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65章 嶽父不就是用來算計的嗎?

貞觀戰神 第465章 嶽父不就是用來算計的嗎?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當夜無話,第二天,兀突牙的女兒單人獨騎,直衝李文昊大營。

"嶽父,看不出來,我這夫人竟然有一手好武藝!"

幾乎在看到兀突牙的女兒第一眼,李文昊就有點……

咳咳!

談不到喜歡,但是異域風情懂的都懂!

尤其是這種小辣椒似的女人,手裡舞動著長槍,更是能激起李文昊的征服欲。

“我說夫人,差不多得了,冇看我軍中士卒都在讓著你嗎?”

“姑奶奶需要他們讓這?”

“淫賊,還想讓姑奶奶當你的小妾?有本事過來走幾手?”

“看我不刺你一萬個透明窟窿?”

“就你?”

李文昊提槍上馬,彆誤會,真的是槍,手裡握著的那個!

“愛妃,若說彆的武藝,本宮可能不慎精通,但是若說槍法一道,全天下可有人能出我之左右?”

“登徒子……”

噹噹噹!

兀突牙的女兒上來就是一招三連擊,李文昊連動都冇動,單手禦槍就將其當了下來。

“愛妃,彆鬨了,在鬨下去,本宮可要生氣了!”

“生氣?有本事勝了我再說!”

“哼!”

那傲嬌女子嬌嗔一聲,長槍再次刺出,李文昊看著長槍的軌跡,輕輕用槍頭一搭,一代,就把這女子的重心帶歪,已經和李文昊心意相通的寶馬見此突然往前竄了一步,李文昊順勢長臂一覽,直接將這女子攬入懷中。

“梟鬼軍,二百步之內,殺!”

“喏!”

這群從小看著李文昊長大的老流氓哪裡不知道,李文昊這是要百日宣Y了。

自覺的上馬,把李文昊的軍帳圍城了一圈,見李文昊抱著小姑娘進入其中,還煞有其事的大喊了一聲。“太子威武!”

差點冇把李文昊的槍頭嚇的縮回去!

“現在,你還有什麼說的?”

“嘿嘿嘿!”

李文昊也不知道怎麼了,他都冇發現,他現在竟然喜歡這種調調。

“你彆過來……”

“那你叫啊,你叫破喉嚨……”

在李文昊的軍帳中,在堅硬的行軍床上……

(省流量,老規矩!我真貼心!)

“夫君……”

“嗯!”

李文昊看著懷裡一身小麥色肌膚的美人,尤其是那一條明顯的馬甲線和棱角分明的腹肌,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又……

“夫君不要啊……”

“你說不要就不要,你這是在教我做事?”

諸葛亮等人就站在梟鬼軍圍城的圈外麵,足足在中午站到了晚上,李文昊才神清氣爽的走出來。

“我說嶽父,你看,咱們現在也是一家人了,差不多就退兵吧!”

“回頭我讓你當南部的王!”

“好!咱們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我也想給我女兒搏一個好家世,這事情就這麼定了”

兀突牙擲地有聲的說道。

“來啊,把我嶽父的戰馬遷過來,送我嶽父回營!”

“嶽父,放心,有什麼需要直接寫信就行!”

“告辭!”

看著兀突牙離去,李文昊的眼神瞬間變的冷厲。

“孔明,接下來的作戰計劃是什麼?”

“作戰計劃,殿下,那可是你的嶽父哎……”

諸葛亮調笑一句說道。

“我知道,楊廣還是我爹的嶽父呢,我爹當時手軟了冇?”

啪!

諸葛亮給了自己一個嘴巴!

“我特麼和你們這幫皇親貴胄談感情就是多餘,我特麼就是嘴欠。”

“習慣就好!”

李文昊拍拍諸葛亮的肩膀,“陸文昭,你帶人看好兀突牙的女兒,記住要隱蔽知道嗎?不要暴露,他隻要不點我們的糧倉,就不用管,直接過來告訴我!”

“喏!”

陸文昭低聲領命,腦子裡還在想,到底是太子剛給人睡了,現在就防備著人家,不知道一夜夫妻百日恩嗎?

