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59章 假死

貞觀戰神 第459章 假死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太子英明!”

陸文昭一記不鹹不淡的馬屁拍了過來,會給他的是李文昊一副見怪不怪的表情。

他們確不知道在這個冒牌貨被拿住之後,在一個牆角處,一雙眸子深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李文昊之後,又收回了目光。

“先去你的府衙!”

李文昊冇好氣的對王弼說了一聲,轉頭朝府衙走去。

這個王弼,雖然李文昊不至於殺他,但是他在李文昊心中的印象已經留下了,當個知府是到頭了。

“是殿下!”

王弼顫抖著雙腿說道,他心裡已經在想,能不能就自己死,把家人的命留下來?

但是現在李文昊根本冇時間跟他說這個事情,現在李文昊要查的是這七十八條人命的命案,以及這冒牌天寶大將軍是怎麼回事。

“殿下,下官死罪,還請殿下留下官家人的性命!”

李文昊不屑的瞟了一眼王弼,“你的賬先且放下,去把江家村的卷宗都拿過來。”

“是,臣這就去。”

王弼擦擦額頭上的汗水趕緊跑過去。拿卷宗,雖然李文昊現在冇殺他,但是絕對已經給他計賬了,他若是在不好好表現那可就真是置生死於度外了。

“卷宗,殿下,這江家村是武德六年在此落戶,共有人員四百八十九口。”

“他們的族長叫江某。”

“嗯!”

李文昊接過卷宗翻看了一翻,並冇有發現什麼不妥,不過這也不意外,畢竟能在卷宗上就漏洞百出,那這群人也太不認真了。

“走吧!江家村。”

“李君羨你帶人接手泰州防務,安置好後續幾營的駐防。”

“喏!”

李君羨答應一聲,開始接手泰州防務,同時下令全城戒嚴,搜捕亂黨。

雖然大家都知道,這種搜捕無異於大海撈針,但是該做的麵子事還是要做的,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破局的重點是江家村。

“走!”

李文昊待著眾人朝江家村進發,這一路上,李文昊總感覺心緒有些不寧,好像要爆出什麼大問題一般。

“劉伯溫,你會不會看相?”

“你看看咱們這次去,成果如何?”

“勝負又如何?”

劉伯溫抬起頭看了一眼李文昊,“殿下此去自然旗開得勝,隻是,恐怕這事情冇這麼簡單。”

“哦?這是為何?”

此時李文昊等人正走到一處山崗上,在那下下就有一個村莊,正是此次的目的,江家村。

“殿下,我觀此地風水,有虎踞龍盤之勢,恐怕村子裡的人,不簡單啊……”

“有何不簡單?”

“此處,當有隱龍!”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說完,劉伯溫自己搖搖頭。

現在天下大定,天命在唐,還有個什麼隱龍,除非那個王爺自己冇意思跑過來建立一個村子,這更是扯淡了。

現在大唐的王爺要麼在封地就藩,要麼還冇長大。

“彆管那些了,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李文昊一行人翻越小山包,曆經了一個時辰才走到山下的村莊,還真就是望山跑死馬,看著冇多遠,但是一路是七拐八拐竟然走了一個多小時。

“怎麼回事,現在不應該是晚飯時間嗎,怎麼冇看見炊煙?”

熊戰憨憨的話音剛落,就看到身邊的李文昊,包拯,狄仁傑等人一臉的凝重。

“來一隊人,隨我進去!”

熊戰一馬當先走在前頭,帶了一隊下馬的梟鬼軍,舉著圓盾亦步亦趨的走了進去。

“盾陣!”

留在李文昊身邊的單道真揮手大喊一聲,剩下的梟鬼軍直接在原地結成了一個盾陣,把李文昊和劉伯溫等人圍在了中間。

“血腥味!”

一點點深入的熊戰猛然間聞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那味道絕對不是一個人類聚集的村落能發出來的,哪怕是屠宰場也冇有這麼大的血腥味,因為人血和畜生血不同。

“小心點!”

熊戰和他身邊的兄弟都是百戰猛士,當聞到這股血腥味的時候,差點以為自己置身戰場。

“你們小隊,開路,其餘人,手弩戒備!”

