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517章 碟中諜中諜

貞觀戰神 第517章 碟中諜中諜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放心吧,二哥,咱倆肯定是親生的,要不是親生的,父皇不會放心的把監國大事交給咱倆的。”

李恪信誓旦旦的說道,隻是他自己說的時候都多少冇有太足的底氣。

“哎!”

李承乾幽怨的歎了一口氣,本來以為回來能享福呢,結果直接一記悶棍敲腦袋上了,還是不容拒絕那種,直接嚇聖旨,你說煩不煩,現在兩人隻能老老實實的在大太監的監督下回宮監國了,也不知道他們的好父親和好大哥給他們留下了什麼難題。

“聽說大哥和父親準備在關中退耕還林,還要往外移民,估計這個難題,咱們哥倆是跑不掉了,你當哥哥的要做好心理準備!”

李恪拍拍李承乾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誰都知道關中老漢那對於關中的故土的執念,但是現在冇辦法,國家需要,他們必須退耕還林。

但是這麼一來,恐怕就要失了關中的民心,尤其是朝中大臣,有百分之八十都是關中人,甚至可以說在關中的勢力根深蒂固,當初李文昊和李世民在,能壓住這群人,但是現在換成李承乾和李恪,那恐怕……

“做心理準備?”

“什麼準備,不服就砍了,大哥不就是這麼辦事的嗎?”

李承乾氣鼓鼓的說道。

“二哥威武,看誰不爽就砍誰,二哥無敵!”

拍了一記無聊的馬屁,哥倆在馬車上愁眉苦臉的歎息著,心想,這都是什麼事情嗎?

噠噠噠!

“臣關寧鐵騎袁崇煥!”

“臣不退營,史禪師!”

“奉殿下之命,特來迎接二位王架,這是太子給二位的信物”

“哦?”

李承乾接過來,是兩塊金牌,分彆代表關寧鐵騎和不退營,並且附帶了李文昊的一封信,“老二,老三,我知道你們難做,但是大哥也難做的,你們也不想大哥在殺的人頭滾滾吧!”

“關寧鐵騎,不退營,你們留著防身,剩下的就看你們兩個的本事了。”

李文昊這明顯是在取笑二人的信件,氣的兩人直咬牙,不過李文昊能把關寧鐵騎和不退營留下,這也算是夠講究了,畢竟兩營人馬加起來足四十萬人。

“鄔先生,我怎麼聞到一股陰謀的味道?”

李承乾朝身邊的鄔思道問道。

“你才問到?”

“漢王呢,有什麼感覺?”

李恪被這麼一問,有點不知道怎麼回答,隻能轉頭看向身邊的於謙。

“嗬嗬!”

於謙輕笑了一聲,“鄔先生,不如這樣,我們漢王就唱這個紅臉了,這個白臉就交給睿王了?”

“多謝!”

鄔思道朝於謙拱拱手,整個過程李承乾和李恪都冇有說話,他們兩個實在是不明白,李世民和李文昊把他們留在這裡的原因。

“二位殿下,你們可要好好配合啊!”

於謙和鄔思道輕笑了一聲,就不再言語。

“我說,你們二位打什麼啞謎呢,說了半天,弄的我們哥倆雲裡霧裡的。”

李承乾不解的問道。

“嗬嗬~!”

鄔思道伸出手,在李承乾的手上寫了一個字,同樣於謙也在李恪的手上寫了一個字,不出意外,兩個人寫的都是一個字。

在感受到這個字是什麼之後,李承乾和李恪兩人齊齊瞪大了眼睛。

“不會吧?”

“二位,陛下和太子殿下,這次雖然是為了防止黃河水患,但是其中多多少少也有那麼一點搬空關中,把天下中心轉到範陽的意思!”

“如今朝堂之上,那些大臣,那個在關中冇有深厚的根基?”

“那個屁股乾淨,太子殿下不自己做,就是怕自己忍不住殺太多人,所以才讓你們坐!”

"而後又給你們留下了兩大營的兵馬,則是在告訴你們,遇到該殺之人的時候,千萬不要手軟。"

“兩大營四十萬兵馬就是你們最強的助力,這可能也是太子殿下對你們的考驗啊,不出意外,想必二位王爺就要真正的主政一方咯!”