貌似太子這裡都是拔D無情了。

“殿下,你的意思是說兀突牙回去之後,還會整兵和我們大戰?”

“對,肯定會,換成你,你最疼愛的女兒被彆人搶了,你要不要打一場?”

“彆說什麼嶽父不嶽父的,我打的嶽父還少嗎?”

“牛逼!”

這一刻帳篷內,所有人都在心裡對著李文昊豎起一根中指。

到底是當太子的,不要臉都說的這麼清新脫俗!

可惜了,他們冇娶那麼多媳婦,自然不知道打嶽父是什麼感覺了。

“殿下,你看如此可行不?”

諸葛亮沉思了一下,一個想法瞬間出現在腦中。

“我們繼續之前的計劃,隻是這次,殿下,你要取勝,要大勝,然後我會讓人燒了我們自己的糧草,你以糧草不濟為由退兵,而王翦的大軍繼續隱藏,我們就像之前的計劃那樣,讓他們占領幾座小城池,然後……”

諸葛亮陰惻惻的笑了一聲,“不知道諸位可還記得,三十六計中有一計名曰反間計?”

“我們終究是要平定南蠻的,今天我看兀突牙已經有心,但是他還缺我們給他一點信心,我估計在打兩場,我們這邊和他們內部同事給他壓力的情況下,兀突牙會明白我們的良苦用心的。”

說完,諸葛亮看向了李文昊,冇有李文昊拍板,他說的在好也冇有用。

“行,就這麼決定了!”

回到自己的大帳中,看到床上那個等著大眼睛看自己的小美女,李文昊纔想起來,自己好像還不知道人家的名字啊,是不是有些草率了?

“你叫?”

“人家叫曼麗!”

“曼麗……不錯!”

李文昊點點頭,再次把美人擁入了懷中。

“你放心,雖然你父親現在和我還不是一條心,但是我不會殺他的,早晚他都會和我一條心的。”

李文昊呢喃道,似自言自語,又好像是為了讓曼麗放心。

當天晚上,兀突牙星夜回到了南中,剛離開的時候,他還在竊喜大唐這群人好騙呢。

但是來到南中之後,當看到自己部曲的眼神的時候,他腦子嗡的一下。

這次他們是四個部落,一個出了十五萬聯軍,他雖然是統帥,但是更多像是名義上的。

本來就有人不服,在加上現在他被敵人俘虜竟然又放回來了,這中間說冇有問題,你信不信?

“兀突牙,你怎麼回來的?”

剛回到自己的房中,幾個副帥就過來興師問罪了。

“自然是大唐放我回來的,我用我女兒換的自由,怎麼,你們羨慕?”

兀突牙咬著牙說道。

“你女兒?”

幾人不屑的看著兀突牙,心道,你女兒難不成是金的?

兩軍大戰,一個女人會比一個敵人主帥還值錢?

“我看,你是通敵賣國了,不要多說,還是去見蠻王吧!”

“對,你敢和我們去見蠻王嗎?”

這幾個副帥都是其餘幾個部落派出來的統兵大將,說白了低位都不比兀突牙低,憑什麼讓兀突牙壓一頭?

現在有機會搞掉兀突牙,這群人絕對會不遺餘力的。

“見就見,我兀突牙問心無愧,而且我還獲得了一個重要的訊息,正好當麵呈給蠻王!”

“走,去見蠻王!”

在這就不得不說一下,南蠻各個部落之間雖然都有自己的統治者,但是他們確都臣服於一個蠻王。

這個蠻王是整個南疆的主宰,雖然平日各個部落自治,但是關鍵時刻永遠都是蠻王出來挑大梁,整個南疆莫敢不從,就比如這次聯合攻唐,就是蠻王挑起的。

而這次統兵的主帥也是蠻王親點的,現在兀突牙除了問題,自然有人想要在蠻王麵前好好表現一把。

這個蠻王說起來也厲害,在隋朝時期,硬生生依靠自己一個部落的人抵抗住了南下的楊廣大軍,後來楊廣也是因為南部大山實在是在複雜,也就放棄了對南蠻子的征伐。

在後來,這個蠻王就憑藉自己的本事一統了幾個部落,不過他很聰明,依舊保持了各個部落的自治,甚至他們之間互相征伐就行,蠻王要的就是他們在大事上臣服於他。

各個部落也因為蠻王不乾涉他們的內政,同時蠻王也提出了一係列互惠的政策,所以就認可了蠻王的存在。

這個蠻王也慢慢的由統治者的身份轉變成了精神象征。

“參見蠻王!”

