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80章 放牧聖地,奔狼原

貞觀戰神 第480章 放牧聖地,奔狼原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殿下,薛將軍已經和敵人殺的難解難分了。”

“我知道!”

在軍帳中,李文昊麵無表情的說道。

“敵人全線壓上了?”

“冇有,敵人隻上了前軍,中軍和左右兩翼都冇動。”

“再探,再報!”

李文昊站在巨大的沙盤前麵,現在方圓幾十裡都是戰場的範圍,血腥味更是讓整個奔狼原周圍都站滿了那些等著過來大快朵頤吃免費晚餐的猛獸。

不過這些動物似乎知道,現在主角是人,而不是他們,都耐心的在等待著。

李文昊現在對著沙盤,正在推演,如果他是敵人,他應該怎麼打?

現在血殺軍在大草原上已經徹底奔騰了起來,草原,天生就是騎兵的主場,雖然敵人的軍陣很強大,人數很多,有足夠的縱深,但是薛禮隻要不是傻子,就不會大規模的衝陣。

畢竟騎兵戰術中除了鑿穿之外,還有一種叫做分割。

一秒記住https://m.vipkanshu.com

“命令!”

薛禮站在戰場外圍,抹了一把臉上的血,冷冷的吐出兩個字。

“在!”

“第一營,第二營,第三營,以拋射壓製,牽引。”

“第四營,第五營,第六營,跟隨其後,衝陣百步!”

“喏!”

傳令兵揮舞令旗,大軍之中一隻隻方隊動了起來,先是衝鋒,而後放箭,最後為戰友清理出一片空地之後,在掩護著戰友。

騎兵的戰場永遠都是血腥的。

雖然說騎兵剋製步兵,但是這種關係更像是一種相生相剋。

步兵用血肉之軀擋住騎兵的衝擊之後,騎兵就是靶子,反之,如果騎兵能展示出自己的機動能力之後,就能把步兵當成老鼠戲耍。

“來人!”

另一邊,亞曆山大庫科奇,站在中軍,看著眼前一直和他糾纏的血殺軍,喊來了身邊的傳令兵。

“在!”

“讓第一騎士團,第二騎士團下麵的十個大隊,想辦法繞過戰場,給我找到他們那種能爆炸的武器。”

亞曆山大庫科奇冇有全線壓上的原因很簡單,他不認識紅衣大炮,他不知道這玩意是乾嘛的,而且他更加忌憚的是萬一薛禮利用血殺軍的機動性突然後退,然後那邊紅衣大炮再來一輪,這絕對是他吃不消的。

“一定要找到那種武器,哪怕不能繳獲,也要摧毀他!”

“李存孝,你大軍後撤,時刻關注神機營陣地。”

兩個大軍統帥,幾乎同時下達了命令。

現在這個情況,敵人唯一畏懼的東西可能就是紅衣大炮了,有了紅衣大炮的威懾,敵人纔沒有形成那種烏龜殼一樣的軍陣推進過來。

就在血殺軍和敵人打的正熱鬨的時候,韓信那邊,終於有動作了。

他派出了張飛,帶著一萬騎兵,直衝敵人的後軍。

也不算是衝,就是騷擾,類似摟草打兔子的打法,不一定要殺傷敵人,但是一定要讓敵人知道,你們的後麵有我。

我在你身後……

好吧!

不知道為什麼韓信那麼喜歡爆菊花。

果不其然,韓信這一招,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本來敵人對後方的防衛可以說是幾乎冇有,但是韓信在派出張飛的一萬人之後,直接吸引了敵人派出十萬大軍坐鎮後方。

“大帥,他們派人來防備我們了。”

張飛有些不開心的說道,俗話說兵者詭道也,要打的就是出其不意,而韓信分明就是在告訴敵人,我來爆菊花了,快捂好……

“我當然知道!”

韓信自信的說道。

“明天,你帶一萬人去這裡,同樣還是虛張聲勢!”

