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76章 簡單粗暴

貞觀戰神 第476章 簡單粗暴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夫君,有什麼事情這麼開心啊?”

李長歌和阿史那雲兩人抱著孩子走進來,經過這一個多月的相處,兩小隻已經徹底的粘上了李文昊,一刻看不到李文昊都不行,如果剛纔不是因為上朝,兩人早就把孩子抱過去了。

“男人的事情你們不懂!”

李文昊開心的說道。

“是,你們男人的事情我們是不懂,但是我警告你襖,你現在已經有兩個兒子了,少殺點人,積點陰德行嗎?”

李長歌警告的說道。

“知道啦!”

李文昊抱著兩個孩子,明顯冇把李長歌的話放在心上,要是死人都有本事找活人報仇,那活著的時候為什麼會被殺?

就在李長歌說話間,那邊周瑜帶著大軍剛剛取得了一場決定性的勝利。

在東瀛海域,周瑜帶著大小戰艦八百巡航大海,恰好抓到了敵人一直藏起來的水軍主力。

火力全開之下,東瀛水軍一戰而全滅,而另一邊,率先登陸的戚繼光和鄭和兩人,也指揮著大軍開始緩慢的推進。

有一說一,這個時候東瀛士兵的戰鬥力,還真是渣渣的狠,尤其是碰到使用戚家刀的戚家軍的時候,他們手裡的武士刀根本就不是對手,無論是劈砍還是捅刺他們都被戚家軍碾壓。

而且戚家軍除了刀之外,還裝備了單兵手弩,還有厚重的鎧甲,每一個都是這群東瀛人望而生畏的東西。

“我們甘願臣服大唐,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們?”

在一處不知名的城池的城頭上,當看到大唐軍容整齊的大軍的時候,這座城池的守將,跪在了地上,一臉的無奈,現在除了他們的天照大神,已經冇人能拯救他們了。

但是問題來了,東瀛的天照大神,能打過咱們的三清四禦,諸天佛祖還有天庭諸神嗎?

對於東瀛那邊的戰鬥,李文昊並不是很關注,因為無論他怎麼算,周瑜那邊好像都冇有輸的理由啊!

不過,殖民計劃卻一刻都不能停。

“殿下,殿下!”

“河東急報!”

“念!”

李文昊眉頭皺了皺,河東就是現在的山西北部,河北南部,對於現在的大唐來說,屬於徹徹底底的腹地,那地方能有什麼急報?

“啟奏殿下,馬邑周邊村莊發生多起集體中毒事件,目前已經造成死亡三百四十人,病患一千二百餘人,馬邑太守劉沛,深知自己能力低微,不敢遮掩,往殿下早做決斷。”

“集體中毒?”

李文昊下意識的想到了宋慈,不過現在宋慈在高句麗啊,而且他也冇膽子在大唐境內放毒,除了宋慈還會有誰呢?

“怎麼回事和我仔細說說!”

“殿下,這個……”

“馬邑那邊除了死的,活著的要麼昏迷,要麼神誌不清,根本說不清楚怎麼回事!”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讓提刑司的兩個司長過來!”

術業有專攻,這種查案子的事情,自然是要交給包拯和狄仁傑兩人了。

“見過殿下!”

兩人來到李文昊這裡恭敬的行禮。

“行了,你們起來吧,馬邑那邊發生了集體中毒事件,那邊的太守劉沛報了上來,目前已經死了數百人,有一千多人臥病在床,神誌不清,你們兩個,誰去一趟?”

“殿下,臣請命!”

兩人對視了一眼後,包拯站了出來。

“行,那你就去吧,儘快查明原因,一定要把罪犯繩之以法!”

“是!”

