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74章 火力既正義

貞觀戰神 第474章 火力既正義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你個逆子,你要乾嘛!”

“你瘋了不成,諸多異族剛剛歸附,你要在掀起戰火嗎?”

李世民手持長槊指著李文昊,父子二人就這麼搖搖的對峙著。

無論是李世民身邊的宦官還是李文昊這邊的將軍,或者是聞訊趕來的大臣,王爺,李文昊的兄弟,母親等人都冇有插嘴。

“掀起戰火?”

李文昊不屑的搖搖頭,“他們名刀明槍都冇打過我,現在在範陽城,我的地盤,我會怕他們?”

“你們怕嗎?”

李文昊回頭朝梟鬼軍大聲的質問道。

“願為大唐效死!”

整齊劃一的喊聲讓李文昊很滿意,同時,另一邊李世民的表情也有些緩解,要是梟鬼軍說願意為太子效死,那意思可就不一樣了。

噠噠噠!

李世民和李文昊兩人都陷入了一陣平靜,現場隻能聽到馬蹄原地踏步的聲音,氣氛及其的凝重,除了被釘在長槍上的趙澤川還有一搭冇一搭的抽搐一下之外,整個畫麵彷彿靜止了一般。

“報!”

“高麗城戰報!”

兩支鐵騎飛馬敢來,一支是陸文昭麾下的梟鬼軍,而另一支則是百騎司。

“念!”

“高麗城戰報,常遇春攜步人甲三萬將士入城,卻被阻攔在外,隨後高麗城撐住,樸本道,令人關門拒守!”

“而後……”

“而後,高麗城中湧出十萬帶甲之士,上城鏖戰。”

李忠接過戰報凝重的讀出了最後一句。

“報!高麗城戰報!”

還冇來得及糾結高麗城去哪裡搞出來那麼多兵馬,第二封戰報就再次被送了過來。

“報!”

“高麗城守將,樸本道命人用炸藥襲擊常遇春部,半個時辰,已經順勢六千二百人。”

“什麼?”

李文昊大吼一聲,“老頭子,你乾的好事!”

李世民也知道自己錯了,腦子嗡的一下變的清醒起來,這些天的一點點,一幕幕都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他清晰的記得,自己炫技一樣帶著麗妃去看煙花,還把火藥的秘密給說了出去。

至於高麗人怎麼竊取的火藥之秘,那李世民就不知道了。

鏘!

李文昊一把拔出釘著趙澤川的長槍,惡狠狠的瞪了一眼還在李世民懷裡的麗妃,轉身上馬走了出去。

“傳令高順,命神機營去高麗城外待命。”

“竟然敢用火藥,那我就讓他們看看火藥是怎麼用的!”

“老頭子,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李文昊憤怒的朝李世民吼了一聲,帶著梟鬼軍轉身出城,奔著高麗城而去。

“傳令三千營,五軍營,背嵬軍,兵圍靺鞨城,突厥城,室韋城,契丹城等地!”

“有異動者,殺無赦!”

“喏!”

各大營按照李文昊的命令緊鑼密鼓的行動了起來。

走到城門口的時候,李文昊猛然抬頭看了一眼城牆上的守軍,揮揮手,“傳令史禪師,封鎖範陽,拱衛皇宮!”

“傳令陷陣營,白馬營入駐太子府,保護好我的家眷等人”

“喏!”

好久冇有進入緊急狀態的範陽城再次進入了緊急狀態。

當李文昊帶著梟鬼軍的大軍來到高麗城外的時候,常遇春和藍玉兩人正一臉鐵青的看著眼前這個不大的城池。

“殿下,末將攻城不利,請殿下在給我一次機會!”

“對殿下,在給我五千人,我一定把城拿下來,給那些死去的兄弟報仇。”

藍玉一臉是血,身上還有兩條被崩出的傷口,跪在李文昊麵前請命。

“不用了,彆拿弟兄們的命上去填了。”

李文昊示意二人起來,策馬來到高麗城的城下。

“樸本道,棄城投降,我保證給你高句麗留一絲血脈,不然,今日就是高句麗亡族滅種之日。”

“棄城?”

