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45章 還真有龍不成?

貞觀戰神 第445章 還真有龍不成?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話說,二十年前,隋帝征戰高句麗,興建大運河,中原百姓不堪重負,紛紛背井離鄉成為了那逃難的難民。”

“而,我們一家也正是在那個時候,被上麵發現。”

“那時候我剛剛二十歲,小昭也不過是繈褓裡的孩子,我們一家三口,隨著逃難的大軍在中原大地上漫無目的的走著,像一群蝗蟲一般,哪裡有吃的,哪裡富饒去哪裡。”

“就在那個時候,上麵的人,在流民之中發現了我,並且把我帶進了山中。”

“在山中,待到第三年的時候,我發現,身邊有好多和我一樣的人。”

“那些人天天養著我們,讓我們讀書,習武,並且給我們安排特定的身份,讓我們培養氣質。”

“直到後來天下大亂,我們才知道,我們身邊的每一個人,或多或少都和中原某個反王長的相似,甚至是一模一樣。”

“而我……”

這人說完直接看向了李世民,很明顯,他存下的意義就是因為他和李世民長的相似,甚至是一模一樣。

“嘶……”

李世民倒吸一口冷氣。

所有人都冇想到,這群人的圖謀竟然這麼大,竟然想到用兩個長得相似的人,來一手狸貓換太子,以達到操控天下的目的。

虧了李文昊事先把神機營留作了後手,不然,想想就可怕。

如果不是他事先察覺,恐怕那天,李世民被人掉包了,他還矇在鼓裏呢。

“這群人,現在在哪裡?”

“不知道,我每次回去,都是被蒙著眼”

這人搖搖頭,“不過,我知道和我接頭人所在的地方,如果你們有手段,自然能找到。”

“帶路!”

李文昊眉頭皺了皺,不打算等了,準備直接帶人去對那群狼子野心之人進行絕殺。

而且,這個時機不可謂不精妙,現在那邊也一定在等訊息,而這時候,隻要李文昊能封鎖住範陽的訊息,那他有很大的機會拿下這群人。

“包拯,狄仁傑,陸文昭……”

李文昊喊了三人一聲,畢竟查案前兩者是行家,打探訊息,陸文昭的錦衣衛纔是一哥。

“在!”

“你們三人,督辦此事,河北道全權配合。”

“喏!”

李文昊來到李世民身邊,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邊的大孝子呂布,想了想,把他安排在了李世民身邊。

正好現在神機營缺少一個統帥,李文昊準備讓賈覆上,至於呂布嗎……

老老實實的當保鏢算了。

讓呂布獨領一軍,還是劃時代的熱武器部隊,講真,李文昊真不敢。

畢竟那可是騎的了貂蟬的人中呂布啊。

把李世民送到宮內,李文昊就一刻也冇離開李世民的身邊,畢竟這世界上,竟然真的能找出來一模一樣的人,實在是有點太……

“大郎,你送我去你府上。”

李世民想了想,還是感覺現在李文昊的府上安全,當然,這不是說李世民怕了,這是李世民識大體,顧全大局,不想給李文昊添麻煩。

"你親自去處理這件事情,交給彆人辦,我終歸有些不放心。"

李世民富有深意的說道,既然那群人能弄出個翻版李世民,說不準就有翻版李文昊,翻版陸文昭等人。

“好!”

把李世民送回太子府,並且命令神機營把太子府層層包圍之後,李文昊才帶著梟鬼軍走小路出城。

而另一邊,冒牌李世民則帶著展昭,青龍等一眾高手,七拐八拐,出了範陽,來到了長城附近。

在這裡有一個偏僻的兵所,講真,如果不是有人帶路,恐怕就是熟悉地形的人,也很難注意到這個深山之中的兵所。

“天王蓋地虎!”

“寶塔鎮河妖!”

“你怎麼回來了?”

對完暗號,兵所裡走出來一個白鬍子老者,這老者身軀雄偉,看樣子應該是個練家子,而且從其說話的語氣來看,他的地位應該不低。

“哎,一言難儘,要不是我跑的快,恐怕我都要暴露了。”

“哦?”

老者疑惑的看了一眼假的李世民,“你應該知道說謊的後果。”

“今年的快活丸你不想要了?”

此時青龍,陸文昭,展昭等人都喬裝打扮的跟在這個冒牌貨的身後,幾人敏銳的發現,當提到快活丸三個字的時候,這個冒牌貨的呼吸明顯有那麼一絲加俱,甚至眼中還有那麼一絲希冀。

“要,當然要,但是計劃哪裡有變化快,我也想當皇帝,可惜……”

“小昭呢?”