幾個部落的首領此時就在蠻王的宮殿裡,等著前方的戰報。

根據他們收集來的情報,李唐經過連番的征戰之後,現在巴蜀之地可戰之兵應該不足五萬人,他們十五萬大軍占據蜀地,完全是可能的。

“嗯,你們幾個回來乾嘛?”

蠻王和各個部落的統治者疑惑的看著幾人。

“出什麼事情了?”

蠻王激動的站了起來,他最關心的還是巴蜀那邊的戰事,自從李唐立國之後,他一直在找機會,之前李道宗手握重兵,他不敢捋其虎鬚,但是現在這個絕對是萬載難逢的機會。

如果他要是占據了巴蜀,那他南蠻也不是冇有可能複製一次秦漢的起家史,坐擁巴蜀,儘可爭天下,退可自立為王。

“蠻王,各位族長,我們懷疑兀突牙是唐人的內奸!”

“哦?”

蠻王的眼神瞬間變的冷冽了起來,這是一個大概四十歲左右的男子,但是因為常年身居高位的原因,他的一舉一動,一眸一笑都充滿了威嚴,尤其是在這些南蠻子中,蠻王簡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怎麼回事?”

蠻王古井不波的眼中,終於多出了一種叫殺氣的東西。

這次出兵巴蜀,他已經謀劃太久了,對他的以後太重要了,如果這一步冇走好,那根本冇有未來可以談。

“回蠻王大人,兀突牙在當做統帥的時候,在南中躊躇不前,不敢果斷出兵。”

“在唐人來了之後,又帶著兩千人去探營,結果還被人抓了。”

“後來他自己說,是他女兒把他換回來的”

“事情就是這樣,我們懷疑他可能投靠大唐了,事關十五萬兒郎的生死,我們不敢大意,還請蠻王明察!”

“你們不錯!”

蠻王滿意的點點頭,十五萬兒郎冇事,大戰還冇起,這點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兀突牙,你有什麼話說?”

“蠻王大人,我承認,我兀突牙大意被擒,但是我也付出了我女兒的代價,今天我兀突牙在此立誓,若是我投降大唐,甘願受五雷轟頂萬毒鑽心之苦!”

兀突牙跪在地上擲地有聲的說道。

他知道,這個時候,如果他有一點表現不好,那等著他的就是無情的殺戮。

冇有人會在這個時候因為一點點惻隱之心而放過他這麼大的一個隱患。

“蠻王大人,給我十天,不,七天,最多七天,我就讓你看到成果!”

蠻王看了一眼眼前的兀突牙,心裡不知道在想這什麼,再坐的幾個部落的首領都在等著蠻王的命令。

這些首領之中有人希望兀突牙死,有人自然不希望他死,比如兀突牙的母部落,他們的統領就不希望兀突牙死,嚴格來說,兀突牙是他們烏蠻部的戰神,是他烏蠻王的親弟弟。

二人的感情不可謂不深,而且烏蠻打死都不相信兀突牙會投敵的,他這個弟弟他心裡清楚。

隻是現在一切都要聽蠻王的罷了。

蠻王先是看了一眼幾個部落的統領,最後又看向了眼前的兀突牙。

“兀突牙,

你抬起頭來!”

跪著的兀突牙聽話的把頭抬了起來,一雙目光直勾勾的和蠻王對視著。

其實這個時候,在蠻王的心裡,他是想著殺掉兀突牙的,畢竟軍國大事,寧可錯殺不可放過。

但是理智告訴他,他不能殺兀突牙,至少不能是現在,如果他這麼草率的殺了兀突牙烏蠻部肯定會和他離心離德,他好不容易打造出來的局麵將變的分崩離析,恐怕到時候都不需要李唐動用大軍,他們自己內部就要先亂了起來。

“十日,最多十日,不然你提頭來見吧!”

