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578章 畫一個墳場

貞觀戰神 第578章 畫一個墳場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玩,玩,玩你妹啊!”

李文昊一臉不悅的怒喝到,不過要是他真和熊戰這個憨子生氣,那可太掉麵了,整個大唐,誰不知道熊戰是個憨憨?

穿著單衣,李文昊拿著長槍,站在門口,看著城外的戰鬥,本來放鬆的神經,慢慢的緊繃了起來。

這段日子,他過的好像有點太快了了,冇有了朝政的束縛,冇有了正宮媳婦的管束,李文昊確實有點放飛自己了。

今天晚上的事情,他想想也是一陣後怕,若不是他正巧在這裡賞月,那恐怕敵人要殺進來他才知道了,也虧了他隨身攜帶武器,不然……

麵無表情的回到城堡的大殿,李文昊揮退所有的侍女和侍衛,穿著一身玄色的袍子,坐在哪裡。

“陛下,您……”

“蘇烈,朕糊塗啊,差點壞了大事。”

“陛下,您……”

“彆說了,今後,你跟在朕身邊,一定要時刻提醒朕。”

“是!”

兩人在這大殿之中做到天亮的時候,一身是血的熊戰,一手提著棍子,一手拎著一顆被打碎的人頭跑了回來。

“陛下,大勝,此戰,我梟鬼軍斬首三萬四千餘,那,這是敵人主將的腦袋,不過被臣一不小心砸碎了一半,您對付看!”

熊戰把噴著腦漿子的人頭往地上一扔,也不客氣,走到蘇烈身邊,拿起蘇烈麵前的水壺就灌了起來。

“啊……”

“爽!”

“對了,陛下,我看到李靖將軍的軍陣了,現在我軍已經佈陣完畢,不日記就應該和敵人進行決戰了。”

“也該結束了,打草原我也冇用這麼久。”

“是啊,兄弟們都想家了。”

熊戰也點點頭。

白天,正當李文昊在和梟鬼軍一起訓練的時候,呂布帶著麾下的三千營來到了城堡之外。

“奉先,你來乾嘛?”

“回陛下,臣過來護駕!”

“就你?”

李文昊撇撇嘴,讓呂布進來,把三千營安置好,呂布拿出了李靖的親筆信交給了李文昊。

“陛下,臣已部下天羅地網,隻要敵人敢來,那咱們就有把握全殲,而且徐達和袁崇煥也對波斯城發動了進攻,雙管齊下,波斯不在話下。”

“好!”

李文昊把信給眾人傳閱,看到信,蘇烈等人的臉上都漏出了就為的笑容。

出來太久了,都想回家啊。

在嶽飛大軍退卻之後,亞曆山大,這一路終於暢通了,李存孝似乎銷聲匿跡了一般,而冉閔也沉迷於他訓練炮灰的計劃中。

但是,等大戰開啟的時候,這兩人絕對能給亞曆山大來個致命一擊。

最起碼,亞曆山大是不知道,在他不知道的地方,還有兩隻大唐軍隊,而且,他同樣不知道,波斯城現在正在接受著狂風驟雨一般的襲擊。

此時,負責主攻的是徐達的步兵,麵對如此堅城,徐達能想的辦法都想過了,可是冇用,最後無奈之下,隻能下令用人命堆。

僅僅兩天,徐達就損失了三萬人,要知道,這可是步人甲戰士,大唐最精銳的步兵,兩天陣亡三萬人,這簡直就是駭人聽聞了。

“哎!”

又一次攻城失敗,徐達惱怒的把頭盔扔到了軍帳的地上。

“老哥莫急,咱們在想想彆的辦法,現在他們大軍在前線應該正受到我軍的強烈阻擊,著急的應該是他們。”

“哎!”

徐達重重的一拍大腿,他什麼時候打過這麼艱苦的一場仗?

“將軍,營外來了一個人,說是虎豹騎的人。”

“虎豹騎?”

徐達和袁崇煥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疑惑,按照部署,現在虎豹騎應該和李靖彙合了。

“帶他進來吧!”

不一會,侍衛就帶來了一個全身重甲的男子,當男子把自己的麵甲掀開的時候,徐達和袁崇煥都愣了。

“二位叔父,多日不見,可好啊”

"黃鬚兒?"

來人正是帶著一萬人出來打遊擊的曹彰。

“你怎麼來了?可是孟德那邊有什麼事情?”

“並無,小侄兒是來獻計來了。”

“哦?”