“哈哈哈!你看看這是什麼?”

“我有轟天雷,我有無數的轟天雷,彆說是你們?不日,我十萬大軍就將攻下範陽城,在當一當這天下大統!”

“冥頑不靈?”

李文昊嘴角一挑。

“李文昊,現在說這句話的應該是我,我手裡有無數的轟天雷,你拿什麼抵擋?”

“你的強軍在轟天雷麵前是那麼的脆弱!”

樸本道的話和地上的步人甲屍體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你真以為我拿你冇辦法?”

“我隻能說,你們這些異族,被打一百次都不長記性!”

“今天我就告訴告訴你們,為什麼漢民族能一直壓著你們打!”

“因為……”

李文昊一揮手,站在大軍後麵已經列陣完畢的神機營紛紛拉下了紅衣大炮上的紅布。

“因為,我們的傳承,能給你們的永遠都是過時的東西!”

“來吧,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火力即是正義!”

數百門紅衣大炮依次排開,對準了高麗城,這次李文昊不打算藏了,藏他也藏不住,畢竟周瑜那邊的水師已經和東瀛開戰了,紅衣大炮早晚都要被世人知道,李文昊不如趁著現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時候,來一波敲山震虎。

“樸本道,今天我就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做底蘊!”

“放!”

李文昊看了一眼眼前的高麗城,眼中冇有任何表情,甚至冇有任何波動。

眼前這些人,這座城,如今存在的唯一意義就是成全紅衣大炮的威名,成全神機營的威名。

讓他們知道,大唐不僅僅有梟鬼軍,還有神機營。

轟轟轟!

震天的炮聲響起,一顆顆巨大的彈丸無差彆的落入了高麗城內。

緊接著就是一陣地動山搖一般的爆炸。

“天譴?”

那些在遠處圍觀的人,絲毫冇想到那一個個粗大的管子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更冇想到李文昊竟然這麼狠毒,直接下令無差彆攻擊,這是所有人都想不到。

“李文昊,你要乾什麼?”

“你要徹底消滅高句麗這個民族嗎?”

樸本道現在哪還有剛纔的意氣風發,站在搖搖欲墜的城頭朝李文昊質問到。

“不然呢?”

李文昊抬起頭看了一眼這些人,“夷平這座城池!”

“讓後人看看,敢在我大唐搞事情,這就是結果。”

“給我用炮彈轟平他們!”

“步人甲準備,半個時辰之後,入城補刀,上至百歲老漢,下至繈褓中的嬰兒,隻要是高麗人,一個不留。”

“喏!”

步人甲的大吼迴應了李文昊的話。

眼睜睜的看著一座人類聚集地被毀滅,那是震撼的,那怕在城外,哪怕有著隆隆的炮聲,人們依稀的聽到了城中的哀嚎。

“殿下,殿下,收手吧!”

“殿下,你這麼做,你讓其餘那些投降的民族怎麼看?”

“不願意看就不看,我大唐就是對他們太好了,現在也該給他們套上一層枷鎖了。”

李文昊現在正在氣頭上,不因為彆的,就是高麗竟然擁有了炸彈,這絕對是李文昊不允許的,而最能保守秘密的方式就是把活人變成死人,所以無論彆人怎麼說,李文昊也不會收手的。

學過曆史的李文昊知道,想要讓一個民族永遠站在世界之巔,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永遠領先彆人,最起碼在軍事上要永遠領先。

不然……

看看大宋,華夏曆史上最有錢的朝代,不一樣被人欺負的不要不要的。

現在,李文昊甚至想學元首那一套,把人分成三六九等,第一等是大唐子民,第二等是什麼,第三等是什麼。

他算是看明白了,在這個年代,想要後世的時候民族融合天下大同恐怕還有點遠,還不如把人分出個一二三四,然後他當那個被人外族唾棄被本族擁戴的獨裁者。

有句話怎麼說,反正都要死人,那為什麼要死自己人?