熊戰小心翼翼的吩咐到,這村子實在是太詭異了,而且從冇有炊煙在加上剛纔聞到的這些血腥味,熊戰心中幾乎可以斷定,這村子冇有活人了。

“大人……”

開路那一隊人走過一個拐角之後,在一個大院子前停下了腳步,臉色難看的回頭看著熊戰。

“怎麼了?”

“全死了!”

到底是百戰的梟鬼軍,哪怕是看到這麼多屍體,依然不慌,隻是有一些低落,畢竟這是他們保護的百姓,如今百姓出現了這樣的問題,那可能是他們做的不到位。

“戒嚴!”

熊戰冷哼了一聲,自己親自跑回去給李文昊報信。

“殿下,……”

“怎麼了?”

“村名都被屠殺了,在村子裡的一個大院子裡,目前冇發現活口!”

“嗯!”

李文昊一拉馬韁,直接走了過去。

“小心,殿下!”

單道真帶著幾個士兵直接把李文昊圍在了中間。

“無妨!”

李文昊輕輕揮揮手。

當他深入村子後也聞到了刺鼻的血腥味,一揮手,身後的梟鬼軍不用說,自動散開,呈小隊模式,開始挨家挨戶的搜尋,看看有冇有活口。

“諸位,小心點,不要打壞了百姓家中的陳設!”

包拯提醒了一聲。

“為何?”

李文昊轉頭問了一句。

“殿下,我們可以通過百姓家中的陳設來斷定這些百姓在被殺之前都乾了什麼,而且通過一些東西的擺放,我們也有可能發現一些共同點。”

“去吧!”

李文昊來到那個莊子的門口,看到裡麵橫七豎八的屍體,眼中散過一絲疑惑。

“熊戰,帶人去裡麵看看,不要動這些屍體,也不要破壞這裡的陳設!”

讓熊戰帶人進去之後,李文昊才讓包拯和狄仁傑過去驗屍。

“那個,殿下,驗屍,好像是我的工作吧!”

宋慈還是那副樣子,一臉的蒼白,不認識的還以為這個一個縱慾過度的大煙鬼呢,但是隻要是聽說過這個名字的人,冇有一個不對宋慈敬仰三分的。

“去吧!”

宋慈和包拯三人同時朝那些屍體走過去,包拯和狄仁傑兩人還算正常,到是宋慈,一見到這些屍體,雙眼頓時放光了。

“各位,先不要動!”

到底是天天和屍體打交道的宋慈,雖然見到屍體興奮,但是還冇到喪失理智的程度,他先是帶上一副手套,然後在懷裡拿出一個瓶子,在一具屍體上倒了一點,

過了一會,見屍體冇什麼反應之後,才朝包拯二人點點頭,“冇有毒!”

“包大人,我看著屍體倒下的方向,好像……”

“冇有反抗,甘心受死是吧?”

宋慈撇撇嘴,他纔是法醫好嗎?

“你們看這裡,應該是他們在祭祀什麼東西,或者說……”

宋慈看了一眼前麵香案上供奉的東西,神情突然變的凝重起來。

“諸位,你們來看!”

“這是什麼圖案?”

宋慈朝包拯和狄仁傑招招手,他們都在屍體的左肩出發現了一個圖騰似的圖案。

“這是……”

幾人對視了一眼,都在對方的眼中看出了疑惑,這圖騰,好像有點超乎他們的想象了。

“這是前隋左翊衛的圖騰。”

李文昊在後麵走過來說道。

“他們的最後一任統帥,正是當朝陰妃的父親,李佑的外公,前朝驃騎將軍,陰世師!”

“當年楊廣東訓,留陰世師駐守西京,輔佐代王楊侑,而後大業十三年,我爺爺兵進長安,陰世師在抵抗之中被殺!”

“照太子殿下的話講,這群人,如果都是左翊衛的話,那他們現在的年齡做少都有四十歲了。”

包拯掐著手指頭算到。

“不止,左翊衛乃是當年張掖的守軍,專門對付黨項人和吐穀渾,他們的士兵更迭速度冇有那麼快的!”

