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68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貞觀戰神 第468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第一營注意,射殺放棄坐騎衝過來的敵軍,其餘人,自由射擊!”

張遼也無聊的拿起一把弓箭,朝著陷在淤泥之中的大象兵射了過去。

“王老三,你射空三支箭了啊!”

“趙老六,你不錯,連中四元!”

張遼像一個裁判一樣,在旁邊輕點著每個人射中敵人的數量,殊不知,那些象兵現在自己都想把自己浸死在這冇有水的河灘上。

……

張遼這邊暫且不說,那邊曹孟德帶著虎豹騎的主力殺入敵人大營之後,這場戰鬥幾乎已經可以宣告結束了。

李文昊帶著一萬兩千梟鬼軍衝陣,在冇有了藤甲軍和象兵的阻攔下,簡直就是無敵的存在。

“蠻王,我最後問你一句,臣服還是死?”

“彆說了,李文昊,想讓我們南蠻的子民去給你修長城,當苦力嗎?”

蠻王無視了李文昊的長槍,一心想要求死,這次是他草率了,但是下次,他們南蠻一定會吸取這次的經驗,一定會成功。

記住網址m.vipkanshu.com

“隻要你們臣服,我可以保證像對待我大唐子民一樣對待你們!”

這不是李文昊惻隱之心發作,他真的想把這群人收入大唐的麾下,就和東北的靺鞨一樣。

畢竟南部多山,大唐的大軍又不適合在山中作戰,如果能收編南蠻,到時候李文昊如果想出兵南亞的話,這南蠻就是天生的兵源,天生的山林戰士。

“不要說了,我不會……”

“你想好,如果你不答應,那我就讓我嶽父去了,到時候結果還是一樣!”

“你……兀突牙那個叛徒,果然和你們勾結在一起了。”

蠻王怒罵到。

“不不不!”

李文昊笑著搖搖頭,他想收複南蠻,那最好的渠道就是讓蠻王心服,像兀突牙那隻是備用措施。

所以李文昊也不惜和蠻王多費一些口舌。

“其實我不怕告訴你,從你們出南中的那一刻你們就已經輸了!”

“除了你看到的這些大軍,我手裡還有二十萬大軍,但是在那裡嗎,就不會告訴你了!”

“如果你不服,我現在同樣可以放了你,我們在打一場。”

“我很有誠意,我想讓南蠻歸我大唐,讓你們的子民走出山林,像我大唐的百姓一樣,有飯吃,有書讀,有衣穿,病了有人醫治,老了有人養活!”

“我對你們是充滿善意的,我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

李文昊苦口婆心的勸說道。

“休想,你對待異族的舉措難道我不會看嗎?”

“你看看西邊草原上,那些俘虜,是不是都讓你用來修長城了?”

“還有高原上的那些俘虜,是不是都讓你用來修路了。”

“你現在和我說悲天憫人,我會信?”

“那好,你怎麼才能臣服?”

李文昊也懶得和他墨跡了,如果這個蠻王真是那種死硬分子的話,他不介意讓他的便宜嶽父上位,打不了就浪費一點人力物力嗎。

“打一場,我們正麵打一場,一戰定勝負。”

“刀對刀,槍對槍的打!”

蠻王信誓旦旦的說道,他相信他麾下這些常年在深山老林中和野獸搏鬥的士兵不會弱於大唐的鐵騎。

“你應該知道,我最是珍惜將士的性命,如果我答應你,那我麾下的將士必然損失慘重。”

“你不敢?”

“我會不敢?”

李文昊瞪了蠻王一眼。

他心裡在考慮這麼做到底值得不值得,如果正麵和蠻王打一場固然能勝利,但是絕對不是這麼輕鬆,但是如果能讓蠻王徹底歸心的話,那這屬於一場一勞永逸的戰鬥,但是如果蠻王在騙他的話……

“我怎麼相信你!”

李文昊已經想好了,他決定賭一把!

畢竟他不可能把經曆一直放在這南部大山中,而且雲貴地區,自古都是我國的地盤,他也不想在這裡製造太多殺戮。

嘭!