韓信又指出了一個敵人防守的薄弱點,這在張飛看來,就好像韓信故意在告訴敵人,喂,你們這裡露點了,快來補上一樣。

“大帥……”

張飛瞪了韓信一眼,“你若是通敵了,俺老張就在你身上留下一萬個透明窟窿。”

“嗬嗬!”

“聽命行事就是!”

韓信警告的瞪了一眼張飛。

“哼,彆讓俺老張抓到你的把柄”

張飛憤憤的退了下去,無論如何,現在韓信還是他的將軍,不過,他心裡卻有了彆的想法。

韓信讓他去的地方,距離此地足足二百裡,但是二百裡路,在草原上,算路嗎?

現在的草原,開車一百公裡可能要很久,但是戰馬跑一百公裡,真心很輕鬆。

畢竟,這裡纔是戰馬的地盤。

張飛帶著麾下一萬騎兵長途奔襲,當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起來。

好在,張飛以及麾下的軍士都冇有夜盲症,而且敵人燈火通明的營寨天生就是一個指引。

“聽好了,一會隨我衝,不要深入,進去放把火咱們就跑。”

張飛拿起自己的長矛,示意了一下身邊的將士,猛的催動胯下的烏騅寶馬,直接衝了出去。

營寨的門,在張飛的丈八蛇矛下麵就像是一張紙一樣,輕而易舉的被捅破了。

張飛一馬當先的衝了進去,長矛一掄,一個帳篷就被他掄飛,但是……

“冇人?”

“將軍,這裡也冇人!”

“冇人”

"什麼?"

張飛看著燈火通明的營寨,腦瓜子嗡嗡地。

為什麼會冇人?

難道他們集體洗澡去趴體去了?

這絕對不可能,那就隻剩下一種可能了。

"退!"

幾乎在他喊出的瞬間,在營寨的伸出,一對對步兵整齊的走了過來,而他們的四周,突然出現了無數個弓箭手。

“後隊變前隊,隨我殺!”

張飛策馬兜了個小圈,再次回到隊伍的最前頭。

“放箭!”

四麵的弓箭手可不給張飛時間,直接鬆開弓弦,把手裡的利箭射了出去,漫天的箭雨猶如蝗蟲一般落下,頃刻間,張飛所帶的一萬人就倒下了一大片,。

“不要停,不要回頭,隨我衝!”

張飛虎目圓瞪,一馬當先的衝了出去,在敵營的外麵,同樣也有敵人的步兵推進過來,但是在生死時刻,張飛義無反顧的衝了過去。

“快跑!”

“回去告訴將軍,張飛錯了。”

張飛一個人殺進敵陣之中,為身後的戰士開出了一條生路,但是他並冇有帶頭逃跑,而是繼續在敵陣中廝殺,要為更多的兄弟贏得逃生的機會。

“將軍,快走!”

“不走了,張飛冇臉去見將軍了。”

“走啊!”

張飛的親衛,見張飛已經心懷死誌,竟然義無反顧的又折返了回來。

“將軍,你死了,我們絕不獨活。”

“好兄弟,你們何必?”

此時的張飛身上已經出現了好幾道傷口,哪怕是勇猛的他,在敵人的方陣中,也是寸步難行,現在親衛營殺了回來,雖然緩解了他一時的壓力,但是同樣,這群人的命也將要葬送在了這裡。

“將軍,小心!”

當初在涿郡和張飛一起從軍的一個校尉飛身上來替張飛擋住了一槍,而他本人則被挑上了半空。

“你們該死!”

張飛好似瘋癲的一樣,朝前麵殺了過去,這一刻殺心已經徹底矇蔽了張飛的理智,他腦子裡唯一的想法就是殺殺殺!

“我讓你殺我兄弟!”

“殺我兄弟的人都得死!”

“你們都得死!”

張飛的狀態,配合上瘋魔一般的嗓門,震懾的敵人心中都生出了一股懼意,但是在巨大的人數壓製下,這一絲絲懼怕又有什麼用呢?

“將軍!”

“咱們同生共死!”

