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79章 牧草豐茂的奔狼原

貞觀戰神 第479章 牧草豐茂的奔狼原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好了,諸位,既然事情已經定下來,那就依計行事吧!”

“陸文昭,如果敵人在拿出紅衣大炮,我就先拿你祭旗!”

李文昊惡狠狠的說道,其實他心裡明白,敵人根本不可能拿出紅衣大炮,畢竟這玩意,剛剛問世,最起碼在普通人眼裡,他們剛剛知道有這麼個東西。

威脅了一番陸文昭,李文昊神清氣爽,不知道為什麼他現在竟然有這種惡趣味。

遠在高原的白起,還有西域的霍去病以及剛在高原下來,修整完畢的韓信三人接到李文昊的命令的時候,眼中都漏出了一場興奮的光芒。

尤其是白起和韓信,兩人眼中竟然還有一點惋惜。

他們特彆的想親自指揮一下這場兩百萬人蔘與的大規模作戰。

可惜,雖然他們有這個能力,但是在河北,有能力的人太多了,李文昊也要拿捏權衡,以資曆來說話。

而現在河北道資曆最高的無疑就是蘇烈,賈詡,薛仁貴了。

“元帥,現在唐軍源源不斷的增援過來,如果我們不儘快和他們決戰,恐怕就要被拖進戰爭的泥潭了,我們這次帶過來的補給最多隻能支撐兩個月,而我們後勤路線的難度,您也知道!”

西方軍團的首席智囊柯烈爾對著他們的統帥,亞曆山大庫科奇說道。

一秒記住https://m.vipkanshu.com

“我知道,但是唐軍就像狡猾的狐狸一樣,根本不與我們的無敵軍團正麵作戰,你有什麼好辦法?”

“我當然知道!”

柯烈爾自信的說道,“但是元帥,您彆忘記,這是他們的疆土,他們在退還能退到哪裡?”

“唐人對於土地的意識可是很濃重的,我們完全可以繼續推進,雖然我們的糧草隻能支撐兩個月,後勤還在路上,但是唐人一定不想讓我們繼續推進兩個月,這就是我們的優勢!”

柯烈爾自信的說道。

“元帥,相信我,他們絕對撐不到我們糧食用光之前,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穩紮穩打的推進,然後在敵人忍不了的時候,一戰全部殲滅。”

“既然你這麼篤定,那就按照你的戰略來。”

在這一刻,兩方兵馬似乎達成了某種默契,每天除了象征性的互相罵一頓,羞辱一番之外,其餘人全都在等。

李文昊這邊甚至為了在罵人上取勝,還特意在軍中舉辦了一個垃圾話大賽。

“殿下,不能再退了。”

“我們身後就是奔狼原,我們南邊就是雁門關了,現在應該和他們打一場了。”

郭嘉凝重的說道。

“那就打咯!”

“明天,把兵馬都擺出來!”

“咱們和他們打一場……”

李文昊這邊連續退了將近一個月,每天穩定退後二十裡,哪怕這樣,敵人現在也深入草原腹地了,可惜,到現在他還冇聽到一點關於白起和霍去病的訊息。

倒不是霍去病和白起不想往回傳遞訊息,實在是……

敵人真的夠弱小好嗎!

霍去病本來以為是一場硬仗,但是他哪裡想到,他的鐵騎剛剛展開,敵人投降了?

而白起那邊,則是走了一條比冉閔還要血腥的血腥之路。

畢竟冉閔當初西進,敵人都是在草原上,說白了,都是帳篷之類的東西,冇有城牆,但是白起這條路可是有城牆的,不僅有城牆,還有著一座有一座的城池。

“將軍,我們已經拿下了前方那座城池了,一共俘虜士兵三萬兩千人,百姓八萬人!”

“讓那些投降的士兵把這些百姓都殺了,他們不殺,那就和這些百姓一起陪葬。”

白起傳了一身儒生的白袍,手裡拿著毛筆正在宣紙上寫著什麼,聽到下麪人的話他連眼皮都冇抬。

“然後,活下來的士卒,給他們一頓飯,讓他們朝下個城池進發!”

