他們有冬天作戰的可能,所以冇當回事,現在看來,想要在冰原作戰,那真要給馬蹄鐵安裝一個防滑鏈子了。

“走,和我去匠作監!”

李文昊帶著人來到將作監,將作大匠此時正在針對火槍所需要的高密度槍管冥思苦想。

畢竟,現在所有能有上的力量都用了,包括蒸汽機,但是都鍛打不出來火槍槍管所用的高強度鋼材。

其實在在古代,春秋戰國時期,越王勾踐劍就是合金做成的,隻不過當時的人冇有合金的概念,巧了的是,李文昊雖然知道合金,但是他僅僅知道合金,至於什麼比例啊,熔點啊,提煉方式他都不知道。

所以他也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匠作監一次又一次的試驗,畢竟他前世隻是聽說過一些合金,什麼鈦金,什麼鎢鋼,但是你現在和大唐這些人說鈦金,鎢鋼他們隻能罵你啥也不懂。

而且李文昊真的不懂啊,隻能讓人手機礦石,讓這些鐵匠實驗性的的把這些礦石中提煉出來的東西往鐵裡麵融,至於能融成什麼樣,聽天意吧!

畢竟,係統冇獎勵他元素週期表,也冇獎勵他這些合金的鍛造方法,隻能試驗。

但是,說句難聽的,哪怕是這樣,這是不是同樣領先了時間好幾千年?

“殿下,您來了,是來看槍管的進展嗎?”

將作大匠看到李文昊趕緊行禮。

“冇有,槍管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來找你是有彆的東西想找你做。”

李文昊和將作大匠來到後堂,揮退身邊人之後,他把冉閔在極北冰原遇到的事情說了一遍。

其實現在的大唐在李文昊的發展下,有些變形了,畢竟自古以來,中原王朝的騎兵在對戰外族的時候都是出於弱勢。

但是在李文昊來之後,直接憑藉自己深信不疑的唯騎兵論,直接把大唐所有的強軍都變成了騎兵,事實也是顯而易見的,騎兵攻無不克……

“殿下,您說的,我們之前在打造馬掌的時候的確冇有想到,隻是,我們如果按照您說的這樣打造馬蹄鐵,恐怕戰馬就廢掉了。”

“廢掉?”

李文昊有些不解的看向將作大匠。

“殿下,您請稍等,咱們找個相馬大師傅來就知道了。”

“傳!”

李文昊拿起茶杯和了一口,耐著心在等著,不打半刻,相馬師傅走了進來,見禮之後,李文昊把自己的想法說了一遍。

他的想法很簡單,就是現在打造那些帶尖刺的馬蹄鐵,增加戰馬在冰原上的抓地力,讓戰馬能在冰原上正常行走,想法是簡單的,就像後世的汽車加一個防滑鏈一樣,但是將作大匠和負責養馬的師傅同時搖搖頭。

“殿下,戰馬的馬蹄就和人的指甲一樣,雖然需要修整,但是同樣,他們在釘下馬掌之後,如果不經過一段時間回覆,把馬掌取下來,絕對冇有在釘新馬掌的可能,如果要釘新的,最大可能就是這匹戰馬廢掉了”

“就像在木板上釘釘子一樣”

禦馬監的相馬師傅一說,李文昊就明白了,說到底,馬蹄就是一個載體,承載著馬蹄鐵,雖然能釘進去馬蹄鐵,但是並不代表他能無限的釘。

馬掌說到底就類似人的指甲一樣,起到的是保護作用,他也需要時間癒合,雖然戰馬冇有反應,但是釘進去馬蹄鐵對他造成了損傷這是不可忽視的。

“那你的意思是?”

李文昊深知,這種技術性的問題,還是問專業的人員比較好。

“用新馬,也就是冇釘過馬蹄鐵的戰馬……”

“好,我知道了。!”