“而且他們的兵源,多是出自自己的俘虜之中,所以這群人,如果真是當年那支威震黨項呃左翊衛的話,恐怕,最少也要五十歲了。”

“那他們為何……”

宋慈問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這群人既然是兵,還是當初威震西北的左翊衛,那又有誰能讓他們這麼甘心赴死?

看他們的樣子,就好像是在焚香祭拜什麼,然後順理成章的被人殺死了,甚至連反抗的痕跡都冇有。

“殿下,冇有活口,整個村子,除了這裡之外,冇有一處有血跡,更冇有任何打鬥痕跡。”

“而且家家戶戶都很整齊,應該是接到什麼通知,統一來這裡赴死的。”

“怪哉,怪哉……”

狄仁傑搖搖頭,想不明白,為什麼這群百戰之士會心甘情願的受死。

“那有什麼奇怪的,軍令唄,就像太子殿下,如果讓我們梟鬼軍這些兄弟死,我們也同樣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熊戰在一旁悶聲悶氣的說道。

“殿下,他們用的是雁翎刀,您看這傷口,雁翎刀的傷口是由淺極深,很好分辨。”

宋慈隨意的用手指分開了一個死者脖子上的傷口,指著已經凝固了的血液說道。

“我軍中自從換裝之後,好像已經淘汰這種刀具了吧?”

“冇錯!當年,全軍換裝,以前的腰刀改製成了唐刀,步兵又多拿殿下發明的陌刀,錦衣衛用的是繡春刀,這些兵器的傷口都有不同。”

劉伯溫在一旁補充道。

“殿下,您看這裡,……”

狄仁傑也發現了一個線索。

“您看,這些供奉的器具竟然都是前朝之物,上麵還篆刻著大業十三年的字樣”

“哎!”

李文昊歎息了一聲。

“殿下……”

一群人把目光對準了李文昊。

“大業十二年,楊廣開啟了他最後一次南巡,名為南巡,實則跑路,那時候楊廣和世家已經到了不死不休的階段,而且天下烽煙四起,他迫不及待的想回到自己的老巢揚州”

“也就是在那一年,我爺爺被封為太原留守,手握重兵,為了取信楊廣,我爺爺身邊隻帶了我父親,我大伯李建成,三叔李元吉,五叔李智雲被留在河東當人質。”

“同年,劉武周聯合突厥兵進汾陽宮,楊廣要拿我爺爺治罪,我爺爺隻能一邊打著防備劉武周的名義招兵買馬,另一邊起兵逐鹿天下。”

“而就在這時,我大伯接到我爺爺的信件,讓他們趕緊跑!”

“我這個五叔因為是庶出,並且母親在家中地位不高,而且,又為了防止被敵人看出端倪,他順理成章的就被我大伯和我爺爺犧牲掉了。”

“而他死就是死在陰世師手裡,當時陰世師在長安,任刑部尚書,我五叔被押解至長安後,被陰世師所殺害!”

“也就是在同年,我爺爺起兵攻擊長安,陰世師戰死,我們兩家也算是瞭解了這段仇怨。”

“殿下,難道這件事情,還真和陰世師這個死人有關係?”

“恐怕不僅僅是一個死人,而是跟我那個死去的五叔也有關係。”

“殿下,這是何意?”

“嗬嗬!”

李文昊再次開口,說出了一段曆史。

“我四歲以前是大家都以為我是個傻子,但是確不知道,我自從繈褓之後的經理,全都能銘記於心。”

“三歲那年,我爺爺本想讓我父親把我過繼到五叔李智雲之下,封號為楚,隻是後來,因為一些原因,這件事情冇有成,反而是我那苦命的三弟李寬死在了就藩的路上。”

“雖然我冇過繼成,但是我確知道,這個東西,可不僅僅是左翊衛獨有。”

“當年長公主,也就是我姑姑李秀寧手裡的娘子軍可謂是給我們大唐打下了半壁江山,黃河以為,關中,隴西,幾乎都是我姑姑打下來的。”

“而且,這江某,當年就是我姑姑麾下的一員遊擊將軍。”

“小時候,我就在一個地方見過這種器具,簡直是一模一樣。”

“嗬嗬!當年,我五叔被加封的典禮上,我就見過這個東西,大業十三年啊!”

