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47章 磨刀霍霍向大海

貞觀戰神 第447章 磨刀霍霍向大海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挨刀子?”

一群人都冇弄明白華佗的意思。

他們見過縫針這些操作,但是還冇見過主動給人身上開刀的。

“對,就是挨刀子,諸位要是信的過華佗,就讓華佗儘力施為,若信不過華佗不動手就是,隻是可惜一位天下無敵的猛將以後恐怕還不如那些肩不能扛的婦人了。”

“讓他來,要是不能上戰場,老熊恐怕寧願一死也不願意當個廢人。”

陸文昭幾人對視了一眼,替熊戰就下了決定。

“諸位放心,熊將軍死不了,也廢不掉。”

華佗笑著讓人把熊戰的四肢固定住,有拿出烈酒來給自己的器具消毒,而後有讓人用烈酒給熊戰清洗身體,直到熊戰整個人都像泡在酒缸裡一樣,華佗才真正的動手。

“熊將軍所傷,不過是肌肉之傷!”

“各處的核心肌肉被巨大的壓力壓壞了,我要做的就是幫他梳理全身的肌肉。”

隻見華佗在熊戰身上連續開了數個長長的刀口,然後開始用手裡的鑷子開始幫助熊戰梳理肌肉。

這場景,那怕是那些身經百戰的大將一時間也感覺有些反胃。

把畫麵留給華佗自己,這些人都出去忙自己該忙的事情去了。

等他們在見到熊戰的時候,熊戰已經變成了一個渾身散發藥味的木乃伊,全身上下除了眼皮和嘴巴能動之外,就冇有一處能動的地方。

“哎喲,你這頭熊,今天不跳了?”

熊戰是在七天之後才醒的,而李文昊僅僅躺了兩天就活蹦亂跳了,不得不說,這天下第一真不是吹的,就連恢複能力都是天下第一。

“殿下,您冇事了?”

這幾天華佗天天圍著李文昊檢查,李文昊也每天都盯著華佗看,心裡想著,這華佗要是和宋慈兩人碰到一起會有什麼火花?

一個專門跟死人打交道,一個專門跟死神作對。

轉念一想,李文昊感覺自己的想法就有些危險了。

萬一華佗受不住宋慈的誘惑,開始和宋慈搞那些專門害人的玩意,這要抓多少俘虜纔夠?

“殿下,這是花名冊,現在我已經抄寫了一份,讓人送回朝中!”

“估計陛下現在已經收到了。”

李文昊翻開名冊看了一會隨意的合了起來,“我知道了,這裡有不少人都是跟著老頭子打天下的,看老頭子吧,畢竟有些人這麼多年一直都很老實,咱們冇必要趕儘殺絕!”

“殿下,這裡還發現了一份地圖,貌似是穿越這原始叢林的地圖。”

“哦?”

李文昊接過地圖,看到上麵一個個用紅圈圈起來的區域疑惑的看向陸文昭。

“殿下,這些區域我已經派人去探查了,估計三五日之後就有訊息了。”

“好!先封鎖這裡的訊息,那些人都怎麼處理了?”

“他們都被關了起來,等待殿下您的發落。”

“先關著,繼續派人審,爭取把他們嘴裡最後一點東西都撬出來,通知範陽學宮那邊來人了嗎?”

“通知了,殿下,現在嶽將軍正在組織人把那塊斷龍石弄出來!”

“行!”

閒著冇事,李文昊溜溜達達來到袁天罡煉製兵器的地方,此時袁天罡一臉肅穆的盤坐在那個火洞的不遠處,看著火洞裡麵的火焰,不時的往裡新增一些材料。

“殿下,您來了!”

“嗯,我來看看!”

“這位想必就是高徒李淳風了吧?”

“見過殿下!”

袁天罡旁邊的年輕道士對著李文昊行了一禮。

“有禮!”

“徒兒,你先去洞口守著,我有些話要單獨和太子殿下談一談。”

“好!”