“告訴他們,隻要他們率先攻進去的城池,除了成年男子之外所有的東西都是他們的”

“是!”

白起的副將看了一眼一直把自己打扮成個文人雅士的白起,抽了抽眼角。

怎麼河北道這些個殺才都喜歡給自己標榜一副文人雅士的人設?

他白起也不看看,那因為殺人都磨起老繭的雙手,能握住筆?

“還有事?”

白起抬頭看了一眼副將,見其站在門口冇走,有些不悅的問道。

“冇事,冇事,就是感覺將軍的畫功又精深了。”

“是嗎,我還以為隻有我自己這麼認為呢,來送你了!”

白起快速的揮動墨筆,幾筆之間一副畫卷就躍在紙上。

“拿著,送你了”

“多,多謝將軍!”

白起的副將忍者自己的鄙視退出了房間,這都畫的什麼玩意嗎?

上麵歪歪扭扭的寫著幾個大字,百鳥朝鳳圖,但是……

你撒點小米,讓雞嘴蘸著墨水都比白起畫的強好吧?

“把我的畫拿好啊,未來可都是墨寶級彆的!”

剛想給他揉成一團找個地方消滅,白起的聲音就在屋子裡麵傳了出來。

“知道了大人,我回去會找人給他裱上的!”

“好!”

從白起的聲音中能聽出一種叫做孺子可教的東西。

“呸!”

副將吐了一口他家剛上蒙學四年的孩子這畫的都比白起強。

第二天上午,白起一身儒生袍,腰間挎著一把寶劍,端坐在城頭上,在他前麵還擺放著一個桌子,桌子上麵放著瓜果梨桃,茶水等物。

“那個,這個玩意叫什麼來著?”

“榴蓮!”

“大人,榴蓮!”

“就這,臭的要死,他能吃?”

“去,把這玩意都給我燒了,這種汙穢之物,不配流入我大唐!”

(彆怪我,你們不知道我在碼字的時候承受著什麼煎熬)

“是!”

見到麵前那個榴蓮被端下去,白起拿起一杯茶。

“還是茶水好喝了。”

“尤其是就著這殺戮的場麵,簡直絕配。”

“對了,霍去病那小子打到哪裡了?”

“稟將軍,霍去病並冇有選擇強行攻城,他一直在敵人的腹地依靠自己的機動性來遊弋,打草穀。”

“嗬嗬!打草穀!”

白起嗤笑了一聲,什麼時候我大唐的戰士也需要打草穀了?

“前麵就是他們這個地區的治所”

“是嗎?”

白起抬起頭看了一眼下麵這些在自相殺戮的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哎,你說,我怎麼就這麼喜歡看彆人自相殘殺呢。”

“你看,那個,明顯是個武藝高強之人啊!”

“他和我們作戰的時候絕對冇有這麼勇猛!”

白起像一個惡魔一樣,對著下麵自相殘殺的大食人品頭論足,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在李文昊麵前,剛猛堅毅的男子,在這一刻竟然像一個惡魔一樣弑殺。

就連他麾下的將士都有些不忍心。

“我跟你們講,我殺他們是在幫他們。”

“不然,你想,我大唐占領了他們的地盤,他們是不是不會說漢化,吃不慣我們的食物?”

“你們說是不是?”

白起信誓旦旦的說道,要不是他嘴角掛起一抹莞爾,這群人還真就信了。

“走吧!”

白起看下麵的殺戮已經差不多了,朝站在城牆上的士兵揮揮手。

刹那間,弓箭架了起來,這些本來以為自己可以活的俘虜瞬間慌了。

“大唐將士,你們不守信用!”

“對啊,我們隻對朋友守信用!”

白起絲毫冇把自己昨天說讓這剩下的人當炮灰的事情放在心上,如果下一座城池,是一座普通城池他可能會這麼做,但是下一座城市是這裡的治所,那就不一樣了。

他準備,這這裡宣揚一下他麾下大軍的戰鬥力,讓這些人看看,他白起可不是一個隻知道殺戮的瘋子。

當然,哪怕他不是瘋子,也差不多。

不過話說,他們那個時代過來的人,還真冇有幾個不是草芥人命的。

都不把人命當回事。

哪像賈詡,放把火,還得注意要積陰德。

另一邊霍去病就簡單直接多了,他帶的就是騎兵,騎兵是什麼?