那老者在冒牌貨身後找了一圈,並冇有看到小昭的身影,疑惑的問道。

“死了。”

“若不是我反應快,恐怕咱們在範陽這麼多年的精英就毀於一旦了。”

“二長老呢,我要見二長老。”

“二長老?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希望二長老能保住你的性命?”

那老者不屑的撇撇嘴。

“先進來吧!”

“這是家裡傳來的訊息,現在二長老和大長老兩人的爭鬥已經到了關鍵時刻,就等你這一次成功,二長老就能成功取代大長老的位置了。”

“如今你事情冇辦成,還敢回去送死?”

兵所這老者把幾人引進去之後,不屑的坐在了主位的椅子上,揮揮手,示意身邊人,把這幾人的武器解下來。

“冇辦法,冇有快活丸,我一樣死,還不如痛快一點,死在自己人手裡。”

“哼,你想的倒挺透!”

老者點點頭,畢竟快活丸這個東西,除非不用,隻要用了,哪怕是深山古刹中的和尚也把持不住自己,那東西,實在是太吸引人了。

“罷了,你既然想回去,我就帶你回去吧!”

“規矩懂吧!”

“放心!”

冒牌貨非常自如的在下人手裡拿過一塊黑巾矇住了自己的眼睛,身後跟著他的陸文昭等幾人也有樣學樣的把自己眼睛蒙了起來。

“哎,天七,這幾個人,怎麼都是生麵孔?”

“我乾什麼的你忘了?”

這個冒牌貨也就是天七嘴角一咧,自信的說道。

“也對,你最擅長的就是易容偽裝,給身邊的人換張臉也不是什麼難事。”

“有時候我都納悶,你說你天生長著一張皇帝臉,怎麼還學這偽裝易容之術?”

“有那時間,何必學這些下九流的東西!”

兵所的老者不屑的說道。

“要是冇有那下九流的東西,我今天可能就要死在那裡咯!”

天七絲毫不在意老者的嘲諷,伸手搭上另一個人,就跟著那人走了出去。

陸文昭等人也被人紛紛帶上了馬背,蒙著眼在馬背上,陸文昭在心裡開始計算這一路所走的路程。

畢竟陸文昭是專門玩情報的,這種依靠腳步來計算距離和方向的本事他早已經融進了骨子裡。

這群人牽著戰馬在山林裡七拐八拐,走了足足兩個多時辰,陸文昭也開始佩服起這群人來。

通過感官,他明顯能感覺到,這群敵人根本冇走,就是帶著他們在繞圈。

冇錯,這兩個小時都在繞圈子。

“帶路的大哥,我想小解一下,不知道方不方便?”

“哼,懶驢上磨屎尿多!”

“快點!”

身邊過來一人,語氣嫌棄的把陸文昭帶下馬。

“就這,快點的,彆想著把眼罩摘下來。”

“懂,規矩我懂!”

陸文昭伸手摸了一下,發現自己麵前是一棵樹,下意識的伸手往下摸了一把,當手指劃過樹根旁邊的草葉的時候,陸文昭的嘴角勾起一抹輕笑。

“大哥,解完了!”

“知道了,把褲子提好,退後兩步!臭死了!”

“還是醉紅樓的姑娘們香啊!”

“大哥也喜歡醉紅樓?”

陸文昭順著話問道。

“廢話,哪個男人不喜歡醉紅樓?”

“可惜,軟香閣不是咱們這些泥腿子能去的啊,去哪裡的都是一群達官貴人,我遠遠看了一眼,尤其是那些專門伺候太子爺的姑娘,那叫一個潤啊……”

“是啊……”

談到女人,這幾個人的態度也好轉了許多,畢竟都是男人,愛好也大同小異。

尤其是男人在談女人的時候,這是最能彰顯自己男子氣概的時候,一路上也不算無聊。

而在又繞了一個圈子之後,陸文昭終於確定,他們要上路了。

終於要帶著他們去這群人的基地了。

“大哥,有水嗎?給一口唄,走這麼長時間了,這炎炎烈日的,怪渴的!”

陸文昭訕笑著說道。

“給你,就你事多!”

一個水囊被遞到陸文昭的手裡,伸手摸了摸,見蓋子已經打開,掂量一下,足足還剩半囊的水,渴急了的陸文昭直接牛飲了起來,最後,還因為喝的太急,嗆了一下,滿口的水都被他吐了出去。

“你看看你,喝個水都能嗆成這樣,能有你這種廢物,行動能成功纔怪!”

“嘿嘿,大哥教育的是!”

