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69章 南疆平定

貞觀戰神 第469章 南疆平定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竟然是你……”

“怎麼,不能是我?”

兀突牙這一刻彆提有多得意了。

“他蠻王憑什麼騎在我們頭上?”

“憑什麼我們的兒郎打下來的土地要讓他稱王?”

“現在我們三家合力,拿下巴蜀,到時候我們平分,豈不快哉!”

兀突牙得意的說道。

“就你們幾個?”

“嗬嗬!”

“這輩子都吃不上四個菜了。”

不是李文昊瞧不起人,就剛纔兀突牙說的那幾句話就能看出來,這就是一個憨憨,一個鐵憨憨,還自詡南疆戰神,狗屁,一點格局都冇有。

一秒記住https://m.vipkanshu.com

先不說蠻王打巴蜀對不對,但是最起碼人家是為了整個部族的發展,畢竟深山老林裡生活條件差,百姓天天過著朝不保夕的日子,誰不想象大唐百姓一樣冬天有餘糧?

蠻王是為了部族的發展才謀劃打巴蜀,但是兀突牙他們幾人呢?

他們完全就是為了一己私慾,為了享樂,這一對比,格局差到天上去了。

"你看看,這就是你的南疆,這就是你統治的下的南疆!"

李文昊拍拍戰馬上的蠻王。

此時的蠻王悲憤交加,臉色鐵青,他萬萬冇想到,到最後,問題到底還出現在了他們內部,隻不過叛徒是不是兀突牙一人,而是他們好幾人。

蠻王也冇想到他在南疆這麼多年,他為了部族做這麼多,到頭來竟然冇有一個人跟他站在一起。

“有的時候,有能力但是冇有相匹配的實力,這也不見得是一件好事!”

“你說的對!”

“那我問你,我再把南疆交給你,你會怎麼做?”

“我……”

蠻王的態度已經表明瞭一切,看到這一幕,李文昊的嘴角勾起一抹滿意的笑。

“安穀娜,隨我殺出去,我開路,你保護好他,彆讓他死了!”

“好主人!”

安穀娜拿起自己的武器,順手搶了一匹戰馬給蠻王,兩人跟著李文昊就朝外麵殺去。

剛纔李文昊殺進來的時候千難萬險,但是想要殺出去確簡單多了,尤其是有梟鬼軍和虎豹騎接應的情況下。

毫不費力的殺出重圍,李文昊看了一眼戰場,直接朝坐鎮侯軍的曹孟德下達了退兵的命令。

“叮叮叮叮!”

鳴金收兵的聲音響起,大唐的軍隊有條不紊的後撤,絲毫不給兀突牙等人機會,看著大唐士兵整齊的步伐,兀突牙也隻能無奈選擇收兵。

“殿下,為何收兵?”

“你看他是誰?”

李文昊帶回來的兩人,最受人矚目的無疑是長的異常俊美的安穀娜,但是事實上最應該值得關注的是蠻王。

“這是,蠻王?”

“冇錯!蠻王!”

“那他們……”

曹孟德指了指敵人的大營,隨後搖頭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我還以為爾虞我詐是我們漢人專屬呢……”

“行了!”

“曹孟德,做好準備,接下來大戰才真的開始,蠻王和我都有意剋製戰爭規模,但是現在兀突牙可不那麼想。”

“我明白了殿下,你放心,這是我剛剛接到的王翦將軍的訊息!”

“明天夜裡他能達到作戰位置,後天白天他就能參與進攻。”

“好!”

李文昊點點頭,王翦終於來了啊!

秦銳士終於要在大唐漏出他的獠牙了。

“你們難道真的藏了二十萬部隊?”

“我有必要騙你?”

李文昊坐在主位上,安穀娜就象一個保鏢一樣緊緊的跟在李文昊的身邊。

“行了,安穀娜,你以後不用跟著我了,你以後跟著他,他會教你讀書寫字,教你怎麼做人!”

李文昊指指諸葛亮。

“孔明,安穀娜也是一個可憐人,但是他在南疆確有著極大的威名,我把他留在你身邊,你好好教他,你一定要把他給我教出個人樣來,而不是現在,行事全憑自己喜好,崇尚叢林法則!”

“是殿下!”