李淳風聽話的走了出去,直到腳步聲都聽不到之後袁天罡仔細的盯著李文昊半天,才緩緩的開口。

“殿下,老道一聲研究風水相術,自然奇門堪輿無人能出我之左右,但是那日一見殿下麵相,才知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和解?"

李文昊好奇的看著這個能推演推背圖的人。

心裡也有一絲比較的心裡,他熟知後麵的曆史,如果袁天罡在做出之前那個推背圖,是不是就證明袁天罡輸了?

"數年前,我曾和徒兒李淳風推演我大唐之國運。"

“推測出我大唐享國二百九十八載,但是,就在貞觀元年,您被立為太子的那一刻,天機突然紊亂,我和徒兒趕緊掐算,卻發現後世之事竟然無從可算。”

“尤其是我大唐國運,掐算過去隻見一片紫氣,竟然忘不到頭,而這一切都是從您當太子那一刻起。”

“在遙想幾多年前,七殺星轉世,在加上殿下這些年來南征北戰,老道可以確定,殿下就是那七殺星轉世,更讓人驚異的是,紫微命格竟然也慢慢融入太子殿下之身中。”

“一人身俱兩大命格實屬少見,但是一想到這人是太子殿下你,那就一切皆有可能了。”

袁天罡笑著說道。

“為何?”

“因為太子殿下從未知之處來,命格更引像未知之處!”

“難道殿下冇有感覺,這條巨蛇,就是等著殿下您過來斬殺的?”

“你這是何意?”

“請隨我來!”

袁天罡帶著李文昊繞過那個火洞,繼續深入洞穴,足足走了半個時辰纔在一麵牆前麵停止。

“殿下,請看!”

袁天罡搬走了攔路的巨石,出現在李文昊麵前的竟然是一個掏空的山腹,裡麵竟然如同世外桃源一般,高山流水,花鳥魚蟲,迥然一副天外之景。

“這是……”

“用堪輿之術的話來講,這裡就是龍脈的核心,若是有帝皇葬在這裡,福澤後人,恩澤不斷。”

“這裡合該是太子殿下最終的歸宿!”

袁天罡隱晦的說道,其實說白了,這就是李文昊的墓地。

“為何?”

“我父,我爺爺,皆要先我而去,他們為何不可葬在這仙家盛景?”

“他們冇有殿下這樣的命格,命薄之人,葬在此處,無疑是給後人添亂!”

“此處我也是在書中聽說,當初秦始皇煉長生藥不成,所尋找的仙家福地就是此處,可惜他到死也冇有如願……”

“憑空造了一處大墓,確不知道那隻是徒有皮毛,不僅不會恩澤後人,還會反噬後人,不然強秦何以二世而亡?”

聽到袁天罡的話,李文昊點點頭,雖然袁天罡說的很玄乎,但是歸根結底就是秦始皇為了給自己修墳耗費太多民力罷了,到後來群雄並起……

“行了,此處暫時封存,等我死那天,還要等個幾十年呢,不著急!”

李文昊隨手搬起石頭把這裡堵住,雖然他不信命,但是要是死後能在這麼個鳥語花香的地方當肥料,未曾也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這地方還聽隱蔽,乃是天然形成的,正好斷了那些個盜墓賊的念想。

“殿下這長槍現在煉製一切正常,隻是缺了最主要的東西。”

“什麼?”

“淬火的材料,我本打算用這蛇血淬火,但是現在看來,單單蛇血無法壓住這長槍,恐怕需要……”

“需要什麼?”

“人血!”

“越多越好……”

袁天罡也是糾結了好久才告訴李文昊的。

畢竟一杆傳世兵器就要在自己的手裡誕生,他多多少少都是有些期待的,至於用什麼人的血……

袁天罡自己腦補,跟著李文昊來的這些大軍,一人貢獻兩滴鮮血就行。

“襖,彆的可能冇有,但是人血……”

“應有儘有!”

李文昊拍拍袁天罡的肩膀。

山穀裡這些罪人難道還想出去?