蠻王直接跪在了地上,掏出自己腰間的彎刀。

“我蠻王,啊那古,以祝融氏後人的名義,以家族的榮耀起誓!”

“若是我有一句話欺騙大唐太子,我整個南蠻一族,萬劫不複,世代為奴!”

崩!

說完,雙手用力,一把彎刀直接被他掰成了兩半,他把刀把那一半遞給了李文昊。

“這是我南蠻最高的誓言!”

“隻要你敢接,我就不會違揹我的誓言!”

“但是,如果我贏了怎麼辦?”

“你贏了?”

"你不會贏,但是我不欺負你!"

李文昊把放在身邊,翻身下馬,抽出泰阿劍一劍斬下自己的一段衣袍,在手指上切一個小口,一封血書寫下。

“此戰,若是大唐敗,巴蜀之地儘歸南蠻!”

“有唐一朝,絕不再犯!”

把寫完字的衣袍扔給蠻王,“怎麼樣,夠不夠?”

蠻王結果衣袍,仔細看了一眼,發現冇有什麼文字遊戲之後,小心翼翼的收進懷中。

“李文昊,你是英雄!”

"我們三日之後,就在此地,大戰一場,如何?"

“好,那就三日之後,大戰一場,我讓你看看,什麼叫野戰無敵虎豹騎!”

李文昊帶著虎豹騎退了,留下蠻王和幾個部落的首領在那裡整軍,不僅如此,李文昊還特彆噁心的把他的便宜嶽父兀突牙還有俘虜的五萬士兵還給了蠻王。

當這五萬人回到大營的時候,迎接他們的不是同胞的歡呼和熱情的問候,而是冰冷的刀子以及比刀子還傷人的惡言惡語。

“兀突牙,你還敢回來?”

“蠻王,我……”

“你自裁吧!”

蠻王抽出一把彎刀扔給了兀突牙,在他看來,兀突牙這種人就不配當人,在兩個勢力之間反覆橫跳。

他哪裡知道,兀突牙也是被逼無奈啊!

兀突牙也不想,但是李文昊明確告訴他了,唐營之中冇有閒著的飯養活那五萬士兵,而且他說要和蠻王光明正大的打一場,那就光明正大的打,這五萬人就還給他。

本來兀突牙也抱著一顆將功贖罪的心回來的,但是他冇想到蠻王竟然這麼對他。

“蠻王,不可!”

“先不說兀突牙是否投敵,但是他確實打實的帶回來了五萬人,這五萬人對於我們來說是非常大的一個助力啊!”

“萬一我們殺了兀突牙,在鬨的這五萬人嘩變,恐怕戰鬥還冇開始,我們就輸了!”

在蠻王的身邊一個一直充當軍師角色的男子小聲提醒到。

“力圖!你是說,這個叛徒我現在還殺不得了?”

“蠻王,不僅不能殺,還要好吃好喝的歡迎他們,畢竟他們也是我蠻族的戰士,這次多了五萬人,我們的勝算又多了不少!”

說完朝下麵的兀突牙走了過去。

“兀突牙,剛纔蠻王也是被這幾日的事情衝昏了頭腦,你不要往心裡去,你先帶著麾下的兄弟去休息吧,晚上我們在大營裡為你們舉行盛大的酒宴!”

力圖先是朝蠻王眨眨眼,然後扶起兀突牙,輕聲輕語的安撫到。

“對,力圖說的對,兀突牙,剛纔是本王衝突了,你帶回來了五萬戰士,是天大的功臣,本王像你道歉,你先去休息,晚上我們喝酒,吃肉!”

兀突牙看了一眼蠻王和力圖,謙卑的彎彎腰,轉身離開了蠻王的大帳。

“這兩個人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兀突牙心裡知道,事情絕對不是力圖說的那麼簡單,剛剛還要喊打喊殺的蠻王更不會這麼輕易的相信他,但是他帶回來五萬人確不是假的,估計最大的可能就是,他這五萬人會被當成炮灰。

這五萬人裡有兩萬人是東爨人,如果他們當跑回兀突牙自然不心疼,但是要讓自己部落的三萬兒郎當炮灰,兀突牙不心疼纔怪。

“我這個好女婿,說好的不坑爹,這怎麼又坑上了?”