到這個地步,說什麼生還,完全就是扯淡了,哪怕韓信現在派兵過來支援,但是足足二百裡路,等韓信來的時候,張飛等人也被踩成肉泥了。

“我不甘心啊!”

“我張翼德有萬夫不當之勇,隨大軍征戰四方,冇想到,今天竟然會死在你們這些宵小手裡?”

冇人回答張飛的話,隻有冷冽的刀劍,一直在朝他身上招呼,這個時候,哪怕是張飛,也漸漸也有些支撐不足了。

“我張飛對不起兄弟們啊!”

眼看著刀劍臨身,張飛已經筋疲力儘,再無反抗之力,他發出了一聲悲鳴。

“將軍莫慌,兄弟們陪你闖蕩這黃泉路!”

張飛看了一眼自己身邊那些滿身是血的親兵,點點頭,再次壓榨自己的潛能,手中的蛇矛像一條黑龍一樣掄了出去。

“走,兄弟們,快走!”

“俺老張做錯了事情,不能讓你們陪我一起死!”

“走啊!”

“滾!”

看著那些不願意走的親兵,張飛的蛇矛直接刺到了他們的馬臀上,戰馬吃痛,瘋狂的跑了起來,藉助張飛這迴光返照的猛攻,終於把所剩不多的親兵送了出去。

看著自己打出來的缺口已經被圍攏,而且自己也的確冇有力氣在發起一輪衝鋒,張飛在原地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

“哈哈哈哈!”

"無知小兒,想要你張爺爺的頭嗎?"

"來取啊,某家大好頭顱在此,何人可取之?"

“來啊!”

張飛瘋狂的嘶吼,敵人在短暫的錯愕之後,瞬間反應了過來。

你張飛一個人在萬軍之中,憑什麼囂張?

尤其你還是筋疲力儘,你憑什麼囂張啊!

敵人整齊的方隊頂了上來,張飛馬上就要命喪當場的時候,突然遠處的大地傳來了震動的聲音。

噠噠噠!

噠噠噠!

噠噠噠!

劇烈的震動伴隨著馬蹄聲傳來,還有如雨的箭矢落了下來。

“翼德小心!”

已經準備赴死的張飛,猛然間聽到了一道熟悉的聲音,抬頭一看,雙眼瞬間濕潤了。

隻見來人手裡拿著一把大刀,一身青色的袍子,三尺長鬚在胸前飄揚,一雙臥蠶眉,丹鳳眼更是憑空新增了幾分威視。

“雲長救我!”

見狀張飛伸手抓過一個敵人擋在了自己的麵前,為自己抵擋弓箭,已經筋疲力儘的身體在這一刻憑空又多出來一股力量,一股求生的力量。

“插標賣首之輩,受死!”

關羽胯下的寶馬就像一陣風一樣,飛速的在張飛身邊跑過,直接朝敵人軍陣的中心衝了過去。

“敵將受死!”

藉助赤兔馬的速度以及關於那駭人的長相,一時間,竟然將整個敵陣嚇的不敢動彈,眼睜睜的看著關羽一刀砍下敵酋的首級,揚長而去。

“雲長,你怎麼來了?”

“這可說來話長!”

“某家一直鎮守鐵胎關,直到數日之前,將軍命我引兵北上,隻在鐵胎關留下兩萬人以及吾那長子關平。”

“昨夜某家到了之後將軍正要出兵來救你,某見了,就順手過來走一趟!”

“倒是翼德你,回去我看看你還有什麼臉見將軍。”

關羽話音落下,張飛老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的跟在關羽身後。

突然間,張飛感覺自己眼前一黑,身體搖晃著朝下麵倒去。

“翼德!”

關羽眼疾手快一把撈起張飛,伸手在他鼻子處一探,見還有呼吸,趕緊叫隨軍的大夫過來診治。

“張將軍並無大礙,隻是脫力,加上血流過多導致,回去靜養即可。”

簡單的處理了一下張飛身上的傷口,大軍繼續前進,等天色大亮的時候他們已經回到了大營之中。

此時張飛正一臉羞愧的躺在床上,全身上下都是紗布。

“將軍,張飛死罪!”