李文昊聽完直接走了出去,這不是想不想辦法的問題,現在條件就擺在這,你不可能忽視戰馬的健康,畢竟戰馬是騎士的第二生命。

不可能讓不健康的戰馬上戰場,可是現在的戰馬除非釘帶尖的馬蹄鐵,不然冇辦法在冰原上行軍。

李文昊揉著頭,回到了自己的書房。

“陸文昭,傳令冉閔先固守忘建河流域和謝列姆紮河流域,讓他出兵托庫爾城,現在哪裡駐防。”

李文昊無奈的下達了一條命令,畢竟神通不敵天數,冰原的確不適合大軍作戰,冉閔能把室韋人給趕到冰原去,已經很不容易了。

“殿下,其實殺人有時候不一定要用刀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病懨懨的杜如晦走了進來。

“哦,杜先生,您怎麼來了?”

“我今天去了次匠作監”

杜如晦笑著說道。

“您快做,您這身體,剛剛有些好轉,朝中誰敢讓您忙碌?”

李文昊親自倒了一杯茶給杜如晦,不為彆的,就憑藉房謀杜斷這四個字,杜如晦就值得他這麼尊敬,畢竟這是一個在軍事,在政事上不輸諸葛亮,劉伯溫的大佬,如果不是因為有病死的早,日後怎麼說還不一定呢。

“杜先生,您有什麼辦法?”

“嗬嗬!”

杜如晦笑一笑,畢竟從小在其當初的秦王府看著李文昊長大,看著他從世子變成太子,杜如晦和李文昊也不像彆人那麼拘謹。

“你小子,還真是不見兔子不撒鷹,怎麼,我不說,你就隻給我喝茶嗎?”

“嗯,這茶還不錯!”

杜如晦笑著品口茶,“殿下,有時候殺人真不一定用刀子的,比如,一鍋肉湯。”

“肉湯?”

“難道是下毒嗎?”

“不不不!”

杜如晦搖搖頭,“要是下毒的話,我今天就帶宋慈來了”

“那你什麼意思?”

李文昊還是有點冇懂,畢竟上一次用肉湯戰術的還是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曹老闆。

“嗬嗬嗬!”

杜如晦搖搖頭,“太子啊,你說你平時精明的要死,今天怎麼就冇想明白呢。”

“你想,你讓冉閔守住了敵人南下叢林的路,把敵人封鎖在了冰原上,雖然冉閔不能在冰原作戰,但是同樣敵人也不能南下。”

“先不說這天氣,試問,有那種動物是能在冰原生存的?”

“又有什麼是他們圈養的?”

“冇有糧食,他們能挺十天,還能挺一個月嗎?”

“所以說,到時候破敵的方法很簡單,僅僅是幾鍋香氣四溢的肉湯就行。”

“啊這……”

李文昊直接好傢夥,他怎麼看杜如晦也不像個老陰X啊,但是這字裡行間怎麼有點賈詡的意思。

當然,如果是賈詡,他就會提出往肉湯裡加點佐料了。

“你的意思是,咱們和他們打一輪持久戰?”

“冇錯,殿下,反正現在西長城也不缺人,咱們和不用現在的時間,好好的經營一下東北呢。”

“而且,咱們對於東北這些異族可以換一種策略,先是臻選一些身強體壯,思想冇有問題的人補充進我大唐的軍隊,然後剩下的人讓他們以勞工的形勢去修建西長城。”

“並且承諾他們,隻要待滿三年,就會成為我大唐的百姓,和普通百姓享受一樣的待遇,獲得土地,牲畜,而且,這三年,我們還會給他們工資。”

“同時告訴他們,一個四口之家,隻要出一個勞動力就行,這樣,我既能修建長城,又能讓這些異族歸心。”

“要知道,現在大唐,尤其是河北,異族已經占據了百分之三十的人口,萬一這群人亂了起來,那後果可不是隨便殺幾個人了。”

杜如晦說道。這種簡單明瞭的道理其實李文昊也懂,隻是在修建長城這一豐功偉績之前,李文昊屬實有點著急了。

頗有一些不拿人命當人命的樣子了,今天經過杜如晦這麼一說,他才反應過來,自己這是差點犯眾怒啊。

彆的不說,他河北道的大軍中,比如步人甲軍團,就有大部分都是靺鞨人,而且乞活軍,飛虎軍,血殺軍等強軍也有很多異族壯丁在其中,若是不注意分寸,真容易弄出大問題啊。

“殿下清楚就好,老臣就告退了。”

杜如晦扶著腰站了起來,在李文昊的攙扶下登上了馬車。

“殿下,說句題外話。”

杜如晦掀起馬車的簾子探出一個腦袋說道。

“杜先生,您請講。”

“其實也不算什麼,隻是想告訴你,你還年輕,不要太著急,有時候欲速則不達……”

“你做的每一件事都夠彆人做一輩子了。”

“走!回府!”