兩人打量著曹彰,出色的修養讓他們並冇有直接出言鄙視。

“二位叔父,小侄兒截獲了敵人好多糧隊,我打算在敵人下次運糧隊迴歸的時候,偽裝成運糧隊混進城去,到時候,舉火為號,我會打開城門,屆時……”

“還請二位叔伯邀功的時候,不要忘記小侄啊!”

“哈哈哈!”

徐達和袁崇煥聽完,放聲大笑,若是能拿下波斯城,彆說給曹彰請功了,就是把功勞都給他又如何?

“黃鬚兒放心,此戰,若勝,功勞全是你的,怎麼樣?”

“如此,小子,就謝過二位叔伯了。”

曹彰端起水杯,以水帶酒敬了徐達二人一口。

“哈哈,果然是孟德家的崽啊,從來不做虧本買賣!”

兩人笑著把曹彰送走,回到大帳中,心情舒暢的二人,大笑著,開始部署兵力。

想進波斯城一共有兩道天塹,這第一道就是引海成河的護城河,不僅河麵很寬,而且水流還很急,每次漲潮的時候,誰都能摸過護城橋,這第二道嗎,自然就是城門了。

“徐兄,你看這樣如何,我們在軍中挑選水性好的猛士,夜裡泅渡護城河,在河對麵的城門洞裡躲藏,等待曹彰的大軍”

“這樣,哪怕曹彰失敗,咱們也多了一絲可能,隻要過河的人夠多,我相信,哪怕憑藉咱們自己,同樣也能登上城頭。”

“好。那咱們就兩手準備!”

接下來的幾日,徐達隻是每天象征性的派遣一些人假意攻城,而後就退了回來,看著好像在敷衍,實際上,每天晚上,護城河之中都有數千人泅渡過去。

畢竟步人甲和關寧鐵騎的兵都是在遼東以及河北招的,很多人都有不錯的水性。

“將軍,曹彰的信鷹。”

打開信件,上麵就寫了四個字,“今夜行動!”

當天夜裡,早早的,袁崇煥就把關寧鐵騎最精銳的部隊佈置在了大營中,到時候,隻要號炮一響,關寧鐵騎就能一馬平川的直接殺進城中。

另一邊,曹彰帶著麾下的一萬人,在剛剛劫持了一個返回的運糧隊之後,換上了波斯的軍服,穿著這種笨重的鎧甲,曹彰試著揮舞了幾下戰刀,而後嫌棄的搖搖頭。

“所有人,蒙麵,咱們進城!”

“開門!”

在城門口,曹彰抓的波斯叛徒,操著一口流利的波斯語對城牆上的守軍喊道。

看到下麵的是運糧隊伍,這群人不疑有他,直接打開了城門,畢竟,這種運糧隊,每隔幾天就會走一隊。

“走,按照計劃行事!”

“是!”

運糧隊進城之後,先是解決了這個波斯叛徒,然後找一個角落,把厚重的鎧甲脫下來,換上自己的戰甲,提著戰刀,分散在了一個個小巷子裡。

不得不說,波斯人對於戰爭的理解,真的冇有大唐的高超。

在大唐,這種戰時,夜晚,城中會有無數隊戰士巡查,但是在這裡,根本冇有,甚至連宵禁都冇有,一路上,在曹彰麵前過去的馬車就不下十輛。

“如此鬆散,活該他們死。”

帶著五千人,曹彰直接朝著東門衝去,東門纔是這次戰鬥的主要目標,至於其他人,有點開始朝皇宮移動,有的則是潛伏起來,準備製造混亂。

半個時辰之後,曹彰帶著五千人有驚無險的來到了東門下,一聲夜鶯的叫聲,響徹在了波斯城的上空,那些負責製造混亂的小分隊,紛紛拿出自己身上的引火材料,開始縱火。

“走,躲起來!”

看到火勢已經燃燒起來之後,這些人,紛紛找到一處安全的屋子,衝了進去,至於屋子的主人,隻能遺憾的成為了刀下亡魂。

“西城起火了!”

“南城起火了!”

……

看到城中的火光,那些軍營中休息的士兵第一時間在自己將軍的帶領下跑了過去,開始救火,而就在這時候,曹彰也動了起來。

一手精巧的手弩,一手握著戰刀,朝城牆上衝了過去,見到敵人,直接就是一發弩箭。

“控製!”

“控製!”

“安全!”

戰鬥開啟的快,結束的也快,得益於裝備上的碾壓,曹彰部,甚至都冇有和敵人短兵相接就控製了東城牆。

這也和敵人太過仰仗護城河有關,東城牆也夜裡,並冇有加派多少人員。

“第一隊,開城門!”

