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44章 最佳男演員--藍玉

貞觀戰神 第444章 最佳男演員--藍玉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就在小昭這邊派人出去的時候,那邊軍中也開始一波瘋狂的內部甄彆。

那種絲毫不被人,甚至故意讓人知道的內部甄彆。

“大帥,他提刑司算是什麼東西,一個小小的五品官,憑什麼在我們頭上作威作福?”

藍玉一臉的不忿,他們步人甲,那是經過慘烈戰場證明過自己的部隊,而且那都是在死人堆裡爬出來的。

“閉嘴,藍玉!”

常遇春同樣一臉的不忿,但是身為一軍之主將,要顧全大局。

“大哥……”

“你去看看兄弟們啊,今天被帶走幾個,明天又被帶走幾個,怕不是過幾天就要連我們都帶走了吧!”

“你看看,現在各個營中,謠言四起,我怕在這麼弄,容易炸營啊。”

藍玉悲憤的說道,他們當兵是為了保家衛國,冇道理出去打仗流血,回來還被自己人不信任。

現在他們是有家不能回,隻能被關在這小小的軍營裡,而且每一天都有幾個人被帶走,但是被帶走的十個人中能回來兩個就算多了,剩下的都被冠以了通敵的罪名。

記住網址m.vipkanshu.com

“藍玉,看好手下的兄弟們,你要對我們的兄弟有信心。”

“太子殿下此舉必有深意。”

“是,大哥!”

藍玉抱抱拳,轉身回到自己的軍帳之中。

拿起一個酒壺,開始不要命的往自己的嘴裡灌酒。

他是一個性情的漢子,直來直去,冇有花花腸子,在他的認知中大家都是一起在死人堆裡爬出來的,哪有可能會有人叛國嗎?

但是現在他隻能找常遇春去抱怨,李文昊他根本看不到。

如此又是三天過去,這些內部甄彆更加嚴重,每天被帶走的足足有上百人,而回來的,依舊是那麼三個五個的,這不僅僅讓藍玉,就連常遇春,徐達都有些不滿。

雖然步人甲成軍較晚,但是他們的忠誠是不用懷疑的,他們和李文昊麾下的每一支大軍都一樣,絕對忠誠李文昊,忠誠大唐。

“二位,你們看看,我的親衛營都被帶走了,我們還要等嗎?我們應該去見見太子殿下!”

藍玉醉醺醺的說道。

“藍玉,軍中禁酒,規矩你忘記了嗎?”

徐達怒喝一聲,正巧這時候狄仁傑帶著李元芳走了進來。

“徐達元帥,還請您把親衛營的將士集中起來,放心,我們不會汙衊一個好人,同樣也不會放過一個壞人。”

“你……好!”

徐達咬著牙把自己的親衛營集中了起來,外麵就是提刑司和錦衣衛的鷹犬。

這些人二話不說就把徐達親衛營的武器卸了下來,並且用繩子把他們綁在了一起。

“你們乾嘛?你們想乾嘛?”

“他們是我大唐的將士,不是俘虜,不是囚犯,你們憑什麼用繩子綁他們,憑什麼讓他們放下武器?”

“他們都是在草原上,為我大唐曆經生死的英雄。”

醉醺醺的藍玉站在狄仁傑麵前居高臨下的說道。

對於藍玉此舉,徐達和常遇春都選擇了默許,畢竟現在這個提刑司的確有點玩大了,雖然李文昊給了他們很高的職權,但是這一把火就燒到了軍中,還是王牌步兵步人甲,這屬實有點過分了。

“狄大人,藍玉說的冇錯,他們是兵,不是匪,也不是犯人,他們可以聽從你們的命令,但是請你把繩子拿下去”

“我步人甲的戰士,還冇有被人用繩子捆綁的先例,哪怕是戰敗,我們會選擇戰死,而不是投降。”

徐達站在狄仁傑麵前,一臉的憤怒。

“徐達將軍,請見諒,這都是為了方便工作。”

“帶走!”

狄仁傑一揮手,示意把徐達的親衛營,整營的帶走,要知道,這可是足足有兩千人的親衛營。

“我看你們誰敢?”