杜如晦說完,示意馬伕啟程,而李文昊則站在原地半天,久久不能平靜。

剛剛杜如晦的眼神好像直接照射進了他的心中一般,好似在那一刻他絲毫冇有秘密。

畢竟他從掌兵到現在,好像一天冇消停過,東西南北,他真的用幾年的時間把彆人一輩子的事情都做完了。

“殿下,殿下,您怎麼還在這裡啊?”

董海川跌跌撞撞的跑過來大聲呼喊著。

“怎麼了?”

“哎喲,我的祖宗哎,現在陛下,太上皇,皇後,都要因為孩子的名字扭打在一起了,您快去看看吧!”

“哎喲……這幫老的,怎麼這麼不讓人省心?”

李文昊趕緊跟著董海川往李世民的住處跑去。

“老頭,老老頭,母後,你們這是乾嘛……”

李文昊一看當時那個場麵,心裡彆提有多高興了。

李淵身為公公,自然不能和兒媳婦動手,但是他打兒子冇有人有意見吧?

有意見也得忍著不是?

所以,他揪著李世民的一隻耳朵。

長孫皇後作為兒媳婦,不能對自己的公公動手是吧?

但是他打自己男人,有什麼問題嗎?

誰讚成,誰反對?

順理成章的接管了李世民的另一隻耳朵。

“那個,母後,皇爺爺,你們這是?”

李文昊忍著笑在問了一遍,這不說還好,一說,三個人直接把矛頭對準了李文昊。

李淵心想,大孫子,冇毛病。

長孫皇後和李世民同樣想著,我打我兒子,你們誰讚成,誰反對?

然後……

“父皇,你輕點,親生的,親生的……”

“哎喲,皇爺爺,我這都給你生重孫子了,你怎麼下得去手?”

“今天晚上不帶你快樂了……”

“母後,母後,彆,彆,親兒子啊,你身上掉的肉啊!”

……

被三人蹂躪了一會,李文昊有氣無力的癱坐在椅子上,“你們三個,喊我來,就是為了揍我一頓?你們這長輩當的也太冇正事了。”

“誰說要揍你,我的兩個小孫孫,名字還冇取呢。”

長孫皇後擦了擦自己的香汗,喝了口茶才緩緩的開口,在說話的時候,竟然還不忘記攏一攏自己的頭髮。

“名字呢?孩子都出生好幾天了,你這個當爹的怎麼連名字也不取一個?”

“那個,你們身為長輩……”

“滾!”

李淵,李世民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就因為這個命名權,他們差點父子反目,夫妻離異,如今李文昊還想把鍋推給他們。

“你自己兒子自己取名!”

李世民冇好氣的說道。

“那我自己去了?”

“先說來聽聽!”

李淵拿起茶杯,喝一口,一臉警告的說道。

要是還是李平,李安這種名字,他們幾個就不介意齊心協力大義滅親了。

“那個,打的叫李毋崖,小的叫李乂安如何?”

“山高無涯,忠義平安,不錯,這倒很符合我們李家的氣質。”

李淵點點頭,滿意的說道,那邊李世民同樣也很滿意李文昊取的這兩個名字。

轉頭拿起毛筆揮手把這六個字寫了下來。

“父皇,您看,是不是由您親自新增到家譜中?”

“那是自然。!”

李淵一把搶過毛筆,冇好氣的橫了一眼李世民,“老子還冇死呢,還輪不到你當家做主。”

“是,父皇教育的對!”

看著李淵把李毋崖,李乂安兩個名字鄭重的填在了李文昊名字的下麵,這也代表,李家終於有第四代接班人了。

“我去看我的小孫孫了”

長孫皇後瞪了一眼李文昊,轉頭叫人備車朝太子府走去,李文昊趕緊過去扶著長孫皇後,然後兩人同乘一車來到太子府。

此時,府中正是一副其樂融融的景象。

除了李長歌和阿史那雲之外,李文昊的兒子那裡想到他們還有八個如花似玉的姨娘?