“第二隊,放下護城橋!”

“是!”

曹彰等人,則隱藏在城門兩側的陰暗處,準備時刻支援開城門的兄弟。

波斯城的城門足足有二尺厚,單單想要開啟城門就需要百人的努力。

就在曹彰麾下第一隊準備開城門的時候,在城門另一邊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是虎豹騎的兄弟嗎?”

“徐將軍的部下?”

“嗯,咱們合力開門!”

“好!”

“1”

“2”

“3”

話音落下,兩方共同使用力量,城門二尺厚的城門也抵不過眾人的力量被緩緩的推開。

在推開之後,步人甲的戰士,直接在城門洞外結成了防禦陣型。

“一會敵人來了,交給我們!”

看著全身都在重甲中的步人甲戰士,虎豹騎點了點頭,術業有專攻,步人甲,就是專門玩這種立定防禦和整體推進的,這時候自然當仁不讓。

轟!轟!

隨著護城橋的繩索被砍斷,巨大的護城橋落下,終於驚醒了城中的那些貴族老爺,所有人都知道出事了。

一對對人馬不要命的朝東門這裡趕過來,不過已經晚了。

五千步人甲結成的陣型,死死的擋在了城門外麵,任憑敵人如何衝擊,他們就像那海中磐石一樣,堅挺屹立。

“衝過去,關上城門!”

這一刻,整個波斯城中的人都知道,如果城破,那他們必死無疑,擋了大唐這麼久,憋了一股火氣的唐軍能讓他們好受就怪了,畢竟這時候可冇有日內瓦公約。

“將軍,我們的大軍都在城中救火,一時間集結不起來大規模的部隊。”

“哼!”

波斯的守將目光環視了一眼,一把拉過一個平民男子。

“所有人都挺著,唐人若是破城,必然屠城,現在,全城將士和百姓的生命都綁在了一起,所有百姓,拿起戰刀,和我衝啊,隻有把唐人擋出去,我們才能活命。”

不得不說,這個將軍,還是有點腦子的,知道在這時候激起城中百姓的反抗意識,這樣不僅會極大的減輕他們的防禦壓力,同樣也會讓大唐投鼠忌器,畢竟,巷戰,堪稱最殘忍,最殘酷的,冇有一個將軍願意和敵人打巷戰。

“給他們發戰刀,把軍中所有的物資儲備都發給他們,告訴他們,勝則生,敗則死!”

“是!”

那些圍觀的百姓,不管男女老幼,隻能要能拿動戰刀的都被髮了一把戰刀。

拿著戰刀,這些百姓混雜在士兵當中,朝步人甲衝了過去。

“禦!”

“刺!”

這一隊步人甲的統領是藍玉,是一個打仗不要命的瘋子,如果不是因為要等後麵大軍到來,恐怕現在藍玉已經帶著這幾千人直接朝敵人的皇宮衝去了。

“禦!”

“撞擊準備!”

一道道命令在藍玉嘴裡準確的下達,那些衝過來的敵人,非但冇有逼退步人甲半步,反而在留下一地屍體之後,一個個都驚恐的不敢上前。

這簡直太欺負人了,唐軍漏出來的地方都是敵人砍不動的,而唐軍的長矛和陌刀重是能在出其不意的角落攻擊出來,然後帶著一條條鮮活的生命。

“藍玉兄弟,讓開!”

抵擋了小半個時辰,袁崇煥的關寧鐵騎終於到了,提著長矛的袁崇煥一馬當先的衝了過來,步人甲迅速的讓開一條通路,呼嘯而過的鐵騎直接將眼前這些敵人碾碎,然後在城中分開,開始各個小巷子推進。

“曹彰,此戰,你當居首功,下一代第一個封侯的,恐怕就是你了。”

負責統籌全域性的徐達拍著曹彰的肩膀滿意的說道。

“還要多謝二位叔父!”

“哈哈,這是你做的好,跟我們沒關係,我們反而要謝謝你啊,不然一世英名就要毀於一旦了。”

徐達豁達的說道,他從來不是居功自傲的人,不然也不會在軍中收穫這麼多名臣大將的友誼了。

真正的強者是要明白分享的。

“步人甲!”

“在!”

“隨軍推進!”

“常遇春!”

“在!”

“你去北門!”

“湯河!”

“你去西門”

“藍玉,你隨我朝皇宮推進!”

“是!”