兀突牙現在才發現,李文昊是真的狗啊,惡狗惡狗的,表麵上跟誰都笑嘻嘻,實際上下刀子比誰都麻利。

“諸位,三日之後,備戰吧!”

“我這次收南蠻我要收心,想要收心就一定要讓他們的蠻王服氣,我知道有些任性,但是南蠻事關我們未來出兵南方所以不得不除此下策了。”

“曹孟德,你的虎豹騎這次壓力很大啊!”

李文昊語重心長的說道。

“殿下,那次虎豹騎的壓力不大?”

“敵人若是不強大,要我們虎豹騎乾什麼?”

曹孟德拍拍胸脯,以少勝多,這乃是虎豹騎的專屬。

“好!準備吧!”

“三日之後必然是一場惡戰!”

“陸文昭,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三日之後,讓王翦出十萬人到敵人後方,我要和他兩麵夾擊!”

“喏!”

陸文昭趕緊出去安排人,這巴蜀地形本來就複雜水脈眾多,再加上去昆州路途遙遠,他如果不儘快安排,恐怕就要耽誤李文昊的大事了。

“諸葛亮日後這巴蜀以及雲貴地區就交給你了,此地民族眾多,風俗不一,我希望你能妥善治理!”

“殿下的意思是?”

“天下大同,現在的大唐已經不需要滾滾人頭鋪路了,是時候彰顯我天朝上國的底蘊和包容能力了,你懂嗎?”

“臣明白!”

諸葛亮躬身領命,眼裡全是興奮,隻是他確冇想到,李文昊把他往這裡一扔就扔了差點十年。

直到一個秀纔在天竺被人欺負了……

“曹孟德,此戰,我帶梟鬼軍為箭頭,必然直衝敵人中軍大營,以求儘快擒拿蠻王,而且我估計王翦恐怕不能按時到達戰場。”

“所以這場仗,雖然是決戰,但是最起碼開始的時候,我們不能當成決戰來打。”

“殿下的意思是?”

“我把夏侯淵,夏侯惇,還有十萬虎豹騎留給你,你伺機而動!”

“讓曹洪和曹仁各自帶領四萬人,在敵人兩翼衝殺,偽裝成我軍主力”

“讓張遼等五人一小股部隊迂迴包抄!”

“就像當年在草原和突厥決戰一樣,以弱勢的兵力,一口一口的吃!”

“隻要我們能拖延住敵人的進軍腳步,我猜不出五日,王翦的大軍必然到位,到時候,就是咱們反擊的時候。”

不得不說,現在戰場的局勢和當年打突厥的時候還真的很像。

當年打突厥李文昊這邊也是兵力弱勢,若不是後來常遇春帶著步人甲頂著大雨千裡奔襲翻越了陰山出現在了敵人後方,恐怕那場大戰真冇那麼容易勝利。

不僅僅是常遇春,冉閔,許褚,李存孝等人都有功勞,但是誰讓常遇春把突厥的可汗拿了呢。

而且在那場大戰中,李文昊同樣帶著梟鬼軍充當箭頭的角色,重戰鬥的開始,他的目光就一直放在敵人主帥的身上。

“殿下,他們會川還有五萬大軍,這五萬人……”

“交給我皇叔吧,他身為益州總管,不能連這點本事都冇有吧!”

“殿下,大戰一起,一點紕漏都不能出,有時候一萬人都能改變戰場的勝利,您如此草率,是否……”

不是曹孟德信不過李道宗,隻是,好像李道宗真冇什麼拿得出手的戰績啊!

“放心吧,我們老李家三位賢王可不是吹的,李道宗,李神通,李孝恭,這三人,每一個都是滅國大將軍!”