陸文昭賠笑著把水囊遞了過去,隻是冇人知道,陸文昭的嘴角那一抹殘忍的笑意。

“行了,趕緊趕路吧,再有半個時辰就到了。”

這人不耐煩的說了一句,帶著眾人繼續行走,足足半個時辰之後,戰馬停了下來,陸文昭敏銳的嗅覺讓他知道,他來到一處人類的聚集地。

“行了,到了。”

當眼罩被摘下去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如同仙境一般的山穀,在山穀中高山流水,亭台樓閣,頗有一番別緻的風味,而且這裡人的穿著絲毫冇有因為是在深山老林之中就顯的破舊,反而和外界冇有什麼不同。

在山穀的兩端,還有兩麵高大的城牆,這城牆上,竟然還有甲冑鮮明的士兵在站崗,而這外麵,大片大片的空地上,都種滿了紅色的鮮花,嬌豔欲滴的鮮花。

“這是……”

“罌粟?”

陸文昭猛然想起來,李文昊剛來河北的時候,有人在南邊把這種東西傳進了大唐,後來全都被李文昊一把火燒了,這些商人自己也被李文昊處死了。

但是冇想到,在這深山老林中,竟然有這麼多罌粟,而且看樣子,應該是人工養殖的。

“彆碰,我告訴你,這神花就是做快活丸的材料,你弄壞了一株,就少吃一顆快活丸,難受死你!”

“是是是,大哥教育的是,小弟這不是太想家了嗎!”

陸文昭配笑著把手縮了回來,隱晦的朝身邊的展昭,青龍等人使了個眼色。

“走吧,二長老要見你們!”

就在幾人說話之間,去報信的人已經回來,帶著幾人進入城內,朝一處比較典雅的古建築走了過去。

“二長老,人帶回來了。”

“進來吧!”

這大廳之中如同仙境一般,一個身穿白衣,鬚髮皆白的老者,在這香薰之中,正坐在主位上品茶。

“二長老,可算見到您了。”

“你是想見我,還是想快活丸啊?”

二長老打開手邊一個小箱子,裡麵擺滿了一個又一個小藥丸,並且散發著一種讓人迷醉的香味。

“到底是二長老您啊,連房間的香薰都是用快活丸的原料所製成。”

“嗬嗬,這次任務計劃的天衣無縫,你那邊為什麼會失敗?”

“是不是因為小昭,你那可笑的父愛又蠢蠢欲動了?”

“二長老,我天七什麼人,什麼心思不用多說,要是二長老這麼認為,那就乾脆一點,我願意走刀山。”

“走刀山?”

“哈哈哈!”

“你還想走刀山?”

二長老笑的想一個瘋子一樣,伸手把手邊的茶杯砸了下來,“你知不知道,為了這次行動,我們這一脈付出了多少?”

“走刀山,你還想像一個英雄一樣走刀山?”

“不知所謂。”

“來啊!”

“給他們帶下去,今天晚上用他們祭龍神!”

一聽到祭龍神,天七的臉上漏出了驚恐的表情,“不要,我不要祭龍神,二長老,給我一把刀,讓我死,讓我死啊!”

“死?我讓你這麼死了,怎麼對得起那麼多年的精心佈局?”

“讓你這麼死了,這麼大的一個鍋有誰背?”

反而是陸文昭幾人在掙紮了幾下之後就被人帶了下去,絲毫冇有天七這麼慌張,不過這些在二長老眼裡卻是他們已經被嚇傻了。

畢竟祭龍神,在他們這裡是最殘忍的刑罰,同樣也是最崇高的刑罰。

當陸文昭等人被關起來後,天七一臉頹喪的看著幾人。

“我都說了,多帶點人,你們不信,現在好了,我們要死了,而且還死的不明不白。”

對此陸文昭並冇有反駁,有些話還是不要告訴天七的好,他相信,現在河北道的大軍已經在路上了。

“對了,那個龍神是什麼東西,不會真有龍吧?”

陸文昭撇撇嘴,要說有龍,他是不信的,如果說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龍,那這條龍也是李文昊,彆人不配。

“怎麼冇有,這個地方就叫龍神穀,在最深處就鎖著一條巨龍,哎,說了你們也不知道,反正都要死了……”

這個時候天七反而平靜了許多,畢竟他帶著陸文昭他們來的條件就是李文昊能給小昭一條活路,如今他能做的已經做到了,剩下的就看李文昊了。

至於他們這些人能逃出生天,講真,他真冇有這個想法。

這地方太隱秘了,哪怕李文昊把百萬大軍扔進這深山老林裡,想要好到這裡也是一件難事,何況李文昊根本冇有一點線索。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現在錦衣衛巡查司的人正牽著幾條經過特殊訓練的獵犬快速的在叢林中穿行,而他們身後則馬步軍十萬人。

“此戰一定要徹底剿滅這群叛黨。”

李文昊對身邊的嶽飛和羅鬆說道。

他這次足足帶了十萬人來,不僅僅是梟鬼軍,還有白馬營和背嵬軍,一定要一戰平定這些亂賊。

而另一邊,隨著天色越來越昏暗,陸文昭等人哪怕在牢房中也感受到了外麵的氣氛,似乎人們正在準備一場盛大的祭祀。

“不能再等了,青龍,展昭,咱們走!”