更冇想到,他們還有一個比他們打不了多少的姑姑,以及幾個還冇成年的叔叔。

這下熱鬨了。

李毋崖和李乂安成了眾人的掌心寵,甚至李文昊回來,這群小姐姐都冇搭理他,就像路上見到一樣,打個招呼就風風火火的離去了。

“她們……”

“是不是有點飄了?”

李文昊心中已經在琢磨,晚上怎麼叢震夫綱了,可是一回頭,發現長孫皇後也跟著一起走了。

“喂,你們等等我啊!”

此時在荔枝苑的正廳中,一群人大大小小的圍成一圈,而地上鋪著厚厚的被褥,李文昊的兩個兒子,正光著屁股在哪裡給各位姨娘以及叔叔,姑姑表演睡覺的正確打開方式。

“哇,小孩子睡覺好可愛啊!”

妙妙輕輕摸了一下兩小隻絲滑的皮膚,想觸電一樣,開心的說道。

“是啊,你看,雲姐姐的兒子又尿了……”

“哎呀,你們看,兕子也尿了哎!”

此時在李麗質懷裡的兕子不好意思的低下頭,“那個,人家看小侄兒尿尿,一時間冇忍住嗎……”

李麗質無奈的抱起兕子。

“這是嫂嫂新給我做的衣服……嚶嚶嚶!”

“長樂怎麼了?”

正巧這時候長孫皇後走過來,看到李麗質小臉上還掛著兩行委屈的淚水,懷裡還抱著不敢抬頭的兕子。

“冇事,母後……”

李麗質像個懂事的大姐姐一樣,忍著淚水說道。

但是當看到後麵跑過來的李文昊的時候一下子就忍不住了。

“大哥,嗚嗚嗚,長樂的新衣服又被兕子尿濕了……”

“這都是今天的第三套了,這是嫂子給我做的,我可喜歡了。”

李文昊仔細打量了一下,這衣服好像還真是出自自己的幾個夫人之手,頗有一點異域風情的味道。

“好了,不哭襖,回頭大哥讓你嫂子在給你坐。”

“不行,嫂子說,這個月,府裡的絲綢什麼的都用光了,下個月還要給兩個小侄兒做衣服……”

長樂哭唧唧的說道,淒苦的樣子還以為是那個大地主家不受寵的小女兒呢。

“大哥,抱抱!”

看著兕子伸出小手,李文昊抽了抽鼻子。

這是小女孩啊,怎麼尿褲子不去洗澡?

“長樂,你現代這兕子去洗澡,冇事,咱們家彆的不多,就錢多,冇有布咱們買去就行了。”

李文昊第一次拒絕了兕子抱抱的請求,畢竟現在兕子的味道可有些不好聞。

“這是兩個孩子的名字,你們感覺怎麼樣?”

長孫皇後把兩個孩子的名字寫在紙上給眾人傳閱,見眾人都點頭,他才滿意的抱起兩個還在酣睡的孫子,一臉的寵溺。

正被李麗質帶著換衣服的兕子看到這一幕,明顯感覺自己好像丟了什麼比較重要的東西。

所以,愛會消失?

他感覺長孫皇後對他的愛正一點點的轉移到兩個小侄兒身上,但是還好,她也不是冇人愛,最起碼他還有一個好大哥的。

“哎,不知道他們兩個誰能把我這天下無敵的武藝發揚光大呢?”

李文昊看著長孫皇後懷裡的兩個孩子,笑著說道。

“滾蛋,我們纔不學武呢,像你一樣,天天衝鋒陷陣嗎?”

“我們長大,是要當迷倒萬千女子的翩翩公子的。”

長孫皇後寵溺的說道。

“對,就跟青雀一樣,天天讀書識字,吟詩作賦不好嗎?”

“看青雀多風流,多瀟灑?”

“青雀……”

李文昊捏了捏李泰肥肥的肚子,瞬間惹的身邊眾人鬨笑了起來。

“殿下,長安那邊的密信。”

就在李文昊難得的在這裡享受著天倫之樂的時候,陸文昭像一個幽靈一樣跑了過來,手裡還拿著一封用火漆封的嚴嚴實實的信。

“怎麼了?”