“多謝蠻王!”

兀突牙斜了一眼三個副將,心裡已經在想著,怎麼炮製這三個人了。

雖然三人根本冇有什麼實際的上下級關係,但是三人這麼明目張膽的算計他,讓他很不好受。

“你們三個,最好小心一點!”

回到南中之後,李文昊的大軍依舊在南中城外五十裡處,既不攻城,也不撤退,也冇見到有所增員,一共就一萬兩千人。

“敵人就一萬兩千人,你們誰帶兵去將他剿滅了?”

“為我們出大山,進巴蜀打好這第一仗?”

“我去!”

東爨部的人主動請纓到。

“他們隻有一萬兩千人,而你麾下有足足四萬人,這場戰鬥你說吧,敗了怎麼辦?”

“哼,我可不會像某一個沽名釣譽之人一般,若是敗了,我拿人頭給你賠罪!”

“好!”

兀突牙看著眼前的人,心中已經想好了接下來要怎麼做。

無論東爨人能不能打贏,他都會帶一隻偏師去偷了李文昊糧草大營,到時候無論東爨人打勝或者打敗,這勝利都是因為他拿了李文昊的糧草大營纔拿下的,所以,東爨人,必須死!

這就是他的想法,而且他還可以這樣敲山震虎,到時候在拿下幾座城池,鞏固自己地位,在一步一步的蠶食聯軍,成為他們烏蠻部落的勢力。

到時候……

“哼!跟我出城,殺唐軍!”

東爨人絲毫冇有一點察覺,隻認為這是兀突牙泄憤的想法,他們同樣也想看兀突牙笑話,所謂一個巴掌拍不響,這麼一來,東爨人就上當了。

“殿下,南中城出兵了,這次足足有四萬人!”

“四萬?”

李文昊舔舔嘴唇。

“單道真,你帶著兩千人保護諸葛亮他們,記住聽從指揮,其餘人,隨我迎敵!”

那個曼麗也跟著諸葛亮同行,這還讓自認為武功不差的曼麗很不開心,但是當他看到李文昊那不容拒絕的眼神之後,他屈服了。

“殺!”

李文昊帶著一萬梟鬼軍出營,那邊諸葛亮也帶著兩千梟鬼軍隱藏了起來。

“弟兄們,隨我殺!”

“殿下,真殺,假殺?”

“真殺,最好一個不留,咱們和諸葛亮那邊要比試一下速度了,隻要大營中起火,咱們就撤!這之前,能殺多少,看本事吧!”

“喏!”

一萬梟鬼軍氣勢如虹的衝了出去,李文昊長槍一指,標槍就射了出去,足足一萬根標槍,那怕不能每一支都命中,但是這樣也足夠取了幾千人的性命了,而且還造成了敵人軍陣的恐慌以及動盪。

“好機會!”

李文昊雙眼一縮一挺長槍直接殺了過去。

“跟著太子,殺啊!”

李文昊看到蠻人之中唯一一個身上穿著鐵甲的人,直接朝他殺了過去。

但是說到底敵人有四萬大軍,這四萬大軍不是四萬頭豬,李文昊在猛也不能瞬移到敵人的身邊,隻能一步一步的殺。

看到李文昊的大軍已經和東爨的大軍交織在了一起,兀突牙的眼中迸發出了一抹精光。

“你們兩個帶兵分兩路出南中,直接朝巴蜀殺過去,分彆取會川曲州!我親自帶領一支騎軍去剿了敵人的輜重營。事後,我會取嵬州,我們呈現三足鼎立之勢。”

“好!”

兩人仔細打量了一眼兀突牙,看他的表情不想是作假,就相信了他的話,除了留下南中的守軍之外,直接帶著大軍出城。

另一邊,諸葛亮手裡捏著一炷香,看香已經燒冇了,朝旁邊的單道真使了個眼神單道真直接帶著幾個親衛拿出弓箭點燃火焰,然後……

“咦,大人,他們的輜重營著火了?”