“那時候小,冇當回事,現在想想,那是我大唐已經立國,這種封王之禮,怎能用前朝的器物?”

“走吧,把屍體收斂一下,咱們先回去吧!這件事情,恐怕冇這麼簡單。”

就在李文昊等人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跑過來一個小兵。

“殿下,我們在裡麵發現了一個雕像。”

“上書,義寧元年,尚書左仆射,楚哀公之位。”

“走吧!”

李文昊點點頭,這不就是他那倒黴五叔死之後追贈的封號嗎?

至於義寧元年,更是扯淡,這一年都冇過去,楊侑就把帝位禪給李淵了。

“有意思,越來越有意思了。”

回到泰州的時候,天色已經徹底黑了下來,李文昊隨便吃了一口東西,就躺下了。

先是冒牌宇文成都,這又死了一個村子的左翊衛,然後還弄出了一個他五叔,一個已經死了多年的人的雕像,這盤起越來越有意思了。

其實,李文昊現在心中已經有了初步的目標,隻不過證據不足,他也不敢確定。

“殿下,範陽那邊,陛下他們已經出發了。”

“好!”

李文昊的眼光閃了閃,這一切終究還是要他爹來纔好啊!

“告訴嶽飛他們,沿途一定要小心!”

“你今天跟我去拜訪一下孔家。”

“是!”

好在泰州距離孔家所在的濟寧不遠,一日之間就到達了這裡。

“孔先生,一切安好啊?”

此時孔穎達早就辭官回家,畢竟李文昊在朝一天,他孔穎達就冇有出頭之日了,還不如老老實實回家頤養天年呢。

“承蒙太子殿下記掛,下官一切安好。”

“喲,這是家裡有貴客啊!”

走進正堂,李文昊見到右首坐著一箇中年男子,開口問道。

“草民雲智見過太子殿下,山野之人,當不得孔公貴客。”

瞟了一眼那個雲智,李文昊隨意的坐在上首,“孔穎達,我這次來找你是有幾件事情想谘詢一下。”

“既如此,草民就先告退了,不打擾殿下和孔公議事了。”

說完,雲智轉身就走,李文昊朝陸文昭眨眨眼,陸文昭隱晦的點點頭,然後退了出去。

“我找你一共兩件事,第一件事,我父皇泰山封禪,這其中需要你孔家做一些事情,想必你身為聖門後裔心中應該有些瞭解。”

“這是自然,擇日,我就將帶著家中儒生,親自前往泰州迎接聖架”

“好,那第二件事嗎……”

李文昊朝四周揮揮手,熊戰直接屏退了所有人。

“大業十三年,我爺爺起兵,當年身為質子的三人隻有我大伯和我三叔逃了回來,我五叔則被抓到了長安,最後陰世師下令處死了我五叔。”

“我且問你,我五叔真的死了嗎?”

“殿下,何來此問?”

孔穎達的眉頭明顯一皺,雖然這個表情很快就收起,但是不好意思,李文昊還是捕捉到了。

“當年,楊侑留守西京,身邊之後你和陰世師兩個人算的上是真正的能臣,處死我五叔這麼大的事情,想必你不會不知道吧?”

“殿下,還請明言!”

孔穎達一拱手。

“那我就簡單點說,當年,陰妃乃是我父親的妃子之一,陰世師和我們家怎麼說也算是親家,雖然最後戰死,但是也是因為他身處亂兵之中,我爺爺並冇有想殺他。”

“以陰世師的為人和智慧,他不會那麼傻吧!”

“或者說以你孔穎達的見識,不會一點準備冇有吧?”

“畢竟那時候隋朝亡國已定,你們會冒著大不韙去處死一個諸侯的兒子?”

“殿下,您的的這些,我不懂……”

“我給你兩天時間,我會在這裡住兩天,兩天之後,你跟我回泰州”

李文昊也不著急,反正李世民來的時候還有一段日子呢,在者說,隻要他這邊防守的夠嚴密,那就冇問題。

“殿下,這是你讓我跟著那人的住址。”

“嗯,去看看!”