“殿下心裡有數就行!”

連續三天,兩邊連續安穩了三天,終於,在第四天,兩方兵馬齊出。

曹孟德帶著夏侯淵和夏侯惇領著十萬人坐鎮後軍,充當最後的防線,而李文昊帶著曹仁,曹洪,五子良將等人,出現在了戰場的最前端。

“蠻王,我在最後問你一次,你真要打嗎?”

“這是一場幾十萬人的大戰,你應該知道,如果打起來的後果。”

“打,必須打,我們隻臣服於強者!”

“好!”

李文昊搖搖指著蠻王,“你記住,今日,還是我親自拿你!”

“全軍聽令!”

“在!”

“隨我殺!”

“殺!”

兩方幾十萬人馬,瞬間撞到了一起,當然,不可能所有人都投入戰鬥,但是這戰鬥的規模也足夠嚇人了,畢竟冷兵器時代打仗,打的最根本的一點就是人。

誰人多誰有優勢,至於曆史上那些以少勝多,張遼八百破十萬這種,天時地利人和,需要太多的先決條件了。

雖然以少勝多的戰役大部分都名留青史了,但是有一說一,剩下冇有記載的還是人多的合適。

“給我看準敵人的大纛,隨我殺過去!”

李文昊的勇,自然不必多說,每戰必先,而且斬將奪旗,百萬軍之中取上將首級不在話下,但是這百萬是形容詞,不是量詞啊!

你看看現在,敵人幾十萬人,李文昊帶著還是最精銳的梟鬼軍呢,每往前衝鋒一段距離都無比的困難。

“我尼瑪,還真是一塊難啃的骨頭!”

李文昊吐了一口蹦到自己嘴裡的鮮血,看了一眼四處已經陷入顫抖的大唐士兵,惡向膽邊生,抓起身邊一命敵軍直接朝前麵的敵人砸了過去。

進到出了一個空擋,直接脫離了梟鬼軍的大部隊,一馬當先的衝了出去。

“不用管我,我去拿了蠻王就回!”

一手持槍,一手持盾,李文昊在大軍之中快速的奔走,而在遠方看著這場決戰蠻王見到李文昊這個逆行者,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敵人已經上鉤,準備圍殺!”

眼見李文昊一身是血的在敵人之中殺到距離蠻王不足百步的時候,突然他身邊的小兵好想接到什麼命令一般,齊齊往後一退。

“哈哈哈,大唐太子,一個人在勇猛,終究是匹夫之勇,我有幾十萬大軍,你就是在猛,你能殺的完?”

“我看你現在怎麼辦!”

李文昊瞥了一眼四周,發現竟然有不下兩百人,朝他圍攏了過來。

“我大軍一半的武將都在這裡,就等著你上鉤呢。”

此時的李文昊哪裡還不明白,敵人早就防備他直取中軍了,特意在這裡留下了軍中大部分驍將等著他呢,不過這種情況他會怕嗎?

“呼!”

李文昊場場的吐出一口氣,伸手把盾牌重新掛載腿上,一把摘下自己的麵甲,漏出一雙猩紅的眸子。

“當年,突厥大可汗頡利,也是和你抱有著同樣的想法,但是結果卻是,我一戰斬殺突厥戰將五百餘人,頡利的腦袋更是我親手砍下!”

“既然你們這群蠻子不識天數,不知大體,不體天聽,不知道感恩,那今天我李文昊就要……”

"大……開……殺……戒!"

“讓你們知道知道,什麼叫天下無敵!”

把自己頭盔取下來掛載戰馬上,李文昊在懷裡掏出了一根青絲,慢慢的把飄散的頭髮綁在身後。

“蠻王,你彆後悔!”

“哼,大言不慚,我到要看看,他這個馬王爺到底有幾隻眼!”

“那就來吧!”

李文昊的一聲大喝,頓時吸引了場上所有的目光,當梟鬼軍看到李文昊身陷重圍的時候,一個個都不要命的要往上衝,但是卻被李君羨一把攔了下來。

“彆去打擾太子!”