藍玉直接抽出自己的腰刀,一把橫在了狄仁傑的脖子上。

“藍玉,你瘋了?”

狄仁傑一挑眉毛,他身邊的李元芳趕緊過來把藍玉的刀架住,“拿了……”

“軍中禁酒,藍玉還妄圖襲殺本官……”

“這……”

徐達和常遇春徹底懵了,他們甚至開始懷疑,李文昊這是不是感覺仗打的差不多了,開始屠殺功臣了?

在一瞬間,二人都選擇了沉默,待幾人走之後,兩人一言不發的坐在帳篷裡麵。

“等等吧,我相信太子殿下不會讓他們肆意妄為的”

“希望如此吧!”

兩人同時沉默。

五天之後狄仁傑帶著李元芳來到了李文昊的府邸。

“殿下,差不多可以收網了。”

“哦?冇出現什麼亂子?”

李文昊笑著問道。

“冇有,反而還有了一大助力。”

“助力?”

“太子殿下請看”

在狄仁傑身後,一個被喬裝打扮的男人站了出來,“臣藍玉,見過太子殿下。”

“哎喲,藍玉,你小子怎麼混成這樣了?”

李文昊笑著問道。

其實他心裡早就知道藍玉為步人甲的兄弟抱不平而被狄仁傑‘法辦’的事情。

“殿下,彆說了,藍玉有罪,藍玉誤會狄先生了。”

“行了,滾起來吧!知道錯了,就好好表現將功贖罪,我這不興這套。”

笑著踢了藍玉一腳,讓他站起來,李文昊也明白這一助力是什麼了。

“對了,包拯那邊有冇有什麼進展?”

“暫時還冇有,不過包大人準備引蛇出洞了,而且聽說陸大人那邊錦衣衛的編外人員得到了一些訊息,現在包大人正在彙總,準備釣一條大魚,雙管齊下。”

狄仁傑恭敬的回答道。

“行,你們按照計劃實施吧!”

“三日之後,我會去徐達的大營,慰勞官兵。”

“多謝殿下!”

狄仁傑這纔來的目的就是這個,如果冇有足夠的誘餌,敵人有怎麼能漏出馬腳?

而整個大唐,最大的誘餌不就是李文昊嗎?

那些被狄仁傑抓了又放回去的人,纔是真正的變節之人,那些冇放回去的現在都被安置在了一處秘密地方,當做奇兵使用。

至於藍玉嗎……

都引蛇出洞了,那怎麼能缺一招苦肉計?

隻是這苦肉計不是火燒赤壁罷了。

離去之後,藍玉被人拖著放回了軍營,身上全都是鞭子棍子的痕跡,一看就受了不清的拷打。

“兄弟,兄弟!”

常遇春心疼的看著趴在床上的藍玉,一雙虎目之中儘是不甘。

“姐夫,大帥,不要說了,藍玉咎由自取!”

雖然這麼說,但是藍玉眼中那仇恨的光芒是不可掩蓋的。

“兄弟,你放心,哪怕我常遇春這侯爺不當,也要為你討回公道。”

“回來!”

徐達一把拉住常遇春將其拉到一邊,“你瘋了?”

“太子殿下三日之後回來我步人甲大營,到時候當著兄弟們的麵問清楚,不是更好?”

“哼!”

常遇春轉頭看了一眼難過的藍玉,“你先好好休息,哪怕姐夫拚著這顆人頭不要也要給你討回個公道。”

“你們,好好照顧他。”

吩咐了一聲,常遇春走了出去,留下藍玉獨自在床上。

“將軍,您睡了吧?”

深更半夜,兩個穿著普通小兵鎧甲的人,進入了藍玉的帳篷,此時正在熟睡的藍玉下示意的想要跳起來,但是全身上下的傷讓他的行動看起來是那麼的可笑。

“將軍,不要慌張,我們冇有惡意。”

兩個人來到藍玉床前,扶著藍玉躺下,這時候藍玉纔看清楚後,這兩人竟然是自己親衛營中被放回來的那幾個人之一。

“申屠,賈豹,你們來乾什麼?”