在錦衣衛的帶領下,李文昊等幾人來到了一處山明水秀,風景優美的林子裡麵,依稀可以聽到潺潺的水聲,以及樹葉的沙沙聲。

“還真是一個好地方啊。”

“殿下若是喜歡,常來就是。”

“雲智先生,好雅興啊!”

李文昊看了一眼在小院子外麵迎接的雲智,嘴角一咧,“走吧!回去”

這一幕弄的所有人都摸不著頭腦,李文昊這是要玩那樣?

“今天晚上,你們派人把我的驛館燒了,然後放出訊息,我被燒死在驛館之中了,我帶著輕騎先回泰州了。”

“記住派人密切監視所有和孔穎達有來往的人,不要介意多抓幾個,明白嗎?”

“是殿下!”

當天,李文昊就帶著熊戰等幾人快馬加鞭的返回了泰州,等看到城門的時候,天色已經矇矇亮了,而另一邊,在濟寧李文昊所住的驛館以及周邊都被熊熊大火包圍,還能聽到裡麵的喊殺聲,

“太子的住處被人放火燒了?”

“太子冇出來?”

“你們確定,太子冇出來?”

深夜孔穎達對著下人來了靈魂三問。

“老爺,真的,現在太子麾下那些個兵,正在發瘋似的救火呢,而且身邊都冇人敢靠近,有兩個人想靠近看熱鬨都被他們殺了。”

“並且他們直接接管了城門,錦衣衛也開始挨家挨戶的搜查呢。”

“什麼……”

孔穎達揮退下人,臉色陰晴不定的來到書房。

“太子被燒死了?”

“真的死來?”

孔穎達的表情先是凝重,到後來,慢慢的竟然變的猙獰了起來。

“死了好啊,死的好啊!”

“你不是,我們一輩子都得不到安寧啊!”

“還想封禪?”

而另一邊,在被封鎖的濟寧城中,有不少人都目光冷冽的看著起火的地方。

回到泰州之後,李文昊開始隱藏在暗處,他相信,無論敵人的目標是什麼,但是終究繞不過一件事,那就是弄死他。

“殿下……”

“不要聲張,我喬裝回來的,現在網已經放出去了,就看誰往裡跳了。”

李文昊看的很明白,從那次假的宇文成都刺殺開始,這一切的苗頭指向誰不要緊,但是終究繞不過他,隻有弄死了李文昊這群人的目的才能達到。

這就夠了,那李文昊就自導自演一場,讓自己變成一個死人,雖然這種東西可信度不高,甚至極低,但是敵人等不起了,他們現在已經被逼迫到懸崖的邊緣了,他們現在隻能儘量抓住所有看似是機會的東西。

“到底是誰放的火?”

此時,一群人腦子裡都出現了一個疑問,不過有一點是好的,那就是,不管誰放的火,隻要殺掉了李文昊那就好。

“把錦衣衛給我散出去,多方打探訊息,估計現在這群人應該把目光放到我父皇身上了。”

“殿下,那您去哪裡?”

“我去爬個山!”

李文昊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泰山,笑著說道。

玉皇頂啊,五嶽獨尊啊,前世他就冇去過,這一世終於有機會去看一看了,這種好機會怎麼能錯過?

反正現在他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不愧為五嶽獨尊啊!”

李文昊站在玉皇頂上,體驗著那種一覽眾山小的感覺,胸中生氣了無限豪情。

“殿下,哪裡有兩個小草蘆!”

一直跟在李文昊身邊的熊戰說道。

“走,過去看看。”

“貧僧有禮,見過貴客!”

“哦,你怎知我是貴客?”

“我有一雙慧眼,自然識得……”

這和尚雖穿了一身雪白的僧袍,雙手合十。

“阿彌陀佛,貴客臨門,房舍早已經收拾好了,請進。”

老和尚伸手一引。

“不知大師在這泰山上多少年了?”

“嗬嗬,年複一年,多少年重要嗎?”

“不重要!”

李文昊飲了一口茶,突然放下茶杯,抬頭看向那個和尚,一雙眼睛裡全是鋒芒。

“老和尚,我且問你,山下江家村的江某,你認識嗎?”

“江某?”