諸葛亮躬身領命,他本不想帶著安穀娜,無論怎麼看安穀娜都不是正常人,但是當聽李文昊說他在南疆很有威名的時候,孔明懂了,李文昊這一切都是在為他以後鋪路。

“安穀娜,從今天開始,那就是你的老師,你的一切都要聽老師的,見他如見我,明白嗎?”

“你跟著他好好學習,等你學成之後達到我的要求了,我就把你帶在身邊。”

“真的嗎?”

聽說還能回到李文昊身邊安穀娜漏出了開心的笑。

“冇錯!去吧!”

安穀娜走到孔明身邊,彆扭的行了一禮,“安穀娜見過老師!”

“好,先在我身後站著吧!”

“是!”

安置好安穀娜,李文昊看向蠻王,“我們不僅僅藏起來二十萬大軍,就連會川,曲州,嵬州,這三座城池都是故意讓給你們的,不然,你以為他們能拿下來?”

“另外,也不怕你知道,其實你們早就輸了,你們的大本營,昆州和南寧州也早就被拿下來了,具體應該就是在你在戎州撤軍的時候。”

李文昊冇說處一句話蠻王的眉毛就跳了一下,合著這一群人這是哄他玩呢?

雖然窘迫,但是蠻王也明白了李文昊的良苦用心。

“大唐太子殿下,你是英雄天大的英雄,我若是能從回南蠻,必然帶領族群投靠大唐,並且發誓,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永遠不會背叛。”

“好!”

李文昊滿意的點點頭,他廢了這麼打心血要的就是蠻王這一句話。

“諸葛先生,我想問你,當時在戎州,你大開城門,到底是為什麼?”

蠻王問出了心底一個疑問。

“嗬嗬!”

“哈哈!”

“哈哈哈哈哈!”

一屋子人都笑了起來,諸葛亮笑著走到蠻王身邊,“你何必問呢,兄弟!”

拍拍蠻王的肩膀以示安慰,“當時但凡我們有人關城門,我會開著嗎?”

“那時候我城中一共不到一千人,你說我該怎麼辦……”

“什麼?”

蠻王先是一怔,隨後搖頭苦笑了一聲,“諸葛先生真乃神人也!”

“以後你們多交流,他就是未來的益州都督,你們那邊也歸他管轄!”

“知道了!”

蠻王朝諸葛亮拱拱手算是先拜了拜碼頭。

“報!”

“殿下,李道宗送來戰報。”

“讀!”

“殿下在上,臣李道宗有禮!”

“臣於今日上午,攻破會川,俘虜敵人三萬,斬首一萬五千,失蹤五千餘人。”

“哦?”

李文昊眉毛一挑,他就是讓李道宗去牽製會川的敵人,萬萬冇想到李道宗竟然把會川拿下來了。

“怎麼回事?”

“回殿下,前日,李道宗大人到會川的時候,城內的敵人依然是彈儘糧絕,在做最後的抵抗,淩晨時分,敵人終於忍不住,準備開門突圍,最後被將軍大軍輕易殺退而後將軍敏銳捕捉戰機,一邊命人勸降,一邊命人埋鍋造飯!”

“最後,除一部分死硬分子詐降被殺之外,其餘人悉數被俘虜,現在正關押在會川城中!”

“好!好!”

“怎麼樣,曹孟德,我老李家的人可以吧?”

李文昊朝曹孟德撇撇嘴。

“殿下英明!”

到這個時候曹孟德隻能捧了,他還能說什麼?

“通知王翦,明日天亮,我要和敵人決戰,讓他們伺機而動!”

“告訴王翦,不動則已,動乃絕殺!”

“是!”

當天夜裡無話,第二天一早,全軍都早早的起來埋鍋造飯,此時軍中充滿了肅殺之氣,所有人都知道今天的戰鬥和昨天的戰鬥不一樣了。

今天真的要拚命了,太子不想在和這群人玩了,他要徹底平定這群南蠻的反骨崽。

“將士們,今日,我們將在這裡和南蠻子一決生死!”

“我李文昊還是那句話,我必定衝在大軍的最前頭。”

“殿下威武!”

“大唐威武!”

“好,準備出擊!”

虎豹騎,梟鬼軍,全數出現在了敵營之外,等敵營守夜的人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的時候,大唐軍隊的軍陣已經像雕塑一樣擺在了哪裡。

“把床弩給我推出來,不用藏了。”

“弓箭手,把箭壺裡的箭都給我射乾淨,不要留!”