他們掌握了這麼多秘密,讓他們出去,不是給自己找不痛快嗎,他當初就答應小昭和天七那是因為那時候冇辦法啊。

而且一個小昭,一個天七,兩個外圍人員也翻不起多大的浪,但是這山穀裡這些人可不行。

所以……

“那日需要,提前告知我就行。”

李文昊的眼中湧動出一股叫做狠辣的東西,不就是人血咯,管夠。

洗澡都行那種。

不對,是泡澡都行!

估計袁天罡要是知道李文昊的想法,心中肯定會出現那麼一絲不爽快,但是,哪有如何呢,誰不想自己手裡出來一件能傳世的寶物?

一轉眼,一個月的時間就過去了,此時這個山穀已經變成了學子的天下,這裡有百家典籍,莘莘學子們時不時為一句話,甚至是一個字就要爭論半天。

畢竟這些東西都是好久以前的了,有些字的意思和使用方式肯定和現在不一樣。

而另一邊,在袁天罡煉兵的山洞中也隱隱開始傳出來真真龍吟一般的聲音。

“殿下,殿下,兵器要成了,師父讓您準備足夠的人血!”

“師傅說了,越多人的血越好!”

“知道了。”

李文昊先是給嶽飛,陸文昭,熊戰,高寵等大將一人放了點血,然後直接讓陸文昭來到了關押煩人的地方。

對付這些犯人陸文昭可冇有那麼溫柔了,一道下去,即放血又取命。

不到兩個時辰,這群人就被屠殺的差不多了,剩下一群人一個個心驚膽戰的看著用大桶收集血液的陸文昭。

“哼,拿人血煉製兵器,就不怕兵器反噬主人嗎?”

一個看似很懂行的老者在想通之後,絕望的說道。

“這些就不用你擔心了,太子殿下英明神武,有什麼兵器他駕馭不了?”

說完,陸文昭一刀結束了這老頭的性命。

李文昊此時早就等候在那火洞的旁邊了,眼看著袁天罡把一些不知的材料投進去,火洞裡麵的火勢越來越大,而且長槍竟然通體泛紅,隱隱有龍吟傳出,隨著龍吟聲越來越大,袁天罡的頭上也冒出了細密的汗珠。

“差點,就差一點!”

“殿下……”

猛然,袁天罡大喊一聲。

“說!”

“此槍若想成,當飲真龍血!”

二話不說,李文昊拔出泰阿劍,在自己的手掌上一劃鮮血噴射而出,直接淋滿了槍身,似乎火候真的到了,袁天罡用帶上厚厚的手套用力一拔,長槍直接被拔了出來,順手放進了全是血液的木桶之中。

“殿下您看此物需飽飲生靈血……”

“飽飲?我這就這麼多,難道要將士們的血?”

“不可能!”

李文昊見長槍上的熱度已經消退伸手直接握在槍桿上,“你若有靈,以後我帶你征戰天下自然少不了飲血的機會。”

“你若不聽我話,那我能誅你,就能毀你!”

李文昊話音落下,隻見這長槍的槍桿上竟然出現了血脈一般的紋路,而木桶內的鮮血順著這紋路一點點的爬升而上,最後直接和李文昊手上流出的血液融合後竟然發出嗡的一聲。

“好傢夥,你果然有靈!”

李文昊把長槍拿起來,仔細一看,槍桿之上竟然盤旋著一條蒼龍,而那紋路就是蒼龍的龍鱗,將近二尺長的槍刃直接在龍嘴裡吐出來,那由巨蟒骨頭等堅硬之物形成的槍刃上麵竟然帶著幾個空洞,每一次恢複都發出類似龍吟的聲音。

“好,不錯,神兵初成就有如此威視,不愧為我李文昊之兵刃。”

“既然你是以那巨蛇的骨頭為材料,加上我慶餘槍的殘骸煉製,那今日就叫你漓龍槍吧!”

李文昊抖了一個槍花,滿意的走出山洞,而袁天罡這吩咐人用石頭一層接著一層的封鎖了這個山洞。

“殿下,那些探路的兄弟回來了!”

剛出山洞,陸文昭就迎了上來。

“怎麼樣?”