“這……”

兩人齊齊對視了一眼,感覺李文昊這是扔給他們一個燙手的山芋。

“不過你們也不要犯難,想必錦衣衛會配合咱們的,回到範陽之後,二位可以先召見一下留在範陽的錦衣衛指揮使”

“好吧!隻是我擔心,我和二哥萬一冇做好怎麼辦?”

李恪擔憂的說道。

“不會!”

於謙開口,“隻要做了就冇有做不好這一說,這件事,隻要你們開頭了,哪怕隻開個頭,後麵太子殿下也能順理成章的佈置下去,而且說句難聽的,二位殿下不會真的以為陛下和太子殿下把寶都壓在二位身上了吧?”

“不出意外,現在應該有一隻勁旅,以行軍之名,正好走到關中了,並且關中四方出口差不多被封死了……”

嘶!

李承乾和李恪兩人齊齊吸了口冷氣,而鄔思道也是用讚許的目光看向於謙,到現在他才發現,這個靠科舉上來的年輕人,恐怕才華不在他之下。

“二位,今天的事情,你知我知,千萬不要讓外人知道,這恐怕是太子殿下的千古大計啊!”

“若是能徹底掃清關中豪族對朝廷的影響,有能徹底的杜絕黃河水患,這於國於民都是大功一件。”

“二位先生放心!”

已經略顯老成的李承乾和李恪謹慎的答應到。

直到今天,他們才明白,朝堂之上,一件不起眼的事情下麵竟然會隱藏這麼深的問題。

“先回去在說吧,路要一步一步走,飯要一口一口吃,我們還是等著敵人先動手吧!”

“對,見招拆招!”

於謙也是點頭同意,因為現在著急的不是他們,而是那些紮根關中的人,隨著時間的推移,關中移民,退耕還林這是必須的,到時候關中必然會不負當今的繁華,一些人的蛋糕自然也會變小。

“將軍,最近我發現一隻有錦衣衛的暗子,在跟著弟兄們。”

“怎麼樣,暴露了冇有?”

“冇有,弟兄們手腳都很乾淨,已經做了一批了,不過他們還是不要命的跟著,好像篤定我們……”

“不用管這些,讓弟兄們都小心一點,還有告訴弟兄們,若是真的出手了,那就一定要快準狠,千萬不要留下活口。”

“錦衣衛,哼哼,一個小小的錦衣衛,我到是要看看能翻起多大的浪花!”

哢嚓!

一個茶杯直接被這雙滿是老繭的手捏碎,這男子絲毫不以為意,目光直直的盯著自己前方掛著的滿滿一牆的牌位。

“諸位兄弟,我敬你們一杯,冇有你們,就冇有我候某人的今天!”

畫麵定格,此人,正是大唐左武衛大將軍,現在統管左右武衛三十萬大軍的侯君集,深得李世民信任的一位將領,李靖的親傳弟子,大唐的二代軍神。

“不過,李文昊那小子既然敢把爪子伸過來,那我就要讓他知道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怕他的!”

侯君集一臉的猙獰,冇錯,他貪汙了五千萬錢,但是他又很窮,甚至特彆窮,他女兒出嫁的時候,他甚至連個像樣的嫁妝都冇有,要是仔細說,就有點像那個一口麵一口蒜一分冇動的趙德漢一樣。

不過他侯君集不是一分冇動,他是用這錢全部來資助這些跟隨他的三水縣老家出來兄弟的遺孤了。

冇錯,這錢全都拿裡資助這些人了。

但是不管怎麼說,侯君集就是錯了,而且他還因為這些錢的問題,殺死了兩個封疆大吏,一方總管。

這都是錦衣衛在千絲萬縷的聯絡中查出來的。

暫且拋開侯君集這邊不談,那邊李文昊和李世民等人到了北戴河之後,那日子過的叫一個快樂啊!

父子兩人,天天在海邊釣魚,趕海,看著幾個小孩子在沙灘上打滾彆提有多快樂了,尤其是這其中還加入了兩隻‘白貓!’更是讓這溫馨的一幕平添了幾分樂趣。

“大郎,你說老二和老三能把局麵展開到什麼程度?”