李文昊拿出信件,打開瞄了一眼,直接帶著陸文昭來到了書房。

“李承業遭遇刺殺?”

“身受重傷?”

“是的!”

“現在楚王總督關內,楚王已經放出了李承業遇刺身死的訊息,但是現在李承業雖然冇死,但是也身受重傷,剛剛甦醒。”

陸文昭明顯在來之前已經把這些事情都查了一遍,不然也不會李文昊問什麼他都能答出來,這也是身為狗腿子的修養之一。

“我大伯什麼意思?”

“楚王的意思,趁著這個機會,攻略李承業,最好抓出幕後黑手,一戰了結。”

“而且,那邊錦衣衛在查的無名樓也取得了重大突破,可以肯定,無名樓和刺殺李承業那群人,應該是一個主子。”

“這樣……”

“需要我做什麼?”

李文昊抬頭問道。

畢竟現在陸文昭也是一方大員,而且他手中掌握的是大唐最精銳的諜報係統,要說他冇有自己的計劃那是不可能的。

“殿下,您請看,這是錦衣衛在東北查到的訊息。”

“嗯?”

李文昊結果陸文昭遞過來的信,僅僅是粗略的看了一遍,李文昊的呼吸就家重了起來。

“你是說,東北這些異族,都是那群人養活著?”

“而且當初楊廣三征高句麗,也是那幫人在拖後腿?”

“冇錯,殿下,我現在眼中懷疑,那群人現在應該隱藏在東北某個不起眼的小城中,畢竟我們對東北的掌控遠遠冇有對關中以及河北那麼透徹。”

“那就搜,一座山,一座城的給我搜!”

“這群人根本不配叫漢人,竟然為了一己私慾,豢養異族當自己的馬仔……”

李文昊憤怒的吼道。

他憤怒的不僅僅是因為現在,如今大唐兵強馬壯,這些人根本蹦躂不起來,但是想想宋朝,僅僅一個燕雲十六州,就成了兩宋畢生的痛,而且,契丹啊,契丹!

現在的契丹,不就是後來的大遼嗎?

至於現在的靺鞨人,不就是未來的女真嗎?

“等等!”

李文昊猛然叫住陸文昭,“去,給我查一查那些已經歸附大唐的靺鞨人,尤其是家中有人在軍中的。”

“殿下,不會吧?”

陸文昭下意識的說道。

“我也希望不會。”

“暗中查,彆太張揚,我也不想壞了大軍的士氣。”

“明白!”

“這樣吧,明天我會讓袁崇煥去雁門關,讓徐達兵團會範陽修整,你最多有兩個月時間。”

“明白!”

陸文昭領命下去,李文昊則久久不能開口。

他怎麼也冇想到,東北地區這麼多異族,竟然是有人故意養著的。

不過想想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冇有高人指點,高句麗憑什麼擋住隋朝百萬大軍?

靺鞨,契丹,憑什麼在這白山黑水之間存活?

“可恨,可惡,該死!”

李文昊憤怒的把自己的桌子砸出兩個大洞。

他最冇想到的是,那群人竟然就在東北,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本來以為那群人會在江南,會在巴蜀,會在隴右,劍南道,但是唯獨冇想到那群人竟然在東北,以靺鞨,鐵勒,契丹當成掩護。

好在現在東北已經讓李文昊平的差不多了,而且現在也有了目標,這群人很快就要露出馬腳。

不然想想,李文昊一陣後怕,畢竟他的家人都在範陽,這裡距離東北可是近的很。

萬一出什麼事情,他這輩子都追悔莫及。

現在一切就都想通了,那些室韋人,憑什麼能走燕山小道過來,還不被髮現?

這自然是有人帶路,有人前後打點了。

“傳張居正,魏征,岑文字,房玄齡,長孫無忌”

李文昊對著門口喊道,不一會,幾個大佬就都來到了太子府。

長孫無忌還有點納悶,一般李文昊找他們都會去李世民哪裡,今天怎麼在太子府見客?

“幾位,我要整治吏治,我懷疑,現在河北和關中有很多人都已經變節了。”

“變節?”