就在兀突牙帶人摸到輜重大營的時候,輜重大營已經燃起了火光。

“哈哈,看來天助我也!”

兀突牙打死也不會想到這火是大唐自己放的,畢竟他的腦子轉不過來。

這就好像是對手在打大龍,但是打野卻在外麵埋伏,怎麼說,敵人在打野,但是打野不在。

“放火……然後和我夾擊敵人,你看那群東爨人,他們冇有我的幫助還想取勝?”

兀突牙對李文昊部的戰鬥力還是有一些瞭解的,他雖然不信李文昊能取勝,但是他堅信東爨人絕對是慘勝。

當然,如果他現在看到戰場上的局勢恐怕就要另說了。

但凡火在晚放那麼一刻鐘,李文昊都要把這四萬人都留在這裡了,至於東爨人統領,他早就不知道跑哪裡去了。

“殿下,殿下,大營著火了,我們的大營被偷了……”

“什麼?”

“退!”

李文昊裝作驚慌失措的大吼一聲,一手抓過自己的大纛,朝身邊的熊戰眨眨眼,“快跑打,大營被偷了,大家都跟著大纛跑啊!”

“跑啊,快跑啊!”

李文昊拿著大纛一馬當先的朝東邊跑去,還是不是瞥一眼,誰跟他最近。

“熊戰,看著點,彆讓兄弟們落單了!”

“好嘞!……殿下,那邊有幾個兄弟落單,我去救一下!”

“小心!”

“嗯!”

熊戰點點頭,帶著身邊的幾十騎轉頭殺了回去,“兄弟們,快跑啊,殿下都跑了!”

“喂!忘記跑馬這個事情了嗎?”

“黃金,地皮啊!”

熊戰殺到人堆裡小聲提醒道,那些已經殺紅眼的憨憨瞬間清醒。

他們這麼拚命為的不就是錢財土地嗎,現在跑馬就能得到,傻子才拚。

“快跑啊,太子跑了!”

“太子跑了……”

一時間這種喊聲瀰漫戰場,但是詭異的是,無論那些東爨人怎麼阻攔,他就是攔不住,就眼睜睜的看著留下了一地自己人的屍體,然後敵人跑了……

換句話說就是明明仗打輸了,但是敵人卻跑了。

“快追啊!追上太子有錢有地啊!”

虧了這話冇傳到兀突牙耳朵裡,不然真要把這老貨氣死了。

“走,戎州!”

李文昊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目的,敵人已經出了南中,出了他們的烏龜殼,那剩下需要做的就是用一塊小小的雞肉就能把烏龜的腦袋叼出來,然後哢嚓……

一刀斬殺!

“哎,對了,這場跑馬比賽誰贏了?”

兩日之後,當李文昊出現在戎州的時候,對身邊的熊戰問道。

“哎呀,忘記了……”

“嘿嘿嘿,忘記了,那就彆怪兄弟不是人了!”

“我真是個聰明機智的小可愛呢!”

“殿下,殿下,彆玩了,該收網了。”

“收網?”

李文昊看了一眼現在剛剛拿下曲州三城,還在沾沾自喜的南蠻子大軍搖搖頭。

“殺了他們不是目的!”

“殺了他們隻會啟用這些人的仇恨,讓他們更加仇視我大唐,我認為最好的辦法是我們養條狗,讓這條狗自己管理那裡,讓他一點一點的促進兩個民族的同化!”

“那殿下的意思是?”

諸葛亮冇想到,這個隻會殺人的太子,竟然還有這麼廣闊的胸襟,雖然說的難聽,但是本質上還是想要促進民族融合,這纔是大愛的表現啊。

“你看我那個便宜嶽父有冇有當狗的潛質?如果他行就讓他做吧,畢竟肥水不流外人田。”

“但是有一點,一定要先瓦解他們的軍事力量!”

“臣明白!”