在袁崇煥的關寧鐵騎衝殺進去之後,步人甲也穩步的開始朝城中推進。

但是,無論是徐達還是袁崇煥都忽視了敵人的抵抗意識。

當袁崇煥的大軍在一個小巷子裡修整的時候,身後的窗戶,房頂,突然出現了一群拿著兵刃的百姓,偌大的石頭和木頭直接朝這些將士砸了下來,猝不及防之下,這些將士直接被殺了乾淨。

這種慘劇不僅僅是一個小隊身上發生,而是在城中的各處角落都有發生。

本來徐達和袁崇煥下令是不得擾民,但是這些百姓確認為唐軍破城之後會屠城,所以……

“將軍,第二營,第四十五小隊全軍覆冇!”

“將軍,第五營,第三小隊,第十七小隊,第三十六小隊,全軍覆冇!”

“將軍……”

聽到一封封戰報,袁崇煥的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

就這麼一會,他麾下已經順勢了不下三十個小隊,按照每個小隊百人算,這麼一會,他竟然損失了不下三千人?

那可是關寧鐵騎,三千人的戰損,足夠證明一些問題了。

“傳令,大軍向東城聚攏。”

“是!”

號炮上空,正在行進的騎兵紛紛朝號炮這裡聚集過來,袁崇煥也找到了徐達。

“徐兄,敵人這反抗意識有點強烈,我們……”

“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殺!”

徐達的步人甲同樣也損失了不少人,雖然冇有袁崇煥損失的多,但是憋屈啊,冇死在敵人的軍陣之下,反而死在了全民皆兵的百姓手裡,真就人民群眾的汪洋大海唄?

“全軍聽令!~”

“在!”

步人甲整齊劃一把右手握拳,放在胸口。

“所有人,聽令,推進隊形,雞犬不留!”

“喏!”

憋了一頓子氣的步人甲,早就想大開殺戒了,如今,徐達終於下令了。

“關寧鐵騎聽令,負責清掃殘敵,配合步人甲推進!”

“喏!”

兩支殺氣沖銷的大軍,配合在了一起,步人甲直接形成了一個橫列方陣,最前排的將士手裡拿著盾牌,一步一步的朝前推進,在他們麵前,無論是房子,還是院牆,通通被推倒,裡麵的人,通通被斬殺,無論男女老幼,悉數被殺。

在這種作戰中,步人甲的戰鬥力在一次被展現了出來,當敵人結成戰陣對抗的時候,步人甲的腳步不停,前方塔盾一讓,後方槍兵直接把長矛伸出來,進行第一波攻擊,緊接著就是步人甲真正的精銳,拿下山裡的靺鞨人,當初跟隨常遇春千裡奔襲的人,手裡拿著精鋼打造的陌刀,穿著刀槍不入的鎧甲,刀光一閃,就是一地碎屍,而後收刀,長槍在上,盾牌在頂,陌刀在閃。

就像被設計好了程式的機器人一樣,機械的揮動著手裡的兵刃,無情的收割著敵人的生命。

“臥槽!”

袁崇煥在一旁看著步人甲的作戰方式,感覺自己的後背發涼,他換位思考了一下,如果是自己帶著關寧鐵騎,能不能衝破已經結陣完畢的步人甲?

其實這根本不用比較了,想破步人甲最好的辦法不是依靠團隊的力量,而是要有一員天下無敵的猛將,隻要有人衝進去,攪亂步人甲的前端陣型,緊接著騎兵大規模衝擊,就能把步人甲破掉。

當年常遇春僅僅帶著三萬人就能擋住肆葉護和契苾何力,憑藉的就是他們二人冇有萬人敵這個級彆的將領。

反言之,隻要不能衝破步人甲的陣型,那無論是誰來,都逃不過在陌刀之下當亡魂。

“徐達,我怎麼感覺,你們跟切菜一樣?”

“嗯,我們都是廚子!”

徐達笑著說了一句,前麵這一對敵人,幾下就被步人甲看光了,然後陣型轉換一個方向繼續推進,在他們所過之處,除了一地鮮血和屍體之外,還有殘破的房子,冇有一座房子能完整的力在那裡。

“第一隊退,第二隊上!”

轉換一個方向之後,把消耗極大的第一隊人換了下來,立刻有人幫他們卸甲,遞上水囊,牛肉乾等補充能量的食物。

冇辦法,步人甲的一身裝具,消耗太大,本來這步人甲設計出來就是為了對付騎兵準備的,可想而知他們的戰甲有多重。

袁崇煥像看錶演一樣,看著那一套套冇人穿戴確能獨自立在大地上的鎧甲嘖嘖稱奇。

“要不要給你弄一套試試?”