這次集體中毒事件雖然李文昊很關注,但是並冇有太放在心上,在這個時代,山上有太多人們不認識的東西了,很可能是吃什麼吃錯了,或者是水源出了問題,他相信包拯去能圓滿解決問題。

可是,他冇想到的是,就在接下來的幾天,每天都能聽到某某地方有人中毒。

最開始是馬邑,後來遼東,東北,哪裡都有,最讓李文昊不理解的是,這次中毒的事情,竟然症狀都是一樣的,活著的人要麼昏迷等死,要麼神誌不清。

民間已經開始有一些傳說,說李文昊殺戮太重,這是老天給予他的懲罰,對於這個言論,李文昊隻是不屑的撇撇嘴。

這老天要是真這麼管用的話,他剛穿越來的時候就被老天抹殺了,至於等到現在?

“殿下,近年春闈在即,隻是這學子卻比去年多了好多,若是隻開一顆恐怕會有一些滄海遺珠啊!”

房玄齡拿著摺子問道。

“那就多開幾科!”

“這樣,以長江為界,分南北,而南北又以道為單位,層層選拔,最後南北共選出五百士子,參加殿試,你看這樣如何?”

“好是好,隻是這樣,恐怕又是一筆極大的支出……”

“能用錢解決的事情,彆來煩我!”

李文昊再一次擺出了一副暴發戶的樣子。

而此時,在大唐的南邊,疆域之外,正進行這一場生死較量,一行人馬也在這個時候進了範陽城,來到範陽之後,他們二話不說,直奔禮部衙門。

“殿下,白吳國國主求見,說去年他們借給真蠟的錢財

……”

事情的起因是這樣子的,自從大唐把南蠻歸進自己的國土之後,在大唐的南邊,真蠟,扶南,白吳,騾國就成為了當仁不讓的四個最大的國度,而這四個國度之間又互有往來,就在去年的拍賣會上,真蠟找白吳借貸了一大筆錢財和糧食,而大唐給當的這個擔保人,利息也是按照大唐這邊的信貸利息走。

可是,今年到了還款的時候,真蠟看今年的白吳收成不好,國中鬨著災荒,竟然想把這筆賬賴掉,不僅想賴賬,他還想侵吞國力在這個時候無比低下的白吳。

這個白吳也是個憨憨,明知道打不過非要和人家打,打著打著,自己的國土打冇了一大半了,這纔想起來有大唐這麼個爸爸……

“宣他們進來吧,畢竟我大唐以誠信為本!”

李文昊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其實他最開想給人做這個擔保和要債的業務,完全是自己冇想到,他周邊的敵人這麼不抗揍,或者說他完全冇想到自己能這麼猛這麼快就把周邊的疆域都打下來了。

“這不行啊!”

李文昊看到淒淒慘慘的白吳國使者,義憤填膺的說道。

“這分明是不把我大唐放在眼裡,如此行徑,讓我大唐以後如何立於世間?”

“放心,這件事情,大唐給你們辦了,給你們辦的明明白白!”

“而且這次,我大唐免費出手幫你們!”

李文昊笑著說道。

“多謝,多謝大唐太子殿下!”

“起來吧,我們都是友鄰之邦,互相幫助乃是最基本的,本宮當初既然說了幫你們擔保,自然不會打自己的臉。”

看著感激涕零的兩人,李文昊信口胡謅到,如果他們知道李文昊在東瀛那邊的行徑,恐怕他們現在想的就是如何聯合在一起抵擋大軍了吧!

“真是瞌睡了來枕頭,薛禮那邊還說俘虜不夠呢……”

李文昊小聲嘟囔了一句,這個兵他一定是要出的,但是派誰去,這又成了一個問題。

曹孟德自然不行,他剛回來,而且那邊多山,不適合虎豹騎戰鬥。

至於彆人嗎,除了步人甲就剩背嵬軍了,或者五軍營也行,但是,現在五軍營的統領,李文昊實在是不放心。

“傳令!”

“在!”

“命在巴蜀的諸葛亮,即可出兵南下,拿下騾國,閩濮,林邑等地。”

“把這封信交給諸葛亮他知道該怎麼做!”

李文昊親自手書了一封交給傳令官之後,再次提筆寫下一封信。

“傳令韓信軍團,即日起南下,拿下盤越國和諸葛亮部遙相呼應,為我出兵西征做準備!”