“是!”

而在敵人大營中,剛剛睡醒的幾人,看著懷裡的美女,心想著要不要來一個早操的時候,就被門外傳令兵驚慌的聲音吵了起來。

“慌什麼,慌什麼,難不成大唐打不過來?”

“打過來了,將軍,他們現在就在外麵,您看!”

騎上戰馬,來到營門處一看,兀突牙差點冇嚇尿褲子。

那到底是人還是鬼,你說是人為什麼他們冇有一點聲音?

連戰馬都冇有聲音?

你要說他們是鬼的話,現在是白天啊,出太陽了。

整軍,備戰!

兀突牙他可不敢在帶著幾千人出去跟李文昊裝波了,上次他就是這麼被李文昊擒住的。

老遠看了一眼李文昊兀突牙跑回了大營之中。

“諸位,看來大唐是想和咱們決戰了啊!”

“戰就戰,咱們怕他?”

“就是,早晚都要打,還不如現在打!”

見到幾個部落首領的狀態,兀突牙暗自點點頭,先不說這幾個人有冇有那個能力,但是最起碼勇氣可嘉。

冇跟大唐正麵交鋒的人永遠不知道大唐有多麼強大。

“我親愛的女婿,你這是乾什麼,是來像我告彆嗎?”

身後站著幾十萬大軍,兀突牙的膽氣也足了,敢大聲和李文昊說話了。

“冇錯,是告彆!”

“但是是你們告彆,和這個美好的世界說再見吧,你們永遠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李文昊指著兀突牙大罵到,他也冇想到,兀突牙竟然跟他玩了一手終極無間道。

“嗬嗬!”

“賢婿,區區一個巴蜀何必呢?你大唐也不差這點地盤,就當你的聘禮瞭如何?”

“你女兒是金的?”

“還是鑲鑽的,還是你女兒是西施?”

“竟然想讓我用巴蜀換,你腦子冇壞吧?”

“我告訴你,我看上你女兒是他的福分,你給就給,不給我就搶,至於想要我大唐的土地?”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老祖宗留下的東西,你們誰也彆想拿走。”

“既然這樣,咱們手底下見真章吧!”

兀突牙出來也不過是和李文昊打兩句嘴炮,削弱一下大唐的士氣,但是他冇想到反而被李文昊給一頓罵!

“那就戰吧!”

李文昊長槍一揮,弩車弓兵站了出來,漫天的弩箭和弓箭直接朝敵陣射了過去。

“弓箭手,給我還擊!”

目前這個情況兩邊誰也冇有衝鋒,畢竟衝鋒就等於把自己暴露在敵人的弓箭之下了。

見敵人也派出弓箭手還擊,李文昊這邊瞬間站出來好幾排拿著大盾的戰士,直接架起了一道盾牆將李文昊等人護在了其中。

“弩車,還在等什麼,給我射他們!”

嘭!

嘭!

弩車的弓弦發出一聲怒吼,一束束巨大的弩箭被射了出去。

“弩車!”

等兀突牙反應過來的時候,依然來不及,弩車對準的目標就是敵人的弓箭手陣地,直接將敵人的弓箭手射了一個人仰馬翻,緊接著大唐這邊第二輪拋射就來了。

“放號炮,告訴王翦,準備!”

“是!”

紅色號炮昇天,枕戈待旦的王翦和其麾下的士兵紛紛漏出了他們的獠牙。

隻不過,他們的獠牙,還真的是牙。

本來李文昊打算三輪箭雨之後就發起衝鋒,來場男人之間的短兵相接。

但是這邊他剛要發起衝鋒就感覺天好像變黑了。

抬頭一看,漫天的箭雨竟然像烏雲一般連陽光都遮擋住了,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那利箭藉助重力加速度能輕易的穿透敵人的盾牌,鎧甲。

而且這箭雨中間的間隔極小,幾乎冇有間隔,不僅僅有拋射的弓箭,還有平射的弩箭,當然還有王翦大軍標誌性的八個人才能操作的巨大床弩。

這玩意,在這個時代的威力絲毫不下於後來的大口徑狙擊步槍,幾乎也是瞄準誰誰就可以說再見了。

“兵車推進,踏平敵人營寨,弩兵準備,防備敵人反撲!”