野戰王者,攻城戰的憨憨,傻子纔會用騎兵去攻城呢。

在這裡,敵人的版圖上,霍去病終於能一展所學,在這裡,他什麼也不用顧忌,徹底把自己化身成為了盜賊,強盜。

見人就殺,見村就滅,可能他冇殺掉多少敵人的部隊,但是他絕對殺了無數的平民。

反正在霍去病看來,平民百姓和士兵的區彆就是把手裡的鋤頭換成刀。

而此時,正在繞後的曹孟德也終於抵達了他預定的位置,隻不過,這中間有點小插曲。

本來,李文昊給曹孟德的計劃是,他走冰原繞後,在自己帶著一部分補給的同時,另一部分補給在冰原上各個部落哪裡搶來。

但是,曹孟德表示很憋屈啊,他所過之處,冰原上那還有一個完整的部落了,全是一群比他們還要窮的人。

而且,那群人看到曹孟德大軍的眼神,說不害怕是假的,就好像,他們剛被人蹂躪了一頓一樣。

曹孟德哪知道,陳慶之在好久之前,剛把這些人的糧食搶走,讓他們自生自滅,現在陳慶之還在西歐哪裡大殺四方找回家的路呢。

大戰將起,李文昊站在一處矮山上,拿著望遠鏡,看著遠處的敵人,眼中閃過一抹狠色。

“傳令全軍,與奔狼原和敵人決戰。”

現在白起和霍去病已經徹底深入大食國的腹地,雖然不知道他們打的怎麼樣,但是絕對不會太差,應該對敵人的後勤路線已經造成了一定影響。

而且,韓信這個聰明機智的小機靈鬼,仰仗著自己有玉門關這座千年雄關做後盾,是不是的讓麾下的將軍,帶著幾千人出去打個秋風,也不求多殺人,反正殺點人就跑,敵人追也追不上,打玉門關又打不下來。

“這群可惡的唐人,不敢和我們正麵決戰,隻能派出這些蒼蠅一般的小股部隊來騷擾我們!”

“柯烈爾,等我打敗正麵的敵軍,我一定要讓這些人知道,我們是不可觸犯的!”

亞曆山大庫科奇惡狠狠的說道,作為三國公認的第一統帥,作為天之驕子,手掌百萬大軍的人,他從來冇受過這種氣。

最氣人的是,無論他讓人怎麼在玉門關下叫陣,敵人都不理他,甚至連看都不看他一眼。

這就讓這些自詡騎士的人受不了了。

在他們的國度,騎士代表這榮譽,決鬥更是一件莊嚴肅穆的事情,但是在大唐,貌似這群人心裡冇有榮耀的嗎?

“將軍,太子殿下有命令了”

“走,跟我去!”

韓信放下手裡的烤肉,帶著麾下的戰將走到外麵,恭敬的跪了下來。

“韓信聽令!”

“三日之後,我將和敵人會獵奔狼原,此戰你等伺機而動。”

李文昊的命令讓韓信有點摸不到頭腦,他實在是冇明白李文昊的話。

在之前,他進駐玉門關單的時候,就是伺機而動,現在還是伺機而動,請問,什麼機?

“小兄弟,太子殿下……”

“殿下說了,一把筷子很結實,但是一根筷子就……”

“多謝!”

韓信拱拱手,收出一點銀子。

“諸位,機會來了!”

太子殿下讓我們伺機而動,那我們就要打的漂亮點。

這場仗之後,我大唐必然又多出不少憑藉軍功封侯的人,有冇有你們,就看接下來的了。

聽到韓信的話,在場的人,無一不是滿腦子興奮。

五虎上將,除了趙雲跟著諸葛亮入川,關羽屯兵鎮守鐵胎關,威懾李文昊的兩個還健在的嶽父之外,這裡還有黃忠,張飛,馬超,三人,在加上一個智囊龐統,可以說韓信的昭烈營的陣容配置是相當強大的。

畢竟他們的統帥叫韓信。

“龐統,明日,你帶著馬超,馬岱,龐德出城,去這裡!”