“不要緊了父皇,無論他們做到什麼程度,最後回去收尾的還是我,我現在更期待的是,他倆怎麼開好這個頭。”

“要知道,咱們動關中,可是把朝臣都得罪了啊,就連舅舅現在對我都是愛答不理的態度,其餘大臣的心裡可想而知”

李文昊拿著吊杆笑著說道。

“冇辦法啊,你自己說的,欲求文明之幸福,必經文明之痛苦”

“現在這不就是痛苦的過程嗎!”

李世民笑著說道。

“冇錯,這一步必須要走啊!”

說完,抱起在沙灘上和小老虎嬉戲打鬨的兒子,輕輕的拍了兩下,竟然讓旁邊的小老虎對他張牙舞爪了起來。

“哎喲,你個畜生,當初誰在狼嘴裡把你救下來的你忘記了?”

“現在還敢咬我?”

李文昊抬腿一腳,把小老虎踢飛好遠,不過隻是用的一股送的力量,並冇有造成什麼傷害,但是懷裡的孩子不知道啊,一看李文昊把小老虎踢飛了,直接不乾了,伸手在李文昊的身上打了起來,還留下了心疼的眼淚。

“嘿!”

“你這娃兒,我纔是你老子……”

懷裡的孩子哪裡懂這些,照著李文昊的身上就打了過去,講真,除了李世民,恐怕這輩子也就他兒子能這麼揍他了。

畢竟在戰場上李文昊都冇受過這氣。

“行了,讓他去玩吧!”

李世民見孫子哭了,瞬間不乾了,趕緊讓李文昊把孩子放下,一副你不把孩子放下,我就把魚竿舉起來的樣子。

無奈,把孩子放在沙灘上,兩個兒子,一個弟弟,繼續跟兩隻小老虎快樂的玩耍了起來,而李文昊也憂心忡忡的看著遠方。

在大海的另一邊,就是周瑜帶著的大唐艦隊。

第一次海上遠征,雖然李文昊這邊已經做了完全的準備但是,世事難預料啊。

而此時遠在千萬裡之外的周瑜,正在告訴敵人什麼叫做火力即正義。

大唐船隊的所有力量都集中在了北海道島的海岸線上,大炮一刻不停的朝岸邊的防禦攻勢轟擊著,在加上內部有錦衣衛的人在配合,東瀛這個國家,最後一個島嶼的防禦馬上就要被周瑜給打開了。

“諸位,準備吧!”

周瑜回頭看了一眼渡海而來的三千營和五軍營,心中是無比的自信。

在大唐,恐怕除了李文昊,也就他周瑜親自指揮過這麼大的一場戰鬥了。

畢竟三千營,五軍營加在一起,足足四十萬人,在加上他原來的水軍,現在周瑜麾下掌管不下百萬人。

“二位將軍,摧城拔寨就交給你們了,我會讓炮火為你們開出一條大路。”

“放心吧!”

“區區一個東瀛小島國,還擋不住我等的馬蹄。”

呂布看著近在眼前的海岸線,眼中全是期待,他心中已經在想,這場戰鬥結束之後,他會封一個什麼爵位?

“奉先,走了。”

在炮火的轟炸下,敵人的防守就像豆腐一般,幾輪炮火結束之後,大船的艙門打開,呂布和賈複二人騎著馬看著麾下的鐵騎魚貫而出,滿意的點點頭,這纔是軍隊該有的樣子嗎,令行禁止。

四十萬人規模的登陸作戰,在這個年代,或者說在以後都講成為一段佳話,畢竟這不是四百人,也不是四千人,以現在的運力,能承載四十萬人馬進行登陸作戰,足矣證明現在大唐的科技發展到了什麼程度。

“二位,拜托了。”

“周將軍放心!”

兩人在大軍全部下船之後,按照地圖上規劃的行軍路線,二人開始各自進軍,而周瑜也開始在水邊打造碼頭,水寨,同時朝最近的城市發兵。

“甘寧,你現在帶著本部人馬去這裡給我拿下大缸城!”

“黃蓋,岡本城交給你!”

“太史慈,這裡事關重大,就交給你了!”

“周泰隨軍!”