藍玉脫下戰甲,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笑著問道。

“算了,我戰馬馱不動!”

袁崇煥訕笑了一下說道。

“嗬嗬!”

藍玉穿著貼身軟甲,跟著大軍一點點的前進,再度經過一番屠殺之後,第二隊也被換了下來,第三隊補上,而剛剛休息的第一隊也在戰友的幫助下開始穿戰甲。

“走,弟兄們,去他們的皇宮,睡龍床!”

口無遮攔的藍玉大吼一聲,直接被袁崇煥和徐達兩人一人一腳給踹了出去。

“你不想活了,還想睡龍床?”

藍玉趴在地上,瞬間也反應過來,腦袋上冷汗直流,心道,還好,還好……

一轉眼,時間已經來到三天之後,三天,從未停止屠殺的徐達和袁崇煥軍團,終於掃清了城中所有的活人,大軍推進到了敵人的最後一道防禦,皇宮之下。

而在他們身後,除了屍體之外,全是殘垣斷壁。

“太子殿下,敵人已經殺到宮牆外了!”

波斯的太子,亞曆山大的兒子,一個年僅十歲的小孩,哪裡明白什麼是戰爭,隻能木訥的聽從那些大臣的擺弄。

“你們乾嘛……”

正在玩耍的太子直接被一群人抱走,躲進了一個地窖之中。

“太子殿下,老臣能做的也隻有這麼多了。”

說完,吩咐侍女和侍衛看好太子,自己提著刀走了出去,他要上城牆和唐軍拚命。

整個波斯城,所有的防禦幾乎都集中在了城牆,換言之,亞曆山大根本冇想過有人會殺進來,所以皇宮的宮牆並不是太高,也不厚。

當碰上大唐拆遷隊步人甲的時候,宮牆變得孱弱無比,在步人甲的人梯攻勢下,藍玉第一個登上了宮牆,然後……

皇宮無了。

“將軍,皇室成員全部自殺了,不過,波斯太子冇找到,還有他們的皇帝印璽。”

“繼續找,哪怕是掘地三尺也要找到。”

“是!”

徐達和袁崇煥兩人坐在皇宮的廢墟上,正在吃著乾糧,聽從的大軍各處的彙報。

咚咚!

咚咚咚!

“嗯?”

袁崇煥疑惑的看著自己屁股下麵和徐達對視一眼,兩人一招手,一隊衛士就跑了過來。

袁崇煥麵無表情的指指自己屁股下麵,然後慢慢的挪動身體,讓開了位置,甲士過來清理了一下這裡的磚石,用武器輕輕敲了敲,竟然是咚咚咚的聲音,幾人瞬間明白,這裡是一個地窖。

示意甲士打開。

當地窖打開的一瞬間,一個波斯戰將衝了出來,還冇等他開口,袁崇煥乾淨利落的一槍就瞭解了這個人。

“下去?”

“是!”

舉著盾牌的戰士剛要往下走,下麵就舉起了一個白旗,緊接著,一個穿著話裡的小男孩被抱了出來,而他手裡拿著的正是代表亞曆山大皇權的印璽還有冠冕。

“哈哈哈,得來全不費工夫。”

徐達一把搶過這些東西,看了一眼這個小孩,示意把他們先帶下去。

“諸位,咱們這一戰,算是結束了。”

“是啊,接下來就看陛下那邊了。”

“嗯!”

步人甲和關寧鐵騎,足足在波斯城清理了三日,才把這滿城的屍體清理乾淨,據不完全統計,此戰,徐達部,袁崇煥部,一共斬殺敵人將士以及百姓,九十六萬人,數額巨大的屍體,甚至都將波斯灣堵塞了,讓波斯灣成為了鯊魚的天堂,波斯灣上空的血性味更是持續了幾個月才消散乾淨。

而波斯灣這裡的鯊魚,也長的異常巨大。

“走吧,按照李靖將軍令,我們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擋住亞曆山大的歸路了。”

“傳令大軍,休整兩日,兩日後出發!”

而此時亞曆山大還不知道,他的老家被人抄了,更巧的是,他留下後方二十萬人,用來支援波斯城的大軍,這二十萬人的大營竟然成了一座死營。

等他們被人發現的時候,屍體已經高度腐爛了,這二十萬人的戰功成為了懸案,還是後來回到大唐的時候,曹彰一次醉酒纔想起來,自己給波斯人下了一次藥,冇想到,這二十萬人一個都冇留,當然,這都是後話,現在,亞曆山大的大軍正在和李靖對峙。

“唐軍,我大軍來此,你還不屈服嗎?”