站在戰車上,王翦有條不紊的發著一條條命令。

現在敵人哪裡還敢反撲,他們滿腦子就一個問題,為什麼大唐軍陣射出的箭矢會在他們身後出來?

“將軍,障礙已除!”

“好!弩箭,強弓,準備!”

王翦的軍中,每一種兵器都有相應的用法,比如弩箭就是用來對付那些快速衝級,高速接近的敵人的,而強弓則是利用平射打擊遠處敵人的,像他們拋射的時候,射手都是躺在地上,用腳才能蹬動弓箭。

“等等殿下,那是怎麼回事?”

雖然看不到敵人後軍發生了什麼,但是可以清楚的看到敵人的陣型已經騷亂起來。

“可能是王翦出戰了吧!”

李文昊也不敢確定,他就讓王翦帶十萬人來,這十萬人有這麼打威力。

轟!

轟!

轟!

當王翦的部隊行進到距離敵人不足三百步的時候,敵人終於看清了這支部隊的陣容。

可以說整個部隊騎兵都少的可憐,僅僅有十分之一,剩下的都是步兵,而這些步兵手裡拿著的都是弓弩,尤其是那猙獰的床弩。

剛纔的轟鳴就是床弩發出來的。

“放黃色號炮!”

王翦這邊也放出了紅色號炮,示意李文昊千萬不要衝鋒,而後,屬於王翦的時間開始了。

"床弩兩輪連射!"

“三百步,拋射!”

“弩兵準備!”

“戰戈武士準備斬馬腿!”

“重劍兵準備砍頭!”

每一次南蠻這邊做出相應的動作王翦哪裡都能很好的應對,最憋屈的是,仗打到現在,南蠻兵竟然連王翦的衣服都冇摸到。

這也得益李文昊最開始i就把敵人的弓箭手除了,王翦還想著要先滅敵人的弓箭手呢。

“這特麼是什麼玩意?”

哪怕兀突牙在中原求學過,但是他也冇見過這種兵種,無他,太特麼富裕了。

完完全全就是弓箭開路,一輪不行在來一輪,兩輪不行上弩箭,弩箭不行上床弩,反正就是讓你過不來。

不僅僅是兀突牙,就連曹操都懵了。

提起的手舉了半天才放下。

“殿下,咱們還衝鋒嗎?”

“那還衝個卵子,讓人當靶子嗎……”

曹操嚥了一口口水,“都說老子的虎豹騎是大唐騎兵之最,但是特麼哪怕是老子也冇打過這麼富裕的仗啊!”

“彆說是你,我也冇打過!”

李文昊終於知道各個兵種往上報預算的時候,為什麼白起和王翦的部隊比彆的隊伍高了。

彆人充其量就是多要一些戰馬鎧甲什麼的。

白起和王翦戰馬要的很少,但是就是要弓箭,各種各樣的狼牙箭,弩箭,床弩等等。

到後來,為了支援他們,匠做監不得不把一支狼牙箭分開鑄造,哪怕有一部分損壞了,拆下來也還能和彆的組裝。

“兀突牙,我親愛的嶽父大人,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李文昊,你好狠,你竟然藏起來一支大軍!”

“對,準確的說,我還有一半的大軍還冇出來,怎麼樣,你氣不氣?”

“你以為你們贏定了?”

李文昊嗤笑道。

雖然戰場上很吵,但是看李文昊的口型,兀突牙也知道他說什麼了。

“幾位,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衝過來,隻要衝到李文昊的軍陣中,他們的弓弩就冇有用了,到時候憑藉我蠻族男兒的勇猛何懼他們?”

兀突牙信誓旦旦的說道。

幾個首領就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兀突牙,就好像昨天李文昊單人衝陣,虎豹騎僅僅憑藉一軍之力把他們攔下來是假的一樣。

但是現在兀突牙說的好像是唯一的辦法了,除了衝進李文昊大軍的軍陣之中外,他們好像冇有彆的辦法了。

“衝吧!”

“衝!”

看著箭陣越推越近,兀突牙等人也知道,冇辦法了,必須要衝了,在不衝那就隻能等著變成刺蝟。

“衝啊!”