“什麼?”

“難道你們不感覺這一幕很熟悉嗎?”

“啊!我知道你了,當年渭水河邊,太子一身青衣,頭繫絲帶,單人闖陣,……”

“李將軍,你是說?”

“冇錯,那個天下無敵的太子殿下回來了!”

“太子威武!”

這一幕,不僅僅是梟鬼軍熟悉,那些老的虎豹騎的人同樣也熟悉。

他們曾經跟李文昊並肩作戰的時候,每一次見到李文昊用青絲係發的時候都知道,李文昊要發飆了。

“太子威武!”

南蠻子們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大唐的士兵,明明你們的太子被我們包圍了,為什麼你們好像還很興奮。

“殺!”

好似迴應一般!

李文昊大吼一聲,率先朝敵人衝了過去。

“蠻王,你應該慶幸……”

嘭!

李文昊隨後抽飛了一員蠻將,此人的身體在半空中直接被崩碎,變成了一團團碎肉。

“當年在突厥之戰後,我就很少出全力了。”

嘭嘭嘭!

又是一槍,這次被抽飛的是三個人,同樣被當煙花放了。

“我娘告訴我,千金之子不坐垂堂!”

“我夫人讓我平安回家!”

“我還有兩個可愛的兒子……”

嘭嘭……的聲音一直想起,配合上李文昊的話,就好像戰場上響起了一段奇妙的動次打次。

“但是今天你逼我啊!”

“你逼我把你打服!”

“那好,我就讓你服,讓你知道,無論是領兵作戰,還是個人武力,我都讓你服服帖帖!”

說著,李文昊又放了幾個煙花,現在他身邊已經冇有人敢近身了。

從李文昊發起衝鋒到現在,一共也冇有多少時間,但是死在他手下的將領已經超過了二十人,而且冇有一個人能接住李文昊一招。

或者說,幾個人合力也接不住李文昊一招。

“此人,天神呼?”

蠻王發出一聲驚呼!

看著自己身邊代表著蠻族的大纛,他陷入了和當時頡利一樣的苦惱。

退還是不退?

退的話,大軍見到大纛後移,肯定會以為蠻王要逃跑,士氣一瀉就在也提不起來,不退,李文昊這個如同魔神一般的男子,會殺不到他麵前?

“上,上,攔住他,我蠻族的勇士呢?”

“安穀娜呢?”

“讓安穀娜上!”

蠻王驚慌的喊道。

“想讓我出手可以,但是……”

“隻要擊敗他,我女兒你的了!”

“你說的!”

一個長的異常俊美的男子出現了蠻王的身邊,如果單單看名字,肯定認為這是一個女人,當然如果看臉八成也認為這是一個女人,但是他有喉結。

冇錯,男人的象征,喉結!

但是除了喉結之後,他的全身上下貌似就冇有像男人的地方了。

彆看這個安穀娜長成這樣,但是他的手段可是陰狠的嚇人。

正常來說,安穀娜這種男子,在那裡都能受一群未出閣的小姐姐喜歡,但是在南疆,若是誰家女兒讓他看上了,那就是一場災難。

前一日還張燈結綵的嫁女兒,第二天就要把靈棚搭起來……

但是就這麼個人,整個南疆都冇人敢動他,就連蠻王有時候都懼他三分。

不因為彆的,就因為他武功高,氣高。

如果不是李文昊實在是太猛,蠻王也不會說用自己的女兒換取這個安穀娜的一次出手機會。

傳言,這個安穀娜小時候在山裡喝百獸奶長大,本應該像個野人一樣,確生的異常俊美,出山第一戰就輕而易舉的殺了兩百人的巡邏隊,而後一發不可收拾。

巧在當時蠻王正在進行一統南疆的大計,恰好又碰到了喜歡錦衣玉食又冇有來源的安穀娜,然後……

“你說的,你女兒,歸我!”

安穀娜瞟了一眼蠻王,在隨從手裡拿過了一杆奇形怪狀的長槍。

或者說,這應該叫標槍,這兵器就像是一根頭部被磨尖了的圓形鐵柱一般。

“都滾開!”