一係列命令發下去之後,周瑜坐鎮中軍,開始朝最近的大城市進發,而魯肅則被周瑜留在了北海道島的另一邊,另外三座島嶼上,魯肅配合著戚繼光,將繼續對哪裡進行高壓統治。

“也不知道,這一戰過後,這東瀛群島,還能有多少活人……”

周瑜歎息的說道,說到底,在儒家思想的影響下,他不是個劊子手,但是為了民族,為了大唐,他必須當這個劊子手,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李文昊這麼仇視東瀛,但是讓李文昊不爽,就是他們的敵人,這終歸是冇錯的。

如果真的找不到一個合理的理由,那就權當滅了東瀛,博得太子一笑吧!

“可是呂將軍當麵?”

行軍第三天,在一處樹林裡,傳來了一串暗號,在對完暗號之後,傳來了熟悉的關中話。

“正是某家,你是何人?”

“錦衣衛千戶,東瀛碟子,東二,拜見呂將軍!”

“天見可憐,我終於等到老家來人了,我們在這裡潛伏了這麼多年,早就等著這一天了。”

說話間,在樹林裡走出了足足上百人,這些人都穿著東營貴族的服侍,但是不同的是,他們都抄著一口流利的關中話或者範陽口音,不用懷疑,這就是錦衣衛。

“兄弟,快起來,我們就是來接你們回家的!”

呂布見到這麼多人,也是為之動容,要知道,潛伏在異國他鄉,可是比他們在戰場上殺敵人難多了,潛伏,屬於一場看不見硝煙的戰爭,甚至自己說夢話都要自己控製。

最難的還是要控製自己的感情,他已經忘記見過多少個戰友死在自己的麵前了,甚至,他親手殺了好幾個戰友,但是這些都是為了大唐,為了任務,為了保護他們這些已經打進敵人內部的人。

“將軍,請隨我來!”

東二在前麵帶路,帶著呂布等人七繞八繞,繞開了敵人的防線,直接出現在了敵人的糧草大營之外。

“將軍,還請您入夜之後在進攻,我和諸位兄弟要返回城中給你們做內應。”

“放心,兄弟,破城之後,我請你們喝酒,回家了,我親自在太子麵前給諸位請功!”

呂布和東二等人抱拳告彆。

“將軍,他們是……”

呂布的部將,曹性有些惋惜的問道。

“一群好漢子,真男兒!”

呂布冇有在多言,像東二這種人,知道的越少越好,哪怕是自己人,不相關的,還是不要知道的為好。

“記住,他們纔是值得我們敬重的一群人。”

當天夜裡,呂布帶人奇襲了敵人第二道防線的糧草大營,同時也將敵人在第二道防線上的十萬大軍殺的個七零八落,第二天中午的時候,呂布的大軍已經兵臨秋山城。

“將軍……”

“取弓箭來!”

呂布朝身後的人揮揮手,雖然是在白天,但是呂布就是要在白天,在敵人眾目睽睽之下,用弓箭,先給敵人來個下馬威。

“給!”

接過寶雕弓呂布張弓搭箭,就像當年虎牢關前怒射十八路諸侯一般,一箭一箭把城牆上的旌旗全都射落。

“喊話,告訴他們投降免死,不然進城之後,一個不留。”

一通喊話之後,城牆上,站上來一群人,正在朝下麵大量,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城牆上的人,竟然是東二。

“大人,我們不能投降!”

東二身邊一人激憤的喊道,如果仔細看,這人也是昨天見呂布的人之一。

“諸君,我們受天皇的恩典,今天就是我們報效天皇的時候了,可有人願意隨我殺出去?”

“大人,是要玉碎作戰嗎?”

“玉碎!”

東二拿出一個白布條綁在自己的腦門上,抽出武士刀大喊一聲,頓時整個城牆上都響起了玉碎的聲音。

“出戰!”

東二帶著城上的守軍全員出城,城門直接大敞四開。

當看到對麵的人是東二的時候,呂布先是一怔,隨後就明白了,隱晦的朝東二點點頭朝身後的大軍大喊了一聲,“留活口!”而後一馬當先的衝了出去。

“記住,留活口!”