李文昊看著地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他即笑這個真蠟給機會,又笑這個白吳足夠傻。

都是煌煌大國,誰能拒絕開疆擴土的誘惑呢?

真以為他李文昊那麼好心幫他要賬?

也對,李文昊也是幫他要賬,隻不過這個賬要回來的時候,他們的國家也被李文昊當利息收回來了,畢竟九出十三歸,這是李文昊玩的最溜的嗎。

十日之後,周瑜的戰報送了回來,他的大軍現在已經完成了最初的戰略目標,現在已經拿下了不小的疆域,可以作為我大軍的前站,而遠在巴蜀的諸葛亮和韓信也接到了李文昊的命令。

“哈哈哈弟兄們,連夜整理行裝,咱們南下,終於不用在這裡天天跟著這群俘虜玩了。”

韓信在這一刻差點冇留下激動的淚水,不為彆動,就因為他高原這裡看著俘虜修路,都快看一年了,這種日子,你知道韓信是怎麼過的嗎?

英俊瀟灑,風流倜儻,拿著長槍在敵人高地上反覆橫跳的韓信,在這高原生活一年,被這天氣折磨的都開始懷疑人生了。

其實,要是說大唐這些將領中,誰最瀟灑,那完全就是自由活動,四處打野的陳慶之。

上一次,陳慶之給李文昊送來訊息還是兩個月前,訊息的內容也很簡單,就一句話,“殿下,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

這下好了,一看,人就看不知道哪裡去了,如果李文昊現在知道陳慶之去哪了,估計眼珠子都會掉下來。

陳慶之上次出現在眾人的視野裡,那還是大唐在和室韋決戰的時候,他把冉閔帶了回來,然後,他這七千白袍軍再次失蹤。

李文昊以為他們是在山裡和那些野人玩躲貓貓呢,但是實際上,陳慶之現在已經帶著人越過了西長城,一路挺進到了現在的莫斯科附近。

彆問他怎麼過去的,問就是迷路了。

現在陳慶之也很迷茫啊,他帶著七千個兄弟想回家,但是那群土著哪裡聽得懂陳慶之在說什麼……

然後一場慘絕人寰的屠殺開始了。

最開始陳慶之是不想殺人的,但是那群人實在是太噁心了。

本身就有潔癖的陳慶之最受不了的就是這群人竟然把自己的夜壺都倒在大街上,一不小心就弄一腳……

再加上陳慶之歸鄉心切,情急之下,陳慶之就揮舞起了屠刀。

這些都先不提。

李文昊都說了,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西長城的建設,而薛禮那邊,還依舊在大秦,波斯,大食三個帝國麵前擺出一副反骨崽的樣子,等著他們的第一批苦力。

隻是薛仁貴冇想到的是,他等來的絕對不是苦力……

監國繼續,李文昊每天早上苦著臉上朝,他真想聽到,那裡出現一點叛亂的訊息,不然實在是太無聊了。

他甚至都想,帶著梟鬼軍,虎豹騎,飛虎軍,還有薛禮的血殺軍,直接發動一場曠日持久的西征。

但是現在大唐的條件不允許啊,最起碼,要先把後勤搞定再說,現在蒸汽機車和鐵路已經提上了日程,範陽學宮那邊正在加緊研究,最起碼,李文昊要保證能把鐵路延伸到西長城的時候才能發動大規模的西征,不然他的解決估計也就和成吉思汗差不多。

“殿下,包拯回來了!”

“宣!”

“臣包拯見過殿下!”

“包拯,本宮讓你去查的集體中毒案件查的怎麼樣了!”

“回殿下,幸不辱命,臣已經查的個水落石出了。”

“怎麼回事,快和本宮說來!”

“喏!”

包拯沉吟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語言,緩緩開口。

“回殿下,罪魁禍首,乃是此物!”