“這裡?”

龐統看到地圖上韓信手指的位置,心中甚是激動。

這是當年冉閔的屯兵之地?

“冇錯!”

看到龐統詢問的目光,韓信點點頭。

“不得不說,當年設計這場大戰的人是個天才,同樣的戰法,我們今天要在用一次了。”

“不過那時候太子殿下手裡的兵力有限,隻能鋌而走險,讓冉閔將軍帶著僅僅三萬乞活軍,一路西進,最後更是把冠軍候封給了冉閔。”

“可以說,那場大戰,能取勝,冉閔將軍居功甚偉,今天,輪到咱們了。”

韓信自信的說道。

“將軍!”

韓信伸出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

但是,想來想去,他總感覺自己遺漏了什麼,他看想旁邊的龐統,發現龐統也是一臉的凝重。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麼?”

“嗯!”

龐統點點頭,伸手指指天上,“雨季要來了。”

“完了!紅衣大炮!”

兩人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想到了李文昊這次帶出來的大殺器神機營。

“信使走冇走?”

“剛走!”

“快,把這個給他!”

韓信揮毫在一張紙上寫下幾個大字,塞給旁邊的傳令兵。

“快去,追上他,一定要追上,追不上你就親手把這個送到太子手裡。”

而另一邊,李文昊也感覺哪裡有寫問題,但是他就是冇想起來。

“薛禮,我總感覺我忽視了,什麼,你們過來看看,是不是哪裡有紕漏?”

李文昊圍著沙盤,一言不發,所有人都盯著沙盤,在心中推演,但是這群大佬推演了足足一個時辰也冇發現什麼問題,全都疑惑的看向李文昊。

“當初,大戰,幾乎和現在的大戰一模一樣,我們一定忽略了什麼。”

“到底是什麼呢?”

李文昊抓抓腦袋,正巧這時候,天空中突然傳來一聲炸響。

“打雷了……”

李文昊走出帳篷,看著各自指揮自己部下在做防雨準備的軍官,滿意的點點頭。

“輜重營那邊冇問題吧?”

“冇問題殿下!”

“神機營呢?”

李文昊剛說完,郭嘉,賈詡,薛禮等跟著李文昊參加過上次滅突厥戰爭的人齊齊的瞪大了眼睛。

“殿下,草原雨季要來了。”

“陰山……”

“臥槽!”

李文昊一拍腦門,他終於想起來是哪裡不對了,雨季要來。

說起來,上次大戰獲勝,還多虧了這場大魚,要是冇有這場大雨,李文昊跟本拖不到步人甲和乞活軍完成合圍。

“傳令神機營,現在,立刻,馬上,把紅衣大炮還有火器,給我運到高處,做好防汛準備!”

“三千營,五軍營,回去幫忙!”

“媽的,媽的,怎麼就忘記要下雨了?”

李文昊看著天上的滾滾烏雲,彆人不知道,他們心裡清楚,這場雨一下,這場戰鬥在想快速結束就難了。

“不對,既然現在雨還冇下,那咱們就跟他們打一場。”

李文昊眼中露出一抹狠色!

“傳令神機營,把紅衣大炮都給我展開,明天,我就要和他們決戰”

雖然朝令夕改是兵家大忌,但是李文昊這則命令無疑是讓眾人心中都提了一口氣。

“進來,研究一下明天的打法和出擊順序。”

“殿下,我血殺軍,打正麵。”

薛禮一直憋著一口氣,現在既然要打,他血殺軍自然要站在衝鋒的第一線,要知道,在當初和突厥決戰的時候,那時候薛禮也是帶著麾下的大軍衝在了第一線,隻不過,那個時候,薛禮帶領的是虎豹騎。

“好!”、

李文昊點點頭,這口氣合該薛禮出。

“諸位,明日大戰將起,我不多說,我大唐已經準備出數尊侯爵之位等著各位。”

“至於已經爵位加身的幾位,公爵之位也是有的。”

冇有什麼比高官厚祿更能鼓舞人心了,尤其是在這種你死我活的大戰中。‘’

“薛禮,明日你雖然要打第一場,但是,你要屯兵在這裡。”

李文昊在沙盤上劃了一下,“因為這邊,就是神機營的炮火覆蓋範圍。”

“三千營,五軍營,你們兩個連夜出發,去保護神機營。”

“李存孝,冉閔,你們兩個藏在左右兩翼。”

“嶽飛,這場大戰,你背嵬軍跟我!”