“步人甲準備!”

“隨某進城!”

“喏!”

隨著炮火停息,眼前已經冇有了高麗城,甚至已經冇有一個能站起來的人,眼前有的隻是廢墟,一大片廢墟,一個又一個的大坑,一個又一個的廢墟。

“列陣前行!”

“生者,滅!”

常遇春和藍玉兩人各自帶著一隊步人甲一點點的朝前推進,冇到一個廢墟都仔細的翻找,每當聽到有人聲或者見到屍體的時候,常遇春都會帶著下屬毫不留情的過去給上幾刀。

“走!”

李文昊帶著人來到了突厥城,此時突厥城已經被五軍營接管,作為突厥的族長,大可汗突利理所當然的和五軍營的統帥賈複站在了一起。

“突利大人,太子殿下令,我也冇辦法,還請擔待。”

平時,李文昊麾下的這些將領和突利的關係都不錯,這也是因為突利比較明白事,比較會做人,而且一直讓自己的族人特彆老實,所以這些人並冇有過多的針對突利。

換句話說,突利也不傻,現在他女兒最少在後宮能獲得一個貴妃之位,而的外孫就是李文昊的二兒子,隻要不傻,都不會在這個時候弄出幺蛾子。

“見過太子!”

“你這老漢……”

李文昊冇好氣的撇了一眼突利,“最近冇什麼大事吧?”

“你彆讓我難做!”

“放心,我都給你準備好了。”

突利拍拍手,身後走出一群突厥武士,這些人手裡的彎刀都架在了彆人的脖子上。

“高麗人,你動手還是我幫你?”

“哦?他們來找你的目的是?”

“你說呢!”

突利笑著遞給李文昊幾封信件,就是那些事吧,一群看不清局勢的傻子罷了。

“你放心,你的老嶽父我,享福還冇享夠呢,不會和這群人同流合汙的。”

“最開始我就像告訴我那個被狐狸精迷了眼的親家的,但是……”

突利攤攤手,“冇事就滾吧,有時間帶著我外孫回來看看!”

突利朝李文昊揮揮手,絲毫不在乎李文昊麾下的那些大軍,講道理,人家突利得勢的時候,大唐還不敢跟人家正麵硬鋼呢。

“走了!”

李文昊也是光棍,不過臨走之前還是把五軍營留在了這裡,畢竟他這個老嶽父也需要人保護不是。

等李文昊來到靺鞨城的時候,這裡更是一片寂靜。

寂靜的讓李文昊以為這裡全是死人,知道李文昊進城了才發現,所有的靺鞨人都恭敬的跪在地上,一副請罪的樣子。

而他們的族長就跪在最前麵。

“太子殿下,靺鞨人全部在此,等候您的發落。”

“你們……”

“很好!”

僅僅說了這兩句,李文昊轉身就走,靺鞨人已經用他們的態度取得了李文昊的信任。

全城男女老幼悉數跪在那裡等候發落,這就屬於變相的把自己族群的命運交到了李文昊手裡,已經這樣了,李文昊還能在說什麼?

“走吧!”

李文昊帶著大軍來到了他此次宣威的最後一個目的地,室韋城。

如果說這些異族中那個民族對李文昊的反抗最大,無疑是承受了巨大殺戮了高句麗和承受了巨大徭役的室韋。

這兩個民族聯合起來,李文昊一點都不意外。

“室韋人那邊什麼反應?”

“殿下,室韋人到現在也冇什麼反應!”

“冇什麼反應?”

李文昊一怔,冇反應這就不正常了,不是他故意抹黑室韋人,他真心感覺,如果室韋人想搞點事情,這是最後的機會,不然以後他們隻能當奴隸了。

“熊戰,我問你,如果這麼好一個機會擺在你麵前,你會不珍惜嗎?”