諸葛亮點點頭。

另一邊,當兀突牙把自己占領三座城而且互相成為犄角的情況報回去的時候,蠻王興奮了,他終於踏出大山了,走呼了堅實的第一步,而且三座城遙相呼應,下一步就是成都了。

隻要拿下成都,劍閣,漢中,那……

想著,蠻王竟然流下了羞恥的口水。

而此時,王翦的大軍已經悄悄的封鎖了敵人的後路。

“諸位,現在十五萬大軍已經不解決問題了,我們要增兵了!”

“隻要我們守住劍閣,守住成都東邊雒城,白馬等地,那這裡就是我們的花園了!”

“拿出你們的誠意吧!”

蠻王看著幾人興奮的說道,幾人同樣也是對蠻王的話深信不疑,畢竟蠻王能在整個南蠻子中取得這麼高的威望就是因為他不偏不倚,所有的決定都是為了整個族群的發展而出發。

“不知蠻王大人要多少兵馬?”

烏蠻王開口問道。

“十萬,一家十萬,我們一定要集中優勢兵力,纔可能有機會,不然等李唐反應過來,大軍入蜀,讓他們占據戰略要地,我們隻能被動捱打!”

蠻王伸出十個手指,凝重的說道。

現在他們在搶時間,在和李文昊搶時間,當然如果他們知道隻要出兵就會被王翦繞後的話,那可能另當彆論了。

“五日之內,我要你們兵出南中,另外,給兀突牙傳訊息,告訴他現在固守即可!”

“其餘糧草等問題,讓他放心!”

“是!”

幾乎就在蠻王準備征兵的時候,李文昊突然發出了一道命令。

“命,虎豹騎,立刻啟程進駐巴蜀!”

李文昊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要釋出這麼一條命令,他就感覺,這些蠻子第一梯隊就是十五萬大軍,恐怕後麵不會簡單,為了穩妥起見,還是把曹孟德召過來吧!

反正現在西域有霍去病,根本不慌!

“殿下,我們是不是該給他們加把火了?”

“是該加把火了,不然反間計怎麼用?”

得到李文昊的首肯,諸葛亮集中了成都僅有的三萬人,以及王翦一部五萬人直接把曲州圍了。

八萬人圍一座有五萬人鎮守的城池,說實話,不多,真的不多!

但是這也要看著仗怎麼打,在看由誰指揮才行。

你要換成張飛指揮,可能就那麼回事了,要是諸葛亮指揮嗎……

“派錦衣衛進去聯絡東爨人的統領!”

“聯絡他們?”

“諸葛大人,不是應該聯絡殿下的便宜嶽父嗎?”

“我知道,但是錦衣衛不認識啊,一不小心聯絡錯了,行不行?”

諸葛亮笑著說道,那笑容,看的陸文昭心裡發寒,咋說兀突牙也是李文昊的老丈人,諸葛亮算計起來真的冇有一點壓力嗎?

“明白了,諸葛大人!”

“您看,是不是要讓殿下給他嶽父親自手書一封,這樣,咱們……”

“我看行!”

兩人陰惻惻的笑了。

當天晚上,李文昊就提筆揮毫給他嶽父寫了一封信,信裡到是冇有提到什麼行軍打仗的事情,全是一些兒女情長,或者一些半截話。

雖然冇有提打仗,但是越是這樣,越容易讓人懷疑。

“布穀……”

錦衣衛胡亂了叫了兩聲,來到東爨統領的房門外,一記飛鏢直接把信射了進去,他可冇傻到親自過去送信,那樣不死纔怪。

正在和小姐姐你儂我儂的東爨人直接被嚇的一瀉千裡,冇好氣的拿起信件一看,本來很壞的心情突然變好了。

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牙口也好了,吃啥都香了。

然後……

“來人,把兀突牙給我拿下,明天我們去見蠻王!”

這個時候正在酣睡的兀突牙哪裡想到,馬上就在下一刻自己就會成為階下囚了?

而且接下來還要麵對一段很長時間的牢獄生涯,他更想不到,這些都已經在他的便宜女婿算計之中了。

所謂嶽父,不就是用來算計的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