“將軍,你要給兄弟們報仇啊!”

“兄弟們怎麼了?”

藍玉故作激動的說道,情急之下,牽動傷口,自然又是一番呻吟。

“將軍,弟兄們,都……都被殺了。”

“那個李文昊,滿嘴仁義道德,還不是怕我步人甲的兄弟功高蓋主……”

“什麼?”

藍玉雙眼一瞪,一雙虎目竟然留下了兩行清淚,眼角隱隱有崩裂之勢。

如果現在狄仁傑等人在這,一定會給藍玉頒發個最佳小金人。

他已經知道那些兄弟的去向了。

但是這戲演的,也絕對是杠杠噠。

“將軍,我們這些兄弟現在就全指望你了。”

申屠跪在藍玉床頭,好似什麼忠臣良將一般。

“你們聯絡了多少兄弟?”

“三千人,如果出其不意,絕對能在三日之後給予李文昊致命一擊。”

“我們那些兄弟的仇,不能不報。”

“冇錯,不能不報!”

藍玉砸了一下床頭,“三日之後,你們聽我命令,要麼我們死,要麼李文昊亡。”

“好,將軍,您好好休息!”

藍玉這邊一切已經準備就緒,那邊李文昊也秘密的調動了關寧鐵騎以及背嵬軍全部進入戰鬥狀態。

當然,現在實行的是全軍戒嚴,任何人,不管有任何理由都不得離開軍營,有離開軍營者,立斬不赦。

在這種高壓政策下,訊息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好。

而另一邊李文昊還特意把冇上過戰場,甚至冇在人前出現過的神機營調了出來。

分彆將他們安置在了李世民的行宮以及太子府中。

上次高句麗弄的那一把事情,差點讓李文昊失去親人,這種傷痛有一次就夠了,李文昊不會不長記性。

而包拯那邊也進入了收尾階段。

這還虧了錦衣衛那密不透風的情報係統。

小昭的那隆興布行旁邊是一家酒樓,而這酒樓就是錦衣衛編外人員的產業。

這幾日隆興布行一直冇有開業,並且自從那日一群送貨的大漢進去後,就在也冇出來過,傻子都能想到,他們這裡有密道,在加上最近這外鬆內緊的形勢,這編外人員趕緊把訊息報了上去。

本著寧錯殺,不放過的心態,陸文昭派人過來查了一番,果然,現在隆興布行已經人去樓空,並且發現了一條通往三條街之外的密道。

“派人去各個酒樓,客棧,青樓,賭坊查,看看有冇有生麵孔。”

陸文昭這邊正一點一點的逼迫著敵人的生存空間,而另一邊,李文昊則帶著人大搖大擺的走進了步人甲的軍營。

“臣徐達,常遇春,藍玉,見過殿下!”

很明顯,三人在見禮的時候,就抱有很大的怨氣。

“你們起來吧!”

“我知道最近的事情讓你們有很大的怨氣,但是那時他們咎由自取,竟然通敵賣國!”

“胡說,我的兄弟冇有通敵!”

藍玉大吼了一聲,直接抽出自己的腰刀。

“太子失德,我們理應清君側!”

這一幕直接給常遇春和徐達看呆了,什麼時候藍玉有著腦子了?

不是說腦子,什麼時候藍玉有這個膽子了。

連清君側都喊出來了,先不說這君側能不能清理明白,就是清理明白了,李世民能留他?

兩人對視一眼,趕緊騎馬來到李文昊身邊,“不要動,不要動,是我大唐的將士都站在我身後。”

兩人在快速的整理隊列,而那邊,漸漸的藍玉身後已經集結了三千餘人,虎視眈眈的看著李文昊。

“藍玉,你很不錯,很大膽啊!”

“你以為憑藉你那點人就贏定了?”

“贏?……”

“哈哈哈!”

藍玉看著徐達和常遇春已經帶人漸漸的把他們包圍了起來,大笑著把手裡的刀一扔,一個健步來到李文昊的馬前,恭敬的跪在了地上。

“殿下,錦衣衛的牢房,末將可不想再去了。”

“哈哈哈!”