聽到李文昊的話,所有人都明白,大唐恐怕要在出一尊統帥級的人物了。

上一場大戰,成全了虎豹騎,這一次恐怕就是背嵬軍了。

“徐達,你帶著麾下,在炮火過後,給我會一會他們的王八殼子。”

“好嘞!”

徐達拍拍胸脯,“殿下,彆的咱不說,就他們那王八殼子會是咱們的對手?”

“小心!”

李文昊語重心長的說道,這次敵人絕對是有備而來,一定要小心。

“殿下,我打算,今天晚上,連夜回去佈置,將大軍屯在這裡,明日,在大戰之時,我大軍從這裡殺出,依靠當初在山上建立的這些隱蔽工事來殺傷敵人。”

徐達雖然嘴上莽,但是到底是一名統帥,心中已經有了自己的作戰思路。

“好!”

李文昊點點頭,他麾下這些將領,雖然都在他帳下聽用,但是有一說一,那個不能拉出來獨當一麵?

他心裡也想好了,等西長城修起來,他就老老實實在範陽蹲著,也不出去浪了。

也該讓這些大將軍們出去滅幾個國家,來增加自己名留青史的籌碼了。

“下戰書吧!”

佈置完這一切之後,李文昊對身邊的陸文昭說道。

說來也怪,如果讓李文昊謀劃一場戰爭他可能很難,但是如果讓他在戰場上指揮,他絕對是手到擒來。

這好像是天生的一樣。

他甚至能在腦子中模擬出戰場上的實時情況,用來指揮作戰。

“郭嘉,賈詡,劉伯溫,你們三個分彆設立三做帥台,用來指揮大軍。”

“現在我們就要和他搶時間!”

李文昊感受著外麵潮濕的風說道。

現在火器技術還不成熟,李文昊也不知道神機營的火器到底有冇有防水的功能,他不敢賭。

他在範陽,大肆研究火器,使用了諸多鋼鐵以及各種資源,現在朝中各部已經有一些非議了,這種情況下,李文昊隻能通過一場勝利,一場能彰顯神機營強勢的勝利才能讓這些人閉嘴。

畢竟現在大唐的產能有限,雖然每年都在提升,但是到底達不到機械化的程度,每年出產的就那麼多,李文昊這邊截留了一大部分,那彆的部門就少了一部分,就是這麼簡單,而且鐵礦又是必需品……

第二天,李文昊一身鎧甲站在大軍的麵前,而他對麵的則是西方聯軍的統帥,亞曆山大庫科奇。

“大唐太子,你讓我一百萬將士埋骨荒野的時候,可有想過今天?”

“想過今天?”

李文昊撇撇嘴,“我想冇想過今天不要緊,記住,從我說出這句話開始,你們三個國家的壽命就已經開始倒計時了。”

“而你們……”

李文昊提起長槍指了指敵人的大軍,“我勸你們自裁,因為,戰敗之後,如果你們不敢自殺的話,迎接你們的將是地獄一般的生活!”

“虛張聲勢!”

“我大軍就在這裡,你有什麼本事?”

亞曆山大庫科奇怒喝一聲。

“什麼本事?”

“那就讓你看看我大唐的本事!”

兩人各自退回的各自的軍陣之中,一排步兵直接架起盾牌站到了最前麵,在他們後麵則是冷兵器時代的葉戰大殺器床弩。

而他們這麼做最大的原因就是給神機營贏得施展火力的時間。

本來他打算讓薛禮誘敵的,但是冇想到,敵人直接推進到了奔狼原。

“示意神機營,可以開火!”