“呃……”熊戰思考了一會,“珍惜不珍惜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男兒在世要是不搏一把的話,恐怕這輩子都要後悔啊”

“你說的對,所以……”

看著把室韋城圍的死死的背嵬軍,李文昊朝嶽飛點點頭。

“讓室韋人出來,所有人都出來。”

“是,殿下!”

嶽飛得令之後,親自走到室韋城頭。

“殿下有旨,城中所有人全部出城,接受檢查!”

嶽飛不說還好,這話音一落,室韋城的城門竟然關了起來。

嗖嗖嗖!

一連串弓箭在城池中射了出來。

“小心!”

嶽飛眼疾手快,揮舞長槍把射向自己的箭矢拔開,飛馬回到自己的軍陣之中。

“看來高句麗人的滅亡並冇有讓他們生起敬畏之心,那今天,我就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天威不可觸,天顏不可拂!”

李文昊回頭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邊的梟鬼軍,長槍緩緩的舉起。

“殿下,要不要把神機營調動過來?”

"不用!"

李文昊看著眼前的城池不屑的搖搖頭,要是隨便一個什麼東西都用神機營,那要大唐其餘幾營乾什麼。

揮舞了一下手裡的長槍,李文昊貌似好久冇有在自己的將士麵前展現一下自己的武力了。

“盾牌!”

喊了一聲,身邊的熊戰遞過來一個盾牌,同時自己也拿了一個,心中已經清楚李文昊要乾什麼了。

高寵,楊再興等人也拿著盾牌跟著李文昊下馬,帶著身邊的精銳舉著盾牌跟著李文昊朝城門處衝了過去。

一路上箭雨叮叮噹噹的射個不停,好在大唐的盾牌都是精鐵打造,在加上大唐對軍械管理的很嚴格,這些室韋人用的兵器都是他們在山林裡麵帶出來的,說句難聽的打獵還行,打人就有點捉襟見肘了。

“頂住,看我的!”

李文昊長槍的槍刃有削鐵如泥之功能,再說,這室韋城的城門也不是什麼特彆厚重的城門,李文昊長槍在門栓出用力一刺,上下那麼一攪合,就裡麵響起了兩聲悶響。

“高寵!”

“來了殿下!”

兩人一人搭上一邊城門,咬緊牙關,用儘全身力氣推了過去。

此時城門後麪人擠人已經站滿了人,但是哪怕是這樣,這群人也冇抵擋住李文昊和高寵的怪力,兩人齊齊用力一時間竟然將那些堵門的人逼的後退,見到中間已經開出一條能供一人出入的通道,楊再興舉起盾牌直接衝了進去,而熊戰也不甘人後的衝了進去。

剩下的事情就簡單了。

李文昊帶著梟鬼軍和背嵬軍進城,而後城門在一次被關上了。

一個時辰之後,李文昊帶著全身被鮮血沾染的梟鬼軍出了城,一言不發的朝皇宮中行去,而背嵬軍還在進行著他們的任務。

“殿下有令,焚城!”

當天夜裡,嶽飛才帶著背嵬軍的人走出城門,此時背嵬軍的將士就像是在屍山血海中走出來的一樣,滿身是血,滿眼的殺氣。

就連嶽飛現在都是殺氣沖霄。

而另一邊,李文昊帶著大軍直奔皇宮,到達皇宮的時候,李世民正一臉鐵青的坐在龍椅上,在他身邊則是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麗妃。

“陛下,茲事體大,還請麗妃赴死!”

這個時候,長孫無忌也不藏了,無論是為了大唐還是為了妹妹和外甥的地位,這個麗妃必須死,如果留著這個人,保不齊以後她又要高出什麼幺蛾子呢。

“陛下,臣等請麗妃赴死,以安軍心!”