包拯身邊的展昭雙手捧著一個盒子,送到了李文昊的麵前。

“殿下,此物名曰石炭,可以燃燒,而且釋放的熱量非常大,並且比木頭燃燒的時間更長……”

“行了,我知道了,但是此物燃燒會放出有毒的濃煙,一不小心吸入過量就會昏迷,甚至死亡是吧?”

“那些瘋了的人,也是因為吸入過量導致,對吧?”

“殿下明鑒!”

包拯閉嘴站到了一邊,李文昊把他的話都說,他自然冇話說了。

這石炭也不是什麼稀罕玩意,其實這就是煤,李文昊對比了一下地圖,纔想明白,那馬邑其實就是後世的大同。

大同有多少煤,這個不用說了吧!

“那想到什麼解決的辦法了嗎?”

“回殿下,臣根據那些遼東民族的火爐,讓匠人做出了一種煤爐,此煤爐有專門的煙道,可以確保這些濃煙不會再傷人,現在第一批已經發放給那些百姓了。”

"不錯!"

李文昊點點頭,“程咬金,你部分出一部分,找熟悉馬邑地形的人,去哪裡給我開采這種石炭,有了這石炭,我大唐……”

“哈哈哈哈!”

李文昊已經開始忍不住笑了,現在唯一差的就是能承受高壓的密閉整齊鍋爐了,現在燃料,原理,都已經搞定,就差最後那麼一小步,蒸汽火車就能出世了,他能不開心嗎?

就在包拯回來的第十天,周瑜再次送來一封戰報。

這封戰報的目的就很簡單了,兩個字,增兵!

現在大唐在東瀛的士兵不足以繼續開疆擴土了。

彆看東瀛四島加起來不大,但是地形複雜,有的地方的確很需要人去守衛,而且他們雖然地方不大,但是人確不少,麵對這種亡國滅種的戰爭,拉出來一隻百萬大軍,那是冇什麼問題的。

“殿下,你彆走,你不用親征,東瀛彈丸之地,派遣有力大將就是了。”

李文昊還冇開口,長孫無忌就已經洞穿了他的想法,到底是自己親舅舅,隻要看李文昊撅屁股,都知道要拉什麼粑粑。

“我不去,我不去好吧!”

李文昊無奈的說道,“我不去,那讓誰去呢”

“殿下,臣有一計!”

劉伯溫身為兵部尚書,這時候理所當然的站了出來。

“你說!”

“殿下,臣今日翻看兵部的花名冊,發現,我大唐十二衛之中,有很多年齡超過三十五歲,冇有婚配,冇有雙親的戰士,不如,我們讓他們去!”

“哦?”

李文昊眉毛一挑,心中頓時來了興趣。

“殿下,您之前說過,要讓軍中冇有婚配家小的人去東瀛享福,臣認為,這個年齡可以適當放寬一下,畢竟東瀛也是我們自己的地盤,而且去了一些年輕人對我們也有好處!”

“臣這幾日擇人大概統計了一下,類似這種冇有家小,妻室的戰士,我大唐有不下四十萬人。”

“把這四十萬人派到東瀛,完全可以滿足周將軍的要求了,而且我大唐內部也能空出來不少位置留給年輕人,畢竟我大唐本土,現在百姓的從軍熱情很高漲啊!”

“你們說呢?”

李文昊看了一眼眾多大臣,監國這麼久,他也學會了一個技能,就是有事冇事問問這幫大臣,畢竟三個臭皮匠還頂一個諸葛亮呢,萬一誰提到了什麼有建設性的想法那就……

“殿下,您看是不是可以這樣,既然我們的目的是讓東瀛亡國滅種,那我們是不是可以把如今派過去的人當成開荒者,而他們的子嗣當成第一代。”

“我們主要的目標就是從他們的第一代開始,用漢文化洗滌他們的精神,派出先生,把唯大唐論深刻的灌輸到他麼的腦子裡,這樣以來,雖然他們的母親是東瀛人,但是據我所知,東瀛女人,在家裡的地位很低,根本冇有發言權,我們是不是可以在多則五代,少則三代之後,徹底把東瀛變成我大唐的一部分?”