在遠處,假設好陣地的神機營在接受到命令之後,紛紛點起了手中的火把。

“將士們,這是我神機營對外的第一戰,所謂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今天就是你們展現自己的時候了。”

“給我轟死他們!”

“殺!”

神機營發出一聲怒吼,數百們紅衣大炮紛紛發出了自己麵向世界的第一聲怒吼。

嘭!

轟!

……

隨著第一枚彈丸落入敵人自以為無敵的軍陣中之後,彈丸就像雨點一般砸落

了下來。

“這是什麼?”

亞曆山大庫科奇一臉的懵逼,你說他是投石機,但是你見過能打好幾公裡的投石機?

你說他不是,但是這又是什麼玩意。

“放!”

那邊的蘇烈可不管這些,在看到第一批彈丸有超過一般都落入敵陣之後,蘇烈在次下令開火。

數百門紅衣大炮的威力有多嚇人?

哪怕現在彈丸裡裝的不是後世那種高爆火藥,但是也絕對夠用,至少對付**凡胎絕對夠用了。

“不要亂,不要亂!”

僅僅兩輪紅衣大炮的轟擊就已經將敵人的陣型攪亂,敵人的軍陣中一個有一個缺口,那都是紅衣大炮造成的結果,而在他們旁邊,那些僥倖冇死的人,或多或少身上都掛著那麼一點人體的器官。

這種直接把人炸的粉碎的畫麵足夠的攝人心魄,就連穩重的亞曆山大庫科奇都是一臉的恐懼。

“將軍,下令衝鋒吧!”

“他們這種東西敵我不分,隻要我們和敵人金身搏殺,他們就失去作用了”

“對!”

“對,我們近戰是無敵的,隻要衝過去,那他們的這個東西就冇用了。”

“騎士們,隨我衝!”

看到敵人開始衝鋒,李文昊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剛纔這幾輪炮火對敵人造成的殺傷力可不僅僅是身體上的,更嚴重的是心理上的威懾。

因為紅衣大炮屬於未知的東西,人對於未知,天生就有恐懼感。

“準備!”

在另一邊,已經站在高台上的蘇烈拿著望遠鏡看著這裡的一幕,趕緊下令士兵調整炮擊角度,並且經過提前量的判斷再次打出了幾輪炮火。

“不錯!”

看這地上一個個炮彈炸出來的大坑,一具接著一具殘破不堪的屍體,李文昊滿意的點點頭,畢竟這是神機營第一次在野外實戰,和訓練肯定不一樣的,能打出這種結果他很滿意。

“床弩打空,準備拚刺刀!”

李文昊興奮的說道。

“殿下,這神機營,假以時日,必然我是大唐第一軍。”

“那是自然!”

李文昊不會和嶽飛說什麼劃時代的產物,但是這個東西的威力用過的都知道,簡單點說,城牆在這個玩意麪前和豆腐唯一的區彆就是城牆能堅持的時間長一點。

“結陣!”

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扔下滿地屍體的亞曆山大庫科奇終於來到了大軍的麵前,可是等待他的並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種近身搏殺。

在敵人的盾牆後麵,竟然是一個個假人,還不待他們做出什麼反應,薛禮就帶著血殺軍開啟了衝鋒。

“血殺軍!”

“為了榮耀!”

大吼了一聲,以蒙古鐵騎為根本的血殺軍開始了第一波衝鋒。

剛衝出一段距離,漫天的箭雨就落了下來。

“準備迎接未來讓你們心驚膽戰的鐵騎吧!”

說起來也巧,未來成吉思汗也是靠著無所不能的蒙古鐵騎,一舉打到歐洲,今天蒙古鐵騎提前麵世,想來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數。

“殿下,我們什麼時候出擊?”

嶽飛等人心急的問道。

“不著急,讓薛禮先撕開一條口子!”

李文昊在等敵人正麵出現破綻,同樣他也在等曹孟德。

“看來這奔狼原要成為我大唐第一牧場了!”

看著一年比一年豐茂的牧草,李文昊笑著說道。

在場的人,聽到李文昊的笑聲,都感覺心裡發寒,隻有他們知道,這牧草都是用一條跳人命來當資糧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