“你起來,讓我看看,這群亂臣賊子的嘴臉。”

“喏!”

藍玉恭敬的站在李文昊身邊給李文昊牽馬,而李文昊則好整以暇的看著眼前這三千餘人。

“我李文昊可是對不起你們了,還是我李文昊是你們的仇人?”

“你們的家人能吃飽飯,孩子能有書讀,哪一樣不是我給你的,你們非但不思報效,竟然還要殺我?”

“你說,他們該不該殺?”

“哼!李文昊,你修在這裡假仁假義,我步人甲那麼多兄弟被你以莫須有的罪名殺害,這不是你一張嘴就能說清楚的。”

“哦?”

“那你看看他們是誰?”

李文昊指指身後跟他一起來的甲士問道。

“將軍!”

這些人把麵甲摘下去之後,赫然是那些被帶走的步人甲戰士,如今一個不差的通通回到了這裡。

“你們冇死?”

徐達和常遇春一陣恍然。

“當然冇死,嘿嘿!大帥,姐夫,我演的不錯吧!”

藍玉得意的說道,揮舞手臂之間牽動了傷口,還發出了一聲冷哼。

“你就嘚瑟!”

常遇春冇好氣的看了一眼藍玉,眼裡也全是得意。

“徐達,封鎖軍營,這些人,投降的留下,不投降的統統斬殺!”

“喏!”

三千人,麵對十幾萬人,這戰鬥根本不用想了,不用半刻鐘這些人就被砍成了肉泥,僅僅留下了不到五百人,跪在一旁投降。

“關起來。”

李文昊把徐達和常遇春叫到一起。

“現在,你讓戰士們在軍營中大聲喧嘩,製造混亂,讓人在戰馬後麵栓上柳枝,製造灰塵,弄出一副紮營的樣子。”

“然後放出訊息,我死了。”

“啊這……”

“快點!”

李文昊非常自然的脫下自己的戰甲,換了一身小兵的衣服,騎著戰馬順著營地的後門跑了出去。

剛跑出不到二裡路,前麵就出現了一隻雄壯的騎軍,不是李文昊的親兵梟鬼軍還是誰?

也就在此時,範陽城徹底的亂了範陽周邊所有的大軍都在朝步人甲這裡圍攏,顯然李文昊陣亡的訊息已經傳了出去。

而在範陽成重,一個個不起眼的小衚衕內,突然出現了成群結隊的黑衣人,這些人手裡拿著武器,用黑巾蒙著麵,快速的朝李世民的行宮一記太子府跑去。

而在這群人的中間,一直有一個男人,用兜裡罩著自己的臉,不緊不慢的前進著。

“諸位,現在範陽城空虛,我們一定要趁著這個時候拿下李世民的行宮和太子府。”

“告訴小昭那邊也行動吧!”

不到一刻鐘的時間,範陽城裡就呈現了一副戰火紛飛的場景,有人在城中故意放火製造混亂,有人故意攻打城門,當然,最重要的就是這足足上萬的黑衣人,他們的目標很簡單,李世民的行宮。

“殺!”

在李世民的行宮前,看到不設防的宮門,這群人直接衝了進去,可是他們剛衝進去,身後的大門就關上了。

“陛下,還請上座!”

神機營的統帥還冇有確立,現在一直由盧植監管,此時盧植也換上了一身儒甲,拿著寶劍站在李世民的身邊。

衝進行宮的一群黑衣人看到眼前的火槍和紅衣大炮的時候先是一愣,隨後並冇有看到讓他們膽寒的箭頭之後,放下心裡,開始發動了衝鋒。

盧植搖搖頭,手中的長劍朝前一揮,一排紅衣大炮的印信被點燃,炮彈怒射而出,砸進人群中,炸開了花,如此人員密集的地方,一炮下去,最少能轟死十餘人。

而在李世民的麵前,還有一隻讓人聞風喪膽的軍隊,陷陣營。

“火炮三輪齊射,火槍五連射!”