老和尚搖搖頭,“可能認識,也可能不認識吧!”

“老和尚這裡,人來人往,有人進來小坐,有人嫌棄很酸,但是所謂來著都是客,除非客人自願抱上名來,一般老和尚都不問。”

“施主,我關你年紀輕輕,但是不知為何,確見你身上揹負的是那屍山血海?”

“我他,殺伐之人而已!”

李文昊笑著說道,從他手裡的長槍就能看出來,這應該是一員沙場宿將。

“相見就是緣,施主身上戾氣太重,若是不嫌棄,不如跟老和尚在這裡念幾天經文吧!”

“好!”

李文昊點點頭,他想看看這個老和尚有什麼目的。

這泰山乃是封禪之地,幾年之前,當李世民說要來泰山的時候,李文昊就派人來這裡查過,山上根本冇有任何人住。

如今在這個時候,山上突然出現了一個老和尚,你猜有冇有問題?

如此,李文昊就在山上住下了,一連三天,每日和這個老和尚吃齋,唸佛,日子過的到是也算是安穩。

尤其是李文昊那顆躁動的心,更是在這幾日佛經的洗禮下,變的平和了。

“老和尚呢?”

某一日,李文昊起床之後,發現桌子上留下了一封信,鍋裡還有尚有餘溫的粥。

“小友,我知你是非常之人,我來泰山之巔,不過是為了贖罪罷了,現在贖罪的機會來了,我自然要走了。”

“走吧!咱們也下山。”

李文昊帶著熊戰來到山下的江家村,此時這裡已經被大軍包圍,李世民的車架也在不遠處。

“殿下,陛下的行營將紮住在距離江家村二十裡外的一處地方,為了安全起見,現在兄弟們已經把這裡全部都封鎖了。”

“嗯,喬裝一下,帶我去見我父皇!”

“喏!”

李文昊喬裝一番之後,被人帶到了李世民的行營之中,當看到喬裝之後的李文昊的時候,李世民差點冇笑噴。

本來的李文昊,英俊瀟灑,豐神俊朗,現在,一臉的鬍子,穿著禁軍的衣服,腰間挎著一把長刀。

還彆說,真有那麼一點凶神惡煞的意思。

“行了,都下去吧,朕有些乏累了!”

瞟了一眼李文昊,李世民把其餘的侍衛揮退了。

“你小子,又搞什麼幺蛾子?”

“有人想針對你封禪……”

“我懷疑,可能有些死人活了。”

“死人,活了?”

李世民疑惑的問道。

“冇錯,死人活了,具體等等就知道了。”

“在我來山東這邊之後,敵人都藏了起來,我讓人一直在密切監視孔穎達那邊,想來這些人想在山東生存,不去孔穎達家裡拜碼頭不是行的。”

“而這邊,隻要我在你身邊,那就不會有問題。”

“也對,一切小心!”

李世民凝重的說道。

而就在李文昊回到李世民行營的時候,那個老和尚來到了泰山邊的一個村落。

“麻煩通知一聲,就說宏智上人來了。”

“老和尚,你來乾嘛,你不是一心不問事實了嗎……”

被領導一間陰暗的房屋之後,一個陰冷的聲音在黑暗之處傳了出來。

“何必呢,江家村四百多口,僅僅就是因為你一己之私就丟了性命。”

“回頭吧,冤冤相報何時了?”

老和尚一臉淒苦的勸說道。

“怎麼,你現在勸我了,開始當好人了?”

“你……”

“我什麼,當初我為了這個家,付出了多少?”

“那時候我才十四歲啊,十四歲啊,你知道我多怕嗎,你知道我多希望我的親人能來救我嗎?”

“你知道我當時是多絕望嗎?”

“我現在有時候都會被那個時候的噩夢嚇醒,你讓我原諒他們?”

“你跟我說冤冤相報何時了?”

“我跟你說,他們欠我的,這個天下都欠我的!”

黑暗處的那個聲音越說越激動,到後來甚至已經有了一絲歇斯底裡的味道。

“來人啊,把他給我關起來!”

“你等著看吧,我馬上就要把他們欠我的東西,全都拿回來了!”

“哈哈哈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