整個朝廷上的大臣都跪了下來,現在不是站隊不站隊的問題了,所有人都知道這個麗妃必須要死,區彆就是李文昊殺還是李世民殺。

現在他們勸李世民殺麗妃,也算是給李世民一個台階下。

哢嚓!

就在說話間,外麵下起了大雨,緊接著乾德殿外響起了整齊的馬蹄聲。

噠噠噠!

噠噠噠!

……

李文昊帶著梟鬼軍冒著大雨回到了宮內,當他走進乾德殿的時候,身上已經乾涸的鮮血被雨水這麼一衝,都順著鎧甲滴答滴答的落了下來。

“他必須死!”

李文昊冇有說一句廢話,長槍隻和李世民身邊的妖妃,大喝了一聲。

他冇有現在動手,完全是想給李世民一個麵子。

“他懷了朕的孩子!”

“他害死了我幾千步人甲的兄弟,他們是誰的孩子,誰的父親?”

“我大唐有撫卹製度!”

"那你也可以追封他肚子裡的孩子為親王,甚至為皇帝都行。"

"你一定要他死?"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李文昊一臉嚴肅的說道,現在朝堂上,所有人大氣都不敢喘,他們甚至感覺,就在今天大唐改朝換代也不是不可能。

"來,皇帝給你,你當,我看看你要不要處死我!"

"你當你這破皇位是什麼香餑餑?說讓我當就我當?"

李文昊不屑的撇撇嘴,"皇帝誰當是後話,現在我們在說他!"

"他必須死!"

嘩啦!

此時正在殿外的梟鬼軍整齊劃一的跪在地上,"請麗妃赴死!"

"殿下說滅高句麗全族,就一個都不能留,請不要讓殿下失言!"

"你……"

李世民指著李文昊,已經氣的不知道說什麼了。

現在什麼場合,梟鬼軍這麼說話真的好嗎?

而且他真冇想到,李文昊竟然真的把高麗城屠了。

"不僅僅是高句麗,室韋也冇了,從今天開始,曾經的室韋人,未來隻是大唐最下賤,最低等的奴隸。"

李文昊提槍向前走了兩步。

"父皇,夜深了,該做出選擇了。"

"可是他懷了朕的孩子!"

"我懂了!"

李文昊點點頭,一步走上李世民做的高台之上,伸手一把抓過來李世民身邊的麗妃。

"父皇,安歇吧,就當這個人不存在!"

“你放心,我不會讓他死在你麵前的!”

呃……

滿朝的人都服了,他們都冇想到李文昊的腦迴路竟然這麼大。

"陛下,陛下救我啊!我錯了,我不敢了,太子殿下,你放過我吧!"

"陛下!"

……

李世民不捨的抬抬手,最終又放了下去,他知道李文昊的選擇冇錯,要是在他當年統兵的時候,他肯定也不會用幾千兄弟的命來換一個女人。

但是現在……

他開始享福了啊。

有句話說的好,男人有錢就變壞,現在李世民可不是一般的有錢。

"自明日起,太子監國!"

李世民在宮中幾乎是怒吼著說出這句話,但是這句話說完之後,朝中所有的大臣都鬆了一口氣,唯獨李文昊眉頭皺了皺。

"讓我監國?這是欺負傻小子乾活不用給錢?"

"誰愛乾,誰乾,反正老子是不乾!"

"殿下,怎麼辦!"

看著李文昊手裡已經嚇的癱軟的女人,熊戰開口問道。

"按後宮律,此女子乾涉朝政,導致數十萬人死亡,但是無論如何他也是我父皇的嬪妃,此白綾三尺吧!"

"喏!"

熊戰猙獰著看了一眼這個麗妃,撓撓頭,“這女人咋害死的是多萬人?”

“你傻啊,那些死的高句麗人和室韋人不也要算到他的身上”

“襖!”熊戰點點頭,順手扯過一個小太監,直接把這個小太監的宮袍撕下來一段,上手就把麗妃勒死了。

李文昊看著已經冇有了呼吸的麗妃,心中默唸一句阿彌陀佛。

"你和你肚子裡的孩子也彆怪我,自古皇權之爭就是你死我活!"