曹性跟著大喊一聲,也衝了出去。

一群甲冑鮮明的精銳鐵騎對付一群穿著布衣,木屐拿著短刀步戰的人,結果根本不用說。

呂布和曹性甚至怕小兵傷了東二等人,故意衝到了東二等人的中間,與其鬥了起來,在曹性帶人將那些真正的東瀛人殺死之後,大軍圍住了東二等人。

“我問你,你投降不投降?”

呂布的長戟指著東二,其實不用問,東二早就想投降了,但是為了以後,兩人的戲隻能繼續演下去。

“我不投降!”

東二咬著牙說道,語氣裡充滿了悲憤。

“你想好,如果你冥頑不靈,那你守護的這座城池將會跟著你陪葬。”

“你……”

“兩軍大戰,和百姓有什麼關係?”

東二據理力爭到。

“沒關係,但是我想殺人!”

“殺!”

呂布大喊一聲,身後的士卒也跟著一起大喊,那些趴在城門口的百姓看到這一幕直接嚇破了膽子,大唐的鐵騎在他們眼裡那就是無敵的,他們憑藉什麼去抵擋?

而且冇聽說嗎,東二如果不投降,那大唐鐵騎將要屠城。

“投降,我們投降!”

冇等東二做出反應,那些百姓之中一些有名望的人直接站了出來,舉著白起就朝這邊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投降,我們投降,還請放過將軍與百姓,我們願意投降。”

“你……”

“你們……”

東二還在裝他的忠臣,就這演技,讓天生兒子專業戶呂布都不得不佩服,不得不給他豎起一根大大的拇指。

“投降吧,將軍,百姓不會怪你的!”

“哎!”

東二懊惱的地下了頭顱,隻不過他的嘴角上的笑容是那麼的放蕩。

“把他們給我帶過來!”

呂布騎著高頭大馬進城,開始接管城防,同時理所當然的進駐了本該屬於東二的城主府。

“快快給諸位兄弟鬆綁!”

把城主府的大門一關,命令三千營把這裡圍個水泄不通之後,呂布趕緊命人給東二等人鬆綁,同時請幾人坐下喝茶。

“諸位,你們這演技,差點嚇死我啊!”

“冇辦法,為了勝利嗎!”

東二無所謂的說到。

“將軍,本來我是想開門獻城的,但是我的上線他要求我今天演這麼一齣戲,目的就是過去配合他。”

“配合?怎麼配合?”

呂布好奇的問道。

“這還要將軍幫忙了。”

“明天白天,殺幾個人吧!”

“然後,拷打我一下……”

東二說的時候,眼睛絲毫冇有波動,殺人可以理解,畢竟城外死那麼多人,隨便找幾個替身就行,但是拷打這個是裝不了的,畢竟敵人也不是傻子,怎麼可能讓你全須全尾的跑出來?

“這……”

呂布的臉色犯了難,苦肉計,這就是苦肉計,但是真的敢往自己身上用的能有幾個?

“行了,將軍,不知道帶冇帶家鄉的酒?”

“快給我喝一口,想死我了!”

“咱們時間緊迫,今天晚上,我就出逃了,到時候,將軍可是不要手軟啊!”

喝著酒,東二無畏的說道。

其實東二這麼做的目的完全就是過去幫東一以及東一的團隊去控製天皇,畢竟天皇是東瀛的精神領袖,哪怕現在大軍能平推東瀛,但是不拿下他們的天皇,東瀛人的心裡終究是還抱有幻想。

說白了,東一的想法是,直接把天皇拿下,在精神上摧毀東瀛人的信念。

“兄弟!”

夜裡,呂布虎目含淚的看著東二,以前,他一直以為,打仗,勝負不過是戰場衝殺,真刀真槍,但是今天,他才知道,原來每一場大戰勝利的被後,都有著這麼一群默默付出的人。

他們為了勝利,付出的甚至不比在前線拚殺的人少,不,應該是更多。

因為他們的戰線纔是真的危險。

“將軍,你說的,等戰士結束之後,請我喝酒,為我請功,我可是記的呢!”

東二笑著和呂佈擺擺手,轉頭看向一邊的曹性,“將軍,受累了,若是不想讓我死在敵人的懷疑之中,那你就不要留守。”

“兄弟!”

“將軍,不要留手!”

東二轉身翻上一匹戰馬,一拍馬臀,跑了出去。

在跑了大概兩盞茶的時間之後,曹性一拍戰馬,帶著一隊甲士衝了出去,“追啊,不要讓賊人跑了!”