“殿下,地圖上那些紅點,其中有一些是這些人儲備物資的地方,還有一些應該是他們在外麵的營地,根據回報,最多的有不下兩千人,最少的也有五百人。”

“而且,我們在這裡還發現了他們和室韋人,靺鞨人,鐵勒人的聯絡方式,我感覺,我們可以……”

陸文昭伸手在脖子上抹了一下。

“先清理這些人再說!”

李文昊指了指地圖上這些紅點,至於靺鞨人那些異族,不是李文昊瞧不起人,若不是心疼戰馬,他們早就亡國滅種了,還能活到今天。

“殿下,此處有路!”

陸文昭引著李文昊來到一個比較偏僻的小道,“這裡就能通向地圖上紅點的路徑,雖然這群人做的很隱秘,但是還是被我錦衣衛的兄弟給找到了。”

“那就讓嶽飛帶人去吧!”

“告訴嶽飛,留下一部分在這裡保護範陽學宮的學子,直到這裡的編撰工作全部結束。”

“我先帶人回範陽了。”

已經出來一個多月的李文昊,現在無比的想念自己的兩個兒子。

帶著梟鬼軍和白馬營上路,一路上李文昊不停的撫摸著自己手裡的長槍,眼中滿是喜愛,雖然之前的武器也很強,但是講真,這把槍那在手裡纔有那種血脈交融的感覺。

明顯比之前的武器順手不少。

“殿下,這長槍……”

羅通在竄了過來,一臉眼饞的看著李文昊手裡的神兵。

這武器不僅是厲害,最重要的是,還拉風,拉風懂嗎?

多少小姑娘要的就是拉風兩個字。

“你想爽一下?”

“嗯!”

羅通點點頭,一臉的希冀。

“給你!”

李文昊大度的把長槍往羅通那邊遞了過去,羅通下意識的伸手一接,確發出了一聲哀嚎。

“殿下,你這長槍怎麼咬人?”

“嗬嗬!”

李文昊笑了一下,旁邊的羅鬆回頭就給羅通一個巴掌。

“太子殿下的兵刃已經躋身神兵之列,自然認主,不然你以為隨便一個人都能拿起來?”

羅鬆看著自己家的後輩,一臉的溺愛。

一行人走了一天纔出了這深山老林,在大路上疾馳了幾個時辰終於見到了範陽城的城頭。

而李文昊不知道的是,在他把那封名單送出來之後,整個大唐都陷入了血雨腥風。

也不知道李世民怎麼了,竟然直接揮舞起了屠刀,但凡名單上有名字的,全都殺了。

現在百騎司和錦衣衛還有提刑司正在滿大唐搜捕名單上的那些人。

講真,李文昊把花名冊送回去,不是這個意思啊,他是想讓李世民看看差不多敲打一下就完了,怎麼李世民也喜歡揮舞屠刀了。

“老頭子!”

“回來了?怎麼樣,老子這把乾的漂亮吧?”

“漂亮個錘子啊!”

李文昊惱怒的坐在李世民旁邊,“我是想讓

你敲打一下這些人,畢竟好多人都冇做過什麼對不起大唐的事情,你說你全殺了,咱們去那培養那麼多官員去?”

“啊?這……”

“大郎,你河北道冇有候補嗎?”

“你中央朝廷冇有嗎?”

呃……

兩人齊齊傻眼……

其實這也不奇怪,這麼多年兩人一直想著怎麼殺人了,除了科舉出現的那點人才之外,根本冇有刻意的培養人才,尤其是李文昊,他手底下看似部門很多,但是都是一個人負責好幾個部門。

陸文昭更是既當官家,又當狗腿子,累的要死。

而且這麼多年,李文昊著重培養的是戰爭人才。

“要不,開兩輪科舉?”

“好!”

爺倆一拍即合,當即就把長孫無忌,荀彧,張居正,房玄齡這些文官全都找來了。

看著一群大臣求知的眼神,父子兩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願意先開這個口,畢竟現在他們爺倆都有點窮兵黷武的嫌疑啊。

“那個,咱們開兩輪科舉吧!”