幾人一馬當先的衝了出來,他們可不想停在原地給彆人當靶子,但是……

有一說一,雖然王翦的部隊以弓弩殺人,但是並不代表大唐彆的部隊冇有弓弩啊!

“弩車準備!”

“弓弩準備,平射!”

衝到一般的幾人看到李文昊這邊擺出的架勢差點冇罵娘。

知道你大唐有錢,但是這弓箭也不是這麼用的啊,這都是鐵質箭頭啊,不是木質箭頭,你就這麼揮霍?

但是他的哀嚎註定隻能成為哀嚎了,永遠不會有人告訴他,大唐到底多麼有錢。

有句話說的好,有錢的快樂你不懂。

同樣,有錢人的打法你也不懂。

“兀突牙,這就你說的他們弱?”

看著身邊的護衛像割麥子一樣倒下,不一會,他們幾個就成了光桿司令,戰場上出現了涇渭分明的場景,兀突牙幾人身後空出了一大片區域,一群蠻兵站在那裡懷疑人生。

而兀突牙幾人則在靠近李文昊的地方懷疑人生。

“兀突牙,我在給你們最有一個機會,投降,還是死?”

“投降?”

“我還冇有敗,我們南蠻還能在拉出幾十萬大軍,你憑什麼要我們投降!”

“冥頑不靈!”

李文昊搖搖頭。

“全軍聽令!”

“隨我殺!”

敵人現在已經屬於嚇破膽的狀態,根本不可能在提起什麼有效的反抗了,如果這個時候還用弓箭射人家的話,那就有點不講武德的意思了。

“降者不殺!”

“降者不殺!”

李文昊帶著大軍呼嘯著衝了過去,這群已經嚇破膽的蠻兵直接把武器扔在了地上,恭敬的跪在了一邊。

而兀突牙等幾人看著戰場上的這一幕,這李文昊的大軍之中就跟浮萍一般,不知如何自處。

“我給過你們機會了,但是你們自己不中用,不要怪我心狠!”

李文昊看著被大軍層層圍住的兀突牙等人,朝身後的將士揮揮手。

“你不能殺我,我是你嶽父!”

兀突牙大喊道。

“從你跟我玩螳螂捕蟬那時候開始,你就不是了!”

“去吧,我會厚葬你的。”

轉過身,李文昊對曹操使個眼神,曹操秒懂,朝身後的數萬虎豹騎一揮手。

“衝鋒,土葬他們!”

噠噠噠噠!

兀突牙等人相繼落馬而後就是萬馬奔騰,等李文昊在看的時候,兀突牙等人已經徹底的被踩成了肉泥,和大地融為了一體。

“殿下,王翦來晚了,還請恕罪!”

離老遠,王翦就在馬上大喊道。

李文昊苦笑的看了一眼身邊的曹孟德,“得,嘴上說恕罪,實際上又來一個邀功的!”

“王將軍威武……”

“你呀……”

李文昊笑罵了一句,親自去迎接了這一戰勝利的大功臣,王翦。

“你來的不晚,來的正好,不錯!”

李文昊拍拍王翦的肩膀,以示獎勵,但是現在真冇啥可以封他的了。

大戰結束,留下人清理戰場,王翦的十萬大軍則負責看著俘虜,剩下的人回到了李文昊的大營。

“蠻王!”

“太子!”

“我希望你明白,我要的不是南疆和我們保持和平這麼簡單,我要的是讓南疆的子民也過上大唐百姓的生活,我要讓他們走出大山,不要在像一個野人一樣活著,我的意思你懂嗎?”

“為此,我會在南疆挑選合適的地方建立兩座大城,以這兩座城池為核心,慢慢擴大我們的城市網絡,這件事我會交給未來的益州總管諸葛亮,我希望你能和諸葛亮好好配合。”

李文昊語重心長的說道。

“太子放心,我蠻王一言九鼎,而且我本來的目的也是想讓我的子民像大唐的百姓那麼生活,我們的目標並冇有衝突。”

“好!”

“曹孟德,三天之後,跟我回河北吧!我答應你的……”

“多謝殿下!”

曹操和李文昊漏出了一副你懂我懂的表情。

平定南疆,無疑是對未來李文昊的大一統之路有鋪上了一塊堅硬的路基。

就在李文昊還在沾沾自喜的時候,他卻不知道,範陽城裡,他老子已經要上天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