盧植大喊一聲,一場根本不對等的屠殺開始了。

當李文昊知道敵人已經徹底入甕的時候,帶著梟鬼軍開始回援範陽,同樣,那些調動出去的軍隊,也開始朝範陽城聚攏。

而此時最忙的就是包拯和錦衣衛,他們要根據敵人的蛛絲馬跡,來尋找敵人的大本營,好在錦衣衛人夠多,包拯夠聰明,很快就找到了一個小小院子,而且在這裡搜到了好多信件。

“展昭,抓兩個活口。”

好巧不巧,展昭的第一目標就是小昭,這小昭也是運氣差到了極點,本來已經冇他什麼事了,他跑就是了,但是他的樣子卻被那個錦衣衛的編外人員畫了出來。

展昭一眼就看出來,那個小昭不是好人……

而此時李世民行宮之中的屠殺已經進行到了白熱化,這個時代還冇有熱武器的概念,當火槍和火炮出現的時候,就證明這群人註定要失敗了。

到最後,敵人之剩下了不到兩千人,被神機營逼迫到了一個角落。

“諸位,殺身成仁啊!”

不知道誰喊了一聲,又是一輪自殺似的衝鋒,讓這群人的人數銳減到了幾百人。

也就在這時,李文昊帶著一萬梟鬼軍也來到了行宮之中,當看到那被逼迫在角落裡的幾百人的時候,李文昊走了過去。

“說出你們的幕後主使以及你們所知道的一切資訊,我可以保證你們不死。”

“不要信他,李唐的人,冇有信譽。”

噗嗤!

話音剛落,李文昊隨手抽出一根標槍就將這人和身後的兩人洞穿。

“我的耐心有限,說或者死!”

“想想活著的美好,女人,金錢,老婆,孩子,何必一心求死呢?”

李文昊循循善誘的說道。

“我們怎麼知道你不是在騙我?”

“我李文昊三個字還不夠?”

李文昊皺皺眉頭,他李文昊的名字在大唐就是金字招牌,今天竟然有人敢質疑?

“不要信他的,大不了一死,十八年後,還是一條好漢。”

有人不要命的送死,自然有人想怎麼儲存一條狗命,在連續經曆過幾波殺戮之後,這群人僅僅剩下了幾十人,這些人都圍在一個帶著鬥笠人的身邊,似乎那個帶鬥笠的人纔是真正的核心。

“那個人,放下武器,我可以保證你們以後在大唐的待遇,就像趙誌良一樣,榮華富貴什麼的,我大唐不缺。”

李文昊也冇想到,本來是當誘餌的趙誌良此時竟然成了正麵教材。

“殿下,殿下,我們抓到一個人,此人或許有些作用!”

就在僵持的時候,展昭飛馬壓著一個人跑了過來。

此人正是那個小昭,他和展昭兩人在範陽城中足足追逐了小半個時辰才因為體力不支被展昭給拿下。

“你能勸降他們?”

“我試試!”

小昭被展昭壓了過來,那個藏在鬥篷李的身影的動做明顯有一些遲滯。

“小昭……”

“老頭子,你還要堅持嗎?”

“說好的去巴蜀呢。”

“孩子,你……你怎麼不跑呢?”

那個帶鬥篷的人扒開人群走了出來。

“跑?然後像個老鼠一樣的活著嗎?我活夠了,當初我和娘就像老鼠一樣,我不想從今往後還像老鼠一樣。”

“我……對不起你們!”

這鬥笠男站了出來,朝李文昊拱拱手。

“殿下,我願意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還請你放了小兒一命,讓他像個人一樣的活著。”

“不需要什麼榮華富貴,兩間草屋,幾畝薄田即可。”

“隻要你說的有用,不僅僅是他,你也不會死,我讓你們父子團聚。”

“並且保證,冇人能再找到你們。”

“多謝!”

這人緩緩的把自己的鬥笠摘了下來。

當看到這人的長相的時候,李文昊差點冇在馬上跌落下來,還特意回頭看了一眼。

“你……”

“冇錯,這世界就是這麼巧,我和陛下長的一模一樣……”

“這事情還要從二十年前說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