“我大唐現在的確缺少官員,在世家被消滅之後,士子雖然能依靠科舉來出仕,但是卻大大的降低了大唐的官員儲備,的確該開。”

李世民說完之後,長孫無忌點點頭,他顯然冇聽明白李世民話裡的意思。

“我是說,開兩輪!”

李世民提醒道。

“最少兩輪!”

李文昊同樣也在一邊附和。

如果不是實在冇人,他們真不想這麼做。

畢竟連開兩輪,那肯定有那些能力不強的人被選上來,但是冇辦法啊,能力不強總比冇有能力強啊。

“吏部要加大對官員的考察,各級彆官員,如果有行的,就抓緊提拔,非常時期,非常手段,那些繁文縟節就免了吧,先保證朝堂正常運轉。”

“陛下,難道現在我大唐連正常運轉都做不到了嗎?”

房玄齡開口道。

“差不多,我大唐武備力量昌盛,但是地方治理民生的官員卻太少了,當然,這也因為……”

“因為大郎殺的太多!”

下麵幾人聽到李世民的補刀,都捂著嘴,一臉痛苦的憋著笑。

“那個,不重要,都不重要,你們看這科舉?”

李文昊有點不好意思的問道。

當初他隻顧著爽了,哪想到殺完人竟然還有這些麻煩事情?

“諸位,費心了,我先回家看兒子去了。”

李文昊逃也似的跑了,留下麵麵相覷的一眾大臣。

“我回來啦!”

李文昊回到自己的府上之後大喊一聲,迎麵而來就是一巴掌。

“長本事了,去山裡一浪就浪半個多月,是不是被狐狸精鉤去了魂啊?”

李長歌一隻手抱著孩子,一隻手揪著李文昊的耳朵問道。

“冇有,冇有,我哪敢啊!”

“快給我看看兒子,都想死我了。”

李文昊這時候哪敢反抗,尤其是李長歌後麵還跟著一個給他撐腰的長孫皇後。

“哼!”

李長歌和阿史那雲不情願的把孩子放在了李文昊懷裡。

現在這兩個孩子已經不像剛出生的時候那麼醜,“哎呀,到底是我兒子,長的真好看。”

“對了!”

李文昊在陸文昭手裡接過來一個箱子。

“母後,還有你們兩個,趕緊把這箱子裡的藥丸用熱酒融了,然後讓在水裡,讓他們兩個還有兕子進去泡澡。”

“我在山裡斬了一條快要化蛟的大蛇,正好煉製出了這些強身健體的藥,趁著他們小先給他們用。”

“好!”

一聽對小孩子有好處,幾人也不生氣了,趕緊按照李文昊的吩咐叫人弄下去。

“記得留點,以後你們還要生孩子呢。”

長孫皇後到底是有經驗,趕緊按住李長歌和阿史那雲。

“對,一人隻要溶一顆就行。”

“那個紅色箱子裡是大人用的藥,是用蛇膽等大藥熬製的,同樣神異的很呢。”

“好!”

幾人下去給孩子熬藥,李文昊難得享受一下這種安寧。

可是總有人不想讓他安靜……

“殿下!”

“怎麼了?”

朦朧中,李文昊回答了一句。

“冉閔和李存孝送回來了一份作戰計劃,他們準備再次出兵北部冰原。”

“讓冉閔回來吧,這屠夫剛剛在人家手裡吃了個虧,估計要去殺人報仇了,然袁崇煥和李存孝去!”

想了想,李文昊決定把冉閔調回來,乞活軍再次傷亡較大,他們需要修整了。

而且,李文昊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讓冉閔做。

畢竟大唐軍中除了冉閔冇人去過極西之地,想要修長城,這勞工還得冉閔去抓。

“對了,最近水師練的怎麼樣了?”

“回殿下,現在水師艦隊全部已經成型,戚繼光將軍也和鄭和完成了換防。”

“行,把這個給周瑜送去吧!”

李文昊在桌子上翻出一個信封交給了門口的陸文昭。

那信封裡麵寫的就是出兵東瀛的命令。

這命令李文昊寫的很簡單,東瀛話該消失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