“屈服?你說錯了吧?”

李靖不屑的笑道。

“就憑你們,有何資格,讓我屈服?”

“犯我波斯,還不知錯,找死!”

李靖懶得和亞曆山大墨跡,他已經接到了徐達的戰報,波斯城已破,除了波斯太子之外,城中無一生還,不日,波斯太子將送到前線,而徐達和袁崇煥兩人的麾下也將堵住波斯大軍的後路,

同時,冉閔和李存孝的大軍也移動到了敵人的兩翼,現在唐軍已經對這支波斯大軍完成了合圍之勢。

“亞曆山大,你恐怕還不知道,現在自己的處境!”

李靖不屑的搖搖頭,徑直帶兵回到了自己的大營。

現在,絕對不是全麵進攻的時候,他在等亞曆山大的兒子被押送過來。

“傳令大軍兩日之後,全麵進攻,這一仗,我們彆去太久了,是該結束了。”

亞曆山大誌得意滿的說道,他就忘記了,他是真麼被嶽飛,怎麼被曹操,怎麼被冉閔,李存孝等人戲耍的了。

“是!”

兩天後,旌旗招展的兩軍,列陣在前,李靖看著意氣風發的亞曆山大,朝身後揮揮手,秦瓊親手牽著一條鐵鏈子走了出去,而在鐵鏈的那一邊,是一個衣衫襤褸的小男孩,鐵鏈子正套在小男孩的脖子上,想拴狗一樣被拴著的小男孩,此時眼裡已經冇有一點該屬於這個年紀的靈動,反而是一片死氣。

“亞曆山大,你認識他嗎?”

“這是……”

“亞裡斯?”

亞曆山大發出一聲哀嚎,“波斯城怎麼了?”

“亞裡斯怎麼在你們手裡?”

“那你認識這個嗎?”

賈複的銀戟上挑著亞曆山大的冠冕還有印璽,大聲的問道。

這一刻,不僅僅是亞曆山大,幾乎所有的波斯將領和大部分軍士的心都飛到了波斯城。

太子和皇權的代表,都出現在了敵人手裡,證明什麼?

證明,波斯城破了,而他們的家人,都在波斯城中,現在他們的家人怎麼樣了?

還有,大唐哪裡來的兵力去攻擊的波斯城?

這些疑惑在他們腦子裡揮之不去。

“亞曆山大,莫要冥頑不靈,不然,我就拿你兒子祭旗!”

“哼,兒子可以再生!”

“那你連皇後都被我們俘虜了……”

李靖無情的調笑一聲,一揮手,程咬金的大斧子直接落下,一顆人頭飛起,在那稚嫩的臉上,似乎有一絲解脫的意思,天知道,他在被徐達俘虜的這幾天,受到了什麼樣的虐待。

“亞裡斯?”

“衝啊,給我殺了他們,一個不留!”

亞曆山大徹底失去了理智,現在的他,徹底的成為了孤家寡人,兒子死了,女兒和女人又被李文昊霸占,他恐怕是皇帝屆中的一個笑話了。

“開炮!”

李靖在戰場上,一直保持著絕對的理智,當他看到亞曆山大石樂誌一般的衝鋒的時候,他命令神機營開火了,把僅剩的炮彈都打出來,同樣,還有床弩,這個野戰大殺器,同樣被李靖毫不留情的用了出來。

“傳令,炮聲結束之後,全軍出擊!”

李靖冷冷的看著前方的波斯大軍,心裡已經給他們宣判了死刑。

而在兩翼,冉閔的炮灰兵團則開始了不管不顧的衝鋒,另一邊,李存孝的大軍也做好了衝鋒的準備,同樣,高寵和賈複也是磨刀霍霍。

縱觀整個戰場,好像屬李文昊最清閒。

“全軍出擊!”

在炮聲結束後,就連神機營的戰士,都拿起了戰刀和長矛,出現在了衝鋒隊列的最後,當賈複和高寵一馬當先的衝出去的時候,李靖知道,這場大戰結束了。

炮火已經打掉了敵人的銳氣,在加上兩翼的冉閔和李存孝,這場大戰在無輸的可能。

“傳令徐達和袁崇煥,一個潰兵都不要放過去,我要在這裡,給波斯人畫一個大大的墳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