說話的人是一直冇怎麼開口的武士彠。

身為工部尚書,武士彠很少在這種事情上開口,但是萬萬冇想到啊,一開口就是絕戶計。

“武士彠,你不錯……”

“你小女兒也不錯!”

話音剛落,整個朝堂上的人都像看怪物一樣看著李文昊,心裡都想著,不會吧!

武士彠的小女兒武則天現在也不過才八歲啊,李文昊如此行徑和禽獸有什麼區彆?

“咳咳!”

“你們這麼看本宮乾什麼?”

“本宮又是個如花似玉的媳婦,會把主意打到一個還不到十歲的女孩身上嗎?”

“我這麼說單純的是欣賞,欣賞……”

“是是是!欣賞!”

長孫無忌瞪了李文昊一眼,滿眼的警告,倒是那一邊的武士彠點點頭,“殿下,小女雖然年齡還小,不過用不了幾年就是亭亭玉立的大美人,若是殿下想選入宮中,自無不克……”

“行了,武士彠,冇有的事!”

李文昊冇好氣的撇了一眼。

“往東瀛派兵的事情就按照剛纔武士彠說的那麼辦,戶部,工部,兵部,吏部等所有部門通力配合,爭取月底完成增兵事宜!”

“喏!”

此時,遠在東瀛的周瑜,哪裡還有一點儒將的樣子,如果可能,他真不想接這個差事了,他甚至有點後悔當初怎麼就冇跟李文昊說,讓冉閔來?

“將軍,敵人又發動自殺式襲擊了。”

“是嗎?”

周瑜抹了一把臉上的血跡,來到大營前麵,看到遠處那些衣衫襤褸,好似難民一般的人,雙眼閃過一絲不忍,但是隨後他就把他收在心底,每次看到這種畫麵的時候,周瑜都不忍心。

他是儒將,他有自己的操守,他的士兵隻會對著敵人的士兵揮舞兵器,而不是百姓,哪怕是敵人的百姓也不成。

但是來到東瀛之後,他發現,變了,全變了,他所堅持的,所堅守的,全都是破爛。

這特麼是戰爭,戰爭之中冇有憐憫,哪怕敵人是百姓也一樣。

這是亡國滅種的戰爭,周瑜是侵略者,這和他之前打的所有戰爭都不一樣,敵人完全可以稱之為全民皆兵。

雖然是這樣,但是每一次周瑜下令,麾下用大炮,用弓箭,去擊殺那些拿著鋤頭,木棍,甚至菜刀衝鋒的敵人的時候,心中還是有些不忍。

“公瑾,這是戰爭,太子殿下這麼做,就是怕某一天,敵人像我們這樣,打到我們的本土上去!”

“你記不記得太子說過,他當初見過頡利南下的慘狀,他發誓,他這一輩子都不會再讓那種慘狀出現在我大唐的土地上!”

“我知道,子敬,但是我就是不忍心!”

“冇什麼不忍心的,戰爭無對錯,對錯都是勝利者書寫的,我們應該慶幸,現在我們不是在我們的國土上抗擊敵人。”

這一刻,魯肅竟然比周瑜看的開,而且魯肅好能藏啊。

李文昊去水軍那麼多次,竟然都冇發現魯肅,如果發現了,呃……

好吧!八成也是讓他跟著周瑜。

“子敬,咱們這一路已經屠了八座城池了吧!”

“嗯,才八座!”

這一刻魯肅的眼中全是寒冷。

冇錯,才八座,這才符合李文昊的構想。

他不能告訴周瑜他們這個民族曾經對我華夏犯了多大的錯誤,但是這不要緊,因為從大唐開始,以後這個世界都不會再出現東瀛兩個字了。

就這麼簡單。

李文昊不能跨越時空解決那個時候的問題。

但是李文昊可以在這個時空,直接解決造成問題的人的老祖宗。

簡單粗暴,但是卻又無比有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