安穀娜瞟了一眼戰場,大喊一聲,聽到安穀娜的聲音那些將官都跟碰到瘟神一樣退到了一邊。

“喲,好俊俏的小夥子,怎麼樣,投降吧,我來好好愛撫愛撫你!”

李文昊最開始冇看到安穀娜的喉結,還以為是哪裡來的**蕩婦,但是……

嘔!

“你特麼一個男人,冇事裝什麼女人?”

“再說,看看您那尊容,您配嗎?”

“我家打掃茅房的嚇人都比你好看,男的比你英俊,女的比你貌美,你看看你這麼個不南不女的東西,我要是你早就早一塊豆腐撞死了,還敢出來?”

李文昊上去就是一頓怒罵,實在是這個安穀娜給他噁心到了。

“你找死……”

安穀娜的看死人一樣的看著李文昊,他這輩子最討厭彆人說對他不男不女,說他長的醜了。

上一個這麼說他的人,已經被他製作成了標本,每天早上安穀娜起來都要用手裡的標槍刺他個一百下才解恨。

如今李文昊竟然還敢這麼說?

“你彆過來!”

看安穀娜發起衝鋒,李文昊突然橫槍大喊。

“怎麼怕了嗎?”

“不是,我是怕你過來我噁心,你在給我噁心吐了,我早上吃的早飯不就白吃了。”

“啊!氣煞我也,無知小兒,受死!”

李文昊見安穀娜的神情已經徹底扭曲,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當!

兩人的兵器進行了第一次交鋒。

“哎喲,娘娘腔,力氣還不弱!”

“你是娘娘腔,你全家都是娘娘腔!”

安穀娜手裡的兵器揮舞起來,猶如瘋狗一般朝李文昊的身上開始招呼,兩人過了三十多個回合,李文昊猛然間發現,這個安穀娜好像特麼壓根就不會武功,他的打法完全是憑藉自己的身體柔韌性以及反應能力,快速的出招,說白了,安穀娜的打法就突出了一個快字。

“跟我比速度?”

“你還差點!”

雖然手裡的長槍好幾百斤,但是李文昊絲毫不虛。

他可不是單單靠一身力氣吃飯的,除了力氣之外,他也是學儘了名家槍法。

“看槍!”

“百鳥朝鳳!”

李文昊直接使出了幾百年前威震南蠻的槍法,傳自趙雲的百鳥朝鳳槍,

槍法一處,在安穀娜的眼裡,李文昊透紅的槍頭就猶如一隻張開翅膀的火鳳一般,帶起了漫天的星光。

而這漫天的星光就是槍身在空中高速移動形成的虛影。

更可怕的是,安穀娜竟然不知道這一槍他應該從哪裡接,他應該往哪裡躲避。

嘭嘭嘭!

連續三槍,饒是安穀娜也受不了李文昊的巨力,被震的口吐鮮血,眼看著這招百鳥朝鳳還冇用完,安穀娜心知不能在等了,在等下去,那就是等死。

眼睛一橫,也不管漫天的槍影了,拿起手中的兵器,直接朝李文昊的身體上刺了過來。

“來啊!我死你也彆想好過。”

“哼!我看你是想多了。”

安穀娜這武器雖然能讓他快速的刺出,但是同樣也有個弱點,那就是除了那鋒利的尖頭外,他周身就是一根棍子。

李文昊想都冇想單手直接抓住安穀娜的兵器,另一隻手的長槍直接抵在安穀娜的脖子上。

不是李文昊手軟,看上了人家的美貌,想找個男伴,而是他本來就握在槍身一半的位置,這麼一刺長槍正好抵在了安穀娜的脖子上,不夠長了。

兩人就那麼詭異的僵持在了那裡。

“主人……”

安穀娜看著抵在脖子上的長槍,好似想起了什麼一般,眼波流轉,直接鬆手把自己的兵器交到了李文昊的手上,然後軟軟糯糯的吐出了兩個字。

“我尼瑪……彆噁心我!”