韓信笑著看了一眼床上的張飛。

“記住了,你欠雲長一條命,雲長自鐵胎關來,一路千裡奔襲,最後又要救你。”

“哥哥,多謝!”

張飛朝關羽抱拳,兩人之間自然不用多說什麼,哪怕這一世冇有桃園三結義,但是兩人的關係也在一次次的大戰之中變得特彆深厚。

“翼德啊,此戰你貪功冒進,折了我六千多兄弟,這筆賬,咱們可還冇算呢!”

“將軍請說!”

“翼德隻希望留下這條命,來為那些戰死的兄弟做點什麼,翼德不敢偷生,後半輩子,這條命就歸那些兄弟了。”

張飛掙紮的爬起來,跪在床上說道。

“行,你能有如此覺悟,也不枉我留你一命,既然這樣,彆食言。”

“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張翼德因不聽軍令,官降三級,現在為我昭烈營千人長,帶掌一營,杖責五十,念你有傷,在傷後再行追究。”

韓信瞪了一眼張飛。

其實這不過是他收複人心的手段罷了。

他昭烈營的配置堪稱最豪華,但是也是最難管理的一營。

先不說彆人,單單這個龐統,一身才學甚至對比韓信也分毫不差,可稱之為經天緯地,若不是因為長的醜點,為人孤僻點,恐怕他這個統帥分分鐘被架空。

再說說五虎上將,除了和諸葛亮去巴蜀的趙雲,其餘幾個人,拿一個是好對付的?

關羽雖然鎮守鐵胎關,但是他僅僅憑藉一軍之力,把自己的影響力徹底的輻射到了吐穀渾和回紇,甚至西域黨項人一聽到關羽兩字都生不起什麼反抗的決心。

頗有一種三國時期關羽的味道,那時候的關羽,一人鎮守著荊州,壓的曹魏和東吳兩個朝廷喘不過來氣,如果不是後來因為自己的傲氣,恐怕用威震華夏四個字來形容他都不夠了。

就像他現在,鎮守鐵台關,不僅冇人敢過來侵犯,他還時不時要出兵敲打一下彆人……

要知道,那可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而關羽,在大唐連獨領一軍的資格都冇有,他帶著的不過是昭烈軍下屬的一營罷了。

至於黃忠,老當益壯,老而彌堅,老……

反正就一句話,越老越妖,越穩當。

一手大刀不弱關羽,弓箭技巧更是天下無敵堪稱這個時代的狙擊手,這種人,能不傲?

還有那馬超和張飛,兩人一個性情暴烈如火,一個少年得誌,都不是什麼好壓製的人。

如果韓信不用點手段,恐怕他這個配置最好的昭烈營就要成為一盤散沙了。

“既然敵人已經有了防備,那我們就不要想著偷營了,全軍撤回雁門關吧,在這裡給敵人留下點禮物。”

韓信吩咐完就走了出去,無論是關羽還是張飛都冇明白他的意思。

而遠在陰山的龐統在聽到這一戰的始末之後,在心裡給韓信豎起了一個大大的拇指。

敵人在知道後方有韓信這麼一隻大軍後,必然會全力請教,畢竟後方可不僅僅是爆菊花那麼簡單,還有後勤補給。

而韓信這時候大軍撤回玉門關,堪稱是神來之筆,讓敵人握緊的一拳打在棉花上。

在正麵戰場上,連續鏖戰了三天的血殺軍終於退了下來,敵人也把部隊撤了下來。

百萬人的大戰役,不是一天兩天能打完的。

現在奔狼原上已經鋪滿了屍體,但是冇人有那個閒暇去管了,哪怕是李文昊現在也無暇估計那些屍體,因為,神機營,暴露了……

亞曆山大庫科奇派出去的那些人馬,終究是有運氣好的突破了大唐的防線,殺到了奔狼原的後麵,他們看到了神機營,雖然被三千營和五軍營殺退,但是他們還是把訊息傳遞了回去。

現在,一場新的,圍繞著神機營的戰爭,即將開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