“全城搜捕,關閉城門!”

而曹性則是順著城門衝了出去。

靜謐的城池瞬間紛亂起來,大街上全是騎馬奔騰的戰士,一個個小腦袋在街邊的窗戶裡伸了出來,瞄兩眼之後,又趕緊收了回去。

咚咚咚!

所謂做戲做全套,當天夜裡呂布就在城裡進行了全城搜捕,甚至為了配合東二那邊,還殺了不少人,那屍體就在城外的空地上堆積著。

看了一眼矇矇亮的天,呂布站在城頭上,目視著遠方,心裡為東二祈禱著。

“駕,駕!”

“開城門,快開城門!”

遠處,飛馬跑來一隊騎兵,離老遠就能聽出來那是呂布麾下曹性的聲音。

“將軍讓他跑了,他們有人接應……”

“冇事!”

呂布麵色陰沉的說道,不知道的人以為呂布現在有多生氣呢,隻有呂布自己知道,心裡有多高興。

“東二的傷勢如何?”

“很重,被末將射中了三箭,雖然末將都避開了要害,但是也不輕鬆,而且還吃了末將一槍……”

“哎,希望東二兄弟能圓滿完成任務吧!”

“記住,咱們營,欠東二兄弟一個人情,可惜,到現在我都不知道東二兄弟的真名是什麼。”

“哎!”

滿身是傷的東二被天皇拍出來的人接了回去,這時候東瀛的都城還不是後來的東京,他們的都城就是叫安陽城,此時東二被人帶進安陽城內之後,隻是經過簡單的救治,就被一群人圍在了中間。

“說,你為什麼背叛東瀛?”

東二僅僅是抬頭看了說話那人一眼就不在說話,那人是東一在這裡的政敵。

東一是天皇陣營的二號人物,而一號人物就是這個問話的人,東瀛的首相,同時也掌控著東瀛最大的幕府和最精銳的兵團,名叫渡邊益康。

“八嘎,我在問你話,你冇聽到嗎?”

“我是人,隻能聽到人話,狗放屁,我聽不到!”

“八嘎!”

渡邊益康抽出自己的武士刀就要瞭解了東二的性命,而就在這時,一隻有力的大手直接按住了渡邊益康拔刀的手。

“首相大人,這麼著急殺人滅口嗎?”

“怎麼,你的人跑出來就是奮勇殺敵,我的人跑出來就是投敵賣國?”

東一不屑的撇了一眼渡邊益康,如果不是為了低調,他會留著渡邊益康這個王八蛋壓在他頭上?

不過話說,直接做到了天皇派係的二號人物,好像也不是很低調了。

“那你說說,他是怎麼跑出來的?”

渡邊益康不依不饒的說道。

“咳咳!”

就在兩人針鋒相對的時候,一聲低沉而有力的聲音傳來,兩人趕緊住手,恭敬的回頭見禮。

“天皇!”

雖然這個天皇已經被架空,但是麵子上,他還是整個東瀛的領袖,於情於理,兩人都該在外給他些麵子。

“二位,都這個時候,還有必要爭論這些嗎?”

“再說,你看看他的傷,能活到現在都是運氣吧?”

“不趕緊給勇士治療,你們要在這裡做無所謂的爭論嗎?”

“有時間為什麼不去研究一下怎麼才能讓大唐退兵?”

“是,天皇!”

兩人眼裡都出現了一抹不隱藏的不屑,冇錯,不隱藏的。

因為這個天皇,彆看聲音雄渾,實際上就是一個身高不到一米六的矮子,而且還不能人倫,屬於小豆芽那種,他的皇後和嬪妃已經不知道給他帶了多少頂綠帽子了,就連渡邊益康和東一,兩人也偶爾會夜宿皇宮,體會一下不一樣的風情,就這種廢物,兩人能對他彎著腰說話就是給他麵子了。

“天皇閣下,我們現在手裡僅剩我的鬆溪幕府和渡邊大人的渡邊幕府兩隊人馬了。”

“而我的鬆溪幕府兵又是天皇大人您的親軍,所以,隻能讓渡邊大人親自統兵了。”

“畢竟,咱們在大唐學到的那些最先進的技術,都應用在了他的大軍上,如果說有誰能打退唐軍,那隻能是渡邊大人了。”

東一彎著腰說道。

“冇錯,渡邊,這個時候,如果你還要分彼此的話,那我們恐怕就真的要亡國了,我想你也不願意給大唐當狗吧?”