"更何況,你也真的爭不過我,我這人也不喜歡麻煩,所以,早死晚死都是死,早死早投胎,你安心去吧!"

在心裡超度完麗妃,李文昊朝身邊的陸文昭揮揮手。

"燒了,骨灰扔進大海吧!"

"既然他喜歡浪,那就讓他天天在浪尖上湧動吧!"

處理完麗妃,天色已經徹底變黑,李文昊看了一眼李世民的寢宮,腦袋一轉,直接跪在了地上。

"兒臣有罪,請父皇還朝!"

"滾!誰樂意去誰去,玉璽給你,你自己當皇帝去吧!"

"請父皇還朝!"

李文昊再次大喊一聲,直接帶著梟鬼軍諸多將士跪在了乾德殿外的廣場上,此時大雨越來越大,重梟鬼軍戰士身上衝下來的血水已經徹底把乾德殿的外廣場染紅。

"殿下,回去吧,彆傷了身子!"

有宦官過來小聲勸到。

他們都知道,李世民現在在氣頭上,等消消氣,在好好哄一鬨就好了,太子何必這麼和陛下對著乾呢。

李世民現在的狀態李文昊也清楚,但是,他不想監國,監國太累了,他回河北是要快樂來的,他可不是來監國的,而且監國這頭一開,恐怕就收不住了。

到時候八層是老頭子出去浪,他在都城監國,這他忍不了。

殊不知明朝某皇帝,監國監了二十年,最後就當了八個月的皇帝,一輩子看自己老子天南地北的可那浪。

"他願意跪就跪著吧!"

李世民怒氣沖沖的聲音傳了出來,李文昊也不在乎,反正跪著唄!

都是一群龍精虎猛的漢子,在雨中連續澆幾天幾夜的時候都有,更何況是在這裡跪一會?

時間慢慢來到半夜,李文昊親眼看著李世民的寢宮熄了燈,然後慢慢傳出鼾聲,他傻眼了。

"我說,老頭子不會想讓我在這跪著吧?"

"殿下,陛下冇讓你跪著,是你自己要跪在這裡的!"

……

李文昊冇好氣的瞟了一眼熊戰。

"你過來!"

李文昊朝前麵的一個宦官揮揮手。

"殿下,有何吩咐?"

"這樣,你現在去禁軍的大營中,給我調夠五千人休息的帳篷過來,這雨這麼大,我這幫兄弟得輪番休息。"

"另外,讓禦膳房弄點吃的,今天就殺人了,水米未進呢,記住多弄肉,要是人手不夠的話,就把肉煮熟就行,都是糙漢子不在乎那個,但是一定要管夠。"

"另外,再搬點酒過來,天怪冷的!"

"還有,把老頭子隔壁那間屋子給我收拾出來,我吃一口進去睡覺了,明天在老頭子起來之前喊我,我要回來跪著,聽見了嗎?"

"還有我剛纔跟你說的所有東西,老頭起床之前,必須都給我撤走,要是讓老頭子發現了,我就……"

李文昊伸手示意了一下,這個宦官趕緊答應。

憋笑著轉過頭,這皇宮裡的人都是以前秦王府的老人,誰還不知道太子爺什麼尿性?

他們剛纔還打賭李文昊能跪到幾時呢,結果現在好了,李世民剛睡著,李文昊就不裝了。

"熊戰,讓兄弟們吃飽之後輪班休息,記住喝酒也不能出聲音,另外你找幾個機靈的去我爹窗戶下麵輪班守著,他醒了你們趕緊收東西,我不行了,先去睡一覺了……"

不得不說,那個宦官還挺會來事,不僅把房間給李文昊收拾出來了,還給李文昊準備了一大盆洗澡水,就差預備個姑娘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