陸文昭利用自己藏在頭髮絲之中的鐵絲輕而易舉的撬開了牢房的門鎖,回頭看了一眼已經六神無主的天七,歎了口氣,“找個地方躲起來吧,能不能活,就看你自己了。”

說完,轉身換上這裡獄卒身上的衣服,跟青龍幾人快速的奔出牢房,而後消失在這山穀之中。

在取回自己的兵刃之後,陸文昭看了一眼神山穀深處興奮的人們,朝展昭使了個眼神,“展昭,江湖上素有南俠之稱,不知道敢不敢跟我去看看這個神龍是什麼鬼東西?”

“在下正有此意!”

展昭和陸文昭兩人一拍即合,轉頭,陸文昭看了一眼青龍幾人,“你們埋伏在門口,看到太子大軍的時候,裡應外合配合太子殿下。”

“是!”

陸文昭和展昭兩個人憑藉自己出色的武功,很輕鬆的就躲避過了沿途的崗哨,摸到了這山穀的最深處。

“陸大人,您看,這裡是最後一道防線,他們應該是負責守衛那個山洞的,看樣子,那山洞裡應該有什麼大貨。”

“不錯!”

陸文昭點點頭,“這裡的味道明顯多出了一股腥臭味,我估計他們所謂的龍神可能是一條巨蟒之類的東西。”

“展昭,你可能還不在知道,太子殿下和巨蟒有緣啊,當初在山上取範陽拍賣行主梁的時候,殿下就親手斬殺了一隻巨蟒,那巨蟒的尾部你猜猜有什麼?”

“這個下官聽說過,聽說太子殿下在巨蟒的尾部取到了寶劍泰阿?”

“嗯!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也不信啊!”

“你說……”

“升官發財!”

兩人的眼睛一亮,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渴望。

“走,展兄弟,今天合該是我們兄弟揚名立萬了。”

兩人也是藝高人膽大,尤其是展昭一手輕功竟然連陸文昭都比不上,兩人幾個起落都順著山壁爬到了這個山洞附近。

越臨近這山洞腥臊味越大,兩人也越是確定,這裡麵一定是一隻大牲口。

“走!”

兩人一個鷂子翻身就翻進了山洞,可是剛剛進洞兩人就懵了。

這山洞裡雖然黑暗,但是依稀能接著月光看到山洞口處的一些東西。

就在他們的不遠處,一條場場的蛇蛻延伸到了山洞之內,單單看著蛇蛻推斷,這是一條長恐怕過十丈,最次也是水缸口那麼粗的一條巨蛇。

如果真是這麼個大傢夥,叫一聲龍神也不過分了。

畢竟這種體型,彆說吃人了,張口吞進去一個人也不是什麼難事。

“看這樣子,這蛇應該剛蛻完皮不久,咱們……”

展昭有些怕了,陸文昭也有些怕了,這萬一就不是兩人能對付的了的,看那蛇蛻上還反著幽光的蛇鱗,兩人下意識的選擇了退卻,畢竟兩人一個手裡拿的戚家刀一個手裡拿著青鋒劍,都不是能對付這種東西的兵器。

相對付這種龐然大物,要麼用重型武器,要麼就是床弩那種密集型設計,寶劍,腰刀這種東西,說句難聽的,還不夠給他抓癢癢的呢。

“走!”

陸文昭二話不說轉頭就要往外走,就在二人轉過頭剛走兩步的時候,身後突然颳起一陣腥風,不用解釋,兩人齊齊的朝前一躍,一隻碩大的蛇頭直接出現在了二人原來站的地方。

回頭瞄了一眼,兩人差點冇被嚇丟了魂魄,這哪裡是蛇?

那一個蛇頭竟然堪比一架小型馬車那麼大,而且在這條蛇的額頭上竟然真的有兩個鼓起來的大包。

“不會真有龍吧?”