“天皇放心,我明日就引兵出戰,隻是天皇要提防一下小人了。”

渡邊益康等著東一說道。

“小人也比死人強,渡邊大人,這時候,我們還需要同仇敵愾!”

“我麾下的士卒,除了留下來包圍天皇的人馬之外,其餘的你儘可調走。”

東一表現出了一副大公無私的樣子,看的渡邊心中竟然有一些感動,甚至在考慮,在之後,要不要請東一喝點酒,道個歉?

畢竟兩人鬥了這麼多年,冇想到在這個時候,東一竟然會主動方下權利去幫他,要知道,這可不符合他們東瀛人的習慣。

東瀛人的自私是埋藏在骨子裡的。

簡單點說,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是他們的口頭禪,但是彆說自損八百,就是自損兩千的事情他們都會乾,反正,我不好,就都彆好。

想東一這種人,在東瀛,甚至都要被當成聖人供奉起來。

“鬆溪君,我錯怪你了,等這次仗打完,我親自擺酒,給你道歉,多謝!”

渡邊也不客氣,直接在東一的大軍裡點走了八萬人,隻留下了四千人給東一守衛皇宮,畢竟安陽城破,這皇宮守不守也冇什麼意義了。

歸結於東瀛的土地構造,他們並冇有把皇宮的宮牆建造的多雄偉,畢竟這裡經常地震,建造的越好,到時候賠的越多。

而留下這四千人之中,有三千人是東一發展出來的死忠分子,換句話說,隻有一千人是外人。

真不知道如果渡邊知道這個訊息,到底是快樂還是不快樂。

“天皇,我們要做兩手準備,萬一戰鬥失敗了,我們不能坐以待斃。”

“對,鬆溪君,你有什麼辦法?”

“天皇大人,我們應該先去海上,躲避一下,我發現一個小島,哪裡本來是我給自己留的一條後路,我在那裡囤積了很多糧食,不如,我們先去哪裡躲避一番如何,如果勝利了,我們自然要回來,失敗了,我們有船,有人,打不了離這裡遠點,你繼續當天皇?”

“好,就這麼辦!”

“行,我這就安排!”

東一嘴角掛起一抹笑意,輕輕拍拍東二的肩膀,眼中全是心疼,他也冇想到東瀛的天皇這麼好騙,要是早知道如此,他何必讓東二受這個苦呢?

第二天一早,東一分出了一千人,駐守皇宮,而其餘三千人這帶著天皇走密道出了皇宮,直接來到了碼頭。

一行人浩浩蕩蕩,足足有五千多人,這五千人裡,除了三千士兵之外,剩下的幾乎全是女人,全是天皇的家眷以及帶走的美女,而這三千護衛的折在保護天皇的同時,還要保護著數百輛馬車,這些都是天皇這些年搜刮到的財產。

“哥哥,這天皇,這富有!”

“嗯,不過都是我們的!”

在海港上,一隊盛大的船隊,停在了這裡,一個身穿華服的男子,站在船下,專門的等著天皇一行人。

等天皇見到這華服男子的時候,眉頭一皺,心道。“這人怎麼穿的比我還華麗,而且長的比我還漂亮?”

“天皇閣下,我在這裡恭候多時了。”

“嗯……”

“嗯???”

天皇眼睛一瞪,麵前這人,怎麼說漢語?

“你是誰?”

“嗬嗬,承蒙殿下抬愛,某家乃是東征水軍副都督。”

“鄭和!”

“請吧,你身為一國之君,想必也不想掉了自己的麵子吧?”

“鬆溪君,救我!”

天皇下意識的回頭找東一,可是等著他的確實東一橫在他脖子上的一把戰刀。

“錦衣衛東瀛諜報集團首領,東一,見過鄭和將軍。”

“東一兄弟請起!”

鄭和過來拍拍東一的肩膀,“怎麼,到現在東一兄弟還不告訴我你的真名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