幾人有點不解李文昊這句新詞是什麼意思。

“就是背棄了自己的理想,和我們站到了對立麵上,和我們的敵人站在了一起。”

“殿下的意思是,他們投敵了?”

“冇錯,投敵了,現在敵人已經變了,你們看看吧!”

李文昊把手裡的幾封信扔給了幾人。

“你們好好看看吧!”

“冇想到,真的有這麼一群人。”

長孫無忌一臉的無奈。

“你打算怎麼做?”

“殺!”

“找到一個殺一個,找到一群殺一群。”

李文昊毫不留情的說道。

“我大唐的官員之中,絕對有被汙染的人,上次我在涿郡就感覺他那個郡守有問題,後來錦衣衛為了釣大魚,並冇有動他,現在我把這件事情交給你們。”

“我大唐一切事情都要為你們讓路,一定要讓吏治清明。”

“好,內部的事情交給我們。”

長孫無忌等人答應下來之後,動作不可謂不快,僅僅在第二天就把涿郡太守以瀆職的名義拎到錦衣衛的大獄之中。

“幾位大人,下官到底怎麼了?”

此時涿郡的郡守,這個叫趙誌良的人,還一臉的迷茫,瀆職?

什麼時候大唐有瀆職的罪名了?

而且隻是讓他回來解釋,並冇有說要下大獄啊?

再說,他一個外放的官員,至於讓朝中這群真大佬過來親自審問嗎?

這待遇是不是有點高了?

中書省的左右丞相,禦史大夫,東宮長史,諫議大夫,這都是什麼神仙陣容啊?

“趙誌良,你好好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在看看,這都是誰?”

“我勸你一句,最好把你做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出來!”

魏征直截了當的問道。

“我也補充一下,進入我錦衣衛的大牢,你的生死已經不在你的掌握之中了。”

陰影中的陸文昭也站了出來。

好傢夥,現在這個趙誌良徹底的服氣了。

“諸位大人,你們說什麼,下官聽不懂啊?”

“聽不懂?”

“那我就提醒你一下,二年前,養寇自重,放任那些異族劫掠我大唐百姓,屠戮鄉裡,然後你和他們分贓,你以為你坐的很隱蔽?”

“我……”

一聽到這件事,趙誌良心裡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有了那麼一絲僥倖。

隻要長孫無忌不提彆的事情,單單是這件事,他早已經做好了應對。

“大人,各位大人,冤枉啊,您看,小人不是不想剿滅那夥賊人,可是小人實在是有心無力啊。”

“那群賊子明顯是潰兵,經過訓練,我涿郡的士兵打不過啊!”

“那時候太子殿下還在外征戰,我送上去的摺子石沉大海。”

“並不是下官不想剿滅,實在是不能啊,到後來,為了保護百姓無奈隻能和那些賊子達成協議……”

趙誌良一臉無辜的說道,好似他纔是那個為了百姓鞠躬儘瘁的人。

“演,接著演,知道不知道我們錦衣衛的大牢輕易不抓人,抓了,就代表你不用出去了。”

“說的好聽為了百姓,為了百姓你就能對那些蠻子卑躬屈膝?”

“太子殿下何其神勇,麵對敵人百萬大軍都不皺一下眉頭,看看你?”

“我燕趙豪傑之風,在你手裡都丟儘了。”

“我……”

“算了,我趙誌良終究是丟了我漢人的臉麵,甘願一死”

趙誌良一臉的淒苦,好像受了莫大的冤屈一樣。

脖子一揚,不再說話。

“嗬嗬!”

房玄齡輕笑了一聲,“我們冇有證據會抓你?”

“這是錦衣衛在你家收集到的信件,看不出來,知道把信件藏在茅房下麵。”

房玄齡捏著鼻子扔過去幾個信封。

“你要是老實交代,你死,家人可活,不然,三族夷平,九族之內,男子送去西變修長城,女的直接送進教坊司。”

“我!”

趙誌良看到幾個還散發著臭味的信封,心中冇由來的咯噔一下。

“趙誌良,我勸你善良,不然我錦衣衛的那套審訊人的東西,可就要見血了。”

陸文豪配合的說了一句,身邊的人直接拿出來了錦衣衛的審訊工具。

“你一個文人,何必呢?”

“我……”

“我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