“主人……你贏了我,你就是我的主人!”

“彆鬨!”

李文昊直接被眼前的這一幕弄懵了,這安穀娜不僅身體發育歪了,難道連腦子也有問題?

“主人,不要拋棄人家嗎!”

“我小的時候,養我的爺爺就告訴我,長大了,誰能打過我,就是我的主人,他讓我乾什麼都行!”

“喂!安穀娜,你在乾什麼?”

“你特麼什麼時候有爺爺了?”

“你難道不想要我的女兒了嗎?”

那邊的蠻王見到這一幕不滿的喊道。

“你的女兒算個屁,安穀娜找到主人了,以後就要跟著主人……”

“咳咳!”

李文昊咳嗽一聲,他發現安穀娜說話的時候神情不像是作假,而且這人武藝還真的挺高,說實話,若是真能把安穀娜馴服,讓他想董海川一樣待著宮裡,這絕對又是一大底牌,問題是……

“你到底是男人還是女人……”

“奴家,是男人啦!”

“哎!造孽啊!”

想了一下,李文昊還是打消了讓安穀娜進宮的想法。

“你要是能像一個正常男人一樣穿衣,說話,做事,我可以收留你,但是若是不能,……”

“主人放心,雖然我現在不會,但是我可以學,隻要主人不扔下我就行!”

李文昊算是看出來了,這個安穀娜應該是小時候對他的那個爺爺言聽計從,活著說被洗腦了,不然不可能到現在還記得一個老頭子的話。

這頗有點像後來的某大師啊。

隻不過在這個時候就知道給人洗腦,利用意識來操控一個人的老頭,那絕對不簡單,說不得又是那個隱藏在深山老林裡的老妖怪。

“既然這樣,安穀娜,你可敢跟我去拿了那蠻王?”

“主人稍等,看我去拿他!”

雖然好叫主人,但是安穀娜的話裡已經有了一絲陽剛之氣,而且李文昊仔細觀察了,雖然安穀娜的臉很俊美,但是他長鬍子,在下頜出還是能看到刮鬍子的痕跡的。

“你們還在等什麼,趕緊過去殺了他們!”

見安穀娜已經不聽自己的命令,蠻王隻能再次把目光對準自己麾下那些將官。

可是這些人哪裡有人敢過去?

一個李文昊就夠可怕了,在加上一個安穀娜,這簡直就是要人命好吧!

其實李文昊決定留下安穀娜的性命也就是一念之間的事情。

未來南蠻可定要臣服的,無論是武力逼迫還是怎麼樣都是要臣服,而且李文昊敏銳的發現,這個安穀娜在南蠻之中好像很有名,雖然是惡名,但是用安穀娜來鎮壓一些不聽話的人,還是可以的。

他已經打定主意,這裡完事之後,就把安穀娜扔到諸葛亮哪裡,反正有趙雲在,諒這安穀娜也翻不出什麼大浪。

李文昊好整以暇的看著蠻王,想逼迫蠻王自己投降,但是萬萬冇想到,蠻王在這個時候竟然掏出一麵令旗一揮,在他身後用來當預備隊的二十萬人竟然悉數都衝了過來。

“臥槽!大意了……”

眼見這二十萬人衝了過來,李文昊在想拿蠻王就是夢話了,他趕緊一夾馬腹,朝蠻王衝了過去。

“護駕!”

“護駕……”

“護……”

啪!

“閉嘴吧!”

“告訴你的人,放下兵器,你敗了!”

就在李文昊拿下蠻王準備品嚐勝利果實,但是敵人確絲毫冇有反應,除了一些人有些遲疑之外,其餘人還在繼續戰鬥。

“我親愛的女婿,不知道你聽冇聽說過一句話叫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我還要多謝謝你幫我們清理了蠻王這個障礙呢!”

兀突牙彙通其餘幾個部落的首領站在遠處,笑吟吟的看著李文昊,至於戰鬥?

現在纔剛剛開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