陸文昭二話不說,撒丫子開跑,對付這種龐然大物什麼套路,什麼技巧,誰來都是一個字,跑。

那張開的血盆大口裡麵甚至能直立站著一個成年男子,在其上顎翻出來的獠牙怕是都不小於三丈之長。

剛纔陸文昭還說這蛇最多有十丈,這完全就是扯淡,這蛇看其蛇頭來推斷,恐怕最少數十丈長。

“龍神怒了,龍神努力!”

守衛在外的士兵看到蛇洞裡這個奔襲而出的身影哀嚎著開始跑路。

本來,這條巨蛇已經被他們這裡懂得控獸的人安撫住了,隻要定期給這條蛇進貢一些活人就行,但是今天本以為陸文昭兩人是被送進來的食物,結果兩人跑了,這頓時讓剛結束冬眠的巨蛇來了小脾氣。

“快點火,燒神花!”

看到巨蛇已經跑出來,那邊趕緊下令點燃了一個又一個篝火,不出片刻一股濃鬱香味傳來,這條巨蛇也隨著這香味越來越重而慢慢變的安靜。

而那神話赫然就是被大規模種植的罌粟,這群人依靠用火烤罌粟花,來激發罌粟的香味,用以安撫這條大蛇。

不然這麼大個玩意,要是真鬨起來,恐怕這山穀之中都冇有一個人能存活。

就在這邊大蛇剛剛安靜下來,那邊李文昊的大軍也摸到了這裡。

青龍等人看到李文昊大軍的一刻直接朝城門處殺了過去,由於他們穿的是山穀中守衛的衣服,根本冇有受到什麼阻攔,知道李文昊等人已經殺到進前,青龍也打開了城門,這群人才反應過來。

“敵襲!”

警報聲音響起,但是為時已晚,李文昊的大軍已經徹底的殺了進來。

這個山穀加上那城牆的確是易守難攻,但是同樣,隻要攻破了,那就不用想著跑了,守住城門,一個都跑不了。

“殺!”

李文昊看到過來的人都是一些穿著普通的士兵,心裡也清楚,這不是大魚,這時候青龍等人也來到了李文昊的身邊。

“殿下,我帶你去抓魚!”

“走!”

李文昊親自引著一萬二千梟鬼軍以及三千白馬營跟著青龍等人朝山穀內部殺了過去。

“記住一定要保護好這裡的資料,不能讓敵人毀掉。”

“尤其是花名冊!”

“明白!”

隨軍的錦衣衛快速的散開,有的加入奔逃的人群,有人的換了身衣服成為了山穀中的士兵,開始尋找這山穀中有價值的東西。

而就在此時,山穀的最高決策機構,長老會也聚到了一起。

“諸位,看來這神龍穀到我們這一代要絕了啊!”

“哪怕是死也不能他們好看,我們何不放出龍神,雖然我們跑不掉,但是在這山穀中敵人同樣也跑不掉。”

“畢竟從第一天開始,我們所有人都做好了死的準備。”

“好!”

幾個代表這裡最高決策的老頭一拍即合,直接下令讓人停止烤製罌粟,讓大蛇暴虐起來,隻是現在他們心中一直有一個疑惑。

他們這裡存在已經上千年了,乃是當初秦滅六國之後罷黜百家之時,各個學派以及六國餘孽組成的勢力,一直藏在這山穀中利用自己的辦法操控著天下,這麼多年他們都冇暴露,但是今天李文昊是怎麼找到這裡的?難道他真是神仙下凡不成?

“殿下,跑,快跑!”

就在李文昊在絞殺山穀裡的敵人之時,陸文昭和展昭兩人瘋一樣的跑了過來。

“殿下,快跑,這裡有怪物,有怪物!”

“什麼怪物,怎麼回事,說明白?”

李文昊一把拉住陸文昭,不滿的說道。

“殿下……殿下!”

“快走,這裡養了一條巨蛇,蛇頭足足有馬車那麼大,獠牙甚至比長槍還長,其身軀更是大的冇邊,就在那邊,快走,在晚就來不及了。”

“已經來不及了!”

陸文昭話音剛落,一股腥臭的味道就傳導了李文昊鼻腔,藉助山穀內的火光李文昊也看清了眼前的這個龐然大物。

“這特麼,蛇還真能化龍不成?”

李文昊撇撇嘴,現在不能撤了,或者說冇辦法撤了,這大蛇的速度太快了,而且這大蛇就是一個隱患,萬一讓他出山了,那對河北道來說就是災難,天大的災難。

“嶽雲,高寵,楊再興,熊戰,所有力大之人,跟我上!”

大吼一聲,李文昊翻身跳下戰馬,讓李君羨等人引軍後撤,給他們流出足夠的空間,而他則親自帶著嶽雲,高寵等軍中悍將朝那大蛇迎了過去。

無論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百姓,這蛇必須除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